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五章铁板肉棒
  不知古月枫使用什么方式的禁制,让艾佛璐茜说不出话之外四肢也酸软无力,仿佛正在发高烧的病人一样。偏偏身体的敏感度却丝毫不减,随着白晓飞的双手抚动,整个身子都不住变得滚烫起来,下体的桃源洞口也开始流淌着涓涓细流。
  白晓飞在黑暗中看不清艾佛璐茜的脸,却能感觉到她的呼吸随着自己的嘴巴吮吸愈发急促几分,两颗乳头已经好似凸起的两颗葡萄,甚至分泌出丝丝液体来。用舌尖尝尝,是一种腥甜难辨的味道在味蕾猛然上炸开,激烈地刺激着男人的兽性。
  黑暗中,艾佛璐茜那丰满的娇躯犹如一座火山群岛紧紧相连在一起,让白晓飞手足并用着奋力攀爬。每一处高耸的峰峦都让他感受到无比饥渴,仿佛整个身体即将燃烧爆炸一样,只能不断从一座山峰翻滚向另一座山峰,从一座岛屿游向另一座岛屿,寻找能够让自己得到缓解释放的源泉。
  “唔……刚才教官说一定要你容许,她才会过来。可你现在却不能说话……所以我猜解除禁制的办法如果不是我的精液,就是要让你达到高潮。”白晓飞终于从火热的双峰中找到一个最舒适的位置,让两个人的身躯紧紧熨帖在一起,再也没有丝毫空隙,然后轻轻咬着艾佛璐茜圆润的耳垂笑道:“为了救你脱离不能说话,不能行动的困境,我可要下手了哦。”
  艾佛璐茜有些费力地哼哼两声,那种压抑的、鼻翼里传来的、似有若无的声音从一向狂放不羁的暴龙女身上发出,显得格外诱人,仿佛点燃了导火索般,让白晓飞挺起腰杆,狠狠将肉棒插入了泛滥的桃源深处。
  “唔……好烫……”
  肉棒入体,两人同时闷哼一声,白晓飞只觉得艾佛璐茜体内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自己的肉棒就好像插进几片木炭之中。
  艾佛璐茜被制住之后一直口不能言,同样被一股莫名热力焚得四肢酥软,就好像有一条火龙正在自己的血管中肆意奔流,她几乎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对抗这股热量上面,仍旧不能将其赶出体外。偏偏白晓飞还在自己身上挑逗不休,让这股邪火和心中的欲火汇聚在一起,就好像随时都可能将娇躯烧成灰烬一般。
  而白晓飞的插入,恰似一道清泉注入艾佛璐茜体内,让她禁不住用尽全身的力量夹紧双腿,只盼着那清凉的感觉更强烈一些、更猛烈一些,同时也限制了白晓飞退出的可能。
  白晓飞进退不得,肉棒仿佛被放在火焰上灼烤一般,不得已只好更加奋力朝前顶去。粗大的肉棒分开阴唇,硬生生从嫩肉中穿过,狠狠顶进艾佛璐茜的子宫深处。
  此刻就算有灯,白晓飞也不敢开了,因为他害怕自己会忽然看见一缕缕青烟从两人紧密交合的部位冒出来!他甚至闻到了某种焦糊的味道,就好像带着毛的猪皮被按在烧红了的铁板上一眼——不知是剧痛产生的幻觉,还是确有其事?
  “老子要投诉!老子要退货!”好在一挺之下,艾佛璐茜虽然还是紧紧锁住洞口,但蜜穴内部总算有了活动的空间。于是白晓飞只得一边咬牙切齿地怒骂,一边愁眉苦脸地耸动着腰杆:“妈的……怎么会这样!小龙女……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做爱了……我的鸡鸡好痛……我觉得它已经熟了!”
  呼哧——呼哧——
  嗯哼……嗯哼……
  回答白晓飞疑问的,只有艾佛璐茜喘粗气的声音,和无法分清痛楚还是愉悦哼哼。
  
  肉棒虽然剧痛,但也有一种莫名的舒服。偶尔抽插十几下中,甚至会产生一种接近射精般的无上快感成为白晓飞坚持下去的动力,而不至于再发射之前就因为恐惧而绵软下去。
  现在,射精已经成为了白晓飞唯一的倚仗。也许进入盖亚世界之中,才能解决艾佛璐茜体内的异状——而事实上这个可能被实现的前提,还得是艾佛璐茜阴道内的温度不要继续升高,起码不至于让万亿精子刚刚出现在跑道上,就被挥发成游离的气体。
  于是,白晓飞只得在暗黑中一边拼命耸着屁股埋头苦干,默默祈祷自己的肉棒能挨过这场劫难,一边欲哭无泪的抱怨:“呜呜呜……都闻到烤肉的香味了……难道你不能放开咩……”
  “呼哧……呼哧呼哧……”
  “那个死婆娘自己喜欢玩火也就算了,怎么把你也变成火人一样!”
  “嗯哼……嗯嗯哼哼……”
  其实,白晓飞不知道——艾佛璐茜不是不想放开!她心中虽然有些不爽,也还没有达到要烤熟那根肉棒的程度。而是当体内的热焰忽然被缓解之后,她的精神一松,就此失去了意识。仅凭本能继续分泌着温润的体液,因为白晓飞的狂抽猛送而发出微弱的哼哼……
  噗嗤……
  又惊又惧之间,白晓飞的身体猛然一抖,乳白色的精液犹如子弹般汹涌喷出。而他顿时觉得龟头上仿佛被一把把小刀切割着一样,几乎痛不欲生!
  更让他悲愤莫名的是自己果然所料不差,龟头处传来的感觉清清楚楚说明艾佛璐茜体内的温度,已经达到了某个非常惊人的程度。似乎除了她自己的体液不会沸腾之外,其他任何外来物体都会受到铁板烧的待遇!自己的精液也难逃厄运——被汽化掉了!
