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乐酒店

Ps:《新娘王爱》写的不太满意,王家这帮“满级大神”的生活实在缺乏挑战性,暂时放一放,索性开个新故事。

《重乐酒店》的定位也属于淫生系列,但不是淫生外传。

其实类似还有《校园淫声》、《特约密室》、《少年的烦恼》都和王家的主线剧情关系不大,大家可以理解为发生在淫生世界,但与王家无关(当然会有客串登场),是淫生世界里某人、某个角落里的故事。

老规矩,先放一章试试水,等大家反馈。

 

第一章

因为爱情,季重乐赶在法定结婚年龄当天远行千里入赘迎娶了深爱的女人,然后又在短短半年后火速离婚——因为他发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其实竟是个骚货,虽说不至于人尽可夫,但同时与七八个男性交往都是平常。

而她嫁给季重乐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器大活好,比较容易满足需求”,最后暴露出本性的原因则是“老公,虽然你已经很努力了,可人家真的是更喜欢这样3P……啊!啊!啊!”

季重乐看着被两个陌生男人夹在中间狂干的老婆目瞪口呆黯然无语,却居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因为眼见的一切他根本理解不了,就好像老虎不明白牛羊为什么吃草一样。

就算你喜欢3P也可以先跟我说呀!可以先试着加根按摩棒,实在不行换成真的男人也未必不能商量……

时代在进步,婚姻观念和贞操观念都在变化。季重乐自身仪表堂堂、条件不错,也是从十六七岁玩到大的当代青年,对性爱这事虽然不敢说“过尽千帆皆不是”,但什么双飞3P也都试过。

即便在婚后很快就从种种蛛丝马迹中发现自己头上绿油油,季重乐都觉得这事可以谅解——逢场作戏而已,她爱我就好,性欲太强不是她的错。

在知情并容许的情况下玩个3P那叫夫妻情趣,季重乐自认虽然可能会心里不爽,但顶多把另一个男人看成高档辅助工具。

开放到这种程度,大家依旧不是一类人,老婆说的事情对他而言就好像鸡同鸭讲,可能有道理、可能没道理,至少季重乐觉得“为了尽情3P就要离婚”这观念让自己无法理解。

还能怎么办?顶着绿帽子苦苦哀求老婆,说“别离开,你们3P时候带我一个”?季重乐自问能做到,但前提是——还有爱情!

有性无爱,老子又不是没玩过3P,你特么不爱我,我玩你做甚?

于是当天签署了离婚协议,房子归老婆,十几万存款则留给自己。父母亲友都在外地,孑然一身的季重乐无处可去,随便找了家小旅馆住下,开始思考人生。

********************************************

住了两天,季重乐发觉自己愈发难过起来。

这家旅馆在大学城附近,主要客源就是每天跑来打炮的大学情侣,房间隔音效果又很一般,于是季重乐只能每天听着从早到晚呻吟声不绝于耳,不胜其扰。

这天午后,旅店老板进房来收拾,见季重乐死尸一样躺在床上,裤裆里却高高支起一大坨不禁莞尔笑道:“本来以为你也是来约炮的,没想到居然安安分分躺了两天。怎么……憋的难受,要不要帮你叫个小姐?”

季重乐懒洋洋摇头:“谢了,好意心领。我不找小姐,嫌她们脏。”

旅店老板微微一愣,正色道:“年轻人,你这话说的可不地道。”

季重乐不欲多谈,从善如流地道:“是,大叔你说的对——小姐们拿钱办事其实不脏,有些骚货不要钱也跟人随便肏,可比小姐脏多了。”

“嘿,你这小子说的偏激啊,刚受过女人刺激?”旅店老板嘿嘿一乐,索性坐下来看着季重乐道:“我说小姐不脏,一方面因为她们出卖身体是个职业,谈不上贵贱;一方面也确实是她们自己心里明白的很,对生理卫生的重视程度可比你想象中高多了……以前条件不一样,有挣钱不要命的,现在陌生人不戴套,那是想都不要想,不信你试试?”

