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六章黑云真相
  千百年来,宗教的力量,无人可以忽视。对于蠕微星人想要进驻人类创建的教派,当然会遭到联手抵制。值得庆幸的就是这个宗教创建于殖民后期,正是武神叶玄率领人类取得自由之后——人类势力大幅度增长、并坚决抵制蠕微星文化的时期。
  如果在黑暗的殖民初期,蠕微星人完全可以用高压手段强迫人类去信奉黑神教。可是在殖民后期的时间里,他们显然失去了这样的能力。
  所以黑神教虽然在短时间内席卷了蠕微星系,却无法在人类世界中真正立足。
  银湖身为帝国领袖,当然对这蠕微星最大、也是唯一的宗教团体黑神教知之甚详。
  
  “生命之终极”可以说是黑神教的核心教义和目标,大体是一种藉死亡而获得永生的方法——信徒当然不会视之为真的死亡,而是与永长存于宇宙内的至高神结合。那是对这时代人类愈感隔离和厌倦漫无终了的生命的一个反动思维。
  这时代虽带给了人类纵横星际、呼风唤雨的本领,但也形成了精神物质的不平衡,相对地带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空无和失落的感觉。矛盾的是他们虽更珍惜生命,恐惧死亡,但偏又惧怕没有死亡的生活方式。
  自古以来,生命从未停止过追寻某种东西——那可以是爱情、荣耀、永生或异性。死亡同样是一种追寻,当然也包括神在内。无论追寻什么,“追寻”这个词自身就是生命的本能!从生到死,永不停歇。
  黑神教提出了“生命之终极”,强调那是一切生命的来源,体现于所有生命的血脉基因内——生命虽不完美,却是宇宙肢离破碎的组成部份。只有与宇宙的至高神结合,生命才能远离孤独和恐惧,永远活在幸幅的终极里。
  而通过生命之终极,人类便可超越宇宙,与这永长存的宇宙最原本的力量合为一体,到达生命的极致。
  
  凯西娅颤声道:“在一个隆重的万人大祭典,‘主神’忽然出现在祭坛之上,有道行的长老们立即宣称它是由至高神送来,引领我们回归他怀抱的使者,只有他才能使我们到达宇宙之终极,跨越不朽。”
  听到这里,东方雪儿皱眉道:“不对啊……以蠕微星人的实力,根本无需以宗教的名义让人给他们卖命吧?不管要人力还是要物力,直接动手抢就是——何必这样大费周章?”
  “自觉、主动的奉献,肯定和被动受掠夺有所不同。”银湖双手托腮,眨着美丽的大眼睛沉吟道:“既然背后是黒翼人,我看很可能是在进行某种精神方面的生体实验,受试者必须自愿,甚至要主动配合……还有什么诱惑,比得上宗教的感召呢?”
  邓元彪冷冷道:“所以那些在议会大堂里被带走的笨蛋,就欢欢喜喜地与‘生命之终结’结合去了。”
  东方雪儿继续皱眉道:“还是不对,如果是做生体实验……这个宗教的大本营可是设立在蠕微星系!蠕微星高层肯让黒翼人这样迫害自己的子民么?”
  “他们也许不肯,可是那些子民心里却是欢天喜地也说不定……”邓元彪淡淡道:“不要忘了,黒翼人在蠕微星的历史传说中本来就是神!为自己的神做奉献,是所有信徒都求之不得的好事。”
  东方雪儿叹了一声,说道:“这样说来,蠕微星人把黑神教建到这里,其实就是为了转嫁本土的损失?他们急急忙忙和咱们开战,就是因为受不了自己的主子不断掠走自己的子民?”
  “也许是,也许不是……我只知道黑神教的确已经在佳酿星成了气候。”银湖幽幽说道:“不知其他占领区域又是什么样子?在蠕微星人的刀锋下,黑神教大概已经遍地开花了吧!”
  
