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零章谈判
  一分钟。从何氏兄弟迈出第一步,到白晓飞伸出手臂摆出胜利的造型,其实只不过是短短一分钟而已,甚至真正战斗的时间仅只有一秒不到。
  那一秒,那一拳,那一霎的惊艳!
  白晓飞初试啼音,天下惊!
  在比武中被折断一条胳膊,不等于丧失了全部的战斗力,在某些环境下甚至不能算是决定战果的主要因素。事实上何氏兄弟如果有勇气重新朝白晓飞发动攻击的话,马上就会发现他此刻已经连笔直的站立着都很费力。
  当然,他们并没有这样的勇气。
  白晓飞已经展示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实力,将何氏兄弟继续出手的念头扼杀于无形。
  正常情况下,除非是专修力量的地阶八级对上专修精神的地阶七级,可能会在肉搏战中出现刚才的情况。否则就算地阶顶峰高手,也很难在一拳之间同时震碎两名七级的手臂。而白晓飞以三位一体的运行线路为基础,配合武神叶玄的“聚精会神”法出拳,已经相当于地阶顶峰的威力。尤其是刚才一刻有如神助,竟然还引来少许盖亚世界的力量,所以给人以天阶的假象。
  唯一缺点就是像这样的攻击,他现在仅能发出两次而已。用在战场或者不行,用在比武上却已经足够震慑。
  白晓飞环视着天空,只想放声长啸,一吐胸中从穿越至今的闷气。
  既然天下要乱,索性就让它更乱一些吧!刚才这一手,是不是足够让某些居心叵测的人转变态度了呢?这一拳,已经起到足够的作用了吧?
  天阶?呵呵,似乎是——很华丽的入场卷呢!
  伴随着白晓飞的脚步,众人或惊恐、或诧异、或讶然、或羡慕的目光注视在他身上,久久无语。
  
  接下来的赌局,自然毫无悬念。
  提前预知牌序的白晓飞携着刚刚击溃两名地阶高手的余威,仅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就将商盟两广赢得汗流浃背、面如特色。最后瞪着难以置信的双目,乖乖推牌认输。
  接连吃瘪,商盟两广的态度反而变得客气了不少,似乎同样秉承了该地区人种的某些卑劣脾性——只有被狠狠教训一番后,才会认清自己真正的位置。
  广本信二站起身,注视了白晓飞半晌,才缓缓道:“想不到白先生的赌术如此高明,果然不愧是赌街的代理人!”
  白晓飞淡淡笑道:“好说,好说。”
  广本信二冷冷道:“白先生当然知道,这场赌局并不只是一千亿信用点这样简单……就算你是天阶强者,和我们两人背后的势力比起来,也未必稳占上风。所以我希望白先生的运气能够和赌术一样好,等到咱们再见面的时候,还能像今天一样生龙活虎,好留给我一个翻本的机会!”
  白晓飞耸耸肩,道:“只要广本先生能拿出足够让我动心的筹码,白某随时奉陪。不过现在看来,两位先生还是应该先担心自己,而不是替我操心。”
  广本信二哼了一声,眸中却不可抑制地闪过一缕惧色,显然被白晓飞说中心事。想到回去复命之际,要交代一千亿信用点的去向,无疑难度不小。当下也不多说,转身朝银湖女王点点头道:“愿赌服输,这一千亿利息就此作罢……殿下的贷款,会按照合约如期发放的。”说完也不等银湖开口,直接和广也濑与脸色苍白的何氏兄弟离开了皇宫。
  
  银湖款款转身,双眸好像夜晚的星星一般闪亮起来,眨也不眨地盯着白晓飞说道:“我真的猜不出,白公子还能带给银湖多少惊喜?难怪年纪轻轻,就能获得顾后小姐的青睐,成了赌街当面的东床快婿!”
  白晓飞淡淡道:“殿下过奖,其实我也只是运气好。为了拿回我们赌街的一千亿,岂能不尽力而为?”
  银湖十分开心地嫣然笑道:“先生的一千亿,银湖这就命人解禁。不过我很想问一个问题,希望先生能坦率地回答我……”
  白晓飞油然叹道:“在您的美丽面前,任何谎言都将是一种不可饶恕的亵渎!”
  银湖微微一怔,咯咯娇笑起来:“白公子当着两位娇妻这样恭维我,不怕她们吃醋么?”
  白晓飞淡淡道:“在我心中,她们和您一样美丽,所以我也同样不会欺骗她们。”
  银湖眼波流转,忽然收敛笑容,正色道:“小白,我现在不是以帝国女王的身份,而是以朋友的身份问你——赌街的资产一但解封,会不会马上撤出帝国?”
  这一问提的非常突然,既不是在谈判桌上,更没有丝毫先兆,却一下子将两方的关系赤裸裸地揭穿开来,让白晓飞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尤其是银湖利用自己刚刚说出“不会欺骗”的保证,明显占据了一个谈话上的制高点,让白晓飞想要失口否认撤离帝国的计划,也很难做到不动声色。
  白晓飞心思电转,已经做出决定,坦然答道:“不错,赌街方面对于殿下的合作感到非常失望,已经有了撤离帝国的打算。除非……”说到这里,含笑不语。
  银湖了然接道:“除非我能做出一定的表示,让赌街重新信任我,对么?”
  白晓飞摇头道:“不是一定的表示,而是非常明确、非常隆重的表示!殿下应该比我们更了解此刻帝国内部的状况,也明白我们赌街如果留下来与你合作,将会面对怎样的问题……只要有充足的利益,所有商人都不惧怕冒险!何况我们本来就是赌徒?”
  银湖眨了眨眼睛,道:“我当然很希望赌街能够留下来,我也很愿意做出一些很明确、很隆重的表态,来重新获得赌街方面的友谊……问题是,赌街方面希望我怎么做呢?”
  白晓飞没料到银湖这么好说话,几乎立刻就摆出一副缴械投降的样子,不由皱眉道:“有些条件,我希望还是殿下自己提出来比较好。我们只想看到殿下的诚意,还有实际的利益!”
  银湖苦笑道:“这些事情……请先生和夫人到我书房继续讨论如何?”
  白晓飞和安吉丽娜对视一眼,后者立刻笑道:“这些生意上的事,夫君全权做主就好,我们在书房外等你。”说着拉起艾佛璐茜和小猫女,径自退后几步,留给白晓飞一段空间。
  白晓飞只得和银湖两人进到皇宫的书房之中,开始这场预料之中,却又突如其来的谈判。
  
