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二章天阶初现
  灰衣老者摆了摆手,看似空无一人的柱子就后面忽然转出一名同样身着灰色西服的中年人来。这人看上去和库拉尔汗的年纪差不多,但是腰杆笔挺,相貌十分英俊,想必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会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即便现在人届中年,凭借那种成熟稳重的魅力,仍然是十足的少女杀手。艾佛璐茜仅仅是看了这位大叔一眼,就再也没有移开过目光。
  这个人的出现吓了白晓飞一跳,才发现原来每一根柱子后面都立着一个人,不知是这名老者的随从,还是场中的服务人员。他们所站立的位置非常隐蔽,恰好全都被柱子挡住了,再加上这个楼层的故意布局,所以让人很自然地忽略了他们,只注意到场地正中的老者。
  猫耳少女似乎也对这位中年大叔十分亲热,看他走过来立刻低声问道:“贾大叔,主人的事情谈成了么?”
  被称为“贾大叔”的英俊中年摇了摇头,顺口答道:“没说几句,古先生就急匆匆离开了,似乎忽然发生什么紧急的事情。”
  猫耳少女立刻流露出十分担忧和惋惜的神情,这才指着白晓飞怀中的艾佛璐茜说道:“这位姐姐的脚腕断了,麻烦贾大叔帮着看一下。”
  贾大叔扫了艾佛璐茜一眼,微微摇头。伸手溺爱地在猫耳少女头上拍了拍,笑道:“你以为贾大叔是神仙不成,连碎成这样的骨头都能接起来?这位小兄弟……你要是信得过贾某的话,就请放心和我家主人说会话,把你的女伴交给我带去诊治,怎么样?”
  白晓飞略一皱眉,有些不情愿地说道:“这怎么好意思,难道贾先生不能调两台医疗机器人上来治疗吗?”
  贾大叔歉然答道:“这一层的结构有些特殊,医疗机器人无法进入。小兄弟如果信不过我,就让你的女伴稍等片刻,等你和我家主人说完话,再一起陪她去治疗如何?”
  “有这样的事?”白晓飞微微一愣,忽听方晴晴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是真的!这里的建筑材质十分古怪,几乎隔绝了一切的电磁、电波讯号,如果不是因为能量共生的话,就连我和本体的正常联络都被切断了!而且这一层也没有任何的大型电子设施,真是奇怪……”
  既然有方晴晴作证,白晓飞只得相信了贾大叔的解释,心知自己如果一定要先陪着艾佛璐茜一起接受治疗,而让这位猫耳少女的主人等候的话,很可能惹恼他。只是要把他就这样把艾佛璐茜交给一个陌生人,却实在有些不放心,不禁犹豫了起来。
  这时忽听那坐着的灰衣老者淡淡说道:“这年轻人倒是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样,是个怜香惜玉的角色……你先去陪你的女伴治疗吧。”他的声音虽然不高,却清清楚楚地传了过来,就好像在人耳边说话一样。语调中透着一种深深的疲惫与苍劲,仿佛仅仅说了这么几句话,就已经十分劳累似的。
  贾大叔和猫耳少女闻言齐齐一震,脸上露出十分古怪的神色,仿佛对灰衣老者的态度感到很是惊奇。
  白晓飞见状暗叹一声,大声说道:“我虽然年轻,却也知道让一位长者久等是很失礼的事情……璐茜,你自己跟贾先生去医疗室吧。我陪这位老先生说说话,一会再去看你。”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入袋将方晴晴握在掌心,偷偷塞进了艾佛璐茜的衣兜里。
  猫耳少女立刻上前一步,笑道:“我来扶着这位姐姐吧。”
  白晓飞点点头,心道:“艾佛璐茜的花痴性子又犯了,要是让这个贾大叔一路抱到医疗室,只怕老子头上难免就要绿油油的!还好这个小猫女识趣,主动过来扶着暴龙女……”
