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重口令(上)
 这天正上学,我妈打来电话说金阿姨出事了,让我立刻回家去。没办法,只好找老师请假,背起书包风风火火地往回赶。结果进屋一看可把我气坏了——金芳芳这老骚货居然把托尼、强森还有两个叫不出名的黑鬼从熊哥那里都带到我家,和我妈一起兴高采烈地撅在床上摇着白花花的大屁股让四个黑人轮肏呢!
 其实在熊哥的炮房里我自己也没少让这帮黑人肏,虽说他们黑色人种的硬度一般,但鸡巴大、体力好,绝对是群交场合下助攻的最佳人选!比如玩三人火车便当,强尼他们甚至不用女性配合就能轻轻松松把人端起在半空上上下下的套弄两根鸡巴,包括抬着我妈那样的成年女性也毫不吃力,捧着屁股一抛一抛的就像托着个大号兔女郎给自己手淫一样。
 所以说我对黑人兄弟没啥歧视,但他们毕竟都是偷渡过来、没有护照的非法移民,放在熊哥家里可能只是小事一件,但如果在我家被抓可就麻烦大了。
 好在金阿姨马上看出我的顾虑,告诉我这些黑人的身份已经被摆平了。
 于是我也马上转嗔为喜,上床撅在我妈和金阿姨中间,一边享受黑人兄弟的阴道按摩,一边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金阿姨愤愤不平地说道:“唉……别提了!这老家伙让我让我喝尿、舔屁眼、跟畜牲干我都忍了……可他这回居然要我吃屎!”
 吃屎?
 这可真是重口了点……
 听到金阿姨的抱怨,我和我妈面面相觑。
****************************************
 
 详细再问,原来熊哥最近黑道上的业务又扩张了,开始类似贩卖人口的经营。确切的说就是把那些被他玩腻的、玩坏的、玩剩下的女人调教成高级妓女、人形犬、肉便器……卖给需要的买家。
 咦?熊哥那一根筋是怎么想到这主意的!真是,造孽啊……早知这样应该把前几天帮他调教的肉便器留一个给圈里才对!
 金阿姨作为熊哥胯下的死粉、炮房里的高级管家,自然就要承担起助纣为虐和以身作则的义务。当然这事我也逃不了干系,不过就得从头说起了——在熊哥认识我以前虽说也荒淫无道,但目标主要集中在夜店头牌、电影明星和商场女强人层面,虽说玩过的女人无数,但可能运气不好还真没碰上啥极品。直到干了我之后,熊哥才明白极品骚货和普通女人的区别。
 可惜极品骚货不那么好找,熊哥和我之间又是忘年交、干女儿的关系,让他也不好意思把我绑在身边当成专属玩物。熊哥的炮房由此产生,其实就是因为老家伙从我身上学了很多调教手段,想自己培养几个极品骚货。
 随之产生的问题就是善后问题!
 肏屄玩女人这事,肯定要双方你情我愿才能尽兴。熊哥以前都是拿钱砸、用势压,后来经我开导才明白现在时代不同了小骚货有的是,女生怕的不是淫乱而是不够淫乱或者不能一直淫乱……
 圈里的成员没有终身制,但这事谁都明白只要参与了就是一辈子。像小伟他爸那个年代虽说条件不行,但断了联系的女人一旦再见照样是乖乖脱了裤子挨肏,甚至还得心甘情愿地搭上女儿孩子。
 到了我的时代更是如此,圈子可以变,但生活方式是就此固定的。核心成员就不用说了,那些没啥发展潜力还酷爱肏屄的外围或预备队通常每隔几年就会换个其他圈子,陪这帮人肏几年、再陪那帮人肏几年,日子一转眼就过去了,到结婚年龄随便找个圈里人只是为了让孩子有个着落,是谁的种根本无所谓,反正不会和普通人混……
 问题就是熊哥没有圈子,被淘汰下来的女生日渐增多,却没法送人。那些用钱就能摆平的还好说,但很多女生就是甘当玩物去的——你不喜欢肏我了?可以,但你得给我安排个类似环境,就是每天跟很多男人一起玩这样,对给单独的男人当老婆、情人、小三,没兴趣!
