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回答古易的并非玛丽,而是三人正在寻找的李梅翔学姐。
  依旧叉着腰俏立,只不过李梅翔这次并未裸体,而是穿套很贴身的女性军装。紧身背心外是迷彩短袖上衣,高耸双峰几乎要撑破衣服。下身短裙将翘臀绷紧成浑圆形状,两条大腿修长而充满弹性,演绎着“尤物”二字的具体含义。
  李梅翔出声之后就很严肃地站在原地看着古易,给人种英姿飒爽的感觉,皱眉道:“别告诉我说你也被特招入伍了!不过……答案如果是否的话,我希望你解释一下——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
  玛丽惊呼道:“哇!特招入伍?古易……你的学姐好厉害啊!”
  在淫纪元,“军人”是一项很特殊的职业,是罕有的几项终生制工种之一。通常从三岁以下的婴儿中选拨,一旦参军入伍,毕生都无法退出。
  而成年人被特招参军是比率更是万中无一。不过根据惯例——“特招军人”不必从基层做起,在入伍初期就会被任命成普通军官级别。所以说李梅翔居然会在短短时间里被“特招入伍”,的确可以算得上是厉害。
  面对李梅翔的质问,古易正在考虑该怎样回答,忽听房间内传来一声惊呼。
  “外面的人——快——闪开!”
  众人应声望去。发出提醒的应该是一圈女兵中某人,但已经无从分辨究竟从谁口中喊出这一声。因为每个人都带着惊骇神色朝这边望来,好像玻璃门外正发生某些无比恐怖的事情。但几人却只能听见“啪啪”连声,肉体撞击的急响,看见东方衣悴正在奋力肏干一名正对着房门的女兵。
  那女兵跪趴在地,汗如雨下,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微微颤抖着,已经处于失神状态。她的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前方,上下两瓣嘴唇都好像狂风中的玫瑰花一样,双唇大张,似乎想要发出一阵声嘶力竭的呐喊,但樱唇开合间却没有半点声音。看来她不知高潮了多少次,显然已经达到极限,很快就会脱力。
  对淫纪元女性而言,在日常生活中被男人肏到脱力、脱水,甚至脱肛、脱阴的情况虽然不算家常便饭,但也绝对屡见不鲜,相关救护方式早在小学课程中就已经普及了。淫纪元女性甚至把自己第一次极限高潮的时刻当作迈向成熟的标志,换句话说——没有被肏到死去活来一次的女人,就好像旧时代中的处女一样。
  所以几人并未将注意力放在这一对男女身上,唯有露茜似乎想到了什么而勃然色变,一边拉住女儿玛丽朝后急退一边叫道:“快闪开,那女兵……她的异能是外放性质的!”
  古易和李梅翔同时一惊,飞快朝后退去。
  就在这时,接待室的门框上的玻璃忽然像海浪般涌动起伏,甚至连墙壁也如烧开的水一样沸腾起来。紧接着,一股看不见的力量融化了墙壁,急退中的四人如遭雷噬,全都被打的凌空飞起。身体还未落地,体表的衣物已经像蝴蝶似的片片飞散。
  “噗通!”
  四人重重落地,痛的好像全身骨头都碎了。
  再看原来接待室正门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玻璃门、门框和部分墙壁凭空消失,只剩一道半径超过两米的浑圆图案,切口边缘紧贴着地面,整齐光滑,看上去就像当初建成之际就特意修造出这样宽阔的圆形入口。
  再看东方衣悴和他胯下那名女兵,两人依旧保持着性交的姿势,一动不动。
  东方衣悴的脚尖踮起,双手紧紧按住女兵的丰臀,脖子上青筋暴露,将原本十分英俊的脸变得有些狰狞。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做出前顶姿态,身体已经弯成“(”形,好像仅仅把鸡巴插进女兵阴道内还不够,干脆要把自己也送进里面一样。
  那女兵的样子则好像引亢高歌的天鹅,她用双臂支撑着身体,正努力抬起自己的上身。双眼瞪得溜圆,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似的,死死盯着虚无的正前方。雪白的脖子抻得笔直,嘴巴大大张开,已经超过了人类上下颚所能承受的极限角度。
  虽然没有半点声音从她嘴里发出,但偏偏每一个人第一眼看到她此刻的样子,都会觉得耳朵里“呜”地一声,好像无数细针正划过铁板。
  两人就凝固在这样的姿势下,身体好像石化的雕塑一样,给人感觉怪异绝伦。
  古易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要四分五裂一样,挣扎着抬起身朝接待室内看了两眼,忍不住苦笑道:“我……总算……见识到性异能了……真是……”话未说完就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晕倒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
  古易被一股尿意憋醒,仔细分辨才发现那并非尿意,而是有个女人正蜷缩在被子里,跪趴于自己的双腿中间,用嘴巴含住龟头,灵巧的舌头一圈一圈舔动着。
  先仔细判断了一下自己此刻的身体状况,发现所受到的伤势全部无碍。古易这才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被子隆起的弧度,猜测着胯间女人的是谁——身材很丰满,可以排除露茜和玛丽母女。高耸的屁股将被子顶出两个完美的球形,看起来应该是学姐李梅翔了。
  “学姐,怎么伤刚好就这么兴奋?”