  贾大叔似乎看出了白晓飞的想法一般,不动声色的前行两步,跟两女拉开一段距离,这才朝白晓飞笑了笑,做了个“放心”的手势,转身走进电梯。
  
  艾佛璐茜眸含春水、面泛桃花地进了电梯,从头至尾都没有瞄过白晓飞一眼,直到电梯开始下降,这才想起什么似的看着他咧嘴一笑。
  白晓飞眼巴巴地收回目光,心中不禁一阵气苦。
  “年轻人,别看了……你这个女伴外刚内烈,绝对不会给你戴绿帽子的!”灰衣老者的声音再次传来,一语就道破了白晓飞的心事,仿佛能够看穿他心中的想法一样。
  白晓飞微微一怔,回身笑道:“看不出老先生还会算命?”一边说着,一边抬脚迈步朝着柱子中间的矮桌走去。可是就在他刚刚迈到柱子边缘之际,忽然觉得身上一冷,如同被十几把尖刀从不同的方向顶在了身体之上,不禁身体一僵,这一步悬在半空,竟然不能踏下。
  矮桌旁的老人缓缓抬起头,木无表情地朝着白晓飞望来,眼中既无催促之意,也没有丝毫责怪的味道,就好像根本不知道柱子周围的一群人已经用杀意逼住了他一样。只是平平淡淡、平平静静地抬起双眼,就好像一位老人在眺望风景般看了过来。
  要知道很多大人物都对自己的安全极为精心,除了自己亲近的人外,根本不容许其他人靠近半步。白晓飞虽然还不知道这位老者的身份,但是仅从目前为止见到的一切,都让他断定这人绝不简单。一时猜不出老者的意图,究竟是想隔着一段距离跟自己说话,还是想让自己就站在这里,不敢冒进。
  偏偏那灰衣老者也不说话,就这样淡淡地打量着白晓飞,仿佛他的鼻子上忽然生出了千山皓雪、万里孤峰一般,竟然给人一种就算看上一年半载,都不会厌倦的感觉。
  白晓飞苦笑一声,将迈到半空的脚收回原处,索性就这样大声喊道:“老人家,不知你想要见我,有什么事?”
  “你说什么?”这一次灰衣老者终于有了反应,却是出乎意料的比了比耳朵,示意自己听不见白晓飞的声音。
  白晓飞只得扯着嗓子喊道:“老人家,你找我有什么事?”
  灰衣老者淡淡应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白晓飞心中一凛,自己刚才的音量,就算是站在楼层边缘的人也足够听到了。这老者除非是个聋子,否则断然没有听不见的道理。他故意这样做作——难道就是为了诱惑自己迈出一步?
  不对!这些待者的实力起码都和艾佛璐茜差不多,如果想要对付自己,根本无需用上什么阴谋诡计!他们直接出手攻击的话,就算十个白晓飞也早就死透了……那么,这个老头,他是想看看自己,究竟敢不敢迈出这一步?
  白晓飞看着灰衣老者昏黄的双眼,一时间疑惑重重。
  
  同一时间,就在这座大厦的楼顶,两道身影一先一后,正在激烈的追逐着。
  前面一人眼见始终无法摆脱后者的追踪,终于叹了一声,伸脚在地上轻轻一点,双足交替为轴心,整个身体滴溜溜地旋转起来,就好像一颗陀螺忽然掉在坑洼遍布的泥土地上,没有人能够预知她下一刻会去到什么方向。
  那名追踪者看见目标速度稍减,本待一气呵成地扑上去,没想到她竟然使出这种变换不定的身法,心知自己如果一击不中,必然迎来极为凌厉的反击。当下冷哼一声,身体缓缓顿住,气势却始终牢牢锁定住那人的身影,不断攀升。
  就在追踪者身形将停未停的瞬间,那不断旋转的人却好像事先就已经猜到了他的动作,整个身体在飞快的旋转中猛然一顿,从高速的自转中静止下来,就好像从来没有移动过分毫一样。这种由动至静的变化完全违背了物理惯性,却恰好在追踪者放弃攻击打算的同时完成。两人的身影几乎在同一时间停止了动作,顿时让那名追踪者以逸待劳的打算落了空。
  追踪者的招式被化解,却丝毫没有惊讶的表情,反而十分赞赏地大喊了一声:“好!竟然能提前猜到我的意图……叶月枫,你果然不愧是老东西看好的人!”