 熊哥虽说是黑社会,可总不能把玩过的女人杀人抛尸,最后灵机一动,决定把这些女生调教成特殊人才——专供各种大趴的高级妓、有钱人家的公用便器等等。既能挣一笔,又解决了小妞们的出路。
****************************************
 
 和金阿姨聊了一会,我就被干出两次高潮来。这四个黑人兄弟难得出门,全都十分的卖力讨好,三个人站在后面捧着我们雪白的屁股猛干,剩下一个轮流骑在我们背上弯着腰帮我们通屁眼。
 正常后入式都是男人挺腰干一阵再拽着女人的屁股前后套弄一阵恢复体力,但三个黑鬼体力惊人,像机器一样始终保持着高速的频率“啪啪啪”地撞击着我们的身体,而现在我们只管稳住身体偶尔调整下体位让撞击和摩擦的快感更剧烈,然后互相找找乐子。
 “佳怡,该你了……”
 “好,看我的!绝对比你俩吓人!”
 我应声膝行着朝前爬去,直到我妈和金阿姨头顶的位置停下,让她们欣赏我挨肏的样子——黑人的鸡巴又粗又大,插在娇躯里黑白分明,动起来好像要把人穿透一样,很吓人,非常有视觉冲击力——我们都很喜欢看。一想到有根同样粗大的东西正在自己体内,明明好像要把器官肏到坏掉一样,偏偏却穿行无碍,就特别有成就感。
 其实小伟他们爷俩的鸡巴不比这些黑人小,甚至硬度尤有过之,但肏不出黑屌插白屄的效果来,不够好看。
 这时负责轮奸的强森骑到我背上蹲下来,将粗大的鸡巴缓缓塞进我那稚嫩的菊花瓣里,直上直下地推送起来。两根乌黑的大鸡巴在我身后时隐时现,给人感觉几乎不比我的大腿细多少,好像要在我体内交错汇合一样,看的我妈和金阿姨呼吸都紧了几分,屁股摇得更欢了……
 爽归爽,正事还得办,于是我们继续和金阿姨聊起重口味的问题。
********************************
 
 其实我们这样的极品骚货几乎都经历过重口味的性交,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像我这样每天群交、滥交、乱伦就已经算是重口味了。不过这个词在圈里其实也是有范围定义的,包括sm性虐待例如皮鞭、滴蜡、针刺等等,还有排泄、兽交、扩张这些……
 每个人的承受底限不同,所以经验肯定也不同。但作为女性人种最顶级的存在,我们极品骚货眼里是没有所谓重口的——换句话说就是这世界上如果还有我们不接受的性交方式,那不能叫“重口”,而应该叫“变态”!
 我和我妈对sm就很抵触——当然玩过,但没快感。不像金阿姨和周晓怡这娘俩,天生的小受命,她们挨肏的时候要是不来高潮,往后背滴上几滴蜡油保证立竿见影,当时就能喷!
 所以我和我妈最多也就是接受男人肏高兴了打几下屁股,最多扇个耳光,而金阿姨和周晓怡则是以不造成永久性的肢体伤害为底限——那怕是极品骚货,这种要求也是底限!
 我看很多小说里写女人为了追求快感甚至要求男人切掉自己的乳房,那绝对是变态精神病——快感在圈子里不愁,这次不行还有下次,乳房可只有俩个,难道能切三次?虐交到身体上留下疤痕,那算勋章吗?如果因为这疤导致男人以后再也不喜欢肏你了,值不值得?
