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章

第二天,侯鑫果然来找季重乐做法人变更。

陈媛的家学渊源总算派上用场,拿起协议书看了几眼,顿时柳眉轻皱,“啪”地一声将协议丢在桌上,冷冷道:“空头法人,一点股份都不占,合着就是让季重乐在前面给你们打工顶雷呗?”

“陈大小姐别急着生气,这里我也只占一成股份而已。两个多亿实缴资金,肯定要找人投资,就算你们陈家也不能说拿就拿出来吧?”侯鑫脸色不变,淡淡道:“其实就连我这一成也是大家东拼西凑出来的……当然,大家本来就是为了帮重乐,只要不让大家吃亏,他随时可以买回去。”

“好啊,那你说个价。”

“这个……按现在估值,怎么也得五千万吧。”

“呵呵,直接翻了一倍,你这钱赚的真痛快……”

季重乐拦住陈媛不让她继续,笑道:“可以,就冲我身在国外的时候大家还能团结一心挺我季重乐,那我让大家发笔财也是应该的……问题是咱们这位大股东又想要多少溢价,也是翻倍么?”

侯鑫的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道:“我找的投资人不想出售股份,但他可以授权你全权掌控公司,只要给他相应分红就可以了。”

季重乐奇道:“这么看好我?”

“没错,重乐你要知道公司现在的溢价只是因为拿到了竞标名额,如果最后得到的份额不多,那估值就会大大缩水!”侯鑫连忙道:“除非你有必胜的把握,否则现在回购股份是很不理智的。”

季重乐笑道:“这个嘛,我当然有把握啊!现在不回购,等我赢了比赛之后价格只会更高。”

侯鑫无语半晌,勉强道:“可投资方没打算出售股份啊。”

“你再帮我问问!”季重乐盯着侯鑫,似笑非笑道:“还没来得及告诉大家,其实我这次回来也是做投资的,打算在B市的开发项目里砸一座五星级的会员制酒店出来……所以参不参赛和输赢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侯鑫脸色数变,道:“我去联系投资人,你等我消息……”话音未落就匆匆离开了。

众人面面相窥。

“看他这反应,确实有问题……”季往朝着陈媛竖起拇指赞道:“还是这姑娘看人准吶。”

陈媛顿时得意道:“那必须的,人家我这是特异功能,慧眼识人……是不是好人,有没有坏心思,一眼就能辨出来!”

陈静冷冷拆台道:“那你当初碰见季重乐的时候呢?”

陈媛俏脸一红道:“我这不就是碰见了他才发现自己有这功能的嘛……”

“我还有这功劳呢?”季重乐一愣,恍然明白过来,坏笑道:“你这眼儿真厉害,说的我差点都信了!但仔细一想,我也不是第一个给你开眼儿的啊……”

“你放屁,老娘的屁眼不是被你捅开的吗!”陈媛勃然大怒道:“我什么时候说是前面的眼了?”

“啊!是我吗?当时玩得太high,我都忘了……”

“我杀了你!”

“老爸救命……”

几人打打闹闹着又滚成一团,自然而然又肏起屄来。

陈媛陈静知道老爷子的任务完成,已经不用继续“补课”,所以也没刻意发骚找臊,只是很单纯地作为季重乐的朋友,让季往享受下年轻少女的青春肉体。而季往也接受了儿子的生活方式,放开心怀与季重乐默契配合,上阵父子兵,爷俩肏的二女淫液如雨、溃不成军。

******************************

一炮下来日上三竿,季往穿好衣服便要回家、

季重乐连忙挽留道:“爸,再住几天呗,你一个人在家不也没啥意思么。”

季往道:“不住了,我这老眉老眼,总让小姑娘劈着腿招待也不习惯呐。”

陈媛连忙道:“哎呀叔叔,您如果不喜欢,我和堂姐立刻为您改邪归正,这几天给您当专职导游!保证不劈腿!”

“真不用,看你们在一起玩得开心,我也挺高兴的……没必要为了我改变习惯。”季往看着儿子欲言又止,不由笑道:“怎么的,老子我都跟你当连桥了,还有啥事不好意思说?”

季重乐咬牙道:“爸,还真有个事……”

“说。”

“我想肏我妈。”

“你说什么?”季往勃然大怒,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仔细看了看儿子和陈媛陈静紧张的样子,脸色渐渐平静下来,有些嘲讽地晒道:“我儿子做事挺讲究哇——你这是跟我商量呢?还是打算先知会我一声?”

