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4-1
 
  接下来几天,王明明陷入一种幸福而又惶恐的生活。
  幸福的是铭铭言而有信,每天放学都会安排两个王家娃娃团的小骚货在校门口等他,一起回家任由他肆意肏屄发泄,陪睡陪肏兴高采烈,第二天早还能再干几炮,满身清爽地去上学。
  到了学校,上课时有蒋雨菲的口舌、小手伺候;下课时有娃娃团的骚货排队点名;大课间休息还有爱娜与白颖轮流供他射精使用……这一切幸福来得太突然,让王明明仿佛每时每刻都活在梦里一样。
  最关键是压力得到释放后,他终于有时间学习了!而且还去蒋老师家里体验了肏着你/你女儿的骚屄听你给我补课的神奇剧情,学习进步一“日”千里。
  除了科学知识外,以爱娜、白颖、蒋雨菲、刘小嫚为首的众女也在孜孜不倦地把各种性知识和圈中常识、术语、经验传授给他,让他再非昔日阿蒙。虽然有时还会被旺盛的精力冲昏头,想不起“玩屄”的乐趣,但不知不觉间也已经不再把“射精”当成肏屄时的首要目标……
  可这些幸福感却始终无法冲淡他心中与日俱增的惶恐。
  因为——铭铭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了。
  自从上次饭店肏过蒋家母女后,铭铭就再也没有出现,也没联系过他。王明明才惊觉到之前一直是铭铭找他,而自己竟然忘了留下铭铭的联系方式!
*******************************
 
  这天中午射完精交缠在爱娜身上,王明明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知道铭铭最近为什么不找我了吗?”
  爱娜晒道:“你俩的事,你自己问她去!问我干什么?”
  “我不敢……”王明明苦笑道:“铭铭肯定生我气了,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我害怕如果问她会让她更生气。”
  “哎,你还真是越射就越聪明啦?”爱娜讶然失笑道:“那你怎么不想想,如果因为这个你就不敢去找她,她知道了会不会更生气?”
  “我明白了!”王明明恍然大悟,从爱娜身上爬起来穿上衣服就往外跑。
  爱娜愣神功夫就见他已经没了影,不禁摇头自语道:“别人拔屌无情还得看演技,你倒好……哎?你咋回来了!”
  王明明去而复返,急匆匆地跑回来,边跑边拉开裤子掏出鸡巴“噗哧”一声重新捅进爱娜的骚屄里,喘着气问道:“铭铭的微信号是多少?”
  “你回来就为问这个?”爱娜惊道:“那你捅我干什么!”
  王明明道:“我怕你不告诉我。”
  爱娜抓狂道:“你当你那玩意是啥?话筒吗!”
  王明明奇道:“你们这帮骚货不都是一鸡巴干进去就老老实实,让说啥就说啥吗!”
  “滚!快滚!”爱娜尖声怒叫道:“有本事你肏死我!不然我非把你鸡巴夹折不可!”
  王明明大吃一惊,落荒而逃。急匆匆回到教室,一把拽起午睡到迷迷糊糊的蒋雨菲,拖进储物间炮房里关门、按倒、扒裤、插入,一气呵成,开始边肏弄边问道:“铭铭微信号多少?”
  “啥?我给你找找……”蒋雨菲不明所以地掏出手机翻了翻,报出串号码,这才想起问道:“你俩没加微信啊……哎,你上哪儿去啊?”
  “下午帮我请假!”王明明提上裤子,转身就跑。边跑边喜滋滋想到,“原来刚才步骤缺了,应该边肏边问才行……”
********************************
 
  学校附近的商业街旁,王明明看着手中的老旧安卓电话,茫然无措。
  好友申请已经发过去三遍了,可铭铭还是没有任何答复。
  一辆车在身边缓缓停住,中年美妇王翠花按下车窗笑眯眯招呼道:“这不是小明吗!你怎么也没去上学?”
  “王阿姨!”王明明鼻子一酸,连忙说道:“铭铭生气了,她不理我。”
  “上车,我带你去找她。”王翠花打开车门让王明明上来,抬脚发动汽车一边行驶一边问着事情的经过,所谓“知女莫若母”,很快就从他颠三倒四的叙述冲猜出铭铭的心思,顿时摇头失笑道:“这孩子啊,就是不知足。”
  王明明连忙问道:“阿姨,你知道铭铭为什么生气了?能不能告诉我!”
  王翠花笑问道:“告诉你也没用——其实铭铭就是嫌弃你不会玩,是个木头脑袋!你能改么?”
  王明明斩钉截铁道:“能,我可以学!阿姨你帮帮我吧,铭铭想让我变成啥样,我都可以学!”
  王翠花无奈道:“这事我帮不了你,主要还得靠铭铭自己想明白……我家男人的体质其实和你差不多,也是天天只想着肏屄泄欲。”
  王明明兴奋问道:“然后呢?你们是咋教育他们的?”
  王翠花耸耸肩,咯咯娇笑道:“教育啥呀,然后我们就习惯了呗……到了。”
  王明明下车才发现这里就是铭铭家楼下,不由奇道:“她没上学?”
  “你们啊……”王翠花看了眼附近没人,上前隔着裤子一把攥住王明明的鸡巴,笑道:“刚才你不说要阿姨帮你吗?阿姨现在帮帮你咋样?”
  王明明顿时惊道:“阿姨——我,我说的不是这个帮!”
  王翠花把他裤子的拉链打开,伸手掏出他的鸡巴一边撸一边媚笑道:“傻孩子,你猜铭铭要是知道咱俩碰见了,然后你就把我一顿肏,她会怎么想?”
  王明明苦笑道:“阿姨,我要是能猜出铭铭咋想就好了……您注意点啊,小区里人来人往的,我是无所谓,您让人看见这样多不好。”
  王翠花加快速度撸着他的鸡巴,笑眯眯地道:“我都不怕,你怕了?我跟你说啊,你要敢把我肏一顿,让铭铭知道可能嘴上骂你两句,但心里一定乐开花!”
  王明明顿时精神道:“真的?”
  “放心吧,我骗你干啥……”王翠花拽着王明明的鸡巴一边继续撸一边拉着他走回单元门里,顺手把裙子一撩,撅起丰满圆润的大屁股,回头笑道:“插进来吧,阿姨先让你舒服舒服。”
  “就在这儿啊?”王明明嘴上问着,动作却没含糊,掐住王翠花的腰就把大鸡巴杵了进去,一边开始抽插一边呲牙叹道:“是舒服……阿姨,你们家的女人真厉害,您是,铭铭是,林冰二嫂也是,这屄个顶个的极品!”
  王翠花扶着墙耸起屁股,笑道:“就让你舒服几下,放松放松!咱俩在这也施展不开,好多姿势都没法用,意思意思就得了,等会上楼回家肏去。”
  王明明立刻停下动作道:“阿姨,那咱俩快上去吧……我想见铭铭。”
  王翠花一愣,无奈站起身笑道:“你这个状态,见了铭铭也没用……等会听我安排吧……”
***********************
 
