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一、二章流毒派
  万里兵锋接,三时羽檄惊。负恩殊鸟兽,流毒遍黎氓。
  朝市成芜没,干戈起战争。人心悬反覆,天道暂虚盈。
  ——《至德三年春正月时谬蒙差摄海盐令闻王师收二京…五十韵》刘长卿
  
  无论人类社会怎样的进步,有几种很肮脏的事物却始终难以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甚至可以说,这些事物根本就是人类文明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就好像发炎的牙龈、良性的肿瘤、畸形的脚趾一样——虽然会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却从未想到要把这些部分从自己身体里面排除掉!
  这些事物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屡禁不止的“黄、赌、毒”——也就是色情交易、赌博和毒品。
  而顾家的祖先就是一位,在“黄、赌”两件事情上的奇才!
  
  顾少爷家里世代行医,在城市里开了一间中医诊所,自从父亲过世后,就守着母亲一起以这家诊所维生。不到三年就结了婚,还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
  这样的生活虽然平平淡淡,不过也算是衣食无忧,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可惜这位少爷却不太喜欢自己家祖传的医术,而衷情上了所谓的命理算术,五行周易之学。
  本来人就算有一点业余爱好,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位顾少爷对命理算术虽然痴迷到废寝忘食的地步,可是这门学问本来就博大精深,他又是半路出家,没有经过什么名师指点,虽然学了很多年,也依然只是初入门庭,根本算不上登堂入室。
  如此过了几年,顾少爷的家底愈发殷实,在社会上的地位也随着年龄水涨船高,却终于交上了极为损友。
  其实说是损友,也有些言过其实。因为这些人只不过是带着顾少爷进了赌场见识一下,玩了玩赌注很小的百家乐、二十一点而已。毕竟顾少爷已经四十岁出头,烟不抽、酒不和,只知道整天埋头在家里对着一堆周易八卦苦读,连一点其他的娱乐项目都没见识过,也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所以这些朋友打定主意带着顾少爷见见市面,事先也反复叮嘱他,“小赌怡情,大赌败家”千万不要把赌桌上的事情太当真。因为顾少爷在家的时候一向本分,所以众人也都相信他不会再赌桌上误入歧途。
  事实上,顾少爷也的确不负众望,进了赌场之后对这些金钱往来的游戏表现的毫无兴趣。本来事情至此,可以算是皆大欢喜,可惜偏偏有一位朋友多嘴一句,却从此引发了这场惨剧。他说的是——“整天看你算的那些东西,算来算去,怎么不试试算一算赌局的输赢?”
  顾少爷立刻心中一动,暗想赌场里这些赌具恰好都是于术数有关的东西,岂不是正好可以用来验证心中所学?抱着这样的想法,顾少爷立刻兴致勃勃地开始计算每一场赌具的输赢,结果一试之下竟然十有九中,发现每场赌局的结果都是自己猜测的差不多。
  既然有这样的惊喜,顾少爷当然要试一试手气,果不其然就发了一笔小财。
  随后的事情显而易见,就是顾少爷每天都跑到赌场去实验自己的算术命理,顺带着小赢几把,贴补家用。结果越赌手风就越顺,算命数理,怎么算怎么有理,不但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赢出一份偌大的家业,而且还成为了赫赫有名的赌术高手!
  可惜好景不长,顾少爷本来就是个半路出家的赌客,自然不会明白赌场中的水有多深。又仗着自己深明命理,可以趋吉避凶,所以不把其他任何赌术高手放在眼里。直到一次约战之中,他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百试百灵的命理算术失去了作用。
  那些牌面上看起来自己必胜无疑的牌,到了计算的时候,偏偏却显示自己必输无疑!那怕是自己的牌面已经是三张A,而对方仅有两张K,就算对方的底牌依旧是K,也应该是自己赢。可是命理算来,却显示自己会输!
  顾少爷百思不得其解,不知是该相信自己的判断还是相信自己的技术,最后还是按照命理去下注,结果竟然次次都是必输的提示。等到按照常识去赌牌,才发现自己已经是输多赢少。四个K碰见四个A,J葫芦碰见Q葫芦,竟然无论如何都赢不过对方。
  几场赌局下来,顾少爷始终输多赢少,越是想翻本,就越是输得厉害,最后终于债台高筑,再也没有人肯借钱给他。不但万贯家财被人赢走,甚至连老婆孩子都押上了赌桌……连六十多岁的老母都输掉之后,顾少爷才意识到自己遇见了赌场中的老千!
  等到这个时候,却是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一伙人拿着房契、地契、卖身契,就要去顾家收取他的家产。
  
