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章

和王家人一起玩的感觉让季重乐很放松,真就好似家人一样。比普通圈友要近一层,但是比孙长胜、常娜、陈媛等人还差一点。

王清宇和莉赞卡两个小萝莉不愧王家血脉,开苞第二天的战斗力就令人惊喜,几乎直逼普通成年女性——当然面对几根王家大鸡巴就只能跪着唱征服了。一对一插着玩玩还行,暴力冲刺或者双插几乎秒跪,让众人轮一圈后再勉勉强强“答谢”了季重乐的一路护送之情,剩下就是全程撅着凹造型。

剩下王家诸女的战斗力就通通爆表了,淫宴之中随便找个洞插进去就是极品骚货水准,包括不算王家人的刘小嫚跑来凑个热闹的时候也是一样“嫩、热、滑、紧”表现出外围之上的准极品水平,让季重乐大受震撼、叹为观止。

这事在王家环境真不算意外——极品骚货虽然主要看天赋,但也能通过“勤学苦练”找平差距,以王家人的性交频率,王家女性在没有体质硬伤的前提下必然会是极品骚货水准。

季重乐尽兴而归。

*************************************

第二天早上季重乐被敲门声惊醒,听到父亲季往和门外的女人低声交谈,于是翻个身便蒙头再睡。

却听父亲喊道:“儿子,有俩漂亮女同学来看望你!我让她们进来啦……”

季重乐茫然拥被坐起,正打算穿上衣服时就看房门已经被推开条缝隙,有个略显眼熟的女生探头看进来……略一回想,这不是昨天在王家碰到的刘小嫚么!

视线相交,刘小嫚眼前一亮,道:“没错,是学长。”

季重乐愕然道:“你怎么找到我家的?”

“学长,你真不认识我了!”刘小嫚已经拉着另一个女生闪身而入,关上门笑眯眯地道:“那你再看看她,认不认识?”

季重乐定睛望去,刘小嫚身边的女生身材高挑,瓜子脸、柳叶眉,长发披肩,脸上充满惊喜、雀跃、兴奋的表情,并迅速和学生时代某个记忆中的印象重叠起来,不由迟疑道:“你是……孟昭昭,小昭?”

“是我。”孟昭昭瞪大眼睛喜滋滋地笑道:“季重乐,咱高中同学数你最厉害哈……不但进了圈子,居然还是王家的孩子!你藏得也太深了!”

“我藏什么了?”季重乐黑着脸道:“再说这有什么厉害的……”

孟昭昭已经主动上前坐到床边叫道:“你要不藏着,咱俩高中时候早就成了!你不知道我那时候就跟王哥玩儿吗?还是王尧哥帮我开的苞呢。”

季重乐的脑子一片混乱,看着孟昭昭怔怔无语。

刘小嫚已经开始宽衣解带笑道:“其实昨天就看你眼熟,一时没想起来。晚上我在群里提起,小昭就说八成是你……这不一大早就拽着我来送屄上门了。”

“你们……”

“来来来,插着说……”刘小嫚已经光着屁股爬到床上,轻轻摇晃着雪白的丰臀叫道:“我记得你俩还处过对象呢!可以先叙叙旧、酝酿酝酿情绪,等会好好干一炮……”

季重乐汗下道:“我爸还在家呢!”

“呸!当初你带我回你家动手动脚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个?”孟昭昭啐了一声,也开始脱衣服,满脸遗憾道:“早知道就答应你了,白白耽误好几年……”

刘小嫚咯咯笑着道:“这样更好!当年追不到的女神,现在送上门来给你双飞、随便肏,多有成就感!”

季重乐也知道事无可避,瞬间从容起来,掀开被子按住刘小嫚的翘臀挺枪开肏,一边问道:“小嫚是几班的?”

刘小嫚娇吟一声,耸着屁股回头答道:“我在二班,当时陪着小昭见过你好几次呢!”

“啊,你这么一说,好像有点印象……”

“真大!果然是王家大鸡巴啊!”孟昭昭低头看着季重乐胯下,惊道:“季重乐,当年你也有这么大吗?我咋没看出来呢!”

