二九五章苦战武神
  白晓飞把杂念完全排出脑海之外,心如止水的尽展所长,甚至使出以命博命的架势才勉强和叶玄拼个平手。
  霍金娜紧张地站在远处,随时打算不顾一切地出手相助。
  蓦地白晓飞的光剑破入叶玄掌影中,眼看可命中武神胸口要害,但对方的胸口忽然变成肩膊,光剑入肉即给反震弹出,所有快速的动作如飞烟般散去。叶玄一脚横撑白晓飞的小腹要害,后者断线风筝般离地抛飞,直挺挺的“呯”一声掉在柔软的草原上。
  霍金娜惊呼一声,就要上前,却听白晓飞厉喝道:“不要过来!”
  “嗖!”
  光剑在半空中划了一条弧线,落在霍金娜脚下。
  白晓飞长身而起,嘴角溢出丝丝鲜血,身上的气势却有增无减,脸上带着十分欢愉的表情,哈哈笑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霍金娜急道:“你明白什么!怎把我的剑都扔了?”
  “呵呵,因为我觉得……我还是更适合用拳脚。”
  
  话音未落,白晓飞身上彩光闪耀,一件由精神力实体化凝结成的战甲瞬间生成。与此同时,他一双手掌变得晶莹如玉,一层层火焰在手掌边缘缭绕,给人以梦幻般的感觉。
  叶玄见状双眉一扬,大喝道:“火焰锥?你怎会用我的独门招式!”
  白晓飞微微一笑,道:“班门弄斧,还请前辈指教!”说着,整个人便如一道长虹般,朝着叶玄冲了过去。
  叶玄哑然失笑,似瞧不到白晓飞照面轰来的那一拳般,仍是神态悠闲的立在距他半丈许近处,且似快被他的拳劲在他脸上轰出个拳头般大的窟窿来,冷然道:“既然知道是班门弄斧,又何必拿出来现眼?”
  白晓飞心中凛然,感觉自己完全看不叶玄有何应变之道——忽然之间,他既在那里,也似不是在那里,动中含静,静里生动,令人完全把握不到他下一步的动向。
  这种精神力上的落空,简直比一拳打空还要让人难受。
  白晓飞这一拳再不敢用老,拳往后收,化为掌心向外,另一手移前会合,两手合拢作莲花状,火焰锥的劲气层层绽放,已经揉合了自己的体会,颇有像能将某种玄妙的奥理释放出来的秘异意态。
  叶玄饶有兴致的审视白晓飞的火焰锥,动容道:“我这至阳至刚的火焰锥,竟然被你使出几分阴柔味道来,也算你已经真正领悟了其中三昧……可惜……”说着左手探前,以迅疾无伦的手法在胸前连续画出近十个圆圈,大小不一角度各异,古怪诡异至极点,气劲环空。
  白晓飞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叶玄的动作,不敢有丝毫遗漏,微笑道:“前辈这不是也化阳刚为阴柔了么?”
  “不用你擅长的方式打倒你,怎能算是指教?”
  叶玄洒然一笑,左手功成身退似的重收背后,轮到右手撮指成刀,循着某一玄异的路线灵蛇窜动般恰好穿过刚才虚画出的十多个气环每一个的核心,用劲神妙得教人难以相信。千多个充满杀伤力的气环全给挂在叶玄的手腕处,右掌锋往白晓飞的手掌正中心——那是最强的一点,也是最弱的一点。
  白晓飞有十足把握可硬捱叶玄掌锋的戳击,却心知肚明无法应付继之而来十多个充满杀伤力的气环进袭,所以最强的一点,立即沦为最大的破绽弱点。
  
  没有人比白晓飞更了解叶玄的厉害,仅从隔代的古月枫、叶弘成身上,都能看出叶玄的武技是那种无坚不摧,刚猛爆裂的路子。一旦让他再次占据上风,自己再无挽回的机会。
  白晓飞两手分开,迅又合拢,当掌心相距约半尺时,左右掌心分别吐出一卷劲气,合而成螺旋的气球,往叶玄刺来的掌锋迎去。以圆形气劲对圆形气劲——这一下还击是无计可施下硬被迫出来的。
  蓬!蓬!
  气劲交击之声不绝如缕,叶玄掌锋的劲气首先将白晓飞震退三步,接着每一个气环,均把白晓飞冲得后退一步,白晓飞连续释放出十多团螺旋气球,挡到最后一个气环时,“呯”的一声背脊撞上山崖,喉头一甜,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劲气忽消。
  白晓飞只觉虚虚荡荡,生出无处落实的难过感觉,心中叫糟,叶玄像从有转无,再从无转有般出现身前五尺许近处,右手探出中指,指尖上火焰缭绕,往他眉心点至。
  短短的距离内,叶玄的手法却是变化万千,每一刹那都作着微妙精奇的改变,只要看不破其中任何一个变化,都是应指败亡的悲惨结局,且每一个变化都造成一个幻觉,令人再分不出甚么是真,甚么是假。
  
