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一章各有损伤
  星空仍是那么安详美丽,但有关人类存亡的斗争,却正在展开。
  顾天豪和陈怀深由宇眠箱苏醒过来,例行察看计时器,立时愕然以对。旅程距离达百万公里年,正常需要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可是计时器所显示的时间只过了十分钟,比原定时间快了四倍以上。
  潘莉萝的声音在宇眠室内响起道:“陈主席和顾先生请立即到战略室去,已计算敌人跳跃点的出口,那会在战略图上以红点显示来。”
  顾天豪忍不住问道:“是否计时器坏了,为何我们只花十分钟便来到这?”
  帝国之怒颤震起来,船体的重力平衡场虽使他们不会因失重而东倒西歪,但两人均感到这艘性能超卓的战舰,正灵巧地左闪右避,好在这陨石密集的区域保持安全的航行。
  潘莉萝道:“黑云母舰已经掌握了跳跃空间内部加速的方式,不过需要计算的数据量即便对我们联手来说也可谓海量,暂时还无法普及到正式军队。”
  顾天豪和陈怀深同时精神大振,只要有方法,自然就可以慢慢改进。这种在跳跃空间加速的手段,无疑可以打乱敌人的部署,为己方争取到关键性的时间。
  潘莉萝柔声道:“我会尽量改进这个方案,请两位先专心迎战吧。”
  两人大喜,充满生气和希望地步宇眠室,此时通道上尽是刚回醒过来的第一师部队人员,无不匆匆赶往指定的岗位,准备应付即将来临的太空大战!
  
  黑云母舰那狰狞的身姿徐徐出现,纵然帝国之怒上的军人早有准备,已经做好友军标识,还是对这活物一般、奇形怪状的大家伙叹为观止,啧啧称奇。
  两艘生化人控制的太空船在黑云母舰左右负责护航,在接下来航母级的战斗中,他们很难起到实质性的作用,其目的更像是作为鹬蚌相争之后那得利的渔翁。
  帝国之怒的十二个太空坞全张了开来,飞出二十四艘工作船,在这高风险的陨石带布下太空机雷。机雷都被安装了由潘莉萝设计,于帝国之怒设备完善的工场即时生产,配置在机电上的微型陨石侦察仪,可在最狂暴混乱的陨石区把敌人分辨来,还能自动避开陨石和气流的冲击。
  “轰!”
  在几艘工作船旁十公里许处,两块巨型陨石撞个正着,化作一天碎粉。
  工作船肯当其冲,护罩和保护激光勉强抵住了激溅而来燃烧着的陨石物质,但仍受不住气流的冲击,打着转飞了开去,不受控制的翻滚了多公里,再猛撞在另一颗正以高速在这横亘以亿公里计的陨石带运动着,比得上家乡那月球一半大小的巨型陨石,发生了连串狂野的爆炸,工作船化作粉碎。
  黑云母舰立刻急冲过来,挥舞着触须挡开四射的碎石,一边将工作船中工作人员在意外发生前的一刻,由紧急逃生机制弹出的救生舱抓住,给其他工作船抢救过去。
  碎蜂太阳的阳光不时乘隙射进这似若宽广无尽的陨石带,形成一束束金芒,随着陨石和尘屑流的运动,时明时暗,稍现即敛,诡异莫名,但又是神秘美丽。
  在第一师部队高效率的工作下,二千多枚太空机雷广布在方圆万里的区域内,核心处正是潘莉萝计算来敌人的跳跃点口。
  剩下的十一艘工作船完成任务,飞返主舰。
  布置完成,两艘飞船呈犄角之势,做好突袭的准备。顾天豪和陈怀深仍留在战略室,静候大战的来临。
  帝国之怒的航行全交给潘莉萝控制,二千多名第一师部队的精锐,部份进入了二百架战车内,候命作战。其他人则操控舰上的一千二百台发射器、反攻击装备和各种精微的战争仪器,严阵以待。
  顾天豪看着战略室舷窗外密密麻麻的陨石,从容道:“时间差不多了!”
  陈怀深点了点头,十二个太空坞再次张了开来,灵活纤巧但具有可怕攻击力量的二百架战车,四架一组的由船坞电射而,飞往早先定下的位置。
  帝国之怒颤震起来,动力反应堆加速运转,以供应飞船上所有武器的需求。
  另一侧的黑云母舰亦触手齐张,对准指定的方向。
  就在此刻,空间中忽然产生阵阵波动,第一艘蓝鲸级飞船由无变有,出现在帝国之怒船端外的五百公里。
  陈怀深一声令下,帝国之怒和黑云母舰同时将船往前移进。经过一段持久的太空追逐后,双方终到了短兵相接的时刻。
  
  飞行战车别名太空坦克,有点像一只装有厚钢甲的乌龟。没有机翼,但移动时的灵活却教人昨舌。略呈方形的车体长度只有二十米,能源来自车核内的液态燃料,由两人负责操作,主要武器是安装在车顶和底部的两个圆球,合起来可作全方的激光发射。
  另外就是首尾各两挺导弹发射器,可连续射藏在车腹处的二枚“智慧型”反物质导弹。如果在地面战斗中,只是这么一辆飞行战车,就有能力摧毁一座不设防的城市。
  现在二百辆战车全体升空,藉着陨石的掩护,对首当其冲的蓝鲸级战斗舰,作无情的狂攻。
  激光和导弹,像雨雪般由四方八面往敌舰打去。
  
