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6-1
 
  学校,午休。
  “我操你妈,快出来!”
  王明明怒吼一声,胯下的大鸡巴好像重炮般深深埋进爱娜的骚屄里,肏的她双腿一顿乱蹬,总算让浓浓的精液喷射而出,一路向着子宫奔流而去。
  “哎呀,哎呀,漏出来了!你快闪开!”伏在王明明身后助战的蒋雨菲一把推开他,弯腰把小嘴贴在爱娜屄口上卖力吮吸起来。
  “我操,你倒是先帮我舔干净啊……”王明明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大口喘着气道:“连射五发真他妈累,我感觉像在跑一万米!”
  “你以为你那鸡巴在我阴道里进进出出的没有一万米啊?”爱娜也伸手抠着屄里的精液,嗔道:“瞧你射的,我屄里都装不下了……真浪费!”
  王明明看着两女急急忙忙分食精液,忍不住问道:“这玩意好吃吗?”
  “你自己尝尝?”
  “不要!”
  爱娜收回沾着精液的手指,无奈道:“其实不咋好吃,又腥又臭的……虽然据说能美容吧,我感觉也比不上化妆品。”
  王明明奇道:“那你们还吃着津津有味的?”
  “这样才显得够骚嘛!我们对精液表现的越重视、越渴望,你们才会越愿意射啊……”蒋雨菲抬起头一边舔着嘴角一边笑道:“大家都要,谁不抢就捞不着,慢慢就吃习惯了。”
  爱娜也点点头道:“就是习惯……这就好像你前些天还不挑怎么射呢,现在不也习惯俩人一起伺候你才射了么!”
  王明明无奈道:“我现在也不挑好不好?是你们非得一个挨肏一个陪肏的!”
  “行行行,是我们犯贱!”爱娜也有点无奈道:“可这就是圈里的规矩好不好?现在风气就这样——骚货太多,男人太少,每回射精都要弄点仪式感出来!大家恨不得像开业剪彩似的放个礼花昭告天下呢,这样我们挨肏、被内射的骚货才更有感觉呀!
  “咱俩勉强也算朋友了,陪你砸个炮、射几发其实不用整这节目……但你迟早也得熟悉这种氛围,顺便还能让蒋雨菲她们熟悉熟悉流程,不好吗?”
  王明明赶紧举手投降道:“行行行,听你的,都听你们的……对了,爱娜,说到圈里这些规矩……你能告诉我,怎么组建一个圈子吗?”
  爱娜一愣,奇道:“你想组圈子?”
  王明明点点头。
  爱娜皱眉道:“认真的?”
  王明明认真点头。
  “切……”爱娜摆手道:“这些事,问你家铭铭去啊!问我做什么?”
  王明明苦笑道:“我如果跟铭铭说,她肯定不声不响就把事全替我办了……可是我想自己来,想给她个惊喜。”
  爱娜仔仔细细看了王明明半晌,终于展颜笑道:“那行,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让你死了这条心哈!”
  王明明下意识把蒋雨菲拉过来,让她帮自己清理鸡巴,然后示意爱娜开始说。
*********************************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人,是群居动物,所以圈子必然会存在。
  只不过每个圈子的准入标准不同,就造成了圈子的格调、档次、作用不同。
  肏屄圈子,按字面理解,很容易被想象成一群性欲狂聚集起来滥交的团伙。而事实上这只是个命名简称错误,圈子的全称应该是“喜欢把肏屄不当回事、群交乱伦才叫做爱、性行为日常化爱好者圈子”——圈里人在严格保障、保证自身洁净、安全的前提下,追求打破各种伦理道德限制的心理快感。
  会乱交,但绝不滥交。
  长话短说,组建一个最初级圈子的基本条件有三:第一,人数要求,至少三男三女;第二,环境要求,有固定或安全的聚会场所;第三,性能力要求,这个性能力是以圈子为单位计算的,不是个人能力,而且要按照男女分别说。以1小时的标准群交为例,男性要始终有复数成员保持高强度运动(三男的话就是一个休息,两个双插一女并且狠肏);女性要始终有单数成员承受高强度冲击,并确保男性舒适完成射精(三女的话就是两女助攻,一女全程被双插狠肏还得保证让男人肏舒服到射出来——标注,外围水准)。
  ……
  王明明全神贯注地听完,而后非常认真地想了半晌,沉吟问道:“也就是说,三个女成员里至少要有一个外围,而三个男成员起码得像我这样?”
  爱娜失笑道:“女生这个你理解对了,男生没这么夸张……其实说白了就是全程有俩人夹着狠肏一个外围,其他人可以轮流休息。
  “如果是1小时时间,三个男生轮流休息,那每人只能休息20分钟、需要狠肏40分钟……可如果是六个男生轮流呢?”
  王明明眼前一亮,问道:“也就是说多找几个男生就行?”
  爱娜似笑非笑地道:“别说我没提醒你,圈里的男人可比女人难找多了!但比起男生来,其实外围水平的女人更少……不用觉得你能经常肏我,就以为我们外围水平的骚货满地都是!”
  王明明挠头道:“哪能呢?全校这么多骚货,不就你和白颖两个外围么……这比例我算的出来。”
  爱娜一摊手道:“你明白就好……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有!”王明明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最后还是咬牙问道:“那个……你们这些外围,怎么才能跳槽啊?”
  爱娜不出所料地翻个白眼,干脆答道:“滚!”
  王明明连忙把鸡巴从蒋雨菲嘴里抽出来,抓起衣服转身就跑。
******************************
 