  “我靠……几亿子弟兵诶,没有一个游进去的咩!”随着肉棒慢慢变软,白晓飞终于摆脱了艾佛璐茜的娇躯,而让他愤怒的是自己虽然脱离困境,艾佛璐茜却丝毫也没有退烧或醒来的征兆。忍不住高声怒道:“古月枫!你他妈的搞什么鬼,小龙女就快被烧死了!还不出来救她!”
  “你必须让她高潮……”古月枫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飘飘忽忽地摸不清方向,竟好似整个房间都在同时低语般:“能救她的,只有你……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她高潮!”
  “我靠!你当老子下面那根是金刚钻吗!”白晓飞禁不住破口大骂,而古月枫却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白晓飞只得无奈地再次攀上艾佛璐茜,不断用双手揉搓着那对火球般的巨乳,骂骂咧咧道:“我捏!我捏!我搓!我搓!小龙女……你倒是给点反应啊……你前面那个洞比岩浆还烫,要老子怎么救你?”
  “对啊——”话音刚落,白晓飞忍不住重重敲了自己一下,喝道:“你真是猪头,既然前面不行,为什么不试试后面!”
  
  翻过艾佛璐茜那充满弹性的娇躯,白晓飞有些庆幸她的体表温度还没有内部那么夸张,起码不会将床上的被子烧出几个大洞来……
  小心翼翼地用手指从桃园洞口沾一点体液,然后一路划过艾佛璐茜那挺翘的两瓣屁股,指尖就触到一圈充满褶皱的小凸起,就好像两座山丘中央的一个小土包。白晓飞知道——这就是艾佛璐茜还没有被开采过的菊花!
  艾佛璐茜感觉到自己的菊门被侵犯,立刻发出几声不甘的哼哼。不过白晓飞却已经顾不得理会这些,而是先运聚功力护住手指,然后猛然朝下一捅——噗!
  手指顺利陷入一团软肉之中,被直肠紧紧包裹住。艾佛璐茜立刻无意识地扭动着,传递来的感觉就好像无数蚯蚓在手指上爬来爬去。
  “好紧……早该刚你把这个洞捅开了……结果却等到今天才……”白晓飞欣喜地发现,艾佛璐茜的菊门内虽然也很热,但温度却比蜜穴内低得多。连忙将一根手指增加到两根,微微朝两侧一分。
  艾佛璐茜再次呻吟一声,菊门就像被一根紧紧的猴皮筋套住了白晓飞的手指,不断朝原本的位置收缩,抗拒着手指上的力量。
  “嘻嘻,有的搞!这次看你还不爽飞?”白晓飞欢喜地俯身趴在艾佛璐茜背上,感觉那两团结实的臀肉就像两个气垫一样反弹着自己的身体,连忙摸了个枕头塞在她小腹下垫高身体。然后也等不及肉棒彻底恢复雄风,直接用内力控制着海绵体鼓胀起来,立刻用手扶着肉棒抵在菊门洞口。
  一股温热的气息缓缓传递过来,白晓飞微微用力,将肉棒一寸一寸顶进艾佛璐茜还未曾被开垦过的处女地。只觉得她的菊穴又热又紧,顿时刺激得肉棒脱离了内力支撑,彻底硬邦邦地耸立起来。
  “喔喔……”艾佛璐茜惨哼一声,娇躯剧震,首次发出今晚在喘息和鼻音之外的声音。
  白晓飞不禁大喜道:“小龙女,你醒了?”
  “嗯哼……喔喔……”插入瞬间,艾佛璐茜的嘴巴虽然恢复了发声能力,却无法说出任何带有完整意义的词汇,只是呻吟着扭动自己圆润的翘臀。仿佛身体也恢复了不少力气,似乎是在迎合白晓飞的动作,又似是想把他从自己后背上甩下去。
  “搞什么!老子虽然在骑你,可是你也不用真把自己当成马啊……”白晓飞连忙伸出双手钳住艾佛璐茜丰满的屁股,不让肉棒脱落出来,一边根据她的动作缓缓抽插。
  艾佛璐茜那温润的直肠几乎立刻分泌出黏稠的体液,原本有些狂野而毫无规律的动作渐渐随着白晓飞的抽送而改变。缓慢,却始终没有停止。而她从死死抓住床单的双手也缓缓松开,朝着自己的下体移去,轻轻揉搓着自己的阴蒂。
  白晓飞自然立刻就发现了艾佛璐茜的异动,不禁心中暗喜——只要你觉得舒服就好,老子拼了命也要给你干个高潮出来!
  啪!啪!啪啪……
  黑暗的房间中立刻响起了密集的肉体撞击声,白晓飞紧紧把住艾佛璐茜的双臀,粗大的肉棒像疯了的打桩机一样飞快起落,撑开初承恩泽的菊门,在直肠内肆意冲刺着。
  不知过了多久,艾佛璐茜的娇躯猛然一颤,双手双腿在同一时间绷得笔直,然后发出了一连串的呐喊声:“啊……啊啊啊……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喔……”
  白晓飞又惊又喜地感觉到肉棒周围的壁肉阵阵蠕动,艾佛璐茜的菊门越夹越紧,几乎要把自己的肉棒从根勒断一样,心知她的高潮终于降临,连忙鼓足全部的力气冲刺肏弄起来。
  “喔喔喔……小白小白小白小白……不要离开我!”艾佛璐茜悲唤一声,娇躯痉挛着绵软下去。
  “总算……总算行了……”与此同时,感觉到艾佛璐茜体温急降的白晓飞高悬着的心才算落地。腰肢重重朝前一挺,将浓浓精液射进了她的直肠。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五五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