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章

因为不想苏润如“衣衫另类”遭人指点,季重乐找开民宿的朋友借间房,以他现在B市的人脉就是两句话,路上搞定、车到门开。

母子进屋。

苏润如推开卧室反手就是一巴掌,似笑非笑问道:“你就让我这么休息!确认是休息,不是洞房?”

季重乐看着粉里透红温馨灯光、姹紫嫣红的房间布置和满地乱丢的情趣玩具也是一阵无语道:“我说是误会您肯定不信……”把心一横,试探道,“要不洞房就洞房,吧?”

苏润如板着脸道:“你能不能大方点?”

季重乐深吸一口气,大声道:“妈,我要肏你!”

“行,妈给你肏。”苏润如毫不犹豫点头,一指浴室道:“洗澡去。”

季重乐愕然道:“你不洗吗?”

苏润如泫然欲泣:“你嫌弃我?”

季重乐灰溜溜地跑去冲了个澡。

出来一看苏润如已经铺好床钻进被窝里,睡衣睡裤和内衣都丢在椅子上,显然已经脱光了,正藏在被子里露出半个头,好像小姑娘一样瞄过来。

季重乐不禁莞尔道:“妈,你这是……害羞啦?”

“废话!老娘又不是没人要,虽说性欲强点,也没饥渴到要找亲儿子来满足的份儿上啊!”苏润如拥被起身,有些委屈地道:“我又不是你们圈里那些越臊越亢奋的骚货,怎么可能不害羞?”

季重乐爬上床伏低身子与她对视着,欲言又止,心中有无数的话想说,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苏润如摘下眼镜视线有些模糊,等了半晌还没有动作,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摸了一把,讶然道:“你怎么还没硬?”

季重乐苦笑道:“让你说的我都不想干了。”

苏润如一愣,吃吃笑了起来,嗔道:“赶紧的,妈还等着高潮几回睡个好觉呢!”说着抽出被子盖在季重乐背上,柔声道,“别着凉了……你先摆好姿势,等硬了再进来。”

肌肤相亲,季重乐感受着母亲的弹性迅速勃起,龟头很自然地寻找路径,抵在苏润如温润的屄口,缓缓进入。

“嗯,不用这么小心……妈受得了。”苏润如开腿迎合,满意地轻吟道:“小崽子是不小……”说着拍拍他的后背,眯起眼睛很敷衍地道,“你先自己活动着啊,等妈舒服了再陪你玩。”

季重乐愕然悲愤道:“妈!肏你呢,能不能注意下态度?”

“你是我儿子诶!伺候我不是应该的吗!”苏润如睁开眼睛愕然反问道:“你要什么态度?想听骚磕还是想听叫床?找你自己圈里那些骚货去……”说着夹了夹腿,冷哼道,“鸡巴都让你插进来了,乱伦没感觉吗?”

季重乐哑口无言。

苏润如秀眉一皱,有些担心地问道:“你是不是在圈里玩得太浪,没有刺激就不行了?”

“不是不是,妈你别担心,我就每天解闷都能肏翻三五个呢……”

“啊——难道我太水了?”

“没有没有!正好正好……咦,妈你有名器?”

“这么半天刚发现?唉,我果然人老珠黄了……”

季重乐只好埋头苦干。

几分钟后,苏润如娇躯轻颤迎来高潮,这才像回过神一样主动换了姿势撅起丰臀让季重乐后入,把头埋在手臂间媚然道:“好儿子真不赖,加油,再给妈妈弄出两次。”

季重乐捧着母亲的丰臀卖力抽送,大鸡巴狠狠摩擦着苏润如的阴道,带起一蓬蓬骚水淫液,心情反而渐渐平和下来。等俩人再次变换姿势改为正入,忍不住伏在母亲耳边抱怨道:“妈……我被你影响的,也不兴奋了……”

“快点!”苏润如在儿子屁股上怕了一记,轻笑道:“不兴奋就对了!儿子肏妈本来就不应该兴奋,要不然咱娘俩就成变态了!”

季重乐委屈道:“那咱俩这是啥状况啊?我觉得也不算泄欲。”

“现在啊……这不就是日常交流嘛。”苏润如抬腿盘住季重乐的后腰让他俯身,将儿子抱在怀里抚慰道:“好好干,妈知道你在想啥……等你爸也在的时候,妈肯定给你面子。”

季重乐眼前一亮,伸手抓过手机道:“那我现在就喊我爸过来?”

