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章

季重乐先接了孙长胜和常娜,然后众人一起去见王勃。

众人相见,互相好奇地打量起来。

这位王家少年却是出乎意料的年轻,双肩包、运动装,似乎只有十七八岁年纪,连嘴上的茸毛都没蜕干净,不过相貌还算端正,左右两位美少女相伴,宣告着王家人的身份。

“我只是娃娃脸,已经二十啦。”王勃显然经常碰到年龄上的质疑,开口先解释一句,这才看着季重乐问道:“按辈分,我是应该叫你表叔吧?”

季重乐连忙摆手道:“我也不知道……各论各的,你叫我乐哥就好。”

“行,乐哥。”王勃招呼一声,笑道:“其实咱家都不在乎这些事,玩起来时候儿子变爹也不稀奇。”

众人闻言,会心一笑。

季重乐和王勃握握手,问道:“你是专门来找我的?”

“旅游,正好路过。”王勃指指身边二位美少女,介绍道:“李嫚雨、屈小凤,都是我老婆。”

“表叔好!”陪伴王勃的两个美少女身材相貌都属上佳,但气质各异,屈小凤宁静平和,李嫚雨则活泼灵动,后者朝季重乐眨眨眼,问道:“表叔,你是地主,打算怎么招待我们啊——管吃管住管睡觉不?”

季重乐莞尔道:“不用说的那么隐讳……都是自己人,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哎呀,还是表叔好!”李嫚雨立刻上前搂住季重乐的胳膊,把丰满胸部贴上去,喜滋滋地道:“王勃就知道玩,成天带我俩去这些人生地不熟的城市,弄得人家饥一顿饱一顿,难受死了……”

季重乐惊道:“啊,王家人都喂不饱你俩?”

“没有!没有!”李嫚雨小脸一红道:“主要是伙食太单一啦……”

“哎呦,那可不行,伙食单一影响健康啊!”季重乐正色道:“走走走,叔叔带你们吃顿好的!”

“好耶!谢谢表叔!”李嫚雨立刻点起菜道:“群交、轮奸、双插、内射,一个都不能少啊!”

“没问题,正好我爸也在b市,再给你添个父子……”

正要出发,却见孙长胜欲言又止,似乎有话要说。

季重乐见状道:“大圣,怎么了?”

孙长胜问道:“咱是去酒店还是回网吧?”

“酒店,我爸在那呢。”

孙长胜略一迟疑,说道:“我和谭杉、韩燕她们谈过了,咱能不能再给她一次机会?这娘俩就是骚,谁卖力肏她,她就觉得谁好……回头我再好好调教调教,让她们懂点事。”

季重乐无奈道:“我对她们娘俩没啥意见,毕竟名额最后还是给我了……主要是没想好怎么面对唐优悠、齐晓柒她们。”

孙长胜愕然道:“你对悠悠和柒柒就更没问题了吧?她们本意只是想帮你,也不知道侯鑫是这样的人啊!”

陈媛忽然道:“悠悠和柒柒昨天找我……说大家凑的那两千万股份可以平价出给你,如果你手头紧的话,先拿去用也行。”说着顿了顿,有些不情不愿地继续道:“看来她们也是好心办错事,我误会她们了。”

“麻烦的就是这个!”季重乐看了王勃一眼,苦笑道:“侯鑫背后这位的态度不明,我还没想好下一步怎么办。”

“这侯鑫是我三叔的人吧?”王勃闻言笑道:“三叔那边我简单沟通过了,可以先替他表个态——都是自家人,肯定不能让你吃亏!如果你不愿意合作的话,剩余股份他可以买下来,换个人参赛。”

季重乐略一沉吟,笑道:“好,那就去网吧。”

孙长胜兴奋道:“我通知她们一声!”

