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顾家的秘辛
  安吉丽娜曾经叫做顾后!她是顾天豪的,女儿?
  如果白晓飞在的话,一定会跳着脚指着两人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事实上安吉丽娜和顾天豪应该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去的、完全属于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是叱咤风云的赌街老板,一个是长袖善舞的双面间谍,如果说两人唯一有可能交集的地方,倒不如说安吉丽娜和顾天豪有一腿……在白晓飞看来,这个可能性倒是要大上许多。
  可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出人意料。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假设后,无论剩余想结果有多么的令人难以置信,它都是唯一的真相!
  如果仔细看顾天豪和安吉丽娜两人的相貌轮廓,甚至可以发现他们的确长得很像。虽然顾天豪现在虬须满面,脸上还刻着几道大大小小的伤疤,可是两人之间的脸型和五官,却的确有着惊人的酷似之处。
  
  随着老顾天豪的话音落地,场中众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安吉丽娜是彻底呆住了,却不是那种难以置信的惊讶,而是好像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却从未料到老顾天豪会将其公诸于众一样。
  小顾天豪同样愣了愣,指着安吉丽娜失声叫道:“老家伙,你开什么玩笑!老子什么时候多出一个这么大的女儿来?如果她是我的女儿,那我老婆又是谁?”
  老顾天豪长长地叹了一声,叹息中仿佛带着永不融化的千山皓雪、孤立峰巅的万载寒松,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与苍凉之意。注视着小顾缓缓说道:“接受她,到此为止。”
  小顾天豪勃然怒道:“做梦!今天不把这件事情说清楚,老子跟你没完!”
  老顾无奈地笑了笑,将昏黄的老眼移到安吉丽娜身上淡淡点点头,用微不可闻地声音说道:“跟我来……”说着移动脚步,向外面走去。几名侍女连忙紧随其后,却被他伸手推开,淡淡道:“你们不用跟着。”
  安吉丽娜略一沉吟,低首上前扶住了老顾天豪,问道:“去哪?”
  老顾天豪简短答道:“祭坛。”
  
  祭坛!
  这两个字似乎有一种某名的魔力,让安吉丽娜和小顾天豪同时沉默下来。甚至那些侍女也诚惶诚恐的低下头去,不敢再跟随三人的脚步。
  小顾天豪目光闪动,期盼之中又带着几分惊恐,缓缓跟在老顾和安吉丽娜两人身后沿着避难所底下的通道前行,竟然一路未语。而安吉丽娜搀扶的老顾天豪,脚下竟似有千钧之重,走得极为缓慢,仿佛希望这一条长路永远都不要走完一样。
  只可惜只要肯走,世界上就没有走不完的路,所以长路终究还是到了尽头。
  这座所谓的祭坛并不宏大,竟然只是泥瓦砌成了一座老旧屋子,大概仅能容纳三十人左右。屋子里的东西都很陈旧,包括一张摆放着祭品的石桌,几把石凳,还有几盏挂在墙上的长明灯。这种布局和赌街光鲜的外表大相径庭,很难令人相信这间小屋竟然是赌街避难所里最中心的位置。
  祭坛的灯火忽闪忽闪着照在三人脸上,映出同样一片惨绿的颜色。
  老顾天豪居中而立,朝着祭坛上的牌位缓缓鞠了一躬。身边的安吉丽娜犹豫一下,同样躬身为礼。只有小顾天豪大咧咧地朝着祭坛拱拱手,就算拜祭过了。
  老顾看着小顾不甚敬畏的态度,叹了一声,悠悠问道:“这个祭坛,你也来过几次,可知上面供奉的是谁?”
  小顾天豪晒道:“知道,不就是你们那个门派的祖师爷、还有顾家的祖宗么!你既然不打算让我继承门派,我这个儿子的身份也不明不白,当然用不着太尊敬他们……看在你的面子上,马马虎虎拱拱手,也说得过去了吧?”