季重乐沉默不语。

季往顿觉意态索然,叹道:“也对,反正都当过好几次连桥了……别人的老婆能连,你爹我的老婆凭什么不能?随便你吧……”说完转身欲走。

“爸!”季重乐抬头叫住父亲,沉声道:“你和我妈,就打算一直这样了?”

季往愕然反问道:“怎么,你觉得你替我把你妈透了,这家就是个好家?是个正常的家了?”

季重乐轻轻道:“爸,我之前一直觉得是我妈对不起你……”

季往摆手道:“别怪你妈,她也是摊上了,碰着王家这种血脉她也没办法!”

“爸,你听我把话说完!”季重乐道:“要说血脉对性冲动的提升这事我也经历了,并非不能克制!至少我师傅就是个例子……换成我妈也一样可以。”

季往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季重乐正色道:“爸,如果你当年能正视我妈身上的问题,直接告诉她你不喜欢戴绿帽子——我相信以我妈对你的感情也绝对愿意为你改变,咱家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季往虎躯一震,瞪大了眼睛,然后好像整个人都泄气似得突然没有了精神,回到沙发坐下过了好久才苦笑道:“你是说我自作自受!?”

季重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自顾自继续说道:“在美国见了我妈一面后,我发现她也很挂念你……所以我始终在想,咱家还能不能回到以前的生活?可以一家人无拘无束、无忧无虑的在一起?”

季往勉强跟上了儿子的思路,脸上表情五味杂陈,问道:“于是你想到的办法就是乱伦——肏你妈?”

“这只是开始。”季重乐见父亲已经能冷静下来交流,坦然继续道:“但我觉得这样还不够……如果咱们都变成圈里人,那就差不多了。”

季往摇头道:“你妈如果想进圈子早就进了,还会等到现在?”

陈媛恨其不争地道:“叔叔,你根本没听进重乐说的话——阿姨不进圈子,还不是念着你们的夫妻情分!?”

季往哑然无语。

陈媛也白了季重乐一眼道:“当然也可能是怕给儿子丢人……反正你们爷俩都有份。”

季重乐不以为然地道:“我知道错了,这不正想办法补救嘛!”

季往忍不住道:“那我也错了?”

陈静接口道:“这不是对错的问题,不管对错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季重乐提出一个办法——您觉得行不行?”

季往再次沉默起来,回想这几天的经历,陈影母女、王冰母女、韩燕母女、陈媛姐妹等人的身影在脑海中轮番闪现,众女都是骚货但又各有风韵,带来一段段熟悉却又陌生的体验。

想到这里,季往怵然一惊——如果陌生的是身体,那熟悉的又是什么呢?

季重乐看他沉吟不语,只得道:“爸……最了解我妈的人还是你,如果您觉得我这思路不对就直接说。”

“我也以为我了解你妈……”季往怅然叹了口气,重新起身朝外走去,站在门口回头道:“你想怎么做就做吧,爸爸等你的好消息。”

季重乐不禁颓然道:“爸,你还是要回去啊?”

“我出去透透气!”季往笑了笑道:“你先忙你的,有空帮老子喊几个圈里的娘们补补课,既然要当圈里人,这规矩总得知道全啊……”

“没问题,保您满意!”季重乐喜出望外,连忙道:“多了不敢说,像陈媛这样的女大学生咱一天换一个,肏一个月不重样!”

陈媛笑吟吟地道:“对对对,这事我担保,叔叔如果不满意唯我是问。”

季往愕然道:“唯你是问,那不是便宜你了?”

“哎呀,叔叔你这话说的就开始像圈里人了!”

*******************************

要让老爹“满意”自然少不得高手作陪,但常娜还没回国,唐优悠却差了点意思,季重乐想起回到b市还没联系王小燕,于是决定找她帮忙。

电话接通,王小燕愕然道:“你怎么知道我找你?”

季重乐瞬间反应过来,笑道:“说明咱俩心有灵犀呗!小燕姐找我啥事?”

“不是我,是付叔,他……”王小燕顿了顿,声音转轻道:“他可能要不行了,想再找你一起打个炮。”

季重乐只觉得嗓子一紧,突然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良久才用听不出本来声音的腔调哽咽问道:“什么时候,在哪儿?”