  萨拉丁和叶长天虽然也料到帝国之怒将会在这片星域和他们展开战斗,但是绝没想到他们竟能比预计时间提前半小时结束跳跃。本该衔尾急追的情况变成了迎头对撞,那想得到刚离开跳跃点,便受到袭击!
  这时蓝鲸飞船护罩只有平时一半的水平,刚抗了三枚撞来的陨石时,几个在邻近的太空机雷顿生感应,重重击在船体处。
  蓝鲸战斗舰的护罩骤跌至四分之一以下的危险程度,飞船内的军人刚从宇宙睡眠苏醒过来,对于跟前危机,只能凭智能系统的自动攻防系统作反应,更不能全面发挥威力。
  不过这种比帝国之怒还要庞大的特级飞船,舰体坚实无伦,又有力场保护,绝不会轻易降服,在自动闪避系统催动下,往下方潜去。同时由腹背弯来的八根“集束刺”,刺尖亮芒一闪,集束激光立时电刺而出,激打往毒蜂般飞来的战车群。
  光雨爆起,差点把整艘蓝鲸战斗舰都遮盖了。立刻又有两枚太空机雷击中舰身,爆起强烈的电光。因剧爆而衍生的强烈气流暴风般把近处的陨石卷起,似落叶地随风飘舞,增添了飞行的难度。
  帝国之怒的两架战车给敌人集束光击个正着,立时化作碎粉,车毁人亡。
  但蓝鲸战斗舰亦中了数不清的激光和反物质导弹,“轰”的一声巨响,护罩终于粉碎,护体的强芒消去。
  帝国之怒这时正朝敌舰俯冲而下,船腹下的方形超巨型激光发射器,凝足了毁灭性的庞大光能,闪电般直刺在朝下飞去的敌舰上方处。而黑云母舰的攻击后发先至,一道墨色电芒划破长空,竟好像用斧子砍开树木一样,在蓝鲸战斗舰的甲板上破开一道口子。
  
  恰在此时,另一艘蓝鲸级战斗舰由跳跃点钻了来,离开被击中的敌舰只有六十多公里的短距离,刚好在帝国之怒和被击中的敌舰之间。
  顾天豪和陈怀深大叫不好,没有一种武器比巨型战船爆怍时的威力更惊人了,他们现在离敌舰本有百来公里,应属安全距离,但若这较接近的蓝鲸战斗舰被波及而发生爆炸,他们亦将难以幸免,尤其附近还有数不清的大小陨石和机雷。
  幸好潘莉萝纵观全局,已改变航度,全速往上攀爬。而黑云母舰的触须同时犹如长鞭一甩,在帝国之怒和蓝鲸战舰中抽出一条狭长的隔离带来。
  四周战车上的战士均身经百战,纷纷掉头飞离。
  那被击中的战斗舰通体变成火红,接着散出像由内部透撕心裂肺的强芒,然后猛地扩展,在惊天动地的爆响,化作一团广及方圆百里的烈芒。后面刚钻跳跃点的倒楣飞船被笼罩在强芒下,只有平时一半能量的护罩抵挡了眨几下眼的工夫,便爆作另一团更大的强芒,没有半点渣滓可以遗留下来。
  远遁至数百公里开外的帝国之怒,仍给两次大爆炸的气浪抛得失了平衡,硬撞在几块陨石处,护罩的能量立即跌了三成。
  更有几十架躲避不及的战车,抵受不住大爆炸放射性的能量,溶解得不见影踪。
  
  双方第一回合,萨拉丁来不及站稳脚跟,便损失了两艘蓝鲸战舰。
  而帝国之怒、黑云母舰还有剩下的一百六十五架战车,为了躲避爆炸,逃逸出机雷密布的战区,就此失去迎头痛击的优势。
  
  顾天豪和陈怀深到了指挥大堂,主持大局,犹有余悸地看着视野舷窗外被绞碎了的陨石迎头打来的狂暴情景。
  这种宇宙级的大爆炸,会打乱了陨石带内本身的规律,使飞行更是艰困。打上来的陨石都给自动系统以激光打碎,落在护罩的只是碎屑,虽惹起火闪光雨,却于飞船无损。
  陈怀深叹道:“萨拉丁在战略上非常明智,先派两艘蓝鲸作先头部队探路。咱们虽幸运地一举消灭了敌方两艘飞船,但也同时真正明白到敌舰的厉害,若让对方能发挥全力,特别是对方的旗舰总统一号,我们会处于绝对的劣势。”
  邓元彪的传讯同时响起,道:“对方没有同时过境,蓝鲸战舰的护罩强度也超出预期。咱们偷袭的优势已经消失,两位请及早打算。”
  陈怀深默然片晌,冷静地发出命令,把所有飞行战车全召回船上。
  
  就在此时,又有四艘蓝鲸飞船在二公里外的陨石区同时弹了来。彼此间出现的距离极为松散,而且几乎立刻展开了防御阵型。
  陈怀深皱眉赞道:“好战术!先以两艘蓝鲸开路,转身用四艘蓝鲸布防——可攻可守,无懈可击……如果不是咱们提前完成跳跃,现在恐怕已经吃亏了。”
  帝国之怒缓缓远移,待战车全体回归时,太空坞立即关上,全速往陨石区深进而去。黑云母舰负责殿后,所有触角收缩起来,看似一个黑色的大铁球。就算曾经见过这种战舰的人,也很难从它此刻的形象中一眼认出它的来历。
  当剩余几艘蓝鲸战舰跳跃出来的时候,黑云母舰已经仅剩一团星空中模糊的影子,和层层陨石没有任何不同。
  迎击战变作了追逐战,不过谁才是猎物,现在还很难说。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五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