  老顾进到祭坛之后,似乎精气神全都提高了不少,就算说话也顺畅起来。闻言哼了一声,缓缓说道:“难道你就从来没想过门派的祖师爷,为什么和咱们家的祖宗供奉在一起么?因为他们根本就是同一批人,是我这个门派的祖师,同时也是你的祖宗!”
  小顾天豪微微一怔,喃喃道:“怪不得我总觉得这个祭坛上少了点什么……只是你为什么从不告诉我这些?”
  老顾天豪苦笑一声,淡淡说道:“我不是没有告诉过你,只不过是你自己忘记了……”
  小顾大声说道:“按照你的说法,就是我九十九岁那年得了一场大病,把从前的事情全部都忘掉了!这场大病之后,我还落下一个病根——就是总也记不住身边的女人是谁?”
  老顾点头应道:“这些事情,你自己应该清楚,又何必来问我?”
  小顾立刻怒道:“我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是脑子还没有糊涂!你只要把以前的事情告诉我一遍,我重新记住不就得了!为什么你却始终不肯对我说?”
  老顾天豪淡淡说道:“因为我不想你死。”
  “又是这种废话……还在卖弄你那个梅花易数、铁板神算不成?我却不明白,知道这些事情为什么就会死人!”小顾天豪不屑地连连摇头,扳着手指一一说道:“说武功,我已经是天阶强者,地球上能杀死我的人两只手掌就数的过来!那些李察威尔、叶长天之流,最多能把老子打跑,要想杀我,却还差了些吧?”
  “说阅历,老子活了一百多年,在赌街上什么事情没见过?凄惨的、肮脏的、屈辱的、黑暗的……家破人亡的、妻离子散的、丧尽天良的、灭绝人伦的……我看你吞吞吐吐,想必是我失去记忆之前干过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说脸皮,老子杀人放火干过、逼良为娼干过、奸淫掳掠也干过!我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坏事我没做过,就算你现在说出几件来,难道还能让我羞愧到自杀不成?”
  小顾天豪越说越气,看着老顾依旧沉吟不语,干脆一指安吉丽娜道:“我看这个小姑娘倒是真和我脸上没疤的时候就七分相似,她明明也知道我的他爹却不肯认我……你要说的往事,应该和这个有关吧?”
  安吉丽娜闻言一震,看着顾天豪的手指缩了缩身子,有些无助地靠在老顾身上。
  “看来还真让我猜中了?莫非是我这个当爹的当年色迷心窍,当你这个亲生女儿给上了么……”小顾天豪紧紧盯着安吉丽娜的脸,没有放过丝毫细微的表情变化,沉默了片刻忽然哈哈大笑道:“果然是这样!哈哈,老家伙,你不肯说,还不是一样被我猜出来了……就凭这点事也想让我顾天豪内疚到自杀,未免太小看我了吧!”
  
  老顾天豪依旧垂头不语。
  安吉丽娜却又羞又怒,猛然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瞪着顾天豪,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一样!
  小顾天豪笑声一敛,毫不退让的盯着安吉丽娜正色说道:“你瞪我作甚,当爹的再怎么做错事,我也还是你爹!大不了爹给你陪个不是,然后你想怎地,爹尽量补偿你就是……不过我现在身系着赌街上的几万条人命,你想让爹自杀,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安吉丽娜苦笑一声,终于冷冷晒道:“你是我爹,我是你女儿……你我之间也的确发生过乱伦的关系!只不过这还不是事情的全部……我当年虽然有些恨你,不过经历这么多年,我也……也早就不放在心上了……你既然这么聪明,不妨猜猜你当年还做了什么?”
  小顾天豪微微一怔,喃喃道:“原来跟亲生女儿乱伦还不算完,看来我当年的确比现在还要坏……你当年为什么要离开?可是因为爹伤害了你?”
  安吉丽娜默然无语,却把目光飘向了身旁的老顾天豪。
  小顾天豪恍然道:“原来是你爷爷让你走的……老家伙,这就是为什么?”
