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章

万事开头难!

有了方向,季重乐顿时兴奋起来,思路通畅,接连想到不少好主意。

正想和胡惠惠商量,却见她正气鼓鼓地咬牙皱着眉道:“老板不够意思啊!姐姐我大老远跑来帮你出主意,进到屋里饭没吃水没喝,一直看着你那大鸡巴在面前进进出出的……当我是假人啊?”

“哈!怠慢了,怠慢了!”季重乐恍然放开常娜,拱手嘿嘿笑道:“感谢大姐指点迷津,小弟无以为报,今天就以身相许,争取为大姐精尽人亡啊!”

“这还差不多……”胡惠惠转嗔为喜,随即撇撇嘴道:“不过就你一个也没啥意思,马马虎虎收几发得了。”

“那个……其实也可以多几个人的。”常娜抬头问道:“姐姐你控场行吗?”

胡惠惠一边脱衣亮出挺秀的身材,一边起身傲然道:“极品骚货!”

“那太好了!”常娜顿时喜道:“姐姐你好人做到底,帮忙出出主意让我爸和我弟弟肏我一顿,正好你们还能凑出三个男人一起玩。”

季重乐不由奇道:“娜娜,你不是舍不得让你弟太早吗?”

常娜不好意思地道:“骗我妈的……其实让他干无所谓,主要没想好头一次让他俩肏的时候怎么热闹点……我现在圈里呆的也不喜欢纯粹的泄欲了。”

季重乐一边按住胡惠惠的丰臀插入,笑道:“既然你愿意那就不用胡姐出主意了……刚才肏你妈的时候她不都说能陪咱演戏么!这事真作假时假亦真,你直接找阿姨就说我和新来的朋友要和你们一家玩肏屄游戏……”

常娜愕然道:“什么游戏?”

胡惠惠耸着屁股咯咯笑道:“就说是咱圈子玩法,让他们配合就得了。反正你妈肯定答应,你爸和你弟弟一听不但能肏你还能肏我,应该也没问题!”

常娜一愣,想了想,穿上衣服含笑出门。

胡惠惠双眼放光道:“早听说这边民风淳朴,没想到比我想象的还好!简直就是圈里人的天堂啊!”

季重乐卖力地挺送着腰杆,砸的她屁股蛋啪啪作响,笑道:“路子我都知道,业务还是不熟……等会还得靠胡姐控场。”

“小事……本来也是我的活儿!”

**********************************

过了一会,常娜的父亲常中福、母亲沈如心、弟弟常心和常娜一家四口来到门外,立刻就听见季重乐和胡惠惠肏屄的声音,肉体拍击啪啪作响,体液飞溅噗噗有声,鸡巴捅屄嗷嗷大叫。

几人顿时放下心来,推门而入。

常心还是处男,进屋一看胡惠惠撅在床上高高扬起的大圆屁股就兴奋不已,立刻瞪圆眼睛叫道:“姐夫你真牛逼!让这么漂亮的女记者追着给你干!”

胡惠惠耸着丰臀转头嘻嘻笑道:“小处男乖乖听话,等会姐姐也给你干!”

常心看着摇晃的奶子连连点头道:“一定一定!”

“臭小子,有点出息!”沈如心狠狠在儿子脑上拍了一巴掌,主动开始宽衣解带,笑道:“你姐……和小季喜欢玩臊人的,等会你和你爸听他的,让干谁就干谁,让咋干就咋干!尤其孩他爹,别光顾着干,要陪好小季!”

常心顿时急道:“那不行,说好让我先干我姐的!”

常娜也一巴掌拍在弟弟脑后,微羞道:“听我乐哥的!不然就算让你肏进来也不让你舒服!再惹我就夹折你那小鸡巴!”

“姐,我才不怕你呢!你看——”常心脱了裤子得意道:“我这鸡巴可比咱爸大!都快赶上姐夫了,你肯定夹不住!”

常娜已经脱光衣服,拿眼一撇微微吃惊,但早习惯了季重乐的尺寸心里自然不惧,冷笑道:“行,你说的,等会你别哭!”