季重乐无奈道:“你特么也没看过啊!”

“也是。”孟昭昭点点头,歉然道:“主要那时候咱们都太小,我也没考虑处对象的事……对不起啊。”

“那你和王家?”

“哎呀……肏屄和处对象是两回事嘛!”孟昭昭脸一红,解释道:“开始只是好奇,没想到被王哥肏的太爽,一下就陷进去了……每天在学校里当个好宝宝,学校外面让刚认识的男人当成肉便器,这感觉太刺激啦!”

“所谓少女怀春嘛,既不想谈恋爱,却又想尝尝男人的滋味。”刘小嫚咯咯笑道:“结果我们就被王哥肏服了,专门组团给他们肏。”

季重乐笑道:“王家娃娃团?”

“主要王家一直没组建圈子,我们这些骚货只能自力更生了。”孟昭昭解释道:“除了每日群交,其实和正常圈子差不多……反正就是我们一群骚货围着王家男人和王家几个朋友转,现在又加个你。”

说话间刘小嫚娇躯剧颤,胯间哗啦一声被肏的泄了出来,连忙反手扒开屄缝叫道:“谢谢重乐,我好了,你留点力气干小昭吧。”

孟昭昭劈开腿笑道:“是啊,老同学见面,必须好好干!季重乐,咱俩先泄欲,你正常发泄,就当肏肉便器一样干我会,看能把我肏成啥样……完事我给你发骚,忆往昔峥嵘岁月,咱俩忆苦思甜、旧情复燃,让小嫚伺候你把我肏个半死。”

季重乐扛起孟昭昭的双腿俯身笑道:“小看我!肏死你还用人伺候?”

“那必须得用啊!”孟昭昭媚眼如丝道:“咱俩单独肏那不成搞破鞋了么!就得有人伺候、有人见证,看着你拿大鸡巴使劲干我……这才叫排面!回头我把咱们班和咱们校的骚货都喊来,让你挨个干……”

季重乐惊道:“咱校还有谁啊?”

“你就直接说你想干谁吧?”

“呵呵。没想干谁,我就随便问问……”

“那可多了……现在这风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刘小嫚接过话茬道:“从咱们哪一届算起,每年加入圈子的就有二三十人。剩下没进圈子但放得开的骚货不知多少,光算我能联系到的起码上千……”

季重乐愕然道:“这么多?”

刘小嫚笑道:“那些和咱圈子里的不一样,多数可以直接约炮,少数还得吃顿饭、聚个餐,没准还要送束花啥的……不过想要双飞群交就费劲了。”

季重乐耸耸肩道:“没意思。”

“是啊,玩惯圈子,对平常男女关系根本没兴趣。”孟昭昭有些怅然道:“季重乐你知道吗?你是我最后一任男朋友……从咱俩分手,我就再没处过对象。”

季重乐不由一愣,随即哈哈笑道:“该!让你不给我肏!”

刘小嫚也道:“是啊小昭,当初你要给重乐肏了就能发现他鸡巴大,然后肯定也会介绍给我……咱们培养培养让他加入圈子,多好!”

孟昭昭已经被肏得香汗淋漓、双腿绷直颤声道:“人家季重乐那时候纯情少年,我要真给他肏了肯定会梦想破灭、三观崩溃啊……”

“我至于嘛!”季重乐晒道:“最多也就是抑郁几天,然后高高兴兴打开新世界啊……这么一想当年亏大了!”

说说笑笑间忽听房门被人敲响,季往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道:“臭小子,船的事我帮你问过了,电话放在餐桌上……干完记得联系一下,我出去了。”

季重乐连忙停下动作,隔着门叫道:“爸你上哪儿去?”

季往骂道:“你特么一大早就折腾,老子待得住吗!我遛弯去!”

季重乐脑子一抽,叫道:“别走啊,爸……俩妞呢,一起啊!”

房门外面顿时静止无声。

季重乐连忙朝刘小嫚低声道:“你去试试,能不能把我爸拽进来?”