  王翠花拿钥匙轻轻打开门,打算给铭铭一个惊喜,没想到客厅里居然没人。但里屋房间的门微微掩着,可以听见传来阵阵喘息和呻吟声……是铭铭!
  王明明大喜正要过去。
  王翠花一把拉住他,小声道:“不让你听我安排嘛!咱俩就这么进去多没意思啊!你想不想给铭铭点惊喜?咱俩这样……”
  王明明歉然道:“不好意思,阿姨,我听见铭铭的声音就把什么都忘了!”
  “别磨叽!赶紧的!”
  王翠花和王明明三把两把脱光衣服,就见他那大鸡巴依旧傲然耸立着,王翠花欣喜转身跪在地板上高高撅起屁股,回头道:“你快插进来。”
  王明明走到她身后双手掰开肥臀,龟头顶住肛门缓缓插到底,轻声问道:“阿姨,我用不用动几下?”
  王翠花狠狠一夹屁眼,怒道:“动啥,不怕里面听见?快进去!”
  王明明被夹得直哆嗦,赶紧弯腰托着王翠花的腿弯把她抱起来,好像大人给小孩把尿一样。王翠花的双腿被他用力分开,鲜红娇艳的骚屄正向前方,因为屁眼被顶住而微微张开着,充满了吸力。
  二人来到门前,听见诱人的呻吟声愈发清晰起来。
  一把推开门,果然就看见铭铭正大大地劈开双腿躺在床上,被她二哥王尧压在身下狠狠抽插着。王尧那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好像长矛一样直直地捅进铭铭的骚屄里,每肏一下都捅得她一哆嗦,骚水、白沫、尿液,各种体液随着抽插“噗噗”地喷射着,把整片床单都染湿了。
  床上还有二嫂林冰,看状态已经被肏过,正并着腿靠在床头玩手机。
  “抓奸!抓奸!”王翠花坐在王明明臂弯里咯咯笑道:“看看我这不要脸的女儿,大白天不上学,躲在家里跟二哥乱伦肏屄……这下可让我抓了个现行吧!”
  王尧看见二人微微一楞,大大方方地一挺腰将鸡巴齐根插进铭铭屄里,这才笑道:“铭铭,快看你妈把傻女婿带回家啦,能行吗?”
  铭铭娇喘着气鼓鼓答道:“哪有女婿!分明是我妈发骚,随便找的野汉子带回家来群交玩,没看炮架子都给你搭好了!就等你向她开炮呢!”
  王翠花连连点头,笑眯眯说道:“对对对,今天运气真好!开车逛街捡着个鸡巴像驴一样的小男生!我琢磨这可不能浪费咯,必须带回家来享受享受才行!”
  铭铭立刻道:“妈!看你那屄样!哪儿是带回家享受,没准在外面就享受过了吧!”
  王翠花笑道:“那必须是享受过了啊!就是觉得我自己一个人吃独食不好,这不带回来和乖女儿你一起享受的嘛……”
  铭铭冷冷道:“用不着,我有二哥就够了!”
  王翠花拍拍王明明,笑道:“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俩就回我屋里继续,正好老王也快回来了,我们仨人好好玩玩。”
  “哎!”铭铭赶紧叫道:“妈!你都像盘菜一样被端上来啦!我们不尝几口多不给你面子呀……还是一起吧。”
  王尧笑道:“我都打算冲刺了,既然这样就先等等……大姐你来帮我收一收,我先不射了,等会我爸回来我们爷俩和妹夫好好干干你们娘俩。”
  “没问题!”王翠花拍拍王明明,笑道:“还不上床?帮你二哥把我垫起来!”
  王明明手臂纹丝不动,稳稳托住王翠花来到床上躺下,百来斤的丰腴娇躯在臂间轻若无物,大鸡巴始终插在她屁眼里。
  铭铭见状啐道:“就会出点傻力气!”
  王明明赶紧转头喜道:“铭铭你肯和我说话啦!”
  铭铭干脆答道:“傻逼,滚!老娘自言自语不行吗!”
  王尧从铭铭身上爬起来,转身来到王翠花胯间狠狠一顶,大鸡巴直接到底“噗哧噗哧”抽插起来,笑道:“可不只有傻力气,真打起来估计我都未必行。”
  铭铭顿时瞪大眼睛,满脸难以置信地一字一顿问道:“二哥你说什么!你、打、不、过、这、个、傻、逼?”
  王尧坦然道:“当兵时差不多,现在估计够呛。”
  王明明讶然道:“二哥你当过兵?那我肯定打不过你,我实战经验太少了,都是自己瞎练的……”
  王尧笑道:“看得出来,但你底子不错——等有空我教教你。”
  铭铭悠悠道:“如果有空,你不如先教教他肏屄吧……你看这傻逼,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张垫子呢!”
  王明明老老实实躺在王翠花身下,用鸡巴顶着她的屁眼一动不动,闻言委屈道:“我不是菜鸟了……爱娜告诉过我,帮男人把快要射出来的精挤回去是很难的技术,所以我才不动,是怕影响阿姨发挥啊!”
  铭铭立刻道:“滚!傻逼,老娘跟你说话了吗!再说你拿我妈和爱娜比?她那点本事算个啥呀!”
  “小明你想肏就肏,阿姨早习惯让他们王家人这样折腾,受得了。”王翠花实在看不下去,只好开口道:“铭铭还有你……你就别总欺负老实人了。”
  “可不是嘛!这样的老实孩子已经不多见了。”
  门口传来王佐林的声音,原来他已经回来了,正倚着房门一边脱衣服一边问道:“这就是我家铭铭的男朋友?”
  铭铭俏脸一红,叫道:“预备的!只是预备的!爸,你得帮我把把关……您要说不行,我立马就踹了他!”
  王佐林哈哈笑道:“那可不好办……敢当面肏丈母娘,我这关就已经算他过了一半啦!”
  铭铭连忙道:“那剩下一半您可得要求高点!千万别让他随便过喽!”
  王佐林笑道:“那就要看你自己了。我这另一半的要求就是——当着咱们王家所有人的面,把你给肏服。”
  “啊?!”铭铭和王明明齐声惊呼。
***********************************
 