 扩张也是一样,疼,不爽!不喜欢!鸡巴要插进来,多粗的我也能忍着,有本事进来的话插两根、三根也接受,至于用器皿就算了。不过像浣肠扩张属于必修课,这没办法,还有小伟有段日子想看看子宫到底啥样,我俩就找来扩阴器分开阴道给他看看、摸摸,下不为例。
 兽交方面也无爱,不抗拒,但没兴趣!大多极品骚货都能接受兽交,这事的心理压力其实和群交差不多,跟狗、跟驴、马、种猪我全试过,主要是好奇,心里就当那玩意是高级按摩棒了,但感觉全都不如和人肏舒服。而且小伟爷俩也不喜欢我这样,他们说把鸡巴插进被狗肏过的屄里有点不舒服,我也觉得那些赞叹驴鸡巴大和狗能力强的女人肯定都不是圈里人。熊哥喜欢这个调调主要是他感觉被牲口肏完的女人比较亢奋,他再上的时候能多爽爽,还有就是能不能接受兽交调教,往往意味着女人有没有资格迈进极品骚货的门槛。
 而排泄就要分开说了,尿这方面我和我妈给小伟父子当小便壶的次数已经数都数不清,喝尿经验已经达到点滴不漏的程度。当然他们爷俩也经常在舔屄的时候被我们尿上一脸,偶尔喝下去也没当回事;屎这方面我们被男人一边肏着前面一边拉屎和含着鸡巴蹲大便都干过,反过来男人拉屎的时候我们跪着舔鸡巴、坐上去套鸡巴也都干过,偶尔心情好的时候直接帮他们毒龙善后舔干净……
 至于吃屎……好吧,给男人毒龙的时候碰上他拉肚子算么?
 严格说起来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吃屎——男人们可都是不浣肠的,给他们舔屁眼的时候肯定要舔着那玩意。我们女人也不可能24小时都浣完肠等着挨肏,从屁眼里拔出来的鸡巴也难免会沾上点,我们都可以毫不介意、甘之如饴的舔!
 甚至圈里的很多男人就喜欢肏到我们拉屎,他们认为肏的女人夹不住尿实在太小儿科,非得肏到女人屁眼都合不拢,憋不住粑粑才算成就……小伟他爸就喜欢在我浣肠的时候肏我,美其名曰帮我塞屁眼,其实就是灌大肚子后按着我的屁股猛干,鸡巴一进去,直肠里的水就“吱吱”地喷出来,好像肏出座喷泉一样。
 但这样的肏屎也好、吃屎也好,都是性交过程中的小插曲,让人身心愉悦的玩法。金阿姨所说的吃屎肯定不在这个范围,我估计也许是男人在地上拉完屎要她吃下去,或者就是直接用嘴接着男人的肛门吞掉……按我对熊哥的了解,后者可能性居多。
**************************************
 
 郁闷归郁闷,这事还是得解决。
 我妈沉吟了一会,试着劝金阿姨道:“说起来吃屎这事是挺恶心……不过老熊也不是让你专门干这事,主要他那边小骚货太多,现在有特殊需求,总得有个带头示范、教导的……”
 金阿姨顿时怒道:“那凭什么让我示范啊!”
 我悠悠笑道:“金阿姨,当初把你介绍给熊哥的时候我可劝过你,和他当个炮友就好,千万别太投入……结果是谁哭着喊着说又要给他当干货,又要帮他带圈子的?”
 金阿姨顿时语塞,叹了一声道:“唉……确实是让老熊肏的太爽了,佳怡你不知道,小伟和他爸都没把我肏到那么爽过。”
 我耸耸肩道:“那没办法了……换成小伟要这样,我肯定答应。你既然觉得熊哥更好,那你就吃吧。”
 金阿姨奇道:“这事你都答应!”
 “看情况呗,又不是啥违背原则的事……”我想了想,笑道:“比如说小伟和他爸有啥事忽然想奖励我,好好肏我几小时,我们正肏的高兴呢,忽然他俩中有个人肚子疼要上厕所。这时候我肯定一边挨肏一边让他蹲我脸上,张开嘴就给他吃下去,节省出来的时间没准又够来次高潮呢!”
 金阿姨眯起眼睛想了想,道:“要是这样的场景倒也勉强能接受……不过心里恶心是一方面,主要是生理上受不了啊!佳怡你说的那场景,就算漏出来些也没人说啥,我这要做示范就得尽善尽美吧?如果吃的满脸都是,那还不够丢人的呢,怎么叫孩子学啊?”
 这事我和我妈都没办法了,虽然嘴上说我们高兴起来都肯拿嘴接着男人的肛门吃屎,但也没实际操作过……而且说归说,就算我肯,估计小伟和他爸也不能干——拉完还得亲嘴呢,不等于他们自己恶心自己么!