  蒋雨菲远远走回,就见王明明正在教室门外的走廊里探头探脑地瞧来,不由笑道:“你瞅啥呢?”
  王明明问道:“爱娜没追来吧?”
  “没,她不至于……”蒋雨菲失笑道:“你这是干啥呢?”
  “等你。”
  “啥事?”
  “刚才我问的那些,你也知道吧?”
  “圈里常识啊,当然知道啦!”蒋雨菲恍然道:“你这是等着问我呢?”
  “对啊!”
  “那为什么在门口等啊?回教室说不行吗!”
  “唔……”
  蒋雨菲想了想,忽然瞪眼问道:“我要不说,你是不是又打算把我拽到小黑屋里一顿肏?”
  王明明傻笑。
  蒋雨菲顿时抬手就要打,秀目一撇看见腕表上的时间后改成抓起王明明的手往回跑,边跑边嘟着嘴道:“告诉你可以……但你得先射一发!而且听完也不许走,要陪我肏到上课铃响!”
  王明明也看了眼时间,惊道:“啊?那你还有时间说吗!”
  俩人回到储物间炮房,熟门熟路地关门、扒裤、插入、开肏.王明明将大鸡巴往蒋雨菲嫩屄里用力一插,恶狠狠喝道:“快说,不然老子肏死你!”
  “急什么!先让我爽一会。”蒋雨菲眯起眼睛,咯咯笑道:“真刺激,感觉我就像个被抓住的女间谍,正在被敌人严刑拷打、誓死不从!”
  王明明笑道:“我看过个笑话——说第一天敌人对我严刑拷打,我没招;第二天,敌人派来个女特务,我招了;第三天我还想招,敌人把我枪毙啦!”
  蒋雨菲连连点头道:“对对对,我这不就等着被你枪毙呢嘛……快用你这把枪里的子弹射死人家!你不枪毙我,人家就不招……啊啊啊……你还真来劲儿了!轻点呀……哦哦,你这不叫枪毙!你就是想捅死我……”
  过了一阵,王明明放缓动作,看着胯下被大鸡巴肏的眼泪汪汪的蒋雨菲,得意笑道:“小样的,以为我治不了爱娜还治不了你啊?还不招!”
  “我招,我招……你不要停呀,保持这个节奏我就招……”蒋雨菲破涕为笑,双腿盘上王明明的后腰一荡一荡地,开始解释道:“爱娜不可能离开自己的圈子去跟你混——你知道圈里每个外围都是怎么练出来的吗?”
  王明明摇头。
  蒋雨菲继续道:“那你总知道预备队成员是不许和外人肏屄的吧?”
  王明明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但为什么啊?”
  “为了安全啊!预备队见识少,稀里糊涂被人肏了,如果染上病回来传给大家怎么办?就算没得病,把圈子的秘密泄漏出去怎么办?”
  蒋雨菲认真道:“咱圈里人为什么见面就敢肏,陌生人也是不戴套就轮?因为大家彼此相信,认可每个圈里人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每个人都会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很安全——而只有外围水准才具备这样的鉴别能力,可以带着新人接触陌生人和陌生圈子。”
  王明明惊道:“这么重要?”
  蒋雨菲叹道:“这还不是关键,你先猜猜外围是怎么练出来的?”
  王明明迟疑着问道:“肏出来的?”
  蒋雨菲点头道:“对!除了那种天生名器,或者从小培养的骚货……我们这种女生想练到那样的水平起码需要三年,这三年除了来例假期间几乎天天肏、天天轮、天天内射,可以说每个外围都是被自家狼友们用精液辛辛苦苦灌出来的!你明白了吗?”
  王明明沉默不语。
  蒋雨菲叹了一声,继续道:“咱们王家娃娃团比较特殊,因为王哥根本肏不过来,也没空调教,所以允许我们预备队成员加入其他可信的圈子,也经常介绍圈子来选人……可很多女生宁可等着都不去,就是被王哥肏出感情来了,不太乐意跟别人玩。
  “我们都这样,你觉得爱娜和她圈子里那些男人之间会是什么感情?”
  王明明喟然道:“我明白了……谢谢你,雨菲。”
*******************************
 