“叔叔别走!”刘小嫚也不二话,立刻光着屁股飞快跳下床去,边叫着边开门道:“您别误会,我不是重乐的女朋友……”

“我操!”季往看见刘小嫚的裸体吓了一跳,强行镇定下来道:“就算是炮友你这玩得也太花了吧,怎么还追出来了?”

刘小嫚笑嘻嘻地解释道:“这不是重乐看您呆着无聊,让我来陪您解解闷么……叔叔你放心,咱俩不谈感情不纠缠,纯粹就是玩玩行不?”

“圈里的?”季往恍然道:“这小子不说他的圈子在B市么?”

刘小嫚道:“叔叔你要解闷还是查户口啊?想知道的话……你先干进来,我再告诉你,咋样?”

季往想了想,摇着头无奈道:“儿子这孝心还真不好拒绝,那就干呗。”

“唉呀!谢谢叔叔!”刘小嫚喜出望外,连忙上前帮着季往宽衣解带,回头朝屋里叫道:“重乐重乐,你爸答应我了!我帮叔叔脱衣服呢,我俩先在客厅肏一会,让叔叔适应适应……”

季重乐喜道:“好,给你记一功!”

季往正当壮年,脱衣过程中鸡巴已经勃起、尺寸很是喜人,他主动抱起刘小嫚放在沙发合身压上、挺枪便刺,狠狠插个齐根才道:“整得就好像我没肏过屄似的,这事还用适应!”

刘小嫚调整姿势配合着季往,笑道:“叔啊,肏屄肯定不用适应,主要重乐说想跟你一起嘛……你们爷俩多久没一起做过事了?”

季往缓缓开始动作,肏着刘小嫚的美屄,问道:“昨天一起喝酒算不?”

“不算!喝酒又不是玩儿!”刘小嫚指着胯下咯咯笑道:“叔叔你看,咱俩这才叫玩儿呢……而且绝对是老少爷们都爱玩,能玩到一起的事儿!”

季往皱眉道:“姑娘我说实话你别生气……我是宁可花钱找妓女发泄,也不愿意肏你们圈里的骚货,就因为你们把这事看的太不正经了……”

“这有啥不正经的?”季重乐牵着孟昭昭从房间走出来,顺手推倒在沙发上和刘小嫚并肩,俯身插入和父亲摆出一样的姿势来,想了想才说道:“爸,你就觉得除了泄欲和搞对象,剩下的情况都不正经呗?其实……”

“停,别他妈跟老子说教!”季往摆手晒道:“你们那套观念我听过很多次了——可以理解,没法接受!儿子回家了,要尽孝心,要我陪他玩,这个理由可以,但换个其他情况,我还是更乐意干你妈或者干婊子。”

季重乐张了张嘴,黯然无语。

成年人本身是三观固定的,能加入圈子的大多数人并非改变了自己的认知,而是“性爱观”就被深深隐藏着,只有遇到足够合适的条件才会被唤醒——例如足够多的同道中人。

季重乐见过很多不认可圈中观念,但贪图性爱快感而加入的人,最后大多悄然消失或者被剔出核心……像季往这样,深入接触后依旧不接受圈子观念的、信念坚定、不会因为性爱诱惑而改变主意,其实就是两路人。

“叔叔,你说的我差点就信了……”刘小嫚见状咯咯笑道:“可你倒是轻点吖,这大鸡巴猛的,都快把我怼飞了!”

季往冲劲不减,依旧狠狠撞击着刘小嫚的身体,乐呵呵地道:“这不是陪儿子玩么,必须认真啊,我这当爹的虽然岁数大点,也不能比儿子差太多哈……”

刘小嫚瞪大眼睛道:“叔叔啊,这可不是岁数的事——你儿子每天肏的屄常常都是两位数,挺多男人一辈子都没这些,你要不是圈里人,跟他没法比啊。”

季往有些不服气地“嘿”了一声,却没再说什么。

季重乐笑道:“不是圈里人不等于没见过世面,拉斯维加斯有很多场子里只要有钱一天肏三位数都行……反而是圈里找不出这种大场面呢。”

“我们娃娃团集合一下倒也有这么多女人,可惜男人不够……”孟昭昭悠然神往道:“重乐,咱有空搞个同学聚会吧!我在饭桌上给长长脸咋样?”

