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淫生外传之少年王勃的烦恼
                 
             第一章林冰的医务室
 下午一点半,天空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偏偏又迟迟不见雨滴,所以医务室内空气就显得格外沉闷,让林冰的心情也有些低沉。
 其实在家呆着也是无聊,不外就是看书、看报、看电视,陪丈夫、陪公公、陪他们一家人乱伦做爱……这些事情,也都无趣的很。
 身为医生,林冰知道自己的心理状态有问题——最开始她曾经以为是生理问题,因为前几任男友都无法带给自己高潮;等结识了王家人后,高潮变得轻而易举,她渐渐发现自己就是对性爱这件事本身没兴趣!
 不是不行,连阅女无数的王家人都对自己娇躯赞不绝口,林冰相信自己的身体绝对正常。也不是不能,只要进了王家的门就要做好随时接受性爱的准备,从吃饭、睡觉到上厕所,24小时备战状态,任何一个不能接受性爱的女人都会被王家拒之门外。
 王家人对性爱的态度,让林冰又好气又好笑,这家人在这件事上就像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而女人就是他们永远也玩不腻的玩具……随时、随地、随便。
 林冰自己很沉溺这种生活气氛,虽然她并不喜欢性爱,但是她很喜欢王家人用亲昵轻松的语气召唤她,“儿媳妇,过来让我肏一会”、“弟妹别动,我要插进去”、“林冰姐,来帮我舔舔”……王家人都是性爱专家,这一点毋庸置疑。
 可以适应,但林冰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因为王家的女人每天被干会“爽”,而林冰不会——起码在心理上,她找不到很爽的感觉。所以和王尧商量后,她回到学校里继续当校医来打发时间。
 原来学校里骚扰过林冰的几个家伙得了警告,这时对林冰恨不得像菩萨一样拱着,纷纷对她敬而远之。不过林冰现在非同往日,自然有了新的交际圈。
 百无聊赖间,医务室的门被敲响,王勃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
 “林姨?”
******************
 
 王勃是王家的远房表亲,比王尧小了一辈,今年十六岁,恰好在林冰所在的学校上学。
 林冰一看他脸上的表情,心里就明白这小子想做什么,一边继续低头看书,一边淡淡应道:“我这里没别人。”
 王勃早已和林冰混的惯熟,闻言立刻插上门,笑嘻嘻走上前道:“林姨,我又来肏你了。”
 “怎么,铭铭和小美今天没收拾你啊?”林冰坐在转椅上泰然自若地看着杂志,任由王勃解开自己的白色大褂朝两侧分开,露出深色内衣和紧身短裙,修长美腿叠在一起,透过黑色长袜的隐约网格,可以看见白腻的大腿肌肤,若隐若现。
 “跟她们玩没意思,每次都指挥人!一会要快一会要慢,一会要轻一会要重的……”王勃嘴上嘟囔,熟练地伸手在林冰腰畔一拽,将她的裙子卷起来像腰带一样盘在腰间,交叠的大腿根内真空包装、雪白一片,可以看见最上端的几根浓密阴毛。
 林冰顺着王勃的力道劈开双腿,让他把头埋进自己胯间乱舔着,淡淡道:“那就说明你没肏明白……我觉得她俩挺好说话的,跟自己人只要能到高潮,怎么玩都好说。”
 几句话的功夫,林冰已经足够湿润。王勃站起来解开裤子,扶住龟头探进林冰体内,一边蠕动一边苦着脸道:“那就当我给王家人丢脸了吧……好像真没看见她俩高潮过……”
 林冰娇躯在椅子上一耸一耸,胯下很快湿润起来,随着王勃肏弄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脸上却平淡无波、静如止水,一边将手中的杂质翻过一页,一边闲聊道:“不会吧,我觉得你本钱还可以啊……唔……年纪也小,挺猛的……”
 王勃嘿嘿笑道:“我一听两个丫头指手划脚的,就不愿意理她们了……还是林姨好,来了就能肏,射够就能走……”
 林冰“唔”了一声,对王勃的意见不以为然,却也懒得驳他。
 王勃却来了谈兴,将林冰的双腿抬到肩膀上架起,一边侧头闻着她的丝袜一边笑道:“反正做爱就是为了射精,当然是射的越早越省事……说起来我好羡慕那些早泄的,听说他们几秒钟就能舒服了,都不用费劲。”
 说着,王勃猛然加快速度,大鸡巴直起直落,在林冰的阴道里重重凿弄几下,发出“啪啪”重响,然后他的身子一僵,股股精液喷涌而出。少年闭起眼睛长长吁了口气,抽出鸡巴,伸手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帮林冰擦拭,笑道:“你看,就这样还得麻烦林姨两次呢……要是像她们说的那样,我就不用上学了,时间全的拿来肏屄。”
 林冰知道王勃每次来都要连续射精两次,只是一直没问他原因,这时听了他的话忍不住放下手中杂志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只射一次射不干净?不爽?”
