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母女花专场下
 经过阿绣这么一说,在场母亲的思想顿时转开了。立刻有一位十分年轻貌美的母亲拉着女儿的手走出来,笑道:“听这位姐姐一说我就想开了——其实我每次带女儿出来玩都要帮男人助兴干她,肏到高兴时候男人沾着我屄里的水把小紫干哭干晕也都是常事。”
 尤带着稚气的娇嫩女儿小紫大声道:“人家最喜欢和妈妈一起挨肏了,妈妈的水最多!叔叔们单独肏我的时候都不敢使劲,只有沾了妈妈的水才有力气!”
 “呵呵……”另一位母亲也拉着女儿走进场中,油然道:“其实李校长刚才要是不把话挑明,肏起来两三次高潮过后再提要求我肯定就答应……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起码有个心理准备省得到时候丫头抽抽起来让我太担心。”
 通过阿绣母女的说服教育又有两对母女带头,气氛立刻活跃起来,剩下的母女们也半推半就地来到场中,或是羞答答地、或是大胆奔放地、或是平平静静地、或是含情脉脉地准备起来。
 李正义见阿绣母女表现的出色,赶紧打个手势让她继续控场。
 于是阿绣转身站到老熊身边,轻声道:“熊总,一看您坐在这泰然自若地享受就知道咱都是同道中人,干过的女人一定不少吧?”
 老熊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像大妹子和小闺女这样的也没干过多少。”
 “啊,熊总过奖了……”阿绣嫣然一笑,继续问道:“刚才听说熊总以前主要干熟女,最近才开始喜欢肏小女孩,不知有没有喜欢的流程套路?”
 “嗨,这事还讲什么套路,拽过来就干呗!”老熊不耐烦地反问道:“大妹子都会啥套路,给咱演示演示?”
 “哎呀,那可说来话长了,不如请熊总亲自操作操作吧——哎,乖女儿,过来陪妈挨肏了!”
 “嗨,来了来了!”早就骚水横流的林雨涵闻言,赶紧凑了过来。
 阿绣继续微笑道:“熊哥说喜欢肏小女孩,那咱就先肏小女孩。不过我先纠正下,其实你真正喜欢肏的应该是小骚货而不是小女孩,尤其是像我闺女雨涵这样的小骚货……你看她一不爱财二不爱貌,就喜欢男人的大鸡巴肏,看着你这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不但不害怕还两眼放光,是不是够骚?”
 熊哥舔舔嘴唇嘿嘿笑道:“够骚,够骚。”
 “那就对了,您记着肏这样的小骚货一定要狠!从正面上,一边把鸡巴狠狠插到底,一边还可以欣赏她瞪圆了眼睛、张大小嘴发骚发浪的表情……”
 由阿绣母女示范指挥,李家父子和熊也各自找了个小女孩劈开那粉嫩的双腿,狠狠压上去。此起彼伏的娇吟声顿时连续响起:“喔!”
 “啊……”
 “嗯!嗯!”
 “对啦,狠狠肏几下,小女孩的屄紧,一定要尽快把水干出来!小女孩她妈要是在场的话,一定要叫过来让她在旁边看着,如果人多顺便可以再喊一对母女也来参观学习……”
 李正义精心准备的场面当然是“人多顺便”,于是马上又有四对母女进场,围在四个男人身边看着他胯下的小女孩婉转呻吟。
 阿绣则笑吟吟地进入角色,道:“这时候就该我上场啦——哎,熊哥,你今天火力好棒啊,怎么都没等我就肏上我家这小骚货了?她这岁数小,湿的又慢,您这么干多累啊,要不还是先用我培养培养心情,让小丫头酝酿酝酿?”
 老熊微微一愣,正想答话却见阿绣已经趴在女儿的小腹上,头正对着“噗噗”肏弄的鸡巴,浪声叫道:“乖女婿,快把你这大鸡巴给妈舔舔再干,今天咱们初次见面妈也没别的见面礼,只能用妈的屄让你享受享受然后再配合你狠狠干死这个小骚货了……”
 然后还是不等老熊说话,阿绣已经翻身骑在女儿腰间,把个圆润丰满的大屁股朝后一撅,再次换成楚楚可怜的表情,回头看着老熊道:“这位大哥,你闲着没事要肏着我们解闷我不反对,可是闺女还小,水少屄紧不说,很多体位也不熟练……麻烦你先冲着我来,想怎么干我女儿就先怎么干我,干完了沾着我的淫水也好肏闺女,让她摆出和我一样的姿势学着……”
 原来阿绣见老熊虽说也是圈里人却有点不解风情,肏起女人的屄来纯凭体力硬干,一点都不讲究方式方法。于是干脆现身说法地给老熊表演起来,让他体验下母亲帮着男人助兴一起肏女儿的乐趣。
 老熊果然没见过这种阵仗,当时喘气就粗了,胯下的动作也愈发刚猛,连声问道:“大妹子,你这嗑唠的太硬了,还有没有?”