“怎么长脸?”

“随你啊!到时你一个眼神过来,我立马就当着全班同学撅屁股!”

“靠!你是打算让我儿子进派出所长脸,还是进精神病院长脸啊?”季往忍不住道:“现在年轻人都玩得这么花了么?”

孟昭昭笑道:“正常,同学会在酒桌上喝嗨了干啥的都有……我都碰上好几次了,就当着我的面肏,还跟我示威呢……整得好像我没人要似的,要不咋想起和重乐也来一回呢。”

说话间刘小嫚突然“嗷”地叫了一声,双腿盘住季往的后腰娇缠开闸,爱液高高喷起,浪叫道:“哎呀叔叔,咱俩赢了!你看你这大鸡巴多有劲……当着儿子的面玩他女同学,愣是干得哗哗尿……太有爸爸样了!”

孟昭昭眨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地叫道:“叔叔我也要!你俩快换换吧……你儿子都不会玩儿,这么半天也没把我干出高潮来!”

季重乐搂着孟昭昭一翻身,让她把白白的屁股撅起来,笑道:“不换了,看我们爷俩一块收拾你这骚货!”

“好好好,叔叔快来!”孟昭昭反手掰开自己的屁眼,娇声道:“各玩各的不公平,你们爷俩应该同台竞技,隔着层肉互相感受感受……”

刘小嫚也道:“叔叔别犹豫了,玩嘛……反正你已经肏过我,早乱了。”

季往哈哈一笑,抽出鸡巴来到孟昭昭身后狠狠顶进她屁眼里,晒道:“老子不是担心父子连桥,我是怕你俩被肏到拉稀……这一根鸡巴就尿了,两根还不得喷啊?臭小子又不干活,还得我收拾!”

“没事,我俩来前都浣过肠。”刘小嫚赶紧道:“叔叔你放心干,弄脏的地方我们给你洗!这活我们擅长!”

孟昭昭也耸着屁股套弄两根鸡巴,道:“没错,叔叔既然是重乐的爸爸,那也算半个自己人。以后需要收拾家务、打扫卫生什么的,可以找我们……不过有言在先啊,派来的女生你得肏一炮!”

季往笑道:“这服务,我都不知道咋说了。”

刘小嫚正色道:“叔叔,我们圈里的女人虽然骚,但那是对内!而且就算和圈里人,轻易也不单对单的给人当泄欲工具……”

季往连忙道:“知道,知道,我听过这个!”

季重乐想起昨天的对话,问道:“爸,王叔给你介绍过圈里骚货,是啥时候的事啊,没准她俩还认识呢!”

季往摇头道:“大概在你十五六岁的时候,这俩丫头还没成年呢。”

刘小嫚和孟昭昭对视一眼,齐声遗憾道:“可惜,认识王哥太晚了!”

孟昭昭又道:“是啊,现在好多十五六的都进圈子了……”

刘小嫚道:“咱要早点认识王哥,没准可以先和叔叔肏,再给重乐肏呢!”

季重乐回忆道:“那时咱还不是同学呢……都不认识你,肯定不和你肏。”

孟昭昭咯咯笑道:“没事,能和叔叔肏就行……哎呦,你看,叔叔这鸡巴刚插进我屁眼几下,就肏得我哗哗的了……啊!这姿势贼到位,根本不像是头一次父子连桥……”

刘小嫚也吃吃笑道:“但这事犯不着撒谎,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了——叔叔嘴上正经,其实玩过的女人和玩过的花样肯定不少!”

四人说说笑笑,转眼日上三竿。

季重乐更发现父亲季往的性能力是出人意料的强,除了尺寸比自己稍差点,持久力与爆发力都远超常人。爷俩联手轻轻松松肏得刘小嫚和孟昭昭的骚屄和屁眼不到中午就肿了,从娇喘细细到涕泪横流,不得不求饶休战。

这时候,季往和季重乐才各自发现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电话。

********************************

找季往的人是他联系的游轮卖家,最近几年海上旅游业务不景气,听说有人要买船便赶紧主动凑了过来。不过这事倒也不用着急,季重乐也得货比三家再说,于是季往简单应付几句就挂了电话。

另一边则是陈媛,接起电话边气急败坏地叫道:“季重乐!你都回国了怎么还有心思在外面转悠,赶紧回来啊——不知侯鑫这段时间怎么运作的,用一家新公司挂靠了另一家大型建筑公司拿下资质,马上就要用韩燕母女给他的名次在H市发展项目里占席位了!”

