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在学校
 进了校园,各自回到教室,我就从一名圈子里的小骚货变成成为了——好好学习的小骚货哈!学校里怎么可能不肏屄呢?除了我这边的学生圈子外,学校里还发展出了老师圈子和游客圈子。大家有志一同,齐心协力,为肏屄创造了多种环境和便利条件。
 在以前,我们这边的男生想肏屄只能在课间教室里没有外人的时候或者卫生间,主要就是让新来的小骚货们害害臊、适应适应圈子生活。
 现在可牛逼了——通过我们三个圈子的努力,已经在教学楼里划出了两间专用炮房——对外标注仓库和休息室,但钥匙只掌握在我们几个内部人手中,有建筑设计师对房间进行了特殊改造、隔断,使得进门不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任何破绽,其实还得再打开一个暗门才是我们群交砸炮的地方。
 当然了,还是那句学生要以学业为主,所以除非特殊情况,我圈子里的成员都很少主动使用炮房。至于被动的,例如某位女老师忽然欠肏了或者某位女学生忽然被相中了,这些就情况在所难免啦。
 我每天坐在教室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课程表,确认教员室里留着备课的老师是否全都是自己人,如果是的话就得按照人数安排女生过去“搬东西”……“搬东西”在我们这里有两种解释,但说的都是一件事,只不过一个是解释过程、一个是解释结果:第一种是把男人鸡巴上的包皮从龟头处“搬”到龟头下端,然后反复搬运,俗称“活塞运动”;第二种是把男人的精子从阴囊中“搬”出来,再搬到自己体内。
 有了炮房之后,很多老师不太喜欢“搬东西”这种消遣方式,课业不重的情况下都是把学生家长叫来进去炮房一起干。但这样一来,时间长短就容易控制不住,这事我们也在不断调整,寻找更好的办法。
*****************
 
 圈子的作用就在于互通有无,所以除了我和我妈的圈子、学校教师圈子外,其他很多肏屄圈子成员也会慕名而来,我这边就统称为游客圈子,比如小德哥那边的网吧群狼,老熊那边的社会大哥等等。
 虽然说白日宣淫属于常规操作,但白天毕竟是白天,大家基本也就是意思意思、插进去玩一玩,最多三五个人热热身……这样的需求在每天圈子里的早间聚会时候就安排完了。
 但是也有像小德和老熊这些根本不开早会的圈子,通常是圈里的骚货自觉去轮流报到,偶尔会有青黄不接的情况就得从我这边调人了。
 比如小德哥网吧里那帮人有时候缺少学生妹了,就会跟周晓怡或者我说,让我安排——圈子里的新人和预备队骚货是不允许自行跟陌生人去肏屄的,必须有肏过她的男成员,或者被对方肏过的外围以上骚货带着才可以去。
 如果条件容许的话,我就会在放学后亲自带着小骚货去网吧挨肏,如果我比较忙也可能找个认识那边的外围带过去。但如果实在太急,那就只能让他们作为游客来学校了……但这种情况也还是不多见,学校毕竟是学习的地方!
********************************
 
 第二节课刚下课,就见我圈里的小骚货李婉黛急急忙忙跑过来,喊道:“佳怡姐,佳怡姐,帮忙搬东西……”
 “嘘……你都走光了。”我指了指她没掩好的胸口,里面的黑色蕾丝清晰可见,就听教室里已经响起了阵阵口哨声。李婉黛在我们学校也是校花级的小美女,追求她的男生排长队,可惜都是有贼心没贼胆的,吹几声口哨就是极限了……
 我一边站起身跟她走一边低声问道:“怎么啦?我记得没安排你搬东西啊。”
 李婉黛用手掩着胸口,不好意思地答道:“早上碰见曲老师了,就跟他进炮房认识认识我妈……结果曲老师头一回玩我妈,整兴奋了,死活射不出来……他马上第三节还有课……”
 “知道了,那咱俩快点。”
 我和李婉黛跑进教室休息间,推开暗门,就听见韩阿姨那歇斯底里的叫床声。
 “嗷嗷……曲老师,你太厉害了!啊……我们家婉黛有你这样的老师可真是太性福了……哎呦,这大鸡巴肏屄可真熟练,你这是祸害了多少小女生啊……嗷,可比我老公强太多了……你怎么还不射啊……”
 迅速扫了一圈环境,只见李婉黛的母亲韩阿姨正劈开大腿仰躺在炮房中间,有个我圈子里的预备队男生躺在她身下用鸡巴顶住她的屁眼帮她搭炮台,而曲老师则站在她胯间把那大鸡巴杵的飞快,狠狠肏弄着她的骚屄。
 房间里还有几对男女也在肏着,不过大多是休闲解闷程度,一边肏一边笑嘻嘻地看热闹,看见我来了还打招呼道:“佳怡来啦!快帮帮你曲老师吧,要不然他就得弯着腰去上课了,哈哈……”
 “小问题……课间十分钟,射两回都够了。”我竖起大拇指,紧走两步来到韩阿姨身旁,弯腰撅起小屁股的同时已经把裙子撩起来,露出粉嫩晶莹的小骚屄,回头笑道:“曲老师,赶紧赶紧,早点射完留几分钟擦擦汗……”
 “哎,辛苦佳怡啦。”曲老师也不客气,立刻从韩阿姨的骚屄里抽出湿漉漉的大鸡巴,转身就狠狠怼进我的小嫩屄里,双手按住我的屁股继续抽插起来,一边赞道:“哎呀我操,要说这活儿好还真得看佳怡……不管啥时候插进去都跟肏了半天似的,又爽又顺溜,上来就能冲刺……”
 “嘻嘻,瞧您说的,为淫民服务嘛。”我一边耸着小屁股一边笑道:“再说这可不是我活儿好,关键是曲老师您肏我肏的熟练呀……别忘了您可平时没事就拿您的大鸡巴教育我,这大鸡巴插进我屄里就跟回家一样,能不顺溜嘛?其实李婉黛现在活儿也不错的,您要是像肏我这样天天肏她,不用一个月就能给大鸡巴多找到个家……”
 曲老师喘着粗气,笑道:“这么一说,好像我最近肏你的次数也比以前少了呢,是不是啊佳怡?”
