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八章险死还生
  由见面开始,白晓飞和这个美女间没有交谈过半句话,可是他们之间的了解,却比世间任何男女都要深刻和真诚。他们的身体翩然共舞,品尝着爱火情种种动人的滋味,在浓绿而湿润的草坡处抵死缠绵。生命攀登上自出生以来,白晓飞从未曾臻达的、最浓烈迷人的高峰。
  而就在最后的一刻,白晓飞骇然发现从美人儿体内迸发出一股冰冷、阴郁、邪恶的力量,那感觉竟然和宇宙之母带给他的感觉一般无二。
  区别只是更加真实、更加强大!
  就好像宇宙之母已经降临在这里,降临在他的身边,正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唉……”
  女人没有开口,白晓飞脑中却响起她那似有若无的叹息,“我为你准备的这片天地如此美好,为什么你就不能乖乖地呆在这里终老呢……”
  然后,白晓飞感到体力逐渐减弱,身体渐渐变得麻木,升起筋疲力竭的感觉。她的体内竟然存在着一个浩瀚无垠的盖亚世界,可这个盖亚却不能给予他丝毫的帮助。
  两人的身体紧密结合着,她无休无止地向他需索。白晓飞精神力像花朵一样枯萎下去,体内的能量如决堤的河水般汹涌而出。感到眼皮重若铅坠,连移动指头都有困难……最后,他心灵中仅有的一点光明也泯灭了,整个人崩溃下来,陷入了无意识的深渊。
  刹那间,他明白过来——从自己被流放到这颗疑似“古地球”的星球起,宇宙之母就一直默默注视着他。然后化身作最动人的美女,诱自己合体交欢,在自己毫无保留和甘于奉献下,给她盗尽能量。
  他现在一败涂地,再无反击的能力。
  白晓飞大地喘着气,无论肉体和心灵,均受到痛苦的煎熬。这星球虽仍是那么美丽,但他却失去了生命的能源,他体内的精神力接近油尽灯枯的阶段,随时会死亡。就算勉强苟延残喘着活一段时间,也顶多是个身体比较健康的普通人……也许这就是宇宙之母的目的?
  她为何不直接杀了自己?
  
  两人终于分开,宇宙之母徐徐升空,露出有若神物、莹洁无瑕的美丽肉体,只见她脸上泛起奇异的光辉,貌相庄严道:“永别了!白晓飞……有霍金娜陪着,你在这颗星球上不会有任何危险……希望你可以在这里开心的终老……我会给你生一个孩子,他将是这个宇宙的新主人!”
  白晓飞挣扎着问道:“为什么?”
  宇宙之母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淡淡一笑,在白晓飞茫然的眼光下溶入虚空中,空气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晓飞忧怒攻心,惨叫一声,喷出一鲜血后昏迷过去。
  
  当白晓飞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太阳正高悬在头顶,明媚的阳光透过层层树叶照射下来,仿佛无数金色的梭子。他的头部正枕在霍金娜柔软的大腿根处,沿着丰满的娇躯望去,是一双充满关注的双眸。
  良辰美景,佳人在侧。白晓飞却没有半点开心的感觉,那满目的金梭就好像一把把刀子,在不断切割着他的心,痛苦异常。
  霍金娜轻轻道:“我看见她了……她,她要我照顾好你……”
  白晓飞尽量拉动嘴角,做出笑的姿态。
  霍金娜猛然抱住白晓飞,娇躯轻颤着,说道:“她的本体已经降临了!我们都不是她的对手……太可怕了!我现在才知道,当初我所面对的黑骑士连她百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有。原来那才是真正的宇阶……可笑我以前竟然以为自己已经无敌于天下了。”
  白晓飞闭上眼睛,沉默着躺在霍金娜腿上,失去了一切斗志和希望。
  霍金娜伸出柔荑,轻轻抚摸着白晓飞的额头,叹道:“她竟然把你的精神力吸光了,却偏偏没有伤害到神经……我想不通,她为什么会这样做?”
  在宇宙之母的字典中,当然没有“怜悯”二字可言,但白晓飞的确从她身上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思恋与亲切。
  为什么?
  搞清这个问题,就成了白晓飞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白晓飞和霍金娜继续被困在这颗星球上,日月轮转。不知过了多久,生命按照既定的规律不断进化着。唯有他们两人不变。
  这期间,霍金娜不止一次试图唤醒白晓飞的精神力,却始终没有效果。在性爱中召唤盖亚意识的能力,也彻底失去了作用。甚至和方晴晴之间因为能量共生的联系,也得不到任何回应。
  但白晓飞的力量却奇迹般逐渐恢复着。
  他的生命能逐点地凝聚,精神力亦渐渐回复过来——依靠充斥在天地间的某种特殊能量,不是盖亚,却有着和盖亚力量极为接进的特质!
  宇宙之母虽然取走了他接近全部的生命能,但在结合的过程,却无可避免地将自身的某些力量渗透过来。虽然微小,却好像一颗种子,慢慢发芽,不断成长。那力量与白晓飞剩余的些许精神力结合,就如雨润春笋,光照大地,不断将他干涸的生命能补充起来。
  那是一种全新的力量!
  随着生命能的逐渐恢复,白晓飞的思想活跃起来,而支持着他奋斗下去的是对黒翼人的仇恨。有生以来,他还是首次如此切齿痛恨其他的生命体。连带对霍金娜的态度也产生了转变,每天都尽量远离她,找一个地方静静的躺着,让身体吸纳新的力量。
  对于白晓飞的态度,霍金娜只是沉默着,悄悄替他赶走附近的野兽,不让他受到打扰。
  白晓飞忍受着仇根、孤独和对潘莉萝等人深切的思念,那像毒蛇般啃噬他的灵魂。躺在那,使他生出自古到今都存在于此处的错觉。
  
