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陈静妈妈白朵朵是名戏剧演员,自小天生丽质,招蜂引蝶却始终对男人不假颜色,没想到长大后一经尝试性爱就沉迷其中,高潮成瘾。最终进入名媛圈,成为官员们公用的泄欲工具、“增进友谊的联谊活动”首选。

白朵朵给官员们当了二十多年肉便器,早已习惯这种生活……泄欲可以是双向的,在别人眼中的权色交易,对她而言主要是复数的男人才能让自己满足。

但这几年官员们对白朵朵的热情逐渐下降,肏屄火力也日趋减弱,白朵朵被陈喜飞描绘的圈中生活打动,借坡下驴离开名媛圈,在她看来不外是换了批男伴而已。

陈喜飞果然不负所望,两炮过后干得白朵朵服服帖帖,顺利进入调教流程。

但白朵朵的超强性欲和傲娇态度,对调教造成了很大困扰……毕竟在普通人的世界里,能肏上个条顺盘靓的女人就足够欣喜了,再稍微有点追求也不过是解锁全姿势和肛交,根本不会奢望更多。

像白朵朵这样虽然已经四十出头,但风韵犹存、风骚入骨,身段妖娆不输少女,尤其肏屄时候夹得紧、动的欢,各种姿势样样娴熟的条件在圈子外已经属于独一档,难免有些自持自傲,感觉“老娘愿意陪你肏是给你面子,男人有的是,你们就应该满足我”。

这些认知,在白朵朵第一次母女群交后破灭了。

**************************

炮房里。

白朵朵四肢酥软无力地躺在沙发上,嫣红骚屄和细腻屁眼都大大张开无法闭合,腔洞周围糊满白浆,两条洁白大大腿一直在轻轻颤抖着,时不时还会抽搐一下,从尿道口喷出几滴淫液来。

如果是半个月前,被肏成这样可以让白朵朵获得极大满足,至少有三五天都不会想男人,但现在的她心中却充满了不甘和难以置信——因为在不远处,她的侄女陈媛和女儿陈静正劈着双腿躺在她刚才的位置被轮奸。

那些男人是小叔子陈喜飞的圈友,一个个器大活儿好,而且只玩双插轮奸。包括自己在内还有五个身材相貌不错的女人也都被他们轻轻松松轮翻了,只剩陈媛陈静还在若无其事地屄战群狼、供七八条大汉狂肏泄欲。

这样的群交场面在白朵朵印象中还不算大,但激烈程度却打破了她的认知。长江后浪推前浪,陈媛陈静的表现让她心中那点傲娇荡然无存……

“啊?老叔,你不打算射吗?”

“嗯,晚上还有个新手要调教陌生人内射,得留点精。”

“那你还肏啥呀,几位叔叔大哥都等你呢。”

“这不怕你没爽够么……”

“快停下吧,我也一直硬撑着呢!”陈静推开陈喜飞站起身,双脚顿时一软,差点坐在地上,纤手揉着大腿根轻声道:“你们都没臊我,怎么可能爽……”

旁边陈媛指了指白朵朵那边,愕然道:“姐……第一次母女,当着你妈面让大家这么轮,还不够你爽的啊?”

“啊?我竟然把这事忘了!”陈静微微一愣,难以置信地道:“肏到倒数第二波的时候,就记得你们在日常泄欲了。”

“难怪你叫的那么假……”陈媛扶额无奈道:“其实你平常也这样,大家都没看出来哈。”

众人嬉笑收拾准备散场,陈媛拉着陈静去到白朵朵这边。

白朵朵看着虽然略显疲惫却行动如常的姐妹俩,一时无言。目光垂落又见两女胯间骚气弥漫,隐隐有白浊的精液正要从洞口滴落,不觉舔了舔嘴角。

陈静见状恍然道:“嗯,我就说他们只是泄欲吧,射完就算,都没提醒咱们舔出来……妈,你要吃吗?”

