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八章爽到忘了
  “扑哧——”白晓飞的大肉棒狠狠插进银湖蜜汁涓流的小穴之中,同时上身朝着她靠拢贴近过去。
  银湖立刻用鼻子发出一声长长的颤音,双腿自然盘起,圈住白晓飞的后腰。长长的睫毛眨动几下,因为白晓飞的靠近而合拢眼帘……说来好笑,虽然两人的下身已经紧密结合着,可是银湖却没有适应两人面对面贴近的情况。一但白晓飞靠近,俏脸立刻涨得绯红,仿佛看着白晓飞的脸,会比迎接他的插入更加害羞似的。
  白晓飞不以为意地朝着银湖吹了口气,羞得她猛然一颤,然后得意地耸动腰肢,嘴巴则凑到银湖耳边道:“认真点,气走了助战的,你又得独力应付我了。”
  银湖紧闭星眸,根本不敢侧过头去看两人身侧的方晴晴,只是轻声地反复呢喃道:“你这个坏蛋……坏蛋……坏蛋……五百下早就够了!换人啦!”
  白晓飞嘻嘻笑了一声,抽出湿淋淋的肉棒,往旁边走了一步。在银湖身旁等了半天的方晴晴立刻摇摆着雪白的丰臀,将小屁股高高撅起,迎接肉棒的插入。比起银湖,方晴晴与白晓飞的配合无疑默契很多。大肉棒一插到底,经过两三下缓慢而有力的抽送,就调整到最佳位置,立刻发出一连串“噗噗”声,欢快地耸动起来。
  只不过方晴晴的动作虽然娴熟激烈,表情却有些木然地呆望着前方,目光焦点更是浑然不知去向,仿佛一具没有灵魂的性爱机器般。
  白晓飞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暗叹一声。
  
  从实际环境出发,进入盖亚意识世界都是当前的第一要务。银湖主动提出双飞的要求,白晓飞自然不会拒绝。只不过在人选上费了一番脑筋。
  本来对白晓飞言听计从的小猫女顾爱是最合适的人选,只不过现在顾爱负责照看着白丽和白娜根本抽不开身。白晓飞可不想这边刚把顾爱拽走,那边白丽就再一次宽衣夹带,跟在后面冲上来。
  艾佛露西与白晓飞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下来,又因为安吉丽娜的死讯与白丽、白娜的出现再次搁浅。要说服她放下面子过来陪着银湖与白晓飞胡天胡地……嗯,挨揍比较简单。
  所以白晓飞只好去找方晴晴,而方晴晴也想也不想便答应过来陪着白晓飞双飞3P.只不过,她的态度始终冷冰冰的,有些神不守舍,就好像身体和精神根本不在一起。时而会变得主动而又淫荡,甚至主动帮着白晓飞调教银湖。时而却默默不语,好像浑然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
  
  好在银湖正是初尝性爱,食髓知味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异常。
  这一次有了方晴晴的教导和辅助,银湖开始品味到正常性爱的乐趣,战绩像坐火箭一样飞快蹿升着。可见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肏弄了一阵,银湖虽然没有向方晴晴一样放浪形骸,却也开始知道配合白晓飞的动作。俏脸羞红地发出各种声音,表示抗议或者喜悦。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银湖很快矫正心态,脱离了刚刚被插入就马上高潮的困境。然后和方晴晴并肩劈开白花花的大腿,享受白晓飞送上的“每人500下”轮流抽插了。
  除开方晴晴偶尔的失神不谈,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一个仰卧、一个跪伏,娇喘细细着放任白晓飞轮流抽插,还是让他心头大爽。
  
