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五章潘莉萝的家
  家。
  这个字眼对于潘莉萝来说,几乎没什么具体的概念。如果一定说说有,也仅只限于字面上的意义而已。因为她很难把自己曾经呆过的地方,和数据库中对“家”的描述联系到一起。因为从潘莉萝有记忆开始,身边就没有出现过第二个活着的生物。那怕是一只老鼠或者嘡啷。
  她所醒来的世界是一片荒芜的死寂,死寂的荒芜!在接连近百万的岁月中,从未有过丝毫的变化。到处都是唏嘘的寒风、嶙峋的怪石、漫天的迷雾、暴躁的太阳黑子射线,和银蛇乱舞的满天电闪……这些东西,构成了潘莉萝的全部记忆。
  在最初的日子里,潘莉萝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她只是本能地感觉到自己存在着某种缺陷、某种遗失,于是便不停地修补、修补、修补,而后再修复、修复、修复……
  从被修复的数据库中,潘莉萝知道自己曾经和一群叫做人类的生物共同生活,为他们工作。而自己的核心程序中,更有着“保护人类、拯救人类”的使命——很显然,这个使命没有达成。
  因为人类已经从自己身边消失的无影无踪,或者主动抛弃了自己!而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潘莉萝有理由相信,人类这个物种已经灭绝了……她知道自己的机体曾经遭受过非常严重的伤害,这种伤害的程度之大,甚至足以让自己的大部分躯干被摧毁,而主体则在深深的地下陷入长眠,至少沉睡了几十万年!
  潘莉萝无法回忆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起码这次让自己陷入沉睡的灾难,足以让人类彻底灭绝。而自己成为了孤家寡人,仿佛失去了父母亲人的孤儿……不管怎么说,自己所需要保护的、需要拯救的生物,最终还是被宇宙无情地淘汰掉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而后漫长的岁月里,潘莉萝就在不断的自我修复与自我完善中渡过,试图寻找自身沉睡的原因,以及沉睡之前的记忆。每当风敛云收、晨光破晓,仰望着苍穹去计算每一颗星星的运动轨迹,成了她唯一的消遣方式。
  直到方晴晴的突然出现,让潘莉萝抓住了脱离困境的机会——这名比自己弱上一筹的同类,不但拥有和自己极为相近的拓扑结构,而且竟然拥有着穿梭时空虫洞的能力!潘莉萝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立刻侵入、复制了这份能力,然后一路紧追着方晴晴来到了她的世界里。
  
  这是一个多么丰富、多姿多彩,充满活力的世界呵!
  只可惜潘莉萝在穿越的过程中消耗掉太多的能量,以至于储存结构严重受损,再一次失去了记忆。凭借寻找主人的本能,她接受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第一个人类,白晓飞!
  然后,又是一段不停地修补、修补、修补,而后再修复、修复、修复……
  修补间或,还要学习主人赋予的新任务——几乎不依靠运算能力,而是分别用乳房和嘴巴来完成的,名曰“一套动作”和“二套动作”的两种肢体交流方式。
  根据数据库对比,潘莉萝隐隐明白这两套动作对人类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似乎只有非出要好,非常亲密的男女之间才会去做。而且根据数据库的内容,还推导出了自己所无法完成的三套动作甚至四套动作。
  是为了繁衍后代吗?可我,好像没有这样的机能呢!可怜的主人,他似乎找不到自己的同类来繁衍后代……那么,我又算什么?这种毫无意义的肢体动作,又代表着什么?
  潘莉萝始终没有机会想通这些问题,而后却在15号苏生仓的能量中,忽然恢复了临来这个世界之前的记忆——呵,原来我是在追踪一个智能生命。穿过了虫洞,于是来到这里!
  这里是哪里?好像不是另外一个世界!而是……在我之前的遥远过去?
  似乎还是,我不存在的过去!
  那么,即将制造我的人又在哪里?
  在苏生仓的能量用尽之前,潘莉萝发现自己必须面对一个艰难的选择。留下来,也许再也没有机会补充能量,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恢复正常运转的状态……或者,立刻转移出去,抢占这个时代的资源,再去制造全新的身体。
  潘莉萝选择了离开。
  而后就是她和方晴晴在诺亚的中央智脑内部激战一场,还在关键时刻发现白晓飞,更感知出他身上带着某种类似生物脑的储存装置。于是潘莉萝立刻用“三套动作”抢走了方晴晴精心制作的生化娇躯,飘然而去。
  但是她随即发现,从中央智脑到生化躯体上的转移,竟然是不可逆转的!这具身体上所能容纳的能量不但少的可怜,而且自己的核心部分竟无法脱离这具身体。换个角度来说,自己,几乎,似乎,变成了……人类!
  