  
  
  
  
  
  
4-2
 
  “怎么,小伙子没信心?”
  王佐林脱了衣裤,胯下的大鸡巴已经傲然耸立。他们王家爷仨的鸡巴一脉相承,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大,大屌撑小屄,肏起来舒不舒服先不说,但看起来反差巨大、特别赏心悦目。
  王明明苦笑着问候道:“王伯好,您要说肏出高潮多少回、喷尿多少回或者脱力多少次,那我玩了命也要做到……可这服不服就是嘴上一句话,铭铭她要肏死也不肯说,我能有啥招啊?”
  铭铭顿时阴阳怪气地接道:“哎呀,王明明!你这几天没见,光练吹牛逼了吧?还想肏死我……就不怕把腰累断喽,鸡巴累折了啊?”
  王明明乐呵呵道:“你要愿意当小母牛,我就吹你的屄呗。”
  铭铭把腿一劈,叫道:“你来吹!你来吹!我看你怎么给我吹出个高潮来!”
  王明明不急不慢地道:“别急啊……你先喷个牛奶让我看看!”
  铭铭一愣,想了想,勃然大怒道:“王明明!你敢拿圈里的段子逗我!”
  王明明得意笑道:“厉害吧?我特意请小嫚帮忙整理的,背了好几宿才背下来,就等着见面时候臊你用呢!”
  “我操你妈!”铭铭顿时抓狂,跳起来想打,可王明明身上“盖着”母亲王翠花,胯间“挡着”二哥王尧,一时竟然无处下手。
  王佐林上床抱起儿媳林冰,让她女上位坐到自己身上,挺枪插入后停下动作,吩咐道:“行了,别闹。今天王五和王爱都不在家,咱先演习一遍看看小伙子的成色……翠花,你出主意吧。”
  一家之主发话,众人无不遵从。
  王尧赶紧从王翠花身上下来,跑到林冰身后“噗哧”肏进她屁眼里,笑道:“老婆,咱俩陪爸一起看戏哈……”
**************************
 
  王翠花从王明明身上起来,躺到旁边劈雪白开双腿问道:“小明啊,你既然喜欢我家铭铭,那想不想多了解了解她?来……趴这儿,看着。”
  王明明点头如捣蒜,赶紧趴到王翠花胯间,看着她的屄道:“阿姨,你快说!”
  王翠花笑道:“哎呀,那咱可得从头说起了。话说十多年前一天晚上啊,有个男人就把他那根小鸡巴插进阿姨这个洞里一顿肏……”
  王明明惊道:“阿姨,我王伯这鸡巴还小啊?”
  “我俩是二婚!”王翠花老脸一红,继续道:“总之十个月后,铭铭就从这个洞里出来啦!”
  王明明看着眼前的骚屄,痴痴道:“阿姨,谢谢你生出铭铭……她当年在里面的时候乖不乖?”
  王翠花笑道:“她呀,当年在我肚子里就是个淘气鬼!可能折腾了!”
  王明明道:“她只有跟喜欢的人才淘气,那她一定很喜欢阿姨,因为阿姨让她住的很舒服。”
  王翠花嫣然道:“哎呀,你这孩子真会说话!别光看着——用手摸摸、用嘴尝尝、用舌头舔舔,找找阿姨和铭铭都有哪里不一样?”
  王明明赧然道:“阿姨一提醒,我才发现以前只顾着肏了!都没这么近看过铭铭的屄,更别说尝过舔过……我这男朋友是够差劲的……”
  铭铭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怒道:“哪儿来这么多废话!快舔!”
  王明明赶紧扒开丈母娘那厚厚的阴唇,伸长舌头使劲一舔。
  王翠花娇躯一震,笑道:“小明啊,味道咋样?”
  王明明想了想,边舔边竖起拇指含含糊糊道:“可好吃了!阿姨棒棒哒!”
  铭铭顿时又一巴掌拍下来,怒道:“说实话!”
  王明明苦着脸道:“我再尝尝……阿姨,你这是啥味啊?说咸不咸,说甜不甜的……”
  王翠花妩媚笑道:“小明,这就是我们骚货的骚味啊!你看我这乖女儿总算给我找来个女婿,还要要拿大鸡巴肏我,阿姨怕你找不着道,特意掰开屄让你认认路呢!对不对,乖女儿?”
  铭铭气道:“对对对,我的骚屄老妈!王明明你仔细看好——我就是从我妈这里出来的,看她这骚样八成还想跟你再整一个出来,要给我生个妹妹呢!你还不赶紧上!”
  王明明起身挺起鸡巴狠狠一怼,叫道:“阿姨,我来了!”
  “啊……好女婿!你可真使劲啊……”王翠花娇躯一抖,胯间顿时喷起一股水箭,同时盘住王明明筝的后腰,嘶声道:“你这下捅得妈魂儿都飞了!这动作简直比你老丈人还熟练,好厉害啊……”
  淫戏就此开场。
  王佐林和王尧也开始动作,让林冰和铭铭劈着腿躺到王翠花左右两侧,一边肏她俩一边欣赏到王翠花和王明明肏屄时候的骚样、媚态。
  王明明之前一直被压制着,此刻终于可以尽情释放,顿时把大鸡巴在王翠花屄里插得好像要飞一样,起起落落肏的她嗷嗷狂叫,屄口发河汁水四溅,不一会就高潮了两回。
  “啊啊……乖女婿,你先歇会……让妈给你爸和二哥留点力气……你再肏,妈就坚持不住了……”总算王翠花还记得要给大家助兴,爽了一阵后连忙开始哄着王明明休息,道:“你养养精神,等会和你二哥一起肏妈,你们哥俩就当着你爸的面把妈肏的嗷嗷叫唤,完事再射进妈屄里……”
  铭铭顿时急了,叫道:“哎!那我呢?不是要肏我吗?咋没我事了呢!”
  王翠花笑道:“乖女儿你急啥,不是说我这好女婿能射好几发呢嘛?妈肯定给你留一发!”
  “不行!”铭铭大声叫道:“我老公的精得听我安排,你们说了不算……二哥,你快过去帮着王明明肏我妈,赶紧让她爽透了上一边歇着去!”
  “好咧——我来啦!”王尧忍着笑放开铭铭,和王明明一起把王翠花上下夹起来,一边躺在下面顶着王翠花的屁眼,一边笑道:“铭铭太坏了,用她那小骚屄把我鸡巴蹭的痒痒的,就让我憋着劲好肏她妈呢……”
  铭铭趴在她妈小腹上懒洋洋地笑道:“那当然,我这辛苦半天,也该你们辛苦辛苦啦……赶紧表演个暴肏我妈屄让大家欣赏欣赏吧。”
  王尧笑道:“没问题,妹夫你加油,我配合你啊!”
  王明明闷头发力,和王尧一起两杆大鸡巴好像两条独龙一样狠狠肏进王翠花骚屄和屁眼里,顿时发出一连串的“噗哧噗哧”声和肉体撞击的“啪啪”响,把王翠花肏的娇躯乱晃,两条圆润的大腿不住打颤,阴道口的水花像喷泉一样飞溅在床单上。
  王佐林也来了兴致,一边欣赏着妻子被儿子、女婿肏翻的骚样,一边按着儿媳林冰的屁股用力抽插起来。
  “王明明,好样的!”铭铭兴奋地叫道:“妈,你快低头看看,你女婿正用大鸡巴玩你的屄呢!”
  王翠花立刻抬起头嘶声叫道:“哎呦,小明你肏的太给力了……妈不用看就能感觉到,我女婿那大鸡巴好像迫击炮一样在妈屄里轰隆轰隆的炸呀,你老丈人和你老婆都在旁边看到了!”
  王明明一边狠狠挺腰一边兴奋地叫道:“阿姨你看不见也没事,铭铭这边看得清,让她给你直播!”
  铭铭一愣,眼波流转着把头趴到王翠花肚子上,笑道:“妈你这姿势不得劲看,我来给你直播哈……哎呀,我这准老公肏的好熟练,大鸡巴在我妈肚子里比回家还自在,肏的白浆一层一层往外涌啊!把屄口都糊住了……哎呀,又捅开了,哎呀,又糊住了……捅开了!糊住了……嘻嘻……”
  大家听到这有趣的直播,顿时都笑了起来。
************************
 
