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体检过后,几人继续上行。

第三层的赌客人数明显减少,服务生的档次却提升不少,脸蛋和身材至少有一项在七分以上,而且有半数直接三点尽露着上工。但她们亮出“要害”只是为了方便“工作”,丝袜高跟乳环腰链等其他部位还是点缀着不少装饰物。

三层角落里泄欲的赌客也寥寥无几,因为很多兔女郎正钻到赌台下提供“实时服务”,为赌客口交或者跪式后入。

常娜眼尖,忽然指着个赌客道:“那人好像没戴套!”

马克笑道:“每层都有最低限注,有些熟客筹码不够或者不想参与太大的赌局,就在下层消费。服务生根据自愿,可以为熟人提供点超标准服务……季先生要不要先热热身、试试手气?”

“不用,继续上楼吧。”

“那好,欢迎来到新奇的——色情博彩世界!”

四层电梯门一开,热浪扑面而来。

各种赌具运动的声音、游戏机的音乐混杂着赌客们的欢呼声、怒骂声、惊叫声、喘息声,还有各种味道,各种色彩,凝聚成一个奇幻的世界。

楼层正中是两个巨大的圆形赌台,分为内外两圈,可以交互转动。圆盘上画着黑红相间的格子,上面还写着一到十的号码——赫然是两个放大版的俄罗斯轮盘,其上内外两圈正有男女随着音乐疯狂耸动,进行最原始的碰撞,肏干着彼此。

左右两个轮盘各有不同。

左侧的轮盘是女性在内圈,一个个身材丰满火爆的服务生面向圈内跪着高高撅起屁股,每人占据一个黑色或红色的格子。外圈则是形色各异的男性,有西装革履、只掏出鸡巴的赌客,也有半裸或全裸、满身横肉、看不出身份的壮汉,都站在一位服务生身后奋力肏干着。

右侧的轮盘则不分内外圈,黑红格子呈现长条状,男性在下平躺,女性在上坐骑……这边的女性差距就大了,从300斤的肥婆到一米八的尤物,神色各异。

马克深吸了一口气,有些陶醉地道:“赌和色一直是人类前进的两大动力,但能把二者完美结合的只有这里!这里就是色情博彩的发源地,你们应该听说过人肉俄罗斯轮盘、鳝始鳝终、深水炸弹……都是从这里发起的!”

“哈,这我玩过……规模没这么大而已!”孙长胜盯着轮盘上的男女,兴致勃勃地问道:“先射的算输对吧?最后一个射能赢多少钱?”

“很遗憾……因为猛男和嗑药的人太多,所以轮盘是有限时,超过两小时不射自动下场。”马克耸耸肩,笑道:“好在这里的玩法很多,如果你能快一点……例如几秒钟就射出来的话,倒是值得押注一次!至于具体赔率,那要看押注多少,实时变化。”

“几秒钟?”孙长胜果断摇头道:“谁爱去谁去,老子丢不起那人!”

常娜对赌场中的淫糜景色无动于衷,反而再次注意到细节,指着轮盘上的男人好奇道:“不是说这层不戴套吗?”

马克耸耸肩答道:“美丽的小姑娘……你应该知道有些时候,男人虽然射了但痕迹却不明显。例如精液太少,或者你们的无底洞太深等等,都会导致下注者和赌场之间的纠缠……所以用射精作为标识的玩法,都必须戴套,防止扯皮。”

说话间音乐转换,左右轮盘上的男女同时停下动作。左侧轮盘的内圈自动转了一格,给每位男性的面前换成另一个女人,继续抽插;右侧轮盘上的女性则自行站起身,顺时针移动一格,重新抬起丰臀跨坐下去,套弄男人的大鸡巴接着耸动起来。

孙长胜奇道:“女上位那边也是先射的算输吗?”

