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疼死老娘了……你不再许动!你敢动我就挠死你!”
  “你不挠我,我就先不动……”
  “怎么会这样痛!你是不是……搞错了?”
  “废话,你痛一次那是正常的!每个女人都得痛一次!老子招谁惹谁了?也得跟着你一起痛!”
  “唔……你知足吧……老娘还没恢复体力呢!刚才这只是自然反应,不然你现在最多只能剩下一半身体是完整的……”
  “……”
  “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在想……如果继续这样插你,有没有可能让你因为痛苦而恢复体力?”
  “真的耶!刚才你进来的时候,我差点以为功力恢复了呢……要不,咱们再试试?”
  “不要……我宁可死于精尽人亡……起码能捞个全尸!”
  “我都说试试了!你还不快点……你敢不动,老娘就挠死你!”
  “……”
  “啊……痛!你这弱智,怎么不先打个招呼再动……我挠!”
  
  白晓飞愁眉苦脸地喘息着,双手从艾佛璐茜乳房旁边的腋下穿过。腰部缓缓耸动着,肉棒有力地一起一落,插入、抽出,再插入、再抽出……
  性器撞击在一起的“噗嗤、噗嗤”之声不绝于耳,艾佛璐茜痛得眼泪横流,纤纤十指紧紧扣在白晓飞的背上,却始终没有再次用力挠下去。身体中刚才被潘莉萝所带来的高热不知何时消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下体处那股异样的火热,渐渐漫延到四肢。
  虽然是初次,然而因为濒临死亡的恐惧,让艾佛璐茜用最快的速度忘记了痛楚。她体内燃烧的火焰全部变成了熊熊的欲火,仿佛要把她的身体烧空,只留下空荡荡的躯壳。迫切地需要什么东西充塞进来,胀满那因为燃烧而空虚的身心。只想得到一种疯狂的、充实的撞击,释放那炙热的火焰。
  白晓飞看着艾佛璐茜蓝宝石似的眼睛渐渐充满淫靡的色彩,她的脸蛋也绯然嫣红,红润的嘴唇发出一阵阵喘息似的呻吟。从她脸上,再也看不到痛苦,而是渐入佳境的欢愉和享受。肉棒也开始被她的嫩穴夹得紧紧的,舒爽无比。
  “美女!执法官……女暴龙!让你抓我……让你叫我白痴弱智……我插你……我插!插插插……”
  “啊……痛!哎呦,哎呦!插得我舒服,我要插……插我!喔喔,喔喔……插……”艾佛璐茜苦尽甘来,彻底放开了身心,时不时疯狂地叫喊几声。有时候还伸出鲜红的小舌头舔着嘴唇,像是吃完美味后留恋唇上的味道一般。忽然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力气,猛地抬起上身,接着把压在身上的白晓飞扑倒在身下。
  白晓飞被突然压抱过来的艾佛璐茜吓了一跳,被她压倒在床上。
  “弱智……可爱的弱智……吻我……”艾佛璐茜疯狂地吻他的眉、他的眼,接着在白晓飞的引导下用力吻住他的唇,用生涩的小舌头伸进他的嘴巴里搅动着。
  白晓飞也伸出长臂搂着她充满活力的娇体,回应那疯狂的吻——这样的吻,比吻木头一样的潘莉萝舒服多了,尤其是顶在自己胸口那两团肉弹,唔,让我再死一次吧!
  双手离开艾佛璐茜的俏背,移到她的丰满弹性的臀部。白晓飞扳开她的屁股,手握着肉棒顶到她已经大张的洞口,向上挺胯,坚硬而火烫的肉棒再度顶进她既潮湿又仿佛燃烧着似的蜜穴中。然后疯狂地耸动,肉棒就像是捣蒜的铁杵一般,带起一片浆水四溅。
  “乖乖小暴龙,这个抽插姿势选的不错……”白晓飞越插越快,插得艾佛璐茜性感的屁股像摇头风扇一样摇摆。
  两人始终紧紧贴在一起亲吻的嘴巴,使得艾佛璐茜有点透不过气来,她的身体仿佛要爆炸一样,开始一种窒息前的震颤。
  白晓飞也感到龟头涨涨的,一阵阵酥麻,有种即将释放的舒爽感,他知道自己是快要射精了。肉棒就更卖命的在艾佛璐茜的蜜穴里抽插,为了得到那种爆发性的快感冲激,他拼命地抓着艾佛璐茜那弹性十足的美臀,肉棒由下而上地挺刺、厮磨,仿佛要把天空都捅出一个窟窿。
  艾佛璐茜也开始抽搐性的震颤,阴道壁发出一阵轻微的痉挛,这是最终高潮来临时的前兆。不过初尝滋味的艾佛璐茜并不会去在意这些,她只需要大肉捧那疯狂的、持续的、强有力的撞击、撩刺、插磨、充胀。“嗷嗷!我受不了啦,好舒服!我要飞啦……我要飞啦……快快快……插我!再快些,哎呦,要飞了,传说中的高潮……嗷嗷……我要……”
  艾佛璐茜仰起头疯了一样嗷嗷嚎叫着,双手按住白晓飞肩膀,蔚蓝的卷发像汹涌的海浪般狂乱飘舞,娇体颤摇如摆旗。紧紧闭着眼睛,长大嘴巴胡言乱语着,情欲激流,难以自控。
  