白朵朵看着女儿从胯间抠出来的黏稠液体粘在洁白手指上,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那熟悉的味道让她回过神来,问道:“你……你俩都没事?”

陈静愕然道:“不就半个多小时么,能有啥事?”

陈媛连忙道:“二婶,我俩都习惯了……有点累,休息一会就好。”

“只是,有点累?”白朵朵茫然问道:“高潮这么多次,没觉得爽?”

陈静不屑道:“高潮只能让普通女人爽,我们骚货不追求这个。”

白朵朵愈发茫然道:“那应该追求什么?”

“那当然是骚啊!”

“骚?”

陈媛看着白朵朵的迷茫和陈静不耐,只好尽量解释道:“二婶,如果非要个具体形容,那就是咱们喜欢被男人抢着干、使劲干,不为喜欢不为爱,更不是为了高潮快感和泄欲,单纯就是想用大鸡巴肏得咱嗷嗷叫唤、哗哗喷尿。”

白朵朵的眼睛亮了起来道:“这就是骚?”

陈静点头道:“对呀。”

白朵朵老脸微红道:“可咱娘俩都让他们连桥了……这还不够吗?”

“当然不够!”陈媛陈静齐声叫道。

“咱俩现在就是各肏各的,连互动都没有,和普通双飞没区别啊。”陈静无奈叹道:“唉,这事怪我……意识太差了。”

陈媛也抱怨道:“就是,第一次母女这么好的炮局,居然就这样完事了……我都不说你俩给大家助威叫好吧,竟然连六九姿势互相看看对方挨肏都没有!”

陈静苦着脸懊恼道:“没有控场指挥,我也把这事忘了。”

白朵朵苦笑道:“虽然没六九,但你挨肏时妈也在旁边看着呢……心里是挺激动,但真没感觉有多臊得慌……我这是,不够骚?”

陈媛陈静不禁都有些茫然,不知怎么回答。

“大姐,你这不叫不够骚……”这时有个在旁边休息的高中生骚货,指着身边的同伴接口道:“咱圈里当妈的平平静静看着女儿挨肏,那不太正常了嘛——我同学和她妈都是圈里的,她妈是老师,每天晚上都得给圈里男生补课,一边写黑板一边看着女儿被大家肏得哗哗尿。”

另一个高中生骚货咯咯笑道:“哎呀,反过来也一样。男朋友陪我开黑的时候也必须把鸡巴插在我妈屄里……说肏着我妈的屄和我一起玩,才有谈恋爱的感觉。”

白朵朵夹紧双腿问道:“这……不是骚,是什么?”

高中生骚货笑道:“这就是咱的日常生活嘛……环境允许,就让圈里男人的大鸡巴插进来,这属于基本礼貌;让男人随便肏,插进来不动也行、肏到高潮失禁也可以,这属于日常娱乐;还有,让男人泄欲内射则属于朋友帮忙了……你看,这都和骚没关系啊。”

白朵朵越听越迷糊,只觉得胯间好像有团火在灼烧一样,刚刚得来的满足感荡然无存,追问道:“那怎么才能够骚?”

“这个……”高中生已经穿好衣服,离去前探手在她左胸软绵绵的大奶子上抓了一把,眨眨眼睛道:“就得问你自己啦。”

男人们先走,几个骚货在整理打扫好房间后也离开了,只剩白朵朵和陈家姐妹。

白朵朵跪坐起身,觉得屄里和心里都是空荡荡的,莫名一阵委屈。

“二婶你哭什么?”陈媛惊道:“是不是没注意姿势,哪里磨破了?”

“女儿……”白朵朵抬起头看着陈静,泪眼婆娑道:“妈想变骚!”