季重乐没想到这旅店老板如此健谈,无奈举手投降道:“大叔,我是真没玩过小姐,也不懂行情,这事算我错了。”

“没啥错不错,小姐确实有脏的,骚货也一样有干净的。”旅店老板摇头笑道:“我认识个女人每次都得找三四个男人干她还不要钱,够骚吧?可你要是以为随便勾搭勾搭就能上,那你可就想错了。不是她要的那样,给多少钱也不好使!”

季重乐一震,想到前妻,好奇问道:“那咋样能上?”

旅店老板扳着手指数数道:“亲戚、朋友、知根知底的熟人都行,陌生人就得鸡巴够大、活够好,还要先证明自己身体健康没啥性病。”

季重乐皱眉问道:“性欲强,就是图个舒服?”

“差不多……也可能就是习惯了。”旅店老板笑道:“就好像撸管,有人用左手有人用右手一样,肏屄这事要是习惯了三五个人一起整,换回普通一对一就总觉得没劲。”

季重乐再次想起了刚刚离婚的前妻,忍不住点头道:“有道理。”

旅店老板哈哈一笑,想了想又道:“没事的话,帮我看看前台吧……这边大学生不少,没准有看上眼的就帮你解决下呢。”

人家开门做生意,总是怕出事的。季重乐心知自己在房间里躺了两天已经引起旅店老板注意,让自己找小姐还是让自己帮忙看店,其实都是好意关怀。反正躺了这么久也该活动活动,于是笑道:“看店没问题,泡妞就算了,别再让人砸了您这店哈。”

“谁敢?”旅店老板一瞪眼,拍拍胸口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下午我出去一趟,你帮我照看下……电脑里有毛片,自己找。看上那个姑娘只管泡,只要不是强奸,出了事我给你兜着。”

“行啊,借您吉言……”

***********************************

傍晚时分,眼见一个个女大学生或羞涩、或淫荡,或情浓、或意动,都和人进到客房里胡天胡地,季重乐依旧只能百无聊赖地坐在柜台后看毛片,等着有没有单身的妹子瞎了眼瞧上自己。

天随人愿,总算有个住店的女大学生跑来买水,扫了屏幕一眼,顿时俏脸绯红。随即发现那A片里的姿势很新奇,忍不住羞答答地又扫了一眼。

季重乐见状顺口调戏道:“咋了妹子,这姿势没试过?要不要哥陪你试试?”

女大学生顿时狠狠白了季重乐一眼,将钱拍在柜台上道:“拿瓶红茶。”

“自己进来拿,没看见哥忙着呢吗!”季重乐看女学生没被吓到,一指身后的冰箱,随手拉开拉链让已经硬梆梆的鸡巴跳出来放放风,等女大学生走到近前,便拉住她的手道:“来,闲着没事就帮哥撸撸管。”

女学生瞥见季重乐那凶器顿时眼前一亮,轻轻挣了挣后就半推半就地把芊芊玉手放在他阴茎上,缓缓套弄起来。

“哥这尺寸不错吧?你过来点,陪哥唠会嗑……”季重乐把女学生搂到身前,笑道:“比刚才跟你开房那小子咋样?”

“比他大……”女学生顺口答了一句,旋即反应过来,嗔道:“这跟你有啥关系!”

“现在是没啥关系,等会没准就有了。”季重乐笑道:“我看你那朋友上完你就走了,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陪哥玩会咋样?”

女学生皱眉道:“玩啥?”

“这个呗……”季重乐在女学生抓着自己鸡巴的手上拍了拍,笑道:“看你这动作还挺熟练的,轻重缓急力度刚好,肯定没少玩这个吧?”

“你们男人才没事就玩这个呢!”女学生啐道:“凭啥让我陪你玩啊,拿我当小姐呐?”

季重乐笑道:“小姐脸上也不写字,这事谁看得出来啊。”

女学生生气了,怒道:“那你就是看我像呗?”

“看不出来,看不出来。不过……试试就知道了!”季重乐猛然一打横将女学生抱起来,笑道:“哥有绝招,插进去动几下就知道你是不是小姐,敢不敢让哥试试?”