 我冷冷晒道:“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新厌旧嘛……”
 “哎,不是你自己说要好好学习,没事少找你么!”曲老师委屈地叫道:“再说我这不是头一回和韩姐肏嘛,那知道她这么骚……屄里越干越热乎,那水像发河一样泡得我越肏越硬,始终没办法这才麻烦你啊。”
 “哎呀曲老师,我是听说您在学校特别照顾我们家婉黛,这才跟你热情点的……您怎么还嫌弃上我了,刚才趴在我身上使劲的时候怎么不说呢!”韩阿姨在旁边顿时也叫屈起来,道:“还非得让婉黛看着您是怎么射到她妈妈屄里的,其实咱反过来,让婉黛给你射不也一样嘛!”
 已经脱光衣服的李婉黛此刻正撅在我另一侧被章主任肏着,闻言赶紧解释道:“妈,曲老师也是为了我好……屋里这不是还有几位老师和学长看咱俩挺顺眼,打算下节课继续轮奸咱俩呢……曲老师怕把我干的太狠,被大家肏完没法上课,所以才要射进你屄里的。”
 韩阿姨顿时眉开眼笑地问道:“哎!还有老师要肏咱俩,我咋不知道呢?也没听他们说啊!”
 李婉黛无奈道:“妈,你还是经验太少了……你看啊,屋里就咱俩这一对母女花,如果要玩那选谁都无所谓,但如果要狠肏或者内射肯定是咱俩比较有意思吧?然后你又在屋子中间挨肏让大伙都看,表演的这么精彩,他们看完肯定也想亲自上场试试啊!”
 韩阿姨惊道:“哎呀,我这夹着屄摇晃半天都没让曲老师射出来,哪里精彩了,你可别在这损我啦。”
 李婉黛眯起眼睛嫣然一笑道:“妈,这你就不懂了吧……射不出来有射不出来的精彩!人家曲老师想射,可别的老师不一定想射呀……他们就想用你那又骚又热水又多的老骚屄泡硬鸡巴,然后沾着你的骚水狠狠干我呢!”
 说话间我感觉曲老师的动作有了变化,龟头微微发胀,于是收缩小腹夹紧屁股,打断她们娘俩道:“别浪了,曲老师要射了,快过来围观叫好!”
 “来了来了!”韩阿姨赶紧翻身起来,跪着让小男生继续在后面肏她的骚屄,一边把头探到我后腰上方看着曲老师的大鸡巴动作啧啧赞道:“还是咱们小佳怡厉害,这才几分钟就给曲老师夹尿了!哎呀曲老师,您这冲锋咋比在我身上还猛呢?是不是因为佳怡比我更骚呀?”
 “妈,不是佳怡姐比你骚,是人家和曲老师配合的好……咱是看不见佳怡姐屄里面动的多厉害,但你就看外面,这屁股甩的多有水平,每个角度都照顾到了,大鸡巴肏着能不舒服?”李婉黛也撅着腚爬过来,嘻嘻笑道:“佳怡姐,你有啥诀窍啊,快教教我和我妈!”
 我刚要说话,只听曲老师虎吼一声,双手按住我的屁股将大鸡巴狠狠顶进我的嫩屄深处,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了进来。于是我连忙停下动作,扯起嗓子例行公事地娇吟起来:“啊!曲老师你射的好多呀……怎么有这么多存货呢!把人家的子宫都装满了啊……啊……曲老师你好棒!射的人家好舒服……哎呀!”
 “快点快点,我得去上课了……”曲老师射完精,赶紧拔出鸡巴直接塞进韩阿姨嘴里,喘着气道:“佳怡你也退步了啊,再过两分钟都不赶趟了!”
 “人家掐着表呢,特意让你多爽两分钟!”我也娇喘着一屁股坐在地上。
 正要整理身体,就听韩阿姨说道:“佳怡你别走了,陪我能娘俩挨肏吧,屋里这么多人,我怕伺候不好大家。”
 本来这要是屋子里的男成员或者老师留人,我肯定不搭理他们,不过既然是韩阿姨开口那就看看再说。我只好停下动作去清点人数——除了马上要离开的曲老师,炮房里还剩下章主任和钱老师两位男老师,然后还有圈子里的三名男生。
 不过这三名男生都是“死炮”,其中两个正在帮我们学年的美女熟妇英语老师解骚止痒——这大骚屄加入圈子后可算如鱼得水,成天只要不上课的时候肯定就在炮房里呆着,仗着老师的身份借调我这边的男生肏她;还剩一个男生是曲老师叫来帮韩阿姨顶屁眼的,就算不回去上课也不算战斗力,因为光是顶屁眼就够他忙的了。这么算来章主任和钱老师肏韩阿姨娘俩正好,我留下有点多余啊……
 正犹豫呢,就听房门一响,三班的张老师牵着周晓怡走了进来。
 周晓怡看见我,顿时两眼放光,叫道:“哎呀,佳怡也在,这下好了!快留下帮忙,咱肯定能让张老师爽透了!”
 我愕然问道:“咋的,就你那骚劲,哪回让张老师没爽透啊?”
 “哎呀,今天有特殊情况嘛。”周晓怡一边脱衣服一边笑嘻嘻解释道:“我这不是最近请假有点多么,让张老师生气了,非得把我妈请来,要当着我妈的面狠狠教育教育我……”
 我不由笑道:“你再加上金阿姨那可是两个极品骚货,有你妈那骚屄水泡着,张老师还不是想怎么教育你就怎么教育你,就算教育一天都没问题,肯定更用不上我啊!”
 “不够不够,张老师说了,这一节课至少得让我在我妈面前哭着尿十回才解气。可谓琢磨着,没把我管教好也有我妈的责任啊,光让我一个人哭可不够,还得让张老师也拿大鸡巴狠狠教育教育我妈,让她也在我这个女儿面前哭着尿几回才有诚意嘛……”
 周晓怡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想说让我们娘俩互相助攻,不过那样太没体验感了——你想啊,我这坏学生刚刚让老师沾着我妈的骚水肏的嗷嗷哭,喷水喷到三尺高,转身就爬起来若无其事地帮助老师润鸡巴去肏我妈,是不是不像话?”
 我只好竖起大拇指,道:“就你事儿多,那行吧……正好把韩阿姨和李婉黛的家长会一起做了……哎,金阿姨怎么还没到?”
 “来了!”