  半小时左右,王翠花就被肏的四肢瘫软在王尧身上,打算退场休息了。
  铭铭见状笑道:“王明明你憋坏了吧,还不赶紧射一发?”
  王明明感激地答道:“铭铭我没事,我还忍得住!”
  “我操……”铭铭扶额哀叹一声,怒道:“让你射你就射!我妈在这辛辛苦苦伺候你们半天了,咱不得赏她一发再让她下去啊!”
  “哦。”王明明恍然大悟,刚打算开始冲锋又想起还有段子没说,赶紧扭头正色道:“小骚屄你可看好咯,我要射进你妈的大骚屄里了!”
  铭铭满脸黑线,有气无力地答道:“行行行,我看着呢,你快射吧……回头我就宰了刘小嫚去!”
  王翠花顾不得娇躯酸软,咯咯笑道:“这孩子太有意思了!哎呦,陪他肏屄,我这高潮比平时都得快一半……啊!好女婿,你射的可真多……又多又烫,真有劲!妈非被你肏大肚子不可!老王,老王……该你了,快陪咱女婿肏肏咱闺女!”
  “对对对,爸,我和傻大个孝敬你个好姿势!”
  铭铭让王明明按住自己的小屁股,把鸡巴插进小屁眼里,弯腰托住腿弯抱着走下床,掰开粉嫩的阴唇叫道:“爸快来试试我这小女生专用姿势,要是换成我妈可就没这么好肏了。”
  王翠花见状啐道:“刚才我不就这样让小明端进来的吗!”
  王佐林跳下床站到铭铭身前,一边伸出鸡巴捅进她的小嫩屄一边道:“我又不是没这么肏过……咱俩还有姿势没肏过的吗!”
  铭铭嫣然笑道:“哎呀,爸,就咱这关系,各种姿势全解锁算什么啊!那必须得各种姿势全射一遍才够亲近呢!您说是不是?”
  王佐林用腋下夹住铭铭的小腿,和王明明一边前后开动一边笑道:“你可饶了我吧,就你这花样多得,各种姿势都射一遍不得射到明年去啊?”
  “明年咋啦?难道明年您就不肏我啦!”铭铭娇喘着故作伤心地道:“你们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这鸡巴还在我屄里插着呢,就开始惦记换人了……”
  王佐林惊道:“哎呦,我家铭铭伤心啦?这可咋整,让爸用大鸡巴好好安慰安慰你吧!”说着狠狠一顶,开始使劲抽插起来。
  王明明在铭铭背后顶着屁眼,这时也赶紧发力。翁婿俩把她托起来夹在中间,让她身体悬空,双脚没法着地,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两根大鸡巴上。而这两根大鸡巴毫不留情地蹂躏起铭铭的直肠和阴道,就好像要把她挤成肉饼,在她体内汇合一样,顿时肏的铭铭哗哗淌水,死死咬住嘴唇才没叫出声来。
  王佐林见状还挺奇怪,一边喘着气一边问道:“哎,铭铭你咋不叫床呢?你叫几声,我们爷俩才能狠狠肏你啊。”
  铭铭搂住他的脖子,哼哼道:“我才不叫呢!万一叫顺嘴不小心喊出求饶或者我服了啥的,多没面子啊!”
  王佐林恍然,哈哈大笑道:“对,虽然是演习,也要认真对待哈!哎……咱换个姿势吧,我这体力没法比小伙子,一直端着你可端不住……”
  “啊……没问题!爸……我有点尿急,让小明抱着我去尿泡尿马上回来。”铭铭反手一拍王明明,叫道:“司机,开车啊!抱我去卫生间!”
  王明明“哦”了一声,端住铭铭用大鸡巴顶着她的屁眼一步一步走出门去。
******************************
 
