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四章千杯不醉城
  “千杯不醉”并不像一个城市,更像一个大花园。佳酿星星的文化虽仍在萌芽的阶段,但已初步发展她独特的风格和形式了。这视野广阔、充满原野美景的城市,聚居了星球上四分之一的人口。
  白晓飞第一眼看到千杯不醉时,就对这城市产生了好感。
  这浪漫的城市坐落在佳酿星赤道区一处湖泊水潭棋布的大平原上,由远处看,一片葱翠中夹杂着竞妍争艳的奇花异果,要留心细看,才可见林荫大道和密藏在林木内别致多姿的木构建物。
  在这里,木材是方便和优良的建材料,使人和大自然的关系更形密切。从发现到改造,这颗星球只有百多年的历史,没有半丝垂老的暮气。有两艘小型内陆飞船在空中缓缓飞行,给这充盈着静态美的天地注进了一些动态,就若一幅会动的图画般。
  啼声隐隐传来。骑马是这的人热爱的一种运动,在城市的边缘处,有百多个与马儿有关的运动场,提供了衣食无忧的住民最大的娱乐。清早起来,很多人都骑马作乐,当作一种晨运,以舒展身心。
  在城中心处有一组十多座宏伟的建物,可与竖起数百米的巨树比高低。那是在在人类世界中大名鼎鼎的“佳酿研究所”,用于美酒的开发与研究。
  佳酿星周围的星球都是军事重地,唯有这里作为军官们消闲度假和军人家属居住的地方,使这美丽的星球一片详和,颇有与世无争的味道。表面看去,蠕微星人的占领并没有改变这的生活。一切都安详宁静,似乎也没有人觉察到发生在城市外的惨剧。
  在一座隆起的小丘上,有一座巨大的庙宇,在地平初现的曙光映照中显得庄严肃穆而又神秘……那也是千杯不醉里唯一的石结构建筑,在众人眼中鹤立鸡群,尖起的圆顶好像能与天上的星辰直接交通。
  
  银湖挣脱了白晓飞的大手,看着那座寺庙皱眉道:“蠕微星人建起这么个东西,不知用意何在?但在弄清楚情况前,最好不要让人知道我们来了。”
  众人均点头同意。
  此刻天仍未全亮,大多人高卧未起,市内又树木处处,要躲过住民的耳目,对他们这群人来说,实是轻而易举的事。
  神不知鬼不觉下,他们潜过了重重树林,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湖潭,由边缘区绕往南面的星球指挥所。
  艾佛露西一马当先,以战衣的侦察波扫描一遍后,失望地说道:“里面没有人。”
  东方雪儿提议道:“进那个寺庙去看看,好像平民都可以自由出入!”
  他们根本别无选择,朝着目标明显的寺庙而去。悄无声息地疾行着,树木湖泊在身边急速后退,经过了一个大湖后,仰马太阳在西方地平露仙容,散射万道直刺晴空的金芒,把悬浮的白云染得熠熠生光,迷人之极。另一座大湖侧方田野延绵,全自动的灌溉系统起漫天水花,浇到田野上的农作物去。
  寺庙前的广场只有很少的人,位于场心的火炬台上烧起一团烈火。落在地平线的最后一个月亮只余下淡淡的光影,提醒人们昨夜的灿烂光辉。当他们降落在寺庙最高那座建物的天台处时,信徒开始从各处通往寺庙的道路鱼贯而来。
  邓元彪显然对这宗教非常厌恶,带着不屑和鄙视的神色俯瞰着到来作晨早礼拜的人,冷冷道:“咱们面生,不宜进去太多人。我在这等着,你们谁去?”
  艾佛露西主动道:“我去!”
  “我也去。”银湖勾魂摄魄的秀眸环视众人,走了两步轻轻道:“小白,你不来陪我吗?”
  众人均感愕然,银湖女王一向给人坚强独立的感觉,从不会软语求人作陪,此刻公然展露出脆弱的一面,可见她愈来愈倚重白晓飞了。
  白晓飞大喜道:“好啊!咱们三个一起。”追在她身后沿阶往下走去。
  东方雪儿欲言又止,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石阶转角处,众人的心情都有点紧张。被蠕微星人占领的佳酿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蠕微星人建立的寺庙和人类寺庙格局相仿,主殿位在主入口的广场处,是供信徒集会的地方,上面用古地球的文字写着“黑神”,让人望而生畏。由长形的柱廊连接着中殿和后殿,长老与神职人员的居所位于两翼,后方是个满布喷泉的大花园。
  银湖低声两人道:“祭司和其他长老都到了主殿去了,我们到那走一趟吧。”话尚未完,她和艾佛露西相视一笑,百变战衣发动变化的功能,化身为与这处住民无异的装束。
  白晓飞也随之改变装束,紧随在二女身后。
  三人躲在中殿的阁楼处,俯视着下方布置古雅的殿堂。在殿堂的祭坛上,火在坛心的金属圆盘上熊熊燃烧着,赋予了大殿肃穆的宗教气氛。
  白晓飞望着银湖忧心忡忡的样子,心中怜惜,低声道:“你放心,蠕微星人既然建立寺庙,显然是希望从心灵上折服人类,而并非血腥暴力的手段。”
  银湖叹了一声,悠悠道:“他们做的很有成效,至少这些居民已经开始自相残杀了。”
  白晓飞只好用行动来分散银湖的注意力,搂住她将手滑入薄衣,摸上她耸美的酥胸,爱不释手地赞叹道:“真是又嫩叉滑……”
  银湖给他调戏得浑身发颤,又羞又嗔气道:“别胡闹,当心被人发现。”
  艾佛露西见状哼了一声,不等说话,却发现白晓飞的另一只手已经探进自己衣襟里,火热的大手直奔要害,连忙伸手把他往下探索的手用一对纤手隔衣按紧,嗔道:“住手!搞的老娘不爽,我可不管这是什么地方!”
  白晓飞的手愈来愈不规矩,嬉皮笑脸道:“放心,整座寺庙里的盖亚意识都听我指挥,这里飞过一只蚊子都瞒不过我的。”说着蓦地停了下来,“有人来了!”搂着二人移到一角,使进入中殿的人就算仰起头来,也看不到高高在中殿后方的他们。
  