季重乐愕然道:“我操,这么快?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知道消息就马上告诉你了——你快回来,狠狠干韩燕和谭杉两炮,没准能让她们娘俩回心转意呢。”

“这个……好像够呛吧……”

“你那大鸡巴,你自己心里没数是不是!”陈媛隔着电话跺脚嗔道:“我这么乖的三好学生都让你奸到没脾气,硬生生从小家碧玉肏成大家骚货……她们那俩骚妈贱女多啥呀?再说就算不行,你总得试试吧!”

“好吧,我这就飞过去……”

季重乐放下电话把事情一说,刘小嫚和孟昭昭二女赶紧安慰起来:

“重乐你放心,就你这大鸡巴往女人屄里一插,保证肏谁谁服!”

“对,如果不服,那就多肏几次……”

季重乐一边订票一边无奈道:“谢谢鼓励,但我这玩意又不是电棍,而且也不带催眠的。”

“怎么不是呢?人家被你插得全身都麻酥酥的呢……”刘小嫚嫣然笑道:“要不你多订两张票吧,我和昭昭陪你一起去。路上给你肏着解闷,到地方给你当助攻,让你占着骚水加油。”

孟昭昭也叫道:“就是,老同学要去暴肏母女花,我也必须支持啊——带我一个,到时候喊666还是喊威武霸气你说了算!”

季重乐苦笑道:“侯鑫那边就算质量差点,也可以在数量上找补。这圈里骚货就喜欢臊的,宁可让两根小点的鸡巴双插,也不喜欢让大鸡巴单肏……我回去也就尽尽人事,其实这名次要不要已经无所谓了。”

二女闻言同时皱眉,刘小嫚道:“是啊,重乐自己回去太吃亏了……要不我和王哥说说,看他俩……”

季重乐断然道:“不用,我不想麻烦王家。”

孟昭昭遗憾道:“可惜叔叔不喜欢圈里这套,没法帮你……不然你们爷俩联手,啥样骚货拿不下啊!”

季往摇头笑道:“姑娘,你别多想,我对你们圈里的女人是真没兴趣……但这事和我帮儿子不冲突吧?反正一个也是肏、一群也是肏,如果就像今天干你俩这样能帮上我儿子不?”

季重乐道:“爸,你不用为了我受委屈!”

季往失笑道:“嗨,肏屄都叫受委屈的话,咱男人还活不活了?你别插嘴,听听这俩姑娘怎么说。”

刘小嫚认真想了想,摇头道:“叔叔,这样可能不行……普通骚货能被您和重乐这么猛的爷俩肏一顿,那肯定都愿意,心里得乐开花了!”

孟昭昭接着道:“但这只是咱日常娱乐,和圈里的肏屄还不太一样……真肏的时候我们可以不在乎生理快感,但是和父子乱伦的禁忌快乐、配合调教的心理快感其实更重要。”

“这还不叫真肏,合着我射的是水呗?”季往指着二女胯间哭笑不得,想了想问道:“就是非得臊着你们,比如说教我儿子用玩具这种话才行么?”

刘小嫚翻个白眼嗔道:“叔叔,人家重乐还用你教吗?我们圈里臊女人那得根据实际情况,不是你随便说几句让人害羞的话我们就不行了。”

孟昭昭忽然兴奋起来,光着屁股跳下沙发叫道:“我有办法了——咱找辆商务开车去H市吧,叔叔和重乐可以在路上特训,把父子肏母女练几遍,我和小嫚轮流开车,再帮忙想几个段子,应付单一场景差不多也够了。”

季往不等儿子拒绝,断然道:“行,就这么办!”

