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一章加注
  许南康的洗牌手法,就好像他这个人一样,华丽、妖异,极富视觉冲击力。三百多张扑克牌到了他的手中,就好像变成三百多名杂技演员,各自做出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时而连成一串、时而各自散开,叠罗汉、翻跟斗,层出不穷。
  反观四号依旧是用最直接、最古老的方式洗着牌,只是双手的动作同样快到极致,咋然望去就好像十七、八只手在一起洗牌,扑克交错的空间中几乎只剩下一团虚影。
  许南康看着四号的洗牌动作,眼中渐渐升起几分凝重的神色,嘴角却微微上扬,露出一个非常妖治的笑容。紧接着双手一翻,两幅纸牌竟好像穿花蝴蝶一样在他的身体周围飞舞起来,其中很多张纸牌盘旋着绕过他的身体,甚至远远地飞过赌台,划出一条长长的弧线,重新飞回许南康手中。
  白晓飞一惊之间,几乎被一张扑克牌击中。当然只是虚惊一场,那几张扑克就好像一队巡逻的鸽子般,最后还是擦着他的鼻子绕回了许南康手中。
  这一手飞牌术,顿时引起了场中的几声哗然。甚至有人故意伸手朝着飞过来的扑克抓去,可惜全都晚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半空中的纸牌重新回到许南康身边。
  “哗啦——啪!”纸牌像流水一样沿着赌台漫延而过,排成整齐地一个扇形,许南康顺手接住最后几张牌,压在了这一叠扑克的最上方,柔声笑道:“我准备好了。”
  四号点点头,同样停止洗牌,将手中的扑克铺在赌桌上,用拇指捻成一排。
  许南康看到四号洗完牌,却忽然抬起头来,仰首朝着头顶望去,口中呢喃自语不知在说着些什么。脸上的表情时而迷惑、时而狰狞、时而温柔、时而愤懑,竟然久久都没有低下头来,就好像天花板上忽然上演着连台大戏一样。
  场中的观众莫不感到有些惊奇,全都学着他一样抬头望去。天花板上当然空空如也,除了几个闪亮的吸顶灯外,没有任何的异常。
  四号等了片刻,不耐地问道:“你鼻子流血了?”
  许南康微微一震,重新低下头的时候却已经恢复了若无其事地表情,紧紧盯着四号看了一阵,摇头微笑道:“没有。”
  四号冷冷应道:“既然没有,就抽牌吧!”
  许南康将纤细修长的手指在赌台上轻轻敲击了几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忽然笑道:“不用抽牌了……这一局,我认输!”一边说着,一边将桌面上的牌全部掀了开来。
  这个动作一做出来,就算别人想要阻止他也已经来不及。场中顿时一片哗然,显然不明白许南康为什么连第一张牌都没抽,就已经先行认输。公证席上的几名公证也轻声议论了几句,这才无奈地选出一个代表起身宣布道:“因为许南康弃权,战天挑战葡京赌场,三局两胜!最终结果——战天,获胜!”
  在一片口哨声中,许南康用十分优雅的身姿朝着贵宾席团团鞠了一躬,起身离开了赌台。
  白晓飞见此情景,却是微微一凛。因为角度关系,他恰好看到许南康转身到自己这个方位的时候,用十分幽怨的眼神看过来,和顾天豪微微一对,轻轻眨了眨眼睛。
  原来这一切都是顾天豪搞的鬼!
  
  正当白晓飞心中恍然的时候,顾天豪忽然长笑一声,从贵宾席上站起身来,大声说道:“这位赌人的战先生,你先不用着急离开!”
  本来已经迈动脚步的四号微微一顿,转过身来冷冷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就是你要去的下一家赌场的老板!”顾天豪在“左手”和“右手”两位美女的簇拥下走出贵宾席,淡淡说道:“既然我恰好就在这里,你是不是就不用急着离开了?”
  四号眼前一亮,问道:“你要在这里跟我赌?”
  “不是。”顾天豪走到赌桌之前,选了个舒舒服服的姿势坐下来,这才淡淡笑道:“我是想告诉你,我的回忆赌场……不接受你的挑战!”