 王勃奇道:“咦,你怎么知道!是了,林姨是校医哈,快跟我说说,我是怎么回事?”
 林冰冷冷道:“没事,你们王家人都是这样……肾功能过盛。”
 王勃问道:“我小叔他们也这样?难怪……那有没有办法解决啊?”
 林冰难得地笑了笑,扫了眼王勃正重新勃起的鸡巴,淡淡道:“肏的时候憋的点,肏的久一点,一次射出来的自然就多一点。”
 “唉……林姨你这是废话……”王勃叹了一声,重新伏在林冰身上,双手抱住她的大腿根抬高,这次换成肏屁眼,一边耸动一边说道:“我要是想的话,这一节课都不射也能做到!但我宁可射两次,更舒服点……”
 林冰默然片刻,轻轻道:“你该找个女朋友了。”
 王勃愕然问道:“周围这么多妞能肏,我还要女朋友嘎哈?”
 林冰淡淡反问道:“那这些女人里,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肯让你这样肏的?”
 王勃:“这样是啥样啊?”
 林冰:“不用你做前戏,也不用你哄,摆什么姿势随便你,肏的不爽也不怪你……”
 王勃想了想道:“这个真没有。”
 “等你有了女朋友,就有了。”
 “真的?那这么说,林姨不就成了我的女朋友吗!”
 “这话有种跟你小叔说,只要他答应,我无所谓。”
 “那算了,我还是找个我自己的女朋友吧。”
 王勃说完咬着牙闷头挺送起来,大鸡巴在林冰的屁眼里钻进钻出,把她肏的前仰后合。雪白的大褂在椅子后面摇摇摆摆,好像瀑布一样抖个不停。
 就在这时,房门外忽然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顿时把王勃吓了一跳,差点当场射出来。一时愣在当地不知该做什么,有心抽出鸡巴赶紧穿衣服,心中却知道绝对来不及。
 林冰拍了拍王勃的头顶,伸手一指点滴床前的屏风,沉声道:“推我过去。”医疗室中一般都有个白色屏风,用来隔断房间,其中摆着张床,供患病的学生休息。
 王勃闻言赶紧推着林冰的椅子往屏风后躲。
 这时房门一响,已经被人缓缓推开了。
********************
 
 走进来的女人同样身穿白大褂,看年纪和林冰差不多,相貌小鼻子小眼还算端正,身材胖呼呼地很有肉感。
 这人叫陈帆,也是学校的校医,在林冰离任后新来的。
 本来一个学校只需要一名校医,林冰既然要回来,陈帆就得走。不过俩人的社会关系都很硬朗,校领导得罪谁也不是,教委那边也不肯做这样得罪人的调动,反正学校不差这份工资,俩人就都留在这里。
 陈帆也是个顽主,虽然不是王家这圈子的女人,但场合凑巧的时候也和这帮人一起玩过。她进屋鼻子一抽,闻到股精液味儿,朝林冰常座的地方一瞅,看见地上的水迹,心里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小冰姐,这是跟谁玩上了?”陈帆一边反手锁好门,一边就笑嘻嘻道:“咱可得见者有份啊,妹子我正闲得无聊呢。”
 林冰在屏风后如无其事应道:“是王勃……你想要就给你。”
 王勃听见陈帆的声音,顿时心里一松,捧着林冰的大腿呼哧呼哧又肏了起来。
 耳听高跟鞋格的格的走近,陈帆从屏风后转过来,瞅了二人一眼,笑道:“你们都快完事了,我还凑什么热闹啊?王勃要是打算再射一发的话,我陪着,没问题。”
 王勃应道:“就快上课了,来不及啦。下回吧……”
 陈帆撇撇嘴道:“幸亏我有安排,不然在这看着你们肏屄,难受死了!”