******************************

从机场到双福旅店的车程大概一小时,众人分头行事,陈媛陈静姐妹需要先开车去接季往,然后再到双福旅店与大家汇合。

b市的机场大巴是三人一排,过道左侧双人座、右侧单人座,六人正好坐满最后两排,王勃饶有兴趣地拉着季重乐坐在一起让他介绍b市的风景名胜,结果一问才知道他也是个外来户。

孙长胜见状笑道:“这事问我啊!我虽然不是坐地户,但也在b市住了好些年……来,乐子咱俩换座,我给王勃老弟讲解讲解b市名胜。”

季重乐换到单人座位,前面常娜已经风一般转过椅背钻进他怀中,抓住他的右手从衣襟下按住自己豪乳用力压住,轻轻道:“乐哥,我,我们在美国这些天好想你……不要再丢下我好不好?”

季重乐下意识揉了两把感受到惊人的弹性,连忙朝前排看去,发现大巴上人不算多,没人看见这边的动作才放心。看着常娜眼圈微红、可怜兮兮样子,不由歉然道:“是我疏忽了,心里总把你当成大人……”

常娜挺了挺胸,疑惑道:“这还不够大?”

“我又没说奶子!”季重乐摇头道:“你……毕竟只是个小姑娘,跟着我去到异国他乡一定很害怕吧,想家么?”

“在你身边就不怕。”常娜侧头看了眼孙长胜,小声道:“在胜哥和许白身边,就只有挨肏的时候才不想家……”

季重乐惭愧道:“我错了!以后我去哪儿都带着你!”

常娜一愣道:“真的?”

“假的,我把你当成炮友哄了。”季重乐脸色一黯,叹了口气道:“我年轻时候精虫上脑,为打一炮什么甜言蜜语、山盟海誓都敢说……”

常娜微笑道:“没关系,我是你的小妹妹,不用哄也不是炮友——乐哥你在我身上打炮那是大哥哥陪小妹妹玩呢。”

“哎呀,几天不见,你这语言有进步哈!”

“胜哥说我现在活儿已经不错了,主要涨涨骚劲儿,不然肏着没意思。”

“别听他的,做好你自己就行!”

***************************

大巴站点距离双福旅店不远。

众人下车就见两个男学生快步迎上,遥遥招呼道:“老大/乐哥,你回来啦!”

“艺玮、秀峰,好久不见!”季重乐分别给秦艺玮和赵秀峰一个拥抱,笑道:“怎么只有你们俩?悠悠和柒柒呢,不会生我气了吧?”

赵秀峰应道:“怎,怎么不生气!我们把伙食费都捐出来帮你了,你,你回来也不说先看看我们!”

季重乐讶然道:“伙食费都花了,那你们吃什么?”

赵秀峰板着脸道:“吃软饭。”

季重乐哭笑不得道:“说实话!”

秦艺玮笑道:“接人跑腿的活儿肯定是我们老爷们来,悠悠和柒柒在店里安排呢,说要给你个惊喜。”

季重乐边走边道:“咱有朋友在,可别把惊喜弄成惊吓。”

王勃闻言不以为然地道:“乐哥别小瞧人,别的不敢说,圈里大场面我可见多了……我操!这什么玩意?!”

双福旅店门外人头攒动,起码有几百人,热闹的堪比大型抽奖现场,喧嚣的音乐声震耳欲聋,旅店周围彩旗飘扬、锣鼓喧天——其实这片商业街有商家搞活动不稀奇,但表演者和围观群众的装扮却十分古怪。

最内圈的围观者们大多戴墨镜、穿风衣、男女莫辩,一个个笔直站立、表情肃穆,好像保安似得把表演者和外圈观众隔开。

而表演者们大多身材曼妙,一个个紧身衣下前凸后翘、大腿修长,唯独脸上或者化着浓妆,或者戴着动物头套,猫女郎、兔耳娘、狮子熊猫排成行,都把面容遮挡的严严实实,看不出本来样貌。

孙长胜已经看到几个熟人,不由笑道:“咋样,这么大的场面见过没?”

王勃惊道:“你们打算野战啊……这些全是圈里人!?”