“恰好相反,女上位当然以女士们的能力为准,所以那边是谁先让男人射出来谁赢!”马克眨眨眼,笑道:“你们知道的,男女平等这个问题已经是种政治正确,就算赌场里也不例外……很多女赌客都喜欢玩这个,而且通常都乐意亲自上场,并且给自己下重注。”

几人看着轮盘上有位仿佛一座肉山般的肥婆上下蹲坐,每次落下都震得台子直打颤,而她身下的男性虽然强壮也依旧被坐得咬牙切齿,仿佛眼珠子都要被挤出来似的,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

孙长胜忍不住一阵肝疼,晒道:“所以这边的男人都是赌场服务员吧?这活儿肯定得加钱——碰上个丑鬼还好说,万一碰上这种肥婆没准小命不保啊!”

季重乐也撇撇嘴道:“那胖妞挺有分寸的,没敢太使劲坐……不过就算没有生命危险,八成也得留下些心理阴影。”

马克哈哈笑道:“放心放心,只是有点胖而已,不算什么。这边更猎奇的赌客也出现过……而且赌场的工作人员都会接受定期心理辅导,确保不会让工作时的问题影响到日常生活。”

常娜不禁好奇心起,问道:“就是十个女人比赛吗?”

“当然不是!下注可以猜射精者所在格子的颜色、号码,或者十个男人射精的顺序、时间长短等等……”马克边走边说,带领众人上了五楼推开一扇包房的门,立刻变脸充满热情地用英语叫道:“晚上好,先生们,这次我带来的朋友你们一定喜欢!请容我介绍——来自东方的神秘高手,季先生!”

***************************************

一股烟雾混杂着男女交合的味道从房间里飘出来,几个年轻男性散坐在房间里。四人各据一方围着赌桌打牌,其中有两个欧美白人和一个黑人正岔开腿,桌下隐约可见雪白丰满的大屁股正在他们胯下不断起伏,牌桌剩下的方向则是个妖艳的亚裔女性。

三个男人坐的都是靠背椅,唯有这名亚裔女人坐在稍高的圆凳上,因为在身后还有个白人男性正掐住她的细腰从下方抽插肏弄……

角落里的沙发上还有一个黑人和一名黄种人在玩手机,胯间各自伏着个丰满洋妞在给他们吹箫口交。

尤其牌桌前的几人仪表也算整洁,上身都穿戴整齐,男性是衬衫或者T恤,亚裔女人则是连体长裙。那黑人的下体是赤裸的,两个白人都是宽松运动裤,将鸡巴从裤裆处掏出来……

看得出这些人已经“玩”了很久,因为桌上的烟灰缸里堆积着厚厚的烟灰和烟头,还有好几副已经拆开的扑克牌。但他们的神态却很是悠闲随意,明显和楼下四层的人不同……既没有普通赌徒在赌博时候那种紧张刺激,也没有普通人在性交时候那样亢奋激动。

这样的场面对很多人而言都会感觉强烈的反差感,但季重乐等人却是若无其事,甚至放松不少——好像又回到圈子里的同伴们身边一样。

牌桌众人停下打牌,静静打量着他们。

季重乐上前一步,用英语微笑道:“先生们、女士们,晚上好。”

亚裔女子当先开口问道:“日本人?”

“中国人。”季重乐点头答道:“我英语不太好,请大家说慢一点……不过我保证牌桌上的交流还是没问题的。”

“嗨,老乡啊!”亚裔女子立刻热情起来,顺手推开身后的男人站起身笑着改用汉语招呼道:“我叫宋念蕾,华侨,祖籍上海,你呢?”

“季重乐,H市的。”

“好地方,难怪人高马大的!”宋念蕾的身材娇小、皮肤白腻,除了装扮的比较另类外,是那种标准的中国南方女性样貌。她伸手和季重乐握了握,正色笑道:“赌场无父子!咱俩虽然是老乡,但我赢起钱来可不会手软的。”

季重乐笑道:“应该的……咱们今天玩什么?”

“娱乐局,就是随便玩玩……”宋念蕾扫了孙长胜和常娜一眼,回到桌前坐到圆凳上,笑吟吟地掀起裙子,示意身后的男人重新将大鸡巴从圆凳边缘挺进自己体内抽插起来,扭头朝着马克道:“规矩都讲过了么?”

