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五、六章 双飞!双飞咩!
  “把门关好……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白晓飞和艾佛璐茜两人刚一进入房间,只见古月枫身子一软,不等话说完就软软瘫倒在床上。绯红的脸颊好像要着火一样,淡淡的烟气从嘴巴、鼻孔、耳朵、眼睛中冒出来,表演出一幕名副其实的七窍生烟。
  “教官!怎么会这样!”艾佛璐茜见状连忙扑过去抱住古月枫,惊疑不定地摇晃着她的肩膀。
  白晓飞反手锁好门,快步走到床前没好气地晒道:“她这样当然因为那坨臭狗屎的偷袭!你以为李察威尔费尽心机来扮小丑,难道只是为了摸摸她的小肚子有没有赘肉么?”
  艾佛璐茜怒瞪了白晓飞一眼,转身惶急地问道:“教官,你要我们怎样做?怎么帮你疗伤啊?”
  古月枫虚弱地说道:“帮我……把衣服脱了。”
  “啊?”艾佛璐茜微微一怔,看看古月枫两件式的轻便短装,扭头朝白晓飞喝道:“白痴,你把头装过去,我帮教官脱衣服!”
  “唔……”
  白晓飞应声背过身去,只听身后窸窸窣窣一阵轻响,古月枫再次低声道:“脱光!”
  “啊?!”
  “脱……然后……你们也脱。”
  “教官,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做爱……”
  “噗!”白晓飞终于忍不住扭过头去,却见白花花一片峰峦叠嶂。
  艾佛璐茜已经把古月枫扒了个精光放在床上,自己也刚把上身的小坎肩脱掉,露出两颗雪白浑圆的豪乳在半空中不安分地跳动着。本来双手已经放到了腰带上,可是忽然听到古月枫的要求,立刻有些手足无措地不知该如何是好。白晓飞不敢细看,只得再次转过身,剧烈地咳嗽起来。
  总算古月枫已经继续说道:“你们俩……做爱……到最后时候……让他射在我体内……”
  艾佛璐茜已经只知道惊呼了:“啊!为什么?”
  白晓飞忍不住咳道:“呃……疯女人,如果你已经重伤到要挂掉,不想当老处女的话,大爷直接帮你捅破了也无妨……咳咳,我是说,就不用麻烦艾佛璐茜了吧。”
  “你闭嘴!”艾佛璐茜气鼓鼓地怒斥一声,盯着古月枫说道:“教官,如果你喜欢小白的话……只要他也愿意,我也不管你们做什么!可现在这是什么意思,你最好跟我解释清楚!”
  “傻丫头……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古月枫虚弱地苦笑道:“我只是需要他的精子,好进到那个地方去疗伤……”
  “原来……”艾佛璐茜恍然大悟,咬着嘴唇问道:“那个……那个世界里面,对你的伤势有帮助?”
  古月枫歉然说道:“现在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小璐茜……对不起。”
  艾佛璐茜霍然起身,大声道:“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江湖救急嘛……这种事情……您就把小白当成万年老人参一样,尽情地使用吧!哈哈!”
  白晓飞:“喂……你们有没有考虑一下我本人的意见啊!”他的话被两女自动无视了。
  艾佛璐茜已经背过身去:“不过这个事情,就不需要我来参与了吧……哈……我来给你们把门就好……小白,你上!”
  “不行……”古月枫俏脸微红,有些为难地解释道:“我的……小腹受了伤……现在经不起他那样……只能你们先来……最后再给我。”
  “怎么会这样!”艾佛璐茜苦着脸呆在当场,一时拿不定主意。
  古月枫淡淡应道:“本来,叫安吉丽娜或者小猫女和小白……也是可以的……不过,我觉得还是你来会好一些。”
  “呃……”艾佛璐茜听到另外两名被选者的名字,双手终于缓缓放在了腰带上。
  
  “难道要双飞?双飞!双飞咩……唔,这样算不算给方文老头戴了绿帽子?”