“啊!好像不是……没看有几个老头老太太都快疯了么……”

说话之间,众人行近,载歌载舞的表演队伍立刻伴着音乐迎上来,“风衣团队”则站成两排分开人群,给表演者们让出一条通道。

几个穿着豹纹、虎斑皮衣的舞者带队,横叉竖叉旋风岔,做出各种简单的舞蹈动作,难度不高、诱惑极大,她们边跳边走朝季重乐等人而来。

距离靠近,大家顿时看出异样,不禁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最前面几个劲爆美女的小动物皮肤浓墨重彩,赫然是直接画在身上的,远看像是皮衣或者舞台服装,近看其实真空全裸!

这玩意有个很艺术的学名,叫人体彩绘。

可能为了防止有人偷拍或看出破绽,她们还反其道行之,特意在敏感地带画出了裤衩和胸罩的轮廓,明明是全裸却看似穿着内衣一样……不过在圈里人眼中,这点掩饰毫无作用。

李嫚雨双眼发亮叫道:“表叔,果然还是你们会玩!”

孙长胜得意道:“咋样,够排面不?”

王勃哂道:“不错不错,但比这人还多的我也见过!”

“你那是炮房里,表叔这是大街上,能一样么?”李嫚雨主动拆台,双眼发亮地兴奋道:“人才啊,等会让她们帮我也画一身,逛街去!”

季重乐连忙道:“别啊,一米之内肯定能看出来,有人配合掩饰着还行,逛街可就漏了。”

“没事,不就看几眼么,”李嫚雨撇着王勃吃吃笑道:“敢干我才好呢!”

这时最前的猫女郎和兔耳娘已经来到面前,众女齐齐行了个屈膝礼,娇声叫道:“欢迎老大/重乐哥、大圣哥回家!”

话音未落,最前的唐优悠已经笑着扑进季重乐怀里,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低声问道:“重乐哥,敢不敢在这干我?”

季重乐连忙摇头道:“不敢!你们有油彩糊着脸,我可没有!”

“那给你摸个扎儿吧!”唐优悠笑着抓起季重乐的手掌按在胸口蹭了蹭,转身又朝孙长胜抱去,叫道:“胖子,给你个机会名扬天下呀?”

孙长胜二话不说将王勃推到前面,大声道:“让客人先来!”

扮成兔耳娘的齐晓柒立刻一把抱住王勃,笑道:“小帅哥,来耍耍?”

“好啊,我先看看掉不掉色?”王勃泰然自若地在齐晓柒胯间摸了一把,惊道:“不行,湿乎乎的——你这油漆未干啊!”

齐晓柒顿时没了兴致道:“呸,原来是个老司机……”

圈里熟人纷纷和季重乐等拥抱问好。

唐优悠指着两排“风衣保安”示意道:“重乐你真不干啊?想干有大家帮你挡着,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啦!”

季重乐努努嘴道:“别扯,要都是外人咱肏就肏了……没看那边刘大妈赵大爷都在么?”

唐优悠耸耸肩不再坚持,伴着季重乐等人朝旅店走去。

众人继续歌舞开道,唐优悠歉然道:“咱们跟侯鑫本来就尿不到一个壶里,昨天和陈媛通完电话我就把他踢出圈了,对你没影响吧?”

季重乐愕然道:“你不是喜欢侯鑫吗?”

“谁告诉你的?”唐优悠翻个白眼道:“只是在一个圈里玩过而已,我发现他那种爱好就不适合圈子……”

“嗯?调教不是常规内容么?”

“呵,正常都是我们先认可圈子后接受调教让身体适应,侯鑫想的却是把普通女性硬生生肏成圈里骚货——根本南辕北辙好么!”

“那是不太好……”

进到双福旅店,两排风衣人已经摘下墨镜抢先站到房间门口,依旧是整整齐齐两排左男右女、朝着门口望来,身上的风衣不知何时滑落在地,赫然也是裸体状态,齐声叫道:“欢迎回家——欢迎新朋友!”