 “当然有了,大哥你让雨涵出来,跪倒你后面看你肏我……”
 老熊连忙抽出鸡巴,让林雨涵从母亲身下爬出来钻到自己身后。耳听阿绣继续说道:“干小女孩是看脸,所以从正面干。不过干小女孩她妈一般就是看身材了,还是从后面比较有感觉……其实要说年轻女性屄紧一般没错,但水多通常就不能和成熟女性比了,所以要干母女花就应该先干妈!”
 阿绣一边用手臂撑住娇躯,摇晃着倩臀承受老熊的撞击,一边继续教导他肏屄的套路和要领。
 圈子里对老熊这种实干派的态度一直呈两极分化,一部分人认为肏屄就是肏屄,能接受圈里规则、有本事肏的对方舒服就叫厉害;另一部分人则认为把这事弄得只剩活塞运动,肏起来女人见屌就湿、男人见洞就插,是非常退化的性行为。
 阿绣的观念就属于后者,总觉着肏屄时候不能光是干,应该有点调戏、调教的过程才更有意思,女人含着淫言浪语挨肏才更有快感,所以她碰到老熊这样一味埋头狂肏的猛男就忍不住要说教一阵。
 老熊也从善如流,抱着阿绣丰满圆润的大屁股一边猛肏,一边进修学习,很快就学着发号施令起来:“哎骚货,把你的大屁股使劲摇,老子才能多肏出你的水来,不然等会水不够多,怎么干你家的小骚货!”
 “啊,是老公……”
 “小骚货,爬过来看你爹我是怎么干你妈的,好好学着点,等会老子也这么肏你!”
 “没问题,爸你放心吧,我一直看着呢……你已经把我妈的白浆干出来了,再干几下她就要喷了……”
***********************************
 
 玩了一阵母女四飞,几个男人都累的气喘吁吁,这才发现距离开场时定下的目标还有一段很遥远的距离——初中女生的年纪虽小,但身体发育毕竟也都算成熟了。尤其在场这些个个都是群交乱伦面不改色、轮奸暴肏习以为常的精英,就是她们已经肯配合,想要凭李家和熊家父子四人就肏的所有小女孩都口吐白沫人事不醒也未足够。
 不过李正义当然还是早有准备!
 阿绣和林雨涵母女在一场高潮过后稍事休息,重新来到场中,与她们俩同时登场的还有李晓红和林冰——四位重量级的极品女性要开始发挥她们的真正实力与重要作用了。
 “来来来,一个妈一个女儿,都赶紧排好……”依旧是阿绣母女控场,恢复了活力的林雨涵指挥众母女一字排开,然后开始安排己方的位置:“林冰姐,你和熊总都不喜欢说话,正好凑一对。”
 “好。”
 “我和我妈就陪着李校长爷俩了,那剩下小熊,就交给李主任吧?”
 “呵呵,没问题,小熊别嫌弃就好。”
 李晓红和林冰分别走到熊家父子面前站定,转身、弯腰、撅起丰臀。两对父子各自挺腰,捧着四位极品女性的腰肢肏干起来。
 “哎呀我靠!真舒服!”
 小熊干了好几个普通母女,此刻将鸡巴往李晓红屄里一插,顿时觉得暖洋洋、爽歪歪,那屄口好似钢圈一样紧紧箍住自己的鸡巴根不让自己射精,而屄里面的腔道就好像照着自己的鸡巴订制而来、屄肉不松不紧地裹住鸡巴轻轻蠕动,竟然每个角度都能照顾的到。忍不住叫道:“李主任,你这屄简直神了啊!”
 老熊刚才已经肏过阿绣和林雨涵,表现还好些。但肏着林冰的屄也忍不住吸了口气道:“咦,这娘们真够极品的!”