  事实上自从白晓飞认识古月枫开始,就没有从她身上讨到半分好处——先是被骗着进行了二代基因实验,然后又是屡次行动中受挫至今,却只能在偶尔半夜的时候恶狠狠地意淫报复一下。现在忽然有机会梦想成真,他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至于忠诚问题嘛……反正已经有了潘莉萝、艾佛璐茜和安吉丽娜,好像就算想说自己是个纯洁的小男生,也不会有人相信才对。
  毕竟像“江湖救急”、“救人如救火”这种大义的名分砸下来,不可能每天都遇得到。白晓飞当然也不会自恋到以为古月枫故意找出这种借口来和自己上床,那么这样的好事就是彻彻底底的天上掉馅饼了。
  现在关键在于艾佛璐茜肯不肯点头,然后就是——双飞!双飞!双飞咩!
  
  苦等半天,却始终没有听到艾佛璐茜开口应承,白晓飞终于还是忍不住转过身子偷看一眼。然后,他的目光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艾佛璐茜和古月枫玉体横陈,就好像两朵并蒂绽放的莲花一样。古月枫的皮肤表面已经一片粉红,甚至连眼镜片后的瞳孔都已经变了颜色,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熟透了的水蜜桃。而艾佛璐茜则挺着一对豪乳坐在床头,脸上的表情似嗔非嗔,咬住下唇盯着白晓飞。
  “咳……原来你们都准备好了……”白晓飞讪讪凑到床头,眼睛骨碌碌转着盯在艾佛璐茜那对豪乳上,一时却不知是应该立刻提枪上马、扑倒就干,还是先搂着她温存一会再说。
  艾佛璐茜狠狠瞪他一眼,未曾开口俏脸先已红了半边,站起来拉着白晓飞的手道:“咱们到沙发那边去……等你差不多了,再来找教官。”原来她虽然认可了眼前的局面,却还不想在古月枫身边与白晓飞合体交欢,所以只得提出这种掩耳盗铃的要求。
  白晓飞略一犹豫,考虑着用“如果不一起搞,自己宁可不搞”来威胁艾佛璐茜的可行性,最终还是乖乖地跟着她走到沙发侧方。
  
  两人之间早就经久配合,既然决心要做,自然没有诸多顾虑。艾佛璐茜将散乱的头发往后捋了捋,秀美的脸庞升起了淡淡红晕,朱唇诱人的半张着,默不作声地坐在沙发上帮着白晓飞宽衣解带。
  白晓飞伸手轻抚着艾佛璐茜的俏丽蓝发,忍不住低声说道:“小龙女……”
  “嗯?”
  “你会觉得委屈吗?”
  仿佛回应白晓飞的问题,艾佛璐茜用十分粗暴的拉扯方式扯开白晓飞上衣的所有扣子,直接把衣衫拉裂破开,跟着就是腰间的裤带,当裤扣被扯烂破开,白晓飞的裤子脱落下去,一条火热的肉棒弹跳出来,直直跳进她的纤纤手掌中。
  艾佛璐茜用手托着白晓飞的肉棒,似笑非笑地抬头问道:“你觉得呢?”
  白晓飞眨了眨眼睛,低声说道:“我觉得……以咱们现在的位置,和古月枫眼力,她应该还能清清楚楚地看清我怎么干你才对……”说着挺起胯下的肉棒,不等艾佛璐茜反对就向她的红唇送去。
  “啊……”艾佛璐茜嗔羞地轻呼一声,有些无奈地朝着床边望了一眼。还是咬咬牙伸手握住了白晓飞的肉棒,香舌在龟头上轻轻一舔,随即将肉棒整个含入口中。
  白晓飞一边轻轻耸动腰部,一边也有些得意地朝着古月枫看去,却见她紧闭着双眼,粉红的娇躯不断起伏着,不知是在克制体内的伤势,还是已经引动了春情。在享受艾佛璐茜的口舌服务同时,白晓飞的双手也没闲着,居高临下把玩着艾佛璐茜那对浑圆高耸的巨乳,在娇嫩峰顶肆意地捏揉着,尽情享受着滑腻的少女肌肤。
  艾佛璐茜那丰满结实的娇躯完全裸露在空气中,充满弹性的乳球、白皙平坦的小腹、堪堪一握的小蛮腰,仿佛向白晓飞诠释着女性胴体之美。加上她跪在沙发上仔仔细细从龟头到囊下、无微不至地舔着肉棒的认真神态,以及不时发出淫靡的“滋滋”声,很快让白晓飞亢奋的无以复加。
  白晓飞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哼,将肉棒从艾佛璐茜口中抽了出来,抵在她那俏丽的脸上。
  艾佛璐茜的香舌则主动追逐,顺着肉棒根部滑过白晓飞那饱满的阴囊,继续吸吮挑逗。
  “嗯……小白……”
  “怎么?”