常中福五短身材,是个略显木纳的农民形象,此时也脱了衣裤看着女儿搓手直咧嘴道:“几年没注意,娜娜都长成这样啦——小季可是有福咯!这身高随我,身材随妈,不知道屄里面咋样……”

“这个简单,叔叔等会试试便知。”

胡惠惠兴奋地叫道:“今天咱们肏屄会友!我和季重乐是客人,就先肏为敬——常叔叔你是一家之主,肏屄应该从你和沈阿姨开始。你俩也给大家打个样,让我们看看老公肏老婆。”

“啊?老婆撅腚……”常中福乐呵呵挺起鸡巴插进沈如心肥腻骚浪的大屄里,随意抽插几下问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听我讲解啊!”胡惠惠忽然放开声音叫道:“常心常娜注意看,你爸爸现场示范造小人,给你俩演示肏出你俩的过程哈!这叫言传身教!”

常娜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耸耸肩。

常心也不以为意地道:“嘿,这我早就看过了……啥时候轮到我啊?”

“别急,你个小没良心的就知道肏姐姐,这事不得先孝顺孝顺你爸!”胡惠惠瞄了常中福的鸡巴几眼,嫣然笑道:“该换人了!来来来,叔叔试试我这女记者的屄,顺便让阿姨招待招待客人咋样?这叫以妻待客!”

“好啊!”常中福赶紧和季重乐交换位置,双手揉搓着胡惠惠的充满弹性的屁股蛋赞道:“这大妹子皮肤嫩的都能捏出水来,肏起来一定舒服……”

“我……”胡惠惠翻个白眼提臀迎战,一边继续引导道:“哎呀,叔叔快看——季重乐好勇武,干得你老婆稀里哗啦的,一鸡巴进去,阿姨就尿了呢!”

常中福无所谓地晒道:“小季那鸡巴大啊,如心这样的骚货碰上了不尿才怪!”

胡惠惠发觉常家几个人虽然“开放”,但他们观念里的“开放”就是种“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心态,对圈子里那些“娱乐”梗完全接不上……自己能指导事件发生,却总不能一句一句教他们,所以对常中福这种无所谓的应答一时竟然接不上话。

季重乐见状暗叹一声,低声道:“要不,让常娜和常心开始吧……”

胡惠惠勉强打起精神道:“小处男,让你妈帮你把鸡巴舔舔,滑溜点好肏你姐……这叫传承有序……”

沈如心耸着大屁股套弄季重乐的鸡巴,一边朝儿子龟头呸了口,赞道:“大妹子果然厉害,肏一段就能整出一句文来……唔唔唔……”话没说完,就被迫不及待的常心堵住了嘴。

常娜见状耸耸肩,来到母亲身旁撅起屁股摆好姿势……

果然,常心在妈妈嘴里肏弄几下便根本不等胡惠惠进一步指示,瞪圆眼睛双手抱住常娜的细腰挺了进去,猛然一呲牙就继续抽插起来,叫道:“姐我肏你啦——哎呀,真热乎!好滑溜!这就是屄吗?”

常娜感受几下,猛然双腿一夹,回首怒道:“常心!你还敢说你是处男!?”

“啊?姐,紧紧紧!姐……你干啥啊!”常心动作不畅,一股心气被打断,顿时身子剧震,本能前顶着射了出来,半晌才红着眼睛难以置信地叫道:“姐,你欺负我!我,我……我都射出来了!比打飞机还快!”

常娜也愣了下,心知自己可能判断错误,只好继续瞪眼道:“我就说让你哭吧!看你还嘚瑟不了?”

常心低头想了想,看看鸡巴根处渗出的精液,咧嘴笑道:“没事,他们说前两次都这样……你这是一次,我再肏咱妈一次,等第三次就能收拾你了!”

常娜啼笑皆非地道:“行,你舍得死我就舍得埋……你问咱妈让不让吧!”