女学生被吓了一跳,赶紧松手搂住季重乐的脖子,有些害羞的低声道:“那也不能就在这儿试啊……”

“进屋进屋。”

季重乐大喜过望,抱着女学生进房三把两把就将她剥成一条小白羊,自己也把裤子一脱就扑了上去。

“哎,你等会……让我看看……”女学生叫停,伸手又摸了摸他胯下那杆巨炮,难以置信地自语道:“刚才隔着裤子,我还以为是假的呢……”

“我草,少见多怪!把腿劈开,哥让你看看真家伙!”季重乐压住女学生挺枪就上,女学生象征性地扭了几下,还是让他入了港。

“哦……”

俩人同时一震。

季重乐动了几下,忍不住骂道:“真他妈紧!你那男朋友怎么开发的?他那玩意是根牙签吗!”

“你轻点!”女学生眼泪都掉下来了,一边使劲咬着牙一边哼哼唧唧地答道:“你都不等我湿了就进来,能不紧吗……真拿我当小姐啊!”

季重乐晒道:“刚才让你摸了半天,不是小姐也该湿了!”

女学生气道:“是我模你,又不是你摸我,怎么可能会湿!”

俩人吵了几句,总算渐入佳境,让季重乐耸着屁股活动起来。

女学生抱着季重乐的后背,星眸半开半闭,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一颤一颤地慢慢也盘住男人地后腰,很是粉嫩的屄口紧紧箍住了那根大鸡巴,被肏的“噗噗”作响。

季重乐有段日子没搞女人,自然顾不得什么情调,一口气先插了几分钟,直到身下女生“啊”地娇躯剧颤惊呼着用手指紧紧掐住他的后背才停下动作将腰杆一挺,大鸡巴深深埋进女学生的阴道里享受着高潮时候阵阵收缩的律动。

“来,换个姿势,你爽了哥还没爽呢……”

季重乐轻抽慢送了一会叫女大学生翻过身跪在床上撅起屁股从后面继续干她,这次一气没歇,直肏到快射了才让瘫软如泥的女学生翻过来,狠狠压到她身上射进去,俩人连分开的力气都没了,搂在一起同时喘着粗气。

过了一会,女学生推季重乐道:“你下去啊,都完事了还压着人家干什么,喘不过来气。”

季重乐道:“谁说完事了!这才第一发,就是活动活动身体,好戏还没开始呢!”

女大学生惊道:“啊?你还要!”

“这不废话么,难道你以前都是干一发就完事?”季重乐翻身躺在女学生身侧,只听“哗啦”一声,浊白的精液混着爱液顿时流了好大一滩。

女学生赶紧抬起身子,手忙脚乱地找东西擦拭,嗔道:“当然有两三次的时候,也得先歇一阵嘛!难道你还打算趴我身上歇到再硬起来!呃……你……”

季重乐嘿嘿笑道:“就是想趴你身上硬起来啊……行了,等会一起再擦吧……”说着一抄女学生的大腿,在她惊讶愕然的目光中挺起恢复狰狞的大鸡巴再次开肏。

女学生的身体未及清理,阴道中还混着季重乐射进去的精液和体液,十分湿润好肏,不但让大鸡巴顺利地齐根插入,而且很快就发出“噗哧噗哧”地肏屄声响。

季重乐的鸡巴虽然重新硬了但体力未复,所以也不着急使劲,一边享受着鸡巴被润滑轻挤的快感,一边打量起胯下的女学生,笑道:“妹子,咱俩都这样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陈媛!”女学生白了他一眼,嗔道:“名字对你来说重要吗!接下来你是不是还打算扔给我一千块钱,再让我加个微信,以后好继续干啊?”

季重乐奇道:“咦,你不说你不是小姐吗?咋对自己的价位这么了解呢!不过我跟你说哈,你可不值这个价……这里是大学城,野鸡遍地都是,人家普通大学生才三五百块钱!就算你比她们漂亮点,但活儿不行啊!”

陈媛又羞又恼道:“你才不值这个价呢!人家要是愿意的话,有的是男人排着队按一千一次干我……姑奶奶又不缺钱,凭什么要卖屄啊?”

“对对对,咱不卖!你对哥哥我的大鸡巴一见钟情,这才陪我上床的……”

“明明是你强行把我抱进来的好不好!耍流氓一次还不够,居然还没完了!”

