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必在乎我是谁

“姐,不要!”

林霖豁然惊醒,满头大汗地坐起身,迎面看到林冰沉静如水的眼睛。

“做恶梦了?”

“也不算恶梦……大概,大概是春梦吧?我梦见和姐姐你做羞羞的事情……然后,然后你还让咱爸也加入……说,说这样就原谅他……”林霖的话语声越来越低,猛然惊醒过来,难以置信地叫道:“我操——这都是真的?”

林冰眨眨眼,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林霖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在做梦,一咬牙便伸手朝林冰衣襟里的乳房抓去。

林冰再次眨眨眼,静静任由林霖将自己的丰乳握进手里,才低下头看着他晨勃的部位淡淡道:“虽然我现在可能揍不动你了,但最多五分钟,照样让你哭出来,信不信?”

林霖顿时感觉好像握住一块火炭,赶紧缩回手捂住被子讪讪道:“不用,不用!姐你一句话——我立刻照自己鼻子闷两拳,5秒钟就哭给你看!”

林冰笑了笑,转身道:“走吧,吃完早饭我送你回家。”

“姐!”林霖叫住林冰,正色问道:“你,你真要跟咱爸那样?”

林冰点头平静道:“就像你们说的,这事也不该带进棺材里——但问题是我真的不能原谅他!想来想去,大概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肏屄了。”

“为什么啊?”

“因为当年他管不住自己——肏了你妈,结果害死了我妈!”林冰豁然转身,看着林霖冷冷道:“所以我需要证明这件事不是他的错,而是我妈自己想不开!”

林霖苦笑道:“对。如果弟弟把姐姐肏了、爸爸把女儿肏了都不算事,那咱爸当年和我妈也一样不算啥……姐,饭不吃了,我这就回家……你等我消息吧。”

“你先等等。”

林冰转身出门,不一会带着两个娃娃团骚货手托餐盘走回来,伸手掀开林霖身上的被子,抬腿迈上床去用美屄套住了他的鸡巴,柔声道:“到了姐姐家,怎么能饿着走呢?你躺着不动就行……让她俩负责喂饱你的肚子……姐姐,负责喂饱你的鸡巴……”

*****************************

隔天,周末。

林霖愁眉苦脸地回到王家,进门看见林冰立刻就急冲冲问道:“姐!你看我和我妈长得像么?”

林冰一愣,断然道:“不像。”

林霖如遭雷噬,带着哭腔喊道:“完了!姐,我可能不是咱爸亲生的!”

林冰摇头无奈道:“你和你妈不像——但和爸年轻时很像!出什么事了?”

林霖伸手捂着胸口僵立半晌,才定了定神叫道:“姐!你喊个妞让我肏上再说呗……我,我感觉心脏有点供血不足!”

林冰扫了眼客厅,发现只有铭铭在打游戏。

还在犹豫,就看铭铭已经飞快扔掉手柄连蹦带跳地窜过来,拉着林霖的手一边往沙发上拽一边帮他解裤子,叫道:“我听见了——这八卦必须带我,谁跟我抢我就和谁急!小哥哥快来,人家最擅长帮男人活血啦!”

林霖一愣神的功夫就被铭铭压在沙发上。

铭铭娴熟地坐姿女上位,一边噗哧噗哧套着林霖的鸡巴一边用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连声问道:“快接着说!快说,你到底是不是你妈的孩子?”

“你才不是你妈的孩子呢!”林霖没好气道:“松开点,我这心脏没事,脖子可要被你勒断了……”

铭铭笑嘻嘻道:“口误,口误……那你是不是你爸的孩子?”

林霖迟疑道:“按我姐说的话,应该……是吧……”

“到底怎么了?”林冰和铭铭异口同声问道。

林霖叹了一声道:“我发现,我妈可能是圈里人。”

林冰:“唔……”

铭铭:“哈?”