马克耸耸肩道:“只说了大概……季先生就表示非要参加这个局不可!”

“无所谓,三言两语的事情,我来说。”宋念蕾伸手在房间里划了一圈,指着牌桌说道:“咱们玩不限注德州。开赌之前,我们有权指定一名异性为你提供性交服务,每个半点和整点时的赢家都可以要求更换服务对象,一旦有人射精,这把牌就算他输了!在重新勃起之前,不能再次上场。”

“也就是说不管牌面是什么,射了就算输?”

“对……这方面我稍微占点便宜,高潮不算,要失禁才算输。”

季重乐想了想,问道:“假如我获得一次指派选人的权利,也可以指定场中的异性和你们性交?”

“是的,也包括和你自己……”宋念蕾朝常娜眨眨眼睛,笑道:“小妹妹没问题吧?你也要注意,上场的话动作幅度不能太大,如果影响到牌局,比如撅翻了桌子也是算他输!”

常娜神色自若地开始宽衣解带,淡淡道:“我没问题,肯定不会碰到桌子的。”

孙长胜插口问道:“这些服务者……是赌场提供的,还是你们带来的?”

“这不重要,你只要知道他们身体健康,没有传染性疾病就可以了。”宋念蕾似笑非笑地道:“毕竟你们男人一夜里能射几次也有限,我还是更喜欢在牌桌上面赢钱。”

“说得好!”季重乐大马金刀地坐到桌前,宋念蕾身边的位置,解开裤子掏出鸡巴笑道:“开始吧,你们谁来给我安排上?”

宋念蕾扫了眼季重乐胯下眼前微亮,道:“第一轮就让你自己带来的小妹妹上吧,算是热热身、熟悉熟悉气氛……”

两个白人耸耸肩,没有发表意见。

那黑人见状嘟囔了一句,也没说什么。

常娜对于钻桌子套鸡巴这套业务早就娴熟无比,顺手从沙发上拽下一个垫子,弯腰钻到桌下,屁股一扬,根本无需回头就把嫩嫩屄口准确抵在季重乐龟头上,摩擦几下,缓缓套入。

“噗嗤”一声,而后便是连续不断地轻轻拍打、撞击。

两个白人、一个黑人还有宋念蕾闻声知意,看着季重乐若无其事的样子全都缓缓点头,态度顿时友善了少许。

那黑人汉克斯就坐在季重乐另一侧,探头看了眼立刻竖起拇指大声赞道:“这位东方的朋友鸡巴很大,东方小美女一级棒!不是新手!”

一位白人立刻晒道:“中国人有钱了,当然也要学着享受生活……”

宋念蕾奇道:“国内现在也玩得这么开了?”

季重乐笑而不语。

马克出去请了赌场的美女荷官来,给众人开牌验牌,然后赌局正式开始。

*******************************

“Check!”

“Raise。”

“Fold……”

季重乐的英语虽然不太好,但牌桌术语还是非常熟悉的,所以赌局进行的很顺利。四名对手都很有教养,知道照顾新人,彼此交谈次数也变少很多,专心打牌,让气氛略显沉闷。

唯有桌下的肉体撞击声“啪啪啪啪”持续不断,还有偶尔肏空腔的“噗嗤、噗嗤”声,和骚水“哗哗”流淌声,仿佛成为赌局背景乐。

第一个半小时结束,季重乐小赢百余万,算是开门见红——只不过半点整这把牌的赢家却是黑人汉克斯。

拿到指派权的汉克斯立刻色迷迷地大笑起来,朝季重乐道:“朋友,本来我是不敢尝试太过娇小的东方美女的!不过咱俩尺寸差不多,既然她受得了你,那应该也受得了我……咱俩换换吧。”

季重乐点点头,伸手在桌下拍拍常娜的屁股蛋,道:“娜娜,委屈你了。”

常娜钻出桌子,胯间水迹斑然,平静问道:“和谁肏?要不要榨汁?”

