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二章暗杀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罗威查理和邓元彪似乎并没有紧紧抓住银湖女王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反而很有默契地放弃纠缠,异口同声开始对这场星际大胜进行高度赞扬。
  一时间场中的气氛转为欢快,众人在惊出一身冷汗之余,纷纷鼓足了力气对场中三人拍着马屁。各种歌功颂德的声音不绝于耳,这些商贾之流中不乏一些粗人,说起话来肉麻至极,简直恨不得跪下来舔舐三人的脚趾一样。
  白晓飞愕然看着一场风暴消于无形,忍不住和安吉丽娜对视一眼,却见她也同样惊疑不定地沉思着。
  再过片刻,银湖以身体疲劳为由,在罗威查理和邓元彪的护送下离开了酒会。直到临登车之前再次停下脚步,朝着白晓飞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欲语还休。连带着罗威查理和邓元彪的目光也立刻凝聚到白晓飞身上,盯得白晓飞心中叫苦不迭。心中却忽然生起一种古怪的直觉——银湖其实就是来见自己的!只是碍于元首和元帅齐至,却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
  女王虽去,元首和元帅还在,场中的气氛再一次怪异起来。
  因为罗威查理和邓元彪彼此毫无表情地对视着,目光交错之间已经带着明显的火药味道,而此刻能够让两人偃旗息鼓的银湖女王已经离开,却还有谁能、还有谁敢让他们两人安分一点?
  好在两人身份特殊,似乎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真个你一拳、我一脚的厮打,所以最终还是各自冷哼一声,扭过头去。邓元彪手一挥,连话都没有交代半句,就带着几名军官当先离场。
  而罗威查理和周围抖个不停的商贾们笑了笑以示宽慰,冷冷扫了白晓飞一眼,淡淡问道:“这位先生好像不是帝国本土的人吧?”
  罗威查理目光闪动,上上下下打量着白晓飞,让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一头老虎盯住般不舒服。只得上前行礼道:“元首大人,您好。”
  希金斯连忙介绍到:“这位白晓飞公子,是罪恶之都中赌街的代理人,今天刚到西京。”他没有点出白晓飞此行的目的,显然有了暗中帮忙之意。虽然以罗威查理的身份,不可能不知道赌街资产被冻结的内幕,但是事情毕竟没有摆在明面上,彼此都留了缓和的余地。
  罗威查理点点头,道:“赌街为帝国的经济发展做出很大贡献,希望白公子在西京过的愉快。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通过元首专线来找我。”
  白晓飞没想到罗威查理初一见面,就立刻丢出橄榄枝,连忙应道:“谢谢元首大人。”
  罗威查理朝白晓飞身侧的安吉丽娜看了一眼,嘴角微微扬起,不再说话。径自沉默了片刻才道:“我也有些累了……在场诸位都是帝国的栋梁,希望你们谨守做人的本份,才能安安稳稳的日进斗金。再见。”说着径自转身朝外走去。
  一句“谨守本分”看似说者无意,其实多半人都已经听出其中的一语双关,乃是警告众人不要乱说,当心祸从口出。连忙起身相送,心中缀着的大石却也落了地……既然提出警告,想必就不会杀人灭口了吧?
  
  三位大人物相继离场,也带走了酒会上的最后一分热度,剩下的人们面面相窥,都仿佛刚刚从监狱中放出来的劳改犯一样没了精神。酒会,自然也就草草散场。
  等到白晓飞和安吉丽娜、艾佛璐茜、萨摩尔四人出了酒会,却发现件尴尬的事情……原本留在外面的第三小队成员,连同括也亲王留下的两名保镖,全都不见了!
  作为赌街少爷应有的排场,白晓飞出行当然需要三辆车。扮演普通保镖的第三小队慕容海、周淇淇和马克三人没有进入会场的资格,所以就和括也亲王留下的两名地阶高手一同留在三辆车里等待。而此刻连车带人,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用通讯器联络之下,更发现几人全部处于离线状态,让事情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古怪。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主座驾还在,只不过应该留在车内的周淇淇也不见人影,看来只好由萨摩尔担任司机了。
  短短几个小时里变故连连,比起汽车失窃的问题,白晓飞更急着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整理一下纷乱的思路。而且现在既然联系不上五名保镖,也只好先放弃追查。虽然以西京之大,可谓高手如云,但要同时消灭五名地阶高手而不惊动任何人,还是颇有难度。只能认为五人遇到了某种必须马上处理的问题,所以匆忙离开。
  眼下马上回皇家酒店商议一番才是正事,所以白晓飞当机立断,让萨摩尔开车。
  “我建议先等等……”安吉丽娜却皱眉道:“就算发现什么问题,他们也应该留下一个人说明情况,或者在车里留下些讯号才对……怎么可能无声无息的全都消失了!”
  艾佛璐茜晒道:“第三小队一直就这样……都被慕容海带坏了,队长像冰块,然后队员就像木头!估计他们就算发现问题,也根本懒得和咱们说什么吧。大块头,你说是不是?”
  萨摩尔憨厚地咧嘴笑道:“第三小队的确是那个德性。”
  