******************

在林霖印象里,父亲林正峰虽然不古板,但还是比较有家长威严的。回家之后自然不敢直接告诉爸爸去和姐姐乱伦,便打算先旁敲侧击说点圈子里的事情,假托留学期间的见闻,试试父亲的态度。

孩子成年了,当然有和父母讨论社会的权利,所以林正峰只是默默听过林霖所谓的“新奇见闻”后一笑置之,没有表达任何态度,纯粹就是餐桌上听到奇闻轶事的样子。

没想到林霖的母亲柳寻雁却在饭后偷偷来到儿子的房间,眉开眼笑地问他是不是加入了圈子?

说到这里,林霖再次长吁短叹起来,苦着脸道:“我妈忽然问这个,我肯定是赶紧摇头,打死也不承认,没想到她……”

铭铭立刻叫起来:“我知道!我知道——你妈是不是立刻就把裤子脱了,当场撅起屁股来让你干她?”

“那倒没有——我爸还在家呢!”林霖顿了顿,愁眉苦脸地继续道:“不过她把衣襟解开了……”

“切,不够水准!”铭铭狠狠墩着屁股砸弄林霖的大鸡巴,晒道:“这要是我的话,上去就把你鸡巴掏出来,一口咬住!看你还敢不认?”

林霖神色更苦,说道:“我也怕她那样,所以找个借口就跑出来了……心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所以赶紧过来问我姐……”

林冰颦眉道:“我都说你和爸很像了,难道还要做个鉴定?”

“谁问你这事啦!”

林霖和铭铭齐声喊道,前者赶紧又掐住铭铭的细腰叫道:“你别总拧身子啊,转过来说话吧,我这鸡巴都快成麻花了!”

“抱歉啊!”铭铭讪讪转过身来改成背对林霖,继续一起一伏地套着他的鸡巴,好奇问道:“林冰,你后妈好像是个骚货啊!快说说,这事你有啥想法?”

林冰道:“不知道,没想法。”

铭铭想了想,点头道:“也对,骚货就得肏呗……不用有啥想法。”

林霖抓狂道:“你俩能不能好好帮我出出主意!我不想肏我妈——再说,我爸这边该咋办啊?我感觉他可能不知道我妈这样!”

“哎!瞧你这话说的,我们也没逼着你去肏你妈啊!”铭铭不悦道:“但圈里的骚货你也见识了吧?咱家这些算轻的,剩下那些每天撅着腚找人轮、求人肏的可是不少!你妈八成也得这样!”

林霖愕然道:“不至于吧!”

“呦呵,跟我叫板?”铭铭猛然起身,叫道:“林冰,我带你弟弟去见识见识,你没意见吧!”

“没必要。”林冰看着弟弟淡淡道:“铭铭说的都是真的,虽然你可能不理解——但确实有很多圈里女人为了被男人们狠狠轮奸一次,会像疯了一样。”

林霖张了张嘴,颓然道:“姐,我信你……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林冰不擅谋划,闻言沉默不语。

铭铭见状得意道:“这还不简单?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林冰——欠我个人情哦!你们看我的吧!”说完径自穿好衣服出门。

林冰看弟弟挺着个鸡巴坐在沙发上十分尴尬,便请来一对娃娃团的母女花供他肏着解闷,也径自上楼休息去了。

*******************************

有些事情容易当局者迷,例如林冰和林霖都想的是如何让林正峰父女乱伦,最多就是想到父女加姐弟,实现林正峰与林霖双插林冰——却根本没考虑林霖的母亲柳寻雁该怎么解决?

而换成铭铭策划这事,最开始就会直接把目标定为——全家大乱交!

林正峰、柳寻雁、林冰、林霖,正好两男两女,一家人整整齐齐多好!

现在知道柳寻雁可能是个圈中骚货,事情就更简单了。

铭铭一边下楼一边打电话,很快就从娃娃团骚货关系里确认了柳寻雁的身份。再打两个电话,就把柳寻雁从家里约出来……等铭铭驱车来到暗影传媒时,就见柳寻雁已经被两个男员工夹着肏的嗷嗷叫唤了。

“老婆来啦!”王明明正和张鑫在炮房上层冲着崔子晴的二穴解闷,看到铭铭进来,指指柳寻雁介绍道:“查过了,这位阿姨是城南那边小圈子的,不算活跃,但据说活儿还不错……”

铭铭似笑非笑道:“据说?你没自己试试啊!”