  进到书房,银湖立刻一语不发地将自己扔到沙发上,丰满的娇躯深深陷入真皮坐垫里,看上去竟是一副充满疲惫的样子。
  白晓飞微微一怔,目光在银湖那慵懒的表情和诱人的姿态上巡视着,缓缓道:“殿下这个举动,不像是要跟我谈判的样子。”
  银湖懒洋洋地道:“谈判也分很多种——有尔虞我诈的,也有开诚布公的。难道你不觉得,我现在已经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示给你看了么?”
  白晓飞苦笑一声,在银湖对面的椅子上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坐下来,这才缓缓道:“看来……殿下已经提前就把咱们今天的对话氛围定义在,开诚布公上面?”
  银湖点点头,坦然道:“不错。我直说吧——如果赌街现在就想看到那些实际的利益,我没有!你也知道,我就在昨天,还差点去卖身换钱。如果不是你帮我,现在我可能已经被那两个家伙骑在身下轮奸了。”
  听着银湖毫不避讳地提及“卖身”和“轮奸”等字眼,让白晓飞心中生起几分异样的感觉。尤其是这个卖身和轮奸的对象就懒洋洋地斜靠在自己面前、近在咫尺的地方,没有半点防备的态度,好像只要伸一伸手,就能把某些意淫的想法变成现实般。
  可白晓飞什么也没做,只是眯起眼睛,继续听银湖说下去:“至于一些政策上的倾斜,你们赌街经过这些年经营已经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帝国虽然名义上是帝制国度,但是我这个女王毕竟不能抵抗帝国自身的传统和法律,实在没办法给你们更多……”
  白晓飞耸耸肩,沉默着示意银湖继续说下去。关于赌街在帝国的辉煌历史,他早有耳闻——通过几十年的合作,赌街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红顶商家,几乎占据了帝国内部所有法律倾斜保护的产业范围。
  可以说,除非修改帝国宪法,否则银湖根本不可能在政策上给予赌街更多优惠。而想要真金白银的话,银湖无疑更拿不出来……这也是赌街想要撤走资金的最大原因!毕竟等到帝国内部争斗的尘埃落定后,银湖是不是最后的胜利者还很难说。在没有看清形势的情况下过早押下赌注,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血本无归。
  所以在情在理,撤走资金都是最明智的选择。
  白晓飞之所以还在很认真地听银湖说话,而不是虚与委蛇地应付一番,回头暗自抽走资金。是因为他忽然很想豪赌一番,看看能否用这一千亿和刚刚营造出的天阶假象,换来一张崭新的入场卷。
  随着背负的责任与自身力量的增加,白晓飞很想进入到一些从前涉及不到的层次中,给自己定位一个新的角色!
  
  银湖的声音幽幽继续着:“可惜,你的岳父顾天豪先生已经去世了!而他又只留下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我甚至想过,如果赌街方面不肯原谅我的话,也许咱们之间可以采用联姻的方式!”
  白晓飞忍不住咳了两声,说道:“殿下的诚意,我已经了解……可惜你只能嫁一次,今天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就已经是别人的老婆。所以,不要总是拿你的终身大事当作一场交易的筹码好么?”
  银湖凄然反问道:“对我们帝国联盟的历代女王来说,这幅身体,难道不就是一个最大的筹码么?”
  白晓飞只得默然:“唔……”
  银湖淡淡一笑,坐正身体,说道:“小白,你是不是以为我很随便?其实至今为止,我还是个处女!我只是……只是随时都准备着交出这具身体,来换取我最需要的东西而已。”
  白晓飞叹了一声,硬起心肠道:“可惜,我只是赌街的代理人而已,不是赌街的主人!所以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如果你想让赌街留在帝国,就必须给我一个说服大家的理由!”
  银湖缓缓抬起头,美眸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淡淡道:“好!现在我问你,如果让赌街在帝国元首和帝国元帅这两个位置上任选其一,这个筹码够不够?”
  “你说什么!”白晓飞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总算及时作出一个俯身前窥的动作止住身形,狠狠盯着银湖的双眼。
  银湖的双眸如秋水,深不可测。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六零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