“现在,xx医院。”

放下电话,季重乐有些发愣,急匆匆便要赶往医院。陈媛陈静听说大叔快不行了当然也要去送一程,只剩下季往留在酒店。

有人说过“人生就是一次不断试错的旅程,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所以指路人比同行者重要——因为如果路错了,走的越远就越难掉头。

如果当初没有住进双福旅店,没有碰见大叔,季重乐的人生就会是一幅截然不同的样子:

也许就此放浪形骸、凭一手赌术过上纸醉金迷的日子;

也许心灰意冷、找个平凡普通的女人了却余生;

甚至可能大彻大悟,就此大隐于市,孤独终老……

对季重乐来说,旅店大叔就是他的指路人。

不仅指路,也曾同行,亦师亦友,如兄如父。

所以当他知道大叔时日无多,心里总会下意识忽略这个问题。

总想着绝不能让这位老大哥失望,等自己搞定所有麻烦,项目落地,率领着几十上百的各国美女,风风光光来到旅店大叔面前……就像学生希望得到老师的表扬,孩子希望受到家长的肯定一样。

可惜时不我待,总会有很多事来不及变得尽善尽美。

********************************

圈里人的触角遍及各行各业,因为医生和护士这两种职业都属于男人意淫时候最容易想到的对象之一,所以很多圈子扩张招新时也都会找医生护士碰碰运气……久而久之,医院可以算是个“普及区”。

反正季重乐等人在病房外听到旅店大叔声音洪亮地与人争论自己“究竟肏没肏够一万个女人”的时候,发现护士站的白衣天使们一个个或者掩口轻笑,或者若无其事就好像没听见一样。

“大叔,听你这中气可不像病人啊,是不是……”

季重乐笑着推开门,看清病房里的情景,问候的话戛然而止。

病房是单间,环境不错,也没有异味。

穿着病号服的旅店大叔躺在床上,两个眼窝深深凹陷下去形如枯槁,手脚等露在病服之外的躯干焦黄如蜡烛,消瘦的仿佛风一吹就会飞起来似得,唯有两颗眸子精光闪闪,好像把全部的精气神都凝聚在其中。

屋子里人还不少,但圈子里的常见场面并未出现。

病床边,有个头发花白的老男人笑眯眯应和着旅店大叔,气度从容。

王小燕和两个半老徐娘坐在窗边小声交谈着,看见季重乐进来也只是点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靠近门口的沙发上,还有两男一女三个中年人危襟正坐,耳中听着旅店大叔大呼小叫,满脸无可奈何的表情。

“重乐来啦!”旅店大叔看见季重乐,费力地招了招手,高声道:“来来来,认识认识大叔这些老朋友……这可都是圈子里的老前辈,活化石!刚才我们算了算,人均万人斩是不好说,但人均一万炮那绝对有富裕哈。”

“哎呦,这何止是前辈,简直是偶像!”季重乐调整心情,做出肃然起敬的表情笑道:“难怪你一直不给我介绍自己的圈子,原来是怕我自卑啊……”

陈媛陈静也上前问好道:“大叔,你状态怎么样?”

旅店大叔哈哈笑道:“你没发现我声音特别大吗?现在就剩嘴巴还有点力气了,剩下连抬个手都费劲。”

季重乐连忙道:“没事,鸡巴能硬就行,可以让她们上你。”

“刚才试了试,这鸡巴也不太好用咯……”旅店大叔朝王小燕努努嘴,叹了口气道:“半软不硬的,没啥意思,不如不用。”

王小燕翻个白眼道:“叔,你们半软不硬塞进来的次数还少啊?我都怀疑圈里插进来不动那玩法就是你们带起来的!”

“没错,这事我作证。”身旁的老女人立刻点头,笑眯眯地道:“小付有段日子肏太多伤了身子,那话儿天天半死不活……他又耐不住性子,就想出个软鸡巴泡屄的鬼点子来。”

旅店大叔满脸悲愤地叫道:“张姐,天地良心啊!分明是你骚的受不了,主动让我插着解解闷的……我还记得当时你说不能肏也没事,就想有根鸡巴停在屄里臊着提醒自己是个骚货!”

众人都很捧场地故意笑起来。

张姐年轻时候必然是个美人,眼波流转间风韵犹存,晒道:“少扯蛋,这事还用你来提醒吗?”

旅店大叔很自然地转移话题道:“张姐,正好我这小老弟也来了,你快把当年的骚劲拿出来,让他们见识见识咱老一辈圈里人的风采!”