说“欢迎回家”时众人还站在门外,等“欢迎新朋友”时却齐刷刷地一个转身消失在走廊。与此同时门帘晃动,一杆杆傲然耸立的大鸡巴和一扇扇浑圆挺翘的屁股蛋从左右两侧的门帘中探出来……

闻其声,现其屌,露其臀,却不见其人。

不等季重乐开口,李嫚雨已经兴奋叫道:“哇塞!枪林蛋雨啊——表叔你可真是客气,我已经好久没见过这样阵仗了呢!”

季重乐眨眨眼笑道:“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见,你们喜欢就好。”

“喜欢,喜欢!”李嫚雨咳了一声,拉起王勃装模作样地正色说道:“陛下请看,我等前方虎狼当道,左有枪林,右有蛋雨,如何是好?”

王勃乐呵呵地道:“别怕,我,嗯,朕有神龙护体,单枪匹马也能杀他个七进七出,保证护住两位爱妃。”

“不行,臣妾怎么能让陛下孤军奋战呢!”李嫚雨已经双眼放光地开始宽衣解带,笑道:“反正你也只要匹马,有小凤就够了——蛋雨交给陛下,这枪林就让臣妾为你护驾吧……哇咔咔,大鸡巴,我来啦!”

话音未落,李嫚雨已经撅起丰臀套住第一房门口探出来的大鸡巴,扭动起来。

王勃见状一笑,也拉着屈小凤联合开动,朝走廊右侧的屁股蛋冲杀过去。

“几天没回来,你们发展的也太快了!这枪林弹雨迎接真有排面!”孙长胜兴奋地高声道:“快,快,快,这场景有句绝对适合我的台词,谁说出来,我今天就射给谁!”

众女面面相窥。

齐晓柒首先灵机一动,叫道:“我知道了——大圣,此去欲何?”

孙长胜眼前一亮,立刻掏出鸡巴按着齐晓柒的屁股让她弯腰插入,手指前方豪气干云笑道:“踏南天,肏群骚!”

齐晓柒耸着屁股蛋膝行向前,一边问道:“呃……若一去不回?”

孙长胜哈哈笑道:“那就陪着你们一起取精啊——女妖精,看棒!”

“哎呀呀,大圣……你这棒棒好厉害,一下子就杀得人家脚软了呢……”

****************************

孙长胜陪着王勃等人玩得不错,喊来秦艺玮和赵秀峰骑着急匆匆赶来的韩燕谭杉母女一起开始淫戏。几人过关斩将,很快从旅店“杀”进网吧,俄而又兴致勃勃地冲杀回来,淫声浪语震天响,骚水淫液满屋飞。

这般吵闹,竟然无人干涉?!

季重乐琢磨着双福旅店与网吧里的变化,不禁心生疑惑。

“左右两家店都被自己人盘下来了……”唐优悠见状主动解释道:“最近新人特别多,还有七八个、十来个人的小圈子都整个并入了咱们。”

“为什么?”

“原因很多,据我总结主要还是环境变化。”

“环境变化?”

“嗯,比如失业,租赁的炮房被退租,还有生意纠纷等等……反正挺多小圈子混得都快吃不上饭了,还怎么打炮?”唐优悠顿了顿,忽然正色道:“重乐,这事一件两件可以说是倒霉,但忽然密集性出现,其中肯定有问题!

“饱暖思淫欲”,这话不一定对,但吃不饱、穿不暖的人是肯定没有心思肏屄的。所以肏屄圈子里的成员生活大多算是优渥、起码中等偏上……这其中有些人是家底丰厚,但更多还是靠着大家互相帮衬,共同进步。

不管什么圈子,大家聚在一起互通有无与守望相助都是应有之意,例如陈媛家里就有很多“薪水高、要求低”的工作,只是普通人不得其门而入罢了。小圈子成员们群策群力,提升个生活质量并不难。

但这种联盟并非牢不可破,如果被有心针对,或者大的环境发生变化,也很容易打回原形……

唐优悠继续道:“还记得我和柒柒加入那时吗?本来以我们俩的情况,不至于没人要,可那时候我们圈子莫名其妙就散了……我以为只是个例,但现在看来,并不是。”

“有人,在对整个圈子下手?”季重乐沉吟问道:“你还发现了什么吗?”