 王勃奇道:“陈姐有啥好玩的,带我一个?”
 陈帆笑道:“还能有啥,就是我家那三个小子闲着没事要摸姑娘,你来不?”
 王勃微微一愣道:“摸姑娘是啥意思?”
 陈帆道:“你不知道啊?呵呵,那下节课别回去了,留下一起玩吧……我先给你解释解释……”说着坐在床沿上,给王勃讲解起来。
******************
 
 所谓“摸姑娘”,自然就是“摸”小姑娘!
 说到这件事,就得先提起陈帆的表弟陈达海,这小子也是个顽主,而且脑筋灵活,总能想出很多别人想不到的花样。他发现学校的女生两极分化严重,有一部分腼腆的很,还有部分开放的很。一般被人偷偷摸几下,前者都会选择忍气吞声、默然不语,后者干脆不以为意,懒得计较。
 有了这个发现,陈达海就和两个伙伴一起,经常在走廊里调戏来往的女同学。看到顺眼的女生,就围上去摸几把……如果对方不反抗或者不在意,就循序渐进,引发进一步行动,找机会把女生带到表姐的医务室里去快活一番。
********************
 
 王勃听完陈帆的解释,忍不住讶然道:“这样也行?”
 “呵呵,有什么不行!不信你就看着吧,他们一会就来了……”
 说话间下课铃声响起,陈帆让王勃和林冰两人在屏风后躲好,自己便走到门口将锁开打了。不一会房门转动,只见陈达海、吕芳中和钱刚三男生笑嘻嘻地拉着两个女生走进来。
 王勃眼尖,认出其中一个女生竟然自己自己班的学习委员屈小凤,这是个寡言少语的文静女生,此刻满脸通红地被钱刚拉着手,一言不发。
 另一个女生自己也认识,却是铭铭的同学,名字已经记不住了,只知道曾经在王家的乱交聚会上见过一次。
 陈达海把门一关,三个男生各自行动起来。
 钱刚径自把手伸进屈小凤的裤裆里,一边摸着她的翘臀一边笑道:“这位同学,你的身材不错啊,前凸后翘的……这节课别上了,陪我们玩玩吧。”
 屈小凤俏脸绯红,按住钱刚的手道:“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
 吕芳中也把手伸进屈小凤上衣里揉搓她的奶子,淫笑道:“不认识我们还随便我们摸,一看就是个骚货……别装了,我们就是随便肏肏,也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屈小凤又急又羞,片刻间上衣就被解开,露出一对挺拔的淑乳,被两人捏在手里玩弄。只得夹紧双腿挣扎道:“你们别闹,马上就要上课了……”
 这时陈达海和另一个女生交谈几句,大声道:“我这边搞定了。还是高年级的学姐敞亮,说玩玩就玩玩……学姐,你叫啥名,我找人给你请假去。”
 “我是三班的李曼云,你们叫我小云吧……”
 小云笑嘻嘻地让陈达海解开上衣,同样露出雪白娇嫩的身子,下身校服裤子褪到膝盖处,双腿微微张开,让男人将手指插进体内扣弄着。眼波流转道:“都是同学,玩玩无所谓,玩不爽的话,下回可别怪我不给面子哈。”
 陈达海嘿嘿笑道:“一看学姐就是常玩的……咱先试试,要是玩爽了咱们以后常来往。”说着伸手解开裤子,将粗大的鸡巴掏了出来。
 小云顺手拉过一把椅子跪在上面,将翘臀朝后撅起,一边朝屈小凤笑道:“学妹别装了,看姐姐先帮你试试水……哎呦,小弟你这尺寸还不错,来个快门!”
 陈达海将鸡巴推进小云体内,双手抱住她白腻的屁股微微侧身,将两扇屁股蛋掰开少许,让屈小凤能看清自己肏弄的动作,猛然一吸气,大鸡巴好像毒龙出海一样狠狠朝前捅去。顿时肏的小云一阵娇喘连连。
 “嗷嗷嗷嗷……真猛……哎呦……得劲……小弟有两下子……哎哎……有劲!”