  “我的二套动作练得怎么样?”
  “喔喔……原来你还记得这个,一级棒!”
  原来艾佛璐茜还记得白晓飞夸奖潘莉萝的口舌技巧,这时忽然想起,不禁有了一比高低的意思。于是就特意卖力地把吸吮声音弄得很大、津液横流,一面用挑逗的目光望向他,作出无声的邀请。
  
  白晓飞自然不能任由艾佛璐茜这样无休止的吸吮下去,因为他怒涨的肉棒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一探花丛。所以猛然抽回肉棒纵身一扑,艾佛璐茜已经顺势躺倒在沙发上,浑圆结实的臀部和修长光滑的大腿完美地呈现出来。
  经过一番爱抚,艾佛璐茜的眼神中已经春潮荡漾,双乳发涨,乳尖发硬,下体的幽谷湿透。两腿交界处,一条细长的肉缝,搭配着淡蓝色的柔细阴毛若隐若现,充满了诱惑力,叫人目眩神迷。纵然已经搂抱过这具胴体多次,还是生不出厌倦的感觉。
  当白晓飞火热的肉棒顶在她阴户洞口上,她的一双美腿连连颤抖,青春少女的玉白肌肤散发着淡淡的光彩,雪白的臀部不由自主地摆动着,腰肢扭动如蛇,已经深知其中三味的肢体努力迎合着白晓飞插入。俏丽脸蛋上显出炽烈的欲火,而不住颤抖、屈伸的一双雪白美腿间,正流着潺潺不绝的淫液……此时的艾佛璐茜,浑身散发出一种淫靡的风情,让人非常想要将她狠狠蹂躏一番。
  “小龙女,准备好,我来了……”
  “嗯……小白……快一点!”
  白晓飞欢呼一声,将肉棒狠狠插入了艾佛璐茜那流满淫液的湿润阴户,她几乎立刻高抬起白皙修长的大腿紧紧盘在白晓飞背后,迎接着一下比一下狠的抽插,紧窄的阴壁包夹住肉棒,乍出乍入,大量淫液随着抽插横流出体外。
  “啊……小白……好棒!”不知是因为快感如潮,还是因为忽然想通了某些关键,艾佛璐茜一边扭动结实的雪臀,一边发出荡气回肠的呻吟喘息,十分淫靡的叫唤着,再也不去顾忌不远处旁听着的古月枫。
  白晓飞见状当然更加卖力地抽送起来,索性将艾佛璐茜那修长的大腿扛在自己双肩上,令得每一处的撞击都能进入她体内最深处,让一股股淫液沿着两人的交合处急速涌了出来。
  艾佛璐茜快乐的眯起眼睛,一双粉腿不断晃动着,挺起自己结实圆滑的香嫩美臀,迎合着体内肉棒的抽动。一声声“嗯嗯啊啊”的欢吟不断刺激加重着白晓飞的兴奋度,让肉棒的抽送更是几乎达到一个疯狂的频率。
  “喔喔……小白……你今天太棒了……怎么一想到教官就兴奋成这个样子……嗷嗷……我要不行了啊……”艾佛璐茜的淫液浪水像喷泉一样四溅着,撩人的声声浪吟中,春情荡漾于眉目间,诱人的媚态让白晓飞忍不住抱紧了这俏丽的娇躯,用力耸动屁股,一下一下地重重砸下,把身下的美少女送上极乐巅峰。
  “喔喔喔……我真的不行了……你还要留点力气搞教官……不要这么猛的搞我啊……啊……啊……老娘又高潮了……”艾佛璐茜舒爽地扭动着结实的香臀,发出一阵娇吟急喘,呻吟声越来越大,雪臀激烈左右摇摆,乍看之下,像是想摆脱肉棒的猛烈抽插,但她的屁股扭得越厉害,彼此结合撞击时的冲刺却越强,让两具肉体结合得更为紧密。
  白晓飞的肉棒在一轮抽插后显得更加坚硬火热,艾佛璐茜却已经瘫软在沙发之上,仿佛没有了骨头一样,娇躯不住轻颤着,含糊不清地喃喃道:“不行了……不行了……你快点射啊……我要死掉了……喔喔……先去搞教官一会吧……”
  
  “小白……”关键时刻,古月枫的言语终于像天外伦音一般响了起来,语气柔柔弱弱间却带着几分淡然肯定的味道:“你……来,搞我吧……小璐茜……她,不行了呢。”
  “嘻嘻,好啊!就等你这句话呢!”白晓飞闻言立刻将艾佛璐茜的双腿往腰间一跨,让她用双臂圈住自己的脖子,肉棒依旧紧紧顶在艾佛璐茜的阴户里,就这样一耸一耸地肏弄着朝床前走过去。同时笑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和教官大人做爱的缘故,今天小弟的状态好像格外的好……如果想要我射出来,恐怕还真有一点麻烦呢。”
  古月枫看着白晓飞露在外面的半截肉棒上青筋暴露,狰狞地好像一条独龙般,脸上微微露出几分惧色,温言问道:“你不是故意这样的吧?”