  狂抽耸动中,白晓飞感到精液像缺堤的洪水一样迸射着涌出。他的身体抽搐着,肉棒如同一根颤动的电棒般疯狂地电击着艾佛璐茜的蜜穴,一股浓烈的、火热的精液爆射出来,像子弹一般的扫射着艾佛璐茜的湿水淋漓的嫩肉,疯狂地、持续地射进艾佛璐茜的最深处。
  “小暴龙给我夹紧!让老子射个痛快……”
  “嗷嗷!好烫……要死了……哎呦!我真的会飞!”
  “呃……拜托你不要胡乱叫床好不好……难道我把我的弱智因子射给你了?”
  在一声歇斯底里的欢呼中,艾佛璐茜瘫软若烂泥的肉体扑倒在白晓飞的胸膛上,不能抑止的高潮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产生一种眩晕的感觉。第一次承受极度快感的她,脑袋呈现一种抽空性的高潮,身体像僵尸一样僵硬地喘息着。
  白晓飞轻搂着艾佛璐茜充满弹性的、汗水淋漓的肉体,忽然生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仿佛自己穿越了六百余年的时间来到未来,就是为了与这名素不相识的女人告别彼此的处子之身,然后一起死在这里。
  
  喘息声渐渐平息,白晓飞的艾佛璐茜依旧紧紧结合在一起,都没有开口说话的兴趣,似乎在回味着疯狂的余韵。
  良久,人分。
  “喂……你刚才为什么鬼叫?”
  “老娘的叫声甜美动人,所以老娘喜欢叫,你管得着么?再说,我鬼叫什么了?”
  “呸……你说你要飞也就算了,最后居然说你会飞!你以为你有翅膀啊?”
  “啊!你不提醒我差点忘了……快穿衣服!”
  “穿衣服干什么?一会还得再脱……你不会是想只爽一次就可以等死了吧?”
  “爽你个大头鬼!老娘想到不用死的办法了……还不把我的小熊内裤还给我?啊——你这个变态,居然用它擦你的……”
  “哇啊啊……不要挠我的脸……我怎么知道你还会有兴趣穿它!”
  
  不一会,终于穿好了衣服,脸上挂着纵横交错血印的白晓飞苦着脸蹲到艾佛璐茜身边,看她摆弄着一个类似遥控器的小东西。不知从哪里跑回来的小白鼠吉利吱吱叫着,轻车熟路地爬回了他的口袋里。
  艾佛璐茜自从穿好衣服,就始终沉着脸一言不发,专心致志地摆弄着手中的仪器。
  白晓飞只好讪讪问道:“这是什么?”
  艾佛璐茜头也不抬地答道:“遥控器……”
  白晓飞:“遥控什么东西的?”
  艾佛璐茜:“我的摩托车……车上有武器,能轰开这边倒塌的墙壁。然后咱们就可以出去了!”
  白晓飞:“那你刚才为什么不骑着它进来?”
  艾佛璐茜:“你白痴啊……我骑着那东西,双手双脚都被占用了,还怎么打架?”
  白晓飞:“……”
  “喂,刚才咱们进来的时候,走过第六个路口之后,是应该朝左转还是朝右转?”
  “你确认吗?我们这里……应该只有三个路口才对。”
  