虽然季重乐把父亲发展成圈里人的愿望并不强烈,但是让老爷子玩几个身材相貌俱佳的圈中骚货肯定不是什么坏事。

尤其当爹的要为儿子出力,这事没法拒绝。

没等多久,一辆商务依维柯停在楼下,季重乐看见驾驶座上的女司机不由心喜——原来是肏过炮熟人、女警母女花、陈影和葛冰。

“又见面啦,重乐老弟。”陈影按下车窗笑道:“我一听群里有人找母女花开车去B市就猜可能是你,没想到还真是哈!”

葛冰也在副驾驶探头叫道:“季重乐你不够意思,回H市咋不找我们呢?”

“前天刚回来,还没来得及,这不出点事又得回那边……”季重乐拉开车门,却见车厢里还坐着一老一少两女朝他微笑致意,二女容貌肖似,显然又是对母女花,不禁一愣道:“还有搭车的?”

“什么搭车哈?小嫚嫌我们娘俩岁数太大,不够仿真,专门请来帮你陪练的朋友!”葛冰摆手指着车里的小女生问道:“你看这小萝莉咋样,和你要肏的小骚货差不多吧?”

那明眸皓齿、青春娇嫩的小女生主动招呼道:“叔叔你好,我叫佳怡,这位是我妈王冰……技术方面你不用担心,看看我这身材和目标差距大吗?”

季往探头一扫,惊道:“这么小!”

“哎呀,人家只是长得小,其实成年啦!”佳怡眨眨眼睛,笑嘻嘻地道:“再说旁边就是我妈,前面还有俩警察,您担心什么?”

刘小嫚上前道:“叔叔、重乐,我和昭昭就不跟着去了,车上人太多你们施展不开……你们放心,王冰阿姨和佳怡几乎是咱这边活儿最好的母女花,肯定能帮上你们爷俩。”

葛冰拍着车门欢快叫道:“快上车,没时间解释了,路上再说!”

季往当先钻进车里,季重乐只好与刘小嫚和孟昭昭挥手作别,上车关门。

陈影一脚油门,依维柯载着众人离开了小区。

***************************

这俩商务车明显经过改装,最后三排的座椅都有加固,而且可以通过滑轨横竖移动、旋转,放倒形成沙发和床,拉上窗帘就能形成个前后隔离的空间。

车上高速,王冰、佳怡来到驾驶室和陈影、葛冰母女换了位置,教学开始。

“来来来,时间紧、任务重,我们娘俩先帮你们放松放松。”母女花来到后座飞快脱了警装,脱出细腻的美肉娇躯,红屄白乳,主动为季家父子服务起来。

陈影跪在季往腿间面向他的鸡巴,高高撅起丰臀笑道:“这位大哥确实不习惯和咱们圈里女人打交道啊……重乐老弟,你先肏着我的骚屄,让我把你爸的鸡巴舔硬了再说……”

葛冰一边帮季往脱衣服一遍讲解道:“叔叔你注意啊,我们圈里的骚货成天挨肏,所以做爱是不需要前戏的。就算陌生人也可以见面就干,鸡巴先插进去再互相认识是很正常的事情。”

季往点头道:“这我知道。”

“不过除非事先说好要肏屄泄欲,否则第一次插进陌生骚货的屄里不要太猛……就像握手一样,大概意思意思就行。”

“这怎么意思才算到位啊?”

“深浅快慢都试试,关键就是随意点。”陈影吐出鸡巴笑道:“老哥硬了,来肏我吧……正好看你儿子沾着我屄里的骚水肏我女儿。”

陈影说着站起身把座椅放倒躺了上去,季往便劈开她的双腿挺枪插入。

旁边葛冰也把椅子放倒推过来躺在母亲身边,张开腿等季重乐肏,笑嘻嘻地扭头叫道:“叔叔你看啊,既然要调教母女花,那就要满足两条……第一就是不能害臊,比如我妈让你儿子肏完又让你肏,我们娘俩肩并肩让你们爷俩轮,这都是必须的。”

陈影荡着腿继续道:“当然,我们不害臊,你们就更不能害臊了!老哥你可不能因为捡了儿子是剩,或者等会干葛冰时候小了一辈觉得不好意思……”

季往晒道:“我和我儿子又没打算娶你……第二条呢?”