  老顾天豪抬起眼睛,轻叹了一声道:“因为我不想让她死。”
  小顾天豪奇道:“当年我要杀她?为什么!”
  老顾天豪摇头道:“你不想杀她。不过如果你们继续下去,她迟早会死。”
  小顾天豪怒道:“不会又是你算出来的吧!你就因为这种神神叨叨的东西,拆散我们父女几十年?”
  “当然不是!”安吉丽娜大声说道:“当时那种情况还用得着算么?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已经看出我离死不远了!所以他,他才叫我走的……”
  “叫爷爷!”小顾天豪怒道:“你不认我这个爹也就算了,怎么连对你爷爷也是一口一个他他他的称谓!”
  “这不怪她。”老顾天豪叹道:“因为她也不知道究竟应该叫我什么。”
  小顾天豪叫道:“岂有此理!你既然是我爹,自然就是她爷爷,难道这也有问题么?”
  老顾天豪冷然反问道:“如果她的身份即是你的女儿,同时又是你的妹妹!你说她应该叫我什么?”
  此言一出,安吉丽娜顿时再次紧紧握起了拳头,低下头不让人看见她的表情。
  小顾天豪脸色一变,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老家伙……你,你刚才说什么?”
  老顾天豪轻轻叹道:“我说,她的身份即是你的女儿,同时又是你的妹妹。”
  小顾天豪皱眉一字一顿地问道:“这么说来,我不止和自己的女儿乱伦,干脆连我自己的亲妈也给搞了?还搞出一个孩子来!”
  老顾天豪淡淡点了点头,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既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就好像说出了一件与众人都毫不相干的事情一样。
  小顾天豪的脸色接连变幻,良久才干笑了两声,问道:“你这些年来一直对我不冷不热,就是因为我这个儿子给你戴了绿帽子?”
  老顾天豪微微摇头,轻轻说道:“乱伦这件事情,其实不能怪你。”
  小顾天豪愕然道:“这都不怪我!难道是你当年太花心,冷落我妈,然后她就找我……”
  “胡说!”老顾天豪脸上第一次露出愤怒的表情,微微抽搐几下,显得十分狰狞。良久才缓缓说道:“看你的样子,似乎也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难道我的卦数算错了?”
  小顾天豪坦然道:“要说一点都不自责,那当然不可能。不过要说自责到自杀以谢罪的程度,那却更不可能……尤其是你别忘了,我也有你的三成本事,起码看得出你们两个都没有恨我恨到想要我死的程度。这就说明当年的事情一定另有隐情,足够让你们原谅我。”小顾天豪顿了顿,忽然嘿嘿笑道:“我这个人最是自私自爱——如果别人都可以原谅我的话,我又怎么可能不原谅我自己?你尽可以放心大胆地说出来,我当年究竟还做了什么错事?”
  老顾天豪叹了一声,道:“看来你的记忆并没有完全丧失掉,至少很多观念上的习惯都还保留着……乱伦在咱们家来说,的确不算什么大事!因为……咱们顾家世世代代,都是这样过来的!”
  小顾天豪和安吉丽娜同时一震,前者仍旧强笑道:“原来是个淫乱世家?这个我喜欢!”
  老顾天豪淡淡说道:“这些事情,还要从咱们的门派说起……在这个时代里,虽然很多古武学的门派都已经消失了,不过也还是有一些极少数继续流传下来。咱们这个传承,就是其中的一例——非常特殊,也非常侥幸的一例!”
  小顾天豪绕有兴趣的问道:“古武学的门派,我也听说过什么少林武当,据说至今还有传承,都很厉害的样子。不知咱们的门派叫什么?”
  老顾天豪晒道:“少林武当,那都是名门大派,能传下来不足为奇。咱们的门派和他们比起来,简直就是轻如鸿毛……嘿嘿,咱们门派的名字,叫做流毒!流毒无穷的流毒!”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星际后宫】一百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