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三章看牌
  一片如荫的绿草,迎着晨风的轻轻吹拂摆动着,看上去就好像一片绿色的海浪。镜头顺着绿荫拉近,显现出一条素白的长裙,同样迎风轻摆——这是一个唯有自己低头看着自己才能拥有的视角,潘莉萝的视角!
  晨风继续吹拂,而后她的眼睛就固定在自己的裙子上,不曾稍动。众人只见裙子的褶皱一条一条展开,又一条一条堆积,如是反复,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突然间,画面速度加快。那条白色的长裙就好像变成万花筒中不断旋转的晶体一样,竟然带上了几分五颜六色的光泽,那是因为阳光从不同角度照射在裙子的不同褶皱上,产生了不同的反射。只不过因为画面转换的太快,所以让白裙产生了色彩。
  然后画面忽然慢了下来,裙子下的脚缓缓迈动。走过草坪,走过玉石铺就的长廊,走过厚重的地毯,却始终没有改变过一分角度,也没有抬起头过半次。
  看到这里,白晓飞已经隐隐明白潘莉萝那句“你们会失望”代表着什么,只见身边其他人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显然正思考着与自己同样的问题。
  果然,潘莉萝的视线中出现了另一双脚,左脚没有系鞋带的轻便跑鞋,笔直修长的腿,普普通通的廉价牛仔裤——这是银湖的脚。
  银湖很快消失在潘莉萝的视线边缘,两人再次移动,迈进一个房间。
  潘莉萝的视线依旧低垂,画面上闪过地板——桌子——椅子——两双铮亮的皮鞋——笔挺的西裤——略微停顿,然后是桌面——桌面——桌面——谢天谢地的是,潘莉萝的视线总算在这抬起了两度,从俯瞰桌面的一角扩展到大半个个桌面。白玉般的双手提起,静静放在桌子上。然后是——纸牌——纸牌——纸牌!
  越过占据了大半屏幕的纸牌,仅能看到连同潘莉萝在内的四只不同手掌从画面外伸进来,将一张张纸牌放在桌面上,转眼将纸牌汇聚成八条花色各异的长龙。然后一局牌毕,纸牌被收起,重新抓牌,打牌。
  艾佛璐茜倒吸了一口冷气,喃喃道:“难道你从起床开始,眼皮就没有抬起过咩!”
  “没有,而且我也没有起床……这只是从最近一段记忆库中抽取出来的连续文件。”潘莉萝淡淡应了一声,随即问道:“拍摄到的角度就只有这些了,需要配合声音么?”
  白晓飞苦笑道:“听听吧。”
  “我接……红桃9……”
  “我,黑心K……”
  单调而沉闷的声音随即响起,而多数时候却是纸牌落在桌面上的沙沙声。除了偶尔叫出自己的牌面外,再也没有任何交流。
  安吉丽娜不禁也是苦笑一声,问道:“始终是这样?”
  潘莉萝淡淡道:“是。”
  艾佛璐茜呼地站了起来,讪讪道:“我还有点事,大家慢慢看哈……”说着逃也似的离开了客厅。
  萨摩尔随即起身朝外走去,边走边道:“我会玩牌,但不懂赌术。就不看了。”
  然后是小萌、东方雪儿,眨眼间也逃出了客厅。只剩下安吉丽娜和白晓飞一左一右瞪着眼前不断变化的纸牌,哭笑不得。
  白晓飞满怀希望地问道:“你能看出什么问题么?”
  安吉丽娜报以苦笑,反问道:“我看不出来!不过有潘莉萝在,他们肯定不是在算牌上做出手脚。剩下的可能不是对暗号就是换牌……可现在既看不到表情,又看不到动作,叫我怎么办?”
  “你都不行,我当然更看不出来。好在咱们还有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的时间,把这份录像发给赌街,让他们那些专业人士去头疼好了……”白晓飞叹了声,猛然瞪着眼睛恶狠狠地咬牙说道:“你告诉他们——如果想不出赢这两个人的办法,别想拿回一千亿!”
