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阵阵的呼噜声在石台上响起,老白鼠已经趴在石台上淌着口水睡着了。
  白晓飞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捡起地上被喝空了的饮料瓶凑到鼻子下闻了闻——果然是酒,这老家伙喝醉了!
  
  白晓飞无奈地给老白鼠盖上一把稻草,百无聊赖地躺了下来。
  原来这个防空洞就是大名鼎鼎的诺亚六人组发家地!
  这样说起来怪模怪样的老白鼠应该也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一定还隐藏着什么东西没有告诉自己……白晓飞考虑是应该把老白鼠吊起来严刑拷打,还是再冒险弄两瓶酒回来施行酒后吐真言方案。
  所谓政治家,都是一些脸皮比城墙还厚,变脸比翻书还快的家伙。仅仅一些大人物的黑色历史,显然不至于比这几个科学家所产生的影响重要!当然更不足以让这里成为——呃,比原子弹辐射还危险五倍的地带!
  白晓飞本来打算乘着老家伙喝多了,顺便去防空洞里面的那些往常不让自己去的地方逛逛,现在却有点怕了……天知道那些科学家除了记录外,还有没有其他危险物品留在里面!如果踩到那个迅速脱毛也就算了,万一踩到过期萝莉变形术的地雷机关……寒。
  感慨了一会科学家们为科学献身的无谓勇气,白晓飞轻叹了一声,眼神忽然淫荡起来,朝潘莉萝笑眯眯地说道:“来……小美眉,让叔叔给你检查身体……”
  
  给潘莉萝检查身体,教授她学习用于“安慰”自己的两套动作,用讲故事的方式跟老吉斯交换食物——这三件事情就是白晓飞在防空洞里唯一的娱乐项目。除了满足自己过过手瘾,外加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之外,最重要的是白晓飞想要通过这些无聊的办法一举两得,修复潘莉萝,找出自己穿越的线索。
  至于给老吉斯讲故事,则完全是白晓飞自找没趣了!
  在最开始的时候,老白鼠对白晓飞的食品供应是无限量供给制,还附带教授白晓飞当代的人类语言以及众多的生活常识。不过自从有一次在老吉斯的历史课上顺口讲了段《东方不败与令狐冲不得不说的故事》之后,白晓飞的生活必需品就从免费供给变成了有偿获得——讲一段故事,换一天的食物。
  好在作为一名新时代的标准宅男,白晓飞在看小说这门“必修课程”上的成绩还是非常优秀的。于是,防空洞中就经常出现这样的局面——潘莉萝的位置不变,先是老白鼠站在一块写字板前写下一堆鬼画符般的科学公式,让昏昏欲睡的白晓飞学习掌握。
  等老白鼠讲的口干舌燥,而白晓飞彻底头晕目眩之后,他们两人的位置互换。由白晓飞站到台前眉飞色舞地讲一段《陆小凤大战韦小宝》或者是《寇仲与徐子陵合力捉拿胖子罗格》的故事……每当这个时候,老白鼠就会悠哉悠哉地拿出一袋开心果,和白晓飞一起分享。而它自己则靠在厚厚的草堆里,眯着眼睛,露出一种十分缅怀的神色。
  而潘莉萝从头到尾都只是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目光流动,不断地学习记录着。只不过在老白鼠讲课的时候,她眼中光芒闪烁的速度微慢一些,似乎只是记录下来;而当到白晓飞讲故事的时候,她的眸中却像是要跳出花火一样,有些不堪负载的样子。
  好吧,要一名只知道0和1的人工智能去理解“独孤九剑”与“无招胜有招”的高深境界,也许有一点强人所难。不过白晓飞还是很喜欢看潘莉萝静静思考的样子——很美!很婉约!很像一名,真正的人类!
  