沈如心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皱眉道:“傻小子,十滴血一滴精,你要连射三次,那得吃多少东西才能补回来啊!别急……等你重乐哥哥肏完妈,咱们娘俩慢慢练,保证和你姐不一样!妈肯定让你得劲儿……”

常心闻言立刻抽出湿漉漉的鸡巴跑到母亲身前叫道:“妈我现在又快硬了,你赶紧再给我裹裹!”

季重乐见状连忙道:“阿姨你和常心玩,我去肏常娜……哎……”

话音未落,却见常中福已经放开胡惠惠,急匆匆地扑到女儿身上,不由分说便狠狠插了进去,干了几下才转头朝着他笑道:“小季再等会,我也没肏过闺女呢,这是第一回……”

“没事没事……叔你随意。”季重乐只好换到胡惠惠这边,见她似乎有些愣神,于是问道:“胡姐你怎么了?”

胡惠惠摇头不语。

季重乐笑着把她翻过来,俯身压上,一边耸着腰杆一边凑头过去道:“咱俩小声说……”

胡惠惠无奈道:“真没什么……我就是没想到咱们圈里人追求的‘把肏屄日常化’在一个小山沟里被这样实现了,感觉怪怪的……”

“姐你想歪了!咱们追求的是当作日常,其实心里明白这事不是日常……而常叔叔他们,嘿……”季重乐顿了顿,看着兴致勃勃的常家人,一时不知该怎样形容,只好道:“人家不追求这个!”

胡惠惠无言以对,想了想洒然笑道:“是我想多了……说说你吧,接下来怎么打算?”

季重乐连忙使劲抽插几下,捅得她娇躯剧颤,这才涎着脸笑道:“那还得麻烦姐姐帮我选几家合适的公司,去谈谈这个收购业务……”

“想都不要想!”胡惠惠立刻断然拒绝道:“大家都是圈里人,看在王哥面子上帮你出出主意可以,为你跑前跑后咱还没到这份交情!”

季重乐开口前心中已有预案,被拒绝后立刻道:“不会让姐姐白忙,车马费你随便开……外加每天内射一发,如何?”

胡惠惠眨眨眼,不置可否道:“手笔不小啊!你怎么忽然开窍了?”

“之前没思路,总觉得对这种庞然大物不管怎么做都是死路一条,真要拼了还可能连累朋友……”季重乐洒然道:“今天胡姐一提醒,我才发现竟然还有这么多办法!而我根本都没去想,就已经认输了!”

胡惠惠讶然道:“你又想到其他办法了?”

季重乐摇头道:“我们赌徒最忌上桌之前心浮气躁、未战先输。今天胡姐这番话,起码让我的心态调整过来了……嘿嘿,准备大干一场!”

胡惠惠含笑道:“既然这样我就再指点几句……给你的公司名录其实排好顺序了,前几名都是资质不错并且有出售意向。至于跑腿和商业洽谈这方面可以问问你那个陈家小姐……陈氏集团的子女就算不精商道,起码也有相关资源。”

季重乐笑道:“我也这么想,反正干都干了,轮也轮了……不用白不用!”

胡惠惠扬眉娇笑道:“你这个‘用’字用的妙哇……”

季重乐已经大概明白胡惠惠的性格,投其所好道:“不然怎么能叫大干呢!”

两人四目相对,顿时好感叠加。

“咱们好好干会……”胡惠惠转头看着各自努力的常家父子,扬声问道:“叔叔,你们咋不玩俩打一、肏屁眼呢?”

常中福一愣,茫然不语。

沈如心则一把抓住儿子正要改换门路的大鸡巴,嗔道:“傻小子……屁眼里面全是屎,臭烘烘的,有什么好肏!”

胡惠惠顿时吃吃笑了起来,道:“总算发现你们不会玩的啦!叔叔别担心,我和常娜每天都洗好几遍屁眼,里面可干净了……”

话音未落,常中福已经挺起鸡巴插入女儿的直肠里继续肏弄起来。而常心犹豫着不敢肏他妈的屁眼,于是就被胡惠惠叫了过去。

“小弟弟这边来,姐姐的屁眼给你肏……”胡惠惠翻身压住季重乐,撅起丰臀让常心后入肛门,一边笑道:“这小处男就是火力猛,插进来鸡巴硬的像铁棍……哎呀,你别射啊!”