*************************

白朵朵不是不骚,以前的她并不在意男人们肏自己时兴致高不高,反正快感够多就是好,而经历圈子群交后,多年固有认知被打破,找不到新定位。每天抓心挠肝地想挨肏,被饱肏一顿后又感受不到满足。

如是又玩几次,白朵朵和女儿侄女一起被大鸡巴肏得嗷嗷叫唤、高潮不断,落在圈里人感觉始终差了点意思,陈喜飞等人也拿不出太好的办法,而陈媛陈静自己勉强能“骚”明白,要教人却有心无力,心中暗自着急。

无奈之下,姐妹俩不约而同想到了自己的圈子。

“你妈进圈了!还有陈静妈?”收到求助的季重乐十分开心道:“阿姨活儿咋样?等我回去直飞C市,和我爹一起会会你们娘四个。”

“滚,跟你说正事呢!”陈媛嗔道:“我妈和静姐妈现在肏是能肏,当肉便器可以,但你要想玩得开心点,就赶紧帮我想办法。”

“这事,我也不擅长啊……”季重乐无奈道:“要说你妈性冷淡或者性饥渴,那我高低帮你肏明白……咱圈里活儿最好那是常娜,业务最精通是柒柒,你没问问她俩?”

“问了……齐晓柒也没招。”

“也对,柒柒她妈不是圈里人……哎,你姑陈影和她女儿不是圈里的老骚货吗?”

“试过,带不动。”

“她都带不动?那得找极品骚货出手了啊!”季重乐沉吟道:“联系下小燕姐?”

陈媛没好气地道:“也联系过,小燕姐就说要多肏,没啥新办法。”

季重乐顿时惊道:“你那老叔行不行啊?没事多肏肏自己嫂子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吗!”

陈媛无奈道:“我俩加上俩妈,他一个人忙不开……主要他圈里那些朋友也不咋好用。”

陈静跟着解释道:“被你和咱圈里人肏惯了,我俩跟他们有点不合拍。”

季重乐笑道:“嗨,想吹哨你就直说呗……我这就让我爸和大胜他们找你,等我把手里的工作处理完也过去,大家一起在C市放个假。”

****************************

隔天,季往和苏润如夫妇带队,孙长胜、许白、秦艺玮和赵秀峰四名核心成员悉数来到C市。

“叔叔好,阿姨好!”陈媛陈静赶来接机,发现众人身后只跟了韩燕与谭杉娘俩,陈媛主动问道:“其他姐们呢?”

谭杉叫道:“哥哥们说要养精蓄锐肏陈姐家属,没带其他骚货过来。”

韩燕跟着道:“飞机上没法肏,我们娘俩也是当示范道具才跟来的。”

季往笑道:“这不还有你苏阿姨么,她们三个女人六个洞,应急够了。”

苏润如瞪了丈夫一眼,嗔道:“仅限应急啊!我可不给你们插着玩,那鸡巴软一会硬一会、动一会停一会的,太难受了。”

“这可由不得你!”季往得意道:“咱儿子说了,你和陈静她妈都一个毛病,正好趁着这回一起治治。”

苏润如无奈道:“我又不是不能陪你们玩,只是不乐意玩而已……这也算毛病?”

孙长胜竖起拇指道:“没毛病!咱苏阿姨虽然不让玩,但应急效果绝对杠杠的,铁棍都能给你榨出汁来。”

陈媛闻言心中一动,说起来苏润如和白朵朵都是性欲极强,但两人的际遇各不相同。苏润如已经接受了圈子的生活观念,能从群交轮奸中享受到乐趣,也许她的经验可以给白朵朵提供些帮助。

季往等人憋了一路,胯下早已饥渴,陈媛陈静也是一见不日如隔三秋,众人来到陈家附近租好的别墅,直接进房淫戏起来。

季往、孙长胜、许白、秦艺玮和赵秀峰五男,对苏润如、陈媛、陈静、韩燕和谭杉五女,主要慰藉下好久不见的陈氏姐妹,把她俩肏到半死后又分别给剩余三女轮出几次高潮,随后进入插屄休闲模式。

没过多久白朵朵赶到,众人正式开始群交。

“二婶我给你介绍哈……这几位都是我和静静在那边圈子里的好朋友,肏我俩的次数早就数都数不清了,”陈氏姐妹在熟悉的自家男人面前格外放松,骚劲暴涨。陈媛主动献宝一样叫道:“你看就在等你这一会,屄和屁眼都干肿了……绝对比我老叔强!”