唐优悠摇头道:“暂时没有线索。”

“那就先走着瞧吧……”季重乐头疼道:“我最近刚攒了点家底,正好也缺人,应该能帮上圈里的朋友。”

这时陈媛陈静姐妹总算载着季往来到双福旅店,可以继续招待客人了。

季重乐带几人穿过旅店房间来到网吧,就看孙长胜王勃等人已经玩到换将阶段——孙长胜和秦艺玮正夹着李嫚雨上下齐攻,口吃赵秀峰和少言寡语的屈小凤恰好凑成一对,王勃则扛着齐晓柒的两条大腿狠狠肏弄着。

除旅店外,网吧也已经被圈里人承包了。抬眼一扫就能看见好几个女顾客一边上网一边若无其事地撅着屁股被人从后面猛干,也有男客人一边打游戏一边享受着骚货们的套弄……这就是圈里人的日常娱乐方式,偶尔兴致来了也可以离开座位去旁边狠肏一波。

“儿子,你这就是个淫窝啊!”季往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面,忍不住惊道:“这帮孩子都是圈里人?成天这么干,身体受得了吗?”

“叔叔不用担心,不频繁射精也谈不上伤身体,他们早就习惯了。”陈媛解释道:“您和重乐也干了我们好几天,这不还是生龙活虎的么。”

季往嘿了一声,笑道:“鸡巴是没啥事,我这老腰可有点酸了。”

“这好办,今天您就选点舒服姿势养养腰。”陈媛嫣然笑道:“走,我带您先点点名,看有没有能对上眼的……”

几人上前,齐晓柒看见季重乐顿时叫起来道:“唉呀乐哥,这小帅哥从哪儿找的?肏屄高手啊……这技术好的,一炮齐根进,两三下就找着G点,不到三分钟就把我干尿了!”

“咋样,厉害吧?”

“太厉害了,这小伙不光技术好!关键本钱更好,又粗又硬,涨得我屄里满满的……我看着鸡巴比你还大,乐哥你快掏出来比比!”

“啥,柒柒你这水平不行啊!人家悠悠随便选个洞套一下,说出来的尺寸差不出五毫米……”季重乐哂道:“你还得要我掏出来比?”

齐晓柒撒娇道:“是是是,人家水平不行,被这么大的鸡巴肏进来就头晕眼花了……好哥哥,快掏出来让我看看!”

季重乐无所谓地宽衣解带,亮出鸡巴。

“你俩这尺寸太接近了,这要蒙着眼睛肏我都得当成一个人呢……”齐晓柒故作为难地道:“我感觉光用看的不行,还得实际体验一下!”

“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呐!”季重乐哈哈一笑,俯身抬着齐晓柒的肩膀让她竖起来挂在王勃肩上,挺起鸡巴抵住她的屁眼狠狠顶了进去,道:“来,让你近距离感受一下。”

“哦!”齐晓柒瞬间瞪圆眼睛张大了小嘴,喘着气叫道:“这两根大鸡巴,真过瘾!悠悠,好姐妹,你快过来,给我播报播报……”

“没空,你看谁肏我呢?”唐优悠跪在季往胯下飞快摇晃着屁股,把那美艳骚屄牢牢套住他的鸡巴,喜滋滋叫道:“这可是当年把季重乐射出来的大鸡巴,人家帮着叔叔回忆生儿子的过程呢……不比你那当肉玩具的任务重要多了?”

“哎呀,叔叔好!”齐晓柒赶紧道:“您还想要儿子不?回头我给您生一个,保证白白胖胖的……有空您得教育教育重乐,成天肏屄也没个正事,都不说让您抱个孙子……还得您亲自来啊!”