 小熊立刻兴奋地插口道:“爸,李主任这才叫极品!我看也就我后妈金阿姨能勉强比比,不信你试试!”
 老熊闻言不由和儿子换了位置,笑道:“哦,那我试试……哎呀,李主任,你这技术确实好的让人没话说啊!”
 李晓红闻言就知道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赶紧耸着大白屁股使劲套弄老熊的鸡巴笑道:“熊总别急,等会完成任务您要还没玩够,我们四个保证让你们爷俩爽透……等合约签字的时候我还有节目给您表演呢。”
 “哈哈,好说……有李主任帮忙,我看干躺这些小娘们应该就跟玩一样!”
 “呵呵,可不止我们四个,既然都说是要往死里狠肏小姑娘,那怎能少了助兴的道具呢?”
 这时只见早先出现过的那几个壮硕男生重新走出来,同行的还有几位一样身材强壮的成年男性。李晓红笑着解释道:“都是父子关系,呵呵,够应景吧……我知道熊总就算自己带着儿子也能摆平她们这些母女花,不过咱时间有限,我就叫了些学生和家长帮忙当一回道具,熊总不会见怪吧?”
 老熊干净答道:“呵呵,都听你们的。”
 “那成了,咱开工吧……”
************************************
 
 “下一个……骚货,撅腚!小姑娘,过来看着我是怎么肏你妈的!”
 听到命令,女孩的母亲高高抬起屁股,努力将阴道口朝后送去,然后如愿以偿地被一根沾满体液的粗大鸡巴顶住、狠狠贯穿。
 老熊按着女人的丰臀,一边肏弄一边问道:“小丫头看清楚没,看清楚就过来躺好,老子等会肏完你妈就这么肏你!”
 小女孩轻轻嗯了一声从老熊身后退开,很乖巧地躺到母亲身旁,劈开雪白的大腿,将粉嫩的阴道口尽量张开,等待着身旁的男人。
 “儿子该你了!”老熊肏干了女孩母亲一阵,直到鸡巴上沾满了润滑的液体后起身趴到小女孩身上,再一次狠狠地插入进去。
 小熊挺着鸡巴走到妇女身后,将鸡巴插进她的阴道里肏弄几下同样沾了淫液后抽出来,上前趴上女人的后背,从上向下开始砸弄肏干她的屁眼。
 “哗啦。”
 这边老熊很快就把小女孩肏出了第一次高潮,起身离开她重新来到女孩母亲的身后,将鸡巴狠狠顶进她空着的阴道里,和儿子开始二穴齐入,一起狠狠肏干女孩的母亲。
 “啊啊……哦哦……”
 女孩的母亲也很快到了高潮,这时在一旁充当道具的男性走过来,仰躺在地上,将胯下的鸡巴高高竖立着指向天空。
 老熊则拉过等在一旁的李晓红,将鸡巴插进她养人的水屄里一边休息一边指着女孩母亲道:“上去吧,骚货!老子不占你便宜……你就当老子为了肏的舒服,往你后面插了根棍子。”
 女孩的母亲翻过身坐到男性腿上,抬起臀部用屁眼缓缓坐进他鸡巴上,然后抬起腿朝身体两侧劈开露出水淋淋的屄口,勉强笑道:“大哥,其实就算你让别人轮我也行,用道具也可以,反正咱说好了必须沾过我水的鸡巴才能肏我姑娘。而且你要想让我帮忙叫好,怎么也得先把我肏迷糊了才行吧?”
 “没错,你等着吧……”
 另一位充当道具的男性走过来站到女孩母亲胯间挺起鸡巴,用龟头在她的屄口沾了沾,笑道:“妹子,我去给你女儿塞棍子了……”
 “行,去吧,使劲塞。”
 道具男让开位置,在李晓红身上休息过的老熊立刻狠狠扑了上去,先将女孩母亲的屁股一压,让她的直肠彻底顶死下方的肉棒固定住身子,这才将鸡巴狠狠肏进女孩母亲体内,抽插起来。
 再看小熊同样精龙活虎,父子俩都采用正攻方式,把小女孩和她的母亲牢牢压住不让顶进她们屁眼里的鸡巴活动,母亲和女儿肩并肩坐在男人的鸡巴上拉着手十指紧扣,时而在对方发出惊心惨叫时扭头看去,然后露出惊讶、羡慕、鼓励或心领神会的笑容。
 父子俩始终记得今天的目的是要肏的小女孩她妈主动求饶,心甘情愿求着自己随便暴肏小女孩、服侍着肏到女儿昏迷失禁才算成功——这事说难其实也不难,就是一直肏一直肏,肏的女人很爽很爽、开始不经大脑地下意识配合。而对圈中女性而言,这种配合其实早就深入骨髓了,现在要做的只是深度发掘而已,所以他们始终贯彻“以屌服人”的方针,甚至每当母女俩有达到高潮的情况还主动放其休息片刻,如此诚意让母女花感动不已,赶紧表示出进一步配合的态度:“啊,新老公你太讲究了,不趁着我爽到没力气了赶紧干,居然还让我恢复休息……就冲你这诚意我也得多配合配合,争取让你干得服服帖帖,心甘情愿帮着你肏死我闺女啊!”