“老了,骚不动咯。”张姐扭头朝着另一个老女人邀请道:“馨馨,要不你来开个场?”

被称为馨馨的女人微笑摇头道:“我也没啥段子了,让年轻人来吧。”

旅店大叔眨眨眼,勉强牵起嘴角做个苦笑表情。

“张姐,馨馨,你们这样让年轻人提不起兴致啊。”花白头发的老男人见状开口道:“季重乐是吧,老付可没少提起你……要不你们几个先随意肏着玩玩吧……我们这帮人啊,岁数大了,对这事是真没感觉了。”

季重乐微微有些错愕朝着旅店大叔看去,后者立刻毫不客气地骂道:“你特么想啥呢?这仨老家伙加起来二百多岁,真给你骚一段你受得了啊!”

“啊!这……两位阿姨和叔叔保养的可真好!”季重乐讪讪邀请道:“小燕姐,那咱俩开场?”

“开呗。”王小燕站起身来很熟练地宽衣解带,撅腚叫道:“来来来,大家注意了……这位季重乐是咱们付大书先生的忘年交、双福旅店的衣钵传人,今天带着鸡巴单枪赴会,从我开始,见洞就钻、见人就肏……大家鼓掌!”

旅店大叔和三位老人、三位中年还有陈媛陈静应景地拍起手掌。

季重乐掏出鸡巴抵着王小燕的翘臀挺枪而入,拱手笑道:“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对了,这三位哥哥姐姐是?”

白发老人指指自己的旅店大叔,又指指张姐和馨馨,解释道:“他们仨,是我们四个的儿女。”

身为圈中人,季重乐立刻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不由竖起拇指赞道:“厉害!果然是前辈偶像!”

话音刚落,就见付大叔满脸怨气地叫道:“老楚,我都快死了,你们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白发老楚无辜道:“我瞒你什么了?”

中年男人之一开口道:“爸……前几天输血,验血型来着……”

老楚顿时无语。

馨馨无奈道:“小付啊……当初生孩子,我和张姐可没区别对待,你自己种不上,不能怪老宋运气好嘛。”

“我是生气这个吗!”旅店大叔怒道:“不是我的就不是呗,其实我早就知道了……这些年不也当亲生的对待么……告诉我一声能咋的?”

中年男人愕然道:“爸,你咋知道的?你看见亲子鉴定了?”

“还用什么亲子鉴定!”旅店大叔指着三人道:“看看你们三张脸,有一点地方像我吗?”

“爸,你消消气!注意身体……”中年女人连忙起身,走过去帮旅店大叔抚着胸口,无奈道:“我们也知道你不介意,这不是怕你伤心么。”

“老子有什么好伤心的?就当买了张彩票没中呗……”旅店大叔气鼓鼓地一指道:“该你了,快让我老弟肏一炮,这事就算了。”

中年女人无奈褪下裤子来到王小燕身旁,躺下劈开腿道:“来吧老弟,使点劲,让我爸高兴高兴……”

季重乐自然不会客气,挺枪插进中年女人的骚屄里抽插起来,问道:“大姐,怎么没见你去过双福旅店呢?”

“哦哦,你稍微慢点……我不习惯被人干的时候唠嗑!啊,好棒,好厉害啊啊,啊……”鸡巴没动几下,中年女人就激烈地反应起来,双眼水汪汪地,双腿猛然盘住季重乐的后腰,胯间淫液瞬间就喷发出来,直接高潮了!

“啊,大姐!”季重乐不由愣住,停下动作道:“你这?”

“特殊体质……”中年女人喘息着解释道:“没事,你继续。”

“咱俩也活动活动吧,别等老头点名了。”沙发上的两个中年男人对视一眼各自起身,掏出鸡巴分别来到张姐和馨馨身后很熟稔地解衣开肏,你一言我一语地朝季重乐介绍起来。

“我俩和小西一样都有点问题,所以都没加入圈子子承父业哈……”

“去了双福旅店也没法孝敬老头,索性就少去几次,省得他上火。”

季重乐看着身下的中年女人小西和两个男人,想了想才笑道:“大哥大姐,我觉得圈子其实是种生活态度,和体质没有太大关系……看你们这轻松的样子,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圈里人了。”

馨馨身后的男人道:“都是自己人,我也不瞒你……小西是体质问题,不过我们俩是心态问题!”