张鑫笑嘻嘻接口道:“铭铭姐特意请她来,那必然有安排啊——我们这不一直在养精蓄锐呢嘛,就等你一句话,我俩立刻抽出鸡巴上去干死她!”

“上道!”铭铭表扬一句,道:“你俩先等着,我过去会会她……”

近看柳寻雁属于那种不算美女却非常耐看的类型,尤其是身材丰腴,肌肤细腻,被两个男员工搭架子肏起来的时候眉眼含春、嘴角带笑,一看就是乐在其中,十分享受的样子——标准的圈中女性。

铭铭打量几眼,上前道:“阿姨你好,我叫铭铭……不忙的话,聊几句?”

柳寻雁正眯着眼睛哼哼叫床,听到有人叫她,缓缓收声保持姿势侧过头来,眸中一片清明,媚然笑道:“王家娃娃团的铭铭?久仰啊……你好……这两位小哥要是不介意的话,我现在不算忙。”

享受却不疯狂,铭铭不由对柳寻雁的评价抬高几分,开门见山道:“都是圈里人,我就有话直说了——请问阿姨,为什么没把你老公介绍进圈子?”

“专门约我过来就为问这个?难道霖霖真的加入圈子了?”柳寻雁不答反问,随即不等铭铭说话便摇头自问自答道:“应该还没有,不然他也不会跑……那估计就是小冰,她终于想开了?”

铭铭一愣,没想到柳寻雁竟从自己一个问题中就推论出这么多事情,忍不住笑道:“既然阿姨这么聪明,那事情就更好办了……看来你们一家的八卦还真不少,能说给我听听吗?”

“大家都是圈里人,又在一个城市里,所以我早就知道小冰嫁进王家了……”柳寻雁继续不答反问道:“那么,你能替林冰拿主意吗?”

铭铭道:“你先说,我才知道能不能。”

柳寻雁看了眼正在自己身上使劲肏的男人,又看看铭铭,似笑非笑地娇吟一声问道:“就……这么说?”

“哎呀!失礼,失礼了!阿姨,咱们上楼,我给你换根大鸡巴!咱俩边爽边聊……”铭铭赶紧挥手让两个男员工架起柳寻雁一路肏上楼,来到二层。

等候多时的王明明和张鑫不待吩咐,径自从崔子晴体内抽出杀气腾腾的大鸡巴就接管了柳寻雁,上下一夹,熟练地噗哧噗哧狠肏起来。

铭铭也脱光躺到柳寻雁身侧,劈开腿让苏勇涛和大建双插,扭头笑道:“阿姨,这样行不?咱俩一边享受大鸡巴边聊天说八卦……圈里女人的幸福生活啊!”

“行是行……就是你找的鸡巴太大了,哎呦……阿姨得先熟悉熟悉……”柳寻雁哼哼几声,舒服的娇躯剧颤又喷出两股骚水,总算适应了王明明的尺寸,这才缓缓开口道:“说起来,林冰他爸早就知道圈子里的事,正峰他当年,其实差点就加入圈子……”

“啊?!”

*******************************

林冰的父亲林正峰,年轻时是个风流多情之人,结婚后依旧到处沾花惹草,接触到几个圈子里的朋友,顿觉得遇见了同道中人,很希望加入圈子。

可惜林冰的母亲为人古板,也属于肏屄不肯开灯那种,那些圈里的事往往只听个话头就掩耳跑开,根本不给林正峰开口的机会……当时林冰年幼,夫妻俩除了性事外感情也没啥大问题,日子就这样一年又一年过下去。