“那我不肏了。”

“别……”

其实两人的年纪相差仿佛,只不过季重乐步入社会早又经过婚姻历练,这才显得比名叫陈媛的女学生成熟很多。

果然一问之下这陈媛在附近读大三,其实年纪比季重乐还大了几个月,说到性经验就更是天差地别,算上季重乐也不过经历了三个男人,主要是这陈媛不但身材丰满,脸蛋也漂亮,评不上校花也只是懒得打扮罢了,从小一直被男生追着捧着,也挺自持,今天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就随便跟他上了床。

“看你鸡巴大呗!”女大学生陈媛红着脸解释道:“其实跟我男朋友也没啥感情……觉得岁数到了,该找一个……其实就是炮友。”

季重乐道:“我操,找炮友你也挑个好的啊!射一发还得歇好几小时再来的有啥意思!”

“你以为每个男人都敢对陌生女人把那玩意亮出来?”陈媛白了他一眼,之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再说……再说毛片里也没演过这个,我以为、以为都得那么长时间呢。”

“哈哈……”季重乐笑了笑,搂住陈媛翻身变成男下女上,道:“你自己活动会。”

陈媛很听话地仰起娇躯露出无限美好的上身,坐在季重乐胯间套弄起来,微羞问道:“你经常这么干吧?我是说耍流氓……”

季重乐失笑道:“你是头一个,看来大学城周围成功率挺高的,以后还真得经常干。”

陈媛不屑摇头道:“切,我不信。”

“真的……不过以前跟认识的女人这样过……我说陪我上床,她不肯,然后我把鸡巴掏出来一亮,她就答应了。呵呵……”季重乐有些怀念地回忆了片刻,笑道:“给陌生人看还真是头一次……当时想反正我就是个住店的,你要不干我就跑出去换个地方呗。”

“呵……”陈媛想了想,也笑道:“那下回我肯定不干。”

“嗯,下回轮到你先给我看了。”

“滚——美得你!”

调笑一会,季重乐恢复体力继续让陈媛跪到床上,从后面按住那雪白圆润的丰臀开肏,这时候彼此算是有了初步了解,他也不再客气,干得女大学生高潮迭起、浪叫连连,最后哭爹喊娘地败下阵来,好像个蚕蛹样软趴在床上屈成一团。

“不行了,哥哥歇会……哎呦,你干死我了……歇会歇会,让我歇会……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再干就爬不起来啦!”

“反正你晚上也没事,爬不起来就爬不起来呗。”

“那万一我男朋友回来咋整啊?”

“不就是个炮友嘛?他要愿意就一起,不愿意就让他滚犊子。”

“你才滚犊子呢!学校里传开我还怎么做人呐!”

“学校那么多人,谁认识你是谁……他敢说就找人弄他!”

“唔……那也不行!”

一番交涉,季重乐还是无奈躺在床上让陈媛口舌侍奉。

“含深点。”

“嗯嗯嗯……”

“学校里像你这样的女生不少吧?下次带个同学来,咱双飞,省着你一个人又不行。”

“哼哼哼……”

“对了,你后门让人开过没有?要不咱换后门吧?”

“唔唔唔……”

陈媛连舔带吸的又忙乎半晌,还是没能让季重乐射出来。

不过季重乐也爽到差不多,眼看陈媛也恢复不少体力,就让她再次撅起来承受一次冲锋,总算射了进去。

陈媛穿好衣服,感觉仿佛在做梦一样,看着懒洋洋躺在床上的季重乐,忍不住道:“那个……你真不打算给我钱吧?要不……我给你点?”

季重乐一愣,想了想问道:“被刚认识的陌生人肏了一顿,偏偏感觉还挺好,所以你不知道该怎么定位咱俩的关系了,是吧?”

陈媛被说中心思,顿时俏脸一红,赶紧低下头。

季重乐笑道:“这事有啥为难的——咱俩谁也不了解谁,萍水相逢,不管负责任还是处朋友那都是扯蛋!你要不觉得吃亏,咱俩就保持现在的关系呗?”