常心弯腰射完精,苦着脸道:“对不起啊,姐姐,我没忍住……”

与此同时,第一次连肏了女儿嫩屄和屁眼的常中福也嘶吼一声,完成了喷射。

季重乐和胡惠惠面面相窥,只好也赶紧冲刺一阵,射了出来。

似乎常家人也没有尽兴或者不尽兴的概念,射出来就完事,反正常中福和沈如心立刻就带着常心离开了,却把常娜留了下来。

天色已晚,胡惠惠就在季重乐的房间里借宿一夜。

而季重乐左拥右抱,却是彻夜未眠。

  • 胡惠惠临行前看着黑了眼圈却神采奕奕的季重乐,问他有没有选好目标,打算先去什么地方?

季重乐淡淡答道:“美国,拉斯维加斯。”

胡惠惠不由一愣,皱眉问道:“你想好了?真要大干一场?”

季重乐伸出手来和她握了握,微笑反问道:“不然呢?”

“术业有专攻,赌这东西我真不太懂……”胡惠惠先是微微皱眉,转而嫣然一笑道:“既然有信心,那就去做吧——我等着你的车马费。”

季重乐眼前一亮,连忙道:“一言为定!”

胡惠惠抽手转身迈步而去,渐行渐远的背影消失在村口处。

**************************************

几天后,孙莹在最新会议上提出“项目参与者不能攻击下一轮参赛选手的规则”,获得认可。辛氏集团在会后马上起诉季重乐合同欺诈,警方立案侦查,但系统显示季重乐的护照已经于两天前出境。

辛少得知消息后摔个杯子,查了一圈各家选手中没有季重乐的名字,转身也就把这件事放在脑后。

与此同时。

拉斯维加斯的某赌城门口,被“客客气气请出”门外的孙长胜正护在季重乐和常娜身前,对着赌城保安在破口大骂。

“你们能不能要点脸!不就赢了你们点钱,至于赶人走吗?什么玩意……输不起就别开赌场啊!”

几名粗壮的黑衣保安面无表情地看着孙长胜,不发一言。

常娜拽了拽孙长胜的胳膊,低声道:“胜哥别骂了,咱们人少,打起来吃亏。”

“没事,刚才那翻译没跟出来,这帮老外根本听不懂我说啥……”孙长胜啐里一声,扭头看向季重乐问道:“乐子,咱们再换一家?”

季重乐皱眉不语。

孙长胜迟疑道:“我知道你心气高……但咱这每天一千万的挣钱速度可真心不算慢了,这几天看你赢钱就像做梦一样,咱还是稳妥点整吧。”

季重乐叹了声,转头往三人住的酒店行去,一边走一边无奈说道:“这不是快慢的问题……赌场黑名单都是联网的,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咱们就连赌城的大门都进不去了。”

孙长胜惊道:“大哥,你还想赢多少啊?我可不想被人乱刀砍死在国外!”

“没事,这点钱对赌城来说九牛一毛,他们还不至于……”

“对啊,我听说有人在拉斯维加斯赢走好几亿,也没见怎么样!”孙长胜不解道:“为什么咱才赢了一千万就被赶出来了?”

“普通人凭运气赢的钱,再多也无所谓……因为迟早会凭运气输回去!”季重乐笑了笑,目光闪动,傲然道:“我这种凭本事赢钱的人,把赌场当成提款机,他们当然不喜欢了。”

说话之际,三人已经回到酒店大堂的休息区。周围都是金发碧眼的欧美人种,所以季重乐也未刻意压低声音,于是立刻就听见有人在旁边阴阳怪气地接口。

“呦,小兄弟说话挺狂啊!”

应声看去,有个穿着碎花衬衫、沙滩裤、凉拖鞋的白人青年正在旁边沙发上,手中拿着副扑克正令人眼花缭乱地洗牌,斜眼似笑非笑地看过来,用不算太标准的中文问道:“专门——说给我听的?”