 钱刚和吕芳中夹着屈小凤看俩人表演,四双手配合着淫声浪语的节奏一刻不停地在她身上敏感地带揉搓,片刻功夫就把屈小凤弄的好像根面条似的软了下来。
 屈小凤双腿抖个不停,颤声央求道:“别……别这样……我还是处女……”
 钱刚闻言笑道:“没事,我们有经验,不会弄疼你的……你就说想不想肏就行了?”
 屈小凤委屈道:“我还得上课……”
 吕芳中立刻道:“没事,我们帮你请假!你就说你是那个班的,叫什么?”
 两人的手指又动了动,屈小凤顿时好像被抽空了身体一样瘫软在地上,娇喘道:“我,我是一年四班的屈小凤……”
 “成了!”钱刚欢呼一声,朝屏风方向叫道:“陈姐,记住没有?”
 陈帆走出来笑吟吟道:“三年三的李曼云,一年四的屈小凤,我这就给她俩请假去!你们先玩着……”说完扭身走出了医务室。
 屈小凤看见医务室里竟然还有旁人,顿时羞红了脸。钱吕二人见状二话不说,就开始扒她的衣服,三下两下将她脱了个溜光后,钱刚拽过一把椅子大马金刀坐下,让她跪下撅在自己胯间先帮自己口交:“来,小凤,你先学学舔鸡巴……等会准备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帮你开苞……”
 另一边吕芳中则走到陈达海和小云旁边,笑道:“学姐,屁眼能肏不?”
 小云扭扭身子,应道:“要肏也行,不过给小学妹开苞我可不帮忙啊!一次最多应付俩,多了可没那么多精神头啦……”
 “没事,我们还有个生力军,一会就回来了。”吕芳中说着又搬来一把椅子坐在上面,让小云跨骑在自己身上,给陈达海从背后肏她的屁眼。
 小云的性子虽浪,但毕竟只是少女体质,被王家人开苞后玩了几次,发觉她不怎么耐肏,两个洞也不是极品,渐渐就不找她了,所以身子开发的不是很好。现在吕芳中陈达海两人这么一合作,两根鸡巴上下飞舞,小云顿时有些吃不消,忍不住娇声呻吟起来。
 “哎呦,学弟……你俩好猛……真会肏,真会玩……几下就把我肏爽了,哎呦……要尿了,要尿了……真爽……稍微轻点,不然我可没劲摇屁股了,哎哎……”
 一边的屈小凤见状眼睛都瞪圆了,小手握着钱刚的鸡巴迟疑起来,显然有些畏缩。
 钱刚见状只得一边安抚,一边扭头笑骂道:“你俩悠着点,这边还有个处女学妹呢!别把人家吓着!”这时房门一开,陈帆走了回来,钱刚见状大喜道:“陈姐可算回来了,我就等你呢!快来快来,帮我搞定小学妹!”
 “行啊,那你让小姑娘坐到椅子上来。”陈帆也不扭捏,解开雪白的医生大褂,将裤子褪到膝盖然后跪倒在地,露出丰腴白腻的的美臀。反手在阴道里一抠,拽出个小跳蛋来。
 钱刚不由赞道:“还是陈姐准备充分啊,来,弟弟给你根真家伙!”说着站到陈帆的身后骑马蹲裆,用近乎趴在她背上的姿势从上方将鸡巴肏了进去,缓缓杵动起来。
 陈帆被他压得有些不爽,忍不住嗔道:“你这么肏嘎哈,看姐胖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钱刚的脑袋就在陈帆头上,一边往下凿屁股一边笑道:“我这不是为了欣赏小学妹的开发进度么,陈姐加油吧。”
 “就你毛病多!”陈帆啐了一声,让屈小凤劈开腿,将头埋进她胯间舔弄起来。
 屈小凤粉脸黛红,强忍着不适,一声不吭。
 钱刚就一边肏陈帆一边跟屈小凤唠嗑道:“小凤,你别紧张。一会陈姐给你舔舒服了,我就给你开苞……咱们这么玩省事,保证你第一次就能爽到。”
 屈小凤的处女地首次被人侵入,阵阵酥麻感让她的娇躯不住颤抖,听着钱刚的淫话忍不住委屈道:“我,我……我不想和你们做爱!”
