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九章东方衣悴
  蠕微族人一直崇尚武力,相信强者为尊。在久远的年代之前,蠕微族人中曾经出过一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天才,他的名字叫做“东方衣悴”!
  没有人知道东方衣悴究竟来自什么地方。
  传说中,他凭空降临在蠕微族最低贱的红色肤系,在当时还是奴隶的身份。然后,东方衣悴只用了短短十三年的时候,就从红色肤系一直修炼到白色肤系,并掌握了自由改变肤色的绝技——蠕微人的皇帝,由此产生!
  而东方衣悴并没有就此满足,他仿佛一生下来,就是为冲击宇宙间最强这个名字存在的。
  为了提高自己,东方衣悴将自己的修炼方法公布出来,让无数蠕微族人看到了前方的希望,并集思广益,根据众人修炼中遇到的问题不断完善自己的功法,不断超越一座又一座高峰,提升自己的力量。
  很多蠕微族人渐渐具备了和东方衣悴同样的力量,作为强者的最顶层,皇族就此诞生。
  而这个时候,东方衣悴已经又一次超越自己,一路高歌猛进,攀上了前所未有的武技巅峰——宇阶!
  
  “东方衣悴?这个发音不像你们蠕微族常见的名字啊……他真的是宇阶吗?”
  “没有人见过真正的宇阶,反正大家都打不过他,那就是咯。”
  “你们不要乱猜,衣悴大人真的是宇阶!因为他已经掌握了这个宇宙的终极奥义——长生不死!”
  “长生不死?!”
  白晓飞和潘莉萝同时惊呼一声,后者哑然失笑道:“这个我也曾经做到过……仔细想想,我大概活了多少个万年?大概有几万个吧……呵呵……别这么看着我,我的情况有点特殊。还是继续说说你们的宇阶圣者,他又是怎么长生不死的?”
  霍金娜收回骇然的目光,淡淡道:“曾经的方式,我也并不清楚。因为衣悴大人后来在于黒翼人的对抗中,被至高神杀掉了。”
  “什么?”
  “不过宇阶圣者是杀不死的!最后他有一缕残魂留下来,必须依附在某些特殊血脉的蠕微族人体内,才能继续活下去——这就是蠕微族皇帝的由来了。”
  “你是说,每一任蠕微族的皇帝都是……”
  “对,其实我们都是衣悴大人用来修养的栖所。每当这一具肉身死亡的时候,衣悴大人就会选择下一个人,继续在他体内沉睡。”
  “沉睡?他不会抢夺身体的控制权吗?”
  “非但不会,而且他还会指引被寄生者,提升某一项力量发挥至极限……”
  “就像你的歌声……所谓蠕微族皇帝的特殊性,就是这个?”
  “不。在皇宫内,有一口巨大的钟。是衣悴当年留下的……只有被衣悴选中的人才能敲响。其他人就算再有力量,也无法敲响这口钟。”
  “这样说来,被衣悴寄生……反而是件大大的好事?”
  “也许算是一件好事吧……不但能成为蠕微族的皇帝,还能将自己的能力提升到极限。”
  “听你的语气,这里面肯定也有某些不好的事情咯?”
  “是的……不知怎么回事,有一些被衣悴大人寄居过的人……他们,他们也拥有了和衣悴大人一样的本领!竟然跟着衣悴一起附身到下一个躯体里……”
  “哦?这么说来,所谓的永生不死,也并非宇阶生者的特权了!”
  “不,他们和衣悴大人不同。他们的灵魂非常虚弱,必须跟着衣悴大人一起转移才能继续存在下去,根本就没有自己离开的力量……可是他们的经验与记忆却不受这些影响,在消亡之前,会一直影响被寄生体,甚至可以左右他的行为。”
  “就像人格分裂?”
  “是的。”
  
  白晓飞问道:“从你身体里飞出来的那些……”
  霍金娜答道:“是的。他们就是衣悴大人还有历任蠕微族皇帝的灵魂,其中一些没有转移的力量,还有一些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消亡了。”
  潘莉萝沉吟道:“你有没有考虑过,这其实是东方衣悴用来控制你们的一种手段?他本人可能伤重需要潜修,又或者不屑于对你们做的每件事都指手画脚,所以干脆降服几个灵魂来成为手下,用他们来监视、指挥你!”
  霍金娜低声道:“也许这并不是衣悴大人的本意……我想,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他可能已经失去自己,再也不是当初的东方衣悴大人了。”
  白晓飞和潘莉萝对视一眼,皱眉问道:“这是你感觉到的?还是他自己告诉你的?”
  霍金娜淡淡道:“只是猜测罢了。”脸上充满心灰意冷百念俱灰的味道。
  白晓飞皱眉道:“绿妖儿又是怎么回事?”
  “她是衣悴大人的一次试验……衣悴大人想把某些皇帝的马上要消亡的灵魂从我身体里面赶出去,放进绿妖儿体内。让他可以像自己一样修养滋补。”
  “他成功了?”
  “不能算成功……灵魂虽然进入绿妖儿体内,既无法彻底沉睡休眠,也无法占据绿妖儿的身体,而且还对她的精神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创伤,只能依靠重塑才不至于变成废人。刚才被你那么一下子,绿妖儿恢复了自由……不过她现在的记忆大概只有5、6岁的样子。”
  “呃……”
  