三人顿时无语。

“行了,别装了……创意不错,给你们个机会。”白人青年大咧咧地一摆手,手中飞出张扑克打着旋飘落在桌面上缓缓停住,那人用手指尖点了点牌的背面,目光从孙长胜身上一扫而过,然后盯着常娜的大胸点点头,最后看着季重乐微笑问道:“这张牌是什么?”

季重乐微微一愣,眨眨眼睛略加回忆,答道:“黑桃五!”

“有点意思……”白人青年再次点了点牌的背面,抬起手问道:“现在呢?”

“这不还是黑……”

孙长胜话没说完就被常娜捂住嘴,低声提醒他道:“牌已经换了,我见过乐哥也是这样点一点就能换掉张牌!”

孙长胜顿时凛然,惊疑不定地看着白人青年。

季重乐懒洋洋地道:“我兄弟说还是黑桃五,那就还是咯……”说着径自伸手过去把桌面上的牌掀开,众人看去,果然是张黑桃五!

白人青年的眼睛亮起来,主动起身道:“认识一下,我叫马克,是一位……”

“赌场掮客!”季重乐一语道破对方的 身份,有些不耐烦地道:“你怎么才来?我这样的赌客还不算大主顾么!”

马克一愣,脸色变得十分古怪,半晌才道:“你们华人富豪虽多,但警惕性极强,轻易不会找陌生的掮客攒局……何况汉语又难学,像我这样懂汉语又有时间的掮客好像还真不好找。”

季重乐耸耸肩道:“说吧,你抽佣多少?”

马克指指桌面上的黑桃五道:“按你现在表现出来的水平……三成。”

孙长胜顿时不悦道:“不就是帮忙攒个赌局吗?竟然要抽三成!”

马克微笑道:“赌这东西就是这样……如果你们赢了,分给我三成也不算多,因为反正是赢来的。但如果你们输了的话,我不但挣不着一分钱,可能还要承担某些风险……季先生的手法不错,我只收三成,换成别人,没准要七成呢。”

孙长胜还要争辩。

季重乐已经断然道:“先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如果可以的话,三成就三成。”

“没问题!按行规,这次算我免费送的……”马克顿时变得精神抖擞,仿佛瞬间换了个人似的,接连问道:“你现在能动用的本金上限是多少?除了计算和扑克手法外有没有其他擅长的?”

“本金……六千万到一亿吧,其他你不用管,有局就行!”

“你信心倒足……”马克掏出手机翻了翻,沉吟道:“晚上有三场赌局,一个五千万的,还有个六千万的也符合你的要求……可惜你们东方人比较保守,不然这个一亿的娱乐局也很合适……”

季重乐皱眉道:“什么娱乐局?”

马克撇了常娜一眼,做出个顶胯动作,淫笑道:“性和赌博都是上帝赐给子民的礼物,把这两件事结合起来,不就是最好的娱乐么?但就算季先生的思想前卫,能接受这种方式,我也不建议你参加娱乐局……”

“为什么?”

“因为这个局的规则是——边赌边干,射精出局!”马克哈哈笑道:“我不是质疑季先生的能力,但没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很难在这种情况下集中精神,十成本事发挥不出三成!所以……”

“就它了!”

季重乐一拍桌子,豁然起身道:“你帮我查下,还有哪些明面上的赌场没把我列入黑名单?”

“你要干什么?”

“还有点时间,我先去赚够个小目标……”

*********************************

赌城中有地下赌场,这是季重乐早就知道的。

世间赌徒千千万,能人志士何其多,高智商者大有人在,很多赌法、赌具被人琢磨了几十上百年,例如轮盘、21点,甚至已经有成熟的公式算法可以套用,心算能力过关的情况下胜率远超五成。

所以普通赌场对此类玩法都有限额,而且监管严厉。但这些相对特殊的赌徒们同样也是财神爷,当然不能拒之门外,所以淘汰了某些玩法又改良过赌具的特殊赌场应需而生——季重乐的目的就是快速完成原始积累,吸引掮客找过来,带他进入拉斯维加斯的地下赌场。