季往乐呵呵地道:“你们这些姑娘怎么都见了面就要给我生儿子?光说不练,没点新鲜的啊?”

齐晓柒脑筋急转,立刻道:“哎呀,怎么光说不练呢?重乐要是同意我给她当后妈,咱立马就生……”

唐优悠不屑道:“有这好事还轮得到你?叔叔选我,不当后妈不当小三,您就放心把我当成个自动售货机哈……射进精子,吐出儿子!先到先得,下次售货要等两年哈……”

“为什么两年,不是十个月么?”

“我呸,您当我是机器啊!生完一个不用休息就生下一个?”

几人说说笑笑,孙长胜等人也凑过来,各自向季往问好,继续淫戏。

季重乐和王勃当然成了主力,两杆大鸡巴纵横捭阖,肏得骚货们嗷嗷乱叫。

尤其李嫚雨和屈小凤身为“客人”受到重点照顾,被搭成炮架子二穴通掼,唐优悠振臂一呼,双福圈子在场全体男生都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三十多个男人轮流冲锋,有精的出精,没精的出力,爽得二女高潮不断,最后精疲力尽、瘫软如泥。

季往虽然经过几天圈子生活,但这种数十人群交的大场面还是首次,散场之后整个人都浑浑噩噩,连自己射没射精、射进谁体内都不知道,像喝多了一样,在陈媛照料下体验一把用丰满女生肉体当床插着睡的感觉。

王勃也累得够呛,他和季重乐两人背着李嫚雨和屈小凤两女,打算直接在双福旅店睡下。

季重乐貌似不经意地问道:“王家在b市定居的人多么?”

王勃顺口答道:“咱家没人住这边。”

季重乐点点头,安置好三人,径自在隔壁搂着常娜睡下了。

*******************************

接下来两天,王勃陪着两位女友四处游玩。

季重乐等人则去往医院看望旅店大叔,不爱言辞的常娜看到大叔憔悴的样子后泪流满面像个孩子似的,非要给大叔口一管……尝试半晌确认付大叔已经硬不起来了,常娜抹抹嘴角,嚎啕大哭。

旅店大叔没好气地道:“行了行了,你等老子出殡时候再哭!”

“那时你都化成灰了,我哭给谁看啊?”常娜又难过又委屈地道:“大叔,你不要死好不好?多活一天是一天,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旅店大叔笑了笑,洒然道:“如果能赖活,谁愿意好死?叔我现在还明白事,还能说话,等过几天昏迷了如果浑身插满管子倒也能多活一阵……可那时候就真是想死就做不了主咯。”

常娜哽噎无语。

走廊里,来探病的付军正要抽烟,季重乐凑过去帮他点火,笑道:“正好碰见,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你问。”

“王家为什么要参与b市的这个项目?”

付军愣了愣,略一沉吟才缓缓道:“市里新城区扩建项目属于惠民工程,资金缺口很大,未来五年的财政收入可能都得填进去……”

他顿了顿,看季重乐茫然不解的样子,无奈解释道:“财政支出都给基建了,民生等方面就可能出问题!如果你问的王家和我理解一致,那他们可不是自己要来——而是被请过来维稳的。”

季重乐豁然开朗。

付军耸耸肩道:“咱得承认,很多社会上不稳定因素都会关联到裤裆里,所以圈子稳一点,老百姓就能稳一些……你明白了?”

季重乐点头道:“谢谢。”

“这么客气?那我就再提点你几句——”付军的表情有些微妙,笑道:“王家出手很有分寸,第一轮根本没动,第二轮也只弄个小公司站在后面喝汤……人家来都来了,顺便跨界赚点车马费,不会人说什么。”

季重乐苦笑一声,微微皱眉沉默起来,良久才道:“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你说。”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旅店大叔告别的日子,大叔又有了新要求……提议大伙也陪着他肏上最后一炮。

圈里人尊重生命,更尊重出于自由意志的个人选择。也许因为性爱本身代表着生命的创造与延续,所以大家面对生死的态度会相对坦然与从容。

众人汇聚在病房里,然后看着大叔吞下两粒伟哥,等待勃起。

白发老楚伸手道:“给我也来一粒……”

“爸!”