  
  
  
  
  
6-2
 
  王明明想组建自己的圈子,并非一时冲动。
  除了拍片和表演肏这两项赚钱业务需要圈子,还有那些帮助过他的骚货们也别无所求,都是只想“好好挨顿肏”——圈里人的事情就该用圈里的方式解决,而群交、轮肏、齐射,这些“好好肏”的基础要求他自己做不到。
  但王明明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明白自己离组建圈子还差着十万八千里,他也没感到灰心沮丧……先搞清差距,知道努力的目标在哪里,然后走也好、跑也罢,希望有抵达那一天。
  接下来晚上在徐颖公司守夜,白天回学校上学,放学后去熊氏健身授课,偶尔在午休时候去陪铭铭干炮约会,每个周末还要参与王家小聚的各种群交活动……生活忽然间变得充实、紧凑、活泼而又新奇。
  唯一新增的苦恼,就是每晚两个娃娃团小骚货陪睡这事,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强制性任务——要也得要,不要也的要!每天从放学一路跟到健身中心再跟到杂志社,俨然两个美女小秘书。
  按刘小嫚说法,这就是王家男人的荣誉、责任和义务。
  而对王明明来说,苦恼的原因倒不是应付不过来——主要杂志社的床是用于临时休息的,三个人睡,实在有点小。
*********************************
 
  凌晨时候,电话声骤然响起。
  王明明抓起手机,就听爱娜充满疲惫还略带哭腔的声音传来。
  “王明明,你能过来陪陪我么?我实在不知该找谁了……”
  “你……在哪?”
  “第三医院……抢救室。”
  “等我,马上到!”
  王明明豁然起身,抓起衣服一边往身上套一边朝两个睡眼朦胧、刚刚被惊醒的小女生嘱咐道:“你俩马上把门反锁,天亮之前谁叫也别开!早上我要没回来,你们就自己去上学……”
  话音未落,就一阵风似的消失在门外。
  第三医院距离不远,当王明明赶到时,就见抢救室的红灯依旧亮着,爱娜一人孤伶伶地蹲在走廊墙角缩成一团双手抱着头,好像对外界的一切都失去知觉。
  王明明迟疑了下,没有蹲下抱她,把外套脱下来轻轻披在爱娜身上。
  爱娜这才抬起头,红着眼睛勉强牵下嘴角,道:“你来了。”
  王明明蹲到爱娜身边,轻声问道:“里面是谁?”
  “我爷爷……”爱娜顿了顿,改成一样的蹲姿继续道:“也是我爸爸。”
  “呃?”
  “奇怪吧?”爱娜笑了笑,很平静地说道:“爷爷是圈里人,他和我妈妈、也就是自己的女儿乱伦,生下了我……”
  王明明点点头,恍然道:“难怪。”
  爱娜微微精神了些,问道:“什么难怪?”
  王明明解释道:“我听雨菲说过,没有名器的女生至少要练三年才能像你这样,当时我就想,那你加入圈子可够早的……要不然就是从小开始锻炼才对。”
  爱娜看着他的古怪眼神,下意识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嗔道:“你想什么呢?我爷爷又不是畜牲——我,我到去年还是处女呢!”
  王明明讪讪道:“哎,那就好,那就好……那你进步可够快的啊!”
  爱娜得意笑道:“破处是去年……舔鸡巴吃精可从五岁就开始了!蹲坛子、走猫步都是从小练的,人家从破苞到外围才用了一个月!”
  王明明连连点头,赞道:“厉害厉害!你爷有远见!你妈教的也好!”
  “我没妈。”爱娜神色转黯,低头道:“奶奶死的早……我妈把我带到五岁,实在受不了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就丢下我和爷爷嫁到国外去了。我从小和爷爷一起长大,别人都瞧不起我,只有铭铭愿意和我一起玩……”
  王明明愕然道:“你和铭铭是发小?”
  爱娜点头道:“我俩小时候是邻居,后来她也搬走了……直到前几个月在一次圈子聚会上碰见,才知道她也成了圈里人。”
  王明明唏嘘道:“我也没妈……好歹你还知道你妈为什么离开你,可我连我妈为什么不要我都不知道……而我爸,呵呵……要不是偶尔能在家里捡着点生活费,我都快忘了我还有个爸了!”
  爱娜淡淡道:“那你也还有个爸,而我……马上就要什么亲人都没有了……”
  王明明看了眼急救室,问道:“叔叔……呃,不对,你爷爷他咋的了?”
  “癌症,晚期。”爱娜抬起头注视着墙壁,呆呆说道:“其实抢不抢救都一样,我就是怕背不动他,所以找个人来帮帮忙……”
  王明明赶紧一拍胸口道:“放心吧,你知道我的力气……哎,我没有别的意思啊,那个,不说小圈子里彼此间都像亲人一样吗?你这边……”
  爱娜哼了一声,轻轻道:“爷爷始终不给我开苞,那些人都对他有意见!后来他得病,圈子慢慢就散了……哦,对了,大家还凑了笔钱给爷爷治病,数目不小,也算好聚好散。”
  王明明皱眉不语。
  爱娜笑了笑,仿佛自语般接着说道:“其实他去年就不行了,破处都是被我强上的呢……我以为让他多点牵挂,能多活几年……那怕多活三年、两年也好……早知道这样,我……”
  急救室的门开了。
  满脸疲惫的大夫走出来,望着爱娜摇摇头,歉然离去。
  爱娜像木偶一样僵硬的站起身,低头道:“待会你轻一点,不要碰疼我爷爷,让他走的安稳些……求你了……”
  王明明闻言一震,赶紧站起来抹了把脸,上前轻轻抱住爱娜,让她把头靠在自己肩膀上,想了想才道:“你,你哭一会吧……我听人说过,等会见到遗体的时候,就不能再哭了……”
  爱娜娇躯微颤,泪洒衣襟。
******************************
 