“不昨晚刚爽过吗,你给他省点吧!”苏润如翻个白眼道:“他又不是你这个年纪……让他多活几年不行吗?”

季重乐讪讪放下手机,欲言又止。

苏润如立刻瞪眼道:“休想!我才不给你那些狐朋狗友当肉便器呢!”

季重乐撇嘴道:“我也没说啥呀……”

苏润如无奈道:“妈可以性开放也接受乱伦,因为伦理禁忌就不应该体现在生殖器上……但圈子里以骚为乐的观念我接受不了!”

季重乐想了想,认真道:“妈,我不同意你的观点……女人想要快感,就应该发骚鼓励男人使劲干,这和你们哄孩子好好学习是一个道理!”

“小兔崽子本事见涨,都敢和你妈辩论了?”苏润如讶然瞪大眼睛,瞬间精神起来,语速飞快、毫不客气地道:“少跟我偷换概念——夸你肏得好、干得爽,鼓励你好好干,那都属于叫床;让大家欣赏骚妈肏儿子、野爹射亲妈,这些才叫发骚!别以为我不懂你们圈里那套!”

季重乐膛目结舌。

“小样,这就没词了?”苏润如得意地指指胯下,哼哼道:“好好干,别偷懒!少打你妈的歪主意……最多等我高兴了,可以陪你们爷俩玩玩双飞三飞。”

季重乐撇撇嘴,敷衍道:“感谢母亲大人开恩,女王陛下万岁……”

苏润如察颜观色看儿子打不起精神,忍不住又担心起来,狐疑道:“你不会是身体没事,心理变态了吧?”

“啊?!”

“不然你怎么一门心思就想看别人轮奸我呢?”

“我哪有这心思啊!”季重乐撅嘴道:“其实我就是想显摆显摆……让他们看看咱家多和睦、看看我妈多惯着我。”

“那就给他们看呗……嘿,看到了就得干是不是?”苏润如随口应了一声才反应过来,沉默片刻道:“其实肏几下也无所谓,但你得和你爸商量!”

“好吧。”

娘俩很默契地没有继续闲聊,一心一意肏干起来。

苏润如的性技不如极品骚货,但有名器加成肏起来的快感丝毫不输,被儿子摆弄着羞涩却不抗拒,各种姿势驾轻就熟,就像一位母亲认真陪伴孩子玩着名唤“肏屄”的游戏。

季重乐专注感受着母亲的温度、弹性,小心翼翼地测试着深度、紧度,把每一项特征记在心里,就像在准备一场重要的考试,务求拿到好成绩。

三次高潮,内射结尾。

季重乐翻身下马,柔声道:“妈,你先睡一觉吧。”

“嗯,乖儿子还挺知道心疼人的……”苏润如香汗淋漓,满意地点点头,忽然秀目一瞪,惊呼道:“臭小子,你怎么射在里面了?老娘我还没绝经呢!”

“啊!我习惯了……妈你没避孕啊?”

“废话!老娘约炮都让他们戴套的……”苏润如翻个白眼,起身走进浴室怒气冲冲抱怨道:“乱伦果然麻烦,可怜你妈我都这个岁数了,以后还得吃避孕药……臭小子怎么射了这么多,抠都抠不干净!”

季重乐站在浴室门口哭笑不得道:“妈,你抠出来就能避孕么?”

苏润如娇躯一僵,纤纤玉指伸进屄里进退不得,跺脚嗔道:“我都被你气糊涂了……赶紧给我买药去!”季重乐转身欲行,又听她唤道,“等等,先别去。”

“怎么啦?”

“我记得是72小时都来得及……”苏润如咬着嘴唇羞道:“主要这几天我也不能次次都吃啊。”

“妈……你真会过日子!”

*****************************

洗漱一番,季重乐想让母亲先睡一觉,休息休息。

不料苏润如拍拍床垫笑道:“来,听说圈里都插着睡,正好让妈也体验下。”

“你没试过?”

“废话!除了你们这些变态,普通男人插着你国色天香的老妈还能老老实实让我睡觉?”

季重乐无奈趴到母亲身上挺枪而入,嘟囔道:“那你试试吧……普通女人被插着也未必能睡着。”

苏润如静候一会,看着趴在身上一动不动的儿子秀目圆睁忍不住爆了粗口道:“靠!你们就这样睡……那些小姑娘没被你压死啊!?”

“那你在上面。”

“不行……我趴着喘不上气。”

“那试试侧面……”

娘俩折腾片刻,苏润如一脚将季重乐蹬下床,羞怒道:“滚!这么涨,怎么睡得着!”