  被追踪的女人缓缓抬起头,黑丝眼镜下寒芒一闪,就好像出鞘的利剑一样,赫然正是刚才白晓飞遍寻不见的古月枫。而刚刚追踪者口中的“叶月枫”,显然说的就是她了。
  古月枫被人叫破身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冷冷说道:“叶长天,没想到你真的来了罪恶之都!”
  追踪者叶长天一悉黑衣,肤色苍白的近乎透明,月色下的脸颊像刀削般棱角分明,狭长的眼睛中精芒闪闪。整个人就好像从中世纪走出来的吸血鬼,妖艳、诡异而又美丽,如果不是他的胸膛平整,喉结处又高高耸起的话,多半会被当成一位绝色佳人。
  听到古月枫的话,叶长天冷笑一声,答道:“你既然猜到我会在这里,为什么老朋友见面却要偷偷躲起来,不敢见我呢?”
  古月枫抚了抚被风吹乱的长发,若无其事地淡淡反问道:“你既然口口声声地喊我老朋友,刚才为什么却连出辣手,一副要把我碎尸万段的样子?”
  叶长天哈哈笑道:“正是因为老朋友多年不见,所以我才要确认一下,看看我是不是看花了眼?认错了人?因为太过想念,而把别人当成了你啊!如果是真正的叶月枫,又怎么可能连这么简单的试探都躲不过呢?那样的话,就算死掉,也是活该。”
  “原来是这样……”古月枫哼了一声,似乎有些无奈地接受了这个解释,沉声问道:“现在人你已经见到了,接下来还想做什么?”
  
  “接下来?”叶长天微微一怔,似乎刚刚想到这个问题一样,沉吟着说道:“咱们师姐弟十年不见,继续打打杀杀显然没什么意思……好在师弟我在罪恶之都已经小有家业,不如我请师姐去我那里喝喝茶,吃点点心,一起叙叙旧怎么样?”
  古月枫冷冷答道:“难为你还记得我这个师姐,不过我最近肠胃不太好,怕是吃不下什么东西,不如改天再去探望你如何?”
  “何必改天?所谓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是今天吧。”叶长天用无懈可击的姿势微微躬身行礼,继续说道:“正好我也非常想念师傅他老人家,就请师姐到我这里住个一年半载,跟我说说师傅最近的情况好不好?”
  古月枫脸色一变,提高声音说道:“叶长天,原来你还在念念不忘师傅的秘籍,竟然想抓住我去威胁师傅?你以为就凭你的本事,也能留得下我么!”
  叶长天见古月枫变脸,却依旧不急不缓地说道:“我能不能留住师姐,总要试过才知道。至于师傅的那本秘籍,其实我已经不需要了……师姐不妨猜猜,这是为什么?”
  古月枫浑身一震,脸色再变,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朝叶长天望去,喃喃自语道:“不可能!难道你已经……”
  叶长天轻笑一声,身上的衣袂无风自动,原本踩在楼顶的双脚缓缓升高,就好像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掌托着般离开了地面,淡淡应道:“没错,我已经是天阶了……老东西总是以为只有他的办法才是唯一正确的,其实只不过是骗你们而已!我早在四年前,就已经迈进了天阶,刚才只是一直没有来得及跟师姐说明罢了……”
  古月枫如遭雷噬,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
  叶长天哈哈笑道:“区区一个天阶,何足道哉?如果师姐想要,小弟自然会把越阶晋级的方法乖乖送上,保证比那老东西的办法简单百倍!”