  此言一出,场中顿时一片哗然。不等四号开口,公证席上的一位老者已经站起身大声说道:“顾老板,你这么做,不和咱们赌街的规矩——赌街上的赌场,不能拒绝以赌术正式上门挑战的赌客!”
  “住嘴!”顾天豪猛然啪地一拍桌子,大声骂道:“赌街上有什么规矩,还轮不到你来提醒老子——我拒绝他,自然有我拒绝的理由!”
  公证席间的老者一怔,老脸顿时涨得通红,却没有在说出其他话语来。
  四号却已经走回赌桌站在顾天豪对面,冷冷问道:“理由?”顾天豪既然已经走到赌台前坐下,肯定不只是为了拒绝与四号对赌这样简单,否则他大可以直接派个手下来出面解释。所以四号径自询问理由,而不是其他。
  顾天豪哈哈一笑,看着四号说道:“这位朋友在挑战赌街之前,想来已经做过一番准备,知道了我们赌街中有不能拒绝挑战者的规定。只可惜你准备的还是不够全面,没有打听出这条规则的附加限制!”
  四号冷冷问道:“什么限制?”
  “赌注!”顾天豪笑眯眯地悠然答道:“如果每天都有人跑上门来挑战,而我们这些赌场全都要接待的话,那就也不用做其他生意了。所以这里的每一家赌场都有一个接受挑战的赌注额度——例如你刚才挑战的葡京赌场,他的额度就是2500万。想要挑战葡京,就必须先准备出这些钱,或者同等价值的东西才行!”
  四号一字一顿地沉声说道:“我,赌,的,是,人!”
  “人,也是有价值的!”顾天豪故意拉长了“人”字的音阶,缓缓说道:“限制让咱们来算算你的赌本吧——如果我没差错的话,你身后一共是跟了239个人。这些人在赌场中的职位虽然不同,但是相同的一点就是,他们都是从奴隶市场买出来的奴隶!我也不计算男女老少,全部就按照10万信用点一名的优等奴隶价格来算,他们的价值是2390万……”
  说到这里,顾天豪顿了顿,笑道:“这其中还包括你刚刚从葡京赌场赢走的39人。换句话说,其实葡京赌场也是有权利拒绝你的挑战的……”
  
  顾天豪的话一说完,场中顿时唧唧喳喳地议论起来。赌场当然不可能无休止地接收任何挑战,所以根据赌场等级,对挑战者加上一定的金钱限额,的确也是规则之一。只不过多数敢于挑战赌场的赌术高手都是有备而来,携带的赌金一向超出限额的十几倍,所以这条规则几乎都被人们刻意地淡忘了。
  事实上就算真的有某个高手没带够钱,赌场也很少以这种理由来拒绝挑战。因为这位高手完全可以坐在赌场中赢钱,直到赢取的金额达到要求,或者赌场不得不提前派人应战为止。如果传出赌场不敢应战,而以区区数百万信用点为借口拒绝,难免让人笑掉大牙。
  以四号的实力,当然已经赢得场中足够多观众的欣赏,对于顾天豪这种以钱砸人的借口,顿时引起嘘声一片。
  四号却并没有露出任何鄙夷的神色,在他心中,规则就是规则。自己既然可以借助规则来赌人,别人当然也能利用规则阻挠自己。所以他只是淡淡问道:“那你呢?你的赌场限额又是多少?”
  顾天豪哈哈一笑,答道:“也不是很多,只不多是一个亿而已……”场中顿时又是一片哗然,虽然大家早就知道顾天豪的回忆赌场在赌街上地位崇高,甚至连续多年来没有见过有人去上门挑战。可是却从未想过挑战他的代价如此高昂,竟然已经是葡京赌场的四倍之多!顾天豪悠然继续道:“这个限额可不是我自己订的,而是赌街上所有赌场公评出来的额度……因为大家都觉得,如果没有一个亿信用点的话,实在不值得劳烦我出手一次!”
  这句话说的十分狂妄,可是公证席上的几位公证却微微颔首,显然已经带头承认了这种说法。
  四号却只是皱了皱眉头,这才沉声问道:“你想怎样?”