 “嘿嘿,那你看看!你就劈开腿好好等着吧,我就不信肏出七八次高潮后你还不求饶……”
 “喔喔,好舒服……哥哥谢谢你,人家好久多没这么爽了,真想妈妈赶紧同意让你肏的更恨点……要不你别趴我身上等了,和爸爸一起肏妈妈吧,赶紧肏的她答应你……”
 “好,那你看着……”
 起身留下小女孩继续享受高潮的余韵,小熊让女孩母亲身下的道具男撤出,自己顶起少妇的屁股再次与父亲配合着二穴通掼,大力肏干起来。
 女儿还把右腿压在了母亲的左腿上,从彼此大腿的晃动中感受着被人肏弄的韵律,老熊看着小女孩那白嫩的小脚在面前晃来晃去,顿时肏干的更为卖力,大鸡巴干的小女孩她妈屄水纷飞,嗷嗷惨叫。
 “哎呀你看这水喷的,真是看着就爽!好姐妹,加油!一定要顶住啊!”几位排队等着被肏的母亲走过来助兴道:“虽然作为圈里人,我也喜欢被人肏到爽上天,迷迷糊糊地男人说什么就干什么……但作为母亲,我今天支持你挺住,一定不能被肏到求饶啊!”
 没想到这几句话不说还好, 一说出来却正好提醒了女孩母亲想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奋战,就算失败也有后面其他母女接着。心中憋着的那道精神一泄,顿时感受到下体的快感如潮袭来,转眼间陷入了失神状态:“嗷嗷……这位大哥,我的新老公,你太会肏了……快使劲干我,你和你儿子的鸡巴简直就神了,怎么肏的我这么爽!啊……前面爽、后面也爽,屄里爽、屁眼也爽……太爽了,你俩随便肏我吧,怎么肏都行,千万别客气……我女儿就在旁边,我要是不行了你们就先轮她,我们娘俩要有福同享……”
 目的达成,老熊忍不住喘着粗气哈哈大笑道:“骚货,这就求饶了?再坚持坚持吧,你都受不了,你看你闺女那么小、那么嫩,哪能受得了我们爷俩啊!”
 “没事……没事……”女孩母亲翻着白眼,迷茫而兴奋地叫道:“我帮你们舔鸡巴,舔的湿湿的再肏她就受得了啦……啊!又来了……绕了我吧,让我歇歇,求你们了,先干会我女儿,我帮你们助威,干死她……啊啊……”
 “好,这可是你说的!”
 “是是是……是,老公……你快停下,用咱女儿接着爽……啊,就说妈当年生她的时候忘了给她带根鸡巴,现在从妈屄里分出一根给她……啊,不对,缺一根补两根,爽死她……”
 “哈哈,好骚货,过来看着我们爷俩怎么干死你女儿!”