后来有次林正峰的那位圈里朋友收了个新的小骚货,却又没时间调教,便先把她甩给林正峰“用”几天,适应下陌生人性交——也就是当时的柳寻雁。

结果林正峰和柳寻雁打了几炮后竟然发现彼此情投意合、相见恨晚。

不久之后柳寻雁发现自己被人玩大了肚子,再算算日子恰好就是单独陪着林正峰那几天——不过柳寻雁却也光棍,知道林正峰有家有室还不是圈里人,而自己身为圈里骚货却大了肚子只怪学艺不精,所以干脆没声张,悄悄地离开圈子消失一年,自己把孩子生了下来……

身体恢复后,柳寻雁一边带孩子一边回到圈子继续玩,没想到很快就又遇到了林正峰……奶娃的时候被撞个现行,却连解释都省了。

正常情况下,圈里女人肚子大了,不管是谁的都得男人们轮流认账!排到谁算谁,未婚的就直接结婚,已婚的得离婚再结,反正至少得给孩子个归宿。

林正峰虽然还不是圈里人,却也知道这些规矩,何况眼见亲骨肉岂能不认帐?咬咬牙,便决定带着孩子与柳寻雁回家,和林冰的母亲摊牌——于是就有了林冰记忆中终生难忘的那一幕。

说到这里,柳寻雁叹了一声,无奈道:“当时我在场——怎么也没想到林冰她妈居然,居然会那么刚烈!见面从头到尾没哭也没闹,就那么静静听着正峰说完话,一句话都没留,直接抬腿就从窗户跳下去了……”

“靠!这,这特么不叫刚烈,这叫神经病——拿自己的命给别人添堵?”铭铭忍不住抓狂道:“难怪林冰成天扳着一副死人脸,好像谁都欠她钱似的……八成就是让她妈给吓得留下了心理阴影!”

柳寻雁无奈道:“不只是小冰……她爸也受了刺激……从那以后,正峰他的性能力也是一天比一天弱,前几年就彻底阳痿了。”

“我操!”铭铭一捂脑门,发现自己有点玩脱了。

本以为只要确认柳寻雁是圈里骚货,剩下就是一路升级打怪的事情——但现在级还没升呢,怪先没了!

这可咋整?

事情办成这样,铭铭也没了主意,只好先找王尧。

“啧,其实林冰要的是个态度,不能肏可以再研究……关键我这便宜丈母娘不老实啊!”王尧嘬着牙花子沉吟道:“她既然早就知道林冰在咱家,那我老丈人知不知道?他又是啥意思?”

铭铭一拍大腿,道:“哎,忘问了!我找她去!”

“别急……人家给面子,让来就来,问啥说啥,咱也得投桃报李啊。”王尧搓着下巴坏笑道:“要不咱安排我小舅子学习学习儿子肏妈的经验,帮他们娘俩把事办了吧。”

“也对。”铭铭琢磨琢磨,乐道:“我知道咋办了!”

***********************************

当晚,林霖被邀请参加一场群交,邀请者是王超和徐颖。对这些姐姐婆家人的邀请,林霖倒也没什么意见,见了王超就要问今天是什么节目?

王超乐呵呵答道:“听说你对你妈是圈里人这事有点心里障碍,所以铭铭拜托我顺便给你做个肏妈指导。”

林霖顿时急了:“我操,啥叫心理障碍啊!是这问题么?”

王超奇道:“那难道是生理障碍?这我可管不了。”

林霖张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沉默进到炮房,就见已经有几个圈里男性坐着,和林霖的年龄相仿。坐定之后,几位身材丰腴的妇人脸上戴着面具鱼贯而出,径自站成一排后转过身去背对着众人跪下来高高撅起屁股,把那骚屄展示出来,有的娇艳、有的肥美、有的骚水四溢、有的曲径洞开。

王超笑道:“这帮骚妈为照顾你都戴上面具了,先当普通骚货。”

林霖查了下人数,发现对面的妇人和这边的男性正好相等。

“来来来,我和我妈先给大家做个讲解示范!”王超和母亲徐颖手拉着手来到前面,让徐颖和几位妇人跪成一排,同样把那大白屁股高高撅起来,这才大声道:“我爱我的母亲——虽然她是个骚货,但她也是生我养我的人!其实这两个身份完全不冲突,大家说,对不对?”

