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零章艾佛露西的遭遇
  接下来的变化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就在艾佛露西猛冲向彩色光影的时候,紧随其后第一个响应号召的竟然是态度不明的东方衣悴,身形如电般彪射向前,道道能量如刀劈下,封住母皇上方的空间。
  被七彩光辉笼罩的母皇依旧毫无战意,径自化为一道流光从艾佛露西和东方衣悴的夹击下闪开,迎头撞上刚刚赶到的白晓飞,两人一触即分。白晓飞乒乒乓乓在彩影上敲了几下,最终还是无功而返,眼看着她又朝霍金娜方向冲去。
  霍金娜娇吒一声双手齐扬,在虚空中翩翩起舞,整个身体化作霓虹,朝着母皇投去。
  笼罩母皇的彩色气团突然一颤,就像被风吹拂的水面般荡起层层涟漪,看不清其中究竟包含着什么。而她就这样与霍金娜对冲而过,好像奔流的溪水遇到岩石,自动一分为二,又重新汇聚合拢。
  “拦住她!不能用物理攻击!”
  艾佛露西纵声大叫中,母皇的身影已经冲到黑骑士近前,后者健美的娇躯突然绷紧,摆出一个迎敌的姿态,脸上的表情冰封雪冷,看不出任何心理活动,只是母皇越来越近,她却始终没有发动攻势。
  电光火石间,白晓飞紧追着母皇的身后赶上,却见黑骑士的脸上虽然木无表情,但双眸中异彩闪动,蕴含着无比丰富的情绪,如泣如诉、如眷如恋,越过母皇的身影朝自己望来,令人心中一痛。就好像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孩,弄丢了最心爱的玩具,同时亦找不到回家的道路,充满迷茫和不舍。
  “黑——骑——士!”
  白晓飞狂呼一声,眼睁睁看着母皇的身影撞在黑骑士身上,后者顿时如遭雷噬,皮肤表面生出一层破碎瓷器般的裂纹,娇躯像石头一样朝下落去。交战至今,这是母皇首次展露出攻击的手段,竟然一击之间就让黑骑士失去了战斗力!
  “呯呯!轰!隆!隆!”
  只不过这样一耽搁,尾随其后的众人也够赶上来,对母皇形成合围之势,暴雨般的能量光刃满天洒下,瞬息间覆盖了彩色光影周围的所有缝隙。肆虐的能量雨比浓雾还要密集,从四面八方冲击着母皇的彩影光壁,让她寸步都不能移动。
  白晓飞看着虚空中的彩色屏障微微皱眉,感觉母皇不像那种只挨打不还手的性情,尤其在众人围攻之下,她的能量壁不弱反强,丝毫没有衰减的趋势,更让他觉得不妥,猛然心中一动,叫道:“这个感觉……不对!她还在吸纳能量!”
  “快停手!换成物理攻击!”
  
  在宇阶对战中,彼此拉开距离以能量对轰的场面虽然看上去华丽壮观,其实大多用于互相试探,对敌人的杀伤力很小,反而不如返璞归真,以近身肉搏造成更大伤害。众女此刻以白晓飞马首是瞻,闻言全都身形一顿,操起拳脚朝着犹未散尽的能量圈中扑去。
  艾佛露西的动作最快,娇躯闪动间仿佛一只燃烧的火鸟,双拳火红,毫不迟疑地砸在彩色能量壁外围。众人试探多时,早就看出母皇的力量之强匪夷所思,所以艾佛露西这一下毫无留手,根本就是豁尽全身的力气朝前打去。
  “哧!哧!”
  一阵烟雾蒸腾间,就像烧红了的刀子掉进水里,艾佛露西没有丝毫障碍便穿透那层能量壁,差点撞上另一面的东方衣悴。
  此时白晓飞亦从彩影中对穿而过,感觉就似穿过一层看得见却摸不着的细沙一样,除了巨大的能量迁移外,根本找不出母皇存在的任何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
  “不用打了,这只是一个分身投影……她根本不在这里!”白晓飞叹了一声,苦笑道:“看来我被人算计了,她早就料到我会打碎类星体,所以弄了个分身在这里吸收能量……”
  艾佛露西怒道:“世界上哪有打不破的分身!”
  “这东西就是。其实它不能算是分身,严格来说,你可以叫它——虫洞!”白晓飞目光一转,望向刚刚飞回来的黑骑士,淡淡道:“你早就知道会这样了吧?”
  黑骑士的身体表面依旧布满细纹,就好像随时可能碎为齑粉一样,目无表情地应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也是看到母皇的分身后才猜到她的打算。”
  白晓飞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忽然问道:“她为什么能攻击你?按理说这分身只是个幻影,应该没有攻击能力才对!”
  黑骑士平静地答道:“因为我身体的构造,和虫洞很像。从物质结构上讲,我就是一条传递不了能量的虫洞……或许母皇早就料到会有这样一天吧。”
  “唔……”
  
  沉思之间,艾佛露西不耐烦地爆喝起来:“喂,小白!现在怎么办?难道就只能看着这东西吃饱喝足之后,再大摇大摆走掉吗!”
  “抢!大家都拿出本事来抢能量吧……”
  白晓飞苦笑一声,两个分身破体而出,开始疯狂地吸纳周围犹未散尽的盖亚意识,无奈说道:“咱们多抢一份,她吸收到的能量就少一份!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众女闻言纷纷散开,各出绝技开始掠夺周围的无主盖亚意识。唯有黑骑士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白晓飞见状微微皱眉,低声问道:“你伤的很重?”
  黑骑士冷冷道:“你关心我?”
  白晓飞道:“大家就算不是盟友,好歹也是炮友。我们人类有句老话叫一夜夫妻百日恩……我总不能当那种穿上裤子就不认帐的男人吧!”
  黑骑士默然片刻,淡淡应道:“你放心,我死不了。”
  白晓飞抬起头,看着漫天迷雾,轻声道:“她吸了这么多能量,就算自己只留下十分之一,也是个极为恐怖的数字……我也许真的阻止不了我那个宝贝儿子出世了……”
  