季重乐委屈道:“其实我们也很少插着睡……偶尔就是玩困了、肏累了,不小心睡着了而已。”说着爬回床上搂住苏润如,大手按住她得丰乳轻轻捏住嬉皮笑脸地道,“妈,给你试试儿子的按摩手法,一般女生躺着让我几分钟摸扎儿准能睡着……”

苏润如没好气道:“那肯定是被你烦的!这么大号熊孩子,谁带都累!”

季重乐默然无语。

房间里安静下来,呼吸可闻。

过了一会,季重乐小声唤道:“妈?”

“嗯?”

“你不睡啊?”

“睡。”

“那你撸我干啥?”

“睡不着……”

“呃……”

“还不是怪你!”

“怪我?”

苏润如抬腿压住季重乐,伸手飞快套弄着他的大鸡巴,无奈叹气道:“一想到我身边男人的鸡巴还邦邦硬,妈就睡不着觉啊!”

“那……再肏一炮?”

“得了吧,省着点。”苏润如白眼道:“妈这老田耕不坏,你这小牛可是亲生的——累死咋整?”

“靠!小看人?”季重乐勃然大怒,翻身上马道:“刚才是照顾你身体才射的好不好——这就让你见识见识儿子的本事!”

“好啊!好啊!谁怕谁?”苏润如眉开眼笑提臀迎战道:“让妈看看遗传了几成王家的血脉给你!”

母子俩再次鏖战,季重乐从容不少,大鸡巴进出如龙,只管找着苏润如的敏感点猛肏,几下功夫就干得她淫液泉涌,俏脸绯红,轻声哼哼起来。

“小、小崽子进步的挺快……才两次就找着妈的G点了!哎呦,你别干得这么猛……要质也得要量都不懂么……啊,快快快,就是这!”

季重乐嘿嘿笑道:“妈,这回咋样?你要够配合,咱俩能干一天。”

苏润如讶然道:“我这还不够配合你啊?”

“主要是体能分配……我这鸡巴受得了,但体力上没法一直干啊。”

“就是等你累了换我女上位呗?”

“撅着后入反套也可以……”季重乐顺口道:“想时间长还得是群交,人数多容错率才高,不会出现体力耗尽缓不过来的情况。”

苏润如咬着嘴唇道:“妈试过3P,再多就不是同时了……你舅舅说王家男人每天至少要射两发,否则浑身难受……你也是吗?”

季重乐嗤笑道:“哪有这么夸张?老婆来例假的时候不都得忍着么,后来闹离婚那阵半个多月不干也没憋死……”

苏润如摇头道:“王家这个血脉属于隐性,普通表现只是性欲强,更进一步影响需要性生活足够频繁才能激活。”

季重乐道:“我现在肏屄跟上班似的,足够频繁了吧……唔,确实有点不射不舒服,但好像不用两发。”

“那就说明你血脉不纯呗!”苏润如翻个白眼道:“本来你也不姓王,能捞着根大鸡巴也算托你妈的福。”

“等我有空试试,看一天不射能多难受!”季重乐嘿嘿笑了两声,好奇问道:“妈,那你呢?王家女人一天得高潮几回才能不难受啊?”

苏润如道:“王家女人和男人不太一样……妈刚嫁给你爸那阵就是性欲强、总想要,倒也不是忍不住。”

“那现在呢?”

“现在其实也能忍住……但就像挨肏上瘾似的,几天不被干一炮就提不起精神来,脑子昏昏沉沉的。”苏润如咬着嘴唇微羞道:“你如果再不给妈打电话,我也要杀过来找你了。”

“找我?你不是在家等我爸吗?”季重乐一愣,恍然大悟道:“嘿嘿,妈呀,原来咱俩想到一块去了,都是先从我爸下手啊!”

苏润如道:“傻孩子,既然我大鸡巴儿子能想开,妈又不在乎乱伦——我在美国时候就想扑倒你了。”

“那你当时怎么没扑呢?”

“哎呀,那时候咱娘俩好几年没见,不能让你朋友看笑话啊!”苏润如喜滋滋地道:“反正你进了圈子,肏妈就是迟早的事,所以我就回来先给你爸打打预防针……没想到我的好儿子直接把他爸搞定了!”

季重乐笑道:“这里也有你的功劳呢——我和老头说的是要想咱们一家和睦,就得父子连桥哈。”

苏润如啐道:“呸,他就是借坡下驴而已……这几天肯定没少干你们圈里的骚货吧?是不是乐不思蜀了?”

