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八章先赌一场
  “是不是真的?”艾佛璐茜瞪大眼睛,认认真真地问道:“教官,我现在不想听这些!刚才你说的天阶强者可以为改造者续命的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
  古月枫叹了一声,答道:“是真的。你是不是想怪我,一开口就叫破这件事情?”
  艾佛璐茜摇了摇头,深吸了口气,笑道:“我怎会怪你……从你把我抓到小白床上,又道破小白肯为我做的牺牲,目的都是为了让我重新接受他吧?”
  “你肯不肯接受他是你自己的事情,我所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不过我想告诉你们……”古月枫怅然说道:“不要总把别人的善意当成某种阴谋!当一份感情最终变成恩情的时候,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样子了……”
  这一番感慨显然话里有话,只是白晓飞和艾佛璐茜都没能听出其中真实的含义,沉思之间,古月枫身上的火焰突然一涨,就好像蜡烛即将熄灭前的最后一次闪耀,随即消失在房间之内。
  “教官?”艾佛璐茜失声惊呼,扬手拉开窗帘,却已经找不到古月枫的踪影。
  只有地面上仍旧变幻着形状的缕缕烟气,从圆形慢慢扩散成不规则的形状,宣告着古月枫的确存在过的痕迹。
  
  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小猫女自然也早早醒了过来,正趴在白晓飞后背上,望着两人发呆。乌溜溜的大眼睛仿佛没有焦距一样,一副神游物外的样子。
  白晓飞叹了一声,回身将小猫女抱到怀中,少女那绸缎般润滑的皮肤擦过身体,让他心中仿佛平静的水面荡起一层层涟漪。不过他显然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上面,而是沉吟着问道:“顾爱……你知道老顾天豪他,他有给人治病的能力么?”
  艾佛璐茜微微一震,显然也被白晓飞的问题吸引了注意力。
  顾爱眨眨眼,答道:“我不知道……不过我猜老主人应该很厉害。”
  艾佛璐茜奇道:“为什么?”
  顾爱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尖耳,毛茸茸的尾巴也从臀后扬起来甩了甩——能让正常人类长出猫尾的人物,起码在医术的某个领域中很厉害吧?
  白晓飞默然片刻,这才说道:“希望老顾是个很厉害的医者吧……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古月枫这次出现,不像是被治好了病的样子……”
  艾佛璐茜奇道:“教官既然赶到西京,身体当然已经好了!刚才她那个样子好帅诶,你不觉得么?”
  白晓飞摇了摇头,没有说出自己的判断。因为他觉得古月枫的所作所为,似乎更有一点告别众人、交待后事的味道,只是无法和艾佛璐茜说起罢了。
  倒是艾佛璐茜嘿嘿笑了两声,眯起眼睛晒道:“你不会还惦记着和教官双飞呢吧?”
  白晓飞苦笑道:“有你在,我怎敢?”
  “不敢也得敢!”艾佛璐茜忽然轻吒一声,用一对巨乳顶在白晓飞胸前,抬手指着他的鼻子道:“看在教官的面子上,老娘决定跟你和好。不过,我还有一个先决的条件——那就是你,一定要把教官追到手才行!”
  白晓飞怔了怔:“为什么?古月枫虽然和我上了两次床,不过她喜欢的人好像根本就不是我……这个你也应该知道吧?”
  “你怎么知道教官不喜欢你?”艾佛璐茜气鼓鼓地说道:“那好吧,我的条件可以改一改。如果你追不到教官,就要帮她得到她喜欢的那个男人!”
  “唔……”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睡觉……老娘的后面好痛,都怪你!”
  “呃……”
  “睡觉睡觉……小乖的身子好软,借我抱抱……”
  “喵……”
  
  古月枫的深夜造访,似乎并没有给特战小组带来什么改变。反倒是东方雪儿和小萌在第二天早上看见白晓飞左拥右抱地走出卧室,全都惊讶地微张着嘴巴,甩给他一记充满鄙夷的卫生眼。
  反倒是艾佛璐茜和顾爱两女泰然自若地接受了众人的注视,前者一向我行我素,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后者更是把主人之外的所有生物皆视为空气,依旧懒洋洋地挂在白晓飞臂弯里打瞌睡。
  白晓飞二话不说地跑到安吉丽娜房中,有些失望地扫视了一周,问道:“古月枫昨晚和你说什么了?”
  安吉丽娜淡淡道:“没什么,就是借小猫去陪你双飞而已。怎样,飞的爽不爽?”
  “呃……没飞……”白晓飞苦笑一声,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得岔开话题皱眉问道:“她张口你就答应了,没觉得有些奇怪么?”
  安吉丽娜反问道:“奇怪什么?奇怪你想要双飞?还是奇怪古月枫忽然出现?”
  白晓飞有些恼怒地答道:“当然是后者,你知道她昨晚跟我说了什么吗?她说联盟与帝国的战争是银湖策划的……”说着将昨晚古月枫的分析重复了一遍。
  安吉丽娜听完之后,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说道:“那又怎么样?不管是谁发动了这场战争,咱们的责任都只是把情报送回去而已……你不会以为自己能改变什么吧?”
  “唔……”白晓飞忍不住道:“如果古月枫说的没错,那么银湖借钱的举动很可能已经是她和元首、元帅之间的胜负手……你觉得我还应该帮她么?”
  安吉丽娜笑道:“当然帮她,为什么不帮?按照古月枫的推论,现在银湖只不过是从劣势恢复到与元首和元帅三个人互相制衡而已,想要打破这个局面,就需要其中一个人首先做出动作……银湖也好、罗威查理、邓元彪也好,不管是谁,对咱们而言都没有区别!”
  安吉丽娜顿了顿,继续说道:“总之一句话,让帝国乱起来,越乱越好!乱的越早,结束的就越早!”
  白晓飞无奈地笑了笑,道:“明白了,赌街方面的仪器送来没有?我得为下午装赌神做做准备呢……”
  安吉丽娜淡淡道:“不急,控制器在昨晚就已经送到女王手中了。我想你现在应该先跟潘莉萝谈谈,如果有她帮忙,你装成赌神的概率会更高!”
  