众男异口同声答道:“对!”

王超挺起鸡巴狠狠插进徐颖的骚屄里肏弄几下,然后起身换到另一位妇人身后再次肏了进去,一边继续抽送一边道:“所以先说咱们圈里人遇见骚货应该怎么办——掏出鸡巴肏她啊!不然还留着过年吗?”

“来来来,都过来点名!”

随着王超的招呼,几个男生都站起身来,按照顺序从徐颖开始,一个一个将鸡巴挺进妇人们的骚屄里对她们进行点名,林霖也就无所谓地跟着来了一圈。

点名结束,众人按照当前的顺序继续抽插着。

王超回到徐颖身边,用鸡巴插进她的屁眼后翻身抱着母亲坐到沙发上,依旧面对众人,让大家看着他那鸡巴在徐颖的身下一顶一顶,肏的屄口不住开合,问道:“妈,你给大家讲两句不?”

徐颖踮起脚套着儿子的大鸡巴,笑道:“小超说的没错!我们所有圈里骚货的权利和义务就是挨肏——只要是咱圈里的男人,别管儿子还是爸爸、朋友还是陌生人,根本就没区别!”

“为让大家尽快放松,进入肏妈状态,今天除我之外的几位母亲都戴上面具,先以普通骚货的身份给大家开场。”徐颖顿了顿,继续道:“需要的时候,我们才是你妈——不需要的时候,我们就是圈子里随时随地随便肏的骚货!”

众人齐声叫好。

王超嘿嘿笑道:“所以大家不用担心你现在肏着的是谁,也不用担心你妈正在被谁肏……这就是肏妈守则第一条!”

男人们全都顶着胯下的骚货妇人使劲活动起来。

***********************

王超大声道:“你可以把你妈当成骚货肏!但能把所有骚货当成你妈那么肏吗?肏妈守则第二条,肏你妈的时候,要怀着感恩的心!”

说着,王超抬住徐颖的大屁股,猛然挺身将大鸡巴怼进她的骚屄里,肏着喝道:“妈呀——谢谢你生了儿子!给了我这根大鸡巴!”

徐颖娇躯连晃,颠着屁股眉开眼笑道:“好儿子,也谢谢你用这根大鸡巴孝敬妈!把妈肏的这么舒服!”

王超挺送腰杆噗哧噗哧肏弄着母亲的骚屄应道:“妈,这算什么孝敬?肏屄嘛,你舒服我也舒服的事。您乐意挨肏,我乐意肏屄,咱娘俩这不就是打发时间解解闷玩么……”

徐颖连连点头道:“儿子你说的对,妈就喜欢让你们肏着妈的骚屄玩啊……那你再说说,玩够之后打算怎么孝敬妈?”

王超伸手一划拉,指着屋里众人笑道:“妈,你不是喜欢挨肏么!你看儿子找了这么多人,让他们和我一起肏你,都拿大鸡巴在你屄里使劲肏,肏的你舒舒服服的……够不够孝顺?”

徐颖不屑道:“你妈我哪天不让人轮个三五圈,还缺这一顿肏了?”

王超笑嘻嘻道:“那不同,别人是把你当成圈里的骚货肏!今天大家可是专门奔着肏妈来的……这每根鸡巴肏的都不是骚货,而是我妈呀!”

徐颖喜道:“乖儿子,你的意思是现在不拿妈当个骚货肏了,该咱娘俩表演乱伦不害臊了对不对?”

这一次换成王超晒道:“妈呀,这乱伦有啥表演的,儿子我每天都肏你八百遍,旁边有人围观的时候还少啦?”

徐颖咯咯笑道:“对对对,妈也觉得让别人看你肏妈没啥意思,还不如反过来让你看着妈被别人肏的嗷嗷叫唤呢……哎,这就算肏妈守则的第三条吧——身为儿子,应该好好多看看别人怎么肏你妈。”

“没问题,亲妈的要求必须满足。”王超赶紧抱起徐颖来到场中,把她放在地面上,让出位置叫道:“来来来,亲子认证,刚被我这亲儿子捅开的骚屄和屁眼,欢迎大家来肏我妈哈!”