  古月枫一凛,惋惜地叹道:“你果然还是用邪门歪道的手段来进阶了……”
  叶长天悠然答道:“无论如何,能够进阶总是好的。”
  古月枫却已经无意继续纠缠,不解地问道:“你既然已经打破了天阶之壁,又想用我跟师傅交换什么?”
  “师姐,你把我想的太坏了!”叶长天有些不悦地叹道:“我刚才说过——我只是太想念师姐,所以想留你在我身边多住一段时间……你何必一定要把我的拳拳之心,引到那些阴谋诡计上去?”
  古月枫哼了一声,脸色转缓:“这样说来,我倒是错怪你了?”
  叶长天状似无奈地应道:“你当然是错怪我了!不用我说,师姐也应该知道天阶武者和地阶顶峰之间的差距……嗯,我没看错的话,师姐应该已经达到地阶顶峰了吧?小弟现在已经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如果想要强行留下师姐,难道还需要跟你解释这么多废话么?”
  古月枫冷然问道:“你不想强行留下我?如果我一定要走的话,你怎么办?”
  叶长天有些为难地叹道:“如果师姐执意不肯留下,那就请原谅小弟爱慕亲切,说不得也只好勉强你一回了。相信以师姐的聪明才智,一定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才对。”
  
  古月枫淡淡一笑,忽然伸手将鼻梁上的眼镜摘了下来,仔仔细细的叠好,收入口袋。眼镜一去,那种成熟而知性的魅力荡然而出,就仿佛忽然由内而外变了个人一样。最奇怪的是,随着眼镜脱离鼻梁,古月枫那原本有些圆润的脸蛋忽然变成了瓜子脸,就连原本有些发黄的肤色也变得洁白起来。
  叶长天油然赞道:“这幅眼镜真是奇妙,竟然有易容的功效,应该不是地球上的科技吧?一开始的时候就是因为这幅眼镜,让我几乎看漏了师姐,幸亏你抛出那辆沙车,才让我知道自己差一点错过了什么……师姐的美丽丝毫不减当年,真是可喜可贺啊!”
  古月枫点了点头,去掉眼镜后的目光中是再也隐藏不住的萧杀之意,竟然连两个瞳孔都变了颜色,仿佛是熊熊燃烧的火焰一样。冷然笑道:“虽然不知你为什么一定要留住我,不过你还是弄错了一件事!”
  叶长天的身体慢慢升高了一尺,居高临下地悠然应道:“如果师姐是想要暗中提升功力逃走的话,就不必白费力气了……不过我还是想请师姐指教,我弄错了什么?”
  古月枫双眉一扬,体内的劲气不断攀升,就好像一桶即将点燃的火药般充满了危险的味道,眨眼间已经攀升到地阶顶峰全力出手的程度。甚至连脚下的楼体都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开始裂碎崩陷起来。
  叶长天忍不住皱眉说道:“我得告诉师姐一声,你脚下这座大厦,正是小弟很喜爱的私人产业之一。如果师姐想要拆了我这座楼的话,我可不得不阻止你了!”
  古月枫双目如刀,抬起头冷冷看着叶长天道:“想要保住这座楼,你需要先做到另一件事情!”
  叶长天哑然失笑道:“师姐想要我做什么,直接说出来就是,何必这样大张声势?”
  “因为我怕就算说出来,你也做不到!”
  “师姐何妨先说一说?”
  “你,要,先,保,住,你,的——命!”
  
  随着古月枫的一声历喝,她的身体外忽然升起一层火焰般的光芒,整个人就好像熊熊燃烧起来的火把一样。
  叶长天原本混不在意的表情忽然一变,失声叫道:“不可能!”
  与此同时古月枫的脚下一蹬,看似用力极猛,身体却仿佛落叶一般轻飘飘地浮了起来。在半空中微微一顿,用一种完全违反重力的姿态回旋一周,紧接着犹如出膛的炮弹一样划破长空,朝着叶长天击去!