  铃声由远而近。一个身披白色袈裟,手摇铜铃,剃光了头的长老领着一群十多个身穿白袍的信众,步进殿来。
  白晓飞自从几次三位一体后最主要的改变就是精神的能量大幅增强,甚至能够在真实世界中也缓慢吸纳盖亚力量,虽远比不上真正的盖亚意识那边有若汪洋大海般的力量,更仍末将身体中的力量运用自如,但配合着更加灵敏的意识,感觉变得敏锐无比。
  当这群人拥入殿内时,他便感应到他们的精神状熊,是一种近乎自我催眠的原始宗教情绪,强烈而真实,有如洪流般往她冲过来。
  那长老半闭着眼,卓立火炬之前,修长的手前后摇摆着一只黑色铃铛,充满节奏感的铃声填满了殿堂的空间。后面狂热的信徒在原地踏步起舞,无论男女都现如痴如醉的神情。
  铃声带来热烈的鼓舞和激励,具有高度的煽动力。使人心中充溢着深刻的感情。一种灼热的爱和幸福的感觉。
  银湖身居高位,自然也曾参与过很多宗教聚会,聆听他们的教义,可是却从未尝过这种令人闻铃心动的感觉。铃声传来的那种热烈的情怀和炽烈的爱,就像燎原之火般燃烧着这些信徒的心。令他们与这似是具有无限法力的长老溶浑为一体。
  艾佛露西娇躯一震,竟然迷迷糊糊就像像那些信徒一样舞动手臂。直到一股温和的能量猛然包裹住自己,隔离了那阵铃声。艾佛露西心头振颤,侧头往白晓飞望去,只见后者面容肃穆,两眼精芒闪动,正全神聆听着清脆的铃声。
  银湖同样被白晓飞保护起来,如梦初醒地朝白晓飞望去。
  白晓飞虎躯微震,朝她望来,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铃声渐息,那长老又领着那十多名男女信徒,朝正殿去了。白晓飞凑到银湖耳旁,轻轻道:“那个铃铛有古怪,看上去只是普通黑铁,其实是一块纯粹的能量体。”
  银湖讶然地瞪着白晓飞,后者继续沉声道:“如果我没感觉错的话,那东西和黑云母舰中的烟雾一样,只是质量更加凝实。”
  黑云母舰的厉害,银湖自然知晓,闻言不禁有些失神。如果她能明白白晓飞的忧虑,恐怕会更加吃惊——按照白晓飞推测,如果黑色烟雾是某种生命的主体与能量部分,那个黑色铃铛很可能就是构成的灵魂部分!
  这等若有一股力量,硬生生地将一个人的灵魂和肉体分开,而且各尽其用,分别奴役起来。如此手段,怎能让白晓飞不心惊?
  
  银湖、艾佛露西和白晓飞三人回到天台处,把发现的事告诉了各人,众人无不色变。
  东方雪儿深思半晌后,正容道:“蠕微星人真狡猾,竟懂得利用宗教的力量来控制人类的心灵,好遂其不轨的企图。其中过程细节,虽仍无法知道,但可知人类若被诱进某一种精神状态时,又心甘情愿和他们合作的话,必然对他们的阴谋大为有利。”
  白晓飞一直闭目冥思,此刻猛地睁开眼来,低呼道:“我明白了,那个黑色铃铛中存在某种蛊惑人心的力量,可以起到不知不觉中催眠的作用!”
  小萌怵然道:“这些信徒显然全被控制了,蠕微星人还在等甚么呢?”
  邓元彪恨恨道:“当然是在等家乡蠕微星系的命令,待他们到来后,就是佳酿星所有笨蛋的末日了。”
  银湖不悦道:“他们并不是笨蛋,只是在这种孤立无援的状态下,更容易投宗教罢了!”
  白晓飞压低声音缓缓问道:“你们有没有想过,那个铃铛分明是黒翼人制造出来的,结果却被拿来作为蠕微星人控制民众的工具。黒翼人又是极为擅长操纵精神能的种族……最后得利的是谁?是蠕微星人?还是黒翼人?”
  众人同时变色,艾佛露西咬牙道:“难道这又是黒翼人在搞鬼?”
  “他们本来就是一丘之貉。很难说究竟是谁利用了谁,或者谁占了谁的便宜……起码咱们已经知道杀戮的原因了。”银湖缓缓说道:“留在这也不是办法,我们先换过衣服,设法找个落脚的地方,才再想方法对付这些卑鄙狡猾的蠕微星魔鬼吧。”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二四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