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零六章对决星球战舰之一
  全长六千米的盘岛型太空战斗舰,由伪装成岩块的门穿了进去,来到深藏地核处的太空基地。在悠久岁月中,人类的智慧和科技在求生的奋斗下,全面蓬勃发展,而特别发达的就是反侦察和间谍的技巧,对于采取太空游击战术的新联邦来说,没有比这方面更能决定他们的存亡了。
  这颗位于陨石核心的超级陨石,比毁灭了的家乡地球还要大上两倍,石体表面都是被改造的物质,由于能吸收侦察波的关系,连风狗族的飞船也探测不到他们的存在——当然,整个陨石区的庞大力场,更提供了最佳的掩护。
  其次就是截听的技巧和对敌人光码的破译,使他们总能先一步逃离敌人的魔掌。不过纵是如此,他们仍是处于流离浪荡、朝不保夕的逃亡生涯里。
  这基地是他们最后一个尚未被发现的基地了,可见他们已届穷途末路。
  
  银河二号缓缓降落在满布盘鸟的基地上。陈怀深离开盘鸟,在基地的主办公大楼与顾天豪、东方雪儿等人见面,商议如何应付眼前最新的形势。
  陈怀深这时已从可能是白晓飞等出现的兴奋回复过来,道:“我再想过这问题了,白晓飞等如果出现,怎也不该在这么多年后……所以黑翼人的通信网得来的情报,说不定是黑翼人的陷阱,想把我们引出来加以歼灭的手段,我们务要小心处理。”
  顾天豪苍老的外貌依然,但眼神却完全不同,变得深邃难测,带着近乎电磁电力的闪芒,使人知道在过去这段悠久的年月,他的精神力量大幅扩展着。他闻言微微一笑道:“若是委员会伪造出来的消息,那他们的想像力实在大有进步……”
  陈怀深叹道:“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小心,再吃一次败仗的话,我们将永无翻身的机会,还是静观其变稳妥一点。”
  东方雪儿沉稳地道:“我们想插手亦是有心无力,对上星球战舰时,谁都只有逃命的份儿……奇怪的是自银河系一战后,宇宙之母便销声匿迹,否则若有他亲自主持星球战舰,我们早就完蛋了。”
  陈怀深应道:“这其中定有我们猜不透的玄机,这趟我去与战天会面,曾谈及这问题,他说曾千方百计的擒到了一个黑翼人,希望可以由他的记忆细胞内得到有关宇宙之母的行踪……可是这黑翼人立刻干脆的自爆到形神俱亡,仍不肯让他们得到他脑内的东西,使战天徒劳无功。”
  顾天豪问:“你这趟与罗威查理商议结盟的事呢?可有什么发展?”
  陈怀深叹道:“现在我们变了像瘟疫般的人见人怕,委员会的策略是全力打击我们和与我们沾上任何关系的人,却暂时放过了其他的反对力量——那些傻瓜竟如此短视,难道不知黑翼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银河系人吗?”
  顾天豪毫不客气地晒道:“这并非短视,只是罗威查理在得过且过……说不定他还盼着黒翼人歼灭咱们后,能大大方方地招安他哩……他的大阳帝国仍旧在和宇宙联盟交战吗?”
  陈怀深道:“只是小规模的争斗而已!有黑翼人这大敌窥伺在旁,谁都不敢妄动干戈,最近那群太空盗袭击了萨拉丁留下的一个太空基地,抢走了最先进的一批器材,接着转手卖了给罗威查理。嘿!看来那批海盗哦也被罗威查理的金钱攻势收买了。”
  顾天豪叹道:“自从银湖变得颓废后,再没有人从政治上对抗罗威查理……咱们这些老家伙的经验有余,号召力却嫌不足。这一阵子可让他嚣张了。”
  陈怀深扬眉道:“但那也使他忘掉黑翼人的威胁,所以拒绝了与我们并肩作战的建议,只答应在物资上暗中援助我们。经过了这些年来的战争,以夜马河系为中心广被近四千万光年的宇宙,所有反对黑翼人统治的种族均逐一被灭绝,就只剩下人类在孤军作战,其他不肯投降的不是迁移到更远的河系去,就是躲了起来,似乎不知道当黑翼人收拾了我们后,下一个就是轮到他们其中之一了。”
  顾天豪也无奈地摆了摆手,接着精神一振道:“你打算怎样接应白晓飞?”
  陈怀深道:“我现在派出了十艘谍报舰,设法与那艘可能载着白晓飞等人的神秘飞船建立联系。唉!听说星球战舰已经朝那边赶去了,真令人为他们担心。”
  顾天豪笑道:“白晓飞是我们最不用为他担心的人,现在还是为我们最生化人战友安排撤离妖兽星云的行动吧!”
  陈怀深容色一黯道:“太迟了,风狗族刚完成对整个妖兽星云空间的封锁网,我和战天对话尚未完毕,通信就给完全切断了。”
  顾天豪和东方雪儿同时为之色变,难道最后一个盟友也要灭绝在毫无无人性的黑翼人手内吗?
  