张姐身后的男人无奈道:“可能从小乱伦惯了,长大后就发现我俩只对特别亲近、特别熟悉的女人有性趣,其他骚货根本硬不起来。”

“不至于吧?”季重乐愕然道:“再说这事也好办啊,先硬起来再干就得了呗……陈媛,该你了。”

陈媛边脱衣服边撅起嘴道:“季重乐你这样不对……人家这位大哥都说没性趣了,你还非得让他干我,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季重乐晒道:“就算心里没性趣,鸡巴也一样有快感……咱这不是为了让大叔看热闹么,对吧大叔?”

旅店大叔笑眯眯地道:“对啊,你说你们一个个光知道干也不发骚,这群交质量太差了,好歹在数量上给我补补嘛。”

“那得了,看来我一个还不够,还得把姐姐也搭上。”陈媛拉着陈静脱了衣服,来到中年男人身旁撅起屁股,笑道:“二位大哥,趁着惯性换换人吧,让付大叔看看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女大学生现在有多骚!”

旅店大叔乐呵呵地点头道:“陈媛你还真提醒我了……虽说是季重乐先肏的你,不过你这骚劲绝对是我开发出来的!”

陈媛扭着丰臀道:“那当然!其实人家被季重乐先肏的那次都不能算,全靠大叔指导,才让我尝到被轮奸、被双插的滋味……所以这第一次,你们俩都有份。”

旅店大叔哈哈笑道:“这么算的话,你和季重乐都是我的收山之作啊!”

随着陈媛陈静加入,病房里的气氛活跃起来,众人说笑肏屄,满室皆春。

***********************

“老弟啊……”

旅店大叔不知在欣赏众人表演亦或休息,沉默了一会儿才再次开口道:“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

季重乐一愣问道:“哪句?”

“每座城市,都有圈里人的聚集地。”

“哦,我记得!双福旅店不就是么?”

“曾经是……”旅店大叔应了一句,再次沉默起来,半晌才继续道:“以前的圈子,大家都很平等,和和睦睦,没有谁比谁高一头……就算核心人员有点特权,那也是凭着自己本事肏翻所有人挣来的。”

季重乐愕然道:“现在不也是么?”

旅店大叔摇摇头,道:“有些地方已经不是了。”

季重乐追问道:“什么地方?那些地方的圈子又是什么样?”

旅店大叔沉吟道:“那地方……有领袖。”

“大叔,你跟我说变形金刚呢!”季重乐失笑道:“还领袖,是不是还有邪恶的霸天虎啊?”

“是真的。”王小燕插口道:“圈子的领袖未必是某个人,也可能是某些大小圈子互相交错,其中有那么一伙人威信高、能力强、让大家信服,自然就会辐射到整个地区甚至整座城市,成为实质上的圈子领袖。”

季重乐讶然道:“还有这么牛逼的人吗?”

王小燕笑道:“当然有,而且你还认识他们呢。”

季重乐略一皱眉,恍然道:“你说王家!?”

“没错,王哥一家,就是H市肏屄圈子的精神领袖。”王小燕正色道:“只不过王哥内敛,从来都是默默帮着大家做事,却很少要求回报……但周围几个市县乃至全省,甚至邻省的圈里人都会卖他家几分面子。”

季重乐哈哈笑道:“牛逼牛逼,如果是王家,那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旅店大叔叹了口气道:“可惜,王家里像他们这样的人还是太少。”

季重乐奇道:“大叔,这话什么意思?你认识很多王家人么?”

“不多,算是认识几个……”旅店大叔的表情略显古怪,有些憎恶又似无奈,迟疑了下才继续道:“你不是新接手了一家公司么,背后的大股东就是王家人。”

季重乐愕然道:“你怎么知道?”

旅店大叔淡淡道:“你想收他的股份,他不愿意卖、又不想得罪你,所以就找到我,要和你打个商量……”

“商量什么?”

“交换。”旅店大叔盯着季重乐,非常郑重地道:“这两个亿的股份,再加上五亿美金 ,换你从美国带回来的项目!”

季重乐愣住了。

项目尚未启动,美俄日意泰的五国合作者虽然已经同意加入,但大多只是看到了项目的一部分利益,并没有看到自己脑海中的计划蓝图——确切的说,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好要如何运作重乐酒店!

如果设想中的计划全部实现,能赚到五亿美金吗?

也许能,但至少也要几年甚至十几年……因为项目的前期投入和运维成本就是个巨额数字,季重乐至今也只是凑够了初始启动资金而已,起码还需要运作两到三年才能进入执行阶段。

更关键是政策因素!