  到了早上,王明明请假帮着爱娜处置丧事,顺便把这事告诉了铭铭。后者闻讯赶来抱住爱娜大哭几声,然后立刻带着几个娃娃团姐妹忙前忙后,回家布置灵堂、操办手续,接管一切事宜,就连爱娜这丧主都被闲置到一边,签过几页字后竟然无所事事起来。
  爱娜屋里屋外走了一圈,就见处处都已经布置妥当,心中不由轻松不少。又发现唯独没有王明明的踪影,仔细再找,才看见他就缩在灵堂角落的烧纸堆里呼呼大睡……想来是帮着搬纸,而后就累的睡着了。
  纸质虽轻,但积少成多,堆积如山后被码放的整整齐齐。
  爱娜试着搬开几摞纸,打算走过去叫醒王明明让他去自己房间里睡,没想到自身也是整夜未眠,本就劳累,有了众人帮忙后心情咋然放松,越搬越累、眼皮越来越沉,不知不觉就躺到王明明身边,也沉沉睡去。
  有女入怀,王明明习惯成自然,睡梦中谙熟地翻身上马,掏出鸡巴挺枪就刺。
  爱娜被大鸡巴隔着衣服捅了几下颇为不爽,闭眼“唔唔”两声,迷迷糊糊站起来宽衣解带、脱个精光,重新趴回王明明怀里。
  “噗哧”一声,两人同时惊醒。
  四目相对,再各自看看身下,都有些不明所以,大眼瞪小眼地发起呆来。
  “我操!你俩真牛逼!”铭铭和两个女生恰好走进,见状惊呼一声,竖起拇指赞道:“前几天我们几个刚吵一架,就为了研究有没有比结婚当天被轮一圈更爽的事……没想到,这么快就见着答案啦!”
  爱娜推了王明明两下,推之不动,骂道:“我特么……”
  铭铭不知前情,无奈道:“你也太惯着他啦——就是又憋涨了,不射不行嘛!换个屋肏都等不了?咱圈里人对生死还是应该尊重的……”
  “对啊!”爱娜本来还在羞怒,听到“圈里人”三字忽有所感,如醍醐灌顶般心中豁然开朗,双手改推为抱,搂住王明明展颜笑道:“不换不换!爷爷是圈里人,我就这样给他守灵最尊重!爷爷在上面看见一定开心!”
  铭铭一愣,问道:“那我们是不是也该尊重尊重?”
  “你可以,她们俩不行!”爱娜摇头道:“她们都是你的朋友,来帮忙而已,又不用参加葬礼。”
  “你说的真他妈有道理!哎,那你俩出去看门!我们仨在这给爷爷……呃,上个香!”铭铭一边脱衣服,一边朝王明明喝道:“傻逼,仔细看着——以后等我死了,葬礼也这么办!”
  王明明愕然道:“如果我先死呢?”
  铭铭眉开眼笑道:“那你就蹬腿看着一群儿子孙子干我呗!哎妈呀……太刺激了,就为这我也得多生几个!”
  王明明想了想铭铭描述的场景——自己闭眼躺在棺材里,满堂儿孙俱是王家体质,一个个虎背熊腰、器具如驴,全都恶狠狠地围着个老太太肏干!
  想到这里,本已收放自如的发射能力瞬间失控,虎躯剧颤,一泄如注。
  爱娜惊呼一声,赶紧夹腿收精,同时也想通了王明明早泄的原因,忍不住咯咯笑起来,笑着笑着泪花闪现,转过头望向灵堂上的遗照,轻声道:“爷爷……给你上香了……咱们圈里人的香……”
**********************
 