宋念蕾忍不住咯咯笑道:“小妹妹好有自信啊——和他,那个黑人,狠狠的榨!争取榨到他腿软脚软,再也回不到桌上来……”

常娜顿时眯起眼睛,杀气腾腾地朝着汉克斯望去,看得后者错愕不已。

季重乐连忙道:“别听她的!你正常弄就行,要射也别让他射太多……这可是只大肥羊,我等着赢他钱呢!”

汉克斯眨眨眼,无奈指指自己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道:“朋友,我虽然听不懂中文,但赌城提供的同声传译器还是会用的……这位东方的小美女真有个性,咱俩打个赌吧!你如果能让我射出来,我输的那一把就翻倍付,怎么样?”

“好啊好啊!”宋念蕾连忙帮着把话翻译给常娜听,笑道:“小妹妹加油!让他见识见识中国女人的厉害!”

赌桌上的两个白人也纷纷起哄,一个叫着“Chinese kongfu”,另一个则喊着“Chinese Supergirl”。

汉克斯让身下的女人也钻出桌子,亮出自己乌黑粗长的大鸡巴给常娜看,笑道:“来吧小美女,半小时内如果我没射,你得陪我一天!”

在旁观战的孙长胜顿时不悦道:“黑大个,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要不咱俩打个赌?”

汉克斯眼前一亮,问道:“赌什么?”

孙长胜道:“当然是一人一个妞,看谁先射啊!”

“那算了,我没那么多时间……”汉克斯耸耸肩,摇头道:“你可以找这里的服务生问问,我的最长记录是11小时23分钟。”

孙长胜顿时无语。

常娜也不再提榨汁的事,冷冷看了汉克斯一眼,低头钻进桌下翘臀移动,很轻易地套住了他的大鸡巴,摇晃起来。

“嘶!”汉克斯夸张地吸了口气,朝季重乐竖起拇指赞道:“现在我相信这小美女有让我射精的实力了!她的阴道简直就像处女一样,刚才你竟然一直顶着这种压力打牌,真是厉害!”

季重乐也让白人美妞钻到桌下套住鸡巴,果然感觉略显松弛,但好在温润湿滑,也算很有快感,于是笑道:“这位美女也不错,嗯……很有热度。”

赌局继续。

五人互有输赢,季重乐虽然持续小胜,但赢得始终不多。

又过半小时指派权来到宋念蕾手中,她立刻得意地坏笑起来,道:“热身也差不多了,大家都high起来吧——珍妮、贾斯汀,该你们上场了。”

一直跪在沙发前为人口交的两个丰腴美女闻声起立,缓缓转身,金发碧眼,红唇如染,修长双腿挺直,身高赫然超过了180。尤其两女一直在口交,并没有真枪实战,眉宇间充满了饥渴难耐的春情,双眼发亮地看着赌桌男人们。

“我操,这大长腿!圈里可没见过!”孙长胜不由吹了声口哨,笑道:“还是洋妞厉害,两条腿能盘死人!”

宋念蕾听到“圈里”二字表情微变,但很快调整过来,让长发的珍妮钻到季重乐胯下,短发的贾斯汀则去黑人汉克斯那边。

汉克斯顿时苦了脸,道:“蕾,看来你今天是想让我输掉底裤才行!”

宋念蕾吃吃笑道:“没事,反正你也习惯了不穿……”

季重乐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让长发珍妮套住鸡巴,顿时发现了异常。

珍妮的阴道又紧又热,刚一开始套住鸡巴便不断挤压,显然是“练过”的专业人士。尤其因为她腿长、身高的缘故,可以调整出很多女性在跪姿无法使用的角度,从多方位带来刺激。

随着珍妮的晃动加速,越来越多的快感袭来,已经接近了季重乐——日常娱乐的程度,大概和圈里群交开场之前的热身差不多吧。

就这?