“是啊妈,大家都飞过来帮忙,肯定能把你调教好。”陈静也道:“其实我最开始的时候也不够骚,多亏大家没嫌弃,才把我肏出来。”

白朵朵目光扫过众人,收起傲娇态度,认真道:“感谢大家……我一定好好配合,争取让你们肏的满意。”

季往摆手笑道:“妹子别客气……把你肏好,也是为了玩起陈静更有意思。”

众人直接按照商量好的流程开肏,白朵朵和陈静母女自然是主力,专供众人宣泄火力。韩燕谭杉娘俩现场教学,演示各种双方姿势的同时还要教骚磕。剩下的苏润如和陈媛正好也是老少配,就负责陪肏。

这顿暴肏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男人们纷纷射精后,大家简单收拾,开始汇总对白朵朵的认知,你一言我一语概括起来还是三个字——不够骚!

白朵朵已经被肏到瘫软,双腿大开着半躺在沙发上展示着被大家蹂躏过的痕迹,闻言苦笑道:“我到底差哪儿啊……每根鸡巴插进来的时候我都努力迎合了,该紧的时候紧、该松的时候松,韩燕妹子教的每句话我也跟着喊了……现在嗓子还冒烟呢。”

众人面面相窥,季往朝着孙长胜使个眼色。

孙长胜想了想道:“阿姨的活儿还是可以的,屄和屁眼都保养的不错,再加上这个耐力,至少是预备队水平了……”

陈媛没好气打断道:“你直接说但是吧!”

“但是不够骚啊……”孙长胜皱眉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就是肏起来差点意思。”

许白在旁补充道:“其实阿姨这个水平,日常用起来完全没有问题了。”

白朵朵连忙道:“我不要日常,平时你们怎么干我都可以……我喜欢群交,希望大家轮奸我的时候多用点力气,让我像个骚货一样挨肏。”

“像个骚货可成不了骚货……”苏润如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妹子的问题出在哪了。”

众人齐声问道:“在哪?”

“许白,就你精力多……你去肏陈静玩玩,给大家看看。”

许白体质特殊,射精后恢复极快,闻言听话地撸硬鸡巴来到陈静身后,按住她的细腰开始肏弄。

陈静虽然也被轮的不轻,但淫戏程度的抽插还能应付,很自然地舒展身体撅高屁股,微笑着配合许白。

苏润如指着二人说道:“妹子你看……他俩肏屄玩的时候,是不是很默契?很熟练?除了默契和熟练外,你还能看出什么?”

白朵朵沉吟了半晌才道:“我女儿,当着她妈和大家的面,让男人用鸡巴肏屄玩……所以,够骚?”

“不对,是轻松和愉快……这事确实很骚,但在我们骚货心里可不觉得骚,因为这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日常互动!”苏润如摇头继续道:“圈里人总说性行为日常化,但生活中的日常很多,吃饭喝水属于日常,抽烟打牌也属于日常……你觉得性行为属于哪种?”

白朵朵想了想,迟疑道:“就像……呼吸?”

“如果鸡巴插进屄里不动,那就像呼吸。”苏润如笑道:“但如果加上动作还这么比喻就不恰当了……正常人哪有像许白和陈静这样‘长时间剧烈呼吸’的呀?”

白朵朵若有所思。

“咱们不能为了日常而日常,单纯地把肏屄代入成吃饭喝水玩游戏!”苏润如认真道:“关键是心态上的放松——只要不是为了发骚和泄欲,那随便基本怎么插,都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

白朵朵依旧似懂非懂,众人却已经明白了。

季往不由感叹道:“还是老婆说的透彻……哎,可你这是说一套做一套啊!心里这么明白,平时怎么不让我们玩?”

