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章又见4号
  罪恶之都的城市上空常年带着一抹红色的雾气,在白天的时候经过阳光照射隐隐透着几分曲折的光亮,就好像傍晚时的火烧云一样。据说这是因为死在这个城市中的人实在太多,流出来的血无处消散,所以全都聚集到了天上。
  检验身份、交税、进城,一行人无惊无险地踏进了罪恶之都的入口。
  放眼望去,除了男人的眼神彪悍一点,女人的衣着暴露一点之外,这里的人似乎和联盟没有什么不同。既没有人举着激光步枪或者开山刀在街上闲逛,也没有人推着车子叫卖毒品和违法物资,街道清洁平整、建筑高大结实,墙体间偶尔会有一些裂痕和常年风沙侵蚀的痕迹,显露出这个城市经过岁月的沧桑却依然屹立着……总之,看上去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城市而已。
  可不知为什么,白晓飞看着这里的人,却会有一种战栗的感觉。就好像一只羊忽然掉进了狼群里,随时都可能被其中的一头狼扑上来,撕开它的喉咙、咬破它的血管,尽情享受它那鲜美的血肉一样。
  就连一向大大咧咧的艾佛璐茜似乎也有同样的感受,默默朝着白晓飞靠近了一些,瞪大眼睛警惕地看着四周,同时皱眉说道:“这些人的眼神很讨厌!”
  白晓飞愣了愣,这才发现自己不舒服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些罪恶之都居民们的眼神。他们看着自己,就好像一群狼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高高在上、肆无忌惮。
  只有站在一旁的古月枫对这种挑衅毫无感觉,若无其事地打了个哈欠,似乎对罪恶之都的风土人情丝毫没有兴趣。然后紧走两步,跟在库拉尔汗身后,平静地抬起头,仿佛对射来的目光没有任何反应。
  倒是藏在白晓飞口袋中的方晴晴探头看了片刻,失望地说道:“无聊,既没有人打人,也没有人杀人!哪里罪恶了?”
  不知古月枫是如何对库拉尔汗解释方晴晴的身份,让这位大叔并没有对口吐人言的小萝莉产生任何惊异的表情。闻言反而立刻笑呵呵地操着他那怪异口音充当起了导游工作:“在罪恶之都想要看打架实在太简单了,只不过现在的时间不对,恶人们都去吃饭睡觉了,所以看不到你想要的场面……”
  略微停顿了一下,库拉尔汗继续沉声说道:“曾经有一位名人说过,就算再明目张胆的罪恶,也需要蒙上一层布来遮羞。而罪恶之都的遮羞布,就是黑夜——这里的白天和夜晚,几乎就是截然不同的两座城市。”
  方晴晴立刻大有兴趣的问道:“这里的白天和晚上,有什么不同?”
  库拉尔汗耸耸肩,答道:“你不会有兴趣知道的……我只能告诉你,如果现在咱们眼前的城市算是罪恶之都的话,等到晚上,它就会变成恶魔之都!”
  白晓飞插口说道:“简而言之一句话,那就是好人需要吃饭睡觉、坏人也需要吃饭睡觉!咱们来的正是时候,那些坏人都在家里乐和着呢。”
  库拉尔汗笑道:“那是当然。如果想要在晚上入城,仅凭咱们几个人可是不够,起码得带一支全副武装的小型卫队保护才行。”
  白晓飞咋舌道:“有这么厉害?现在罪恶之都的平均武力能达到什么程度?”
  “绝对高于三个联盟的平均水平。”库拉尔汗正色说道:“这里的武者平均下来,基本在人阶顶峰的程度,达到地阶武者也不少。现在大街上随便走着的这些人,都有可能是人阶九级的高手!”
  艾佛璐茜哼了一声,不服气地说道:“什么时候人阶九级也算是高手了?”
  库拉尔汗一路上早就看出艾佛璐茜的好胜心奇强,闻言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接口。
  
  处理完这一次捎来的货物,已经是傍晚时分,库拉尔汗等人架着空车朝就近的旅馆行去。日暮西山,微微有些昏暗的天色给城市镀上一层阴影,就好像一头择人待嗜的凶兽,慢慢张开了锋利的爪牙。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一阵骚乱,行走的人群纷纷朝着一个方向聚集过去。同时就好像有人在远处敲响了一面大鼓,发出“咚咚”的声响。
  库拉尔汗微微一怔,笑道:“刚说没意思,就有热闹可看了。没想到今天能遇见这样的事情……正好,我带几位去见识一下罪恶之都的传统节目吧。”
  白晓飞有些兴奋地问道:“什么节目,是美女跳艳舞么?”
  咣当——艾佛璐茜忿忿地收回拳头,嗔道:“什么艳舞!你脑子里难道没有一点正常的东西吗?我猜这里的传统节目一定是勇士赤身搏击才对!”
  白晓飞:“呃……这种节目才是真的不正常吧?”