季重乐想了想决定还是藏拙,摆出一副很受影响、魂不守舍的样子,时不时就停下看牌咧咧嘴……然后狠狠赢了几把大的!

汉克斯扔出筹码,苦笑道:“再这样下去,我的底裤真要保不住了……”

季重乐正要说话。

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两位赌城的工作人员走进来,先朝着众人点头致意,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季重乐身上,歉然说道:“这位先生,很抱歉通知你……你被列为本赌城不受欢迎玩家,必须在30分钟内离开。”

众人皆惊。

马克第一个跳出来叫道:“为什么?我的雇主根本没有参与赌场内的任何项目,我们只是借用这个地方进行一场私人娱乐而已——只要这几位牌友没意见,赌场凭什么不让他赌?”

汉克斯也皱眉道:“没错。除非我们几个举报,否则赌场没权利赶人走……尤其我还输得不少,怎么可能现在让他走!”

“赌场应该知道我们这间房里都是什么人,呵呵……说起来我们几个倒有一半人都是某些赌城的黑名单客户,所以才会来这里玩。”宋念蕾轻轻敲了敲桌子,淡淡道:“不知这位季先生又有什么丰功伟绩,连你们都要赶他走?”

“不知道,因为这是赌协刚发下来的通知……”赌场员工恭恭敬敬、老老实实的答道:“也就是说不只我们赌场,整个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都不欢迎这位先生。”

“我操,乐子,这下你可牛逼大发了!”孙长胜瞪眼怪叫道:“赌协就是这些赌场的顶头上司吧?你怎么得罪人家了!”

季重乐苦笑道:“我连赌协的门朝哪边开都不知道,能得罪谁?”

宋念蕾沉吟片刻,朝赌场员工问道:“这个通知……是赌协的公文?还是某位执事私人下发的?”

赌场员工摇头不知。

宋念蕾看了季重乐一眼,掏出手机道:“我帮你问问……”

“不用问了,是我发的。”

*************************************

一位双鬓斑白的中年亚裔背着手缓缓走进房间,这人身着唐装,显示出他应该是个华人,举手投足有一股贵气,是常年身居高位养成的气质。他自顾站定,目光扫视一周,落在季重乐身上,沉声问道:“我不是让你别进赌场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季重乐看着中年人失声叫道:“师傅!是你?”

中年人摆摆手,两名赌场员工连忙退了出去。他朝季重乐胯下扫了一眼,看见犹自在耸动套弄的珍妮,露出几分厌恶的神色,皱起眉继续道:“说吧。”

季重乐赶紧让珍妮停下动作,起身整理好仪表,立刻朝中年人鞠了一躬,嗫嚅道:“师傅……我,遇到点难处,需要一大笔钱……”

中年人眼也不眨地继续问道:“要多少?我给你!”

“呃……几亿,也可能几十亿……”

中年人本来已经掏出张支票和笔准备签字,闻言双手僵在半空,本来很严肃地板着脸也变成诧异和错愕,瞪着季重乐良久才缓缓将支票放回怀里,指了指宋念蕾等人问道:“你打算赢他们几十亿?”

“没有!没有!”季重乐连忙摆手道:“我琢磨这边人有钱,每天赢一局,换着来呗。”

宋念蕾顿时咯咯笑道:“王叔,您这位徒弟志向不小哇!早知道他是您教出来的,我说什么也不能和他赌。”

季重乐愕然道:“师傅,宋小姐……你们认识?”

“邻居。”中年人淡淡应了一声,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地道:“就算有难处,也不能这样解决……明天你来我家找我,说说究竟怎么回事。”

“哎,师傅……”季重乐喊了一声,门却已经被关上了,只好自语道:“我也不知道你家在哪儿啊!”

“我知道!”宋念蕾笑眯眯地道:“需要我带你去不?”

季重乐反问道:“你有什么条件?”

“当然有,给我讲讲你和你师傅的事就行……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为什么会教你赌术?然后却又不让你进赌场?”

