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零章宇眠不眠
  窗外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银白,连带着视线内的东西也模模糊糊白起来,就好像所有物体到了这里,都只能剩下唯一的色彩。
  空气变得压抑而又沉闷,宇眠仓内的太空兵都已经钻进了宇眠箱,还有一些比较慵懒的直接便或坐或卧着睡在地上。飞船外的声音也停止了,整个宇眠仓内鸦雀无声、针落可闻,似乎连时间也随之静止住。
  白晓飞微微皱眉,抱住艾佛露西丰满的娇躯微微转身,让视线更加宽广,这才发现除了自己以外,宇眠仓内已经再没有任何醒着的人。
  听说空间跳跃只是十几分钟的事情,现在过了多久?
  除了舷窗外的一抹银白外,宇眠仓内的景物也渐渐浮白起来,甚至有些扭曲变形。
  白晓飞无法判断这究竟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空间跳跃中的必然现象,只是觉得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于是便颦着眉头,用仔细回想来打发时间的流逝。
  咣——铛铛——轰——隆隆——
  宇眠仓外忽然传来一阵巨响,将白晓飞吓了一跳,难道有人还在宇眠仓外面,没有来得及进来?还是自己因为睡不着,已经产生了所谓的跳跃幻觉?
  声音继续着,只是渐渐低沉,听起来就好像有人在门外不住撞击着什么。
  白晓飞心中好奇,不由推开宇眠箱的门,走出来。首先在大腿上掐了两把,很痛——难道自己真的没睡着?
  打开宇眠仓的入口,朝声音来源望去,白晓飞浑身一震,失声叫道:“怎么是你们?”
  只见原本追击李察威尔和叶长天而去的叶弘成和邓元彪双双瘫倒在地上,面如金纸、气若游丝,竟然受了极为严重的外伤!
  邓元彪的一条手臂和一条腿都已经消失,自右肩斜下的一道伤口几乎将他整个劈成两截!最可怖的是,他外翻着的伤口上毫无血迹,反而囊肿泛白,就好像在水中泡了几个月的死肉一样,此刻正无神地翻着眼皮,只有一双眸子中还带着几份彪悍精湛的色彩。
  而叶弘成看上去似乎要好上很多,左手齐腕而断、伤口也是一片白森森地不见半点血迹,其他却看不出什么外伤来。
  两人感知到白晓飞,同时翻了翻眼皮,两股凌厉的杀气勃然而来,又迅速收回,显示出天阶五级强者的警惕性与天然威势。只不过面对他的问题,却是谁都没有开口回答。
  
  “呃……你们追着追着又打起来了?互相弄成这样?”白晓飞只得自说自话,抬脚绕过邓元彪身侧,想把叶弘成扶起来:“看起来好像是你赢了哈……”
  “别碰我!”叶弘成伸手制止白晓飞,仅说三个字,脸上却猛然一红,就好像费了偌大的力气,良久才继续道:“我们没有自相残杀……这伤……是蠕微星人弄出来的……”
  “蠕微星人?就是那几艘飞船上的吗?”白晓飞惊道:“可是当时里面出来的人却是李察威尔和叶长天啊……我还以为那几艘飞船是假的呢!”
  “飞船……也许是假的……我们碰上的蠕微星人,却是真的……他,他……暗算我们……好厉害……起码七级……”
  “天阶——七级?”
  “废话!”叶弘成怒喝一声,剧烈地咳嗽起来,声音自胸腔发出,竟如汽笛轰鸣,显然内脏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白晓飞下意识地就想帮叶弘成捶背,又想起他的警告,硬生生收回手问道:“我能帮上你什么吗?那个蠕微星人怎样了?”
  叶弘成苦笑道:“我们一路逃跑,趁着跳跃点打开的时候冲进来……那傢伙当然不肯为了杀掉我们,追进不知去向的无序跳跃点……估计早就走了。”
  没想到连天阶高手都对无序跳跃如避蛇蝎,白晓飞撇撇嘴道:“其实不就是一场豪赌么,只要死不了,总有机会回到家乡。”
  “你懂个屁!”叶弘成冷冷道:“无序跳跃最可怕的地方,不在于你一觉醒来,会来到万亿光年之外——而是那些空间很可能是地图上没有标记的,根本不知道回家的路!可能你胡乱飞一辈子,也飞不回去;还有,宇宙中有太多危险的地方与危险的生物,如果咱们被传送到它们的老巢里,就算天阶顶峰也是有去无回!”
  “呃……”
  叶弘成一口气说了半晌,似乎气色有所好转。沉默着朝邓元彪方向扫了一眼,若有所思地抬眼看着白晓飞问道:“你是不是睡不着?”
  “是……宇眠仓里的强制催眠,好像对我不起作用。”
  “哼……强制催眠只对天阶以下武者有用,天阶强者在空间跳跃的时候,自然能调整好自己的神经不受侵犯……遇见你这样的怪胎,也不算设计失误。”
  “唔……”
  