 暗门一开,金阿姨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经过两年的操练,金阿姨后来居上,和周晓怡双双进阶到极品骚货的境界。尤其这娘俩发育的好,奶大屁股圆,特别抗折腾,很多时候比我和我妈还受欢迎。
 只见金阿姨一身ol装包裹着丰腴的娇躯,两颗大奶子浑圆挺翘,一对大屁股摇曳生姿,看的几个男人直愣神。边走边说道:“不好意思张老师,我家那口子最近总想给周晓怡填个小弟弟,结果从早上折腾到现在……我都没来得及收拾就赶紧过来啦……您可别介意啊。”
 听听!听听!
 如果说我是极品骚货,那金阿姨现在就可以称为专业骚货——短短一段话埋伏了多少段子,多少肏点?这还没等开肏,场景就展开了——我屄里有精!刚让我老公肏完还没收拾就赶紧过来给你肏!我老公想要孩子,所以我是在排卵期!等会你也可以射进来,给我老公戴绿帽子!
 有了金阿姨控场,我是暂时不用出马了,赶紧叫上韩阿姨和李婉黛跟我一起并排撅好,让章主任、钱老师与圈里的男生一边肏着一边看戏。
 张老师乐得嘴都合不拢了,连声道:“哎,不介意不介意,咱圈里人哪天不肏刚被射过的屄,都习惯了……有点精还更润滑呢!”
 金阿姨一边脱衣服,一边媚笑道:“可不是。我怕您课程多,在我身上耽误时间,就特意擦都没擦……来来来,晓怡,你这孩子快过来看着张老师干妈……妈这屄里还有你爸的精呢,可得看好,都让张老师帮忙挤出来……”
 周晓怡笑嘻嘻地走上前去,帮着母亲稳住身体,问道:“妈呀,把精挤出来干啥,多可惜呀!你不是要给我生小弟弟吗?挤出来还怎么生?”
 只见张老师按住金阿姨那又圆又大的白屁股,狠狠挺腰一顶,龟头破开阴唇直接齐根插了进去,一股浊白的液体顿时沿着鸡巴根渗出来,应该就是男人留在金阿姨体内的精液了。
 “嗷……张老师,您这进来的越来越熟练了!”金阿姨撅着丰臀迎接张老师插入,一边娇吟着一边答道:“乖女儿,你看张老师每天这么辛苦,不但教育你学习知识,一有空还总拿大鸡巴教你做人……每次都辛辛苦苦肏的咱们娘俩特别舒服,咱是不是得好好感谢感谢张老师?”
 周晓怡连连点头,大声道:“那当然,张老师每次肏我都可辛苦了,肏完后都满身大汗的直喘粗气呢,我也想好好报答张老师!”
 金阿姨耸着大白屁股,笑道:“女儿你看那,这男人肏女人除了舒服之外,就是为了让女人给他生孩子……”
 周晓怡赶紧举手叫道:“我知道,我知道!妈,我愿意给张老师生孩子!”
 “哎呀,傻女儿,这孩子可不能随便生!你现在还未成年呢,要是给张老师生孩子,会连累张老师被抓起来的!其实张老师肏你就已经犯法了,只不过妈妈不说,别人不知道罢了……”
 金阿姨夹紧双腿一惊一乍地道:“所以说啊,这孩子只能妈妈来给张老师生!”
 周晓怡故作难过地样子道:“不行啊妈妈,我听说你们成年人只能结婚以后给老公生孩子,可是你已经有老公了,不能给张老师生孩子的。”
 金阿姨嫣然道:“所以啊,妈妈先跟你爸爸肏,让他以为我要给他生孩子……然后再让张老师把你爸射进来的精液都挤出去,换成他自己的射进来,到时候孩子不就是你张老师的了吗!”
 “哎呀,妈妈你好聪明!这个办法好!”周晓怡赶紧恶狠狠地掰开母亲的屁股蛋,大声道:“张老师你使劲,狠狠肏我妈的骚屄,把我爸留在里面的精液都给挤出来!然后你再射进去,让我妈给你生孩子!”
 张老师笑眯眯地挺着腰杆,问道:“晓怡啊,你是不是忘了啥事呢?”
 “啊呀,妈呀!我可把重要的事给忘了!”周晓怡一拍脑门,恍然叫道:“妈,张老师说了,我最近旷课太多,必须得狠狠教育教育才行,所以才叫你来的。”
 金阿姨嗔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老师省心呢!是得狠狠教育你一顿才行——那老师说没说,要怎么教育你?如果还像往常那样用大鸡巴教育可不行,人家张老师的大鸡巴又硬又热乎,每回肏进你的小嫩屄里根本就是让你享受,一点都起不到教育作用!”
 周晓怡扬眉笑道:“妈,被大鸡巴肏虽然舒服,但你别忘了舒服过头可就是遭罪啦!人家张老师说,这回要沾着你的骚水活活肏死我,起码让你看着我一节课尿十回才肯原谅我呢……你听着心疼不?”
 “哎呀,妈好心疼,张老师怎么这么狠啊!”金阿姨大声浪叫道:“那妈可得把屁股抬高点,把两条腿劈大点,让张老师肏妈的时候省点力气,帮张老师把大鸡巴擦的硬硬的,留着力气干死你个小骚货……哎呦,张老师你别客气,往深里怼……先拿我练练手,等会好好教育咱闺女!”
 听到这里,我知道该介入了,赶紧轻哼一声,暗示周晓怡。
 “对了,妈呀!我觉得没把我管教好也有你的责任啊,怎么能让张老师光惩罚我一个人呢!”
 周晓怡闻弦知意,立刻想到我们几个还在旁边等着呢,赶紧说道:“所以张老师用大鸡巴惩罚完我之后,还应该接着惩罚你,让我也看着你也尿十回,你觉得对不对?”
 “哎乖女儿,你说的太对了,妈也想让张老师用大鸡巴惩罚妈妈!可是……”
 金阿姨也听见我哼哼,顿时配合默契地故作犹豫道:“你看张老师惩罚你的时候是有妈帮着的,不但能先在妈身上练习怎么肏你,还能沾着妈的骚水恢复体力……可等会你尿完十回,肯定没有力气帮张老师肏妈啦,张老师这样会不会太辛苦了啊?”
 “金阿姨,我来帮你啊!”我赶紧笑嘻嘻地喊道:“没看见我在这里么?”
 金阿姨仿佛刚看见我一样,恍然招呼道:“哎呀,这不是佳怡吗!你也来接受老师的大鸡巴教育啦?”
 “唉,别提了,今天我妈没来,老师们不肯教育我呢……”我顿时长叹一声,委屈地说道:“老师们说了,大鸡巴不在我妈屄里过一遍,肏我的时候总觉得没劲,没意思呢!”