  “那是什么东西!”
  在艾佛露西的骇然惊呼声中,巨大的白翼星从天而降,无数地火树好像触须般随风摆动,将浓雾搅的七零八落,盖亚意识能量如潮水般汹涌波动,往地火树内部集中过去。
  白翼星中植物盖亚的爽朗笑声响彻虚空:“哈哈,小朋友,你归还的能量太多了,这叫我怎么好意思呢……”话虽这么说,可它吸收能量的动作却丝毫不停,因为体积巨大,所以吸收的速度也凶猛异常,简直就像凭空生成的黑洞一样。
  “嗵!嗵!嗵!嗵!嗵!嗵!嗵!嗵!嗵!嗵!嗵!嗵!嗵!”
  虚空中传来一阵极为尖锐的响声,那是能量被迅速抽空后所产生的爆音,艾佛露西等人不得不远远避开白翼星范围,免得被这位饕餮巨物吞进肚子。
  白翼星上所有的翼女都腾空飞起,如千万颗卫星般围绕着白翼星外围。因为和植物盖亚有着同宗同源的亲近关系,她们并未收到植物盖亚庞大吸力的影响,反而在浩瀚的能量海洋中悠然自得,受益匪浅。
  白晓飞见状大喜,忍不住叫道:“老兄千万别客气,能吞多少就吞多少!过时不候哦!”
  “那是当然!”
  有了植物盖亚这个生力军,吞噬能量的速度激增十倍。众人知道奈何不了母皇分身,便只抢在它周围狂吸能量,尽量延误它吸收的时间,此消彼长之下,十成能量到让植物盖亚吸走了五成多。
  “吼!”
  母皇的分身最终发出一声愤怒的大吼,彩色的光影由浓转淡、由实转虚,消失在宇宙之间。整片虚空清清净净,再也不剩丝毫能量。
  
  植物盖亚吃的兴高采烈,连带整颗白翼星都散发出烁烁光辉,就好像被绿色的光带包围住一样。众多翼女几乎全都提升一级,几名翼女首领甚至隐隐有迈进宇阶的迹象,让人不禁感叹盖亚力量的神奇。
  “哈哈,这么多能量,可够我消化一阵子啦!小朋友,咱们睡醒再见……”
  植物盖亚笑了几声,白翼星再次陷入沉寂。几道倩丽的身影却从中急匆匆飞了出来,赫然是呆在地心的潘莉萝、银湖、顾爱、白丽等人……
  “小白!”
  “艾佛露西阿姨……”
  “白丽!”
  众女在这场能量大挥散中也占了不少便宜,功力各有精进,此刻发现艾佛露西的身影,顿时笑逐颜开地抱成一团。
  
  当日众女乘坐新女王号寻找白晓飞,恰逢那场席卷妖兽星云的跳跃空间风暴发作,危机时刻,艾佛露西硬生生撕开空间,将飞船甩回正常世界,自己却留在其中……以她当时天阶顶峰的修为,这样做的后果九死一生,所以众人都以为她早就在空间乱流中化为齑粉。这些天来小心翼翼避开这个话题,不敢提起艾佛露西失踪的消息。
  没想到斯人再现,不但没有死,而且功力暴涨,那颗化身出来的大火球刚猛滔天,简直比白晓飞还要威风,怎能不叫人惊喜交集!
  “其实也没什么……这就是火焰锥的终极形态。”
  艾佛露西对自己在跳跃空间内的经历显然不想多谈,只是淡淡解释道:“当时救走你们,我自己留在空间风暴里,本来我也以为自己死定了,就想多活一会算一会,拿出当年教官用过的拼命招式……”
  教官拼命的招式,自然就是古月枫当年从地阶顶峰强行提升到天阶的武技。以生命力为代价,换取类似天阶形态,就好像将原本可以燃烧几小时的燃料在一刻钟燃尽。这种方式将对自身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所以只有对死亡有所觉悟的时候才会使用。
  白晓飞闻言一懔,仔细打量着艾佛露西,却看不出她有任何异常。
  艾佛露西已经大咧咧笑道:“空间风暴中的能量太强,本来就算我拼命也支持不了多久。没想到恰好遇到一个同样被卷进来的火属性盖亚生物……不知怎么,一头撞在我身上。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爆发时候火焰锥的气息与它非常相似,让它以为我是个同类……”
  “还有这样的事!那后来呢?”
  “后来那生物为了救我,就把我吞进了肚子……”
  “呃……”
  “然后又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变化,我就好像变成了两个人似的,身体也不听使唤……有时候能控制,但是又不知该怎么做。总之那个盖亚生物发现弄错了,就想把我弄死,变成它的本体能量……我一气之下,就在它体内又爆了一次……”
  “又,又爆?”
  “是啊,就是在拼命状态下把剩余的生命力再点燃一次。反正我也习惯了,这种招式用一次也是死,用两次也是死,当时只想着宁可死了也不能便宜它!”
  “然后呢?”
  “然后那东西好像挂了还是跑了,总之我自己却变成那颗大火球……用一段时间适应新形态,等能控制身体后就撕开空间,结果又碰上那颗白洞笔直冲过来了……”
  “呃,你不知道它是母皇?那你为什么和它又打起来了?”
  “开始没打。后来我往新太阳系飞,它一直跟在我后面鬼鬼祟祟的……我就动手了。”
  “唔……”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三四零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