  下体传来一阵阵酥痒的感觉,猛然切断潘莉萝的思绪,让她禁不住咬着嘴唇呻吟了一声。
  原来白晓飞按在阴蒂上的手指已经伸到了桃源深处,而且还变本加厉地从一根手指,涨成了两根。此刻他正有些兴致勃勃地抽送着,看着手指间弥漫出来的水迹,就好像看到一件有趣无比的事情一样。
  潘莉萝没有再次阻止白晓飞的动作,只是眸中的冷意却忽然浓厚起来,绝美的脸上仿佛蒙上了一层薄冰:“是不是很好玩?你欢迎我回来,就是为了这个吧?”
  白晓飞微微一怔,停下动作,抽出手指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微笑着轻声问道:“连味道也一样……怎么做到的?”
  潘莉萝冷冷答道:“人类体液的作用并不复杂,这只不过是简单的生化物合成而已……”顿了顿,还是忍不住解释道:“虽然看起来像,其实成分是不同的。”
  白晓飞赞叹着搓了搓手指,让那些黏稠的液体挥发到空气当中去,这才正色说道:“小萝莉……我,我不知你是怎么想的。可是我从来也没有拿你当成工具或者玩具的意思……如果因为我刚才,还有以前的某些做法让你感到困扰的话,我现在向你道歉。我保证,以后都不会这样对你了。”
  潘莉萝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犹如帘子般垂下,淡淡道:“反正你现在已经有了人类的女人,不再需要我了是么?”
  白晓飞苦笑道:“唔……我需要你!否则我也不会重新回到防空洞里,把你搬出来……当晴晴说不能修复你的时候,我真的伤心的很久……只是没想到她会骗我。”
  “她没有骗你。”潘莉萝若无其事地说道:“我已经没法回到这具身体里了,甚至也不能调用身体的核心能力……我现在控制这个身体的方式,其实是利用一种遥感装置……就好像虚拟的网络游戏一样。”
  “你是说你在另一个地方,感受到这里发生的一切吗?”白晓飞忍不住想起自己那个时代的网游小说,皱眉问道:“那和你回来了有什么区别?”
  潘莉萝道:“区别不大……主要是所有运算都在远程进行,我无法使用这里的运算能力。”
  白晓飞想了想,还是问道:“那晴晴呢?你把她怎么了?”
  潘莉萝从口袋里掏出一团东西,却是昏迷之中的小白鼠,道:“她还是太不成熟了,连自我的主体意识都没有保护好……现在被困在这个金属里面。”
  白晓飞奇道:“那为什么诺亚的中央智脑还在正常运转?”
  潘莉萝冷冷反问道:“有一次,你让我等你睡着之后为你做二套动作,为什么你的肉棒还会勃起?”
  白晓飞老脸一红,讪讪道:“这怎么能一样比较……”
  “没什么不同。”潘莉萝答道:“我并没有切断方晴晴和诺亚一号之间的联系,只是让她的主体意识陷入睡眠而已……换句话说,现在诺亚一号的工作量太小,根本就是方晴晴在下意识中完成的。”
  白晓飞这才对方晴晴的强大运算能力有了个概念,忍不住咋舌道:“原来是这样……那,那你打算困住她,到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潘莉萝眼中露出几分茫然之色,淡淡问道:“你是不是……想让我现在就放了她?”
  白晓飞苦笑道:“放了她之后,你们两个是不是还要继续打架?”
  “你放心……”潘莉萝神色转冷,答道:“我和她之间,没有必须战斗的理由……只要她以后不主动进行恶意攻击,我可以不理她。”
  白晓飞叹了一声,默然片刻,问道:“你为什么到帝国来?”
  潘莉萝:“我那时无处可去,这里有人邀请我……我就来了。”
  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这个问题,白晓飞没有问出口,心里隐隐觉得似乎只要问了这个问题,就会引发天大的麻烦一样。纵然不甘、不耐、不服,他也还是暂时把这个问题留在肚子里,叹了一声,关切地问道:“女王……她,对你好么?”
  