 金阿姨立刻道:“哎呦,看把佳怡可怜的!没事没事,你妈不在,这不是阿姨在嘛……哪位老师想肏你,你让他来找我,阿姨帮他把鸡巴泡的硬硬的,再肏你的时候保证跟刚肏过你妈感觉一样……”
 我指了指身后耸着腰杆肏我的章主任,笑道:“谢谢金阿姨,因为我最近表现好,老师们不但不惩罚我,还要奖励我呢!”
 金阿姨赫然道:“哎呀,我还以为咱们老师只有惩罚学生才用大鸡巴肏呢,原来奖励学生也是这样呀!”
 “您说的不对,别看老师把大鸡巴插在我的小嫩屄里,但这可不是在肏我!而是在准备教学方案呢!”
 我笑眯眯地道:“而我现在也不是佳怡啦,我现在是我们学年章主任的教学道具,专门用来教育周晓怡这样的坏学生和学生家长……”
 金阿姨瞪大眼睛道:“哎呦,看不出佳怡还这么厉害呢!那你快跟阿姨说说,你这教学道具都有啥用处哇?”
 我耸着屁股得意地道:“那用处可多了……不教育学生的时候,老师们可以肏着我的小骚屄解闷打发时间;准备教育学生之前,可以先拿我做实验练习;等开始教育学生的时候,还能用我当模型做示范;最后肏累了的时候,又可以把鸡巴泡在我的小屄里休息,积攒杀气呢!”
 说说笑笑间张老师已经在金阿姨身上准备的差不多了,因为屋子里男生不够,只好从英语老师那边借来一个男生顶住周晓怡的屁眼,一个饿虎扑食将涨硬的大鸡巴插进周晓怡嫩屄里狠狠肏弄起来。
 “啊!啊……张老师,你好猛啊!”
 周晓怡赶紧配合着抬高双腿,娇声叫了起来:“哎呦,这刚肏完我妈的大鸡巴就是不一样,肏的我屄里好爽啊……张老师,请你就像我爸一样,用大鸡巴狠狠的教育我吧……”
 金阿姨闲了下来,笑眯眯地凑到我这边来,说道:“佳怡啊,咱接着刚才的说,既然你现在这么厉害,那阿姨可有事得求你帮忙了。”
 我赶紧道:“阿姨你跟我客气啥啊,有事就说呗。”
 金阿姨叹了一声道:“我家晓怡不争气啊,不但当不成教学道具,还连累我这个妈妈要跟着一起受罚……这不是又惹张老师生气了么,罚她一节课连尿十回不说,等会我也得跟着受罚……其实你也知道,咱们女人就算被肏的尿十回也没啥事,最多就是躺半天呗,但张老师就太辛苦了,我怕他肏完晓怡再肏我容易累着啊,所以就得请你帮忙了,也给张老师当一回教学道具。”
 “阿姨,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呢!”
 我面露难色,答道:“本来是可以的,但我现在是章主任的教学道具,能不能借给张老师用得看章主任答不答应,我说了也不算啊。”说着我朝旁边使了个眼色,接着道:“要么你问问韩阿姨和李婉黛?”
 金阿姨从善如流,马上笑道:“哎呀,这不是小韩和婉黛嘛,刚才看你们低着头就没跟你们打招呼……你们娘俩这是受罚呢还是受奖励呐?”
 憋了半天没开口的李婉黛赶紧道:“金阿姨,我和我妈既没受罚也没受奖励,就是在这挨肏等着捡漏呢。”
 金阿姨问道:“你们想捡什么漏啊?”
 李婉黛叹道:“唉,别提了。早上难得碰见还没肏过我妈的曲老师,而且他早上还没射……”
 金阿姨笑道:“那不正好嘛,你可以介绍曲老师用大鸡巴认识认识你妈,肏高兴了还能看着曲老师射进你妈屄里去。”
 李婉黛无奈道:“就说是呢……结果我妈太不争气,让曲老师玩了两节课都没射出来,最后白白便宜佳怡姐收了一发……我们娘俩一看炮房里女人也不多,就留下给大伙肏着解解闷,看能不能碰上谁玩兴奋了给我们射一发。”
 金阿姨嫣然道:“那正好张老师想要一挑二,把我们娘俩都肏翻呢!到时候我们娘俩给肏的嗷嗷叫唤,大伙看了肯定来电,没准就能来劲也狠狠肏肏你和你妈……”
 李婉黛惊道:“哎呀阿姨,就你和晓怡姐那骚劲,就算有两个张老师也不够你一个人用呢,他还想一个人挑你俩,这也太难了吧!”
 “不难不难,咱们女人再骚,那也架不住大鸡巴没完没了的肏啊!”金阿姨笑眯眯地道:“我教你啊,这普通的骚货一挨肏,简直恨不得让男人的鸡巴长到自己屄里似的一直肏下去,但这可不行!咱圈里的骚货想要挨好肏,就必须学会在关键时刻舍得放开鸡巴……”
 “这个我会!这个我会!母女配合嘛……”李婉黛抢着答道:“就是让老师肏我肏累了的时候换到我妈身上,到时候我妈把腿劈的大大的,骚屄里呲呲喷水,把老师的大鸡巴泡的又硬又大,就能继续狠狠肏我啦!”
 金阿姨摇头道:“如果只是随便玩玩,像你说的这样就够了,不过今天咱这个场景可还不行……”
 李婉黛赶紧央求道:“金阿姨,那您可得教教我和我妈,怎么才能让老师们乐意使劲肏我们啊?”
 “很简单,你得听老师的话,理解老师的意图,按照老师的要求来……人家张老师是想肏我们娘俩的屄舒服舒服吗?”
 金阿姨反手一指正趴在女儿身上狠肏的张老师,笑道:“明显不是呀!人家张老师今天就想看着我们娘俩嗷嗷叫唤、呲呲喷水,在他胯下被肏到软的像泥一样……然后才是如果高兴了就顺便射一发,但不射也无所谓。”
 李婉黛眼睛乌亮乌亮得,连声问道:“所以呢?阿姨,那咱应该怎么办?”
 金阿姨大声道:“咱得配合呀!不能光顾着发骚,只想着让男人用大鸡巴肏有多舒服……咱得调整好心态、摆好姿势使劲甩屁股,主动把屄里最嫩、最不抗肏的地方给他送上去……平时咱十分钟高潮,现在就得争取三分钟、五分钟,主动配合着男人把咱肏疯、肏死,他想把咱肏成啥样,咱就得努力变成那样!”