“没有没有,我爸也是为了帮我!”季重乐将说服季往帮忙肏干韩燕母女拿下名额的过程解释一翻,唏嘘道:“我爸也挺顾家的,要不是为了咱们娘俩,估计还坚持呢。”

“呸,他干过的女人肯定比干过我的男人多!”苏润如冷笑一声,又沉默了片刻轻轻道:“也好,咱家总算统一思想了……你多找几个小姑娘给他玩玩。”

“找了,找了!”季重乐兴奋起来道:“妈我跟你说,圈里也有挺不错的好妹子,我亲手调教了一对姐妹花,还有个爆乳小萝莉,都是能给你当儿媳妇用的。尤其陈媛,哄得我爸那叫一个开心……”

“三个儿媳妇?”

“其实是倆……陈静就算买一送一吧。”季重乐耸耸肩道:“我俩交情不错,肏起来也挺合拍的,但没有情侣间那种感觉……她要碰不上合适的,估计也就一直跟着我了。”

“美国那几个?我有印象……”苏润如也精神起来,沉吟道:“小丫头就不说了,那对姐妹花一看就是大家闺秀,她家能同意你们在一起吗?”说完不等季重乐回答便笑道,“算了,反正你们一天肏八遍,不同意能咋的。”

季重乐道:“我也不打算结婚了,过两年看她们谁有空就给你造个孙子出来,也不耽误事。”

苏润如眉开眼笑道:“看把你牛逼的,造孙子说得像市场买菜一样。”

“哎呀,这真不是吹牛,没准您现在已经有孙子了呢!”

“啥意思?”

季重乐把圈子里强制授精玩法说了说,笑道:“最近这玩法刚火起来,天天都有骚货为了挨顿好肏按照排卵期送屄上门,下个月肯定有不少怀孕的,但有没有你孙子就看运气了。”

苏润如感慨道:“时代不一样了,现在的孩子真开放……哎,那我儿媳妇?”

“她们不参加……老成员,大家用的顺手,多玩几年再说。”

又肏了一阵,苏润如问道:“你想好怎么叫你爸来了么?”

季重乐嘿嘿笑道:“送药啊,这不是现成的理由嘛。”

苏润如有些紧张地继续问道:“你确认你爸现在能放得开吗?”

“妈……现在是你放不开啊!”季重乐叹了口气道:“你又不肯发骚,叫床声又这么小,搞得我一点都不兴奋,现在肏你就像自己撸管似的。”

“滚……那你说怎么办?”

季重乐想了想道:“那你听我安排……”

**************************

双福旅店,正躺着刷手机的季往听到了敲门声。

“季叔、季叔,别躺啦!出来肏屄!”

“又要肏谁啊?”季往挠头开门,看着有些气喘的陈媛愕然道:“重乐不是出去了吗?也凑不成父子,你们还缺我这么个老头子啊!”

“哎呀,重乐不在,您就不能帮我解决解决生理需要啦!”陈媛闻言泫然欲泣道:“亏我还怕您自己呆着无聊,特意翘课跑来送屄上门呢。”

“少来这套!”季往哭笑不得道:“韩燕和谭杉都没骚成你这样……快说到底咋回事?”

“叔叔果然知道我的深浅哈!”陈媛上前挽住季往的胳膊嫣然道:“你儿子要给他妈安排个见面仪式,所以我这就来请您老出席啦。”

季往惊道:“润如?她要和谁见面啊?”

“废话,除了您还有谁!”陈媛撅嘴道:“臭流氓说了,她妈不好意思让你看见儿子干她,所以安排你先做个示范……”

“什么示范?”

“打样呗!等会我和我堂姐加上常娜,再凑几个大姑娘小媳妇姐妹花母女花……反正一群骚货撅着腚让您老干!”陈媛坏笑道:“然后让季重乐带着她妈捉奸在床,您猜啥结果?”

季往膛目结舌道:“这坑爹主意是谁想出来的?”

“您都知道是坑爹了,那当然是你儿子!”

二人来到炮房,就见孙长胜等人全体就位,已经热火朝天的干上了。

“注意注意,等会重乐带他妈来抓奸!”陈媛连忙拍手嘱咐道:“你们几个男生,尤其孙胖子,阿姨要是不乐意,你们可别勉强……咱就当他们一家三口是透明人,大家各玩各的!”

孙长胜坏笑道:“那他们要是打起来咋整,咱不拉架啊?”