  沉默了片刻,邓元彪问道:“蠕微星人就这样任由你们自由自在吗?”
  凯西娅回过神来,强忍着一肚子疑问,答道:“他们会定期派飞船来到千杯不醉城上空接收什么东西,不过除了开始时带走了大约二十个人后,便很少有蠕微星人踏足佳酿星上。”
  东方雪儿点头道:“这些人很可能是体质特殊,直接就能进行生体实验。”
  白晓飞不知何时已经走到近前,忽然插口问道:“那座寺庙里的长老一直都是这样摇晃铃铛吗?”
  凯西娅点头应道:“是,他们都是最早声称自己听到了主神召唤的人……”
  白晓飞毫不迟疑地继续问道:“议会大堂里的那团黑烟,从出现至今,变大了多少?”
  凯西娅瞪大秀目奇道:“你怎么知道它变大了?”
  “我猜的。”白晓飞叹了一声,苦笑道:“我很希望我猜的不对……”
  说到对黑云烟雾的了解,众人当然没有超过白晓飞的,此刻看见他苦涩的表情都明白他已经猜想到什么,不禁纷纷投去询问的眼神。凯西娅亦早就发现白晓飞在众人中的地位非比寻常,美目中露出无比好奇的眼神。
  白晓飞耸耸肩,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甚至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判断说出来。对比黑云母舰中的烟雾和议会大堂中的烟雾,再从黑神教的行为中分析,一条隐隐约约的线路渐渐明确。而凯西娅的肯定,更让他确信了自己的猜想。
  开始的时候,将两处黑烟比喻成画像和照片,相似,但是本质上又有所不同。现在仔细比较,倒不如说两者之间好像大人和孩子,小溪和湖水,过去和将来……简而言之,就是议会大堂中的黑云物质正在成长!不断地成长着!
  黑云母舰如此厉害,完全是依靠黑色烟云的强大力量,像这样奇特的物质显然不可能拥有很多,否则黒翼人早就已经称雄宇宙了。现在看来,黑云是一种奇异的生命,显然也必须经历“生老病死”的过程。它的出处虽然还不明朗,但是成长的过程却已经被拆穿了。
  而它成长所需要的养料,就是生命的精神力!
  
  生存还是死亡?
  面对这样的选择题,绝大多数人类都会产生绝望的情绪。
  佳酿星的黑神教就是针对这点,利用绝境时人类特别倚赖宗教的心态,通过祭司长老和黑云烟雾,布下了这么一个天衣无缝的圈套……黑云是一种无形无相的精神体,本身已合乎人类对“神”的认同。而黑神教更懂的对人类心灵的空虚和弱点,以遂其卑鄙狠毒的目的。
  让人类主动敞开心扉,将自己的精神力奉献出来,与黑色烟雾结合,供其成长——这样的猜测,让白晓飞惊心不已。最重要的是唯有这样,蠕微星人的动机才显得合情合理,黒翼人的目的也变得清晰明确。
  犹豫了一下,白晓飞还是将自己的推论讲诉出来,场中顿时陷入一阵长久的沉默之中。
  
  “你猜的对……难怪议会大堂里的黑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改变大小,还有蠕微星人专门来运走它们……原来都是为了像存钱罐一样储备人类的精神!”凯西娅豁然起立,坚决地说道:“我去拆穿他们!”
  “不忙。”银湖拉住她,显示出身为上位者的深思熟虑,轻声道:“我比你更急,但是这样的事情仅靠着急是解决不了的……陷入宗教狂热中的人极度缺乏理性,甚至根本不会听你讲道理。这颗星球还在蠕微星人的控制下,咱们不能轻举妄动。”
  邓元彪闻言冷笑道:“女王说的对,若只是蠕微星人留在这里的兵力实不足惧,怕只是怕有那许多执迷不悟的蠹人呢。”
  东方雪儿点头道:“咱们要谋而后动,争取了解更多情报,最好赶在他们下一次到来的时候,一下子就把周围的蠕微星人全部解决掉!”
  凯西娅微微点头道:“好,我立刻把我所知道的情况全都汇报给女王殿下与元帅大人。”
  眼见众人开始商议具体行动,白晓飞站起来,伸着懒腰道:“这些细节上的事情你们慢慢讨论吧……我要好好睡一觉了,谁来陪我?”
  凯西娅始终不了解白晓飞的身份,见他的眼睛滴溜溜往银湖这边看,不禁吓了一跳。银湖和艾佛露西吓得别转俏脸,不敢看他。
  东方雪儿则狠狠横了他一眼,嗔道:“你白大少爷要荒淫无度也看看场合吧?没见大家都忙着呢吗!”
  白晓飞无辜地耸耸肩,笑道:“这里的阳光和绿草实在迷人,我只是想躺在草地上睡一觉,可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啊。”
  东方雪儿冷冷道:“你是在想着草地上的小美眉吧?”
  “对哦,我也该陪陪女儿们了……”白晓飞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朝外走去。银湖和艾佛露西惟有对视苦笑。
  
  凯西娅望着白晓飞的背影,好奇地问道:“殿下,您刚才说他只是个诺亚特战小队的队长,为什么我看你们都很尊重他?”
  “你可以记住他的另外几个身份,分别是——罪恶之都的官方正式代言人,和帝国西南新区领主!”
  “领主?帝国不是已经取消领主册封制度了吗!”
  “这个事情一言难尽……还是先说说佳酿星这边吧……”
  “是。遵命——根据我观察,明天应该就是蠕微星前来运走黑云的时候!他们动用的飞船绝对不会很多,咱们可以趁机……”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二六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