  
  一小时后,来自赌街的越洋通讯传递了过来。许南康十分干脆地开口便道:“老爷子说了,那一千亿是你白晓飞的一千亿,不是我们赌街的一千亿!你如果自己不想要就算了,和我们赌街没有关系……”
  白晓飞愣了:“你说什么?”
  许南康有些无奈地耸耸肩,答道:“这是顾老的原话……他说那些钱本来就是顾小姐的嫁妆,你这个姑爷如果没本事取,那是你自己的问题!”
  “我靠!有他这么办事的么?”白晓飞勃然怒道:“老子不要钱还好说,得罪了女王只怕连命都要搭上啊……他是不是想看着自己的孙女守活寡?”
  许南康笑容不变:“这不可能!如果你死了,我会很高兴地替你照顾好小姐的。”
  白晓飞:“呃……”
  “南康!”安吉丽娜有些看不下去,娇吒一声毫不客气地问道:“顾天豪到底怎么说的?”
  “小姐,请你对自己的爷爷保持一点起码的尊重……”许南康笑容一敛,随即无奈地说道:“我重复的的确是老爷子的原话,不过还没有说完……老爷子还说,姑爷身边就有赌术高手,却连两个不入流的赌徒都赢不了,实在太给我们赌街丢脸了。”
  安吉丽娜微微一怔,晒道:“就是我也看不出问题,所以才找你们的……”
  许南康插口道:“小姐,我说的不是你,而是拍摄这段录像的女人——虽然只是拱猪这种不入流的游戏,可从头至尾,她出牌的计算都没有出过任何差错,一双手稳定的好像机器一样,甚至连视线都基本没变过!”
  顿了顿,许南康赞叹道:“这分明是对自己的赌术有绝对信心的高手才能做到,而事实也证明她是输得很少!你们放着这样的高手不去求助,怎么反而舍近求远呢?这人既然肯装上视网膜摄影机来为你们拍摄牌局,肯定是你们一方的人吧?”
  “唔……她就算是我们的人吧。”白晓飞叹了一声道:“不过有件事情你弄错了,她根本就不懂赌术,只是计算能力远超常人而已。所以帮不上我什么……”
  “原来是这样?可惜了……”许南康摇摇头,露出惋惜的表情道:“你最好牢牢抓住这个女人,她只要稍加训练,绝对就会是百年不遇的赌术至尊!如果能为我们赌街服务的话,条件可以任由她开!”
  “这个还是算了,她不会有兴趣的。”白晓飞无奈道:“那你们究竟有没有看出问题来?”
  许南康撇撇嘴道:“老实说,这场牌局应该没什么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拍录像的人和她的对家根本没有配合,而另外两家配合的很好……就算拍录像的人再会算计,在这种相当于以一敌三的情况下,也胜算不大。”
  白晓飞皱眉道:“配合……你是说这两个人之间有交流?怎么看出来的?录像里根本没有照到脸部表情啊!”
  许南康晒道:“这场牌局分明是两组对家之间对决,互相有配合很奇怪吗?至于左右两家的交流,也根本没有用眼神和表情,只是在声音和放牌的位置上互相暗示而已——”说着微微侧身,让出自己身后的屏幕给白晓飞观看。
  “你看,他们每次往桌面上放牌的时候,上一张牌压住下一牌牌的位置都有些偏差。看似随手放上去的,其实是在暗示自己需要什么花色;而他们每次叫明牌面的时候,必定以‘我’或者‘我出’两个字打头,分别暗示需要接上张还是接下张……”
  白晓飞目瞪口呆道:“这样也行!那每个位置分别代表什么花色?”