受国情限制,很多环节都要一一打通,才能让项目具备“看上去合理合法”的落地环境——这方面,季重乐也没有准备好。

起码在中国,重乐酒店项目还只存在于设想中,能不能实现都是未知数。

而现在,似乎有人仅凭几个片面的信息就看到了这个项目的前景,甚至愿意用一个天文数字来买下它?

就,很扯。

王小燕看了眼旅店大叔又看看发愣的季重乐,无奈道:“反正你和王家关系不错,如果价格合适就卖了吧。”

季重乐回过神来,斩钉截铁地道:“不卖!”

白发老楚笑眯眯地道:“小伙子,你那项目我大概听了听……饼虽然画的不错,但能不能实现还得两说,要算商业价值可真不值这些。”

季重乐点头道:“楚老说得对,所以咱不能做坑朋友的事儿。”

老楚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不禁一愣,不知该怎么把话接下去。

旅店大叔见状乐道:“老弟,说实话。”

“实话就是我和几个王家人关系不错,又没欠他们整个王家的!”季重乐耸耸肩道:“如果这人直接找我买,那我八成就卖了……但他先搞手段阴人,现在又藏头露尾的连面都不露,这样的人我信不过。”

白发老楚摇头道:“也不是藏头露尾……王家人眼高于顶,一向这样办事,大概只是觉得你这小项目不值得亲自出面罢了。”

“楚老和王家很熟?”季重乐愕然道:“再说这几十亿的项目也不算小了吧!”

白发老楚晒道:“如果不涉及色情服务,就算几百亿他们也不会理你的。”

季重乐愕然不解。

旅店大叔哼了一声道:“老楚,话别说一半留一半,既然起了头就说完吧。”

白发老楚瞥了眼季重乐等人笑道:“年轻人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会颠覆三观的……其实也不算什么大秘密,就是王家在系统里分管这一块工作而已。”

“哪一块?色情服务!?”

“确切的说,还包括各种性交易。”

**************************************

古龙说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就是杀手和妓女,不管别人是否接受,都不能否认“性交易”的起源极早,已经贯穿了人类历史中的每一页。

世界各国对性交易的态度各不相同,有开放的、有限制的、也有完全禁止的,其实性交易这个词概括面很广,金钱、权利、面包、生命,几乎万事万物都可以放在交易范围内。

建国以来为了刺激人口增长和社会稳定性,在中国除港澳台外,内陆地区是明令禁止卖淫嫖娼行为的,属于违法。但其他性质的色情交易就略显含糊了,例如“权色交易”的处罚尺度就从警告到开除俱全,轻重由人。

人有七情六欲,物有明暗两面,有些需求是避免不了的。对国家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对内,把这些需求与交易掌握在自己手里,限制在某个可控范围内;对外,在必要的时候,也要有能用来交易的筹码。

王家人天赋异禀,正是最适合为国家这个暗面需求服务的工具。

所以,王家势力有多大?

白发老楚没有细说,只是简单提了句“省部级领导才会接触”,就让季重乐等人瞠目结舌。

季重乐想了半天,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个词——国妓。

白发老楚听见他的嘟囔,忍不住笑道:“按你这叫法,那除了国妓还得有国鸭……其实领导干部想贪腐那有的是机会,相比之下裤裆里这点事是最不值得一提的,有国家出面控制,不用把事情想得那么龌龊。”

季重乐自嘲道:“这算把圈子玩到国家层面了?难怪人家看不上我。”

白发老楚淡淡道:“这项目对王家业务是个补充,所以他们会留意你,但也不会太上心,毕竟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只是下一手闲棋罢了。”

季重乐惊道:“不上心就扔出几十亿?”

白发老楚瞥了旅店大叔一眼,反问道:“你这小圈子的头头才混了多久,不也身价几个亿了么?”

季重乐想了想,忽然鼻子一酸,停下动作走到沙发坐下,低头沉默起来。

众人见状也纷纷停下,莫名所以地看向他。

陈媛光着屁股跑过去抱住季重乐笑道:“想到什么伤心事啦?姐姐安慰安慰你吧!”

白发老楚朝着旅店大叔耸耸肩道:“你非让我把话说完,结果这小子鬼精鬼精的,八成猜到了……”

陈媛顿时嗔道:“大叔,你都要死的人了,有什么话非得藏着掖着,还要带进棺材里去啊!”