  二人进到卫生间,铭铭立刻跳下地回手一把薅住王明明的鸡巴,冷笑道:“傻逼,几天不见,本事见涨啊!说——怎么找上我妈的?”
  王明明老老实实答道:“街边碰见的。”
  铭铭哼了一声,说道:“现在我给你个将功赎罪、改过自新、赢得我原谅的机会——先看你能不能猜出来!”
  王明明点点头道:“我知道,等会帮王伯省点劲。”
  “哈,我就知道你会猜……呃,对!”铭铭瞪大眼睛,讶然问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我俩刚才抱着你肏的时候,王伯手都抖了……”王明明笑道:“我也正想提醒你呢——下次别让你爸用这么吃力的姿势了。都是一家人,鸡巴插到屄里开心就好,不用非得玩那么high.”
  铭铭鼻子一酸,连忙高声骂道:“我操!还拽上英文了!跟我装呢!”
  王明明连忙摆手道:“你操啥呀!我好歹也是高中生,会俩单词都不行?”
  “操你呗!”铭铭说着好像小狗一样跪在地上,回头笑道:“回去开肏!刚才你是把我端出来的,这回咱俩换个路子,让你把我骑进去,咋样?”
  “行啊,这个没问题。”王明明站在铭铭身后挺起鸡巴插入她的屄里,双手扶着她的屁股一拍一拍地拉长声音叫道:“驾——”
  “嘶嘶……”铭铭配合地发出几声马叫,高高撅起屁股让王明明用大鸡巴肏着一步一步朝前膝行爬去,忽然俏脸一红,回头道:“那等会我要给我爸叫床听,你不许自作多情!”
  王明明点头道:“明白,如果肏的你喊‘服了’就当是喊给王伯听的,对吧?”
  铭铭眨眨眼,预语无言,低头认命的继续爬起来。
*******************************
 
注意还有下一页  
  
  
4-3
 
  房间里,林冰正在搭炮台挨肏.王佐林平躺在床上作为底座,用双手从背后抱紧儿媳的同时再把大鸡巴顶进她的屁眼,把她彻底固定在自己怀里。林冰把双腿高高抬起、张开,让鲜艳的骚屄朝天洞开,吸引着王尧的“火炮”好像雨点一样落进洞里。
  王尧看见铭铭爬着进来,一边继续抽插一边笑道:“小丫头又换节目了?别说这几步爬的似模似样的,和我以前养过的大狗可像啦!”
  铭铭先汪汪叫了两声,这才摇头道:“哎呀,二哥,你们男人不都喜欢我们女人是你们的骚货小母狗嘛?不过这次你可猜错啦……人家现在可不是母狗,是母马,嘶嘶……可以骑的哈!”
  王尧将腰一沉,大鸡巴深深没入林冰屄里,说道:“既然人齐了就赶紧整个章程吧,我和我爸先射一发,你说射给谁?咋射?”
  “哎呀,我和我妈还有二嫂都是咱家的肉便器嘛,当然是你们男人想射谁就射谁,想咋射就咋射啦!”
  铭铭娇笑着夹住王明明的鸡巴往床上边爬边道:“不过我想提个小小的建议哈——我这预备老公见识少,又第一次来咱家。咱尽量射的震撼点、精彩点,让他涨涨见识呗?”
  王尧笑道:“操!林冰像块木头似的,咋射也震撼不出来啊——你就直接说想让我们爷俩射你们娘俩就得了!”
  “还是二哥了解我!”铭铭笑着叫道:“妈,你行不行啊?过来收精!”
  “来了,来了。”王翠花恢复的很快,闻言立刻上前指挥道:“既然要给女婿长见识,那我就给王尧这儿子射吧。小明你去给铭铭当垫子,让她爸射她……这回可别在下面傻乎乎的不知道肏了!”
  王明明脸一红,赶紧从背后抱着铭铭躺平,将鸡巴顶进她屁眼里抽插起来。
  王佐林嘿嘿一笑,站到铭铭胯间挺起鸡巴狠狠肏弄着她的嫩屄。
  不一会,铭铭就浪叫起来道:“妈,妈……你快趴到我身上来,看你老公和女婿一起拿大鸡巴肏你女儿……哎,不是肏,是拿大炮轰轰地炸呀……我这洞口就是个炮台,都快让你老公给炸烂啦!”
  王翠花跪着从铭铭头顶上爬过去,和她贴成69姿势,低下头一看,笑道:“哎呀可不是!这炮管好粗哇,乖女儿,我看见你爸爸正往炮管里运送炮弹呢,等一会他就要拿炮弹射你啦!”
  铭铭抬起头就看见母亲的骚屄正在她脸的正上方,被王尧不紧不慢地肏弄着,不由嫣然道:“妈呀,不光你看见女儿在挨炮,女儿也看见二哥的大炮管在轰炸你呢……不过你这炮台少了根底柱,可没有我的牢靠抗炸!”
  王翠花耸着屁股笑道:“咱俩不一样——你是固定式炮台,虽然牢固但不能移动位置。而我是自走式炮台,想去哪就去哪,一边挨炮还能一边看着我闺女挨肏的骚样,可比你有意思多了!”
  王佐林无奈道:“你有意思,我可就没劲了!本来和小伙子一边肏咱闺女一边看她发骚呢,结果你过来给挡的严严实实,都看不见了……”
  王翠花媚笑道:“老王,任何姿势有缺点那肯定也会有优点的嘛……你虽然看不见闺女了,但还可以看我啊!往远看,你儿子不就在我身后拿你们王家祖传的大鸡巴肏我呢么……你再往近看,我和闺女脸蛋也有七八分相似吧,你看我挨肏发骚不是一样嘛……”
  王佐林点点头把腰杆一收,扛起铭铭的双腿狠狠冲刺起来,笑道:“好老婆,看我要射精到你闺女的屄里了,快给我助助威……”
  王翠花一边伸手揉搓着铭铭的阴蒂,一边笑道:“铭铭听见没?你爸要射了,还让妈看着呢,你不赶紧表示表示?”
  铭铭大声道:“爸爸你真是太好了!刚才都说我和我妈就是你们的肉便器,本来就应该让你们随便射的……结果这么点小事你居然还记得提醒我妈来观摩,实在是太让我感动了!”
  王尧和王明明听到王佐林要射精也纷纷开动,开始狠肏王翠花和铭铭母女给他助阵。三人的三根大鸡巴在娘俩体内飞也似的抽动,顿时让屋子里充满了淫糜的味道和肉体撞击的声音。
  王翠花被王尧顶得前后摇晃着,一边继续发骚道:“老公你放心!我一定仔仔细细的观摩,把整个过程都记下来好跟铭铭讲,告诉她你是怎么射进她的小骚屄里的……”
  铭铭被压在身下也没耽误给大家发骚助兴,闻言连忙喊道:“妈呀,我告诉你——虽然爸爸也在像肏你一样拿大鸡巴肏我的屄,还要把精射进我肚子里,但他其实就是把我当成是泄欲工具,肏你闺女玩呢!”
  王翠花故意惊道:“呀,你爸爸原来这么坏!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呢?”
  铭铭嘶声喊道:“因为这样他射进我屄里的时候就能更兴奋、更舒服……等他玩够了我之后没准就不给你当老公了,也能用新女婿的身份继续玩你呀……”
  王翠花连连点头,也叫道:“对对对,女婿肏丈母娘就是比炮友肏的爽!我最喜欢女婿用肏过我闺女的大鸡巴继续肏我了……哎呀女儿注意,精来啦!”
  伴随王翠花的叫喊,王佐林猛然将大鸡巴齐根怼进铭铭的骚屄深处,开始了喷射。
  “啊啊啊!好烫啊!好猛啊!好爽啊!”铭铭被射的娇躯剧颤,上半身奋力抬起,硬是把自己和王翠花分别从王明明和王尧的鸡巴上给举了起来。
  王尧挺腰顶了个空,不由笑道:“铭铭今天可真够卖力气哈!”
  “人家未来老公瞪大眼睛看着呢,我不卖点力气对得起他么……”铭铭重新躺到王明明胸前,小腹如波涛般蠕动着让阴道按摩王佐林的鸡巴好帮他收精,娇喘着笑道:“爸,射完舒服了就歇会吧,可肏死我了。”
  “听铭铭的。”王佐林喘着粗气抽出鸡巴笑道:“儿子,未来女婿,你们继续,我回屋歇会……”
*********************************
 