苏润如翻个白眼道:“这就像有人喜欢喝酒,有人喜欢喝茶一样——我认可随时随地随便肏屄这事属于日常行为,但不等于我喜欢啊!”

陈媛插口道:“其实我也不喜欢当肉鞘,这真不是观念问题……屄里胀胀的我可以忍,但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就太难受了。”

谭杉吃吃笑道:“开始的时候肯定不习惯,但好在还有我妈……只要想着男人在我妈面前把鸡巴插进我屄里,哪怕不动也觉得刺激。”

韩燕也表态道:“我是一直把肉鞘时间当成前戏的,因为随时都可能挨肏,所以也没觉得难受。”

众人看向陈静,问道:“小静,你呢?”

陈静耸着翘臀若无其事道:“不难受啊……反正我自己呆着也是呆着,他们想怎么插就怎么插呗……嗯,可能因为我练舞蹈时也经常保持一个固定姿势,早就习惯了。”

“对,陈静虽然也不擅长发骚,但态度特别到位……任何时候被玩都会表现出开心,怎么插都不生气,就是喜欢鸡巴。”孙长胜也恢复了状态,来到陈静身后和许白一起双插,将鸡巴砸进她的屁眼说道:“我可能形容的不好,但日常肏静姐确实放松,感觉就像她是她、屄是屄,两者分开了似的。”

许白挺送着腰杆道:“是啊,骚货都能随便玩,但每次鸡巴往静姐屄里一插,就能收获到情绪价值,知道自己不是在肏屄,而是和在和她一起交朋友。”

季往笑道:“还真是,虽然都能玩,但每个骚货的心态却不一样……”

陈静俏脸微红道:“我只是喜欢交朋友,咱的交流方式不就是抽抽插插么……平时玩的开心,群交时候才能干得猛。”

季往接口道:“一样都是玩,为什么不选个能提供情绪价值的?”

苏润如看向白朵朵,说道:“你明白了吧?他们圈里这些男人太挑剔啦,骚不骚,不仅要看行动,关键还得看态度——你得让他们觉得肏你有意义、有意思,他们才会使劲干。否则也就是拿你当肉便器、当玩具,不可能当成骚货。”

白朵朵苦笑道:“我大概明白了……虽然我是真心喜欢大家干,但性欲太强,身体已经习惯了挨肏时只追求快感。”

陈媛恍然叫道:“真的耶,我和陈静怎么把这事忘了……”

普通的新手骚货都要有一个调整的阶段,做好随时随地随便肏的心理准备好后,再慢慢地让身体也适应这种需求。但白朵朵天生骚浪,直接就能高强度群交,所以并没经历这个阶段。

找到原因,接下来就好办了。

孙长胜立刻道:“这题我会!圈里很多新手都有快感上瘾,多肏一阵就好了……主要是单肏,当肉鞘和肉玩具,让白阿姨习惯高潮就行。”

白朵朵愕然道:“习惯之后呢?就没有高潮了吗?”

“我明白了!”陈静指指自己湿淋淋的胯下,解释道:“妈你别担心,高潮和快感都还在……但就和长胜说的一样,我是我、屄是屄,可以分开。不发骚的时候他们只是在肏我的屄,发骚时候肏的才是我。”

陈媛讶然道:“你们都是这么理解的吗?”

