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六章静夜谈
  良久……
  白晓飞“啵”地一声拔出湿漉漉的肉棒,就这样光着身子跳下床,朝着房间门口怒不可遏地叫起来:“给我出来,你这个疯婆娘——难道你不需要跟我好好解释一下吗!”
  除了艾佛璐茜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娇喘声,房间里没有半点其他的声音。
  白晓飞眼珠一转,喝道:“老子要的双飞呢?现在的客房服务都这样马虎吗!”回答他的依旧是一片静寂,白晓飞微微皱眉,跳上床将艾佛璐茜抱进怀里,粗略检查了一下,发现她的身体中已经没有丝毫异常,于是问道:“小龙女,你怎样了?”
  艾佛璐茜有些茫然地应道:“我不知道……怎会这样!教官她,她为什么要这样?”
  白晓飞低声道:“我也不知道她对你做了什么……不过她曾经答应我,只要你同意,就会过来跟咱们一起双飞。现在你把她交出来,咱们一起听她怎么解释!”
  “双飞吗?”艾佛璐茜有些软弱地问道:“为什么你的脑子里就只想着这些!你究竟是想听教官解释,还是只想要找个把我们一起骗到床上的借口?”
  白晓飞微微一怔,苦笑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想……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那种精虫上脑的、只知道搞女人的男人么?”
  艾佛璐茜默然片刻,轻轻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男人……我也很想问问教官为什么?可是,我相信教官不会害我!所以如果她不肯出现,我是绝对不会勉强她的。”
  
  白晓飞叹了声刚要说话,忽听门口咔嗒一声轻响,一条十分轻巧的身影快步走进房间。因为光线缘故,仅能看出进入者是个女性,体态十分轻盈小巧,落地的脚步几乎无声无息,如果不是开门的动静引起注意,就算她在人身边走来走去,都不会被察觉。
  古月枫的轻功虽高,但体形却绝没有这般娇小!白晓飞虽然觉得这女人的身形有几分熟悉,还是警惕地轻喝道:“谁!”
  “主人……”进来的人身影一僵,立刻乖巧地停在原地趴伏下来,然后才抬起头继续道:“主人,是我。”
  “顾爱?”白晓飞微微皱眉,这才想起小猫女也跟着车队一起来到了西京。只是一路上她始终侍奉在安吉丽娜身边,也没有参加任何商议和聚会,让自己差点就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不禁讶然问道:“你怎么来了?”
  顾爱膝行几步,自然地爬到床前,低声道:“我来给主人侍寝。”
  “侍侍侍侍侍侍侍侍侍,侍寝?”白晓飞几乎以为自己出现幻听,结果还是艾佛璐茜狠狠地一记掐肉让他恢复正常,失声问道:“是谁叫你来的?”
  “是主母,也是小乖自己愿意来的……”顾爱轻声细语地答道:“小乖自从跟了主人,您就一直不理人家。小乖好寂寞,好难过……刚才听到主母说您要两个女人双飞,小乖就自觉过来了。”
  白晓飞顿时皱起了眉头,安吉丽娜和自己虽然只有一墙之隔,但是皇家酒店的隔音措施极佳,根本不可能有泄漏声音的可能。除非古月枫竟跑到她房间去,否则她又怎知自己对古月枫提出的要求,还派顾爱过来?
  艾佛璐茜显然想到同样的问题,插口问道:“安吉丽娜旁边还有谁?”
  顾爱默不作声,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艾佛璐茜的问题一样,直到白晓飞也开口问了一遍,这才飞快答道:“还有一个女人,可是我看不清她的样子。”
  “一定是教官!”
  “古月枫……她到底想做什么?”
  跟着艾佛璐茜同时叫了一声,白晓飞才意识到小猫女仍旧乖乖趴在床前,不禁苦笑道:“顾爱……对不起……我……我想要的双飞目标不是你,所以……”
  “难道不可以换成我么?”顾爱的双眸在黑暗中真的好像一对猫瞳,随着睫毛眨动,就好像夜空中明亮的星星在闪烁着,轻轻道:“主人,您为什么不要我?我已经是您的奴隶了,为什么你却不肯和我亲热?”
  白晓飞顿时觉得头大如斗。
  