  白晓飞将艾佛璐茜翻了个身,让她跪趴在古月枫身上呈69姿势,头部正好埋在古风的胯间。已经被肏弄到有些迷乱的艾佛璐茜立刻明白了白晓飞的意图,喉咙里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呻吟,就好像找到一处宝藏般埋首下去,伸出香舌在古月枫的肉缝周围舔弄起来。
  古月枫顿时娇躯震颤,轻呼了一声,嗔道:“你这是做什么?”
  白晓飞就站在古月枫的头部上方,一边按住艾佛璐茜的丰满雪臀将肉棒送进她的阴户中,一边笑嘻嘻地答道:“这是小龙女在为你做前戏的准备啊!她怕我的肉棒直接插进去,会弄痛教官你,所以先帮你润滑一下!”
  “啊……我不用什么前戏!就这样插进来就好了……”古月枫看着白晓飞的肉棒就在自己头顶上方近在咫尺的位置进进出出,同时感受到艾佛璐茜的双手已经扒开自己的阴唇,玩弄着阴核,还把舌尖朝着肉缝内部送去,顿时浑身酥痒,难受地扭动着呻吟道:“啊……不要……小璐茜……不要舔那里!”
  艾佛璐茜嘻嘻笑道:“教官,你的密穴流了好多水呢……再多一点,就可以开始了。”一边说着一边耸动丰臀,配合着白晓飞抽插的节奏,更加卖力地舔舐起来。
  “啊啊……不要……唔唔……”
  古月枫的叫声嘎然而止,因为白晓飞忽然从艾佛璐茜的阴户中把肉棒抽了出来,直接塞进她的嘴巴里:“难得艾佛璐茜这么热心地帮助你,就不要打消她的积极性了嘛……既然你的嘴巴这么闲,就帮小弟吸一吸吧。”
  感受到下体的空虚,艾佛璐茜立刻加快的舔舐的力度,连带着让古月枫的香舌也在口腔中不由自主地活动起来,就好像只有大力吸吮着肉棒,才能缓解身体中的阵阵酥麻感觉。
  白晓飞看着古月枫乖乖舔舐肉棒,满意地赞道:“不错不错!教官大姐,你也很有天赋嘛,看来我小看你了……应该不是第一次哦?”