季往叹了口气道:“打不起来……最多我不还手呗。”

“叔叔!真汉子!”陈媛竖起拇指,一边宽衣解带一边指挥道:“常娜你正对着门口,韩燕谭杉去左面,我和陈静撅右面,母女姐妹小萝莉扇形排列,让叔叔站在中间随便肏……务必让人感到整齐感到震撼感到帝王一样的享受。”

季往脱了衣服站好一边挺入开肏一边嘟囔道:“我算看出来了,享受的是你们——我就是个放牛儿的。”

唐优悠在远处闻言叫道:“你们几个男的,看看叔叔这觉悟,都学着点!”

“悠悠,你说话要讲良心啊!”孙长胜悲愤叫道:“季叔那牛子还有休息的时候,我们几个有吗?”

“要不怎么说你没觉悟!人家季叔那牛栏在裤裆里,你们的牛栏是在我们屄里嘛……插进来不就是休息咯?”齐晓柒扬声叫道:“叔,别总不好意思,有空时也多玩玩我们嘛!”

季往无奈道:“也没啥不好意思……主要我就一根鸡巴,也肏不过来你们这么多人啊,换来换去虽然刺激,其实挺麻烦的。”

陈媛翘臀抖动着吃吃笑道:“那您就不换,就肏我一个人,让她们四个负责围观叫好,这样更有排面哈!”

“阿——姨——好!”

季往刚要答话就被孙长胜的一声大怒打断,应声寻去就见妻子苏润如和儿子季重乐二人已经站在门口。

季重乐安排这个场景煞费苦心,本来是打算让季往正肏着的时候自己也插着母亲进场……可惜苏润如却是不允,勉强妥协着在进门前就被儿子扒个精光,此刻乳翘臀圆赤身俏立,脸上红潮未退,似羞非羞、似笑非笑,秀目滴溜溜地转了一圈落在季往身上。

“老婆来啦。”季往停下动作,讪讪招呼道:“一起陪孩子们玩玩?”

苏润如明知故问道:“玩什么?”

季往一挺腰,示意道:“这个呗!”

说起来苏润如的生活作风开放,自然也见过不少“大场面”,但亲自参与却是头一回。本想再傲娇一会,奈何儿子的大手不停在身上摸来摸去,只好冷哼一声夹着腿上前道:“玩就玩……你都这么大人了,成天就知道玩,像话吗?”

“不像话!不像话!”季往嘿嘿憨笑道:“来来来儿子,把你的女人还给你自己玩去……”

季重乐立刻告状道:“妈你快批评我爸,难得咱们一家团聚,他居然让我自己玩去!”

苏润如无奈道:“那你说怎么办?”

“他玩我的女人,那我也要玩他的!”季重乐拉着母亲来到陈媛等五女围成的半圆边上,笑嘻嘻问道:“您说对不对?”

“对!”苏润如咬着牙狠狠瞪了季往一眼,俯身扬起丰臀羞道:“他敢玩你的,你就玩他的,妈来帮你玩回来……”

陈媛一直在憋着笑看戏,等季重乐插入后终于忍不住花枝乱颤道:“阿姨,你可上当啦!我们才不是季重乐的女人呢……叔叔已经加入圈子了,每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我知道。”苏润如轻轻调整着姿势迎合儿子,叹了口气道:“所以我不愿意进圈子呢……每天被当成肉便器还沾沾自喜,这活儿我做不到啊……”

陈媛一愣,不悦道:“阿姨你这话我不认同啊!咱女人不管和老公还是和炮友、只要不是为了传宗接代挨肏,本质上就都是肉便器……因为快感还是因为其他有区别吗?还不都是被人一顿干,把精射进肉里去!”

苏润如精神一振道:“怎么没区别?男人射精、女人泄欲,那都是正常人的生理需求,两厢情愿谁也不吃亏。你们圈子里的女人自称骚货,喜欢挨肏这都无所谓……真能爽到也行!”说着指了指季往不屑道,“一个对五个,别说老季的老肾老腰了,加上小季这条驴也不行啊。”

季往被点了名,很无辜地望向儿子。

季重乐指指苏润如的屁眼,笑眯眯地道:“爸呀,我妈也太小瞧人了,咱爷俩让她涨涨见识?”

“好,来!”季往心领神会,放开陈媛抬腿一跨,骑到妻子背上,弯腰将鸡巴顶进她的屁眼里。

“好耶!父子双插——恭喜阿姨迈入人生新阶段!”陈媛一扭屁股站起身扶住苏润如帮她稳住体位,叫道:“开心不开心?高兴不高兴?快给大家笑一个!”