“那就说来话长了……”季重乐微微皱眉,目光闪动着道:“恰好我也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在拉斯维加斯,而且居然还是赌协成员?”

宋念蕾打断道:“你师傅可不是普通成员!他是赌协的管理层,三大执事之一,如果要形容他的江湖地位,其实就是四个字——前任赌神!”

“前?前任?那就是被人赶下去了?”孙长胜顿时怪叫起来,道:“牛逼成这样,我还以为是现任呢!”

季重乐摇摇头,反而露出羡慕的神色道:“江山代有才人出,能不缺胳膊少腿的成为前任赌神就足够了不起了!不知有多少赌术高手根本成不了赌神,或者就算能当上几天,然后就死于非命……”

孙长胜顿时打个寒颤。

宋念蕾点头道:“人在高处不胜寒……拉斯维加斯有过很多赌神,但依旧活着的前赌神不会超过三个。”

汉克斯已经穿上了裤子,凑过来问道:“嘿,高手——咱们是不是换个地方聊?30分钟就快到了!”

“走吧。”

********************************

季重乐、孙长胜和马克,常娜四人走出赌场。宋念蕾、珍妮、贾斯汀和汉克斯还有始终站在宋念蕾身后的白人紧跟在后面,其余人则留在房间里。

此刻已经夜半,但拉斯维加斯处处灯火通明、霓虹满天,街上的人潮车流熙熙攘攘,向人们宣告什么才是享誉全球的不夜城!

宋念蕾作为“地主”当然要安排众人,她便带领大家去了间夜店——同样是拉斯维加斯“性文化”的聚集地之一。

进门就见群魔乱舞,电子音乐震耳欲聋,红男绿女们穿着奇装异服如罐头里的沙丁鱼般挤在一起疯狂扭动着,时不时便有身材火爆的金发靓妹跳热了,解开衣襟让两颗大奶子跳出来透透气,带来一阵口哨声和更多的燥热。

这些还不算什么,更夸张的是平均每隔三五米空间,就会有一对或多个男女进行着“性接触”。

口交几乎随处可见,众人眼见着一位褐发美女随着音乐扭动下蹲时顺手拉开了男人的拉链,就像完成一个正常的舞蹈动作般掏出男人的鸡巴吞吐起来,口手并用,娇躯依旧跟随音乐的节奏扭动着。

顶胯、抖臀等各种性交动作在这里都化为常见舞姿,好像每个人都在和另一个看不见的异性交媾,偶尔会有靓妹扭着扭着就忽然跪在地上疯狂耸动屁股,作出被男人后入猛肏的姿势来……如果她作出动作的同时还亮出了阴部,就意味着无声的邀请,附近男人可以插进去和她“共舞”!

有些来了“感觉”、渴望真正性交的骚货就会脱成全裸,邀请一位或几位男性在现场开始干她……

“这还得邀请?”孙长胜诧异地问道:“她们都那样了,不就表示可以让人随便干吗!”

“这就是中西方的文化差异了!”负责讲解的宋念蕾耸耸肩道:“你说的那种情况叫淫乱party或者群交,而这里只是比较开放的公众场所……”

“No means no!”汉克斯也跟着认真解释道:“我脱了裤子,不代表你可以干我!”

几人来到处卡座,不知这里用了什么隔音技术,明明没有和舞场完整地隔开,声音却一下就小了很多。

宋念蕾当先落座笑道:“刚才赌场里的性交是规则,现在舞场里的性交是激情……咱们刚刚认识,彼此也没啥激情,就别和外面的人一样凑热闹了,不如直接说故事吧。”

季重乐无所谓地道:“那你先说。”

宋念蕾眨眨眼道:“不应该是你先说吗?”

两人对视一眼,谁都不肯吃亏,气氛不由尴尬起来。

孙长胜则笑嘻嘻地抱起常娜,让她撅在卡座上道:“娜娜,这洋鬼子太坏了,把咱带到这种地方,居然还不给肏……还得麻烦你给哥败败火。”

常娜有些同仇敌忾地看了看宋念蕾,点点头褪下裤子双腿微分,任由孙长胜长驱直入,肏弄起来。

宋念蕾见状,十分感兴趣地看了几眼,笑道:“原来国内圈子这样玩的?也是挺客气的嘛!”