苏润如莞尔道:“每个人的身体状态不一样,大家求同存异吧。”

于是白朵朵和老公打声招呼,就陪着女儿一起在别墅住下接受调教,主要就是始终不让白朵朵获得特别强烈的高潮,却又一直被众人轮流插着,偶尔不管谁来了兴致都会优先选她解闷淫戏。

白朵朵找到要领后进展很快,首先是一边被大鸡巴狂肏一边咬紧牙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配合也不浪叫,或者正要来高潮的时候戛然而止等一阵重新开始。这样习惯后开始试着一边挨肏,一边做些日常生活中的任务,例如看书、吃饭等等。更进一步则是身体配合挨肏,主动迎合大鸡巴干得自己高潮迭起,脸上却能保持平静。

调教到第三步的时候,众人弄来两辆房车游览C市,从别墅改成了野战。白朵朵和陈氏姐妹穿上定制风衣,引流众人穿梭在在C市各大景点。有合适的遮挡物就直接撅腚挨肏,没有条件的情况下就利用房车淫戏。

半个月下来,白朵朵已经基本脱敏,日常单肏能做到面不改色,没有挑逗的情况下也能若无其事地接受双插。众人商议一番,决定再次让她加入群交。

***********************

别墅。

白朵朵得知众人打算再次轮奸她的时候竟然没有欣喜,一边和陈氏姐妹在浴室里浣肠一边有些担忧地道:“啊!我现在行了吗……大家会不会干着干着,又觉得肏我没啥意思了?”

“二婶,圈里人天天群交,也不是每次都会觉得有意思。”陈媛擦拭着身体笑道:“但群交好歹是正式肏屄,男人爽完后会射精的,至少有意义呀。”

白朵朵听到射精,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陈静蹲在地漏旁小便同时道:“嗯,平时他们偶尔也射,但群交时候不一样,只有骚货才能体会到。”

说话间房门一开,苏润如探头不耐烦道:“好没好啊?外面忙不过来了!”

陈媛咯咯笑道:“阿姨,你又不让玩了啦?”

“玩着呢……”苏润如膝行两步,露出正在双后入她的许白和赵秀峰,解释道:“韩燕出去办事了……我和谭杉伺候他们五个,洞不够用。”

“我来吧……刚洗好。”陈媛无奈起身道:“反正就是解闷,你们口交不也一样嘛!”

赵秀峰走过去抱起陈媛来了个火车便当,顶送着鸡巴乐呵呵地道:“有,有屄不,不肏嘴。”

陈媛翻个白眼道:“你要不是圈里人,肯定找不着媳妇!”

白朵朵抽出水管看了眼身下的排水清浊,说道:“我也可以了,咱们一起过去吧,正好五男五女,都有洞肏。”

苏润如笑道:“群交时候洞多人少才有意思,我就喜欢男人都从其他骚货洞里抽出鸡巴恶狠狠地扑到我身上来。”

陈媛咯咯笑道:“那巧了,我就喜欢看热闹,等着自己被轮。”

众人说说笑笑来到炮房,就见小谭杉正撅着腚伺候季往、孙长胜和秦艺玮的三根鸡巴,小骚屄加屁眼和小嘴都被堵住了。白朵朵和陈静母女连忙上前接管了孙长胜和秦艺玮,让二人插着解闷。

谭杉嘴一自由,立刻叫道:“哎呦,这挨肏时候不能发骚比受刑还难受……长胜哥,你刚才肏我屁眼那角度太完美了,虽然没使劲,但每一下都正好和季叔的鸡巴蹭上,让我感觉屁眼好像没挨肏,但季叔那鸡巴却大了一倍似的。”

孙长胜嘿嘿笑道:“那你看看,要说跟季叔打配合,季重乐那亲儿子都不一定有我熟练。”

苏润如闻言嗔道:“哎呦……看来你小子没少带着老季寻欢作乐呗?”

季往表情古怪道:“这事你也吃醋?孙长胜那小子跟我双插最多的不就是你吗!”

苏润如老脸一红道:“啊,我把这事忘了……”

陈媛闻言起哄道:“忘了不要紧,季叔和大胜现场给咱们讲解讲解!”

众人齐声欢笑。

“那行,我给大家骚一段助助兴……”苏润如无奈来到场中,俏脸微红道:“因为季重乐经常往外跑,所以大家肏我的时候主要还是人妻取向,让老季看看他当成宝的老婆被别人往死里干,或者证明自己比老季还厉害。”

白朵朵微羞问道:“老公不是圈里人怎么办?”