陈媛摇摇头,欲言又止道:“我倒没觉得吃亏……那就先这样吧。”

*************************************

大鸡巴的威力果然无穷,第二天陈媛回学校上完课如约而至,跑到季重乐房间里任他淫乐,虽说没按要求带来女同学双飞,却羞答答地让季重乐开了后门。

陈媛的小白屁眼居然还是第一次,不过适应性很强,被肏几分钟就耸着屁股自己动了。就此食髓知味,天天都跑来找季重乐打炮,虽然每次都被肏的惨兮兮也乐此不疲。

这天傍晚,旅店老板又让季重乐帮忙看店。

季重乐便拽了陈媛一起来到前台,得意地显摆着叫道:“大叔你看,我帮你看店还真泡到个妹纸,真是借你吉言啊。”

旅店老板打量了陈媛两眼,展颜笑道:“还真不错,这脸蛋不说,身材可算挺好了。”

季重乐笑道:“咱们男人选女人是二十岁挑脸蛋、三十挑身材,所以我这妹纸用到三十岁是没啥问题哈。”

“我才不跟你到三十岁呢!”陈媛闻言忍不住拍了季重乐一掌,有些好奇地问道:“那四十岁呢?四十岁的男人选什么样的女人?”

季重乐一摊手,无奈道:“这得问大叔,我可真不知道了。”

“如果说那事的话……”旅店老板淫笑道:“四十岁当然是看活儿了。”

“什么活儿?”陈媛迟疑地追问一句,看着旅店老板和季重乐的满脸淫笑才反应过来,忍不住跺脚嗔道:“大叔,你这样子真猥琐!”

“哈哈,我说说就猥琐了?你们干的时候可不猥琐?”旅店老板站起身,拍了拍季重乐笑道:“走了,帮我看好店……争取再泡一个,双飞哈。”

“呸,你们男人怎么都这样!”

陈媛跺着脚气鼓鼓地坐到柜台里,好半天才盯着季重乐问道:“为什么要双飞啊,我们女人起码有两个洞,你们又没有两根那玩意!我都没惦记双飞呢,你们总惦记啥?”

季重乐一愣,矫正陈媛道:“你说的两男一女那叫3P,只有两女一男才叫双飞……再说我也没总惦记这事啊……”

陈媛气结道:“还说没惦记!你认识我第一天就让我找人跟你双飞!”

“因为咱俩是通过这事认识的嘛,所以我就想在这事上多发展发展……”季重乐摊手笑道:“我觉得你既然能因为我鸡巴大就跟我上床,那肯定是喜欢这事,所以多玩点花样也许会更高兴啊。”

陈媛怒道:“要玩花样,我应该找个男人一起3P我才对!凭什么要找女人陪你双飞啊?”

季重乐耸耸肩,无所谓地道:“那你就找呗,最好找个我这样的,俩人一起干死你……大叔,你咋回来啦?”

“回来取东西,正好听见你们小两口玩得挺开啊?”不知何时回到店里的旅店老板搂着个十分俏丽的女学生站在柜台前,笑眯眯道:“不管双飞还是3P,我都可以帮忙,需要就吱一声哈!”

季重乐惊道:“大叔,我看还是你玩得开才对——千万别告诉我,你搂的这位美女是咱们老板娘!”

“那必须不是啊!”旅店老板笑道:“你以为我每天出去嘎哈啊?当然是打炮啦!只不过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不想碰来住店的女人而已。”

季重乐竖起拇指赞道:“高!老板真讲究!”

旅店老板摆摆手道:“少拍马屁,说吧……要不要一起玩玩?”

季重乐还在犹豫,就看陈媛忽然瞪大秀目指着大叔怀里的女学生惊道:“王学姐,是你?”

“哎呀,遇到熟人了,好难为情呢……”俏丽女学生花枝乱颤地笑起来,伸手在旅店老板腰上拧了一记,嗔道:“都怪你!非得回来拿东西,这么点路还要搂着,害得我这学姐形象都丢了。”

陈媛赶紧摆手道:“小燕学姐你别怕,我不会乱说的!”

王小燕咯咯笑道:“人家一没偷、二没抢、三没做小三,陪叔叔打个炮而已,有啥可怕的?”

季重乐和陈媛齐声惊道:“他是你叔叔?”

“没有血缘关系啦!”王小燕翻个白眼,不耐烦道:“你俩赶紧的,到底要不要一起?正好双飞3P都帮你们解决了……要不是付叔开口,我才不和你们这种菜鸟玩呢!”