  当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他终于成功地从过去的痛苦和后悔中脱身出来,开始对跟前的一切作出思考。
  他会呆看着只属天穹,微不足道的一部分那镶满星星的夜空。看着流星划破长空,大气挡不住陨石的侵袭,大地给撞击成一个个的凹坑。
  但他仍只是静静地躺着,等待着。
  太阳和行星不停地运动,他感到能力不断增强。本身的能量和来自宇宙之母的能量逐渐融合在一起,产生出另一种比他以前强大百倍的力量。而他在不断摸索着新力量的运用方式,在脑海中回忆生平的每一次战斗,模拟新的战斗方式……
  与此同时,白晓飞不断将精神力发送出去,一次又一次召唤方晴晴。只有方晴晴和他才有那种欲断还留的心灵遥感的连系,因为双方都有着同样的特质。他的呼唤正是依循这连系发出去,只要她仍存在这宇宙,迟早会收到自己的讯息。
  当方晴晴将所在的座标回馈给他的时候,就是他离开这里的时刻。
  
  在这过了无数年的悠久岁月,人类联邦是否还在抵抗着蠕微星人?还是已经和蠕微星人联合起来,一起对抗宇宙之母?或者在降临的宇宙之母面前毫无还手之力,烟消云散?
  白晓飞抱着万一的希望,不断提高自身的力量。如果再过一年,方晴晴的讯息仍旧没有发送回来,他将破开虚空,宁可在时光的乱流中送命,也要轰轰烈烈的战死。
  又过了一天。
  月亮像往常数万年般爬上了中天,爬上了那永远黑暗而布满星星的太空。在星系外空的百万公里处掠过一群陨星,白晓飞毫不费力地通过精神力追踪着它们,观察它们结着冰的表层,表示它们曾经过有水份存在的世界。
  刹那间他分析了它们的结构和蕴含的物质,明白了它们的来历。蓦地浑体一震,弹立起来,热泪不受控制地涌出眼眶——这颗陨石上,蕴含着某种自己极为熟悉的、深深的时间印记!它们来自另一个时空!
  在浩瀚的宇宙中,存在着无数孔洞。有跳跃点、有黑洞、白洞,还有未知的时间裂缝。它们不知与何时、何处产生,也不知会在何时何地消亡,但命运的神奇,会让某一颗星体穿透时间的长河,给彼端的远人带去思念的讯息。
  这陨石群含有细菌因子和植物残余,正是来自人类的世界。他甚至可以从它们的轨迹和速度,计算出当时那把它们送离银河系的大爆炸那惊人的能量。
  这是一颗,穿越了时间与空间,为自己送来坐标的陨石!
  
  白晓飞他仰望夜空,百感交集。猛然从地上跃起长啸一声,发出多年来的第一次声音!
  四野震惊!
  一道俏丽的身影迅速迎着吼声出现在地平线上,转眼间落在他身旁。霍金娜美目流盼,有些欣喜地看着白晓飞,讶然问道:“你的力量恢复了!你发现了什么?”
  白晓飞凝视着星空,淡淡道:“我要走了,你跟不跟我一起走?”
  霍金娜失声叫道:“你疯了么!没有坐标,咱们会被困在时间与空间的乱流中,一生都不能出去……那个世界里的死寂,比死亡更加可怕!”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何惧于再死一次呢?”白晓飞平静地说道:“而且我刚刚找到了一个坐标,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我已经不想继续等下去了。”
  霍金娜的精神力扫过星空,瞬间明白了白晓飞的发现,道:“天啊!这是穿越了虫洞的流星群……可其中的标记太弱了,根本无法维持到你撕开空间的那一刻!”
  “没关系,它只要指出一个方向就够了。”
  白晓飞伸出手指在面前一划,虚空顿时左右分开,显出一条长长的裂缝。其中黑黝黝的、可以看见无垠的星空,和近在咫尺的陨石群。然后他轻轻的一步迈出,就好像走进一道门帘般,跨进那条裂缝中。
  “等等我!”
  霍金娜见状咬咬牙,紧随着他迈了进去。
  
  巨大的陨石扑面而来,太空中那寒冷的温度立刻渗入骨头和血液。两人先后降落在陨石上,很快找到了某些来自另一个时代的痕迹——那是一片飞船的残骸。
  白晓飞将这片碎铁握在掌心,就好像握住了生命中最珍贵的宝物。他的目光越过远天,望向无穷远的地方,久久不语。
  霍金娜咬着牙催促道:“快点,坐标的痕迹越来越弱了。”
  “别急。”
  白晓飞淡淡应了一声,再次伸指划出,陨石前方的宇宙中虚空应指裂开,就好像划开一层薄薄的纸片一样。灿然星空,将整颗陨石连同二人一起吞没。就好像水面上鼓起的气泡,骤然出现,又骤然消失。不留丝毫痕迹。
  只留下霍金娜又惊又喜的叫声:“啊……你已经到了宇阶……”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九八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