“妈你别打岔!”陈静无奈道:“骚磕里不是都有吗,主要就是夸大家肏的好、熟练,比我爸厉害。”

苏润如笑了笑示意老公季往过来躺好,然后跨坐到他身上继续道:“后来我跟长胜肏了几次后发现个新骚点……这孩子是重乐的好朋友,小时候还对我有过性幻想,每逢重乐不在,人家用大鸡巴照顾照顾好兄弟他妈,可不正好嘛。”

孙长胜笑眯眯地上前挺起鸡巴道:“应该的,应该的,阿姨不用客气。”

苏润如劈开雪白的双腿亮出美屄让孙长胜插入,高声叫道:“大家快看那,我儿子的好朋友趁他不在家,用大鸡巴来照顾我了……哎呦,还当着我老公的面,俩人一起研究怎么肏我!”

季往捧着妻子的丰臀笑道:“老婆,我俩这不叫研究,叫演示……”

苏润如抖着腿浪叫道:“对对对,演示很重要……大家看到我老公和我儿子的朋友使劲肏我,就知道我是个骚货……可以把他们的鸡巴也插到我洞里随便肏,让我老公和儿子高兴高兴。”

谭杉咯咯笑道:“阿姨,不止他俩高兴,我也高兴……大家把力气用在你身上,季叔和重乐哥就能省下气力,爷俩就能肏我们啦。”

许白、秦艺玮和赵秀峰笑嘻嘻地插屄看戏,然后轮流上前接替季往和孙长胜,开始双插暴肏苏润如。

“这就开始了?”白朵朵不解地小声问女儿道:“不是干咱俩吗?”

“热身而已。”陈媛无奈道:“二婶如果急了,就上去来一段?”

白朵朵迟疑道:“我怕说不好,扫了大家的兴……”

陈静闻言哼了一声,怒其不争,但没说话。

谭杉在旁笑道:“阿姨别急,我妈就快回来了……我俩带你们。”

话音才落,就听门外传来一阵犬吠,韩燕脚踩高跟鞋、身穿露屄露乳的紧身黑色皮衣,左右手牵着两条膘肥体壮的萨摩耶犬,狗头几乎快要够着她的肩膀,但毛色洁白、模样讨喜,并不让人觉得可怕。

以下描写涉及兽交,请酌情订阅,不影响剧情发展。

暂无优惠 永久核心狼友免费

已有20人支付

众人不由都哈哈大笑起来。

白朵朵也跟着笑了几声,说道:“我感觉我知道什么样才是够骚了……韩燕,能说说你的理解吗?”

“行啊……”韩燕想了想,慢慢说道:“在我的理解中,够骚不是让男人随便肏,而是放心肏……不用担心把骚货玩坏,也不用担心肏大了肚子,更不用担心骚货不满意……因为男人把我当成骚货,是一种认可!”

韩燕肃穆庄严,仿佛宣誓一样大声道:“我会感激,我会快乐!谢谢你们,用鸡巴帮我认识自己!”

话说完,男人们肏屄的动作都停了,白朵朵更是两眼冒光,大受震撼。谁也没想到韩燕能说出这样的道理来。

苏润如忍不住道:“你们射精的时候连脑子也射给她了?”

韩燕咯咯笑道:“人精补脑,狗精补骚哈!”

孙长胜竖起拇指赞道:“韩姐你可别补了……给其他骚货留点活路吧。”

“那……”白朵朵咬着嘴唇道:“我也补补?”

众人对视一眼,苏润如笑道:“等有机会吧,这两条狗不行了……记住你现在的心情,你已经是个骚货了。”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陈媛的假期 第三章

2 评论

  1. 灰大近年来提出过好几个概念,但都有点过于学术,用在口语里有点尬,这次提出的概念倒是接地气,我总结为四个字——人逼分离!

  2. 有陈媛就支持啦,不过恢大这次付费章有点短,希望下次可以长一点 爱你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