“不要怪大叔,他是怕我吃亏!”季重乐抬起头红着眼睛问道:“王家的条件到底是什么?”

旅店大叔眨眨眼,叹了口气道:“只有两个亿。”

陈媛愕然道:“那剩下的五亿美金呢?”

旅店大叔乐呵呵地道:“我都要进棺材了,这棺材本却还没花完,老楚他们也不差这点钱……总得送出去不是?”

“你自己掏腰包!送给季重乐五个亿美金?”陈媛惊道:“大叔,你还缺老弟不?我现在去变性来不来得及?”

旅店大叔道:“钱肯定是没有了,精的话挤一挤还能出几亿,你要不?”

陈媛秀气的中指毫不客气地竖起来道:“算了,我怕你死在我身上。”

旅店大叔眼前一亮,哈哈笑道:“哎呀,你不提醒我还真没想到——我这样的人不该死在病床上啊,能死在女人的肚皮上最好不过了!”

“切,那也得你能硬起来才行……”

“快试试,快试试,不行我就嗑片伟哥!”

“叔,你别闹了!”

“真的真的,多活两天也是受罪,不如舒舒服服射死算了……”

圈里人漠视伦理,但绝对尊重生命,尤其是每个独立自由意志。

对于一位身患绝症、生命进入倒计时状态的圈中长者而言,“死在女人身上”这种要求合情合理,既然旅店大叔强烈要求,大家也不想拒绝……王小燕喊来圈里的医生询问可行性,也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在“执行人选”上陈媛虽然不介意,但她的活儿还差了些,不能让身体虚弱的大叔体验到“主动”的乐趣,于是大家几乎没有争论的选择了王小燕。

时间,就定在了三天后。

******************************

离开医院,已经是华灯初上,季重乐看着街头的车流一阵茫然。

旅店大叔无儿无女,几个圈中好友和晚辈都过得不错,所以要把遗产留给自己这个认识没多久却一见如故的小老弟……

可以,这很圈子。

但是从老楚的描述看王家这一支人的行事风格有些霸道,季重乐感觉大叔拿出这五亿美金更像是不希望自己与他们起冲突!

思前想后,还是拿出电话给师傅王佐益拨了过去——不管从理性还是血缘上讲,自己都不想和王家成为敌人。大家坐下来聊聊,合作也好,和平共处也好,反正没有敌对的必要。

美国那边正在早上。

王佐益听了电话,沉默片刻才道:“国内的事情我不参合,但是一家人有事好商量……就像你说的,那怕不合作也不应该兄弟阋墙。我帮你协调一下,问题不大,回头让家里人联系你。”

“好,谢谢师傅。”

放下电话,季重乐又给孙长胜和常娜报个信,二人听说旅店大叔要走了,立刻留下许白连夜坐飞机回国,送大叔最后一程。

第二天,季重乐和陈家姐妹来到机场接机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季重乐吗?小叔公让我联系你,我刚下飞机,咱俩有空见一面吧。哦,对了……我叫王勃。”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二七章

5 评论

  1. 作者强大,看着舒服多了。

  2. 这章涉及到一个很现实的话题,安乐死,国内目前这个是违法的,但是说实话我觉得这个倒是真的很人性化,而且敢于直面死亡才是真的猛士。尤其是现阶段科技因素,与其痛苦的等死真的不如安乐死,没得过绝症的人真的不懂那个痛,这段写着付叔选择直面死亡确实写出了味道。期待能给他一个完美的谢幕。

    1. 我个人也反对“某些”安乐死的定义。
      安乐死和自杀还是有区别的,我想写的意思是——王小燕只是旅店大叔的自杀工具而已。
      但法律显然无法做出这些细微的界定,只能一刀切,其实是在保护生命。

  3. 有剧情,有激情,人物描写愈加老到,这个重乐酒店是目前最喜欢的H大的系列了,季重乐这个角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做爱机器,陈媛这个角色也特别出彩,希望H大能就他们写个圈子里的婚礼剧情,估计效果要好炸
    还有,思浓思雨这两个角色我觉得挺有挖掘性的,名字也好听,希望H打别给搞成打酱油的。
    总之满分,抢个沙发

    1. 婚礼会写,是不是重乐酒店里就不一定了。
      思浓思雨在佳怡系列里出场过,也是龙套……但连贯起来看的话,也有点脉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