  “小心!”
  在霍金娜的惊呼声中,白晓飞的精神忽然攀上一个难以形容的境界——置生死于度外,圆满灵通,无有窒碍。再不理会是用那一种方式挡住对方突如其来,令人防不胜防的进击,体内能量出乎天然的凝至某一神妙状态,点出完全针对叶玄攻势的一指。
  劲气交击。
  白晓飞卸去对方一半力道,再借另一半真劲,离开船尾,斜掠往右岸外的池面。
  以叶玄的深沉,仍要脸露讶色。
  要知他看来简单直接的招式,其中隐含吸扯的暗劲,硬要迫白晓飞狠拚一招,以伤他五脏六俯,大幅削弱它的战力。岂知白晓飞回击的一指,先把他吸扯的劲道泻泄两旁,再正面迎击他随之而来的后劲,竟全身而退,用劲之妙,大出他意料之外。
  叶玄冷哼道:“好!”
  腾空而起,迅疾凌厉的跃到白晓飞头顶上,双脚合拢的朝白晓飞头顶直踩下去。
  白晓飞感到全身被叶玄的气动锁紧,从容一笑,气贯全身,再以他为中心的向四方爆发,顿感全身一轻,连忙逆换能量,以毫厘之差在名副其实的大涡临头前,逸离叶玄的锁定。
  叶玄长笑一声,就借白晓飞破他气钻的通道,如一片随风飘舞的落叶般,如影附形的朝白晓飞追来,不让处于下风的白晓飞有任何喘息或扳平的机会。
  白晓飞感受不到来自身后的任何压力,可是灵锐的感觉清晰无误告诉他,叶玄无形有实的把他锁紧,像蛛丝般把他缠绵起来,透过此无形蛛丝,可感应到他一切变化……这是一种微妙的变化,白晓飞已从精神力接触而感知对手的层面,提升至能直接感知叶玄精神状态的境界。通过此玄之又玄的连系和反应,他也能反过来掌握这可怕的对手的心灵变化。
  
  燥热的狂风骤起,有如风暴般从四方八面袭至——这根本是没有可能的!能量只能由叶玄从后方处发动袭来,但是白晓飞肉体的感觉确是如此。叶玄的武技已经可以愚弄是他低层面接触的感官,却无法迷惑他此刻晶莹通透的心灵。
  白晓飞首次无误地掌握到叶玄的动向,同时知道该如何反击。毫不犹豫地急速旋转,双手幻化出以千百计火焰形状,精神与每一个火苗结合,浑成一体,变化万千。
  这突然变化使彼此的无形连紧中断,顿使叶玄再无法紧蹑他的精神变化。
  白晓飞狂喝一声,同时迎面一拳击出。
  叶玄双目精芒剧盛,两手抱拱前推,凌空迎上白晓飞全力的一拳。
  “呯!”
  毫无花假的硬拚,让叶玄应拳一个倒翻,落往白晓飞后方。
  白晓飞转至面对叶玄落点的方向,骤然转势,就那么闪电前扑。当双掌往叶玄背部按去之际,火焰锥凭空分成四股,两两纠缠着直撞叶玄。
  叶玄旋风般转过雄躯,两手拢合,一堵气墙在身前凝起。
  嘶嘶劲气磨擦激荡的尖音像骤起的风暴,好半晌忽然止竭停顿,两人四手紧紧相握在一起,在半空中陷入僵持。
  叶玄的脸色微微泛红,整个人就好像燃烧的火球一样,汹涌灼热的能量一波一波朝白晓飞冲去,不让他有机会逃开,开口冷然笑道:“如果你待会还能不死,我就听听你想说什么!”
  “好,一言为定!”
  
  话音刚落,白晓飞突感如受雷殛,不但劲气如石沉大海、无以为继,难受得要命,更令他惊骇的是生出往对手仆跌过去如陷深渊的可怕感觉。而正当自己想要收力的时候,叶玄掌中忽然迸发出一股难以想象的大力,简直就像一颗撞击地面的彗星般朝自己扑来!
  “这就是,当年古月枫拼命时候的招式?”
  白晓飞一直等待着叶玄的杀手锏,此刻终于等到,忍不住长笑一声,喝道:“叶玄,你的武技虽然精妙,可惜见识却少了几百年——看我的三位一体,碧落黄泉!”
  就在叶玄掌下的白晓飞浑身浴血,身体不断胀裂破碎,即将被轰成无数碎渣的同时。两个分身破体而出,一左一右夹住叶玄,古老苍劲的念诵声响彻天际。
  “茫茫碧落,幽幽黄泉,彼之厚土,吾之苍天!”
  
  三位一体战技,是直到武神成名之后才首次出现。当时虽然没有成功,却给叶玄留下的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他在教导白晓飞的时候也念念不忘,坦言这套武技精妙至极,如果在天阶强者手中使出来,绝对有和自己抗衡的力量。
  此刻的叶玄既然还在壮年,显然并没有了解过三位一体战技。
  白晓飞苦侯多时,迟迟没有用出三位一体战技,就是在等这样一击定胜负的机会!两个分身勃然而发,以叶玄为中心点,模拟黑洞瞬间生成。
  叶玄看见白晓飞分身之际,眸中本来流露出几分不屑的神色。等听到白晓飞的念诵声,面色渐渐凝重起来,不断鼓催力量,想将面前的敌人打倒……当澎湃的精神力骤然凝聚,隔空在他体内引爆的时候,叶玄的能量顿时失控,而他却不惊反喜,极为欣悦地哈哈大笑道:“好!”
  “嗖——轰隆!”
  战场周围的空间不断崩溃塌陷,就好像两人身边忽然打碎了无数块镜子,四个身影变得支离破碎,混为一团,甚至看不出原本的人形。大气以游离的状态旋转起来,眨眼间形成一个层层叠叠的漩涡,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吸纳进去。
  “白晓飞!”
  霍金娜惊呼一声,朝着漩涡的中心扑去,骇然发现两人战斗的能量无物不催,竟然就像空间隔绝一样,除非自己强行打破空间壁障,不然根本无法进入其中。而白晓飞和叶玄的能量已经彻底难分彼此,就好像两股纠缠的旋风,不断互相渗透,谁也无力改变此刻的局面。
  这样下去,他们的能量必将打开空间屏蔽,将彼此吸进难以预知的位面中去。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九五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