“没事,死不了!”老楚推开儿子自嘲道:“我就吃一粒试试,能硬就陪老付一程,硬不了……就算了。”

旅店大叔嘿嘿强笑道:“老楚你还是算了吧,你那鸡巴都多少年没用过了?这情我领,下辈子再谢你……”

“靠,老子前年还能硬起来呢!”

众人纷纷宽衣解带,很快绕着病床围成一圈,女前男后,依靠着娴熟的本能肏弄起来。

王小燕肌肤胜雪越众而出,她身披轻纱、头戴花环、目无表情,婉如一位行走在人间的女神,赤足轻轻踏上病床,缓缓伏在大叔身上,沉坐下去。

旅店大叔满意地嗯了一声,脸色渐渐红润起来,朝大家笑道:“小燕这骚屄就是带劲儿!一动不动,愣是给我弄出个大力狠肏的感觉来……爽啊!”

圈里医生看了眼仪器,说道:“万艾可(伟哥)最初就是作为心脏药物发明的,有扩张血管的作用……以付先生的身体状况是受不了这种刺激的……你大概有……十五分钟。”

众人沉默不语,陈媛和常娜等女性都忍不住轻轻抽泣起来。

“你别说,我以为这辈子肏的屄够多,就算以后不肏了也没啥念想……”旅店大叔仰望着天花板喃喃道:“结果让小燕这么一包,还真有点舍不得……”

常娜连忙叫道:“快!医生,大叔不想死了!快把他救下来!”

陈媛咬着嘴唇拉住常娜,低声道:“别喊……来不及了……”

旅店大叔笑了笑,朝王小燕道:“燕子啊……谢谢你了。”

王小燕垂首勉强笑道:“叔,给大家开拓地府圈子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旅店大叔道:“行啊,要是真有地府,我肯定给你们打好前站……率领几百帅哥美女等大家……”

孙长胜连忙叫道:“叔,我口味重,给我留几个牛头马面哈!”

旅店大叔哼了一声,懒得理他,目光留恋地从众人身上缓缓掠过,看到常娜时顿了顿道:“别哭了……叔不是舍不得肏屄,是舍不得你们……”

常娜红着眼睛用力点头。

旅店大叔的目光继续游移着,看向季重乐。

季重乐微微一笑,朝他竖起大拇指道:“大家每天都想着要爽死,只有大叔你身体力行去做了……我辈楷模啊!”

“嘿嘿,可惜这楷模只能当一次……你们可……别学我……”旅店大叔的声音越来越低,脸上泛起一抹潮红,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让他射吧……再过一会就感受不到了……”医生看着监测仪把准备好的药剂推进大叔的点滴瓶里,低声道:“付前辈,一路走好。”

医生说完,转身走出了病房,把剩余的时间留给众人。

王小燕依旧木无表情地微微抬起臀部,身体轻轻抖动起来,以她极品骚货的段位在收精时完全不该出现这种颤动,但情难自禁,已经无法掩饰内心的感受。

老楚、馨馨、张姐、小西、季重乐、孙长胜、付军、陈媛、陈静、常娜等人静静看着浊白的精液从王小燕胯间渗出来,沿着丰臀的曲线滴落在床单上。

一滴、两滴,三滴……直到精液渗透床单,化成几团不规则的荷印。

检测仪的心电图峰值忽然剧烈跳动起来,时快时慢,时断时续,时而发出尖锐的警报声,那是生命对于自身存在的最后挣扎……众人抽插的动作也随着心电图时轻时重,当屏幕上的峰峦降为一条长长直线的时候齐齐挺腰,大鸡巴齐根进底,抵住女性们的子宫口,让生命种子喷射而出。

“大叔/老付,一路走好……”

****************************

回到双福旅店,季重乐等人的情绪后很低落,陈媛便提议打打麻将,几人随意找了间空房,稀里哗啦搓起牌来。

大杀四方之际,消失两天的王勃再次出现,神色有些疲惫。

“乐哥,家里决定让三叔撤出b市,公司送给你了,包括b市的圈子以后也归你负责——但你要开的那个酒店,必、须、停、下!”