  
  
  
  
  
6-3
 
  三天后。爱娜返校,经历丧亲之痛后似无变化,可能因为放下某些包袱,反而变得开朗不少。在学校里陪王明明的次数也日益增多,几天后干脆把白颖的份额都接替过来,似乎成了他的专用泄欲工具一样。
  这天午休,又是爱娜和蒋雨菲二女陪他在炮房里肏屄泄欲。
  王明明对圈里的双飞玩法已经轻车熟路,三人也无言语,各自脱光后很快战成一团,先用几分钟放倒蒋雨菲,而后就趴到爱娜身上开始冲刺射精。肏了一会,王明明终于忍不住又提起组圈子的事。
  “怕我伤心,憋了这么多天才问我?”爱娜扭着屁股咯咯笑道:“也真难为你了……说吧,其他成员和地方都安排啥样了?”
  王明明呐呐道:“人还没有……地方,我出钱在附近长租个民宅行吗?”
  爱娜摇头无奈道:“地方其实无所谓,如果大家都认可你,就算天天在厕所里也一样开心……我这些天没提这事,就是想看看你的能力……说实话,你让我有点失望。”
  王明明挠挠头道:“才有点啊?我以为你会特别特别失望呢!”
  爱娜失笑道:“那就特别特别失望好了!看你好像还有想法,说吧……”
  王明明狠狠挺腰,完成一次射精后又继续抽插起来,一边说道:“我想过了,我什么都不懂,就要自己组建圈子这根本不现实……但我可以帮别人啊!正好你也没有圈子了,不如我帮你弄个新圈子好不好?”
  “咱能要点脸不——我还头一次听见有人把让人卖命的话说到这么清奇呢!”爱娜瞪大眼睛道:“你知道圈里成员怎么管理吗?你知道每天聚会怎么安排吗?你知道圈子里的资金怎么运作吗?你知道圈子和圈子之间怎么联系吗……除了有根大鸡巴,你还能帮上我啥?”
  王明明被问得哑口无言,最后连摇头都摇累了,干脆停下动作可怜巴巴地看着爱娜。
  “抓紧卸货,不许卖萌!”
  爱娜狠狠一夹腿,看他重新开动起来,才满意地笑道:“其实你把顺序搞错了,找个外围对你来说是最轻松的要求——就算没有我,不还有铭铭吗?等你把圈子里其他条件都准备好,再让铭铭加入不就一句话的事?”
  王明明恍然道:“啊!我怎么没想到——不让她帮忙,不是以后也不带她。”
  爱娜笑眯眯道:“我再给你提个醒,娃娃团那些骚货是可以兼职的,其中有些已经非常接近外围水平了……下手要趁早啊!”
  蒋雨菲站在王明明身后,抱着他一边往前推边接口道:“这事我提醒过他,娃娃团里好几个姐妹都等他开口呢……”
  “对嘛,你看这就解决了一半问题了!而且还都知根知底,连考核都替你省了!至于男生……”爱娜笑道:“我带你认识些男生没问题,但他们也都是有圈子的,不太可能跟你混……这事还得你自己想办法!”
  王明明无奈道:“你知道,我以前根本没法交朋友,现在也只认识王哥他们几个人……哎,你说的考核又是怎么回事啊?”
  爱娜解释道:“考核就是考核!谁引荐你进圈子,谁就要负责考核你的能力、心态、品行……你算特例,正常普通男生想进圈子,考核期至少半年。必须确定他接受圈里的观念,也具备相应能力才可以参加群交。”
  王明明喜滋滋道:“看来铭铭是真喜欢我,所以才这么照顾我呢!”
  爱娜翻个白眼,道:“也可能就是看你鸡巴大,傻乎乎的好榨汁!”
  “靠……”
  以爱娜的能力和人脉,假设肯帮忙的话,作用绝对不止她自己所说那样少。但如果王明明连圈子的组建阶段都不能亲力亲为,以后也就更谈不上管理和运营了,这圈子也只会是爱娜的圈子。如果这样——直接找铭铭开口更简单。
  这层意思,爱娜没有说,但王明明还是体会到了……他甚至知道自己只要服个软、认个熊,爱娜绝对可以帮他弄出个“名义上属于王明明”的圈子!
  感受到爱娜的谆谆教诲、殷切期望,王明明的答复就是射完前四发后,猛然扛起她的两条大腿往肩膀上一架,就玩命折腾起来。
  “啊啊……我肏你妈的王明明……你抽什么疯!哎呀……你特么轻点,老娘这是肉……嗷嗷……下午还得上课呢……你不赶紧交货你要干什么……啊……啊……你再这样我可怒了……老娘夹死你……啊……王大爷,我哪儿错了,我改还不行吗!你别往我脖子上种草莓啊……我操……”
  蒋雨菲看热闹不怕事大,兴奋的连连叫好,一会帮着王明明舔鸡巴、一会爬过去给爱娜揉奶子,忙的不亦乐乎。
  王明明足足折腾到上课铃响,愣是肏的爱娜披头散发、泪涕横流,骚屄都快肿起来了,瞪着眼睛有气无力地嗔道:“你特么还不射?”
  “哎呀,射了射了,看好哈……”王明明自己也累的不轻,算是两败俱伤,汗流的比爱娜喷的骚水还多,喘着粗气施施然转身换人,让她眼巴巴看着自己把第五发精射给蒋雨菲。
  “小样的……想看戏?买票了么!”
*********************************
 