 “好啊,好啊……干死她……乖女儿,妈妈来帮你……”
 父子俩得了女孩母亲的许可再无顾虑,抽出湿淋淋的鸡巴扑到等在一旁的小女孩身上,用和肏她妈一样的姿势夹着她猛肏起来。
 “哦哦哦……妈妈,妈妈……水……”
 小女孩终于等到了盼望已久的暴肏,稚嫩的屄口被大鸡巴撞开,粉扑扑的屁眼被另一根肉棒撑圆,娇小的肉体急剧摇晃起来。她赶紧长大小嘴,急促呼吸着,嘴里发出阵阵无意义地娇吟,乌黑的大眼睛慢慢瞪圆了、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身上的男人露出痴迷、舒爽、无助等表情。
 “我来舔!我来舔……我还有力气……”女孩她妈赶紧跪趴在三人胯间,伸出香舌到处乱舔。
 这时李晓红和林冰同样默默上前,分左右躺到小女孩身侧,方便肏累了的父子俩趴上来轮流休息、养精蓄锐。而作为道具的辅助男性自然也不用再继续遵守规则,默默走到女孩母亲身后,将鸡巴插入她高高撅起的丰臀里狠狠肏干起来。
 “啊!啊……”早已迷失在快感中的母亲甚至没发现自己身后已经换了人,自然而然地迎合着男人的力道摇摆起来,把脸迈进女儿的胯间专心致志、全心全意地舔舐着三人交合的部位。
 在母亲的纵容下,小女孩很快完成了失禁、失神、失去意识三部曲,双眼翻白、娇躯抽搐着昏了过去。甚至直到林冰提醒熊家父子抽出鸡巴后,小女孩的双腿还在不停颤抖着,屄口一抽一抽地白浆翻滚、隐有血痕。
 负责急救的学生们赶紧把小女孩抬到一旁和其他被肏晕的小女孩摆成一排,一边唤来林冰帮女孩检查情况,一边将女孩的母亲也领过来。那些同样被肏到昏迷、脱水、脱力的母亲就和女儿摞在一起,把被肏到泥泞不堪的四个洞口作为战绩展示在外,而尚有体力的母亲则成为道具男们打发时间的玩具,一边继续挨肏一边照顾女儿。
 “这个也没事,喂她喝点水,歇一会就能醒了……”
 “知道了,交给我们吧……骚货,喂你女儿喝水了!哎,谁让你用嘴喂了?用屄喂,把腚撅起来,我帮你……”
 林冰检查完昏迷的小女孩做出医嘱,正按着女孩母亲屁股猛肏的少年动作不停,熟练地转换战地将鸡巴插进女孩母亲的肛门里,然后推着她的丰臀让她骑到女儿脸上,顺手拿起一瓶矿泉水示意女孩的母亲倒着塞进自己的阴道……
 等着挨肏的母女花也凑上来帮忙,看着一排被肏倒的母女们不由露出又惊又羡、跃跃欲试的表情——就像之前那位母亲说的,帮着男人肏女儿本来就是母女花的必修玩法,在没准备的情况下玩大了也属常见。现在有了心理准备,反而更容易享受到其中的快感,连续几位被肏到昏迷的小女孩都没有生命危险,让她们也彻底放松下来。
 其中一位母亲走过来,帮着被肏干的母亲将塞进下体瓶口对准女儿的嘴,打趣笑道:“呵呵,你这孩子真会玩……等这姐妹醒过来看见你这么祸害她,非揍你不可!”
 “没事,到时候再把她肏成这样就得了……”少年满不在乎地答道。
 “呵呵,哎,跟你商量个事儿……我算计着等会我上场的时候正好轮到你去当道具,到时候你轻点顶我屁眼,让我前面多爽会……”
 “没问题啊,那你怎么报答我?”
 “正常女人不是非常爽的时候肯定不陪你这样玩吧……不过我倒挺想试试,一点都不介意随时让你肏着屁眼拿屄给女儿喂水,你看咋样?咱认识一下,留个电话不……”
*****************************
 
 “下一个……骚货,撅腚!小姑娘,过来看着我是怎么肏你妈的!”
 “下一个……骚货,撅腚……”
 “下一个……撅腚!”
 在林冰和李晓红的辅助下,老熊父子简直比吃了春药还神勇,不管什么情况只要把鸡巴往两女的洞里一插都好像患者碰到神医一样。好几次老熊肏的太爽都是将将快要射出来才插进林冰屄里,结果鸡巴刚一痉挛准备发射,就见林冰秀眉一皱、大腿一夹,那屄口好像绳子一样掐住自己的鸡巴根、阴道里更是像压面机一样紧紧勒住肉棒开始蠕动,从龟头赶到鸡巴根一遍又一遍挤压,硬生生把精液挤了回去。
 还有一次小熊不小心跑马射了出来,李晓红见状赶紧喊他不可射完、趁着鸡巴还没软的时候插回自己屄里,然后小熊就惊奇地发现李晓红居然不用自己肏弄就潮吹了!而且屄口紧紧勒住自己的鸡巴根不让体液喷出来,就在阴道里好像温泉一样浸泡着肉棒,骚水如同海浪般又劲又暖地冲刷着鸡巴,竟然不一会就把刚射完的鸡巴又给冲硬了!