  看到古月枫仿佛鸟儿一样飞翔回旋的姿态,叶长天终于确认了自己的猜测,瞪大眼睛失声惊呼起来:“天阶!”
  话音未落,古月枫那燃烧着的拳头已经近在眼前。
  叶长天骇然之下,对这位美丽师姐的恐怖记忆纷纷涌上心头,望着她拳尖处不断闪耀的一点寒芒升起无力抵挡的感觉。他心知是因为古月枫的突然晋级唤醒了自己心灵中的阴影,已经为这一场战斗埋下的伏笔,如果自己强行接下这一拳的话,很可能连正常状态下六成的功力都使不出来。
  犹豫之间,古月枫的气机已经牢牢锁定了叶长天,完完全全地把握住他心灵的变化,逼得他不得不起身应战。
  叶长天苦笑一声,已经来不及再做任何变化,只得拼命提升力量,等待师姐这石破天惊的一拳。
  就在这时,古月枫对叶长天的锁定忽然一滞,出现了一缕短暂的中断。
  叶长天双眼一亮,立刻放声尖啸,尖锐的啸声仿佛无数钢针般刺激着人的耳朵。整个身体忽然匪夷所思地一分为二、二化为四,就在古月枫的拳头及体之前四分五裂,朝着不同的方向散开,复又重新聚拢在远处。
  “咝——咝——咝——咝!”
  古月枫在最后关头一拳击空,拳头前端的空间忽然一阵扭曲,就好像一卷图画被人用小刀划出无数裂口,周围的空气齐齐发出“咝咝”声响,朝着这些裂缝中涌去。
  叶长天见状倒吸一口冷气,再也没有丝毫绅士风度的骇然叫道:“天阶——顶峰?!”
  
  传说中当天阶高手达到最高级数的时候,可以凭借自身的力量撕开空间,甚至以肉身投入到那个奇妙的异时空当中,进行短暂的旅行。而古月枫的这一拳虽然并没有将空间完全打破,但是无疑接近了类似的程度——从地阶顶峰一跃成为天阶顶峰,这样的跨度让叶长天怎能不大惊失色?
  古月枫一拳落空,身体在半空中缓缓停止,脸上露出难以言喻的失望之色,转身对着叶长天淡淡问道:“现在你还想不想留下我了?”
  叶长天眼中的惊骇之色犹未褪去,嘎声答道:“师姐说笑了,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小弟岂敢对你有什么勉强!”
  古月枫讥讽地笑道:“你还真是很懂得随机应变啊……难怪短短的时间里,就在罪恶之都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来!”
  叶长天满眼都是戒备之色,皱眉紧紧盯着古月枫答道:“让师姐见笑了。”
  古月枫收回拳头负手而立,就好像寒风中肃立的一朵小花,看着叶长天沉吟道:“你既然不想留下我,我也不想去跟你吃点心喝茶……这样说来,我是不是应该走了?”
  叶长天赶紧应道:“小弟虽然十分想念师姐,不过师姐贵人事忙,我还是不打扰了。”
  古月枫淡淡笑道:“只怕我一走,你又会在背后偷偷捣乱,来坏我的事吧?”
  叶长天眨了眨眼睛,断然说道:“虽然不知师姐为什么来到罪恶之都,不过想必值得你亲自跑一趟的事情肯定非同小可……如果师姐需要什么帮忙的话,小弟自然义不容辞。如果师姐不喜欢别人打扰的话,小弟今天就没有见过任何人!”
  “那好。”古月枫点点头,身形如一朵浮云般飘然远去,只留下一句话遥遥传来:“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叶长天盯着古月枫的身影,时而恐惧、时而迷茫、时而咬牙切齿,脸色不断变换着,低声自语道:“地阶顶峰到天阶顶峰……她是怎么做到的?这怎么可能!”
  
  
  PS:一个大章,这是补昨天漏掉的!晚上更新还是比较长的章节,请大家留票支持,谢谢!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六一、二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