  建圈计划再度搁浅,算是情理之中,不出所料。
  起码女成员这一半的人选已经心里有数,王明明觉得这就是进步!
  至于男成员这一半,他其实也有自己的想法。
  去交个朋友,然后引进圈子这种方式,是直接pass掉的。
  王明明没有朋友,如果有,他一定会把圈子介绍给对方,因为他真心觉得圈子是个好东西!但他绝不会强制对方加入——没朋友的人才懂得朋友的珍贵,王明明不想让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份同性友情被目的玷污。
  不过爱娜可没说圈里人必须先成为朋友才可以进入一个圈,所以王明明把目标放在了健身中心那些男教练和杂志社的男员工身上……
  然后他就迎来了两次重击!
  “你想啥呢?不是圈里人,可能招进来当教练吗!再说就算有新人,我们自己都不够用呢……朋友归朋友,耽误我挣钱,当心我让熊哥砍你哈!”
  “抱歉啊,婶婶这边整个公司就是个现成的圈子啊……不过我们已经把你算成编外成员了,开不开心?”
  于是,王明明的建圈计划只能再度再度搁浅了……
******************************
 
  这天课间。
  陪娃娃团小骚货们玩完点名后,有个叫张媛媛的女生叫住了王明明。
  “咋了,小美女?”
  王明明对这个小骚货印象很深,张媛媛是低年级新生,明眸皓齿、特别可爱不说,及腰秀发乌亮惊人,为了让自己显得难看点还会故意把长发盘起来,每回进到炮房再解开,而且还和自己一样傻乎乎的,那股骚劲也在众女里数一数二,让自己蒙上眼睛猜屄的主意就是她想出来的。
  张媛媛有些不好意思,吱吱唔唔道:“学长……”
  王明明赶紧拍胸脯:“自己人,有事就说,只要我能做到,绝不含糊!”
  张媛媛脸色潮红,道:“学长,我们下午没课……你,你陪我去挨顿肏呗。”
  “行。没问题,我这就去请假——呃,等等!”王明明忽然转过弯来,愕然问道:“你特么说反了吧!你再说一遍,是让我去肏你,还是去挨肏?”
  “是我去挨肏,请你陪着他们一起肏我啦!”张媛媛反应过来,掩着嘴咯咯笑道:“不过学长你要是也想挨肏的话,我可以帮你问问,没准他们真有兴趣呢!”
  “咳咳……别问!不用问!”王明明连忙摆手道:“我陪你是没问题,可你为什么不找个女生陪你啊?”
  张媛媛瞪眼反问道:“你不知道我们预备队成员不能单独出去挨肏的吗?咱校女生里一个外围都没有,我不找你找谁呀!”
  王明明愕然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可我也不是外围啊!”
  “上调了!”张媛媛笑道:“铭铭姐前几天已经把你录入正式成员,在男成员里就相当于女生的外围!”
  “呃……”王明明想了想,有些摸不着头脑,掏出电话打算问问铭铭,转念又放回口袋里,问道:“总之就是你和其他圈子约了个炮,自己没法去,需要我陪你去,对吧?”
  张媛媛连连点头道:“对对对,我给你讲讲规矩啊!进了屋,对方会先出一男一女,当着咱俩的面开肏,这叫先干为敬。然后你也得掏出鸡巴来肏着我过去,让他们挨个跟你双插我点名,这叫抛砖引玉……”
  王明明听得一阵头大,苦笑道:“至于这么麻烦吗?我怕记不住啊!”
  张媛媛板起小脸喝道:“严肃点,自己人无所谓,和陌生人肏起来可不能给咱娃娃团丢人!哎,真是的……到时你看我眼色行事吧!”
  王明明耸耸肩,赶紧道:“得令!”
******************************
 