葛冰道:“第二就是配合,除了叔叔你和重乐要配合好,关键还得指挥我和我妈……你要注意调动起我们娘俩的积极性,比如让我妈配合你们狠狠肏我。”

季往有些摸不着头脑,皱眉道:“我得琢磨琢磨……”

“没事,叔叔你边肏边琢磨。”葛冰揉着奶子轻轻笑道:“我和我妈就是陪你们热热身,给你俩看看母女肏起来其实和普通双飞也没啥区别……来来来,换人,重乐老弟,你去肏我妈,让叔叔来我这。”

季往依言和儿子换了位置,弯腰插进葛冰的骚屄后忽然一愣道:“你怎么也叫重乐老弟呢?”

“我岁数比他大,当然得叫老弟啊!”葛冰吃吃笑道:“这事我和我妈各论各的,不然乱伦后算起来太麻烦……只有给你们助兴的时候才叫别的。”

陈影也笑道:“主要是为了让你们爷俩放松么,不然我们爸爸老公儿子女婿的一顿乱喊,怕给你整得太兴奋啊!”

葛冰抬腿盘住季往的后腰,赞道:“叔叔现在这个放松劲儿就挺好,姿势找的特别到位,大鸡巴插得我很舒服,他自己也不累……妈呀,我看可以加加码了,你来还是我来?”

“咱俩一人一段,给老哥助助兴,我先来吧……”陈影调整一下姿势,让季重乐也能肏得更加轻松,然后转过头看着季往和葛冰娇声道:“老哥哥,咱们初次见面就乱伦肏屄,你可要好好表现,让我们娘俩见识见识啊!”

葛冰熟练地接道:“妈呀,你看这叔叔当着你的面肏我,一点都不含糊!拿大鸡巴在我屄里怼的飞快,就是给你看呢……你快表扬表扬他!”

陈影咯咯笑道:“这必须表扬啊!但人家老哥可是沾着妈屄里骚水肏的你,动作这么流畅也有妈一份功劳……唉呀你看,这几下干得啪啪响,肏得你阴唇都翻开了!乖女儿,还吃得消吗?”

葛冰娇躯剧颤着浪叫道:“吃不消,吃不消……妈你快准备吧,等会叔叔玩够了我就该玩你了,换成我看着他把大鸡巴插进你屄里,肏得你嗷嗷叫唤!”

季往听着警花母女发骚,逐渐加快动作,呼吸慢慢急促起来。

“老哥哥,注意节奏!”陈影连忙提醒道:“实在起兴了就和你儿子配合下,爷俩一起先把我和葛冰肏出几次高潮来。”

季往从善如流,闻言立刻就朝儿子看去。

季重乐果断抱住陈影一起翻身上顶,用手托着她的大屁股叫道:“爸,你来肏她屁眼,咱爷俩集中火力,先干死她!”

“好耶!欢迎叔叔和儿子一起肏我妈!”葛冰拍手叫好道:“叔叔加油,我们圈里的骚货就爱这个……等我妈没劲了就换我,肏服我们娘俩之后就好办了。”

季往手掐着陈影的细腰,狠狠撞击着她的丰臀,问道:“肏服之后怎么好办?”

陈影娇喘着答道:“哎呦大哥……这圈里骚货一旦认可了你的性能力,以后的策略就改成细水长流了……不用你调教也可以啊!”

“为什么?”

“以后大家可以做朋友,天天被你肏着玩,练习发骚啊!”

“这……这是什么意思?”