季重乐一愣道:“你知道圈子?”

“性交日常化嘛!国内朋友跟我说过,不过你们那套在美国玩不起来……我们也有我们的圈子。”宋念蕾摆摆手,指了指舞池中不屑道:“对我们来说,这场景在普通夜场玩high的时候一样有,只不过不像这里这么夸张罢了。”

汉克斯一边抱着贾斯汀上下其手,一边笑道:“是啊,不工作的时候,贾斯汀也不让我干……除非她自己忍不住。”

孙长胜见状顿时大怒,后知后觉地指着宋念蕾和汉克斯叫道:“我靠,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汉克斯愕然道:“这么明显的事,你现在才看出来?”

“你敢嘲笑我?别以为你块儿大我就不敢揍你!”

“不敢不敢……但我得提醒你,我不光是赌城的性交时长记录保持者,同时还是自由搏击比赛的亚军。”

“我去!那我真得领教一下了……看打!”

孙长胜和汉克斯打打闹闹,浑然没注意到汉克斯的发言已经从英文换成了磕磕巴巴的中文……

而发现了这点的季重乐则露出不出所料的表情来,咧嘴一笑道:“既然你了解圈子,应该知道我们的习惯……这胯下没妞,说话没油啊。”

宋念蕾脸色一沉道:“怎么,你想……干着我说话?”

“没有!没有!”季重乐笑嘻嘻道:“给个洋妞就好!”

“给你妞,你先说!”

“成交!”

*****************************

宋念蕾做个手势,依旧是珍妮伏在了季重乐胯下,泰然自若地反手掏出他的大鸡巴塞进屄里,很熟练地耸动起来,雪白丰臀摇转扭抬,好像狂风中的两瓣茉莉花一样。

季重乐想了想,缓缓道:“师傅和我其实没什么故事……大概十五六岁的时候,他出现在我家周围,不小心露了一手被我看见,就教了我两年……”

“哎呀乐子,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刚才那位不就是王叔叔嘛!”孙长胜按住常娜的后腰一边挺送一边恍然叫道:“我记得他和你妈关系不错……呃,不对!这家伙当年好像在追求阿姨啊?”

宋念蕾瞪圆眼睛叫道:“哈哈!果然有故事——你妈妈一定是个大美人吧?”

季重乐顿时黑了脸。

孙长胜嘿嘿笑道:“那当然,刘阿姨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不然能把我重乐兄弟生的这般英俊吗?”

宋念蕾连忙追问道:“那王叔和刘阿姨发生点什么没?”

孙长胜摇头道:“这我哪知道……”

季重乐板着脸打断道:“师傅教我赌术,和我妈没有关系!咱们不用说她!”

宋念蕾摇头不满道:“这故事讲得也太寡淡了!那他为什么不让你进赌场?”

“师傅说,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赌术只是让我多条活路不至于饿死,其实不希望我走这条路……”季重乐无奈道:“本来我也不想重操旧业,这不是逼的没办法嘛!”

“几十亿资金缺口可不是小数目,我也很奇怪你究竟在国内惹出什么祸?”宋念蕾微笑道:“这么大一笔钱,就算你真能赢到也没法直接拿回去用啊!难道不需要洗白一下吗?”

季重乐笑而不答,道:“我说完了,该你说!”

宋念蕾翻个白眼,思索道:“王叔在拉斯维加斯出现的时间,应该比你的故事早……当年他虽然不是赌神,但也算赌坛的风云人物,后来有段时间消失很久……大家都以为他死了,原来是跑到大陆去收了个徒弟?”

季重乐皱眉道:“师傅当年有多风光?”

宋念蕾笑道:“那自然是过关斩将,赌遍天下无敌手咯……不过他也是个怪人,从来都不和赌场对赌,也不参加私人对赌!”