  家业没了可以再赚,父母妻儿没了却找不到一样的。顾少爷紧赶慢赶,总算在讨债的人上门之前回到了家,带着一家四口躲进了自己家装药材的地窖之内。
  四口人刚刚躲好,讨债的人追到,遍寻不获顾少爷的家小,就把他家的东西搬了个空。最后不知怎地,就点火烧了顾少爷的房子——这一把火,却断绝了顾家四口全部的希望!
  顾少爷家世代行医,自然有几味难得一见的药材,可以说是价值连城。所以这个地窖的位置也非常隐秘,一但从里面关闭之后,不但外面看不出来,而且想要打开也必须里面的人亲自开启才行。
  因为这些药材太过珍贵,所以顾少爷即便是输红了眼的时候也没有打算将之拿出来,就是不希望明珠投暗。本来打算等这伙债主走了之后,就带着一家四口远走高飞,卖掉祖传的药材后老老实实做人。可是这一把大火,却把房子烧塌,将顾家四口砸在了里面!
  地窖门口的残瓦高叠,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推开的重量。顾家四口发现出口被封住后喊破了喉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虽然守着一窖的药材也能活上几日。可是坐吃山空,竟然面临活活饿死的绝境!
  顾少爷的母亲与妻子,全都对他十分溺爱,即便到了这般田地也没有说出什么怨言。一家四口全都躺在地窖地渡日等死,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语言诅咒那伙老千骗子。
  绝望之际,顾少爷忽然想到了身上的一件事物,依稀看出几分光明来——那是名输急了的赌鬼抵押给他的一本书!
  当时那名赌鬼输红了眼,一定要拿身上的一本祖传秘籍作价千万,整个赌场之中却根本没有人肯收。放贷的人大多火眼金睛……这本所谓的秘籍虽然成色极古,算得上是百年之前的古本,但是其中的内容却不过是几幅春宫图画,也并非是什么名家手笔。如果按照古董来算,就是找到专门收藏古书的人来开价,也不会超过几万块,更不用说千万之资了。
  偏偏这赌鬼非千万不卖,就连暂时抵押都要收取三百万的高价,自然没有人肯做这种冤大头。并且自称这本秘籍中有极神秘之处,照本宣科,就有可能白日飞升,起码也能成为一代武林高手,最差最差也能成就一根欢场中百战百胜的无敌阳物……这些鬼话,自然更没有人肯信。如果这秘籍真有这般厉害,秘籍的主人又怎会落到如此田地?
  恰好顾少爷家里也有不少这样的古籍善本,就要过来看了几眼,却发现这些春宫图上果然有一些人体经脉穴位的标注,似乎是一套十分完善的双修技巧。这也是他家学渊源,才看得出其中的奥妙来。于是开价百万,就收了这本书!
  那赌鬼虽然心有不甘,可是顾少爷出的价格已经比别人高了数倍,又急于翻本,也只好忍痛将书押给了他。结果自然又输了个干净,再也无力赎回古籍。
  
  顾少爷本为中医世家,自然知道人体的潜能无穷无尽。在古代也的确有一些功法能够让人爆发出极为强大的力量。所以病急乱投医,就把一线希望寄托到了这本秘籍之上。只盼着也能参详出其中的一些奥秘,拥有推开地窖的力量。
  既然是双修的功法,那自然是要男女一起做爱才行。好在顾少爷的妻子就在地窖里,虽然当着母亲和女儿的面前练功有些不妥,但这时既然有了一线希望,就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肯定不会放手。所以得知了顾少爷的打算之后,反而是家里的三个女人主动催促他尽力一试。
  于是顾少爷夫妇就在地窖里,参考古籍上的方法双修起来。
  一试之下,顾家夫妇不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乐趣,而且果然精神气爽,甚至连日来的劳累都一扫而空。只是即便按照这样是速度双修,想要拥有推开地窖的力气也得年余,到时候一家四口早就饿死在地窖里了。何况人体又不是机器,怎么可能没日没夜的做爱?!
  失望之余,顾少爷忽发奇想,用地窖中的药材模拟出一种类似夫妻交合后气血交换的药性来。想要去掉性爱的过程,直接凭借药性行功,看看能不能起到同样的作用?
  这一味药,就叫做“流毒”!
  