说“地下”可能并不准确,因为这些赌场也有正规拍照,同样建筑的冠冕堂皇,只不过一概执行会员制,非请莫入罢了。

晚上9点,赢够一个小目标的季重乐等人在马克带领下走进一家特殊的赌博俱乐部。进门之后,只见灯火辉煌,各种老虎机、赌台等赌具之前人流攒动,似乎和普通赌场并无什么不同。

唯有服务员穿得清凉不少,基本都是三点式比基尼甚至情趣内衣,穿着高跟鞋的兔耳女郎来回走动,满眼的丰乳翘臀大长腿。

孙长胜顿时吹了声口哨,笑道:“这也没厉害到哪儿去啊!”

马克笑而不语,换了筹码后带着三人又上一层楼,指了指角落悠然道:“你要的厉害……”

孙长胜眼前一亮,只见几个身材丰满、肤色各异的兔女郎或跪或卧,正被赌客压在角落的沙发上狠狠肏干着。粗细长短不一的鸡巴上下翻飞,在兔女郎们的体内肆意宣泄着……几人都是老行家,仅从姿势就能看出这些兔女郎服务生都是“专业”的,性爱经验极其丰富。

马克笑眯眯地讲解道:“这家赌场的特色就是性与赌结合……从第二层开始,服务员就可以随便干,完全免费!赌场会提供每个服务员的定期体检报告,当然还有保险套,毕竟有些通过性交传播的疾病还是很麻烦的……”

“我怎么没发现保安人员呢?咱们进来也没被拦着……”

“那是因为我!”马克指指自己的鼻子,道:“我这张脸就是门票,而筹码的数量决定咱们能上到几层……哦,对了,几位需要做个简单体检,因为过了第四层后,服务生就不提供安全套了。”

**********************************

待续

PS:忘说了,胡惠惠也是上次活动里狼友们指定的配角龙套。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十五章

4 评论

  1. 其实那种大赌场确实是不在乎那点小钱。人家每天流水都多少了不至于就因为输一点黑吃黑,但是赌一些钱以外的项目倒是很正常,毕竟钱多了也就那样,追求刺激的有钱人能想象的花样怕是一般人一辈子没见过,就看之后有没有淫生特色了。

    1. 没有黑吃黑啊,只是不欢迎季重乐继续玩了而已……客客气气的请出去。

  2. 《完美博弈》、《击败庄家》等书里写过上世纪60年代左右,很多数学家、科学家用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等理论,在赌场上赢钱的事。最有意思的是信息论创始人香农和数学家索普,他们甚至研发了一个小型计算机,放在鞋子里,根据桌面上的牌,轮盘赌的数字等已知信息,推算接下来赌局的各种发展情况的概率。不过那时候技术还不行,计算机的算力不够,这个装置还是没起太大作用。
    赌场这么多年和赌徒博弈,又有很多科学理论不断加持,赌场的玩法也不断进步了。现在成熟玩法比如21点,轮盘赌之类的,赌场都已经升级了,基本可以做到结果随机,纯靠数学计算,已经无法预测赌局发展的概率了。赌局设计一般都是赌场占有的概率,比玩家略高一点,概率碾压,只要玩得人够多,次数够多,赌场稳赚不赔,一个玩家赢几把,对赌场基本没影响,只要他持续玩,还是赌场赢的。
    不过像德扑,麻将这些竞技项目,玩家之间互相竞争,数学好的话,确实能提高胜率的。
    不得不说“赌博肏”这还是非常淫生的项目,不过一局“赌博肏”,“摩托换路虎”是可以做得到,要想赢得那么大的本金恐怕还是不行,估计这“赌博肏”重乐应该赢得是某种入场资格吧。

    1. 只是把早期赌场的环境借用一下,比较新的赌场里轮盘肯定是没法算了,21点还真没注意。
      就当还有些其他玩法是可以计算的,并且被季重乐利用提高了胜率。
      至于几天赢出一个亿的本金算不算多……这就见仁见智吧。可能我是电影看多了,感觉这个数额应该不算夸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