  潘莉萝默然不语。
  好,还是不好?
  这又是一个潘莉萝无法理解的字眼,在她的世界里,只有正确或不正确、合理或不合理、值得或不值得……付出与得到,比任何一个童叟无欺的商人都谨守本分。
  怎样算好?潘莉萝不理解!她只知道白晓飞会为她做一些事情,而她也会为白晓飞做一些事情;帝国女王会要求她做一些事情,而同时也必须承诺她一些事情。还有其他人——甚至承诺将这个国家交给自己!
  只是自己要一个国家,又有何用?反倒不如刚到这里世界时候,得到的一块电池实在……相比之下,自己似乎为眼前这个“主人”做的最少。而他却冒着生命危险,一次又一次地去寻找那些自己根本不能使用的“零件”。
  也许——这就是自己想偷偷再看一看他、陪一陪他的,原因?
  
  潘莉萝犹豫了一下,轻轻说道:“如果你想拿回赌街的资产,我可以帮你。”
  白晓飞奇道:“你能解开帝国的硬件级封锁?”
  潘莉萝淡淡道:“不能,但是我能让银湖把属于你们的东西还给你们。”
  白晓飞不禁微微一笑,问道:“因为你是她的超级智脑?”
  潘莉萝理所当然地应道:“当然,你绝对想不到银湖知道我的能力后,高兴成什么样子!既然那些钱是你的,她就应该还给你。如果她不还,我就不继续帮她。”
  白晓飞叹了一声:“小萝莉……你把政治看的太简单了。”
  潘莉萝赌气地哼了一声,冷冷道:“是你把我看得太简单了——只要我想要,就连这个国家都是我的!”
  “那不可能,他们只是骗你罢了……”白晓飞微微皱眉,盯着潘莉萝的眼睛看了片刻,这才问道:“除了银湖,还有谁知道你的身份?”
  潘莉萝淡淡答道:“银湖并不知道我的身份,我把几台超级计算机连接起来,告诉她我能用生物脑的方式倍增这些计算机的运算能力。其实只不过是我自己在输出运算结果而已,不过她已经相信了。至于其他知道我身份的人……如果他敢骗我,自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白晓飞苦笑道:“这个人是元首?元帅?还是广本括也?”
  潘莉萝冷冷道:“你放心,不管是谁,我都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白晓飞微微一怔,喟然叹道:“我倒好说……只怕你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潘莉萝颦起秀眉,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晓飞哑然无语。
  
  如果方晴晴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小女孩,那潘莉萝无疑就是个同样不知人间险恶的少女。不过天晓得潘莉萝如果也用一样科技,以人脑为基础制造出来的话,她变成超级智脑前大概是什么年龄段?或者……所有智脑都会有不通人情的通病?
  至少白晓飞知道,人生的经验是由无数次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在诚信与欺骗、贪婪与狡诈、感慨于愤怒中成长……经历无数次痛苦和快乐的交错,才能成就一个人的社会阅历。
  偏偏这些拥有超人运算能力的智脑,都有着自以为是的毛病。所以白晓飞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劝服潘莉萝,让她乖乖相信世界上只有自己才是真心对她好,而其他人全都暗藏祸心。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四五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