立刻就有两位男性放开胯下的妇人换过来,徐颖也毫不含糊地掰开骚屄和屁眼供人插入,一边叫道:“哎呦,好硬的大鸡巴,肏的我好舒服啊……这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儿子,怎么不去肏他自己的妈,却骑到我身上使劲呢?”

王超正按住旁边一位戴面具妇人的大屁股开肏,闻言笑道:“这没办法,在场这么多妈,就咱俩的关系明确,他们不肏你肏谁呀!”

徐颖疯狂甩着腰杆,主动反向套弄两根鸡巴,叫道:“小伙子使劲!你们现在肏的不是普通骚货,是我乖儿子王超他妈……欢迎大家一边干我,一边对我儿子讲解讲解肏我的感觉!”

王超摇头道:“妈,你这骚嗑没劲!我就不信他们肏你肏的比我还熟练!”

徐颖浪叫道:“小屁孩闭嘴……现在是别人的儿子在肏妈,熟不熟练,我说了算……啊,用力……不要客气,使劲干我……啊,你们想不想给王超当爸爸……让他见识见识他爸应该怎么肏他妈的骚屄……王超,你看咋样?”

王超连连点头道:“对对对,肏妈守则第四条,别拿身份当回事……只要我妈乐意,欢迎各位成为我的临时爸爸哈!”

徐颖连忙道:“乐意,我当然乐意……好老公快使劲,感受感受我当年是怎么怀上王超的……拿出点给老婆播种的劲儿来!”

此言一出,众人兴致大增,顿时轮番上马,挺起鸡巴夹着徐颖一顿狠肏。

徐颖被肏的骚水四溅,屄口和屁眼一片泥泞,大腿根都被拍红了,同时也没忘记给大家发骚助兴,叫道:“哎呀,王超,好儿子……你快看,又有一位新爸爸来肏妈了……啊……他的鸡巴好大,肏的妈这屄里麻麻酥酥的,好有劲啊!”

王超乐呵呵笑道:“妈,听腻了,换一套……”

徐颖从善如流,立即叫道:“儿子呀,你刚才肏的妈好不爽……妈的骚劲又犯了,必须多给你找几个临时爸爸……嗷嗷,可你这几个朋友说了,嫌弃妈太老,不愿意给你当爸爸……看在你面子上才随便用鸡巴肏肏妈,用妈当个肉便器……你还不谢谢你这几位朋友……”

王超按住面具妇人的丰臀一边挺送一边道:“这有啥可谢的?我不也帮着他们肏他妈呢嘛!”

徐颖叫道:“你看你的朋友们肏妈肏的多卖力气,你也使点劲啊!”

王超笑道:“我现在使劲,他们也不知道我肏的是谁啊!那得了,咱开始肏妈守则第五条吧——先看看这位是谁的妈?”

面具揭开,露出张略带娇羞的俏脸,风韵犹存的妇人立刻飞快耸着屁股卖力套弄起王超的大鸡巴,娇声道:“真不知道你们谁想的馊主意……哎呦,害得我一直不敢大声叫……就怕让儿子听出来……可憋死我啦!”

一个年轻男人无奈道:“妈……这么多阿姨,就你屁眼旁边有颗痣!谁认不出来啊?刚才每个人肏你的时候都看着我乐呢……”

妇人恍然大悟,反手扒开屁股蛋轻笑道:“我说怎么总有人一边肏我还一边抠我屁眼呢?原来都在看它……明天就找美容院把这颗痣点掉!”

“哎呀,那岂不好几天都不能肏阿姨的屁眼了!”王超乐道:“赶紧的,咱肏妈守则第五条就让你们娘俩演示!”