  一向沉默寡言的叶弘成说起话来的神态语气,都和叶玄有九分酷似。不知是因为遗传,还是他故意在模仿那位伟大的父亲。
  白晓飞几次开口都接连被训,一时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趣,索性默默坐在叶弘成身边,抬眼看着窗外的流光。
  “叶月枫,她……”叶弘成忽然说出一个名字,眼角微微跳动,犹豫一下,继续问道:“她是不是死了?”
  “叶月枫?呃……你说古月枫……”白晓飞神色黯然道:“是。”
  叶弘成长叹一声,良久不语。
  白晓飞忍不住问道:“你偷偷教过她武技吧?是不是喜欢她?”
  叶弘成淡淡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教过她?”
  “猜的……她用的招式和你们父子很像,可是李察威尔还有叶长天却都不会……所以我想,应该是有人私下教给她。”
  “当年我就是怕没有人保护她,怕她吃亏,所以偷偷把火焰锥传给她……”叶弘成怅然说道:“没想到她最后还是就这么走了。”
  白晓飞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死了?”
  叶弘成淡淡道:“火焰锥是一门拼命的武技,本来不适合小枫。这门武技被运用到极致的时候,可以让修炼者感应到彼此……我和父亲当时都差点以为是对方死了,结果我急匆匆赶回来的时候,才知道是小枫。”
  白晓飞惊道:“这个……所以……武神就出山了?”
  叶弘成脸上无悲无喜,淡淡道:“是。”
  “没想到……”白晓飞暗叹一声,原来叶玄的死因,竟然由古月枫之死而引发。旋即苦笑道:“那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是谁杀了古月枫?”
  “问了有什么用?”叶弘成冷冷道:“我又没机会为她报仇!”
  “啊?”
  “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很快就要死了么?”
  “啊……”
  
  叶弘成快要死了!
  天阶五级以上的强者,虽然具有极强的自愈能力,但是与高阶强者战斗的时候,彼此都会使用一些从根本上破坏基因链的武技。一旦被同等级的强者打伤,恢复起来异常费力。
  叶弘成先是被人围攻,目睹父亲惨死后逃走,悲愤之下又与邓元彪大战一场,耗力极为巨大,几乎是全凭一口气撑着。这个时候又被蠕微星的神秘高手偷袭,看似外表无恙,其实体内的细胞都已经坏死大半,根本无力去凝聚能量,让身体自愈。
  反倒是邓元彪,看起来惨不忍睹,可他先前一直不肯和叶弘成拼命,其实耗力不大。受到偷袭的时候也并非对方的首要目标,只是后来为了掩护叶弘成逃走,才被斩断了一手一脚……假以时日,自然能彻底恢复过来。
  白晓飞自然不清楚这其中的奥妙,闻言只当叶弘成受了刺激,觉得生无可恋。想要劝慰几句,忽然发现对方喜欢的女人与自己发生了关系,而对方的老爹刚刚殒命,似乎也和自己有关……不知从何开口,心中叫苦不迭。
  叶弘成闭目休息片刻,忽然睁开眼睛叫道:“邓元彪。”
  邓元彪在他对面背靠墙壁,冷冷应道:“怎地?”
  叶弘成轻轻问道:“你们帝国军,还剩几成实力?”
  邓元彪微微一愣,反问道:“老子凭什么告诉你这个?”
  叶弘成忽然道:“咱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W205X56Y291方向,有一场非常厉害的磁暴……你感应到没有?”
  邓元彪奇道:“这事跟老子有什么关系?”迟疑一下,答道:“感应到了,起码是一颗恒星爆炸开来!”
  叶弘成淡淡道:“那个方向……是我们人盟舰队主力的所在……”
  邓元彪一懔,双目中神光大放,惊道:“你是说?”
  叶弘成轻轻道:“我是说,我们人盟起码六成的军队……应该消失了。”
  邓元彪目光闪动:“怎会这么巧,难道是人为的?有人探知了你们的去向,竟然引爆一颗恒星?人盟的舰队怎会毫无察觉?”
  叶弘成苦笑道:“我也希望这只是偶然……可惜世界上应该没有这样巧合的事情,先是你们帝国舰队暴乱,然后就是我父亲遇刺,人盟舰队被摧毁……好像背后有人,想要消减人类的军事力量。”
  邓元彪一震道:“武神遇刺?他现在怎样?”
  “死了……”叶弘成淡淡道:“一起殒命的,还有人盟的方文。”
  “难怪你动起手来一副拼命的样子!”邓元彪应了一句,沉吟道:“这样说来,人类岂不只剩下第三商圈那点兵力了?”
  叶弘成坦然道:“抛去边境上不能移动的兵力,人盟已经没有可用之兵。”
  邓元彪默然片刻,道:“我们帝国也差不多……”
  白晓飞忍不住插口道:“你们还不知道吗?这一切都是第三商圈的阴谋,他们根本就是想要统治地球啊!”
  叶弘成和邓元彪齐声晒道:“胡说!”
  两人对视一眼,邓元彪冷冷解释道:“你以为统治地球是什么好事?先不说萨拉丁和武神的关系,怎么可能冒着被全人类唾骂的风险去欺师灭祖。直说没有了武神,又没有足够的兵力,人类随时可能重新成为蠕微星人的奴隶……难道萨拉丁放着一国总统不做,偏偏喜欢给外星人当狗?”
  白晓飞噶声道:“蠕微星人已经出现了,还不够说明问题吗?我不知道萨拉丁是怎么想的,反正根据我所知的情报,这一切都是第三商圈在捣鬼!”说着,将自己的推论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叶弘成和邓元彪的脸色越听越是凝重,前者的呼吸渐渐加快,却始终一言不发。后者时而提出几个问题,从自身的角度将白晓飞的答案补充起来,让整件事情的轮廓渐渐浮出水面。最终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萨拉丁和蠕微星人之间,有勾结!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九零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