  “呼哧……呼哧……”白晓飞按住方晴晴的翘臀狠狠抽动了几下,得意地笑道:“女王殿下,不如你到晴晴下面仰躺吧,这样我一弯腰就够着了,省的每次换人的时候还得走开。”
  银湖扭头看了白晓飞一眼,只见他粗大的肉棒正恶狠狠撞击着方晴晴的臀部,不由闭着眼睛答道:“呸……我才不去!”
  白晓飞笑道:“嘻嘻,那让晴晴仰躺,给你在上面?”
  银湖顿时红着脸推了白晓飞一把,嗔道:“不要!”
  白晓飞嘿嘿笑道:“我只是想给女王殿下弄得更舒服一些嘛……”
  “胡说!”银湖猛然瞪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眸中顿时涌出一股水气,撅着嘴好像快要哭出来样,说道:“你分明是想自己玩的更高兴!你,你……晴晴,你怎么不管他?”
  “我一直都在管他啊!”方晴晴回过神来,笑眯眯地答了一声,扭头朝白晓飞嗔道:“老公,你看你!快把殿下弄哭了,还不赶紧让她舒服舒服!”
  “收到,得令!”白晓飞猛然一收腰,将肉棒抽出来,侧行一步,重重朝前一挺。大肉棒好像突然发动马达的快艇般轰然前进,深深插进银湖的小穴中,而后激烈抽插起来。
  “喔喔喔……不要……”银湖娇吟一声,玉手攀上了白晓飞的后背。同时雪白的大腿一阵轻颤,左右大腿根处的两根筋绷得紧紧的,尽量张大两腿间的幽谷,呻吟道:“轻一点,人家劈不了那么大……哦哦……”
  方晴晴在一旁加油添醋道:“女王殿下学的真快。知道夹紧不行,立刻就改成放松来减轻摩擦了……你再左右晃一晃屁股,会更爽哦。”
  “喔喔喔,快停下……人家,人家不行了……”银湖应声摇摆着可爱的翘臀,两只小手在白晓飞背后不住抓挠,胯间的交合处爱液如泉涌,伴随着白晓飞的每一下肏弄飞溅出去。用她那软绵绵的嗓门轻唤着:“白晓飞哥哥,白大哥……大哥慢一点……轻一点啊……哦哦……真的不行了……哥哥……哥哥哥哥……哦哦……”
  白晓飞重重一挺腰,仿佛要把整根肉棒插穿银湖银湖的子宫一样,然后才在她的浑身剧颤中转换阵地,熟门熟路地让方晴晴翻个身,劈开她的双腿,飞快肏弄起来。一边不忘侧身笑道:“早叫两声哥哥不就得了,非得像现在这样……乖,先歇会吧。哥哥一会再继续搞你!”
  银湖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喘息着沉溺在高潮的余韵之中,不能自已……
  
  方晴晴笑吟吟地搂住白晓飞,柔若无骨地娇躯以一个无比熨帖的姿态靠在他身上,柔荑轻擦着白晓飞的胸膛,低声问道:“今天爽么?”
  白晓飞微微一笑,伸手在方晴晴的阴唇边上拔了拔,她便立刻默契地放松双腿,让阴道松弛下来形成一个温暖而润滑的空间。这让白晓飞看上去肏的又快又猛,其实肉棒所受到的摩擦力大大降低,同时被小穴里的爱液浸泡着、滋养着、积蓄着更加勇猛的战斗力。
  不一会,当银湖银湖眼巴巴地望过来时,白晓飞的肉棒已经重新坚硬无比,立刻换到她身上,狠狠肏弄起来。
  “殿下,你刚才还没回答哥哥呢……”肏弄了几下,白晓飞又伏在银湖的耳边提起刚才的问题:“你和晴晴摆姿势好不好?”
  这次银湖俏脸一红,扭头看了方晴晴一眼,低声问道:“那她呢?”
  白晓飞笑道:“她当然比你乖多了……”
  银湖这才安心少许,却忽然觉得大腿根一热,白晓飞的大手已经抚摸上来,笑道:“来,放松……哥哥教你点好玩的……”
  
  双飞最让男人心动的地方,当然还是调教与配合。银湖此刻正是一张性爱的白纸,旁边又有方晴晴这样言听计从的帮凶,白晓飞岂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在他的要求之下,银湖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经过方晴晴的示范,很快就摆出了白晓飞要的淫靡姿势。
  此刻,银湖正仰躺在半人高的一处高丘上,头部有半截探出高丘,而她的下半身则以一个巨大的弧度弯过来,就好像将自己对折成个圆球一样,粉嫩的幽谷正好最准头部上方,只要伸出舌头就可以自己舔到自己的阴蒂。
  只不过银湖无法舔弄自己的阴蒂,因为此刻正有一根粗大的肉棒挡住了道路。她只要抬起头,就能看见两颗睾丸不停晃动,那是白晓飞的肉棒正在她阴道里疯狂肏弄着。每一下抽送都让穴口的嫩肉不住蠕动,微微翻起,发出噗嗤噗嗤的响声。
  在如此近距离下看着自己的私处被侵犯,无疑带给银湖一种无与伦比的冲动,仿佛整个身体都随着眼前的大肉棒一起晃动着,飘飘欲仙:“哦哦哦……小白好厉害……啊……好爽……我看见你了……好大……全都进去了呢……哦哦……我也好厉害,全都装下了……再快点……呜……好舒服……不行了……”
  眼看银湖再次告饶,白晓飞只得悻悻转移战地。方晴晴端坐在高丘上,后背斜靠。如云的乌黑长发慵懒地扎了个发鬓盘在头顶,显得脸蛋愈发洁白。两条雪白的长腿被高高抬起。白晓飞将那如羊脂玉般的双腿夹在两肋之间,胯下的大大肉棒深深插入方晴晴的幽谷里!
  只见白晓飞的大肉棒在方晴晴阴道里进进出出,隐隐有滴滴淫水随着他的抽插飞溅出来,肉棒根部已经泛起一层乳白色的泡沫,显然是肏弄了很久的战绩。
  方晴晴仿佛有一次走神了,虽然身子好像风中的棉花团般一晃一晃,偏偏若无其事地凝视着前方虚无处,就好像身前的男人根本不存在一般……
  忽然方晴晴的娇躯一僵,幽谷阵阵蠕动收缩,股股爱液顺着白晓飞的肏弄涌出来。一连蠕动了十几下,方晴晴似乎回过神来,抬起头看着白晓飞冷冷道:“我高潮了,你,换人……”
  “呃……”
  白晓飞知道方晴晴此刻的心理可能有些扭曲,也不敢勉强她。苦笑着看了一眼犹自瘫软着,被弄的泫然欲泣的银湖,眼珠一转,笑道:“来,女王殿下,我再教你个新花样……”
  
