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六章进进出出
  “陈怀深这个混蛋,他究竟在搞什么鬼!”
  萨拉丁重重一拳击在桌子上,将散落在桌面的零散物件震得四下纷飞,怒不可遏地叫道:“他简直是把那个跳跃点当成乌龟壳了,每遇到什么风吹草动就缩进去,等没有人理他的时候再探出来……简直岂有此理!”
  叶长天淡淡道:“这说明他们不但是冲着是生化人来的,而且肯定与生化人取得了某种合作关系。所以只要咱们不追进去,每当返航足够距离,那些生化人就会通风报讯,让他们再次跳跃回来。”
  萨拉丁骂道:“这次咱们索性分兵两路,专门留下三艘蓝鲸守住这个跳跃点。剩下的兵力也足够对付生化人兵团了,你看如何?”
  叶长天摇头道:“不行,这周围的跳跃点太多。守株待兔根本不是办法,只能白白分散兵力……如果他们换一个跳跃点出来,咱们难道继续分兵?”
  “那怎么办?要不干脆追进去?”
  “不必。既然他们和生化人之间有合作关系,那么他们的目的自然是想帮生化人脱困——咱们只要全力进攻红鱼星系,就能将他们逼出来。”
  “好,就这么办。正面决战的话,就算他们再加上生化人,也不是我的对手!”
  
  当萨拉丁军团重新回到红鱼星系的时候,却发现生化人不退反进,竟然重新占据了红鱼三号星,摆出一副就地死守的架势来。
  萨拉丁见状又惊又怒道:“这群白痴,守着两颗星球之间的天然屏障不用,竟然主动跑到最外面的三号星据守!他们以为我这七艘航母全都是摆设么!”
  叶长天冷冷道:“这是陈怀深的心理战术!他自然也从咱们的行动中看出你是想要降伏生化人,而现在要生化人做出阵地战的姿态来,就是摆明了要拿人命来拼……这样就算咱们打下三号行星,生化人起码也会死掉大半。剩下那些,更没有降伏的意义了……”
  萨拉丁恍然大悟,不禁狠狠道:“好毒的一招,生化人怎会听他的?”
  叶长天冷笑道:“既然是心理战,关键还在于你舍不舍得放弃这些生化人……我猜生化人也不可能蠢到看不出眼前的局势,必是陈怀深告诉他们只需做做样子,咱们便不敢进攻。而如果咱们真的以硬碰硬,生化人马上就会作鸟兽散,陈怀深也只能自吞苦果了。”
  萨拉丁皱眉道:“问题是生化人都是死脑筋,他们也可能真的不惜代价地与咱们开战。这样一来,又该如何收场?”
  “那就杀光他们好了。”叶长天眸中寒光一闪,杀机迸现道:“咱们本来的目标,就是为了消灭帝国之怒。遇到这些生化人只不过是意外收获罢了,现在就当从未碰见过他们又如何?”
  萨拉丁也是果断卓绝之辈,闻言立刻道:“不错。杀光这批生化人,也比让他们落进其他势力手中要好!动手!”
  三艘蓝鲸战舰能量护罩全开,呈尖锐的突击阵形朝前飞去,霎时间光雨满天。守卫在红鱼三号性的生化人飞船这一次不再退后,而是纷纷动用激光集束攻击,利用团体间天生的默契程度,将成千上万的光束汇聚成河,不断狠狠撞击着蓝鲸的护罩。
  总统一号威风凛凛地稳居中位,所有攻击都被开路的蓝鲸挡下,而它则可以毫无顾忌地动用主炮,将毁灭性的集束光朝红鱼三号射去。
  就在这时,跳跃点再次波动。帝国之怒带着小虫和裂云等船悍然冲出,没有丝毫犹豫地朝着萨拉丁军团杀来。
  “早就料到你们有这一招!”叶长天冷笑一声,指挥后方策应的三艘蓝鲸排列成倒三角防御阵形,不求歼灭帝国之怒,只是以密集的防护阻挡住他们,使其无法救援生化人。
  
  “生化人撤退了,快看!”
  交火片刻,原本摆出固守姿态的生化人开始徐徐后撤,被飞船覆盖的红鱼三号星表面就好像突然从冰河期变成了寂灭期,蓝色飞船组成的海洋缓缓褪去,露出红色的土地和喷吐着浓烟的火山口。
  萨拉丁见状,乐不可支地大笑道:“果然被你猜中,这些生化人根本就在做样子而已。连飞船都没有丢下两艘,就这样逃跑了!”
  叶长天淡淡道:“红鱼三号星易攻难守,本来就没有任何战略价值。生化人是不是真的要逃跑,还得看他们退回二号星之后有什么表现?”
  “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占领红鱼三号,彻底断了生化人的路。”
  
  三艘蓝鲸停止追击,在红鱼三号的外空悬停下来,就好像三颗巨大的卫星。透过苍穹遥遥望去,仿佛一颗红色的宝石上镶嵌了三粒彩钻,美丽到让人想象不出这其实是三件足以毁灭星球的大杀器。
  生化人舰队组成较为零散的防御阵型,继续朝后方退去,直到红鱼二号星的背面才重新结阵,摆出一副隔水相望的姿态。
  与此同时,帝国之怒和黑云母舰悍然杀至。二话不说,就展开最凶猛的火力朝着三艘蓝鲸猛攻,似乎想要强行打开一条通道,进入红鱼星系。蓝鲸因为被动防御,被杀得节节后退,慢慢朝着红鱼三号星集中起来。
  萨拉丁见状奇道:“他们是在找死吗!就这样冲过来,到时咱们七艘航母一围,他们岂不是插翅难逃?”
  叶长天变色道:“坚不可久,陈怀深绝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他们这样不计后果的突进必然有什么原因!难道是生化人方面还藏着后手,反而能对咱们形成两面夹击之势?”
  就在这时,通讯官忽然请示道:“将军,帝国之怒发出联络请求。”
  “继续集结,随时准备包围他们!”叶长天冷冷道:“如果是想拖延时间,我一定会让他们后悔——把通讯接进来,倒要看看他们想说什么?”
  