“好咧!”年轻男人兴冲冲来到母亲身后,狠狠肏了几下她的骚屄,转换门路挺起鸡巴插进她的屁眼里,托起母亲面对大家坐在沙发上,说道:“出于对母亲的尊敬,我觉得咱们仅仅是自己肏她和看着她挨肏是不够的!应该主动帮着妈妈邀请更多男人体验她的骚屄——大家说对不对?”

众人嬉笑点头。

年轻男人坐在母亲身下,大鸡巴顶住母亲的屁眼,双手掰开她那肥白的双腿让屄口朝前张开,大声叫道:“肏妈守则第五条——亲儿子应该多辅助,大家来帮忙,跟我一起狠狠的肏妈啊!”

男人们轰然响应,排好队压到妇人身上,将大鸡巴狠狠插进她那洞开的骚屄里,卖力的压砸下去,每一下肏弄都顶得妇人娇躯乱颤,不断把冲过来的重量传递到身下,然后再被儿子顶住屁眼毫不犹豫地反冲上来。

“嗷嗷嗷……好棒……好有力……好儿子你不用顶,快坐好感受感受男人拿鸡巴肏你妈的力气……啊,他们好像要把我砸进你身上一样……”

妇人被肏的浑身剧颤,屄口水流如注,身上奶子都晃出了虚影,犹自扯着嗓子不停浪叫,很快就把大家的兴致调动起来,于是又有第二位妇人主动揭开面具,坐到了儿子的大鸡巴上,也邀请众人继续帮忙肏妈。

王超立刻叫道:“不行!不行!阿姨你犯规了——今天是咱们肏妈交流会,想要摘下面具,至少得说出一条肏妈经验或者肏妈守则才可以!”

“有,有,有!刚好想到一条!”第二位妇人赶紧叫道:“有句古话,叫‘当面教子,背后训妻’,大家都听过吧……你们觉得咱把‘肏妈’也加进去咋样?”

立刻有人笑道:“这还不简单——当面教子,背后训妻,大家肏妈!”

马上又有人反驳道:“不对!当面和背后都是位置,和你这‘大家’俩字根本对不上!”

“有妈大家肏,怎么对不上啦!”

“那还不如‘上位’肏妈呢,好歹也算个位置!”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最后看向第二位摘下面具的妇人齐声道:“阿姨,既然是你想出来的,那你说一个!”

第二位妇人笑眯眯道:“那我就说了,既然古话说的都是位置,咱也得按位置来,肏妈守则第六条就是——当面教子,背后训妻,炮房肏妈。”

“好好好!这妈就得在炮房里肏,在家肏就没意思啦!”

“对对对!到了炮房,那肯定是大家肏,夹着肏,上位下位一起肏!全了!”

林霖始终随大流,全程看戏挺着鸡巴到处乱捅,这时忍不住接口弱弱问道:“那回家的时候怎么办?”

众人一愣,旋即哄笑起来。

“自己亲妈,想在哪儿肏就在那肏呗,这还用问?”

“对啊,难道你妈已经骚到没人围观都不乐意让你肏啦?”

林霖闹了个大红脸。

“这孩子,还停在对乱伦有心理障碍的层面呢。”徐颖见状,摇头笑着解释道:“你可以先把肏妈这事当成特殊的游戏,然后回想小时候妈妈带你玩游戏的时候是在家玩?还是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

林霖恍然大悟,搓着手嘿嘿笑道:“明白了……那还是大家一起玩比较开心。”

“这就对了!”王超也笑着继续道:“你以为你是在肏妈,但我们觉得其实和小时候一样,是在跟着妈妈和朋友们玩啊!”

众人全都嘻嘻笑了起来,又有一位母亲摘下面具叫道:“说得好——儿子,快来和你的朋友一起比赛吧,看你们谁能肏的妈先尿出来!”

这次不等王超,其他人已经纷纷叫起来:“守则守则,快说一条肏妈守则!”