“笑……个……屁!”苏润如声音打颤,翻着白眼猛拍地面怒道:“季往你给我下来……我快被你压死了!”

季往连忙搂着妻子翻身换位,让苏润如躺在他胸膛上,小声道:“就这?你还嫌弃我呢,你这老腰也不咋地。”

“呸,明明是你姿势不对!”

“就是你腰不行,没撑住。”

“滚,谁能撑住你找谁去!”

“滚就滚……陈媛咱俩干,让你未来婆婆见识见识年轻人的腰力。”

陈媛起身苦着脸道:“叔,干可以……但刚才那骑法我也撑不住啊。”

苏润如哈哈笑道:“你看,就说是你的问题!”

陈媛连忙道:“也不全怪叔叔……阿姨你被双后入的经验太少,刚才腰伏得太低了。”

“我就压根没试过!”苏润如哼哼着羞道:“普通男人都把我当女神一样供着,敢3P的都没几个,何况这么干啊……”

陈媛耸耸肩笑道:“这屋的女人呐,几乎都当过女神,结果一接触圈子就破功了。”

“我没有!我没有!”谭杉抢着叫道:“人家在学校里照样是女神,只有到了哥哥和叔叔们面前才是骚货呢……”

众人说笑肏屄,苏润如被老公儿子夹着双插高潮不断,倍感满意道:“这样肏屄多好,又舒服又轻松,还不用发骚……大家不也玩得很开心嘛。”

“阿姨你开什么玩笑?”孙长胜闻言顿时撇嘴道:“我们可没肏屄啊!大家就是看看热闹,恭喜你们一家和睦……只不过闲着也是闲着,鸡巴插屄里纯属解闷,连玩都算不上。”

苏润如应声侧头望去,似笑非笑道:“小样,以为拿话挤兑两句,我就能让你干了?”

孙长胜凑过嬉皮笑脸地道:“阿姨你可冤枉人了,我可打小就很尊敬您……主要这屋里除了季叔和乐子就剩我和您算熟人,得陪您说说话、打个招呼不是。”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圈子里面怎么打招呼?”苏润如哼了一声,干脆道:“滚!想干就求我,答不答应看我心情。”

“阿姨你可把我架上了!”孙长胜苦笑道:“满屋这么多骚货随便干,我如果求你那多没面子……可不求你又显得您魅力不够,等于不给重乐面子啊!”

季重乐惊道:“我靠,你要肏我妈原来还是给我面子?”

唐优悠吃吃笑道:“其实大圣哥是怕丢人……就看阿姨让叔叔和重乐两根大鸡巴夹着狠肏都若无其事的样子,估计他上去也撑不了几分钟。”

“哎呀,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孙长胜故作惊慌道:“那我必须求求阿姨了——您好歹也是看着我长大的,等插进去可要轻点,别把我的鸡巴夹折啊!”

不等苏润如拒绝,季往已经主动放开妻子道:“都别装了,想干就干……常娜来帮叔叔缓缓鸡巴,可勒死我了。”

“叔叔别急,看我帮你把阿姨这屁眼肏松它!”孙长胜大喜上马,等季重乐抱住母亲翻身后挺枪便刺,开心道:“终于喂熊猫吃上竹子了!”

季重乐闻言大怒道:“孙、长、胜——还敢说你没惦记过我妈?”

苏润如嗯嗯两声被生力军肏得娇躯剧颤,愕然问道:“吃竹子什么意思?”

季重乐咬牙不语。

孙长胜捧住苏润如的大屁股一边猛怼一边问道:“嘿嘿,阿姨,你还记不记得你有一条印着熊猫图案的内裤?”

苏润如顿时明白过来,俏脸绯红着略一回忆,也咬牙嗔道:“你这熊孩子那时候才几岁啊?思想真龌龊!”