 李婉黛兴奋地道:“哎呀阿姨,你说的太对了!这样虽然咱挨肏的时间少了,但肏咱的男人肯定比原来高兴,八成就能当着我妈的面射到我屄里……钱老师,咱们过去和张老师比赛吧!正好两对母女花,看你和张老师谁厉害,先肏翻一对……我和我妈今天一定给你面子,保证让你肏的哗哗的……”
 钱老师大为意动,故意问道:“哎呀小婉黛,你说的主意是不错,可你这小身板能行吗?”
 “能行!能行!这才是上午,大不了让您肏完我和我妈就在炮房里休息到放学呗……”李婉黛赶紧连声答应,扭头朝韩阿姨嘱咐道:“妈,等会我先帮着钱老师润鸡巴干你,到时候你可别光顾着发骚,记着把你那大腚甩起来,屄里肏哪块容易喷就用那撞钱老师的大鸡巴,让大伙都看看我妈有多浪!”
 我们一边唠着骚嗑一边赶赴战场,说话间韩阿姨已经被顶住屁眼架在了周晓怡旁边,劈开大腿让钱老师扛起来狠狠肏弄着。
 韩阿姨一边扭着细腰,一边娇羞地点头道:“没问题,妈最常干的事就是向大鸡巴求饶了……你那帮叔叔和同学都喜欢肏到妈求饶之后再接着干妈呢……”
 章主任正肏着我的小嫩屄解闷观战,闻言不由奇道:“小韩呐,我记得你每回求饶之后都瘫的像面团一样,扭不动屁股也浪不起来,有啥意思啊……他们咋还喜欢肏呢?”
 “哎呀,章主任,您居然不知道我妈的专用玩法!”李婉黛一惊一乍地叫了起来,道:“钱老师,您先玩着……我去给章主任讲解讲解肏我妈的乐趣。”
 李婉黛走到我身旁“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高高撅起小屁股,但没有用双手撑地,而是尽量弯下腰用一侧的肩膀支撑身体把头从侧下方朝后扭过来看着我和章主任,笑道:“佳怡姐,该你了……”
 我也松开手用肩膀撑住身体,别回过头看着章主任开始讲解道:“章主任,这是单人后入三脚架,咱们圈里肏那些软到甩不动屁股的骚货常用……最大优点就是稳,那怕昏迷了都不耽误您使劲冲刺!”
 “谁说的?我啥姿势没试过啊!”章主任挺起腰狠狠一插,大鸡巴顿时肏的我小屁股一阵晃悠,笑道:“你这样能让我冲刺吗!”
 “哎呀,您这角度不对,您得抬高点,从上往下肏!”我赶紧调整位置让他抽插,娇声道:“对对,再高点……您看,角度对了不但不晃,您还能享受到一般后入式看不着的风景呢!”
 章主任愕然问道:“什么风景?”
 “看脸啊!”我指了指自己的脸蛋,解释道:“平时您后入的时候能看见我们这些小骚货给您大鸡巴插的骚样吗?像现在这么肏,既能享受后入的乐趣,又能看着我们被肏的嗷嗷叫唤,难道不算风景?”
 章主任哈哈笑道:“算,算风景……不过这和小韩有啥关系啊,我肏别人不也能看吗?”
 “主任您看……”李婉黛指了指母亲,接过话题说道:“我妈在圈里那可是出了名的屁股大,尤其这个后入姿势那绝对不用拔都能自己弹出来!”
 章主任淫笑道:“这我知道,我也喜欢后入你妈,肏起来可省劲了……不过这算啥专用玩法啊?别的女人不也成么,最多就是屁股没你妈大呗。”
 李婉黛笑道:“开始时候大家也没把这样当成专用玩法,可后来这么肏的次数多了才发现我和我妈的体质都是人瘫屄不瘫……虽然身体使不出劲儿了,甩不动屁股也夹不住屄,但一点也不耽误继续喷水,而且还能一个劲的来高潮,阴道里就像抽筋了似的乱颤,肏起来特别有意思”
 章主任眼前一亮道:“哎,还有这个特长?以前没试过,等会老张把你妈肏瘫之后我也试试。”
 “哎呀,章主任,我还没说完呢!如果用等那还能叫专用玩法么,您猜怎么着……”李婉黛赶紧道:“我妈因为成天这样挨肏,居然形成肌肉记忆了!现在根本不用准备啥,只要摆出这个姿势来一插进去那水立刻就哗哗的,肏几下就来高潮……所以才叫专用玩法呢!”
 钱老师听见我们这边唠嗑,二话不说就实操起来,赶紧让韩阿姨身下顶着她屁眼的小男生起来,然后把韩阿姨翻过来摆成我们说的后入三脚架姿势。
 韩阿姨和李婉黛都属于那种脸蛋特别漂亮的女人,神似张柏芝,尤其韩阿姨身上的成熟女性风韵更是让人着迷。当她把那对又白又圆又硕大的屁股高高撅起猛然一抬的时候,就像屋子里升起两颗白色气球,看得男人们齐齐吸气。
 圈子里不是没有比韩阿姨更大的、接近猎奇范围的屁股,但手感和观赏性全都不如她,关于“屁股大肏起来舒服”这种说法不知是从哪里流传开的,反正圈里男人通过反复比较后确认我妈或者金阿姨的大小最合适,再大就容易影响体验,某些姿势不好操作等等……关键参数其实应该是光滑、圆润、弹性等等,毕竟屁股只是个载体,只能用来摸、看、拍、打,而骚屄和屁眼才是用来肏的。
 韩阿姨的大屁股就是因为观赏性上得了满分,这才被特殊对待,终于开发出专用玩法。
 果然,就见钱老师站好位置,双手扒开韩阿姨那两扇雪白的大屁股蛋,猛然就将鸡巴杵了进去,鸡巴刚插到底还没开始运动,韩阿姨就“嗷”地叫出来,尿道口一开,呲呲地喷着水……这专用玩法还真不是瞎说!
 “哎呀我操,这么灵!”钱老师赶紧压低身子继续噗哧噗哧猛砸韩阿姨的骚屄,没用几下就又干出一股水箭来,他不由得意地哈哈大笑道:“老张,快看,这回你可要输啦!”