 既然金枪不倒,那剩下的无非就是体力问题。于是满屋子的初中少女和母亲依次瘫软在熊家父子和李家父子胯下,母亲们被肏的神魂颠倒,一个个哭着喊着请求身上的男人放过自己去转肏女儿,心甘情愿帮着男人舔硬鸡巴在旁边加油助威,让他们把女儿肏的人事不醒为止……
 最后看着四肢无力大张着双腿躺成一排的母女花们,老熊不但坚定了办学思想,更由此确认了今后肏小女孩的方式,那就是——以后专干母女花,没有母女也要老少搭配,沾着孩子她妈的骚水干孩子格外舒爽!
***************************
 
 办公桌前,摆着一摞厚厚的文件。李晓红正抬高双腿坐在桌上,把水波荡漾的私处朝前亮出来,不过吸引人目光的并非她那鲜艳湿润的阴道口,而是阴道下方红彤彤的肛门——那是一枚圆形的红色印章,上面写着“xx中学签约专用章”的字样,而印章手持的部分正被她用肛门吞下紧紧夹住。
 “熊哥,来盖章了……你看我给你准备的这个节目怎么样?”
 “哈哈,好!弟妹这是即考校我,又考校自己啊!”
 老熊大步上前,把李晓红美白圆润的双腿扛起在肩,胯下腰杆前挺,大鸡巴“噗哧”一声狠狠撞进她水润的骚屄里,把她悬空抱起来。
 “那也多亏熊哥体力好能抱得动我啊……学校这些小骚货仗着身子小,成天挂在男人身上玩,我都羡慕得不行。”李晓红搂住老熊的脖子主动荡起身体,丰腴美臀好像古代攻城时撞门的摆锤一样一遍遍撞向老熊胯间,笑呵呵道:“前几天听我家老李一说您这一米九的身高,我就惦记这事——终于也能享受享受小女孩的专用姿势啦!”
 老熊伸手朝李晓红屁股后面一摸,忍不住惊道:“哎呀我操弟妹,这么细的东西你都能夹这么紧!太牛逼了啊!”
 “哦……熊哥别急,咱们有很多页纸要盖章呢……”李晓红伸手搂住老熊的脖子,丰臀继续像钟摆般一荡一荡地套弄着大鸡巴,身后的印章则始终牢牢夹在屁眼里。
 那红灿灿的印章其实就是标准的公章大小,直径还不如老熊的鸡巴粗,插在李晓红软绵绵、白花花,成熟女性独有的丰满大屁股上犹如雪地中的一点寒梅,似乎稍一用力就会消失不见。
 金妮见状,笑嘻嘻地上前抽出一页文件,放在办公桌边缘摆好,笑道:“来,老公往这儿盖!”
 “哈哈,要盖章了!弟妹你得夹紧点,可别盖一下之后还得翻开你的屁眼去抠印章啊!”
 “呵呵,那也不一定……咱们可是双人节目!熊哥你越用力,我就越难集中精神,说不定前面被你肏的太爽,就忘了后面了……”
 “对呀,那我得努努力,争取拿到帮弟妹抠印章的机会……”
 于是老熊抱着李晓红上前一步,一边挺着鸡巴狠狠肏弄着,粗长的大鸡巴好像撞锤一样狠狠撞击着李晓红的骚屄,肏的她花枝乱颤、屄口的阴蒂好像扇子一样翻动着、骚水如喷泉般激射着,而老熊同时已经托起她丰满的屁股,把屁眼对准文件重重压了下去……
 “呯!”
 软绵绵的大白屁股狠狠砸到桌子上又被抬起,在纸面上留下一个鲜红的印章,周围水迹斑然。众人赶紧朝李晓红身后望去,却见雪地中那一点寒梅虽然颤巍巍地抖动,却依然怒放着、鲜艳着,被那一圈看不见的菊线牢牢夹住不曾稍动。
 众人无不叹服!
 金妮也把老熊的专用章拿出来,朝李家父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哎呀,咱需要双方盖章,可我却没有李主任这么好的技术,您二位看怎么办呢?”