季重乐耸耸肩,撇着陈媛道:“菜鸟说了算。”

陈媛柳眉一竖,随即压下火气,撅起嘴道:“哼,我才不受你们的激将法呢!一起玩可以,但我如果不同意的话,大叔不可以肏我!”

王小燕立刻朝季重乐道:“老弟,咱别带她了……姐姐再找个妹子陪你双飞加咱们4P。”

季重乐大为意动。

陈媛不悦道:“凭什么啊?是大叔邀请我们的!要拒绝也得大叔拒绝……付大叔,人家经验少,你得让我适应适应嘛!好不好?没准等会我就答应了呢!”

“不好,少来这套!大叔我最不怕女人卖萌了。”旅店老板笑眯眯地道:“我是不在乎少肏个妞,但要一起玩的话,你放不开多没意思啊?不过……你既然说没经验,那我们适当照顾你一下还是可以的。”

陈媛奇道:“怎么照顾我?”

王小燕指指自己的挺秀鼻子,笑道:“这简单,等会你要是被他俩肏的受不了,只要喊声学姐,剩下的事儿姐姐替你接了。”

陈媛顿时想到自己每次被季重乐肏的欲仙欲死,撅腚求饶的场面来,忍不住心头暗笑。再撇了旅店老板几眼,发现他也不是自己无法接受的类型,俩人一起肏,就算他有季重乐一半的实力也非得把王小燕整到失禁不可,于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一咬牙,答应道:“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

四人直接在旅店找了间房。

陈媛本想看王小燕的笑话,没想到刚进房就吃了个下马威——自己连房间环境都没看清呢,就听“噗通”一声,转头看见王小燕已经把季重乐推坐在床边,跪在他胯间,用神一样的速度掏出他的鸡巴含进嘴里!

这还不算完,陈媛甚至根本没看见王小燕做什么动作,两瓣大白屁股就已经从裙子下面高高撅起来,一颤一颤地看的自己这个女人都莫名心动!

然后还有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旅店大叔,根本没用前戏就掏出来根又粗又长、不比季重乐差多少的玩意,不等陈媛看清就恶狠狠地捅进了王小燕身后,凶猛地抽插起来——那动作简直就像要把王小燕活活肏死一样!

同样吓了一跳的还有季重乐。

虽然也肏过不少女人,但在季重乐概念里所谓的“活儿好”不过就是放得开、各种姿势都行,最多再加上狠狠高潮几次后还能夹得住屄……而王小燕的口活却直接颠覆了这个概念!

季重乐从来没想过一个人的舌头可以灵活到这种程度,轻轻一卷之间甚至就像条蛇似的可以围着自己的肉棒绕上好几圈,强大的吸吮力让人觉得鸡巴明明没动,却仿佛正在温润的洞穴里奋力抽插前行一样!

爽到极点!几乎比射精还舒服,但每当季重乐想要追求更多的时候,王小燕就会停下动作抬起头,用一种极骚极媚的眼色看过来,让人恨不得立刻就把她按在身下狠狠肏干。几下功夫,就让季重乐的鸡巴涨硬难耐,飞快达到平时要调整半晌才能达到的最佳状态!

“哎呀,小学妹脱衣服太慢啦!那咱们先3P,等会再双飞吧……”王小燕吐出季重乐的大鸡巴,屁股一耸就换成肛门套弄旅店老板,然后膝行着往后退去,用丰臀一下一下撞着他向后。

直到旅店老板坐在床上,王小燕被抽插的过程几乎没有中断,而身上的衣物却不知何时已经脱个精光。她一边用屁眼“噗噗”套弄着身下的大鸡巴,一边张开双腿露出粉红的骚屄,朝季重乐招呼道:“来呀,还等什么?”