  对娃娃团成员,王明明都是真心感激加喜爱。下午二话不说请了假,陪着张媛媛来到约定的一家校外宾馆。
  敲门,开门。
  王明明和对方打个照面,同时一愣。
  开门的人赫然是张鑫(详见本文第一章)。
  王明明越过他的肩膀朝房间里看去,又见到苏勇涛几人的熟悉身影,顿时皱了皱眉,扭头朝张媛媛问道:“这就是你约的圈子?”
  张鑫看到二人也恍然明白过来,手指着王明明惊道:“你已经是王家娃娃团的正式成员了?”
  王明明耸耸肩,一把拉起张媛媛的小手转身就走。
  “王明明——你给我站住!”
  张鑫一愣神,看着他们的背影勃然大怒,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张开双臂拦住二人,喝道:“王明明,你他妈什么意思!”
  王明明一瞪眼。
  张鑫顿时吓得缩头后退,讪讪道:“大家都是圈里人,咱俩还是一眼连桥呢,你这样见面就走,也太不给人面子了吧!”
  王明明奇道:“最近你在学校里碰见我的时候不也是转身就走吗?”
  张鑫理直气壮地道:“废话!难道你和娃娃团所有女生见面都打招呼?”
  王明明点头道:“当然啊!点个头、眨眨眼,很费劲吗?”
  张鑫顿时语塞,赶紧道:“不说这事——咱们约好了见面砸炮,你看见我就走算什么意思?瞧不起人吗!”
  王明明摇头道:“我没瞧不起你——但媛媛出来玩是为了结识几个新圈子,如果光砸炮好像没啥必要。”
  张鑫怒道:“我操!我这一屋人不是圈子吗!”
  王明明问道:“你们的外围呢?”
  张鑫再次语塞。
  王明明静静看着他。
  张媛媛这时已经知道上当,紧紧搂住王明明的胳膊,同样满脸鄙夷地看着张鑫道:“羞羞,骗炮无耻!圈里人骗炮罪该万死!”
  “我,我不是骗炮!我是听说你水平够外围了,想邀请你加入我们……”张鑫越解释声音越小,最后叹了口气,颓然道:“算了,你们走吧……这破逼圈子黄了就黄了……老子也懒得管了!我他妈不要了!”
  王明明走了两步豁然止步,回头问道:“你的圈子要黄了?”
  张鑫叼起根烟,缓缓斜靠到墙壁上,吐个烟圈,无奈道:“找不到外围,女生都不愿意跟我们,留不住人……最多时候六个骚货到现在就剩一个,四个好兄弟里也有一个因为这事翻脸了……”
  王明明奇道:“既然是兄弟,就算没屄肏了不也是兄弟吗!怎么会因为这种事翻脸?”
  张鑫老脸一红,道:“他非得找个圈外女生当马子,还死活不让我们干……”
  “羞羞!”张媛媛立刻用手指刮着胖胖的小脸蛋道:“真丢人!”
  王明明很想问问她,是找个圈外女生丢人还是护着女生不肯引进圈子丢人,话到嘴边还是换成了问张鑫道:“那你以后咋打算?”
  张鑫洒然道:“一直就没人承认我们是圈子,哥几个以后也不做梦了,该干啥干啥呗!反正离了圈子照样有屄肏!”
  王明明愕然道:“你不就剩一个骚货了么?她不走啊?”
  张鑫不好意思地搓搓手道:“剩的这个,嘿嘿……是我马子。”
  王明明顿时无语,想了想,又问道:“我要说能找个外围?”
  张鑫眼前一亮,立刻道:“那你以后就是我亲哥!见面让我给你跪下都成!”
  “我还没说完呢!”王明明摇头道:“我的意思是说,其实我想组建个圈子,唔……外围已经有了,现在还缺几个男成员……”
  噗通!
  张鑫瞬间从墙边移动过来扑倒在地,双手一把抱住王明明的大腿,抬起头正色道:“大哥,请收下我的膝盖!”
  “唔……你先放手,我还得考虑下。”
  “大哥,别考虑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哥——你让往东我绝不往西,让肏屁眼我绝不肏屄!”
  王明明楞道:“这话咋这么耳熟呢?”
  张媛媛笑眯眯地小声提示道:“熟读骚嗑三百句……”
  王明明恍然,低头看着张鑫,脑海中却猛然浮现出铭铭的俏脸,想起自己把刚背会的段子给她讲时,那似嗔似羞、若喜若怒的表情……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也能听出别人的段子了!
  张鑫见状大吃一惊,颤声道:“大哥……别的事都好商量,这取向不同的圈子我们宁死也不会加入的!”
*******************************
 