  “嫂子客气了,主要我们爷俩也没有熊总这么壮的身材和体力啊!” 李正义赶紧道:“我看不如这样,咱们双方盖章的工作就让熊总一力完成,我妹妹当乙方的章,再请林冰配合来当甲方的章,如何?”
 老熊一听要让林冰也用屁眼夹着印章给自己肏,连声叫道:“好,好好!就这么定了,我辛苦一下,没问题啊!”
 金妮闻言一愣,不由问道:“那我呢?”
 “哪能忘了嫂子!咱们盖章总得有印泥不是?”李正义嘿嘿笑道:“既然我们这边出了两个屁眼当章用,不如就请嫂子敞开屄口给当一回印泥吧!”
 金妮顿时笑了起来,嫣然道:“那当然没问题,只是我这印泥有点干,补水的事情还得麻烦李校长和贵公子帮忙啊。”
 李正义拖着官腔正色答道:“为了咱们顺利签约,这点小事我们爷俩责无旁贷啊——保证完成任务!”
 小熊走过来叫道:“不行不行,还有我呢!李校长,咱们两家签约,我也得尽点力啊,您可得给我也安排个任务!”
 “哈哈,这还不好办——咱们签约过程中怎能没有掌声?就请熊公子带队,和咱们即将成立的初中部第一批学生们、家长们一起制造出热烈的掌声吧!”
 “哎呀,这个简单,正好我能做到……绣阿姨,你和雨涵快来让我试试谁的屁股肏起来最响!”
*******************************
 
 “噗嗤、噗哧、噗嗤嗤……”
 “啪啪、啪啪啪……”
 “呯——呯!”
 “哦哦……啊啊……”
 淫糜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陆续醒来的女孩子们在母亲陪伴下来到办公桌前围成一圈跪倒在地高高撅起倩丽的小屁股、努力撑住娇小的身体,让身后的男人粗暴肏弄着她们粉嫩精致的小骚屄——不过这时的肏屄只是手段,目的在于鸡巴齐根插入时男人的小腹撞击在女孩屁股蛋上那“啪”地一声!
 无数“啪啪”声响成一串,变成了热烈的掌声。
 女孩和家长们组成的圆圈中央是美妇金妮双脚朝天地仰躺在办公桌边缘,被李正义和李佳父子上下夹攻着,三人虽然初识但毕竟都是老炮,无论李家父子一起肏女人的经验还是金妮被两个男人同肏的经验都丰富无比。
 只见金妮虽然被肏的眼波迷离、娇躯乱颤,但纤细腰肢晃动的节奏丝毫不乱,始终跟随着父子俩肏干的角度力道进行调整,保持着让屁股悬在空中。这样李家父子就不用担心影响到对方,两根鸡巴落屌如飞、自顾狠肏鸡巴前的阴道和屁眼即可,三人肏起来竟然格外融洽。
 “呯!”
 “哎呀,这个章上没有印泥了……换人换人……”
 李晓红笑嘻嘻地从老熊身上跳下来,反手从自己屁眼里拔出印章。
 “金姨,看你的了!”办公桌上的三人动作一停,李佳笑嘻嘻地从金妮阴道里抽出鸡巴,用手扶着往下一压、一挺,和父亲一起将两根鸡巴同时塞进她的肛门里继续抽插起来。
 “嗷……”金妮不由地惨叫出声,赶紧咬住贝齿小腹一收一挺,主动狠狠套弄着直肠里的两根巨物,顿时有好几股水箭从屄口激射而出,喷洒在李晓红伸过来的印章上。
 “好妹子,谢啦!”李晓红反手将印章塞回肛门,不忘调笑道:“你这后庭够敏感啊,真该好好练练。”
 “我一直在练……就是只针对老熊他们爷俩的大小,没考虑到你这玩法……”金妮咬着牙哼哼道:“等我回去练几个月,保证也能夹住……哦,李佳!臭小子,你还不换回去……当心我拉在你们爷俩身上!”
 “哈哈哈……”
 几人说说笑笑间,只见办公桌前的老熊已经继续抱起林冰,一边熟练地将鸡巴插进她的阴道里狠狠肏弄,一边抬起她的丰臀继续朝桌子上狠狠砸去。林冰夹紧屁眼,将肛门里的印章牢牢固定住,雪白挺翘的丰臀被狠狠砸在桌面上……
 “砰!砰!砰!”
 纸张飞舞,美臀飞扬。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 正义呼唤 第六章 母女花专场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