  王佐林走出房间,屋子里静了片刻。
  “行了老弟,你去肏你二嫂,让铭铭也歇会吧。”王尧一边继续肏着王翠花,一边摇头无奈道:“这老头,岁数大了身体不行,还非得装什么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倔了。”
  王明明放开铭铭,来到林冰近前看了眼她那木无表情的俏脸,有些手足无措。
  林冰抬头看他一眼,默默打开双腿示意,嘴角翘了翘算是打个招呼。
  王明明赶紧扛起她那双美腿把鸡巴肏进去,也闷声不语地抽插起来。肏了几下,忽然发现林冰虽然脸上无情、嘴里无声,但却始终在轻轻收缩腹部、蠕动阴道内的屄肉配合着自己,心中一荡情不自禁叫道:“二嫂!”
  林冰抬头问道:“哪里不舒服?”
  王明明连忙道:“没有没有,很舒服!我是说你不用这样配合我,怪累的……我也不着急射精。”
  “哦。”林冰重新低头,腹部节奏放慢少许,道:“在家里,舒服就好。”
  王明明一怔,忽然想起王翠花在楼梯间里也说过让自己先舒服舒服,她和林冰这两个王家女人的形象也因此重合起来,变成了某种让自己感觉到陌生,却又温暖的符号。
  
  床的另一边,铭铭大张双腿躺在床上,奇道:“二哥,你不射啦?”
  王尧无奈道:“我不假装说要一起射,咱爸能射么?还有你也是!刚才这演技还不如妹夫呢,叫的也太夸张了!”
  铭铭一吐舌头道:“我平时都这样叫的嘛!”
  王翠花晒道:“你在圈子里这样叫,在家也这样叫?我都懒得说你——整天嫌弃别人这样那样,怎么不想想自己有没有让人嫌弃的地方!”
  铭铭顿时炸毛一样坐起身指着林冰叫道:“咋了咋了!我嫌弃谁了?谁又嫌弃我了——我这会叫的总比不会叫的强吧!”
  “铭铭!”王尧和王翠花同时喝了一声,后者沉下脸抢先骂道:“你怎么说话呢?谁是不会叫的?还不跟你二嫂道歉!”
  “林冰本来就不会叫嘛!”
  铭铭也拉下小脸,道:“再说,我究竟做错什么啦?让你们都这样对我——看咱这一家子,通奸的通奸、乱伦的乱伦、爬灰的爬灰,整天肏过来肏过去,不就是为了高兴嘛!”
  铭铭越说越觉得委屈,站起身道:“老头要强,就想当着女婿的面把我这野闺女肏爽点,我配合着叫几声哄他高兴——难道这就是错了?”
  王翠花摇摇头,道:“铭铭你记住,咱们首先是一家人,然后才是圈里人。但你说的这些高兴——都是圈里的高兴,不是家里的高兴啊。”
  铭铭怒极反笑,跳下床又指着王翠花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咋想的!你前几天偷偷去医院把环儿都摘了,就等着给他们老王家生个新女儿,不要我这个老女儿了,对不对!检查单子我都看见了!”
  王翠花讶然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不要你!”
  “反正你们都不喜欢我!”铭铭尖叫一声,抓起衣服夺门而去。
  “铭铭!”
  王明明见状顿时什么都不顾了,从林冰身上跳起来,一溜烟追出去。等跑到电梯口才想起自己没有穿衣服,而铭铭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王翠花披着睡袍走出来,将衣裤递给他,道:“小明,你先把衣服穿上。”
  王明明穿上衣裤,茫然问道:“阿姨,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
  王翠花无奈道:“和你没关系。铭铭这孩子就是死心眼,容易钻牛角尖……等我一下,我穿上衣服和你去找她。”
********************
 
  片刻,王翠花换下睡袍和王明明一起下楼,二人先在小区里转了几圈,未果。又驾车去王家娃娃团和几个铭铭常去的地方找,依旧没有见到铭铭的踪影。
  傍晚时分,王翠花载着满身疲惫的王明明来到他家楼下,扭头看着表情惶惶不安、裤裆却高高隆起的王明明,温和问道:“你这一下午也没射精,身体受得了吗?用不用阿姨陪你上去砸几炮?”
  王明明强笑道:“不麻烦阿姨,娃娃团一会有人过来……您快回家吧,没准铭铭已经回去了呢。到时您千万打电话告诉我一声。”
  王翠花眼见王明明已经把手捂在裤裆上,心知他可能憋不住了,眼珠一转,边发动汽车边微笑道:“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我还是陪陪你吧,刚想出个主意,没准能把铭铭钓出来。”
  王明明闻言大喜道:“什么主意?阿姨你快说,我一定配合你!”
  王翠花笑道:“咱俩这样……”
*******************************
 
  
  
  
  
  
  