  和潘莉萝交谈的过程非常简单,仅只是白晓飞刚刚开口,她就一口答应配合白晓飞在牌桌上作弊。于是两人分别用一分钟和一小时的时间,将预先编排好的四家牌序记了下来。
  下午一点钟,白晓飞准时出现在银湖女王的后宫牌房之内,同行的除了萨摩尔外还有“身体已经康复”,专程来拜会女王殿下的安吉丽娜、随身保镖艾佛璐茜,和缠着白晓飞不放的小猫女……
  似乎因为和主人睡了一觉的缘故,顾爱对白晓飞的眷恋性忽然一发不可收拾,始终一言不发地黏在他身边。临行登车之际,白晓飞本来不肯带她,结果被艾佛璐茜看着小猫女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心软,就把她拉上了车。
  似乎所有女性都对顾爱这样的宠物少女缺乏抵抗力,就连银湖见了她也是惊喜不已地抱在怀里亲了又亲,一大一小两位美女搂在一起,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广本信二和广也濑早就等在棋牌室中,两人的身后分别站着两名身材魁梧的壮汉,远远看去就给人一种极为彪悍的感觉,想来就是要和萨摩尔较量的武者了。
  看着白晓飞落座,广也濑眯起眼睛先朝着安吉丽娜等人扫了一眼,对众女的美色露出几分讶然。旋即把目光移到白晓飞身上,冷冷道:“来的好晚,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白晓飞微笑应道:“煮熟的鸭子飞不了,我又何必急着看两位输钱的嘴脸?”
  广本信二哼了一声,道:“废话少说,赌局开始之前,我想先跟你把上次的帐算一算。这次我们两个也带来两位保镖,想和两位切磋一下!”
  话音一落,两名彪悍男子同时踏前一步,目光如鹰般落在萨摩尔和白晓飞身上。安吉丽娜附耳朝白晓飞低声道:“地阶,六级左右。”
  白晓飞点点头,朝着广也濑微微皱眉道:“这样不好吧?昨天咱们小小切磋一下,就让赌局推迟了一天,今天如果再切磋,只怕又要耽误事情……银湖殿下会着急的。”
  广也濑冷笑道:“怎么,你怕了?不如咱们在各自的保镖身上也赌一把,先看看今天的运气怎么样!我押我的人胜,五百万信用点!”
  白晓飞回头朝着萨摩尔看了一眼,后者无所谓地耸耸肩,不禁摇头笑道:“两位说笑了,区区五百万,就想让我出手,这个价码未免太低了一点吧?”
  广本信二淡淡道:“你的保镖五百万,你,两千万!”
  白晓飞连连摇头,口中啧啧有声地叹道:“不如我出五千万,请两位亲自下场,和我这边的两位保镖切磋一番?”
  广本信二早就见识过萨摩尔的厉害,当然不肯答应这样的要求来自取其辱,刚要拒绝,却听白晓飞已经懒洋洋地继续说道:“想来你们也没有这样的胆子!算了……你们马马虎虎拿个五千万,大爷我你们个报仇的机会——我自己单挑你们俩的保镖如何?”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艾佛璐茜变色道:“小白,你……”旋即想起自己扮演的身份,眼见众人或讶然、或惊奇的目光,不由悻悻闭上嘴巴。
  安吉丽娜笑吟吟地拉了她一把,道:“妹妹别急,咱们老公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自然有他的把握。”这句话一说,变相解释了艾佛璐茜的身份,虽然与众人所知的情报不符,总算没有引起太多疑问来。
  艾佛璐茜愤愤跺脚,知道自己不能多说,索性低头不语,倒是像极了二少奶奶的做派。
  白晓飞却摆出浑然不把对手放在眼中的态度,扭头朝艾佛璐茜微微一笑。却见身旁的银湖正皱眉望着他,目光中有担心、有忧虑,更多的确是疑问和沉吟。
  广本信二目光阴霾,狠狠盯着白晓飞道:“阁下是说,要自己单挑我们的两位保镖?”
  白晓飞笑道:“如果……你们肯拿出五千万来做赌注的话。”
  广本信二和广也濑对视一眼,后者立刻一拍桌子狞笑道:“好!我倒要看看赌街的代理人除了赌术之外,还有什么惊人的本事,能够自己单挑两名地阶七级的高手?”
  众人再次惊呼声中,白晓飞施施然站起身,悠然道:“地阶七级?我看你们两个冤大头肯定是被人骗了……这两个家伙,只是连地阶三级都没有!”
  两名彪悍男子同时面现怒容,扭头朝身后望去,显然在请示主子是不是可以现在动手?
  广本信二眸中寒光一闪,咬牙道:“既然阁下这么自信,就请女王殿下做个公证。我出五千万信用点,请阁下帮我鉴定一下这两位保镖的等阶真伪吧。”
  银湖微微皱眉,朝白晓飞望去,却见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只得叹道:“既然这样,请几位跟我去演武场……”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五八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