 也就熊哥这老家伙百无禁忌,估计他们混黑社会的因为经常见到血肉横飞,早就对“恶心”俩字免疫了。还有就是他也懒得跟女生亲嘴,女人又实在太多,培养几个专门干这事的也不嫌浪费……
 金阿姨郁闷半晌才算是认命了,苦笑道:“让你们这么一说,感觉心理上好受些,算是过得去了……可这事也不光是心里接受就行啊,你们听说过有调教这事的方法吗?”
 我和我妈再次沉默了。先不说吃屎这种玩法肯定不会让人身心愉悦,主要技术实现上难度也太大了——就算是野狗吃屎还得一口一口啃呢,何况人毕竟不是狗,对臭味是有天然抗拒的。
 排除臭味的问题不说,起码液态的东西可以边咽边吞,这固态的玩意怎么可能接着一通到底!不服你找根早餐油条直接塞自己嗓子里试试看能不能直接咽下去?肯定都堵在口腔里,憋死你!
 我们极品骚货伺候男人自然要尽善尽美,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所以排除了心理障碍后马上想到的就是技术层面的问题——用什么姿势接着?嘴应该张到多大?怎么才能一口气吞下、不漏出来?
 能做到这些就需要大量的试验,反复练习,最后才可能整理出一套完善的调教流程来,给下面的小女生示范学习……圈子里的调教流程基本上都是代代相传、代代改良出来的,我们不但从外部吸纳各种肏屄技巧,同时也把自己的切身体会总结出来,传授给加入的新人。
 例如现在我们圈里女生普及的缩阴、缩肛技巧,都是从古今中外最有效的方法里总结出来的,坚持不懈练习足以让普通女性和圈中女性拉开巨大的差距,如果肯下苦功的话甚至两三年就能让资质平庸的女性拥有媲美极品骚货的性器。
 再比如群交场景,几男几女、打算肏几小时、肏完是要休息还是办事,根据不同条件的组合甚至可以制成最科学合理的进程表。先怎么肏、后怎么肏,啥时候开屁眼、啥时候发骚搭炮架子——合格的极品骚货都能迅速在脑海中想好,让男人不知不觉间就肏的很爽。
 但吃屎调教?还得做流程……唉,太重口,变态了。
 我、我妈和金阿姨三女面面相窥,苦笑无言。
**********************************
 
 正无奈间,杨哥和刘叔联袂而来。这俩人在楼下碰见聊天,结果就上楼来看看我妈在不在家,打算边肏边继续聊,进屋看见四个黑人顿时也吓了一跳。
 等明白四位黑人兄弟的工作内容后可把刘叔乐坏了,这老家伙最喜欢趁着女人快高潮的时候替上来补刀,但问题是这事别的男人也一样喜欢——辛辛苦苦肏的小娘们就要翻白眼喊爹了,换成是你肯在这时候把位置让出来?平时也就小伟和他爹愿意帮刘叔玩这戏码,反正杨哥是很少有这样觉悟。
 今天难得有这机会,我们也愿意让刘叔过过瘾,于是吩咐三个黑人都平躺好当肉垫子,留下托尼陪着杨哥和刘叔在上面。
 开肏.托尼从助攻改为强攻,扑到我妈身上把乌黑的大鸡巴狠狠插进我妈屄里就开始猛刨,他下面的黑人兄弟也配合着抬起我妈的大屁股使劲肏干我妈的屁眼。两黑夹一白,让我妈看上去就像奥利奥中间那层奶油似的。
 刘叔一边等着我妈被肏到高潮接手,一边和杨哥肏着我和金阿姨聊天,他们也难得享受一把男性助攻的好处。两个黑人把鸡巴深深插进我们直肠里当定位和支撑,然后从下方托住我和金阿姨的屁股蛋一扬一扬地好像举哑铃一样,把我和金阿姨的水屄送上前去,而刘叔和杨哥只需要叉腰对准就行了,我和金阿姨的水屄就会不停套弄四根鸡巴。
 当然,有了不知疲倦的黑人兄弟,我和金阿姨也轻松很多,嗯嗯啊啊地边叫床边继续讨论重口味的问题。
 不一会我妈就被肏的嗷嗷大叫、淫液泉涌,刘叔连忙拉开托尼自己压了上去,嘿嘿笑道:“妹子别急,看哥哥怎么让你飞起来!”
