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章祭祀
  长夜。
  一晌贪欢,进出盖亚世界三次。
  睁开眼睛,佳酿星夜空七月串连的奇景映入眼帘,就好像七颗美丽的珍珠将整个天幕连成一体。最初一颗和最后一颗,分别挂在东西地平线两侧,格外明亮。
  白晓飞凝视着夜空逐渐落往东方地平的七个圆月,深深思索着宇宙深藏的奥秘,到怀内的佳人醒过来时,才醒觉天快亮了。娇小玲珑,但曲线迷人的白丽像头小白羊般伏在他怀抱左侧,嘴角犹带着甜蜜满足的笑意。而顾爱则像熟睡的小猫儿一样蜷缩在他怀抱右侧。
  柔风拂过,四周的草树沙沙作响。无论精神与能量,此时均得到充份的补给,好像朝阳般焕发精神,让白晓飞有信心踉蠕微星人周旋到底。
  
  三女先后醒来,在和煦的晨风中舒展娇躯,再次兴致勃勃地朝着庄园中的奔马群跑去。
  白晓飞心中充满温馨的感觉回到主宅处,厨房处传来煮食的声音和香味,引得他走了进去。只见帝国的女领袖正在忙得不亦乐乎,见他进来笑道:“这里仍是用煮食炉这种原始工具,用火直接烹调,原来是这么有趣的。”
  白晓飞贴上她的粉背隆臀,探手紧箍着她的小腹,凑前贴上她的脸蛋,笑道:“我的天啊……鲜果都要煮熟来吃,还有什么昧道?”
  银湖早惯了他的搂搂抱抱,横竖没有旁人,索性任他肆意亲热,嗔道:“你懂什么?这是果园星的极品,煮透了更香更嫩,除非你想吃石头,否则这是唯一吃法。”
  白晓飞道:“现在我只想吃的鲜嫩小嘴。”
  银湖娇羞地在他脸上亲了一记,避开他的回吻笑道:“昨天晚上还没吃够吗?小白丽和小顾爱的叫床声,连这边都能听到咯。”
  “那你一定是长了顺风耳,要不就是你跑过去偷看了!”
  “坏死了,你才偷看呢……”
  说笑之间,艾佛露西走了进来。白晓飞探手搂着她的小蛮腰,在她脸蛋亲了一口道:“今天我们到那玩好呢?”
  艾佛露西一肘重重打在他胁下处,走到银湖旁看她在弄些什么,头也不回地淡淡道:“我们去参加神庙的祭典,今天是烟雾运返的日子,蠕微星人也快要来了。”
  “那就是要打一场硬仗咯?有什么详细的计划?”
  “去问雪儿吧,没看我们忙着呢吗!”
  
  白晓飞呲牙咧嘴地来到厅外,除了邓元彪众人都围坐餐桌,等待着尊贵的女王亲自下厨弄来的美食。阵阵香气由内飘来,让人食欲大增。
  东方雪儿正和凯西娅讨论着山谷发生的集体屠杀事件,后者道:“肯定和信徒与反教者的斗争有关……本来行星上大部份人都是无神论者,但自从蠕微星人来后,百分之七十的人都入了教,还视不信教的人为邪魔外道。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被催眠诱发的。”
  小萌奇道:“黑神教为何竟会仇视不信教的人呢?现在又不是数千年年,早就已经是宗教信仰自由时代了。”
  凯西娅叹道:“任何宗教都有排他性,视异教者为触犯神灵。黑神教到现在仍未能举行生命之终极的仪式,很多人认为就是因行星上仍有亵渎者存在的缘故,所以对那些不信者加以屠戮,绝不稀奇……唉,人总是自私的,信教者何能例外?以自己宗教作唯一真理,正是以个人作自我中心和自和自利的具体表现。”
  白晓飞在她旁拉开椅子坐下来,问道:“你身为行星的指挥官,难道一点对付的办法也没有吗?”
  凯西娅仍不大清楚他是谁,只知他拥有奇异的能力,多重身份,又是好色如命,冷漠地应道:“蠕微星人太厉害了,人类军队大败而退的消息传来后,所有人都对以军事反抗绝了希望,更没有人敢承认自己是人类战士,大难临头下,所有人类的劣恨性都表现来。”
  邓元彪的声音传过来:“那只是愚昧民众的劣根性,我们帝国军人长期斗争,从没有人肯俯首屈服。”
  佳酿星消息闭塞,凯西娅到现在对地球方面的情况仍旧只能算是一知半解,闻言问道:“元帅,我听说咱们的军队已经溃散了……不知您何时能组织一次反攻呢?”
  邓元彪面沉似水在白晓飞对面坐下,指着他道:“这种事情,你去问他。”
  凯西娅对白晓飞呶了呶小嘴,不屑地道:“这位荒淫无道的领主大人也能指挥军队吗?”
  白晓飞想不到一夜风流后,竟让凯西娅对自己多了个荒淫无道的印象,苦恼地叹气,欲语无言。这时艾佛露西捧着煮熟了的一盘美果,笑意盈盈走来,总算为他解除了尴尬。
  “让我们尝尝女王殿下以爱火煮来的美食,然后就要起程去拜神了……”
  