  “聪明!”顾天豪又是用力一拍赌桌,哈哈笑道:“我既然走上赌桌,当然不是为了拒绝你的挑战。你应该也早就看出来了吧?想要跟我赌,很简单——我要你加注!”
  四号冷冷答道:“我没有钱。”
  “我不是要钱。”顾天豪摇了摇头,瞪着四号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的也是人!就是你这个人!”
  四号眼中寒光一闪,静静地没有答复。
  顾天豪见状也不催促,而是忽然回身喝道:“把人都带过来!”
  
  话音刚落,赌厅的侧门一开,三十多位身穿各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在他们工作服的衣襟上,赫然印着“回忆赌场”四个大字!原来顾天豪已经在不动声色之间,将自己的员工全部调集过来。
  四号的目光从这些人身上扫过,眼中再次掠过一抹异色。
  白晓飞身在贵宾席中,也同样发现了其中的异常。不知是刻意准备,还是巧合,顾天豪这一队员工之中的生化人数量竟然超过半数,至少有十五、六个人对四号的目光起了反应。这样的比率,几乎比四号连赢三家赌场的总和还要多……联系到顾天豪忽然提出的加注要求,白晓飞不禁暗呼一声厉害,心中明白了顾天豪的如意算盘!
  要保住四号,其中最难的问题莫过于他的身份!因为四号虽然一直在赌人,可是除了进入赌局中的第一场外,就一直在赌别人,而并非他自己。如果叶长天找上门来,可以用四号研究(窃取)了控制奴隶的秘密为借口,捉拿四号,而顾天豪却找不出任何理由来维护他。
  赌街请叶长天来对付四号,现在偏偏又要在叶长天手中保下四号,首先当然要师出有名——而通过赌局将四号赢过来,就是顾天豪想出的办法!所以他首先通过某种途径,让许南康主动认输,是因为就算许南康赢了四号,也只是赢走一批生化人奴隶,没有丝毫意思。不如立刻认输,让顾天豪上场。然后再以赌资不足的名义拒绝与四号对赌,提出加注的要求。
  甚至还怕四号不肯答应,顾天豪还在极短的时间内找出了十几名生化人,充当自己赌场的员工,用来诱惑四号……这一切事情,竟然都是在不知不觉间完成的!
  眼见四号沉默不语,顾天豪再次笑道:“当然,你的身价,不能与这些奴隶相提并论!现在你差我7610万,如果你输了,我只要你为我工作十年……十年之后,赌债一笔勾销!”
  “哗!”场中再次喧腾起来,显然为四号这年薪761万的工资而兴奋。虽然场中的多数人非富即贵,不过依然不能把七千万当成一个小数目,甚至很观战的陪同人员已经恨不得自己就是四号,然后上场去故意输掉这次比赛了。
  白晓飞同样叹了一声,心知面对这样的诱饵,就算明知危险,四号也八成会搏一搏了。
  果然,四号默然半晌,谨慎地开口问道:“你,想怎么赌?”
  “爽快,君子一言!”顾天豪挑了挑大拇指,伸手将桌面上呗掀开的扑克重新扣过来,懒洋洋地说道:“我也懒得想什么新赌法,正好这里牌都有人替我洗完了,咱们就接着刚才的赌局,猜顺牌如何?”
  话音一落,场中又是哗然。因为这副牌已经在赌桌上摊开了半晌,就算是普通的赌徒都已经把牌序记得七七八八。而顾天豪的意思,竟然是连牌都懒得洗,就用这副牌去和四号继续对赌……这种做法,无疑又是让出一个天大的便宜给四号!
  白晓飞忍不住挠了挠头,却已经猜不出顾天豪究竟打算做什么了。
  四号略一皱眉,显然也觉得有些胜之不武,淡淡说道:“好,就赌猜顺牌。不过,你可以重新洗牌。”
  “不用了……应该是我先抽牌吧?”顾天豪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扑克,飞快地在赌桌上发了七张牌,懒洋洋地笑道:“该你了,从你的牌里选出七张,接上我的牌吧……”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八一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