  思索间,潘莉萝已经款款走到跟前,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问:“今天检查什么?”
  白晓飞笑眯眯地答道:“老规矩,还记得我昨天教给你的东西吗?先给我表演一遍……”
  在吱呀吱呀的机械摩擦声中,潘莉萝面无表情地扭动起来,盈盈一握的腰肢摇摆着在白晓飞面前画出诱人的曲线。劈叉、高抬腿、下蹲、摇臀,随着一些专业脱衣女郎也羞于做出的姿势,一件件衣服飘落在地上,凝脂白玉般的玉体裸露在空气中。
  白晓飞看着婷婷玉立的背影,舔了舔嘴唇:“转身……”
  潘莉萝回身举步,朝着白晓飞盈盈走来,同时身形缓缓扭动。仅仅是几步的距离下丰姿尽展,每一个敲到好处的舞态,都仿佛教科书一样的标准完美。柔美飘逸的身形,袅袅娜娜。仿佛在方寸间的世界中身轻如燕,舞尽霓裳。
  白晓飞却用手托着下巴,眼神中难得没有露出丝毫色迷迷的神色,而是充满专注,就好像在欣赏一件稀世的艺术品,又像一名电影导演正在指挥摄影机拍摄一样:“提臀……扭腰……左脚稍微抬高一些……恩……转身……再转……”
  随着潘莉萝用一个正常人类女子绝对难以保持重心的姿势单足伫立,整个身体摆成了“丫”字形,精致的犹如一件艺术品的身材展露出来,白晓飞的眼睛终于微微收缩了一下。不易察觉地擦了擦嘴角,喃喃说道:“腿再抬高一点点……”
  “吱呀”一声,潘莉萝依言将两腿劈开成一条柔美的竖线,露出了两腿之间光滑平坦的部位——那里是密封的!既没有浓密的毛发,也没有粉红鲜嫩的苞蕾,只有一片平实的皮肤!
  即便已经看了无数次,白晓飞依旧失望地盯着那空空如也的地方,忍不住轻叹了一声,咬牙切齿地哀嚎道:“我真想诅咒那个当成制造你的人,他为什么要把你造成一个天使呢!难得就不明白如此绝色的女人没有了下面,就好像一颗没有打磨的钻石一样么?我还有好多套路没法教给你啊啊啊!”
  潘莉萝保持着倾斜的“丁”字形姿势不变,难得地带着一点说不清的情绪,淡淡说道:“人类的生殖器官对我毫无用处,我认为我现在的样子已经很好了。就算多出两个洞来,也只不过是方便你发泄淫欲而已!”
  “呃……”淫欲这个字眼让白晓飞有些翻白眼的冲动,最后看着木无表情的潘莉萝还是只能挠了挠头,显然还无法跟她解释什么叫做真正的女人,也无力反驳自己“发泄了淫欲”的事实。只能岔开话题问道:“我记得你有时候也能吃东西的……你吃掉的东西,都被你变到什么地方去了?”
  潘莉萝想了想,平静地答道:“似乎我体内存在着某种我所不理解的装置,转化了这些能量……也包括从你生殖器里射出来的蛋白质。”
  “咳……”白晓飞终于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如果精液被她看成蛋白质的话,那自己的命根子岂不就是一块同样很易于消化的碳水化合物?
  潘莉萝的逻辑所谓果然强悍!如果老白鼠没有醉倒的话,这时必然已经一跃而起,再次嚷着要把潘莉萝拆成零件分析一下了。不过白晓飞显然对这件神奇的能量转化装置毫无兴趣,只是按照剧本走上前,一本正经地在潘莉萝挺秀的双峰上装模作样地摸了几把、又弹了几下,然后有些郁郁地问道:“你怎么把我教给你的东西忘记了?”
  潘莉萝略一皱眉,无奈地闭紧嘴唇,从鼻子中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声。
  白晓飞精神一振,好像乐队指挥家一样侧耳倾听着,严肃地说道:“对了,再低两个音高……”
  潘莉萝再次呻吟了一声,随即淡淡说道:“这种声音震动的模式除了多浪费掉0.5%的能量外,没有丝毫意义。”
  “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大的意义!”白晓飞丝毫不理会潘莉萝的抱怨,紧盯着她的脸颊若有所思地自语道:“怎么总觉得还缺点什么呢……这个声音应该已经很完美了……”用手托起下巴冥思苦想了半天,白晓飞猛然灵光一动,一拍巴掌叫道:“对了,害羞!脸红!正常的女人被这么摸来摸去怎么会不脸红呢!你应该脸红!”
  潘莉萝平静地问道:“脸红?就是害羞的机理体现么?需要红到什么程度?”
  白晓飞有些迷糊地答道:“我怎么知道要红到什么程度……我又没有调色板,你先随便红一个我看看!”
  “嘭——”话音刚落,一声类似香槟酒瓶被开启的声音响起,潘莉萝的口鼻中立刻蒸腾起一股白色的烟雾,好像连身上的关节中都冒出几股青烟来!白晓飞大吃一惊,急忙挥手驱赶这些烟气,顺便朝潘莉萝的脸上看去,却见潘莉萝白玉一般的俏脸已经红的好像要滴出血来一样!连忙伸手朝潘莉萝地脸颊摸去,刚一触到她的脸蛋,又忙不迭甩着手缩了回来——原来潘莉萝的脸上好像着火了一般,起码也有几百度!
  “快停下!快停下!快停下……”白晓飞急忙喊道:“我是让你脸红而已,不是让你把自己红烧清蒸哇——啊——啊!”
  烟雾渐渐散去,潘莉萝有些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缓缓说道:“我的温控系统……好像……也出了一点……故障……”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白晓飞欲哭无泪地跟着坐在地上,苦笑道:“为什么每次让你弄点新东西,都搞得这么夸张啊……喂……你还在吗?”
  潘莉萝张了张嘴巴,滚滚烟雾直接从喉咙里冒了起来,一边冒烟一边哑声答道:“自我修复程式……启动中……”
  白晓飞一跃而起,叫道:“挺住,我去弄点凉水给你降温!”妈的,后怕死了!幸亏教她吹箫的时候没想到这一招!如果在她含住自己命根子的时候,也这样来一下……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第五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