佳怡不知何时走了进来,顺口答道:“因为相比挨肏,其实圈里骚货更喜欢发骚,但常见的骚嗑、段子就那么多,很多骚货天天说,早就说腻了……所以需要和比较熟悉的朋友一边肏屄一边找灵感。”

陈影和葛冰齐齐点头,道:“不愧是佳怡,这话说得真透。”

佳怡笑道:“肏屄在圈里是件非常简单轻易的事,就连最普通的新手也习以为常了,所以大家追求的是强度——轮奸、群交、猛肏,但这里面有个因果关系,也就是我们更希望男性不是为了泄欲,而是因为我们表现的够骚才挺起鸡巴狠狠的肏我们。”

这段话一出,众人再次纷纷点头,季往若有所思,陈影、葛冰和季重乐三个圈中老手更是各自都有领悟。

“所以调教这活儿说难也难,但要说简单其实也很简单……”佳怡一边说话一边脱光衣服,凑上前低头看看三人的交合之处,赞道:“两位叔叔的本钱都不错,技术也很熟练啊。”

葛冰立刻叫道:“还有我们娘俩都够骚够浪,让叔叔肏出了兴致,这才越干越顺嘛!”

季重乐道:“葛冰你别插话,快让小妹妹说完……你有什么好办法,让我爸尽快像个圈里人?”

佳怡笑眯眯地道:“小叔叔别急,我先问问老叔叔……您对肏陌生女人、肏母女是不是已经没啥心理障碍了?”

季往哭笑不得道:“好么,又一个乱喊辈分的,幸亏还加了个前缀!要说这心理障碍我其实还是有……但既然你们不介意,我自然也分得清。”

“那就好办了——老叔叔你来,把鸡巴插我屄里,我告诉你个事。”佳怡笑嘻嘻地躺到陈影身边劈开双腿,用手指扒开自己的两片阴唇,示意道:“叔,你看着我插……哎呀,不用这么小心,直接干到底,正常肏就行……对,随便肏,舒服吧?叔叔……你看我的小骚屄嫩不嫩?”

季往一边肏弄着佳怡的小嫩屄,一边笑道:“是够嫩的,没插进去之前我都怕把你干出血来!要不知道你是圈里的骚货我还真不敢肏……没想到你年纪不大,经验还真不少,肏起来是挺舒服……”

佳怡乐呵呵地道:“谢谢夸奖。”

“对了,刚才你要告诉我什么事啊?”

“哦,就是咱刚见面那时候我骗你了,其实你猜对了——”佳怡眨眨眼睛,抬腿盘住季往的后腰然后坏笑道:“我、真、的、未、成、年!”

季往身体一僵,下意识就想把鸡巴抽出来,却被佳怡夹住了,于是低头看了看她那坏笑的表情,只好继续抽插起来,无奈苦笑道:“这事和我要装成圈里人有关系么?”

“其实没关系,我只是再确认下,看你是不是真的没有心理障碍了。”佳怡咯咯笑道:“至于办法,我刚才就说过了啊——你们爷俩只需要一见面就把鸡巴插进那母女骚货的屄里,然后给出调教题目就行了。”

“什么题目?”

“啊!我都说到这了,你们还没想到?”

佳怡叹了口气,忽然粗声粗气模仿男人的声调道:“咳咳,听说你们娘俩挺骚的,那就想想我们爷俩今天该怎么肏你们吧!”话音刚落,又转成小女孩的声音,可怜巴巴地道:“哎呀,叔叔,你说什么呢?你这不正肏着人家呢嘛!”说完立刻就换成男人角色道:“咳咳,叔叔这不是肏着你的骚屄解解闷么……你俩一边挨肏一边想就行了……”

季往目瞪口呆。

季重乐则一拍大腿叫道:“对呀,这招我早用过!嘿,刚才怎么没想到?”

佳怡吃吃笑道:“调教的最高境界嘛,关键就是让她们自己把各种臊人的话说出来……来来来,换我妈进来,咱们剩下的时间就针对这个场景演习。”

众人点头称是,于是葛冰去驾驶室换下王冰,陈影也穿好衣服坐到副驾驶休息。季家父子打起精神,继续在王冰和佳怡母女身上纵横捭阖,挥汗如雨。

王冰和佳怡这对母女花不但人美活儿好,各种控场助攻经验也丰富到了极致,二女围绕着刚才的计划反复设计,展现出多种场景来,一一帮着季家父子演练起来。

长路漫漫,娇吟不断。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世界之重乐酒店 二五章

4 评论

  1. 一个月等更新,三分钟看完。作者大大加油啊

    1. 好的,感谢支持。

  2. 后续还有没有王家加入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