  成排长至不见尾巴的信徒,随着以十八匹健马牵拖,巍然安放在拖拉车台上的巨型烟雾,沿着通往神庙的大道,缓缓登上神庙所在的圣丘。
  白晓飞、银湖、艾佛露西、邓元彪、和凯西娅五个人混在人龙中,随着队伍往山上走。东方雪儿、方晴晴、顾爱和小萌则另有任务,去查看被蠕微星人封闭的位于城北的“佳酿研究所”的情况。白丽只身留在庄园照顾妹妹。
  凯西娅受命不得将他们的事泄漏,所以她成了佳酿星二百多万住民唯一知情的人。
  恭送黑云上山的人实在太多了,至少有百万人之众,真正可登山者只能是一半的人数,幸好凯西娅终是有身分的人,轻易取得登山入庙的许可证,解决了这个问题。
  银湖看着这些盲目的信徒,禁不住想起由古时传下来的童话,那是关于一个吹笛手以魔音把为患的老鼠由所有角落引来,加以消除的故事。现在身旁这些虔诚的人就似是那些老鼠,茫然不知自己正对宇宙彼端的魔鬼甘心情愿的作奉献,焦急等候“人神合一”的骗局,一种会“吃人和被吃”的宗教仪式。
  烟雾像魔笛发魔音般人发放可激起执念的精神波,使皈依的信徒更坚固他们的信仰。
  那天见过的四名长老在最前方开路,摇着黑色铃铛,某种诡异的精神念力从铃铛中传递到黑云中,透过烟雾的聚焦作用,引领着信徒形成的精神力场,使全体精神一致,再无异心。铃声涌来阵阵欢榆,蚀食着信徒们的心志,使他们心甘情愿地开放自己,随着铃声忘情投入进去。
  狂热的宗教气氛燃烧着每个被骗者的心。
  在这一刻,他们深爱着心中的神、深爱着自己、深爱着每一个人。
  白晓飞感受着那连绵不断的炽热和欢乐,同时亦察觉这四个长老拥有强大的精神能量,他们的灵魂已经被某种东西占据,竟然发出与黑翼人极为接进的波动。于是立刻向银湖等人发出暗示,提醒她们这些人随时可变成非常可怕的敌人。
  最头痛的就是黑云本身具有超远距离传讯的力量,己方就算有杀死他们的把握,但却很难阻止他们外空的飞船发警告。
  
  黑云烟雾终于到达广场上。
  一位身披红白黄三色相间袈裟,手持火炬,貌相威严的祭司,在六名长老和过百名神职人员簇拥下,迎主殿大门,进行了繁复的宗教仪式后,才把黑云迎进大殿。
  白晓飞当先而行,五人随着人潮,秩序良好地进入殿内。
  黑云烟雾被放在祭坛前以鲜花铺饰高及人膝的圆形的矮地台上,伸手可触。代表生命终极的十八枝火炬,在祭坛处熊熊燃烧着,充满了宗教神圣肃穆的气氛。大殿铺满地席,只余下中间真通大门和祭坛的通道。空间宽广,殿顶离地面至少有五十米。虽是挤了五千多人,但大殿仍是相当宽广。
  对着祭坛一端处,在大门之上有个中殿般的阁楼,站了一组二百多人的诗歌班,正高唱着赞美生命终极的圣诗。
  白晓飞等人幸运的挤到殿前左方的第六排处,学其他人般跪伏地上,礼拜“至高神”。
  近距离观察,主持长老的精神力更加让人惊心,几乎不亚于黑云母舰中碰到的黑翼人。凯西娅微微一震,指出那个主持正是千杯不醉的原市长李安修。
  邓元彪冷哼道:“身为政府官员,妄信邪教,该死!”
  
  铛——铛——铛——
  祭祀敲响了祭台后的大钟,大殿倏地寂静下来,人人屏息静气。
  李安修举步走到祭台左侧高起达十米的讲台上,俯视着跪满殿内的信徒,柔声道:“兄弟姐妹们,请坐下来,听我说几句话。”李安修环目扫视无不射崇慕之色的信众,蓦地握拳高喝道:“人类啊!谁能告诉我‘生命’是什么东西呢?”
  白晓飞等想不到这看来温柔敦厚的“人”,会忽然变得如此慷慨激昂,还大叫“人类”,都吓了一跳。
  信徒们纷纷摇头。
  李安修祭司双目神光闪闪,激昂道:“你以为你现在拥有,又或曾经拥有的某种东西,可以称为生命的过程吗?你曾经痛苦过、绝望过、仇恨过、挣扎过!你曾在无人的晚上悲泣,在暗黑中感到无比的孤独,在挤满了人的舞会感到失落,你就当那是生命的失落吗?朋友啊!那都不过是生命的假象,告诉我!甚么才是生命的终极?”
  众信徒在半被催眠的状态下一起应道:“永恒!永不改变!永不减退!”
  李安修把音量提至极尽,声音透过广播器在大殿内轰鸣道:“主神终于对我作了启示,佳酿星三日后的晚上,当天上七月串连时,就是举行‘生命指终极’的最佳时刻。只有准备完善的人,才能进入宇宙至高神的怀抱,永远享受着那从一无所有中创造所有宇宙和星辰的终极,永远摆脱了人类支离破碎的卑微存在!”
  殿内信徒无不欢欣若狂,纷纷下跪叩谢神恩,过半人痛哭流涕,激动至极点。传声器把修奇的话传往殿外山上山下所有苦候的信徒耳中,一时内外均欢声雷动,就若救世主刚在这刻降临人世……
  白晓飞等心中骇然,想不到蠕微星人这么快就要进行他们的阴谋。
  也就是说,运载黑云幼体的飞舰,就算尚未抵达,也应在三个佳酿星日的路程之内。这一次的仪式,很可能催生出彻底成型的黑云烟雾,起码足够黑翼人造出一艘高等级飞船之用。
  想要说服一群沉迷于宗教狂的人们绝非易事,换来恶言相向、拳脚相加都是轻的,一个不好,给卖了也不稀奇。与蠕微星人若正面冲突,更是必败无疑。
  短短三天内,他们可以做什么,来改变这一切呢?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二八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