  老顾天豪说到这里,忽然轻轻叹了一声,住口不语。
  小顾和安吉丽娜都是初次听闻顾家历史,心知八成就是因为这一剂药材,最后才有了这个门派的名字。
  小顾天豪忽然冷笑一声,问道:“这位顾少爷在地窖里,只怕不只是和自己的老婆双修了吧!你既然说咱们顾家世代乱伦,莫非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老顾天豪淡淡说道:“不错。这一剂流毒之药服下后,顾少爷在行功之际狂性大发,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直接将地窖中剩下的三口人奸了个遍!”
  小顾天豪道:“原来还是药性作祟?我还以为我这位祖宗天生就喜欢那样的调调呢!”
  老顾天豪哼了一声,继续说道:“等到顾少爷清醒过来之后虽然内疚,却发现自己已经变得力大无穷,竟然真的拥有了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力量!随便一拳,就能将水泥筑成的墙壁打出一个半尺深的大坑。”
  安吉丽娜问道:“然后他就推开地窖的门,带着家人出来了?”
  老顾天豪叹道:“一拳打穿水泥,也不过是现在的人阶五、六级力量而已。几顿重的碎石压在上面,他怎么可能推得开?”顿了顿,他苦笑着继续说道:“好在已经找到了修行的法门,这种时候也顾不得太多……于是顾少爷就继续吃流毒,继续提升功力。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从一名普通人提升到地阶顶峰,终于顶开了入口处的碎石!”
  小顾天豪动容道:“半个月到地阶顶峰?这笔买卖划得来啊!”
  安吉丽娜则奇道:“不对啊,按照这样的速度,他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晋级天阶才对!可是历史上怎么没有这样一位人物?”
  老顾天豪冷冷说道:“因为咱们这位祖宗救出家人之后,立刻就自杀了。不但顾少爷自杀了,一起出来的母亲和妻子也跟着自杀了,只剩下一位十八岁的女儿。”
  小顾天豪和安吉丽娜同时一愣,问道:“那后来呢?咱们这些后人又是怎么来的?流毒派又是怎么回事?”
  老顾天豪叹了一声,继续陷入了往事当中……
  
  顾少爷救出家人,自觉心事已了、无颜苟活,干脆抹了脖子。本以为母亲、老婆会替自己照顾好一家老小,没想到这二位也同样生无可恋,一起随他踏上黄泉。他们全都不知道的是——剩下十八岁的女儿顾红玲,却偏偏怀上了亲生父亲的骨肉!
  顾红玲的亲人在一夜之间死了个干干净净,肚子里有怀上了父亲的孩子,心态难免产生了一些变化。她变卖了父亲留下的药材,找了一间僻静的场所剩下孩子,然后从小就开始教育这个孩子赌术和算命,因为她想要这个孩子为自己的父亲报仇!他们两人的父亲是怎么失败的,这个孩子就要怎么赢回来!
  为了纪念父亲,这个孩子的名字,和顾少爷一样,也叫做“顾天豪”!
  不知是否因为亲近之间产子的缘故,小顾天豪并不聪明,在日常生活中和人情世故的交往上甚至还有一点痴呆,只是记忆力却极为惊人!乃是名副其实的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所以虽然不能灵活运用顾家的医术,但是照方抓药却分毫不差。学习命理算术中那些繁琐的东西也都能说得八九不离。
  顾红玲心疼爱子,早早地就给他找了一方媳妇,让两人修行双修之法。结果却发现顾天豪修行的效果事倍功半,根本达不到乃父的百分之一。无奈之下,只得按照记忆重新配置了流毒给儿子服用,可是依旧效果不佳。
  顾红玲苦思不解,干脆一狠心也和儿子行了乱伦之事,这才发现原来这套双修功法对相同血缘的人类之间具有奇效!母子之间双修的效果虽然比不上配合“流毒”一起,但是却又比普通男女之间双修,或者仅用“流毒”双修强上数倍!
  有了这个发现,报仇心切的顾红玲决定让儿子服用流毒然后和一起自己双修!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流毒加乱伦的结果,虽然让顾天豪武功大进,可是却同时也让他的性情更加古怪痴呆。而且每天无女不欢,简直就成了色鬼投胎一样!
  顾红玲究其因果,终于明白了其实这就是一套用于乱伦的双修之术,根本不能配合流毒使用!
  只不过想要以一己之力挑战天下全天下的赌场、老千和骗子,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顾红玲这才发觉自己的目标任重道远,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够达成。只得退而求次,如果这一代人无法达成目标,就让下一代人去继续做,子子孙孙,总有报仇的一天!
  由此,顾家立下的两条家规:一,每一代的长子都必须叫做顾天豪,必须和自己至亲之人结为夫妇!
  二,每一位顾家之人,都必须精通赌术、易术、医术,寻找改良“流毒”的办法!
  于是,一个潜伏于各个赌场之中的奇异门派就这样建立了起来。他们每一代的掌门都叫做顾天豪,每一代都精通赌术、易术和医术!
  