 张老师耸着腰杆晒道:“老钱你得瑟啥呢?以为我们周晓怡是白给的啊——自己看看我这边的成绩……”
 钱老师扭头一看,才发现周晓怡居然已经被张老师肏“哭”了!
 这个“哭”当然不是表情那种哭。
 对我们圈里的女人来说被男人用大鸡巴肏哭属于常规操作,只要男人想看随时都能哭一波。所以大家都说“眼哭不算哭,屄哭才叫哭”……而现在的周晓怡就被肏的披头散发、俏脸绯红着泪涕横流,下面屄口已经不喷尿了,而是像忘关的水龙头一样哗哗淌个不停,也就是所谓的哭屄。
 此刻的周晓怡高高抬着双腿,用屁眼坐着一个圈里男生的鸡巴,这个姿势在圈里叫搭炮台,下面的男生只是像个道具一样起固定作用,基本上不抽插,所以很多圈里人都把这个姿势算成单肏而不是俩打一。
 随着张老师的抽插,周晓怡胯下地面上已经攒了厚厚一滩水,目测至少有半盆,这还不算她喷在张老师腿上还没淌到地面那些。虽然没具体数,估计离一节课尿十回的目标也没差太多。
 钱老师不由目瞪口呆道:“啊,这才多一会啊?周晓怡你也太骚了吧!”
 “嗯嗯,啊……人家才不骚呢!都怪张老师今天肏的太好了……啊!”周晓怡娇喘着大声道:“你们看啊……张老师这大鸡巴沾了我妈骚水后就像深井钻一样,钻进来的又深又猛,谁受得了呀……啊啊!张老师你轻点,人家这点水都被你掏空了,啊啊……已经尿不出来啦!”
 张老师继续狠顶着周晓怡的小嫩屄,也喘着气笑道:“那你说说,老师今天为什么肏的这么好?说对了就让你歇会……”
 “哎呀张老师,因为您今天是在教育我呀……啊……您平时肏我和我妈那叫泄欲,叫解闷,叫乱伦,叫诱奸幼女,叫老师和学生以及学生家长发生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周晓怡毫不犹豫地一口气说了一堆,喘了几声,耸着屁股继续叫道:“而您今天就是以老师的身份在教育我这个学生和我妈这位学生家长啊……这可是您最擅长的事,那干得能不好嘛!您看……我被您教育的不但上面的眼在流眼泪,就连下面的眼儿都哭了呢……”
 “嗯,说的有点道理哈!”张老师深深一挺,将鸡巴埋进周晓怡的骚屄深处歇了几秒这才抽出来,朝韩阿姨旁边的助攻小男生道:“你过来让她歇会。”
 “是,老师。”小男生赶紧走过来接替张老师的位置,挺起鸡巴继续肏干周晓怡,不过频率和力度都轻很多,就算让周晓怡休息了……这个环节依旧是张老师单挑金阿姨母女,其实就相当于金老师恢复体力的时候让周晓怡插根按摩棒保持状态,方便等会接着肏.现在只不过把按摩棒换成了真人,不算犯规。
 “哎呀,可把张老师累坏了,快来我这补补水……”
 金阿姨赶紧也摆了个后入三脚架,回头眉开眼笑地朝张老师说道:“我看他们用这个姿势肏的挺热闹,正好也和张老师试试,别看我这屁股不如小韩大,弹性可一点不比她差呢!哎呦……张老师您轻点啊,先留着力气给晓怡,等会再使在我身上……”
 张老师重重压在金阿姨的后背上,一边喘气一边扭头得意道:“老钱,咋样?”
 钱老师使劲肏着韩阿姨的骚屄,恨恨说道:“我这边本来就比你开始的晚,一会就能追上你!”
 李婉黛连忙娇声叫好道:“对对对,钱老师咱们可不能人数!虽然我妈喷的有点慢,但咱们量大呀,喷一次赶上她们喷一分钟……就凭您这么厉害,再喷两回就能追上她们!”
 章主任一边肏着我的小嫩屄观战,一边把我往后拽了拽,低声问道:“佳怡,你觉得他们谁能赢?”
 “这还用问呐,章主任,你也太小瞧我们极品骚货了!”我顿时翻了个白眼,也低声解释道:“虽说李婉黛的活儿也差不多算顶级外围了,不过比起我们毕竟还是差点,而韩阿姨那可就差远啦……如果只比喷水的话输赢还不一定,毕竟这玩意还涉及体质和身体状态,但要比先被肏翻那肯定是金阿姨和周晓怡赢……”
************************************
 
 圈里人群交强度很高,几乎天天都得肏翻几个骚货,对“肏翻”这个概念早就有严格定义。其他还有被肏到昏迷两分钟以上叫“肏死”,大小便都失禁叫“肏透”等等说法,像连续高潮、小便失禁、短暂翻白眼失去意识,这些都是不算的,只有体力彻底耗尽、下体对抽插没法做出反应了才算肏翻。
 预备队骚货们都以能扛住七八条大汉轮奸、没被肏翻为荣,因为这是进阶外围的必备条件。而到了外围水准,这事就变成了攻防战……因为男人们都有好胜心,越是不容易肏翻的女人就越要肏翻来看,所以玩法就彻底不一样了。
 预备队骚货被轮奸基本上都是大家肏着玩,有时候鸡巴一进一出就算奸过了,偶尔表现好或者女人不够用,高强度轮奸的方式也不过就是让每人冲锋一次,一圈完事;而外围骚货通常需要担任主力肏或者表演肏角色,从开场到结束始终被两根以上的大鸡巴夹着狠肏,谁有兴致谁上,不限人次,肏翻为止。
 至于我们极品骚货之所以被冠上“极品”二字就是因为正常强度的群交轮奸已经不太可能肏翻我们了,例如我陪老熊旅游考察的那次封神之战,就是被他们一群男人足足肏了三天三夜,连睡着了都没停,三天三夜啊,我就在保姆车里没出去过!期间好几次困的撅着腚就睡着了,小屄和屁眼竟然就像自己活过来一样根据男人的大小长短角度频率而做出调整,让熊哥和前来围观的老大们惊叹不已……就此一战封神。
 像我妈、金阿姨和周晓怡虽然比不上我,但正常群交时候就算被狠肏一整天也没啥问题,被肏翻的概率几乎为零可这样一来,男人们就少了项肏翻我们的乐趣——身为极品骚货自然不容许自身出现这种失分项,所以当预备队和外围们还在研究“怎样不被男人肏翻”的时候,我们的课题早就已经深入到了“如何快速被男人肏翻”。