 我妈双腿高高抬起、抻得笔直,把屄口完全露出来朝着房顶,大声娇喘着道:“刘哥快来,哎呦……我已经飞起来了、落不下来了……就等着你拿炮弹把我打下来呢,快用你的导弹撞我、轰我!”
 我乐呵呵地看着我妈发骚,一边劈开腿迎接托尼,等我妈这波高潮过去后刘叔估计还得歇息几分钟,足够托尼把我也肏到高潮了……
********************************
 
 这时杨哥忽然问道:“刚才你们说啥重口调教的事呢?”我顺口把熊哥那边的要求和他说了遍,没想到杨哥哈哈大笑道:“嗨,我还以为多难的事呢!这有什么的?”
 “小杨(杨哥)你有办法!?”我和金阿姨齐声问道。
 杨哥淡淡道:“如果你要我帮着写个调教流程,我做不到。不过你们既然能过得了心理这一关,剩下实战的问题我倒是有办法……嘿嘿,吃屎?真够重口味的,简直就是变态!不过这世界上最变态的民族你们知道是哪个吗?”
 大家异口同声答道:“日——本——人!”
 “对啦,就是日本人。”杨哥笑道:“你们觉得吃屎很重口?其实那些小日本不但早就在吃,而且还吃出门道、吃出学问了呢!甚至还有用屎做的菜,据说老贵了,几十万吃一顿哈……佳怡你上网搜下‘日本人吃屎’,就知道咋回事了。”
 “这么变态!还几十万?日元吧?”
 “人民币。换算成日元就几百万了,呵呵……”
 经杨哥这么一说我也想起以前在网上看过的某新闻,顿时连肏屄都顾不得了,推开托尼就跳下床去开电脑……结果这厮居然尽职尽责地跟下床来,抢着坐在电脑桌前,挺起鸡巴讨好地朝我笑着。
 我只好坐在托尼的鸡巴上继续上网,很快搜到了那道著名的“日本佳肴”和制作方法——“在东京有一家顶级的会员制俱乐部,里面就为那些怀有强烈的少女崇拜心理的男人们提供一种价格超高的食物――金粒餐。
 餐厅选定一些少女每天严格按照要求运动喝水吃饭起居,然后餐厅派人选取她们中符合要求的排泄物作为食物原料。“
 “这味菜需要在熟人介绍下,半年前预约才能享用到的。先让客人在一群女生中选定一个,然后和她签约,定好屎的味道(例如哈密瓜、榴莲、番茄)。这个被选定的女生将在头2个月内只吃青菜,别的都不吃;2个月后就开始吃合约上的味道,例如哈密瓜味,就一日三餐都吃哈密瓜,别的都不吃。半年后,就在一个很高级的房间里,放上一张大圆桌,圆桌上放着张凳子,凳子中间有个窟窿,凳子下面放个碟子,女生就坐在凳子上,客人坐在桌子旁。当女生第一时间把屎拉出,掉到碟上时,客人就拿个汤匙开始享用了。”
 “这么一餐”饭“,需要的费用是500万日币,差不多等于50万人民币在某些日本餐馆中经常"豢养"着一些十二,三岁月经初潮的漂亮女孩子,让她们好吃好喝,精心调理;每天取其新鲜大便,首先凉晒去其异味,然后放入各种调料腌制,经上述两道工序后,此大便已非彼大便也……”
 唔……以上摘抄自网络。
 如果用这个方法的话,至少口感问题应该是解决了。反正金阿姨只需要做示范,指定个特殊服务目标应该没问题吧?大不了让周晓怡辛苦半年,给她妈孕育点特制大便——谁让她们是母女呢!
 至于接受调教的那些女生吃谁的?嗨,这事我可真帮不了啦……谁叫她们当不了极品骚货呢,废物的价值就是被好好利用吧。
 总之剩下就是金阿姨的事啦……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骚货佳怡 第十六章 重口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