  男成员的问题,似乎就这样解决了。
  但王明明没法确认这样做行不行,只好跑去问爱娜。
  回校一看,她恰好在上体育课。赶紧朝她偷偷比个手势,爱娜见状心领神会,两人分头跑进小黑屋,轻车熟路地脱衣开肏,边肏边聊。
  爱娜听了事情的经过,笑眯眯答道:“你觉得我爷爷那圈子散了后,其他人都跑去哪儿啦?还不是各组新圈子或者加入别的圈子么……像张鑫这么硬气,居然想要彻底解散的我还真是头一次听说呢!”
  王明明皱眉道:“对啊!他们为什么不加入其他圈子呢?按理说他们几个男生的素质应该可以了吧?”
  爱娜回忆了下,评价道:“鸡巴还行,活儿就非常一般了,也就张鑫一个算超过普通人层次……心态品行嘛,一样欠调教……但给正常圈子当新人或者预备队应该是可以了。”
  王明明掏出电话道:“这事我得问问他!”
  电话拨通。
  张鑫听完王明明的疑问,连连苦笑道:“小明哥!我可没有你这样的本事,几个月就从新人混成正式成员啊!我去别的圈子就是个预备队,连引荐新人的资格都没有——就算求人把我兄弟们拉进来,他们也得考核半年。
  “我寻思有这半年时间,不如我自己带着兄弟们练了,没想到越练人越少,差点把兄弟都练没了——哎,小明,我没别的意思啊!你要真想带带哥几个,咱第一次活动能不能找俩厉害的骚货,好好教教大家?也让大家有点信心……”
  王明明想了想,道:“行,你等我消息。”
  挂断电话,全程旁听的爱娜立刻耸着屁股叫道:“听听,人家信不着你,怕你在吹牛逼忽悠他们呢——要不我这就入伙,帮你去镇镇场面?”
  “先不用。”王明明笑道:“既然他们行,我想这事也该告诉铭铭一声了。”
  爱娜连连点头,笑眯眯地道:“有点成绩,第一时间去和女朋友炫耀哈?”
  王明明板着脸道:“不是炫耀,是求助——我打算带着大家先去学几招,等我们神功大成,回来第一时间就先肏死你!”
  爱娜瞪大眼睛想了半晌,丧气道:“我真没词了……下次你吹牛逼之前能不能给我打个暗号?”
  王明明低下头无奈道:“我倒觉得我射精之前需要给你打个暗号了……你看把你懒得,就这么几秒钟时间也不给我夹紧点?”
  “哎呀!你完事啦?”爱娜假模假样地惊呼一声,嘴角不断牵动着摆出满脸愧疚地表情道:“真不好意思,可这不是我懒,实在是——没、感、觉、啊!就这点本事,还想肏死老娘?你是不是——想、多、啦?”
  “我操!你就是故意是是不是?老子现在就肏死你!”
  “来啊来啊!怕你不成!”
***********************
 
  一场鏖战,俩人又都累的不轻。
  王明明趴在爱娜身上,鸡巴也懒得抽出来,浊白的精液便从阴道里沿着鸡巴根滴滴哒哒淌落在地。只不过这次没有旁人在场,也就没有人推开王明明去舔爱娜的屄口,她自己似乎也忘了去抠屄吞食。
  两人谁也不说话,彼此的胸口压着胸口,起伏相同,呼吸相通。
  王明明忽然道:“爱娜……”
  “嗯。”
  “我刚才肏你的时候,想铭铭了……”
  “嗯?”
  “上次咱俩不是讨论过,这时候想起她,会不会觉得奇怪么?”
  “那你有答案了?”
  “嗯,我不觉得奇怪。”
  “哦……为什么?”
  “因为我发现,肏你是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想她也是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这两件事根本就没有冲突啊!”
  “呵呵。”
  “你笑什么?”
  “恭喜你,终于是个真正的圈里人了……”
*****************************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外传之铭铭和明明 第六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