  古月枫娇躯轻震,眼神中明显露出迷惘与犹豫之色,只是旋即被一缕清明代替。竟然抬起头来朝着白晓飞淡淡一笑,伸出香舌仔仔细细从肉棒根部开始舔舐起来,脸上的神态渐渐变成涌动的春情。身体也自然地开始迎合艾佛璐茜的吸吮与抚摸,两腿间娇嫩的阴蒂都在指头的摩擦下肿胀起来。
  虽然不知古月枫忽然想到了什么,竟然开始认真享受这一场的双飞之旅,不过白晓飞却是大喜过望,至少自己的愿望已经仅差一步之遥就可以达成了——这最后的一步,当然就是进入古月枫的雪白娇躯。
  
  近距离欣赏古月枫,白晓飞才发现除了那厚厚眼镜下的朦胧外,她的娇躯实在可以算是十分美艳。修长笔直的美腿、挺翘浑圆的丰臀、盈盈一握的细腰、浑圆高耸的双峰,尤其是因为伤势而变成粉里透红的肌肤,竟然产生一种奇怪的晶莹感,就好像一块罕见的粉色美玉!可惜垂肩而下的金色长发虽然也十分柔顺,却和她的脸型微微有些不搭配。厚厚的黑边眼镜使一双蓝眸似乎有些变形扭曲,极大地破坏了脸部的美感。
  白晓飞忽然觉得这具娇躯十分熟悉,忍不住很想看看古月枫摘下眼镜后的样貌,不由伸手朝着她的镜架摸去,却被轻轻地按住了。
  古月枫朱唇轻启,按着他的手柔声央求道:“不要摘……以后有机会再给你看,好么?”
  就在这时,随着艾佛璐茜的舔舐,一股晶莹的淫液从古月枫花谷中高高喷起,她立刻摇晃着小屁股叫道:“小白……我已经帮教官准备好了呢……你还要多久能射精啊?”
  白晓飞嘿嘿一笑,从古月枫口中抽出肉棒,重新插进艾佛璐茜的密穴中大力耸动起来,应道:“我还用多久……那就要看你的小洞洞夹得紧不紧,小屁股摇得卖不卖力咯。”
  艾佛璐茜甩着秀发用力朝后坐去,让两人的交合处发出“噗嗤!噗嗤!”地淫声,口中哼哼着抱怨道:“喔喔……你今天都快有往常两次那么久啦……老娘的腿都软了啊……”
  古月枫叹了一声,有些娇羞地嗔道:“这小色棍惦记着双飞呢……刚才都小声念叨好几遍了……咱们两个要是不肯一起任他摆布,估计他今天是不肯射出来了……”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俏脸,将头伸进白晓飞胯下凑近两人交合的地方,用香舌绕着他的睾丸周围吸吮起来。
  肉棒内外的双重刺激顿时让白晓飞兴奋地叫了起来:“喔喔喔……乖乖教官,还是你知情识趣,能猜出老子的意思哈……就是这样……我一会就把精液射给你!”
  古月枫在白晓飞的阴囊上轻轻咬了一口,低声说道:“色狼的想法,又有什么难猜的。我虽然说要疗伤,又没说只要一次就好……你就不能等会我身体好点的时候再这样吗!”
  白晓飞大喜道:“你是说,过一会咱们还能继续?”
  古月枫柔声说道:“你也希望多个女人轮流插插吧?还不快点!”
  “好好好,一言为定!我这就射精给你!”白晓飞一连声地答应着,喜孜孜地放开了艾佛璐茜让她躺到一边,来到古月枫双腿间。却见她的幽谷早已经被舔弄的春潮一片,甚至两片阴唇都外翻起来,露出粉红色的嫩肉。
  “来吧……”
  “好!”
  白晓飞扶住肉棒,抵在古月枫的阴户上用力一推,两人同时呻吟了一声。粗长火热的肉棒毫无阻碍的挺进幽谷,藉着腻滑如油的春潮,一气到底。只是古月枫的肉壁不但极禁,而且滚烫的好像着火一样,让白晓飞差点以为自己把宝贝送进了燃烧着的火炉里面。
  “不要拔出来!”古月枫同样娇躯剧震,颤抖着全身,就连嘴角都有口水横流。却竭力配合着扭腰摆臀,抬高双腿,挪移位置好让白晓飞插入的更舒服一点。
  白晓飞呲牙咧嘴地抽送了几下,就连自己也分不清此刻的感觉究竟是快乐还是痛苦。
  “喔喔……小白……谢谢你……”
  “呼呼……为什么要谢我?你的小穴又紧又热……分明是我在爽嘛……喔喔……来了!准备……”
  在古月枫荡气回肠的呻吟声中,白晓飞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喷射的欲望,身子拼命前顶。一股股乳白的精液如同喷发的火山岩浆,自肉棒根部涌上来,纷纷射进滚烫的幽谷深处……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九五、六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