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四章纯粹宇阶
  事实上,白晓飞对于宇阶并不陌生。
  “大地之子”、“主神”这一类宇宙间存在的强横生物,都具备不下于宇阶的实力,只不过是缺乏一些战斗经验而已。继续向前回想,第一个接进宇阶的生化人战天,用万众一心战技模拟出宇阶意识,才让白晓飞首次偷窥到宇阶圣者真实力量的冰山一角,并在和他一战后突飞猛进,迈过天阶七级。
  不久之前在奇峰号内,从霍金娜体内分离出的“东方衣悴”虽然并不完整,但的确拥有着真正的宇阶意识!那一刻呼风唤雨,几乎凭一己之力吞掉整个星球的盖亚意识,至今还让人思之怯怯……而当时可以说是东方衣悴最虚弱的状态。
  刚才的东方衣悴已经和真正的宇阶更加接近,如果不是先受阵法牵绊,后来又被霍金娜拉着一起跳入异空间内,只要她空出手脚,绝对足以击杀场中所有强者。
  不管怎么说,白晓飞始终没见到“意识”和“身体”双重达到宇阶的武者,在全无束缚的环境下倾力一战,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此刻的黑马骑士,向他展现了这问题的答案。
  
  轰隆隆!
  以神庙我祭坛为中心,整片大地剧烈的震颤起来,天空中出现一圈套着一圈的火烧云,逐渐朝外扩散。好像一双看不见的巨手按在神庙上,将其压入地底,而蠕微皇城的边缘则因因挤压而不断升高着。
  大地在塌陷,而天空在断裂。
  当黑马凌空嘶鸣的时候,每一个听到那声音的人都觉得心头发紧,仿佛被某个洪荒怪兽盯住,难以挣脱。
  待得回神,剑光如雨。
  
  绿肤强者虎吼一声,不顾自身伤势,挥拳试图阻拦,但终究是鞭长莫及,拳劲轰溃部分剑气,大部分仍是像疾雷骤雨般狂乱射来。
  白晓飞有了奇峰号近乎无穷的能量支持,降降抵住一轮剑雨。骇然发现黑马骑士简直就像不需回气一样,第二轮剑雨已经铺洒而下。黑马骑士已经完全看不出人形的黑色身躯因为极度愤怒而颤抖,惊天动地的巨爆再现。
  剧烈的爆炸中,无可抗拒的浩然巨力铺天盖地,前一刻没有针对性目标的剑雨这一次集中在三人身上,红、绿强者、白晓飞三人就如断线风筝般远飞坠落,感觉自己面对的岂止不是人类,简直就像在和一颗刚刚生成的太阳战斗。
  这就是宇阶!
  
  黑马骑士一招迫退三人,再次长啸。黑剑一扬,巨大的剑气冲天切云,沙爆九霄,方圆百尺之内的所有事物,全被摧毁,不管蠕微星的战士还是己方的骷髅兵团都不能幸免,大批生命都在这一剑之下被消灭,粉身碎骨。
  巨大的黑色剑气,在造成大破坏之后,仍没有衰竭的征兆,笔直冲天,在半空中释放出一个与地相连的大黑十字,纵使在百里之外都清晰可见。强绝的一剑,众生莫敌,在场的幸存者全被这一剑给震慑住,而白晓飞更是大感不妙,觉得黑马骑士的气机牢牢锁定自己,下一剑肯定是直接劈在自己头上。
  被这种毁天灭地的能量击中,下场绝对只有化为飞灰,什么天阶自愈能力都变成笑话。白晓飞的眼睛不由红了,咬牙怒吼:“反正是死!老子死也要把你塞回那个洞里去——三位一体,逆转!”
  黑、白、晶体,三个白晓飞应声出现,同时闪身冲进阵法中央。天空中的奇峰号异芒闪耀,竟如一颗巨大钻石般明亮,周围浮动的异界兵团嚎叫连声,凡是被笼罩其中的全部气化为飞灰碎粉。
  模拟黑洞!模拟黑洞!模拟黑洞!
  三个模拟黑洞同时生成,阵法中央顿时刮起一阵强烈的旋风,汹涌的能量如潮水般集中过来。白晓飞神色狰狞,脸上的皮肤不断扭曲着,将三个黑洞朝阵法中心送去——他要制造一个真的黑洞,将阵法的能量彻底断绝,并且将已经重合的异界拽回另一个位面!
  当然,在真实黑洞形成的那刻,第一个祭品就是他自己!
  黑马骑士自然也感觉到了危机,胯下黑马如龙般朝着阵法中心撞去。
  
  白晓飞冷笑一声眸中掠过决然之色,六只手掌就朝一起并去。
  就在这时,法阵中央发出一声震天巨响。声响很大,但既不是爆炸声,也不是雷响,而是一种……好像是许多种不同乐器一起鸣奏的声音。
  巨大声响,震动魂魄,所有呆滞中的人们都身躯剧颤,就连黑马骑士即将斩来的一剑。都好像被什么奇异的力量给影响,没有斩落下来。宇阶力量,委实可畏可怖,但这座运作中的法阵,却是他在这个世界中存在的根源,足以与之抗衡。
  声响来自法阵内部,白晓飞被这巨响一震,抬头望向自己面前,只见光幕之内一道若隐若现的七彩光虹,绕着阵法中间的空地旋动,像是要把什么东西给具体成形,赫然又是一个空间传送——难道那异界的存在已经降临了?!
  