  话已至此,安吉丽娜也只好让萨摩尔开车。崭新的高档悬浮轿车驶离希金斯会馆,融入西京的夜色之中。对帝国的首都来说,此刻虽然已经过了午夜,仍旧霓虹闪耀、灯火摇曳,充满了繁华稀奇。但是街道上已经见不到行人,只有一辆辆悬浮车偶尔疾驰而过,留下几道长长的影子。
  萨摩尔开车的风格与他粗犷的线条成正比,悬浮车在宽广的街道上飚出一个个经典的赛车动作,引出艾佛璐茜的阵阵欢呼声,好像恨不得自己抢下方向盘来爽一下。
  就在这时,车内的遇险警报忽然急鸣起来,两排红色的报警灯发出刺眼的光芒。
  “炸弹!”萨摩尔怒喝一声,猛然松开方向盘双脚朝前蹬去。驾驶室和车仓间的隔板轰然破碎,被他硬生生撞开一个大洞。
  艾佛璐茜的反应同样敏捷,早在红灯亮起的时候就一拳轰向车门。坚固的合金门在拳头下扭曲变形,以十分夸张的姿态脱离车身,从疾驰的悬浮车上掉落下去。
  “走!”萨摩尔已然冲进车厢,双手好像熊一样抱住白晓飞的身体,顺着艾佛璐茜破开的孔洞跃出车厢。
  轰!轰轰!
  几乎就在艾佛璐茜和安吉丽娜两人紧跟着跳出来的同时,连续三颗导弹准确击中疾驰中的悬浮车。燃烧的火焰猛然朝着四面八方暴散开来,形成一颗赤红色的大火球。来不及被高温熔化的悬浮车残骸激射而出,化成一把把夺命的利刃,被萨摩尔和艾佛璐茜一一挡开。
  白晓飞怒喝道:“怎么回事?看清发射方向了吗!”在帝都当中,自然不可能容许巡航导弹满天飞来飞去。所以袭击四人的杀手只能用小型发射器就近攻击,距离不会超过一公里。
  萨摩尔刚要开口,却见三条人影已经从远处的某栋大厦顶端一跃而下,速度惊人地朝着爆炸方向冲来。忍不住怒喝道:“就是他们!璐茜,你保护公子和小姐!我去迎敌……”说着放下白晓飞怒喝一声,整个身躯犹如出膛的炮弹一般迎着三人冲去。
  安吉丽娜目光闪动,霎时间判断形势,急急说道:“起码地阶三级,很可能还有伏兵……璐茜,你随时准备支援。”
  艾佛璐茜应了一声,却见远处的萨摩尔已经和对方三人撞在一起。
  
  萨摩尔性情暴烈,骤然遇袭之下立刻展开了最凌厉的反击。他身为地阶五级高手,自然也看出对面的三人比自己弱上一线,当下以硬碰硬,决意给对方一个惨痛的教训。
  谁知一撞之下,竟然发现这三人虽然功力不济,但是打法亡命至极!其中两人缠住自己,采用的全都是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拼命招数,而且手段圆熟老练,简直就像天天都在杀人与被杀的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一样。
  剩余一个人则不断在外围晃动、偷袭,每次抢进来的时候不是挖眼就是撩阴,全都对着人身体上最脆弱、最难防御的部位出手。绕是萨摩尔已经接近地阶六级,也被逼得手忙脚乱,竟然隐隐有不敌的征兆。
  尤其是与他缠斗的两人,每次中拳的瞬间都能及时调整身体,选择出损失最小的受伤方式,同时绝对会立刻还以颜色,狠狠反击回去。让萨摩尔空有一身武力,却难以施展。气得他不住哇哇大叫,声如重鼓!
  
  白晓飞三人看着不远处的战斗,脸色渐渐凝重。不由均想到如果换成自己上场,面对这样的对手有几分胜算?而结果是除了安吉丽娜以地阶顶峰的实力可以完胜之外,就算艾佛璐茜也同样没有半分把握。如果一对一的话,骤然碰见这种极有效率的亡命打法,很可能一照面之间就要吃个大亏!
  “告诉萨摩尔不要硬拼。”安吉丽娜看了片刻,脸色微变,神色凝重地一字一顿缓缓说道:“这些人……是军方的人!”
  白晓飞恍然道:“难怪看上去好像三台杀人机器一样!原来邓元彪还不肯放过我,居然在西京里也敢动手?”
  艾佛璐茜咬牙道:“我去帮忙,抓住一个俘虏,然后看他怎么交代!”说着吐气开声,朝战场跑去。
  就在同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急切的哨音。与萨摩尔缠斗的三人动作整齐地同时后退,又一枚炸弹破空飞来,正对着双方交战的中心点。
  “小心!”艾佛璐茜急叫一声,停住脚步。
  却见萨摩尔怒目圆睁,便想抢在炸弹落地之前冲向逃跑的三人。可惜那三人似乎早就料到他的动作一样,跑在最前的人忽然从裤兜里掏出一枚遥控器飞快按下……
  轰!隆——飞行中的炸弹提前引爆,巨大的冲击力将萨摩尔高高掀起、倒飞出去,重重墩落在地上。而那三人已经借着这个机会毫不停留地冲出街角,消失在楼群之中。
  “萨摩尔!”艾佛璐茜惊呼一声,朝着萨摩尔跌落的方向跑去。
  
  直到这时,由远及近的警笛声还距离四人足有千米。
  白晓飞和安吉丽娜对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地涌起深深的危机感。
  西京内部,当街引爆小型炸弹,已经不只是一句“肆无忌惮”可以形容!邓元彪为什么如此急着要杀掉自己……或者不能说是要“杀掉自己”,因为谁都知道,堂堂的赌街代理人身边怎么也有几名地阶高手。之前的小型核弹都未能奏效,现在更是绝对不可能死于三颗小型炸弹之下。
  那么,这种毫无意义的示威,究竟在暗示着什么?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四二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