孙长胜愕然道:“那他赢谁去?”

宋念蕾眸中憧憬,兴奋道:“那段时间只要有公开性质的赌术比赛,不管大小,王叔就一定会出现……然后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毫无悬念地拿下第一!”

“牛逼!”

“可惜当时赌神和前几名高手都不参加这些比赛,没和他碰上……”宋念蕾叹了口气道:“不然王叔成为赌神的时间会早好几年。”

季重乐目光闪动,问道:“师傅为什么离开拉斯维加斯?是被人逼走的么?”

宋念蕾捋捋鬓角发丝问:“怎么,如果你师傅有仇家,你还打算替他报仇?”

季重乐笑了笑:“来都来了……有事弟子服其劳么。”

始终沉默的马克忍不住接口道:“这事我知道!当年你师傅赢得太狠,就有几个高手想约他私下赌一场。王执事没答应,就偷偷离开了……至于他们有没有逼迫王执事,这个我也不清楚。”

“不过几年之后,王叔回到拉斯维加斯,主动发起一场赌神大赛,邀请这些人参加……结果就成了新赌神。”宋念蕾继续道:“不过除了各种公开比赛外,他还是不肯参加任何的私人赌局,然后这些年深居简出,大家几乎都忘了还有这样一位前赌神。如果不是住在我家隔壁,我也不知道他。”

马克点点头道:“我是经常和赌协打交道,所以才知道王执事曾经的战绩。”

“那他是怎么变成前赌神的?谁赢了我师傅?”

“没有人……可后来他很长时间连比赛也不参加了……谁还记得他啊?”

孙长胜怪叫道:“怎么感觉王叔像某种古代大侠似得,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他还真是个高人啊!乐子,你这波不亏!”

季重乐默然不语。

宋念蕾笑道:“故事讲完了!现在开始娱乐休闲时间——难得碰见来自中国的圈中同道,不如咱们来互通有无一下?”

孙长胜顿时乐了,看着宋念蕾嘿嘿怪笑道:“同道不同道的无所谓,关键早就想跟你互通一下了!”

宋念蕾一愣道:“什么!你要跟我互通?”

孙长胜从常娜体内抽出沾满淫液的鸡巴,青筋暴露昂然一顶,怒道:“怎么,你看不起我?”

宋念蕾耸耸肩,打开随身的背包道:“无所谓……你喜欢就好!”

“我操!你拿出根狼牙棒干什么?”

“不是你要互、相、通的么?我又没有鸡巴,当然只能用这个啊!”

“离——我——远——点!”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十六章

6 评论

  1. 华人这个点我倒是没感觉有什么问题233美国其实华裔挺多的,不管是移居的还是土生土长的,尤其我这沿海地区出去的,不管是黑白两道跑到大洋彼岸讨生活的都不少。不过那个季重乐家庭的伏笔估计很长时间都用不上了吧,目前这进度回国把重乐酒店这个项目落实都能写很久了,算上陈氏姐妹和常娜这些妹子和季重乐的感情支线,能写好久了。

    1. 设定时候是打算写个长篇的,具体多长就看大家的反馈了。
      挖坑或者伏线千里算是写作者的基本功,有些情节能不能用上真不好说,顺手写就顺手挖了……

  2. 看来重乐美国副本走完段位起码高上一截, 期待回国大杀四方的剧情!

    1. 必须的,不然刷副本的意义何在……

  3. 这师傅不会是男主亲爹吧,一个赌神没事跑半个地球收个徒弟就够离谱了,看样子教的还都是真传,现在看样子又愿意借出数以亿计的大笔金额,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才相处过两三年的师徒,要说是亲生父子倒是有可能,难不成是一起始乱终弃然后事后发现的走向么。

    1. 哦,这个铺垫主要是为了季重乐日后肏亲妈留点伏笔……具体写不写再说,反正坑先挖出来。
      而且我特意强调了师傅是“华人”啊!应该考虑的是他为什么跑出半个地球当赌神才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