  白晓飞迟疑着看见彩虹的另一端竟然指向了半空中的奇峰号,好像有人要从其中破碎虚空,瞬移到阵法中心。手中的三个黑洞想要继续递出去,又怕伤到自己人,左右为难。
  一道淡淡的粉红色幽光自天而降,迅速地飘落在阵法中央。渐渐凝实,形成一具曼妙的女体形象——绿妖儿!
  怎会是她?
  白晓飞吃了一惊,就看到绿妖儿忽然站直身体,双手平举,轻巧地一下旋动,绕在她周围的七彩光虹,忽然延伸了长度,出现在绿妖儿的手指下方,迅速聚合成具体的形象。
  黑色、白色的琴键,被七彩光虹所包围,形成了一幕瑰丽的灿烂景象,虽然只有琴键,没有琴身,但是当那雪白无瑕的十指在琴键上飞快滑过,阵阵悠扬动听的乐声流泻而出,听见乐声的人都停下动作,惊叹地望向这幕神迹般的画面,就连那些异界生物都不例外。
  绿妖儿指头以高速在琴键上敲弹,快得几乎让人看不清楚。音符一个接着一个在空中奔驰,彷佛象征希望的白鸽,在无穷黑暗中带来光亮。
  快节奏的琴声,虽然音色如水晶般清脆,但高速弹奏所造成的效果,听来却比巨跋、大鼓的敲击更撼动人心,一声又一声,像是大海里一涛比一涛更高的浪潮,震击得人心狂跳,情绪激昂,在无形之间,更有一股神奇的异力,影响着全场众生,无论是生灵或死物,都被乐声感染,停下动作,一起望向法阵中心的光源。
  站在整个法阵的中心,绿妖儿双目紧闭,看起来彷佛陷入深沉的美梦,表情一派恬静,但她双臂平举,十指飞快动作,那一圈虚幻的光琴在她指下彷佛是号令天下的军旗,用激昂飞扬的乐声,指挥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在这首似乎不会完结的乐曲中,白晓飞也沉迷了一阵子,整个心神被乐声给“吸”了进去,浑然忘我,直过了好一会儿,才惊醒过来,想到事情不太对劲,绿妖儿莫名其妙弹起琴是做什么?在这里开个人独奏会吗?
  这个答案就在不久后出现,当乐曲的音调一再拔高,到了一个难以攀越的颠峰后,绿妖儿重重敲了一下琴键,她美丽的身影陡然一分为二,再分为三,模糊的光影迅速变得清晰,三个同样美丽的绿妖儿站在法阵中央,整个人被一层晶莹的白光包围,好像三个同一相貌的美丽女神。
  化一为三,三个绿妖儿作着不同的打扮,雪亮的白袍、炫彩的武斗服、性感的长裙,更持着不同的乐器,三个绿妖儿分别站在三个白晓飞身边,开始了新一轮的演奏。随着乐声响起,她们更开始翩翩曼舞,在法阵的中心点上,曼妙地摆动着她火辣辣的肢体。
  “这,这是我的三位一体?!”
  白晓飞虽然看不出绿妖儿此刻所进行的动作,但能够让黑马骑士也乖乖止步的乐曲显然非同小可。尤其当她一分为三,三种乐器同时奏响,作更高层次的复合演奏,简直就好像整个天地都一起共鸣着。
  绿妖儿此刻所施行的似乎依旧是与东方衣悴一脉相承的某种“法术”,已经超越了白晓飞的知识与见闻范围,是他猜测不到,甚至想象不到的东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忽然间,三个绿妖儿不约而同地抬头,睁开了她们的眼睛,她的目光牢牢钉在白晓飞身上,真情流露,清亮歌声的传遍八方,直透云霄。
  白晓飞迎着绿妖儿的目光心头狂跳,他看得出来,那是一个恋爱中少女的眼神。满溢的爱火与依恋,能把战场上的冰冷杀气全数焚化,让人看了心里暖洋洋的,非常舒服,一个女人只有爱极了一个男人的时候,才会用这种眼神看他。
  可绿妖儿与自己只不过是强迫性的一夕之缘而已,怎会对自己爱恋到这种程度?那双眸中充满了睿智与灵动的色彩,怎会是只有五六岁智力的绿妖儿?
  穿着一袭性感雪白礼服的绿妖儿露着白晰的双肩,浅浅微笑,拨弄着面前的大竖琴,十指在那银丝般的琴弦上挥过,在琴音流泄的同时,唱出美妙的歌声。
  作着武士装束的绿妖儿双眼微闭,长发披肩,背后的披风如波浪般抖动,七彩光虹所形成的环状琴键,她轻唱着歌,不时向白晓飞这边眨眨眼,用那满载着爱火的炽热眼神,送来讯息。
  头发绑成一条长长马尾,一身长裙的绿妖儿看起来是前所未有的俏丽,戴着护腕的一双雪臂,把一具提琴扛在肩上,用几乎要冒出火花的高速,拉出飞扬的乐声。灿烂的笑容在脸上绽放,嘟起可爱的小嘴。遥遥对白晓飞献吻。
  三个不同的绿妖儿做着不同的动作,却有着一样的眼神,恋爱中少女的美丽眼神!三种不同的神韵,发挥出万种风情,在这祭坛所化成的舞台上,颠倒众生。身在光幕中的她,抢尽了所有人的目光,成为最灿烂的明星。
  战场仿佛在乐曲中静止,时间在这一刻失去了意义。白晓飞觉得似真似幻,神难自持,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反反复复涌起:是谁?你究竟是谁?
  为什么?你的身影如此陌生,我对你的感觉却如此熟悉?
  胸口的悸动停止不住,一波波地袭来,不知不觉间,一样不该存在的东西出现,也不晓得为什么,眼泪开始在白晓飞脸上奔流……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八四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