“龌龊啥呀?我那时候都不懂这句话啥意思!”孙长胜在众人的嘘声中得意道:“就是看见网上有张动图里这么说,碰巧看见阿姨内裤上的熊猫,我就也跟着说说而已……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哈!没想到真就实现了。”

孙长胜说话不耽误动作,尤其他和季重乐两人合作已久,双插起来又快又猛,两根鸡巴你进我出,不一会就肏得苏润如快感如潮、淫液如雨,灵动秀目变得直勾勾的,红着脸嗷嗷叫唤起来。

只不过苏润如的叫床声虽然悦耳,却只是“啊啊哦嗯”的单音,在众人听来就没啥意思了。

季重乐隔着母亲肩膀和孙长胜对视一眼,无奈摇头。圈里新人调教失败最多就是一拍两散,但苏润如毕竟是亲妈,做到这种地步已经不易,以后肏屄日子长着呢,不能强行调教。

孙长胜心领神会,只管使出浑身解数配合季重乐,把苏润如像条鱼一样翻来覆去的奸,肏得她高潮一波接着一波。此情此景,秦艺玮和赵秀峰便自然而然加入进来轮番上阵,各自拿出看家本领来猛肏。

足足两个小时,苏润如娇躯艳粉、骚水成河,总算心满意足地瘫软在地,也让季重乐暗暗咋舌——圈子群交的强度本来就高,方才一顿重炮轰炸堪比外围考试,屋里成品骚货也没几个受得了。

难怪苏润如开放,普通男人想要满足她实在太难了!

********************************

留下众人继续,季重乐背起母亲出门,打算让她休息。

忽听身后响动,季往也跟了出来,沉声道:“我照顾你妈,你回去接着玩吧。”

“一起吧,您没经验……”季重乐头也不抬地解释道:“女人高潮过度、脱力,这事可不是随便躺躺就行,可别把我妈玩坏了。”

苏润如有气无力地骂道:“小王八蛋,你才被玩坏了呢!哎呦,今天算是过瘾了……其实最后那半小时我已经没啥感觉了,性爱这种事也是过犹不及啊。”

季重乐笑道:“没错,生理快感都是有极限的。心态不到位,谁也不能没日没夜的整天肏屄。”

苏润如咬着嘴唇自嘲道:“这么说的话,我是既当不了贤妻良母也不适合加入圈子……呵,王家女人还真是命苦。”

“怎么,我加儿子还喂不饱你啊?”季往问了一声,随即摇头失笑道:“那我也不管了,反正咱家以后性生活随便,谁也别说谁。”

“呸,想得美!儿子我管不着,你的公粮敢交给别人试试!”

“我操,凭什么啊?有人把你干爽就行呗!”

“就凭以前家里没条件,现在条件具备了,你凭什么不补偿我啊!”

“呵呵,行……看我以后天天把你干到半死,裤子都穿不上!”

“那也不是你的功劳,有种别带儿子……”

一家三口说说笑笑、吵吵闹闹,谈论着惊诧旁人的禁忌话题,父子俩细心帮着苏润如情理私处、喂水擦身,而后并肩躺在床上继续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不知不觉间相继睡着了。

一夜无话。

******************************

王家血脉恢复力极强,第二天早。

苏润如醒来已是精神气爽,二话不说便舔硬老公撸醒儿子晨练起来,忽发奇想道:“我这边还有好多性观念开放、性欲强或者干脆性瘾的姐妹,要不都介绍给儿子吧!”

季往嗤笑道:“你当这是骚货收容所,还是高潮救助站啊?没发现昨天几个小伙子肏你都是看咱儿子的面子吗!”

“滚!老娘还成没人要的了呗!”苏润如怒骂一声,回想道:“小胖子挺有兴致的呀……不过后来倆孩子虽然卖力,确实不算很精神……儿砸,你们这是干炮干多了,都这样吧?”

“妈……我还以为你真了解圈子呢。”季重乐无语道:“对圈里人来说,鸡巴在屄里抽插这行为本身没有意义,根本不当成干炮看待——类比的话就像喝口水似的,你不能要求人喝水也喝得激情四射、满心投入吧?”

“我知道!你们不是有群交有轮奸有内射就算肏屄嘛?”

“那你得点题、也就是发骚啊!你不喊出来互动,我们最多就当肏着肉便器泄欲而已,嗯,也就是喝白开水变成喝饮料的区别。”

季重乐顿了顿笑道:“但您说的也不算错——干炮干多了,单纯生理刺激确实提不起精神。别说您了,换个天仙来也一样。”

“算了,跟你们这帮熊孩子没法较劲!”苏润如无奈叹了口气道:“说说你的事吧,先不考虑王家……你这边怎么还没开始就闹到人尽皆知呢?色情生意本来就违法,难道不应该闷声发财吗!”

季重乐一惊,皱眉沉吟道:“您是说,有人故意散播消息,在搞我?”

苏润如正色道:“王家虽然不讲究,但还没有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这个背后散播消息的势力才是你现在的主要敌人!”