  虚拟链接飞快地建立起来,白发苍苍的陈怀深身形笔挺,微笑着站在屏幕前。
  萨拉丁恢复了一贯的阴柔腔调,主动开口笑道:“一别经年。陈主席指挥若定,果然雄风不减当年。萨拉丁十分佩服。”
  陈怀深点点头道:“总统过奖。是你一直追的我东躲西藏,惶惶如丧家之犬才对。”
  双方连见面的客套话中都带着几分刀光剑影,萨拉丁自然也明白彼此的立场相距太远,完全没有合作的可能。立刻口风一转道:“不知陈主席联络我方,有什么指教?”
  陈怀深目光一转,落到叶长天身上,淡淡道:“我一直奇怪,拉丁总统一向忙于政务,怎么战略指挥技巧却如此高明,原来是这位阁下在出谋划策……与我同行的顾天豪先生,对阁下的评价很高哩。”
  叶长天皮笑肉不笑地道:“我对顾老先生也十分怀念。可惜身处乱世,大家各为其主,怕是没有机会再聆听顾老的教导了。陈主席有话最好直说,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陈怀深笑道:“其实我只是想提一条建议——请总统大人放过生化人的红月舰队,大家好聚好散,不要因为一时的贪念而导致全军覆没的结局!”
  萨拉丁微微一怔,旋即哈哈大笑道:“全军覆没?陈主席莫不是在开玩笑吗!”
  陈怀深将一副战略示意图展开在屏幕上,淡淡道:“是不是玩笑,总统大人一看即知。”
  
  红鱼星系当前的势力分布准确出现在画面上,生化人已经彻底退至二号星背面,仅剩少数飞船正对着萨拉丁的蓝鲸母舰负责侦查之职;而萨拉丁军团已经围绕着红鱼三号星完成集结,目前正处于一种握紧拳头,随时可能打出去的状态;至于帝国之怒等几艘飞船则处于红鱼三号前方,与萨拉丁军团对持。
  生化人、萨拉丁、帝国之怒,三者就好像一根直线上的三个点。从形势上看,似乎是生化人和帝国之怒前后夹击萨拉丁,但实际战斗力上却是萨拉丁完全有能力压制住其中一方的同时,将另一方彻底歼灭。
  尤其是生化人的飞船无法在短时间内绕过红鱼二号,和隔在两颗星球之间的陨石带,根本不可能对对萨拉丁军团造成夹击,威胁剧减。
  关键却接下来的变化!
  所谓的战略图,自然不仅仅标明当前的环境与兵力分布,而是带着对敌我双方未来变化的预测,做出相应的军事变动,可以理解为帝国之怒接下来即将展开的行动。
  在接下来的变化中,萨拉丁军团忽然兵分两路,其中三艘蓝鲸扑向红鱼二号,而以总统一号为首的剩余航母则冲向帝国之怒——这原是题中应有之意。
  问题在于,战略图中冲向红鱼二号的蓝鲸竟然不顾陨石带造成的伤亡,就好像失去控制般一直冲到行星表面才稍事减速。而守候多时的生化人舰队早已经蜂拥而上,双方在极近距离下展开登陆对攻……人数和单兵战斗力都不占上风的蓝鲸下场可想而知。
  而战略图中的萨拉丁本部,同样出现了失控现象。四艘航母朝着四个方向各自散开,首当其冲的总统一号顿时被以逸待劳的帝国之怒集中歼灭,剩余三艘蓝鲸在恢复行动力后各自为政,很快落得被一一俘虏的结局。
  萨拉丁越看越怒,忍不住拍案叫道:“陈怀深,你以为老子的兵都是白痴吗!不但不会开飞船,连能量护罩也不会开……干脆我让大家绑起手来陪你玩好了!”
  陈怀深笑而不语,将目光望向叶长天。后者的脸色却在刹那间苍白如纸,好不容易才将目光从战略图上收回来,嘎声道:“你们在红鱼三号星上装了炸弹?”
  “炸弹!”萨拉丁目光闪动,重新朝战略图望去,脸色微变。道:“原来你们在跳跃点进进出出,竟然是为了给生化人争取时间安装炸弹?”
  陈怀深微笑道:“请两位保持克制,不要让手下的飞船有任何异动。否则我们迫不得已,只好立刻引爆炸弹了。”
  萨拉丁和叶长天对视一眼,后者深吸一口气,终于平静下来,沉声道:“一颗行星爆炸的威力变化,就算宇宙间最厉害的智脑也根本无法计算。他们只不过模拟出无数可能中最理想化的一种罢了,真正实现的可能万中无一!”
  萨拉丁精神一振,眯起眼睛盯住陈怀深,就好像一头盯住猎物的猛兽般,一字一顿地问道:“说吧——你们,想怎样?”
  陈怀深淡淡笑道:“一颗星球爆炸所引起的连锁反应,的确很难预测。不过我保证,两位看到的战略图绝不是最坏结果……很可能因为红鱼三号爆炸,冲击波导致整个星系都变成一片死域。这也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顿了一顿,陈怀深的语气转为严肃,继续道:“但是如果两位一意孤行,逼迫生化人引爆红鱼三号——最先陪葬的名单中,肯定有两位的名字!”
  萨拉丁沉默片刻,终于艰难地说道:“好,今天是我棋差一招!迟早还要找陈主席讨回这一次……我退兵。”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五六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