  黑翼帝国的势力围,大约可用他们横跨五千万光年的空间通信网路来界定,在这围内所有具智能的种族,若要公然存在着,就须臣服在他们的统治下,接受黑翼委员会的指令,忍受他们在各方面的劳役和剥削,好让黑翼人有足够后援去扩展他们领土。
  黑翼军团的实力大部分集中在夜马河系中心处的,那颗星球战舰成了黑翼三角委员会的总指挥部,多年来再没有离开过夜马河系。
  星球战舰由於没有了宇宙之母的操纵,故黑翼委员会的三大头领东方衣悴、黑骑士和黑狼都不愿驾御星球战舰出征,况且只是那过百艘新建成拥有跳跃空间能量的晶体元帅级飞船,已是宇内难逢敌手,更不用劳烦他们的终极武器星球战舰了。
  这次他们竟动用到星球战舰,可见他们对白晓飞是如何重视。除了驻重兵于河系外,三角委员会还在帝国的边缘区处建了一百多个太空基地,由改良了的银河级飞船驻守。现时在帝国境内,唯一公开反抗他们的力量就只剩下宇宙联盟仅剩的两个种族了,等消灭了他们,就会向在帝境外的大阳帝国、新联邦和其他种族开刀。
  黑翼人如此穷兵黩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保证没有任何力量,可以破坏宇宙之母的生产。当新的“宇宙主人”出世时,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而对这事最具威胁的人,正是深悉内情的白晓飞。他仍在人世的消息震撼了整个黑翼帝国,无论须付出任何代价,黑翼人都要取白晓飞的性命。
  
  黑骑士凝望着陨石美女,秀目中射出深刻的仇恨,就因白晓飞使她受到前所末有的耻辱,今天就是清洗的时刻了。
  自从宇宙之母将她制造出来后,她一直是宇宙之母最忠实的打手,将全部身心都献给自己的主人。直到穿越到这一个位面,和主人的联系时断时续,她不得不开始学着自行决定某些事情,经过多年,各方面都愈来愈人性化。
  而在进入时间轴之前为白晓飞所败,之后又摄于主人的命令,不得不幻化成女人的样子供白晓飞予取予求……这个经历对黑骑士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对她来说,白晓飞可说是这世上唯一对她有吸引力的人类,那并非是男女之情,而是生命磁场的吸引力。尽管大家各自在敌对的力场。
  飞船上,但她已感到白晓飞庞大无匹的精神力量,正紧锁着星球战舰,那是既可怕又刺激的感觉。自从得到了人类的感情后,她还是首次生出这种微妙的感觉。
  可是她却不得不毁了他。这是注定了的命运。
  黑狼发出一阵男女难辨的阴柔笑声道:“难怪主人说白晓飞乃最特出的人类,至少他送死的勇气比任何人都强得多了。那艘飞船的外壳居然是太空陨石,亏他能让它飞起来!”
  东方衣悴冷冷道:“你若是轻敌,保证你会吃亏,这人诡计多端,千变万化,只看连主人都弄他不死,就可知道他的厉害了。”
  黑骑士双目闪亮,喝道:“动手!”
  三人的精神结合起来,投到火球核的主神中去,能量立时传往下方的一千二百条触须处,使它们融合为一,变成一道旋转的光柱,闪电般朝对手卷旋而去,似要把暗黑的虚空撕裂了开来。
  
  白晓飞卓立在美女眉心处的主控室内,面向着主规野舷窗,看着卷旋而来的能量柱,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已分析了光柱的威力,摇头叹道:“没有了宇宙之母在主持大局,星球战舰的威力至少减了一半。我们虽仍没法取胜,但怎么败法,却是一种高深的艺术。”
  在这种动辄决定生死的太空战,时间上再不容许霍金娜作出任何反应,她把操作权交到白晓飞手上,由他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尽致。
  白晓飞把精神力融入整个陨石美女,作出还击。无数璀璨的光环从陨石美女的娇躯暴起,就好像她的皮肤上忽然开满鲜花。这一招是星球战舰中的三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无论陨石美女多么厉害,比起由中子星变成的星球战舰,仍是小巫见大巫,所以白晓飞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依靠自身的力量与对方硬拼。就算整艘陨石美女毁去了,也不过是一颗花了些时间制成的陨石雕塑而已,只要两人能量充足,随时都可以用改变物质的手段重造一艘同样的飞船。
  由这角度去看,陨石美女将永远也不会被毁掉,当然唯一条件是要保住性命……以白晓飞现在的能力,要保护整艘陨石美女,仍是力有不逮,但要在没有宇宙之母控制的星球战舰前逃命,他却是游刃有余。
  此时整个陨石美女的娇躯亮了起来,在无数爆炸中迅速达到光速,倏地化成一束强芒,刹那间绕着星球战舰转了十多个圈,紧蹑其后的光柱始终差了一线,追不上她的身体。
  东方衣悴、黑骑士和黑狼同时冷哼一声,星球战舰的光柱重新变回千多条触须,以光速延伸,变成一幅广罩方圆百万公里的大光网,再以自身核心收缩,像捕一条小鱼般去擒拿陨石美女。主球体同时生出巨大的力场,庞大的引力,使陨石美女的速度骤失,狂跌至八分之一光速。更骇人的是星球战舰直径达八十公里的晶球主体露出无数的暗红点,烈射出以万计的压缩能量,在白晓飞还没想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陨石美女已被连续击中了一百零二次。
  尽管以陨石美女由盖亚能量造成的护罩,亦立即吃不消,通体亮起了毁前那一刹那的亮芒,照得星球战舰这一边有若反映太阳的月球。至此白晓飞才真正尝到星球战舰骇人的威力——打既打不过,逃又逃不了,唯一的方法就是“船毁人亡”了。
  战争这时才算真正开始。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三零六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