  
4-4
 
  铭铭其实跑出门就后悔了,又不想回去认错,便在商业街百无聊赖地闲逛了一下午。期间电话响了无数次,一看是母亲和王明明的号码就直接拒接。
  傍晚时分,正坐在冷饮厅角落里喝奶茶忽然微信响了声,拿起手机一看,有个陌生人加她,而验证信息写的很短:“看看B!”
  这么有趣的要求当然要满足!
  铭铭点了通过认证,看下左右无人赶紧拿起手机撩开裙子来,对准小嫩屄找好角度按下快门。
  咔嚓!
  嗯,粉嫩晶莹。一看就是好屄!
  铭铭把照片发过去,顺手回复道:“看看J8!”
  很快地,一根湿漉漉地、青筋暴露的大鸡巴出现在屏幕上,看上去就像刚从女人屄里拔出来的一样。
  铭铭忍不住问道:“大哥,你这是嘎哈呢?”
  “叫爸爸!老子正肏你妈呢!”
  “滚!我爸早死了!”
  刚想把他拉黑,忽然又一张图传过来,还是刚才那根大鸡巴,不过只有根部,前端正没入女人的阴道里。齐根见底,鸡巴根处还漾着一圈白沫,一看就是已经肏上一阵了。刚才看到的第一张应该是特意拔出来拍的,而且关键是——这男人肏的还真是母亲王翠花的屄!
  铭铭顿时大怒,心想这个老骚屄,刚才还在家一本正经的训我,转身就出门跟野汉子砸炮!不行,我得去抓奸!于是赶紧回复:“哎呀,爸爸呀!不好意思,刚才真没想到是您!”
  对方似乎有些惊讶,问道:“你还真认识你妈的屄呀?”
  铭铭懒得继续打字了,直接语音回复:“哎呀……瞧你问的!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能不认识吗!”
  对方却没改语音,依旧发文字说:“小丫头,说实话!”
  铭铭压低声音对着手机撒娇道:“哎呀,你们这些爸爸可真是的……每回肏我妈的时候都得让人家在旁边看着,嫌我妈水不够了还得让人家给舔!我这天天看,天天看的,就连我妈屄口有几个褶都记住了,还能不认识吗?”
  男人回复道:“小丫头果然够骚,还有什么?再补充补充!”
  “那可多了,不过微信上没法说啊!”铭铭赶紧问道:“爸爸,你和我妈在哪儿呢?要不我也过去热闹热闹?”
  男人回复道:“我是无所谓,不过你妈说,你过来也干不了啥,还多个抢鸡巴的,不要你来!”
  铭铭顿时怒了,按下语音大声道:“谁说我干不了啥啊!叫好、助威、舔鸡巴、推屁股,哪一样我干不了?就算不跟她抢鸡巴,有我这亲生女儿看着她让男人肏,不也能助兴不少嘛!”
  “行行行,我怕了你了!”男人无奈发过来一个位置信息,补充道:“那你快点啊,我都要射了……”
  “不许射!我马上就到!”铭铭收起手机,看也不看周围人们惊骇诡异的目光,风驰电掣狂奔而去。
************************************
 
  “上钩了!”王翠花顺手把新买的手机丢给王明明,咯咯笑道:“这猴崽子,还想逃出她妈的手掌心?现在肯定心急火燎的往这儿跑呢!”
  王明明伏在她身上全程旁观,一边抽插一边赞道:“阿姨威武……可铭铭一会过来,发现咱俩骗她,咋办啊?”
  王翠花奇道:“那你不会哄哄她?”
  王明明不好意思地道:“阿姨,我不太会说话。”
  王翠花惊道:“谁让你用嘴哄啦?你这趴我身上干啥呢!不会像干我一样用你的大鸡巴干她啊,干到她手软脚软下不了床,然后你再慢慢哄呗!”
  王明明连连点头道:“这个我会!这个我会!呃……就是不知道行不行。”
  王翠花笑眯眯道:“我家男人别的不敢说,用大鸡巴哄女人可是个顶个的能手……反正一遍不行就哄两遍,两遍不行就哄十遍,总会哄到服服帖帖的。”
  王明明恍然,赶紧把大鸡巴如雨点般落下,叫道:“阿姨我明白,等会就靠你帮我了……”
  王翠花顿时被肏的骚水四溅,娇躯剧颤着道:“哎呦,我没说让你先哄我!你使劲肏我做什么……你这傻孩子……快停下……啊啊啊啊……”
  又过一会,敲门声响。
  王明明按照丈母娘吩咐,开门、拉人、关门、按倒、扒裤、插入,连串操作又是一气呵成,直接在门口“哄”起铭铭来。
  等铭铭反应过来已经被肏了好几下,顿时上下甩着屁股勃然大怒道:“王——明——明——你——竟——敢——强——奸——我!”
  “别动,都甩飞了……”王明明伸手按住铭铭的屁股叫道:“阿姨说了,先肏出你三次高潮,然后咱们再说话。”
  铭铭本来就是骚货,被肏了几下已经娇躯酥软,再让王明明的大手按住,立刻老实下来,只是咬着嘴唇不时喃喃道:“你们都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就连臭傻逼也学会欺负我了……”
  王明明把这些呢喃听在耳里,心中微痛,动作越来越慢,终于还是停下来放开手朝着王翠花苦笑道:“阿姨……对不起……我……”
  “行了行了,别说了……心疼老婆又不是啥丢人事。”
  王翠花笑眯眯地走过来,伏在女儿身边柔声道:“来都来了也别急着走,正好老王他们都不在,咱们一家三口说会儿话,好不好?”
  铭铭站起身狠狠瞪了王明明一眼,奈何骚货体质发作顿时又觉得下体空落落的难受,于是再次狠狠瞪了王明明一眼。
  王明明被瞪得心里发毛,不知如何是好。多亏王翠花拿眼神提醒,这才大着胆子上前又把铭铭抱起来,请示道:“那个……铭铭……我这个,这个鸡巴又疼了……要不,咱肏着说?”
  铭铭白了他一眼,恨恨道:“你想肏就肏呗!我和我妈在这,六个洞还不够你肏的啊!”
  “怎么是六个?”王明明抱着铭铭疑惑地边往床上走,边下意识数了两遍,直到瞥见王翠花笑吟吟地指了指才恍然大悟道:“哎呀,我忘记算嘴了!段子里不是说有屄不肏嘴嘛?”
  “傻逼!”铭铭总算被逗乐了,嗔道:“没事少背那些没用的段子,脑子都背傻了……不肏嘴又不是不算嘴!难道嘴不是洞啊?”
  “是是是,是我糊涂!”王明明把铭铭抱上床躺好,俯身压上插入,一边开始肏弄一边回头叫道:“阿姨,你来说吧。”
  王翠花坐到床边笑眯眯地看了会二人肏屄,这才问道:“铭铭,你对妈带着你嫁进王家有意见吗?”
  铭铭立刻笑道:“怎么会呢!王老头这人多好啊,大哥二哥也都是好人!”
  王翠花继续问道:“那你就是不喜欢咱娘俩劈开腿跟他们乱伦了?”
  铭铭立刻瞪眼道:“妈,你这样说话可就没意思了啊!”
  王翠花点点头,突然问道:“其实你是不喜欢林冰对不对!”
  铭铭娇躯一震,强笑道:“怎么会呢?大家都是一家人嘛!妈,你再问这些无聊的玩意,我可又要翻脸了啊!”
  “具体原因,我就不说了……”王翠花哼了一声,脸色转冷道:“既然你还知道大家都是一家人,那就让我把刚才在你二哥面前没说完的话说完吧。”
  铭铭点头道:“你说,我听着……傻逼,你慢点,一起听我妈说教啦!”
  王翠花正色道:“之前我说圈里人和家里人是不一样的,可你始终没懂这之间的差别……每个人表达感情的方式都不一样,每个家庭传递亲情的方式也都不同——咱家的方式就是让男人那大鸡巴在女人骚屄里舒舒服服插着。
  “咱们身上的洞,其实就是男人心里面的家。
  “你今天把事情说破了,咱家这事在圈子里叫乱伦、叫通奸、叫爬灰,你可以怎么刺激怎么说,但在家里,他们做的就是回家,只是回家而已……”
  说到这里,王翠花声音转厉,道:“其实老王也好,小王也好,包括现在你身上的王明明——他们在我眼里就是一个个贪玩又舍不得离开家,于是在家里到处乱跑的熊孩子而已。”
  王明明听着王翠花说到自己其实是个熊孩子,又把王家男人乱肏家里的女人形容成熊孩子在到处乱跑,突然觉得很好笑,可不知为何,眼泪却哗啦一下淌了满脸。
  铭铭则狠狠咬住了嘴唇,一言不发地盯着母亲。
  王翠花失望地叹了一声,轻轻道:“圈里人都乱伦、都群交、都通奸,大家见了面也都是亲亲热热的,但没有女人会因为被男人肏过就把他们当成一家人……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铭铭脸色发白,茫然摇头。
  “因为一家人肏屄的时候,鸡巴里面会装着亲情!”王翠花看着突然愣住的铭铭,转身淡淡道:“这个道理我明白,林冰也明白,今天就只有你不明白……”
*****************************
 