  银湖在高丘上摆了个横劈叉,两条粉嫩的大腿朝两边平平伸直,上身交叉压在她小腹上。下体悬空探出,小屁股高耸着,正被白晓飞狠狠肏弄。此刻她的娇躯汗流浃背,两眼翻白,小嘴不住喘息着,一口口热乎乎的气喷出来,连叫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白晓飞按着银湖的挺翘臀部,大肉棒在稚嫩的菊门里进进出出,嘻嘻笑道:“女王殿下后面这个洞也很好啊,比前面的能支持多了。”
  “坏人!用这样的办法欺负我,痛死了!”银湖俏脸绯红地喘息道:“你还要多久啊?”
  “快了,再坚持下……”白晓飞应了一句,抽出肉棒顶在银湖的菊穴前,笑道:“你抬高一点,也许我会更快。”
  银湖嘤咛一声,娇躯微微蠕动,以小腹为支点,将下身朝上扬起少许,后背呈现出一个凹形。
  白晓飞笑了笑,龟头顶开粉嫩的菊门,缓缓挺入,一边淫笑道:“这个姿势还是不够淫荡,不如咱们再换一个?”
  “呸……”银湖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旋即无奈地哼哼道:“只要你能快点,要人家怎样……都随你……”
  “乖,我答应你……只要你叫的再淫荡点,这次我一定射精啦……”
  
  白晓飞让银湖平躺在地上,下半身朝上弯曲,一直到膝盖与头部平行,然后伸直双腿。这样她的身体就好像一个大写的字母“Q”,头上方就是自己的桃源洞口,眼睁睁看着白晓飞站在自己头顶,挺起粗长的肉棒一下下肏进粉嫩的菊门里,微微抬头就可以用舌尖舔到白晓飞的睾丸。
  再一次如此近距离观看自己被侵犯,强烈的感官刺激与视觉刺激,几乎立刻就让银湖达到了高潮。
  “喔喔……好粗,好大……小白,我看见了……我看见你弄我了……我好厉害,连这么粗的肉棒都吞进来了……嗷嗷……你好猛啊……人家的肉肉都翻过来了……哦……整根都进去了……好舒服……”
  “哈哈,女王殿下,你还真是个好床伴呢……这个叫床的学问无师自通啊!”白晓飞听着胯下传来的淫声浪语,愈发肆意地耸动腰肢,让银湖粉嫩的娇躯不住颤抖,一股股淫液顺着大肉棒淌下,滴进银湖嘴里。
  “喔喔……小白坏蛋,你一定是故意的……把弄出来的水儿都让我吃了……你快射吧……嗷嗷……你今天肏的我太爽了……人家要做你的专用女人,天天陪你……嗷嗷……”
  银湖彻底放开精神,怎么淫荡怎么喊,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最下流的语言刺激着白晓飞,仿佛唯有这样才能感谢他给自己带来的如潮快感。
  美人恩重,白晓飞终于忍不住使劲一推,将浓浓的精液射进了银湖直肠内。
  银湖紧紧夹住双腿,直到白晓飞抽出肉棒,这才朝两侧张开。粉嫩的洞口处立刻淌出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好像钟乳一样滴落进小嘴里,而她的小脸潮红一片,伸出粉色的小舌头不断舔舐着嘴唇,就好像吸食着琼浆玉液一样,表情淫靡的让人发疯。
  
  良久。
  “小白……”
  “嗯?”
  “刚才那就是盖亚意识的世界吗?”
  “啊?!”
  “爽死了……咦,你这是什么表情?”
  “那个……那个……”
  “到底怎么了啊?”
  “呃……我忘了……只有射在前面的洞里才有效……哇啊啊啊,别咬我……大不了再做一次呗……”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二零八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