季重乐如梦初醒,不由分说就站到王小燕胯间,挺起鸡巴狠狠插入进去。

“啊!小哥哥真有劲,难怪肏的小妹妹又爱又怕呢……”王小燕笑着伸腿盘住季重乐的后腰,娇声道:“放心肏,再大点劲姐姐也受得了。”

季重乐果然不客气,双手一掐王小燕的细腰,腰杆动的飞快,胯下大鸡巴好像独龙一样狠狠撞击她的骚屄,肏出一连串“啪啪”声,骚水喷涌。

舒服——这是季重乐插入王小燕后的第一感觉,虽然肏过不少女人,其中形形色色不乏各种名器极品,细细品味也都各有不同,比如有的屄多褶皱、有的屄多弧度,还有的屄多水、多油等等,但肏来肏去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但王小燕的艳屄肏起来却不是“热、紧、湿”这些词可以形容,而是一种恰到好处,抽插起来毫不费力偏偏快感又十足,仿佛可以让人越肏越有劲一样。

旅店大叔半躺在床边同样毫不客气地挺着腰杆,用那大鸡巴狠狠顶着王小燕的屁眼,扭头朝着脱完衣服正目瞪口呆的陈媛问道:“小妹妹,咋样?等会这么肏你的时候用不用照顾?”

陈媛惊得花容失色,连忙摆手道:“啊,你们要这样……不行!这样可不行!我会死的!这样我非死不可!”

旅店大叔拍拍身边的位置笑道:“那你还不赶紧乖乖的过来躺下,让叔叔尝个鲜?叔叔玩高兴了,就放你一马!”

陈媛看戏半晌欲火已灼,闻言迷迷糊糊便爬到床上,刚劈开双腿就被旅店大叔翻身压住,一鸡巴便插个齐根见底。

“哎呀,叔……不行……你慢点……先摸摸我!”陈媛一边用手推着旅店大叔,一边就觉胯下涨感袭来,短短几下就被肏的快感连连,忍不住娇吟一声。

“别总迷信前戏那玩意……啥前戏都不如鸡巴好使!”旅店大叔一边挺送腰杆一边笑道:“有那又亲又摸的功夫,肏几下多好……你看,这鸡巴一进,水哗哗地就出来了。”

陈媛娇躯一颤,又羞又恼道:“人家想多舒服一会不行吗?”

“啊?你觉得被摸比被肏还舒服?”旅店大叔伸手抓住陈媛的奶子揉搓起来,笑道:“这好办,叔满足你,给你双重享受!”

“啊!啊啊!你轻点!”陈媛被捏的一声惨叫,娇躯猛然拱起,胯下骚水立刻就喷了出来,被肏的眼泪汪汪道:“叔……你……你不是要……照顾我吗!”

旅店大叔笑眯眯道:“没错,可我说的是和老弟一起肏时候照顾你……现在他不没上嘛!你不会连大叔我一个人都应付不了吧?”

陈媛哭唧唧道:“那你倒是好好肏啊!你,你……也不陪我做前戏,一上来就这么使劲……啊,还捏我奶子……让我怎么应付!哎呦……你轻点,我又高潮了……哎呀,哎呀……重乐,救我呀!”

正爽到忘乎所以的季重乐听到呼救,应声一看,奇道:“我靠,陈媛你行不行啊!咋这么一会就被大叔肏哭了?”

陈媛委委屈屈道:“他,他揉我胸!”

季重乐惊道:“啊!你的奶子是隆的?不能捏吗?”

“你才是隆的!你们全家都是隆的!”陈媛顿时气结,连胯下哗哗的高潮都忘了,尖声叫道:“你们到底能不能好好肏?”

“哎呀,小妹妹急眼了!咱们改双飞吧,老弟换人……”旅店老板哈哈笑着起身和季重乐交换位置,挺进王小燕体内继续肏干起来,问道:“老弟,你知道双飞的精髓是什么吗?”

季重乐看陈媛哭得好像雨打梨花一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只好轻轻插入她体内慢慢抽送,一边晒道:“不就是俩妞挨个透,一个开码头、一个推屁股嘛!”

陈媛被换人轻肏却又觉得不适应了,感觉屄里痒痒的还不好意思让季重乐使劲,只好问道:“什么叫一个开码头、一个推屁股?”

“简单,你把腿劈开,我来给你示范……”王小燕推开旅店老板,翻身伏在季重乐背上,双手环腰、一对丰乳压上他的后背,回头笑道:“付叔来帮忙!”

旅店老板站到王小燕身后,重新肏进她的骚屄里就是狠狠一顶!