  许南康有些无奈地定格了几个镜头,用分屏展示出来,解释道:“一共八种花色,如果我们把一张纸牌分成八部分的话,压住这里就是要黑桃、这里是红梅花、这里是……”屏幕闪动,分别将每次出牌前的牌面和下一张牌罗列出来,果然和许南康说的一般无二。
  安吉丽娜已经有些脸红地叫道:“好了,不用放了!其实我也早就应该看出来的……只是没想到他们会用这样低级的方法!”
  许南康正色道:“从这两个人的牌技来看,他们未必不懂得其他手法。只不过对手太弱,所以没有用出来罢了……这种双人合作本身就是规则容许的,根本算不上作弊。所以你们要想赢的话,同样在两个人的配合上出点功夫,未必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白晓飞苦笑道:“先不说我们这边的两个人能不能配合……只说我要帮忙的这家已经输了4000多分,就算配合默契,也很难追得上了吧?”
  许南康答道:“那就要看运气了,在你们双方运气接近的情况下,的确很难。而且前提还得是你和对家配合默契,而另外两家始终不用其他手段。”
  安吉丽娜对赌街众人一向没什么好脸色,此刻不禁皱眉道:“少说废话,快想个让小白赢牌的办法出来!”
  许南康一摊手道:“赌博又不是小孩子打架,哪里有什么必胜的办法!何况你们现在已经输了这么多分,除非是作弊又不让对方发现,否则很难有翻盘的机会。”
  安吉丽娜断然道:“那你就给我想出一个小白能学会的,还不让对方发现的作弊办法!”
  许南康苦笑一声,似乎早有预料,说道:“办法自然有几种,不过我还需要了解现场的实际环境,以及这两位对手的真实水平,才能选出最合适姑爷的方式。”
  白晓飞想了想,答道:“就是个普通房间,肯定没有任何监控设施。牌局进行的时候,我可以让其他人全都出去……至于那两个人赌术的真实水平我不清楚,只知道武技大概在地阶一二级之间。”
  许南康想了想,皱眉道:“不知道赌术水平,就不能冒险在他们面前动手脚。那只好把主意打到洗牌机上面了……我马上安排西京赌场的人和你联系,让他给你送一台可以编程的洗牌机。然后你想办法把房间里的洗牌机换掉,这个行不行?”
  白晓飞微微一怔,道:“然后是不是我要什么牌,就能洗出什么牌?”
  许南康不耐地答道:“废话,不然叫什么可编程!不过为了防止对方身上带着某些探测干扰设备,咱们最好不要动用遥控功能……你可以事先把100副牌的顺序记好,到时候就按照这个顺序玩,这样就算他们把机器拆开,都看不出问题来!”
  白晓飞皱眉道:“那万一他们要求换座位,或者交换彼此的牌呢?”
  许南康叹道:“唉……你不会把四家的牌都记住吗?咱们肯定不会洗出那种必胜的顺子牌来,不然谁都知道其中有鬼了!在每副牌赢得几率差不多的情况下,你一个人知道其他三家所有的牌面,难道还赢不了?”
  白晓飞眉开眼笑道:“这个能,这个没问题!”
  
  地阶高手的脑域都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开发,虽然不能说是过目不忘,但也有一套类似复制式的特殊方法,让自己记住大量资料。虽然这个时代的一百幅扑克排列也不算小数,不过白晓飞的确还是能够记住的!
  搞定了明天的牌局,仿佛一千亿金光灿灿的信用点已经再向自己招手。白晓飞精神气爽地拉着安吉丽娜进房就要庆祝一番,谁料安吉丽娜却脸一板:“不行,今天不行!你还得记牌呢……”
  “啊!记忆复制这种事情只用五分钟不到,耽误不了什么吧?”
  “那也不行,今晚你必须养足精神备战?”
  “不是吧……没有你,我怎么养足精神咩!”
  “不是还有艾佛璐茜吗,找她去……”
  “可是她最近脾气很大,根本不理我啊。”
  “那也不行!”
  “为什么?”
  “因为……”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五三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