  要说小猫女的诱惑力,当然是一等一的惊人。性格乖巧可爱不说,单只那毛茸茸的尖耳和曲折如意的尾巴,就足以让男人浮想联翩、爱不释手。
  白晓飞自从收下顾爱后,也并非没有打过她的主意。只是一来身边的事情不断,始终没有空出时间好好交流。二来更希望小猫女能够自由的选择生活……如果自己这个主人不总出现,也不命令她做这做那,或者能让她由此体会到自由的感觉,变得野性一点。
  现在从顾爱豪无生气、甚至略带凄苦的言语中听来,白晓飞的目标显然没有实现。顾爱那萎靡在床头楚楚可怜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失去主人宠爱的小猫,悲戚戚地没有精神。让人忍不住想把她抱进怀里,好好怜爱一番。就连艾佛璐茜掐住白晓飞的手也不禁犹豫起来,不知是否应该阻止这可怜的小女生上床来?
  “对不起,是我太疏忽你了。”白晓飞叹了一声,无奈地道:“你上来吧。不过别说什么侍寝不侍寝的……我和小龙女也累了,大家一起睡觉好了,不做其他的。”
  艾佛璐茜直听到最后一句,掐住白晓飞臂肉的手指才松了把劲,显然还算满意这样的安排。虽然对他是不是真能做到“不做其他的”有些怀疑,却总好过让小猫女可怜巴巴地趴在下面。不由抢先抱住白晓飞的一条手臂,霸占一个舒服的好位置。
  “谢谢……主人……”顾爱一句十分乖巧地从两人脚下方钻到床上,动作轻柔的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床上忽然多了个人。只有滑嫩的皮肤轻擦在白晓飞腿上,让他知道这小丫头竟然也是身无寸缕地进了房间,心中不由一荡。
  顾爱绕过艾佛璐茜,爬到白晓飞的侧面,在他腋下的位置轻轻缩了缩,将头枕在他的肩窝里,便好似小猫一样将娇躯团成一团,复又牵着白晓飞的一条手臂搭在自己背上,这才轻轻道:“主人身上的味道很好,拍拍小乖好么?”
  白晓飞再次微微皱眉,心知顾爱此刻的动作必然是经过长期的调教才养成的习惯,不由一边轻拍着她的裸背,一边有些不爽地问道:“你以前也是这样睡觉?”
  顾爱娇躯一颤,应道:“主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乖只是和照顾我的阿姨这样睡过,除了趁着老主人有时候不注意,钻进他脚下睡一会外,没有被其他男人碰过的。”
  “脚下?怎么真的像小猫一样……”白晓飞苦笑一声,喃喃道:“那个老头的脚好玩咩?”
  顾爱低声嗫嚅道:“小乖……小乖只是害怕一个人睡……主母也不喜欢抱我……小乖有很久都没睡好过了……”说着用鼻尖在白晓飞的下颚上轻轻蹭蹭,发出一声惬意的呻吟声,喃喃道:“小乖是主人的小乖……我只是想让主人多看看我,多抱抱我,奖励我……我不会给主人添麻烦的……”
  顾爱的声音逐渐低沉,竟然就这样依着白晓飞沉沉睡去,可见真的已经很久都没睡好。
  
  白晓飞原本蒸腾的欲火却被顾爱的呢喃细语逐渐浇灭,手掌一直下意识地轻拍着,就好像真的在抚摸一直沉睡的小猫般。压低声音轻轻道:“小龙女……”
  艾佛璐茜轻轻嗯了一声,道:“怎么?”
  白晓飞淡淡道:“我知道你也睡不着,陪我聊会天吧。”
  艾佛璐茜沉声道:“我也知道你想问什么……可我的确不明白,教官为什么这样做。”
  白晓飞道:“那你告诉我——当初离开赌街之前,老顾天豪究竟和你们说了什么?”
  艾佛璐茜娇躯一颤,迟疑道:“我觉得那件事情和今天没关系。”
  白晓飞叹道:“你是不是一定要和和安吉丽娜离婚,你才肯说?”
  “这和安吉丽娜有什么关系!”艾佛璐茜一振,嗔道:“你不要乱猜了,我告诉你吧——其实,在赌街一战的时候,教官为抗住两个天阶,受了非常严重的内伤!老顾天豪说……说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白晓飞默然片刻,问道:“古月枫曾经在罪恶之都偷偷和我做爱……你知道么?”
  “教官告诉我了……”艾佛璐茜沉声轻轻道:“当时李察威尔和叶长天都是天阶,而她只不过是地阶顶峰——想保住大家的性命,就只能依靠你那特殊的能力。”
  白晓飞苦笑一声:“我后来也想到了……早就知道她不会莫名其妙地喜欢上我,而让她这么做的原因,大概也只有这个。结果呢?成了天阶又怎样!却把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
  艾佛璐茜低声道:“不是……老顾天豪先生说,他有办法能救教官!而条件就是……让我们不要阻止你和安吉丽娜。”
  白晓飞微微一愣,道:“难怪当时你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可古月枫……我觉得她好像不是那种受人威胁的人吧?当时怎会像个皮条客一样催着我结婚?”
  艾佛璐茜嗔道:“不许你这样说教官,她怕死难道有错吗!而且我相信教官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再说,再说安吉丽娜又没有亏待你!”
  白晓飞叹道:“安吉丽娜虽然对我不错,可你却一直躲着我……早知这样,我当初又何必答应?”
  艾佛璐茜微微提高声音,急促地说道:“老娘怎么躲着你?我现在还光着身子躺在你床上呢!你是已经结婚的男人了,难道不知道收敛一点吗!”
  白晓飞黯然道:“这次如果不是古月枫,只怕你一辈子也不会再上我的床吧?”
  艾佛璐茜沉默着,忽然紧紧抱住白晓飞,却不肯发出任何声音。
  白晓飞同样默然片刻,忽然吁了口气,仿佛放下千钧重担一样,有些轻松地说道:“小龙女……你知道吗?我前些天遇到一个人……这个人,可能是武神叶玄!”
  艾佛璐茜微微一震,却难得地没有发问。
  白晓飞继续道:“我问他,有没有延长基因改良者寿命的办法?他说有!”
  艾佛璐茜的娇躯微微颤抖起来,问道:“什么办法?”
  白晓飞苦笑道:“他说,需要我达到天阶,才可以教给我这个办法。”
  艾佛璐茜奇道:“就是这样?”
  白晓飞平静地说道:“是啊……现在我已经和你一样,都是地阶六级!按照这个速度,我大概最多五年就能达到天阶了吧?到时候,我就能帮你延长寿命了。”
  艾佛璐茜喜道:“真的?”
  白晓飞刚要回答,忽听房间外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古月枫的声音幽幽传来,道:“是真的,不过这样做的后果是——小白帮你延长寿命后,他的全部功力都会耗尽,从此变成一个废人!”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五六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