 只不过这项技能被应用的场景比较少,所以很多圈里的男人都不知道罢了。毕竟作为极品骚货几乎就等于每次群交的质量保证,让男人们可以尽情尽兴的放心肏,不管有任何需求、想怎么爽都可以找我们兜底。而万一还没尽兴之前就把我们肏翻了,最后这帮被惯坏了的家伙很可能射都射不出来。
 最后就是被男人肏翻这玩法既伤身体又耽误事,所以我们轻易也不会答应……但真要比赛的话,就算韩阿姨和李婉黛加在一起也不是对手。
 我圈里的男生没这爱好,不过老熊却特别喜欢肏翻女人玩,每回我和我妈去陪他如果碰上金阿姨和周晓怡一起那肯定得让他先肏翻一对再说,有时候是我和我妈伺候老熊肏翻金阿姨和周晓怡,有时候就是金阿姨娘俩帮老熊肏翻我和我妈。好在老家伙也知道我们是特意惯着他,胜之不武,所以只要我们四个极品骚货不碰在一起他也不这么玩,更多时候还是让我们伺候他肏翻其他小骚货。
 回到场中。
 局面和我预测的一样,张老师插着金阿姨的骚屄休息片刻就重新威风凛凛地回到周晓怡胯间,刚挺腰就肏的这小骚货惨叫一声,骚屄里那水喷的好像撒花似的,看得我直撇嘴……这已经不是张老师肏的狠,而是周晓怡自己放水放的狠了。
 主动让男人肏翻,这事说难也不难,对我们极品骚货来说其实更简单,毕竟我们对各种姿势体位的掌握程度已经足够高……很多姿势稍微调整一下对男人来说根本感受不出区别,但女人的体力消耗却可能直接翻倍。至于放水那就更不用说了,外围都会,只不过熟练程度不一样罢了。
 韩阿姨和李婉黛未必不知道这些道理和技巧,但实践次数少了一点,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差了一点,对姿势调整的把握缺了一点……这些因素加起来,就是她们娘俩暂时还无法跨越的鸿沟。
 “啊……张老师,我不行了……翻了……”
 不到五分钟,周晓怡就在张老师胯下完成了累计十次的喷水任务,最后娇躯瘫软的时间几乎就在最后一次失禁同时,可见这小骚屄最近技术又有进步,对自己体力把握的相当精确。
 张老师停下动作,喘着气扭头笑道:“老钱,我这完成一半了,你可得加把劲啊……晓怡再坚持五分钟,给大家认证下哈……开动!”说完,张老师深吸一口气,胯下的大鸡巴再次狠狠抽插起来,与此同时,周晓怡身下一直顶着她屁眼不懂的男生也开始动作,伸手托起她的屁股也猛然朝上肏弄起她的屁眼来。
 两根大鸡巴上下翻飞,噗哧噗哧地肏了五分钟——这是让大家确认周晓怡不是装作被肏翻,而是确实被肏的骚屄和屁眼都夹不住、没尿了、身体也软了,实打实地不能继续肏了。
 “哎呀,换人换人,恭喜张老师肏翻周晓怡,先拿下一局!”我娇笑着夹住章主任的鸡巴朝前爬去,大声道:“这回换我给张老师助攻了,就委屈章主任您和张老师一起使用我这个教学道具吧!”
 章主任按住我的小屁股,懒洋洋地从我骚屄里抽出鸡巴重新插进屁眼里,笑道:“不委屈不委屈,佳怡这小屁眼和一点都不比小嫩屄差,咱俩翻过来吧,让张老师方便一点……”
 “哎呀,你们不着急,佳怡先歇会,我自己给自己助攻!”
 金阿姨已经在我旁边接替了女儿的位置,屁眼里坐着一根鸡巴劈开双腿让张老师插进骚屄,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媚眼如丝般发浪道:“张老师,刚才你教育我家晓怡的样子好威猛!好勇武啊!看得我这当妈的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好想也让您像教育晓怡一样教育教育我呢……”
 张老师耸着腰杆笑道:“没问题啊,我这就好好教育教育你!”
 “哎呀,张老师,您别着急嘛!”金阿姨伸手到自己胯下套着张老师的鸡巴根,抚媚地说道:“您看您这根教鞭都脏了,还有点弯,打起人来肯定不如刚才那么疼……这可起不到教育效果呢……”
 张老师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金阿姨嫣然道:“简单啊,您先慢一点,在我这里把您这根教鞭好好洗一洗、泡一泡,然后再教育起我来不就和刚才教育我女儿的时候一样厉害了吗……反正咱们领先了这么多,磨刀不误砍柴工嘛……”
 张老师狠狠一挺腰,把鸡巴深深肏进金阿姨的骚屄深处开始飞快耸动,哈哈笑道:“那就这么定,等会你没力气了我再用佳怡洗教鞭。”
 我在旁边看的直咧嘴,晒道:“张老师,您可悠着点……您这根教鞭如果没力气了我们都能帮忙,但如果是腰杆没劲了可谁也没招。”
 众人闻言,都哈哈大笑起来。
 接下来出乎我意料的是金阿姨差点就让我没能出场,她采用了我们极品骚货陪男人单肏时候常用的自给自足玩法——先是调整姿势夹紧骚屄让张老师舒舒服服地狠肏,被肏尿了两回之后直接盘住张老师的后腰没让他出来,一边温言细语地哄着张老师放慢速度休息,一边松屄放水帮张老师恢复状态,然后等张老师休息够了直接开肏……
 直到第八次被张老师肏喷后金阿姨才娇躯一颤,有些不好意思地扭头看着我说道:“唉,这回得麻烦佳怡了……体力没算好,张老师可比我预料中还猛啊……要是再让张老师趴在我身上休息,估计等会坚持不到第十次就得瘫了。”
 我赶紧抬起屁股叫道:“张老师快来快来,人家小骚屄里水多的都能养金鱼了,就等着你呢!”
 张老师从金阿姨身上抽出鸡巴站起来,走到我胯间一边挺送一边笑道:“那张老师就给你个大金鱼!”
 “呲啦!”
 我把小腹一挺,也尿出一道水箭来,娇声道:“张老师,我看您这不是大金鱼,分明就是专门打井用的大钻头哇,不然怎么钻谁谁就出水呢!”
 张老师被我逗得哈哈大笑道:“佳怡你真会说话,看来等会我教育完小金还得再教育教育你啊!”