  说到绿妖儿,这位少女正用纯真中带着几分羞涩的目光看着白晓飞,有些像是在看着情人,但更多却像在看一位父亲。想到刚才的暴力性爱,白晓飞也不禁老脸一红,岔开话题道:“绿妖儿的皮肤怎么变成白色了?还有,你的皮肤为什么是黄色?”
  “她晋级了……”霍金娜轻声答道:“至于我的肤色……大概可以算是衣悴大人有一次的失败作品吧……很抱歉,开始的时候用这个肤色骗了你们。”
  “你不是地球人?”
  “当然不是。”
  “这又是怎么回事?”
  “那还得从衣悴大人的武技说起……”
  
  东方衣悴认为,蠕微族人的等级不该依据肤色来划分。三种肤色只是分别代表着三种不同的状态,例如红色的战斗状态,绿色的平衡状态,还有白色的智慧状态……可以根据当前的环境需要在不同状态间转换——这,才是蠕微族人真正的生存形态!
  根据这个方向修炼,产生了蠕微皇族,可以在三种肤色间自由切换。并实实在在地体验到红色肤系在战斗中的强悍,与白色肤系在脑力上的睿智。但东方衣悴没有就此满足,他觉得在三种状态外,蠕微族人还应该存在着第四种状态。也就是所谓的终极状态!
  可惜的是,东方衣悴自己的肉身已毁无法尝试,就只能请寄身者帮忙实验自己的想法。
  而霍金娜按图索骥的效果,就是将自己的白色皮肤连成了黄色……
  
  “这么说来,你也是蠕微皇族?为什么我在你身上感觉不到天阶的气息?”
  “我原来只是绿色肤系的普通人,可自从被衣悴大人选中后,就直接提升到了白色肤系。但我的力量并没有随之提升,只是唱歌和跳舞方面忽然像开窍一样,达到一个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霍金娜说到自己的长处,眸中露出梦寐般的憧憬和喜悦,笑道:“所以就算是衣悴大人利用了我,我也依旧很感激他。因为他让我实现了人生的梦想!”
  白晓飞默然片刻,轻声问道:“当咱们相遇的时候,控制你身体的是谁?”
  霍金娜嫣然一笑,道:“你想问我和你做爱是不是自愿的?你猜呢……”
  白晓飞苦笑一声,看霍金娜的态度,就知道她当时或许并非自愿,甚至身体根本就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但经此一役,自己帮她恢复成独立的人格,再也不需要经受众多“前辈”的精神轰炸,也算是帮了她一个大忙。所以她并没有因此怨恨自己。
  潘莉萝则正色问道:“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是地球人,你是蠕微星人。如果我们要和蠕微族开战,你究竟帮谁?”
  霍金娜抬起眼帘,一种上位者的气息淡淡地散发出来,缓缓道:“其实人类也好,蠕微族也好……咱们之间的战斗并无太大意义。我们是为了躲避黒翼人,不得不迁徙到银河系去。而你们则是为了保卫家园,不得不与我们战斗。”
  白晓飞沉声道:“可黒翼人本身是一个无比贪婪的种族,他们迟早会追到银河系去,继续奴役你们!”
  霍金娜淡淡道:“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希望到时候衣悴大人已经恢复,继续保护蠕微族的人民吧。”
  “就算他恢复全盛时期的力量,也不过是让黒翼人母皇再杀一次罢了。”
  “所以你们希望和蠕微族人合作,一起对付黒翼人?”霍金娜笑了笑,道:“可惜我现在已经不是蠕微族的女皇了,否则这件事情也不是不能商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衣悴大人应该已经选好了新的寄体,正要去敲响那座只有他才能敲响的大钟呢。”
  “如果我能阻止他呢?”
  “我知道你很强,而衣悴大人现在也发挥不出宇阶的力量。可那又怎样,难道你还能杀了他么?到时候谁来和你一起对抗黒翼人的母皇?”
  “唔……”
  “就算衣悴一直活着,你们蠕微族这些年来还不是给黒翼人当牛做马,任他们予取予求!”潘莉萝冷冷道:“别以为我们人类怕了你们!现在如果彻底开战的话,我保证你们蠕微族人有一半要把尸体留在银河系!”
  霍金娜微微一怔,旋即淡淡道:“如果你们展示出足够的实力,我想会有一部分皇族支持你们的。不过在此之前,你们需要先说服衣悴。”
  白晓飞一扬眉,豪气干云道:“好,今晚我就去你们蠕微族的圣庙转转,如果碰到刚刚‘转生’的东方衣悴,就帮你好好的教育教育他……”
  霍金娜默然片刻,淡淡道:“祝你成功。”
  就在这是,一直蜷缩在霍金娜怀中的绿妖儿忽然一扑,从地上扑进白晓飞怀里,用怯怯的语气叫道:“绿妖儿,也要去!”白晓飞犹豫之间,却发现绿妖儿的小手已经很不老实地伸进自己的裤裆里,一把抓住自己的命根子,吃吃笑着。娇声重复道:“绿妖儿,要去……”
  “唔……你确认她现在是智力是五、六岁?”
  “五六岁……”霍金娜自然也看出绿妖儿的手部动作,俏脸一红道:“大概是她记忆中的最后一个印象在脑海中留得太深了。”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七九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