“哎呀,差点忘了!幸亏咱经验多!”摘下面具的母亲耸着丰臀笑道:“那我给大家唱首歌吧……歌名叫《不必在乎我是谁》。”

伴随着噗哧噗哧的肏屄声,酷似林忆莲的嗓音在房间里响起:

“我觉得有点累,我想我缺少安慰,我的生活如此乏味,生命像花一样枯萎。我整夜不能睡,可能是因为烟和咖啡,如果是因为没有人陪,我愿意敞开心扉。

“几次,真的想让自己醉,让自己远离那许多恩怨是非,让隐藏已久的渴望随风飞。喔,忘了我是谁。

“女人,若没人爱,多可悲,就算是有人听我的歌会流泪,我还是真的期待 有人追,何必在乎我是谁……”

众人放慢节奏、轻抽慢送,直到一曲终了,纷纷鼓掌叫好。

唱歌的妇人笑道:“谢谢大家,我这条肏妈守则就是提醒儿子们,玩得时候开心就好——不必在乎我们是谁!”

众人纷纷点头,林霖若有所思。

徐颖笑着提示道:“当然,需要母亲这身份助兴的时候,大家也不用客气!我们当妈的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你们这些小崽子,可不是为了给你们当肉便器的……你们也是妈在圈子里的挨肏优势啊!”

一位妇人立刻道:“就是嘛……尤其群交时候,有个能肏妈的儿子又涨脸又加分!发起骚来话题还多!”

几位母亲纷纷点头,其中一个浪叫道:“对啊!对啊!尤其是一边让大鸡巴儿子肏着,一边邀请别人轮我,简直一叫一个准……儿子就是约炮神器啊!”

****************************

说说笑笑间只剩最后一位妇人还没摘下面具,而在场的男性也只有林霖还没跟人配对,俩人很自然地肏在一起。

那妇人仰躺着把双腿大大张开,让林霖伏在身上将鸡巴插进骚屄里噗哧噗哧的肏弄,两颗奶子不断乱晃着,良久,忽然悠悠问道:“你在乎我是谁么?”

林霖点点头又轻轻摇摇头,反问道:“妈……这样你开心么?”

妇人伸手摘下面具,果然正是柳寻雁,她一边抬起双腿盘住儿子的后腰,不让林霖离开,一边温婉问道:“什么时候发现的?妈这样做,你生气么?”

林霖继续抽插着母亲的骚屄,一边老老实实答道:“肏妈守则第六条时候发现你的……没生气,可也没觉得兴奋……反正肏都肏了……妈,你以后需要我这样孝敬你的时候,直接告诉我就行。”

柳寻雁笑了笑,探起上半身搂住儿子的后背,把头埋在他肩膀上,声音有些哽噎地喃喃道:“傻孩子……长大了……会肏妈了……知道孝敬妈了……”

林霖扛起母亲柳寻雁两条又白又软的大腿,胯下开始加重力道冲刺起来,叫道:“妈……不光是孝敬……那个,肏你,也挺爽的。”

“那当然……你妈我可是被无数男人玩过20多年的老骚货,经验丰富着呐!”柳寻雁配合地迎接着,展颜吃吃笑道:“宝贝儿使劲肏……啊,等会让这些朋友给你补补课,交流交流肏妈经验……”

王超凑过来笑眯眯提醒道:“柳阿姨,你是不是也该整条守则出来啊?”

柳寻雁在娇躯摇曳间想了想,笑道:“好……但我今天是第一次被儿子肏,没啥经验啊!就给大家说条感想吧——儿子啊,永远都是妈的宝贝!”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笑看淫生之家与林冰 第五章 不必在乎我是谁

6 评论

  1. 肉不够啊

  2. 淫生系列里最喜欢林冰

  3. 话说既然收费功能已经可以使用了要不考虑开起来,把存稿发上来让愿意看的人先付费得了,这样感觉不过瘾

    1. 都说免费了,怎么能言而无信呢。恢恢加快点速度,争取周二加更,或者把重口系列的尽快放出来。

  4. 按照这个设定走下去,怕不是林冰她爹会只对女儿恢复能力,毕竟这属于心结,能被原谅多少能恢复点

    1. 这个构思嘛……就不剧透了,大家讨论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