  良久。
  王明明轻轻唤道:“铭铭?铭铭?骚逼,你没事吧!”
  铭铭惶然惊醒,奇道:“我妈呢?哎,傻逼,你怎么哭了!”
  “让阿姨说哭的……”王明明抹了把脸,笑道:“我也不知道为啥,我就是觉得你们家很和睦,嘿……怎么说呢……”
  “你今天说过,都是一家人,鸡巴插到屄里开心就好……”铭铭轻轻道:“原来连你都懂,只有我不懂。”
  “呃……你说什么懂不懂的!为什么我还是没听懂?”王明明挠头道:“对了,阿姨走了,她说让咱俩自己玩。”
  铭铭还有点没缓过神,愕然问道:“玩什么?”
  王明明老老实实地道:“你想玩啥就玩啥,反正我只会玩屄。”
  铭铭顿时怒道:“啥都不会,那还玩个鸡巴!”
  “哎呀,骚逼,这可是你自己要玩的!”王明明喜滋滋地一挺腰,重新开始抽送,乐道:“就等你这句话呢……”
  “我操,你干什么?”铭铭愣了半天才猛然明白过来,顿时尖叫道:“王明明——你特么又拿抄来的段子忽悠我!”
***************************
 
  虽然嘴上喊着生气,但听王明明说为找自己憋了一下午没射后还是让铭铭感动到要死,胯间骚水止都止不住,乖乖撅起腚来陪他来了个五连发……结果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还没被感动死就先被肏了个半死。
  彻底克服心理障碍的王明明已经不是听两声“爸爸”就能喷的菜鸟萌新,急匆匆连射两发缓解了生理胀痛后便开始自由发挥,兴致勃勃地请铭铭检阅他最近苦练提升的肏屄水平。
  铭铭当然不肯示弱,然后就绝望地发现对某些男人来说,肏屄这事学起来真的不难——虽然技巧还很不足、经验也不丰富、很多姿势配合也不到位,但对鸡巴像驴一样的王明明来说,这些统统都不是事儿!
  王明明这些天其实就练会两个肏屄技巧:第一,怎么加快速度肏;第二,怎么使劲肏.更直白点说就是不会脱轨捅歪了也不至于像蛮牛一样把女人撞飞出去,剩下只靠本钱和体力就足够了。
  驴一样的鸡巴、熊一样的体格、牛一样的体力,这就是王明明现在的肏屄水平——当然如果让铭铭来形容的话,还得加上猪一样的智商、狗一样的口才和龟一样的技巧。
  反正“检阅”过程中铭铭被肏的高潮迭起、骚水横流,五发过后躺在床上像条死鱼一样连动动手指的气力都没有,算是彻底“杯具”了。
  “滚!别碰我!让老娘再歇会哈……哈……”铭铭浑身无力地娇喘着,拿眼睛瞪着合不拢嘴的王明明怒道:“傻逼,你笑什么?”
  “骚逼,你刚才被我——肏——哭——啦!”王明明喜不自胜,看着铭铭酥软无力的样子越看越喜欢,忍不住抱着她亲了起来,连声道:“谢谢你铭铭,谢谢你……有女朋友的感觉真好!有家的感觉真好……”
  铭铭恼羞成怒,嗔道:“谢你妈逼!不就陪你玩了会屄,至于吗!”
  王明明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我是谢谢你哭……呃,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谢谢你让我把你肏哭了!”
  铭铭抓狂道:“你、他、妈、究、竟、在、说、啥、呢?”
  王明明得意道:“你是第一个!以后还有爱娜、刘小嫚、蒋雨菲这些骚货,大家都可以找我!帮过我的骚货只要想挨肏,我就也能帮大家了!”
  铭铭眨眨眼,娇躯彻底放松下来,轻声骂道:“傻逼……”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铭铭和明明 第四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