季重乐心思电转,飞快设定几个怀疑对象,重点目标则是玛丽酒店宋家。

其他几家合作者都需要季重乐居中策应调配,唯有宋家掌握着项目的原始资源,搞掉季重乐后完全可以取而代之,获利最大!就算其他几家不认可宋家,他们也能退回独霸资源的状态,把玛丽酒店重新卖出一个好价钱。

但这样的风险季重乐岂能没有防备?他已经早早就把玛丽酒店的客户数据和人力资源控制在手,在美国严加看护。自己回国后就交给了孙长胜和常娜,现在则是许白负责……难道许白出了问题?

想到这里,季重乐也顾不得时差,飞快拿出电话问候许白,得知那边没有问题。于是又和宋念蕾聊了几句,也没听出什么异常来……

主要宋家经营多年,数据肯定不止一份,就算真有别的心思也不用朝许白下手,更不会在几句话间就让他听出破绽。

放下电话,苏润如看着儿子的神色道:“没头绪?”

“没法确认是谁,见招拆招吧。”

“嗯,有防备就行。然后咱们再说王家……”

********************************

苏润如作为私生女对王家并无多少感情,但毕竟有这样一层血脉关系在,年轻时也曾受到过王家的“关照”,所以并不希望儿子和王家起冲突。

苏润如看着儿子忧心道:“你好像对王家做事很不满,但眼前情况是事情已经通了天,除非与王家合做,否则项目很难继续下去……就算王家不管,那些政敌也不会坐视不理。”

“我去美国本来是要筹集资金,拿到建筑资质、以选手身份回来参赛,反击辛氏集团……”季重乐耸耸肩道:“搞出这个项目本来就是阴差阳错,不干就不干了呗。”

苏润如扬眉道:“辛氏集团还咬着你不放呢!要不妈找人给他施加点压力?”

“不用,我拜托中间人找过他们了,尽量和解。”季重乐顿了顿,道:“辛家和我的冲突都因为常海——常海已经死了,我没有为他报仇的义务,辛家能不能逃避法律的制裁也与我无关。”

苏润如欣慰道:“能这样考虑问题,说明我儿子果然长大了!既然这样……”

“王家这边一码归一码!”季重乐断然道:“和辛氏的矛盾我也有错,但我可不欠王家的,凭什么惯着他们?”

季往竖起拇指赞道:“儿子说得对,就不惯着他——要惯也是大人惯着孩子,哪有孩子惯着大人的?咱不要他的臭钱!”

苏润如和季重乐母子同时一愣,愕然朝季往看去。

季往讪讪道:“我哪儿说错了?”

“正确做法是白拿王家的补偿但放弃项目,让他吃个哑巴亏。”季重乐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挺想弄个酒店的,就算不搞项目,给圈里这些朋友住住也挺好……但王家被我坑了一道,八成会找麻烦。”

苏润如笑道:“这事儿巧了……如果你能保证酒店里不发生交易行为,妈倒有个好办法……”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世界之重乐酒店 三十章

8 评论

  1. 有一种奇特的想法,就是把淫生系列影视化,一定特别有意思,能干翻国内99%的小电影。

    1. 哈,淫生的剧情其实不算复杂,但女演员可能不太好找。
      尤其极品骚货的活儿,想通过画面表现出来应该挺难的。

  2. 幼传是前传确实有十几年时间差,重乐系列和本篇的时间差距感觉应该没有那么久吧,最多也就七八年,最明显铭铭还在读书呢,虽然实际咱们过了十多年,但是书里感觉时间线还是很集中在几年中的,倒是王家老爷子俩都感觉在最近的外传中确实是老了,再往后移几年估计就是下一代了

  3. 忽然想到外传有机会可以写个未来篇呀,例如十年后二十年后什么的,这种讲述人物时间跨度较大后续故事的感觉挺有意思的。

    1. 虽然没具体写出来,狼友们应该也能发现淫生系列的每一部都在“向后的时间”前进,已经有十多年了……
      我猜是因为2021只写了重乐和佳怡,大家想老王他们了吧?
      过年期间争取出一章王家的。

  4. 作者写个外传,王氏家族(男)出征欧美。我喜欢大洋马

    1. 好的,以后有机会就写

  5. 这季氏夫妇也是一绝,二人都是有各自一套想法的人,这么独立的俩人当年是怎么凑到一块的,感觉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啊。其实不用纠结酒店怎么合理化,反正都是戏言,期待收尾的时候各个人物的结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