 钱刚笑道:“这话以后再说,等我们肏你几次,完了你要是还不想做,我们保证不烦你。”
 屈小凤一听更急了,顿时哭道:“那不行,快停下,我不跟你们玩了!噢噢……别舔了……舔的我好难受!”
 “别那么矫情,多大点事儿啊!”陈达海在旁边听着屈小凤呱噪,不由一皱眉,从小云身上抽出鸡巴走了过去道:“来,我这就给你开苞!”陈帆见状往后让开些距离给表弟,陈达海就站到屈小凤腿间,双手抄起她的两条腿夹在腋下,大鸡巴熟练地顶到洞口,说道:“放松点,我好肏你。”
 屈小凤感到下体被坚硬的东西顶住,还在不断摩擦,顿时脸都白了,连声道:“别,不要……我怕疼!不行……啊……”
 陈达海腰杆一挺,龟头将处女膜撕开,整根鸡巴就进去大半,狭窄的阴道口顿时紧紧勒住肉棒的尾端,好像绳子一样,让他忍不住呲牙骂道:“肏,每次干处女都觉得那玩意像刀片似的!真紧!”
 屈小凤只觉得下体一痛,知道自己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两行清泪立刻像断了线的珠帘一样淌下脸颊。
 钱刚这时换回正常后入式与陈达海并肩站着,双手抱住他表姐陈帆的细腰大力狂肏,一边晒道:“那是因为小姑娘还没准备好你就硬上,把人家干哭了吧……肏,说到开苞,你这经验差远了!”
 陈达海嘟囔一声,挺挺腰将鸡巴全部肏进屈小凤体内这才停下动作等她适应,一边空出手揉着她的奶子,一边跟钱刚唠嗑:“肏,开苞不疼那也叫开苞么!你们总说什么把小姑娘肏爽了,下回就主动找咱们玩……其实咱们学校女生那么多,根本肏不过来。肏完这次,有没有下次还不一定呢!”
 钱刚笑道:“你说的也对……不过挺多女生长得又难看,身材又不好,就不能算数了。咱们也应该培养几个固定的,等放学和放假时候用。成天光肏陈姐也不行啊!”
 陈帆闻言啐道:“小崽子这么快就喜新厌旧了,亏我成天劈着大腿随便你们轮!哎呦!”
 钱刚加快动作肏了几下,让陈帆屄口一翻喷出股浪水,笑道:“关键陈姐有自己的生活,也不能随叫随到的陪我们不是……”
 “我能随叫随到!”屈小凤这时已经哭够了,伸手把眼泪一抹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主动开口道:“我给你当女朋友,你不许不要我!”
 陈达海闻言一愣,笑道:“哈哈,小学妹想开了!”说着屁股一抬,将鸡巴在屈小凤阴道里缓缓抽送起来,边肏边道:“刚才在外面摸你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就是个骚货!”
 屈小凤愤声道:“你说话,人家才不是!”
 陈海大嘿嘿怪笑道:“你不骚,怎么让人摸了也不吱声?你不骚,怎么刚认识就让我肏?”
 屈小凤委委屈屈呻吟道:“那是你们强迫我的!”
 陈达海晒道:“强迫个鸡巴——我劈你腿往里插的时候你反抗了么?我姐帮你舔屄的时候你是不是主动配合了?”
 “你,你……你欺负人!”
 “少说废话了,腿再劈开点!让我肏舒服了,就考虑当你男朋友的事儿……”
 “那,那你说话得算话……”
 屈小凤认了命的劈开腿,低头一看陈达海的鸡巴根全红了,插在自己身体里像根血棍子,进出间“噗哧噗哧”还在冒血,忍不住颤声道:“你轻点……你慢点……我怎么一直出血呢!”
 陈达海低头看了一眼道:“没事,肏不死你……我姐就是大夫,让她给你看看。”
 “来来来,陈姐出马,一个顶俩!”钱刚在后面推着陈帆的屁股像骑马一样,赶着她膝行到两人旁边看屈小凤的阴部。
 陈帆扒开屈小凤的阴唇看了几眼,脸色微变,让弟弟将鸡巴抽出来,用手指探进阴道里一摸,皱眉叫道:“你个小崽子,把人家姑娘里面干破了!肏,幸亏我在——林姐,别看戏了出来帮帮忙吧!”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 少年的烦恼 第一章 林冰的医务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