  “学姐?”隔着被子发出的声音有些沉闷沙哑,显然并非李梅翔,而是某个古易不认识的女人:“这里可没有什么学姐和学妹,你如果喜欢角色扮演的话,恐怕是要失望了。”
  那女人冷笑一声朝上钻来,光溜溜的娇躯好像蛇一样从被子中端扭动几下,顺利趴到古易胸上,屁股一抬、一落,便熟练地将整根大鸡巴吞入体内。而后便是极具技巧地摩擦和蠕动,很快将两人的身体协调到一种统一的机械状态下,就像进入轨道、开始加速的火车般自然运动。
  古易在开始的时候发现那女人的阴道虽然湿润,但宽大松弛,肏起来空空荡荡的几乎没什么感觉。可随着那女人不断地调整姿势和位置,鸡巴被阴道口上端压住,每次肏进去的时候龟头正好顶在子宫壁的凸起处,而肉棒亦不再悬空,就好像巨大圆木在七扭八拐的溪流中前进,总是不断和两岸凸起处产生摩擦。竟然让自己越肏越爽,几乎下意识地配合起来。
  那女人见古易开始主动上顶,依旧低头仔细观察着他肏弄自己的力度和角度,并不断调整自己的姿势,直到古易又主动放缓速度,这才抬起头淡淡招呼道:“你好。”
  古易也低下头打量着怀中的女人,发现她的年龄比自己想象中还要老一些,虽然她的皮肤很滑、很有弹性,下体结合处也足够温暖湿润,但那张脸显然已经青春不再。
  爬满鱼尾纹的眼角显示出这女人起码也有五十岁上下,嘴角下有颗美人痣,让这张成熟的脸庞平添了几分风情。即便在亲密激烈的交媾中,一双眸子也始终平静深邃,展示着只有经历过岁月磨砺后才有的成熟与睿智。虽然功效并不明显,但她的嘴角正微微扬起,似乎努力做出一个微笑。
  古易缓缓问道:“你是谁?”
  那女人微微皱眉,答道:“我觉得你应该先问,这是哪里?”
  古易道:“好吧,这是什么地方?”
  那女人道:“这里是监狱。”
  “什么?监狱!”
  “是的。”那女人的嘴角扬起,显出一丝真正的笑意,淡淡反问道:“不然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特护病房吗?”
  古易扭过头打量房间,道:“如果不是你提醒,我还真以为自己在特护病房里呢。”
********************************
 
  四面墙壁上既没有门窗,也看不到透气孔。屋顶和地板也同样,整个房间就像个严丝合缝,密不透风和盒子。这种格局的房间在淫纪元并不罕见,看似没有出入口,其实每一堵墙壁都是由电脑控制,可以自由升降的。
  早在百余年前,一部分人对随时随地的性爱还有着一定抵触,所以这种活动式房间应运而生,成为当时建筑的主流。男女们根据需要,让墙壁升起或者落下,将房间隔断成一个个格子,方便在其中做爱。
  随着时代进步,人们早就把男女结合的行为看作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这种建筑风格还是保留下来。
  如果没有对墙壁的使用控制权限,这里的确和监狱无异。
  古易心思转动,一边对女人问道:“那你是谁?是来审问我的吗?”
  那女人淡淡道:“不会有人来审问你……至于我,我是你的互助狱友。”
  古易奇道:“互助狱友?”
  “是的。犯人也是人,也需要性高潮。”女人抬起屁股重重坐了两下,让身体保持在比较兴奋的状态,解释道:“互助狱友,可以用来解决彼此的性需要。”
  “呃……”古易连忙挺起鸡巴配合着朝上顶去,同时定了定神,继续问道:“为什么没有人来审问我?”
  女人的动作一停,用十分怪异的目光看着古易,良久才冷冷道:“因为你的罪证确凿,根本不需要审问,直接判刑就可以了……嗯,终身监禁。”
  古易失声叫道:“什么!”
***********************************
 
  因为人口数大幅度锐减,淫纪元早已取消了死刑,最高刑罚既是终身监禁。
  上一个纪元里,曾经有人说过——“人类彼此间争端的起因,50%是由于女人(性),而另外50%则由于财富(资源分配)。”
  对“性”成为了生活基础,而物资实现了按需分配的淫纪元,犯罪率确实低的惊人。所以量刑标准也非常严格——上限可以判处终身监禁的罪行超过一千种,甚至从别人口袋里偷走一毛钱也可以判个十年八年的。
  从道理上说,“擅自闯入军部”的确能达到判处终身监禁的上限刑罚,但这显然并非古易预期中的效果。
  “不可能,我要见监狱长!”
  “哦……那么你需要先满足我才行。”
****************************************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纪元 第九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