  轰——隆——
  防空洞的出口升起了一股滔天的烟尘,两个灰头土脸的人影拽着悬浮摩托车的后座,跌跌撞撞地互相搀扶着跑了出来,一头栽倒在地上。
  “呼……差一点就没命了……怎么会这样!你那个机器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白晓飞有些恍惚地看着防空洞的入口,缓缓说道:“我只知道,我的家没了,亲人也没了。”
  艾佛璐茜看着白晓飞伤感的表情,忽然一阵心悸:“哈……你这个弱智……放着分配给公民的免费公寓不要,居然喜欢拿这种阴暗潮湿的老鼠洞当成家!那好吧,看在差点死在一起的份上……老娘会跟审讯的地方交待一下,给你安排个差不多的环境当牢房的!”
  白晓飞顿时哭丧着脸叫道:“不是吧?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诶!咱们好歹也算做了一回患难的夫妻,你居然还要抓我归案?哇啊啊……你要做什么?你什么时候恢复体力了!”
  艾佛璐茜咬着牙抓住白晓飞的衣领,将他提到半空之中,瞪大眼睛恶狠狠地说道:“老娘只警告你一次——刚才的事情,你最好当成做了个梦,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明不明白?”
  “可是……为什么啊!”白晓飞涨红了脸,挣扎着叫道:“难道就因为我是三级罪犯吗!三级罪犯又不会被判死罪,我出来以后不再犯了还不行吗?我还可以去找你啊!”
  “和这个没有关系……”艾佛璐茜的脸色变了变,还是冷冷地说道:“我这个人最讨厌弱者!只要一想到我和你这种,连我单手都打不过的男人发生了关系……我就觉得特别恶心!”
  “我也可以变强啊!”白晓飞大声叫道:“你们这里不是有个什么二代改良基因吗!我可以去注射,我一定能改良成功的!”
  “你连一代基因的测试都没通过吧?居然还想接受二代基因!”艾佛璐茜的脸色再次缓和了少许,可是语气中依旧充满冷嘲热讽:“难道你忽然之间不怕死了?”
  白晓飞大声吼道:“我根本就没有接受过任何一种基因测试!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能通过?”
  艾佛璐茜微微一怔,忽然问道:“你在上我之前曾经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是什么?”
  白晓飞怒道:“老子现在又不想告诉你了!你愿意把我送进监狱就送进去吧!”
  “看不出你还有些骨气……”艾佛璐茜忽然嫣然一笑放开了白晓飞,背转过身子冷冷说道:“老娘刚才的警告依然生效,在你变得足够强大之前,你最好把和我发生的事情全部忘掉!否则……就算我不找你算账,自然也会有别人收拾你的!”
  白晓飞心中一动,问道:“是不是因为你是那个什么基因改造者?”
  艾佛璐茜的身体微微一振,终于还是放缓了声音说道:“我还是带你去联盟执法部吧……如果你真的愿意试用第二代基因,三级罪犯的身份还是很容易取消掉的。”
  “为什么?看来这二代基因对人体来说,还是很有危险了……”白晓飞只觉得心中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猛然挺起胸膛喝道:“老子说到做到,一定会去试用那个什么二代基因!不管多么危险,我也要活下来,变强——你就洗干净屁股等着老子来找你吧!”
  “哼!说的很豪气的样子……那就等你活下来再说吧!”艾佛璐茜猛然回身,抓起白晓飞的衣领扔到了悬浮摩托车的后座上。
  “哇啊啊……你要做什么?不要飞的这么高,老子有恐高症啊!啊——啊——”
  悬浮车化作一条彩虹划破长空,在防空洞的上方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宣告着白晓飞终于踏出了防空洞,也宣告着白晓飞未知的明天……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十六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