  “都有可能。”库拉尔汗笑眯眯的打圆场道:“现在我也不知道前面在上演什么,也许是美女、也许是勇士,说不定还是什么珍惜动物呢……总之,咱们过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白晓飞奇道:“美女和野兽!他们要干什么?”
  库拉尔汗眸中闪过一道异样的神色,似乎有些悲哀、又似有些无奈地缓缓答道:“他们……在,出售奴隶!”
  “什么?”白晓飞失声叫道:“这都什么时代了,怎么还会有奴隶存在!”
  “别的地方也许没有……不过,罪恶之都是个例外。”库拉尔汗叹了一声,解释道:“在特殊的环境里,总是会产生一些特殊的产物。既然这里的名字叫做罪恶之都,又怎能少得了奴隶这种供人破口大骂的制度?更何况……这里的很多奴隶,都是自愿改变身份的。”
  “怎么还会有人自愿变成奴隶?”
  库拉尔汗冷笑一声,用略带讥讽的语气问道:“如果你一生下来,就处于一个群狼围绕的环境中。周围的人随时可能在你背后捅进一把刀子,每天要吃饭之前都得先打倒好几个抢食者,就连睡觉的时候都要担心会不会有人抢走自己的被子……比起这样的生活来,你会不会觉得成为别人的奴隶会更好过一点?”
  艾佛璐茜愕然问道:“怎么会有这样的生活!能够来到罪恶之都的人,不都是本身力量十分强大,或者携带者数量惊人的巨额财产吗?”
  库拉尔汗淡淡说道:“一代人的强大,不等于子子孙孙都同样强大,谁又能一直保护住身边的所有人呢?至于巨额财产,先不说坐吃山空的问题,更重要一点是,能守护住的财产才是自己的财产。守护不住的财产,就是等待被人瓜分的蛋糕……”
  白晓飞恍然说道:“原来这些被出卖的人,都是早期居民的后代,还有被吸干了骨髓的商人……可是,他们为什么不选择离开这里呢?还有,罪恶之都的管理者难道没有保护商人的安全吗?如果所有来这里的商人都沦落成这样,谁还敢来?”
  库拉尔汗苦笑一声,应道:“保护当然是有,对于在罪恶之都经商的人来说,只要不主动惹事,就绝对没有人会碰他一根手指。但很多生意场上的吞噬与倾轧是无需见血的,如果一个人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钱送给别人,那就算是罪恶之都的管理者,也同样没有办法。”
  艾佛璐茜瞪眼呼道:“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蠢货!把自己的钱送给别人,然后自己去当奴隶的地步?”
  白晓飞却叹了一声,已经明白库拉尔汗的意思。这种商场中的欺骗与厮杀,其实毫不逊于真刀真枪的比斗。就算在他那个时代里,因为一条错误决策而倾家荡产的例子也不在少数。何况这座以“罪恶”为名的城市里,又怎会少得了职业的骗子?
  库拉尔汗继续说道:“至于离开罪恶之都,当然也是一条出路。只不过联盟对于没有身份的人一向并不友善,而且很多人都抱着一种故土难离的思想,宁可变成奴隶继续苟延残喘,也不愿意去闯荡未知的世界……所以,这种奴隶制度就慢慢延续了下来。”
  始终沉默不语的古月枫忽然说道:“这些自甘堕落的人,没有什么好看的。咱们还是赶快找家旅馆,研究接下来的任务吧。”
  
  白晓飞有些意兴索然地点点头刚要说话,忽听前方轰然一声,几根手臂粗细的铁栅栏飞上了半空,人群顿时混乱起来。
  “这个奴隶要逃走,快抓住他!”
  “天啊,地阶强者怎么会成为奴隶?”
  喧杂的叫喊声中,一条魁梧的身影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他的身材高大健壮,几乎贴合一切用于形容威武的词汇。赤裸着上身,露出猎豹般矫健的肌肉,下身穿着一条破破烂烂的长裤,雄壮的身躯简直就像一头森林里的黑熊。
  随着这个壮汉出现,人群立刻乱成一团。所有挡在面前的行人全部被他撞飞出去,就好像被一列疾驰的火车撞个正着。几个试图出手拦截的人被一拳击倒,手臂和身体好像麻花一样扭曲,鲜血如同喷泉一样喷上半空。
  艾佛璐茜远远看见这一幕,顿时花痴般叫了起来:“哇塞……小白你快看,真是一个猛男耶!为什么我看着他这么眼熟呢?”
  白晓飞应声望去,突然瞳孔一收,整个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半月不见,这个壮汉原来光溜溜的脑袋上已经长出了寸许长的短发,所以艾佛璐茜并没有一眼认出他。可是白晓飞却已经无数次在梦中亲手将这幅容貌的主人踩在脚下,或者被这个人眼中冷冽的杀意惊醒,又怎会认不出这张脸?
  这个人,赫然是白晓飞迫切想要打倒的目标——在防空洞里吸收的老白鼠后就再无踪迹的生化人,4号实验体!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五七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