  说到这里,老顾天豪再次停了下来,住口不言。
  小顾天豪愕然问道:“这就是流毒派的由来?那我呢!我又是怎么回事?我是怎么失去记忆的?”
  老顾天豪叹道:“已经说到这种程度,你还猜不出来么?”
  小顾天豪沉声问道:“我……我是不是服了流毒?”
  老顾天豪淡淡反问道:“不然你以为你是怎么达到天阶的?”
  小顾天豪皱眉问道:“我究竟是因为先服了流毒,所以才奸了我的老娘和女儿?还是因为我跟老娘和女儿乱伦都不行,最后不得不服了流毒?”
  老顾天豪听着这句绕口令一样的问题,轻叹道:“这有区别么?就算你是因为服了流毒才和顾后发生关系,那又怎样?”
  小顾天豪微微一怔,恍然道:“不错……老子起码是先让我老娘给我生了顾后,这才有机会和自己的女儿乱伦……说起来我还真不是个东西!”
  老顾天豪喟然说道:“咱们顾家世代遵循先祖的遗命,始终都是亲近相奸,关系早就乱的不能再乱……你也不用为这件事情自责。”
  安吉丽娜忽然大声问道:“难道这么多年来,就从来没有人想要改一改这些规矩吗!”
  老顾天豪淡淡应道:“我让你走,就已经是破了规矩!我没有让他继承掌门之位,同样是破了规矩!”
  安吉丽娜微微一怔,晒道:“就算你想让他继承,也得先治好他的记忆再说。”
  
  小顾天豪急道:“顾后当年究竟为什么离开?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说清楚?”
  老顾天豪答道:“咱们家的双修之法,本来是男女都可以得到好处的。虽然女人从修行中得到的好处少一些,不过也足够补回夜夜春宵之间的损失。可是,一但男人服用了流毒……这双修就变成单方面的榨取,女人不但得不到丝毫的好处,而且精气神全都会被暗暗吸走!”
  “原来是这样……所以你怕我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活活搞死,就让她离开了赌街?”小顾天豪喃喃低语了两声,忽然变色道:“那——我母亲?”
  老顾天豪神色一黯,抬起头来木无表情地看着儿子,声音波澜不惊地说道:“她太惯着你了……所以一直到死,都不肯拒绝你……”
  小顾天豪急退两部,似乎依旧想要调整脸上的表情强笑几声,最终却变成一张扭曲至极的脸。
  老顾天豪悠悠叹道:“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再也记不住任何一个女人的名字和相貌!等顾后离开之后,你就干脆把从前的记忆全都忘了……”
  小顾天豪嘎声问道:“我究竟为什么要服用流毒?”
  老顾缓缓答道:“因为你当时已经到了地阶顶峰,连续二十年毫无寸进。看着武神叶玄大声名如雷贯耳,所以无论如何,也想要试一试天阶的滋味。”
  小顾天豪默然片刻,这才苦笑着问道:“我现在身边总是有两个女人,叫做左手和右手,又是怎么回事?”
  老顾天豪道:“这些年来,流毒的药性还是有所改善的……你晋级天阶之后起码没有变成傻子,只不过每天都是无女不欢而已。”
  小顾天豪呐呐问道:“那采补呢?我一直都知道你会这些东西,而且我好像莫名其妙地也会!这些女人……会不会……被我搞死?”
  老顾天豪淡淡答道:“会……不过自从你搞死第四个女人之后,你的左右手就变成每天轮换的了。”
  小顾天豪吁了口气道:“这一定又是你的安排了?”
  老顾晒道:“不然你以为,我这样一个两百多岁的老头子身边总带着一群美女作甚?”
  小顾道:“那些女人全是我的!”
  老顾道:“也不全是……我偶尔也自己调教两个,留着伺候自己。”
  小顾道:“嘿嘿……你个老色狼果然不愧是我爹!”
  