季重乐一愣。

不等他开口,孙长胜已经瞪眼怒道:“凭什么?”

王勃解释道:“开始三叔不知道你的身份,他提出来的条件也不是想在你项目里掺一脚……他本来目的就是想控制你,暗中把这事搅黄。”

季重乐不由一懔,若有所悟。

孙长胜又问道:“为什么?”

“王家有条祖训——”王勃严肃起来,站直身体背诵道:“王家子孙,事急从权可以为鸡为鸭,发家致富不得从龟从鸨。”

孙长胜茫然捅捅身边的陈媛道:“好学生,帮我把这段翻译成人话呗。”

陈媛没好气地道:“他们老祖宗说,如果后代不争气活不下去了,可以卖身当妓女当鸭子,老祖宗不怪罪……但不能仗着鸡巴大、活儿好跑去开妓院,当龟公当老鸨子挣钱!”

“嘿,还挺有骨气?!”

王勃矜持地笑了笑,看着季重乐继续道:“幸亏你是外戚、不姓王,不然三叔就不是收购你的项目,而是直接请家法了。”

季重乐沉默不语。

王勃无奈道:“我知道这对你不太公平,但你既然享受着王家血脉的力量,那就要遵守王家的规矩……家里给你这些算是补偿,此外还有个小要求。”

“什么要求?”

“控制好b市的圈子,这段时间不要出现太多圈里人导致的社会问题。”

陈媛飞快帮忙算账道:“就是你家把价值两个亿的公司股份补偿给重乐,条件是让他放弃现在的事业?”

王勃皱眉道:“账面上的两个亿和这家公司实际的价值可不一样,我相信乐哥参赛之后至少可以翻一番……而且和整整一座城市的圈子人脉比起来,我觉得这还只是小钱罢了!别说你们不懂城市圈子的背后价值!”

“有个屁价值,不就是能多肏几个骚货嘛!”孙长胜哂道:“我这自己圈子的女人都肏不过来,整座城市有啥用?”

季重乐沉吟问道:“王家不允许国内出现大型色情场所?”

王勃耸耸肩道:“废话,这是意识形态问题,小來小去、楼凤歌厅洗浴剧本杀这些可以睁一眼闭一眼,你这起步就朝着国际化迈进,肯定不行!除非,你打算把这酒店弄成个情报机构,为国家服务……”

季重乐扶额道:“你让我考虑考虑再答复你……”

王勃点头离去,有些言外之意,他并没有说出来,但季重乐能听懂——从经济层面说。王家拿出两个亿真金白银,要求季重乐停下一个犹未启动的项目,这补偿堪称厚道。

确实“没让自家人吃亏”,态度比起把他当外人的时候有天壤之别!

而现实层面,项目已经暴露到高层,肯定不能顺风顺水地继续下去。

除非……

为国家服务?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世界之重乐酒店 二十八章

8 评论

  1. 请问招有声小说录音员么

    1. Piko狼友,暂时没有这方面计划。
      如果你对自己的声音很有自信,可以试着录几章喜欢的小说发给huiasd,让狼友们付费听,先看看效果怎么样。

  2. 一定要为国家服务。

  3. 您好,灰大,我又看不到已购买的隐藏内容了😂。
    玄幻佳怡1、2
    重口佳怡1、3、4、5、7、8、9、10、11、12、14、16

    1. 感谢提醒,数据已刷新,请再试试。

      1. 好了,谢了

  4. 我永远第一个来支持灰大

    1. 感谢支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