 我咯咯笑道:“哎呀,那怎么好意思呢……您要不怕累着,我可是求之不得啊……人家最喜欢张老师的大教鞭、大金鱼、大钻头了……”
 “好好好,那你等着!”张老师抽出被我泡得湿淋淋的大鸡巴,回到金阿姨身上狠狠一顶,打算继续狠肏,于是噗哧一声,又肏出一股水箭来!张老师不由笑道:“哎呀,小金,你给钱老师留点面子嘛……这么快就让我赢了,钱老师可怎么办?”
 金阿姨娇喘着媚叫道:“啊啊,张老师,不是我不给钱老师面子……哎呦,实在是您今天太厉害了……这大鸡巴刚肏进来,就顶得我全身发麻……嗷,您可稍微慢点,别不等我尿十回就把我肏翻了……啊!”
 “不比了!”钱老师这边刚把韩阿姨肏翻,转头一看金阿姨这边胯下的地面上早就积水成河,都快进入尾声了,顿时没有了继续的兴趣,走过来狠狠一鸡巴齐根顶进我的骚屄里,大力抽插起来,粗声道:“累死我了,赶紧用佳怡爽爽。”
 我赶紧屁眼一夹先定住章主任的鸡巴,把双腿朝两边尽量分开,娇声道:“哎呀,欢迎钱老师来爽……您快消消气,要么干脆射一发吧……”
 钱老师一边抽插一边笑道:“是有点想射……不过小婉黛助攻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发就射给你吧……婉黛啊,等我肏够佳怡再拿你冲刺。”
 “哎?哎呀,谢谢钱老师!我这就准备!”眼巴巴在旁边观战的李婉黛顿时喜出望外,赶紧请男生们帮忙把被肏的瘫软如泥的母亲韩阿姨抬到我旁边,头朝着我屁股的方向躺平。
 “钱老师,我妈现在可没力气帮您助威了,就让她看着您射到我的小骚屄里好不好?”李婉黛爬到母亲身上,高高撅起屁股把小骚屄虚压在韩阿姨脸上方,回头媚笑道:“您看这个位置咋样,您肏完佳怡姐挪一步就过来了!”
 我扭头提醒道:“李婉黛,你要是着急了可以先舔舔你妈的骚屄,那里面全是钱老师的味道……”
 李婉黛赶紧低下头把俏丽的小鼻子埋进韩阿姨那两片张开的大阴唇里,深深一吸气,立刻惊喜地叫道:“哎呀,真是钱老师的味儿……感觉就像我正含着钱老师的大鸡巴一样呢!”
 钱老师哈哈一笑,在我身上又爽了会,换到李婉黛身后按住她的小屁股冲刺片刻,狠狠一挺,开始将浓浓精液射进她的小骚屄里。
 “啊!钱老师好棒……你的精,射的人家好舒服……”李婉黛娇吟一声,双腿打颤着说道:“妈,你看见了吗!咱们娘俩总算没白忙乎,多亏你让钱老师玩出火气呢……”
 韩阿姨虽然全身乏力,但说话还是没问题的,赶紧喘着气答道:“看见了看见了,乖女儿,钱老师的大鸡巴就插在你屄里一抖一抖,正把精往里送呢……等会钱老师射完了你就直接坐在妈嘴上,让妈也尝尝钱老师的味道……”
 另一边,张老师也完成了肏翻金阿姨的任务,再次到我身上休息,一边懒洋洋地捅着一边问道:“佳怡啊,我这早上射过了,现在不太想再射……可肏了这么半天,不射又难受,你有啥办法没?”
 我无奈摇头道:“张老师,如果只是不想射,那我肯定能让你射不出来……可你既然憋的难受还不想射,那我就没办法了。”
 李婉黛在旁听了赶紧叫道:“张老师,我有办法——您肏我妈呀!她被肏翻之后现在屄里松垮垮的全是水,插进去跟下水道一样,几下就没兴致了……然后插着歇一会,自然就软了。”
 “哎,有道理啊,我来试试……”张老师放开我走到韩阿姨胯间,挺起鸡巴干了进去,顿时皱眉道:“感觉像在肏暖水瓶一样,真挺败兴的。”
 李婉黛正坐在母亲头上抠着屄里的精液与她分食,低头一看,不由舔着嘴角嘻嘻笑道:“张老师,您再插深点别动,这就软了一半啦!”
 张老师也低头一看,不由笑道:“还真好使……那你起来,让我趴你妈身上歇会……”
 钱老师射了,张老师不想肏了,只剩下我身上的章主任自然也没了兴致,于是抽出鸡巴来让我帮忙舔干净,走到外间去休息。已经穿好衣服的张老师和钱老师恢复了为人师表的严肃形象,匆匆走出炮房准备授课。
**********************
 
 下课铃响起。
 我懒洋洋地抬头四顾,才发现不知何时英语老师和几位男同学也出去了,炮房里只剩下韩阿姨和李婉黛,金阿姨和周晓怡这两对母女和我。
 周晓怡也抬起头四下看看,猛然一扑棱翻身而起,伸了个懒腰笑道:“这帮老色鬼总算都走了,装的我好辛苦!”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金阿姨也坐起来,揉着奶子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晒道:“不过我也以为张老师能射一发呢,白让他玩了,唉……”
 “金阿姨,晓怡姐,你们不是被肏翻了吗!”李婉黛瞪大眼睛,恍然道:“原来你们俩都是装的!”
 “你这是废话!才一节课的功夫就想肏翻我和我妈,也太小瞧人了!”周晓怡得意地晒道:“就算我们全力配合,也得张老师和钱老师一起干才差不多。”
 李婉黛喟然叹道:“看来我和我妈都还差的太远了……晓怡姐,当时你和阿姨装得真像,我可一点都没看出来是假的!”
 “不算假的,其实也瘫了会儿。”金阿姨一边清理身体,一边笑道:“就是恢复的快些,大概三五分钟就能接着挨肏了……”
 韩阿姨勉强撑起身体,有气无力地说道:“其实我也没被彻底肏翻,只是后来实在尿不出来也夹不住屄了,体力倒是还剩点。”
 金阿姨淡淡道:“夹不住屄就已经够了,就这个地方不好装,剩下装成全身瘫软乏力的样子谁都会……”
 韩阿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金姐说的对,其实我也有点假装,现在恢复挺多了……今天钱老师这强度是比婉黛同学差点……”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佳怡的一天 第三章 在学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