  “够了!”安吉丽娜听两人越说越下道,忍不住抬首娇吒道:“这里是祭坛,你们两个能不能先说正经事?”
  小顾天豪耸肩沉声答道:“你爹我依旧想得开!不会抹脖子自杀,这就是正经事!”
  老顾天豪叹了一声,恢复了垂垂朽矣的样子,朝安吉丽娜轻轻问道:“说说你吧……我当年让你去找李察威尔,结果你却去了联盟……这些年来,你都做了什么?”
  安吉丽娜轻声答道:“并非是我要去联盟,而是李察威尔派我到联盟去做卧底……你想让我查出李察威尔的秘密,可惜他根本就没有给我这样的机会,直接将我派走了。”
  小顾天豪插口问道:“原来你从那么早的时候就开始留意李察威尔了?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老顾天豪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还不是天阶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天阶了。”
  小顾天豪惊道:“这么早?为何他从来都没有出手展示过实力!如果我早知道他是天阶的话,昨天碰上他的时候也不至于差点吃亏。”
  老顾天豪淡淡道:“我一直以为,他是个跑到罪都来隐居的武者。如果早知他站在叶长天背后的话,当年又怎么会让顾后去投靠他!”
  小顾天豪哼了一声,冷笑道:“你还差点把整个流毒派送到他的手里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找夜王,就是想收他做弟子,继承流毒派的衣钵!”
  老顾天豪摇头道:“他又不姓顾,我怎会将流毒派交给他?我只是想劝他迎娶顾后,给咱们顾家过继一个孩子而已……”
  “什么!”小顾天豪和安吉丽娜同时失声叫道:“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小顾天豪沉吟道:“夜王那家伙奸猾的很,有这种好事,他又怎么会拒绝你?”
  老顾淡淡说道:“他既然不肯,现在看来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你不用和你的女婿开战!”
  小顾天豪皱眉问道:“你下个月五号叫来一群人聚在一起,莫非就是为了给我选女婿?”
  老顾淡淡道:“你这个当爹的不作为,我当然只好替你多操心一点。”
  小顾皱眉说道:“等到了明天,我是不是依旧不记得有这个女儿?也不记得今天的谈话?”
  “比这个稍强一点……”老顾天豪冷冷答道:“你会记得今天的谈话,只是不知道谁是你的女儿。就算顾后站在你面前,你也不知道她是谁。”
  小顾苦笑道:“你确认这样是稍强一点,而不是更惨?”
  老顾天豪沉声道:“总之,你想知道的事情,我已经都告诉你了。虽然你不像是内疚到想要羞愧自杀的样子,不过根据易术,你知道这些事情之后就有性命之危,所以你最好小心一点!”
  小顾天豪叹了一声,扭头朝安吉丽娜问道:“趁着我的记忆还在,说说你又是怎么回事吧?这些年来,你都经历了什么事情?怎会又倒了无处可去的地步?”
  安吉丽娜淡淡应道:“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当年去找李察威尔,他就让我去联盟做卧底,帮他窃取一些情报。十几年下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终于对他没有了利用价值,就一脚把我给踢开了……”
  小顾天豪问道:“这些年来,难道关于他的秘密,你一点都没有打探出来么?”
  安吉丽娜摇摇头,道:“除了神秘二字之外,一无所得。本来他和夜王的关系也算是个秘密,不过现在对你们已经没有用了……”
  小顾天豪问道:“那个白晓飞,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可以算是缉拿我的追兵……对了!”安吉丽娜忽然一震,朝老顾天豪说道:“他的体质特殊,好像天生就会采阴补阳!”
  老顾天豪失声叫道:“什么?”
  安吉丽娜叹了一声,继续说道:“而且还不止这样,他好像还可以通过采补联系到盖亚意识……”
  
  PS:犹豫了很久,究竟把这个大章一笔带过,还是以外传形式写出来。最终还是决定写成这个样子。其中的很多地方都代之以春秋笔法,尽快交待过去。这里向某些卫道士、还有只喜欢看主线情节的朋友致歉了。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零一、二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