王小燕被肏的朝前一晃,娇躯推动季重乐的腰杆,猛然撞进陈媛的艳屄里。而后动作越来越猛,推着季重乐的屁股好像钟摆一样来回摆动,大鸡巴如同撞锤般顶进陈媛的粉屄里。

“啊!啊……啊……”陈媛被肏的娇躯剧颤,骚水像淋浴一样沿着鸡巴根乱喷,不一会就又高潮了,连忙叫道:“不行不行!我这码头刚建成,不能总这么撞!啊,啊……快停!我不要开码头了,我也要推屁股!”

“行啊!”王小燕笑眯眯地翻身躺好,直接把两条大长腿劈成了一字马,露出红中带粉的娇颜美屄,笑道:“姐姐来开码头,你想推谁的屁股?”

陈媛眼珠一转,叫道:“我要推大叔!让季重乐在我后面!”

旅店大叔无所谓地伏到王小燕胯间肏弄起来。

陈媛立刻对季重乐小声道:“你轻点顶我!”说完也学着刚才的姿势从身后抱住旅店大叔,再让季重乐插入,然后猛然使出吃奶的劲儿朝前狠狠推去!

“哎呦,小妹妹,让你推屁股,你推我肩膀有啥用!”旅店大叔呵呵笑道:“我这肩膀再使劲也没用啊……对对对,推下面……有劲!”

陈媛本来打算报复下王小燕和旅店大叔,让王小燕也尝尝被“推进来的重锤”,可推了几下,顿时左右为难起来——俩人抱在一起,要想推动旅店大叔的腰杆,她就得使劲前后摇晃屁股!

问题是身后还有个季重乐顶着,陈媛推得越狠,身后就顶得越重,完全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玩法!而且看王小燕那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怕她那一千还没动,自己这八百就先阵亡了。

“不飞了,没意思!双飞一点都不好玩!还有别的没?”陈媛松开手,话音刚落,就看季重乐和旅店大叔齐齐转头朝她望来,眼睛里绿油油地直冒光,不禁吓了一跳道:“你,你们要干嘛?”

“这还用问?当然要啊!”旅店大叔笑眯眯地转身抓住陈媛,乐道:“小妹妹,你就剩一个玩法没试过啦……老弟,还不给哥哥让个地方!”

“啊!别……唔唔……”

陈媛恍然明白他们要干什么,不等出声,嘴巴就被旅店大叔吻住,同时菊花一紧,又让季重乐从身后顶了进去,双腿不由自主分开,迎来人生中的第一次二穴通掼,随即就被无休无止的快感淹没了。

等回过神来,陈媛赫然发现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记得自己被季重乐和旅店大叔肏了,具体挨肏的过程竟然一点都想不起来。

唯有体内那阵阵空虚的感觉好像比饿肚子还难受,偏偏脑海里又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满足感,这满足与下体的空虚感矛盾对立却又和谐统一,让陈媛恍然想起个词——纵欲。

季重乐和旅店大叔并肩靠在床头,各自嘴里叼着根事后烟吞云吐雾,心中同样有点恍惚……王小燕的技术让人叹为观止,彻底颠覆了季重乐对“活儿好”的认知,经过酣畅淋漓的发射后,可以确认这是自己人生中最爽的一次4P!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第一章

7 评论

  1. 我很喜欢佳怡母女和晓怡母女,希望让她们联动后续的情节中

  2. 拳交,兽交,母女,扩张,能加的全给他加上!

    1. 回hczl180狼友,淫生系列没有兽,重口内容应该只在佳怡系列里有

  3. 哇刷新一下刚好赶上回复了,要是这些外传合并起来那故事可就变得有意思多了,一点也不比主线差,就是人物变得会很多,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串戏,期待各外传主角的发展

  4. 说到少年的烦恼,以陈媛王小燕大学生的设定刚好可以让王勃那群人久违的客串一波了,好歹也是个外传,但是自那之后一次没出过场,个人还是挺看好这个系列的,感觉比王爱那个有感觉

    1. 是的,目前打算是淫生系列和淫生外传,两个合起来就是淫生世界。
      《校园淫声》、《特约密室》、《少年的烦恼》会改为淫生系列中的独立故事,不涉及王家剧情主线。

  5. 个人还是这篇还是很不错的,以新人进入圈子来拓展世界观挺有意思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