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王小伟

前言:

小伟为什么放在佳怡系列里呢?这是一个问题……

设定上可能存在一点bug,请大家及时提醒,让我边写边改吧。

第一章

我叫小伟。

我是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不折不扣的炮王。

虽然印象里多数成年人都不会对“炮王”这词有啥曲解,但我还是要明确下定位——没错,就是男人胯下那根。

普通人观念中衡量炮王的标准可以有很多,比如数量上百人斩、千人斩之类,能力上“金枪不倒、百战不泄”什么的……但这些标准对圈里的男性而言有些低,例如我们有个常规玩法叫“点名”,群交开始之前所有在场骚货要排队撅好让每个男人都在她骚屄和屁眼里插两下,算起来如果想要、天天都可以百人斩。

至于百战不泄就纯属伪命题了,不泄那是病,得治!我只能说没有自控力的男性根本混不了圈子。

每天都有无数女人等着被我肏,时至今日,把鸡巴插进女人的屄里这件事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我早就习惯了闲着没事就把鸡巴掏出来,插进女人的骚屄、屁眼或嘴巴里放着……吃饭、睡觉、学习的时候都这样,就像那里才是我的裤裆。

其实圈子里对炮王称谓是有严格定义的,这个咱们以后再说。

总之现在这个时代里的女人好像都特别渴望性交,社会上的普通骚货我根本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必须是观念极其开放,能接受轮奸、群交、乱伦,把性爱当成日常行为的圈里骚货才能让我解开裤子。

遗憾的是,这几年身在他乡受疫情所累,我的大学生活并不精彩——校园封控让我们和本地圈子之间很难建立有效联络,寝室管控导致发展调教校内骚货也很麻烦。

幸亏老家还有几个“知根知底”的骚货也考入这间大学,大家一起熬过这段痛苦时光,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今年解封了。

************************

清晨,阳光还不温暖,微风却已和煦,恰好能把人抚醒,又不会吹散被子里的热气。我被风一吹,猛然醒来,忍不住一激灵。

伸手搂去,枕边位置有具柔软丰满的胴体,现在正好可以用来挡风。娇躯入怀,我立刻从熟悉的手感上判断出这是王冰阿姨——某杂志社前高管,现在是照顾孩子大学生活的全职保姆、我的继母同时还是我的丈母娘,已经被我肏了十来年的美艳极品骚货。

“哎呀,他醒了……你,去含住接尿。”女友佳怡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我脚下的被子轻轻掀开一角,有个滑腻柔软的身躯从双腿中央钻进来,张口小嘴准确吞下我那根大鸡巴。

很多男人刚加入圈子的时候喜欢插入着睡,就算鸡巴软了也要物尽其用——例如我爹就养成了趴着睡觉的习惯,而我因为“成人”太早,那时候我和我女朋友佳怡都是副骨架身材、骑着睡太硌人,虽然还有丈母娘王冰阿姨和其他骚货都可以插,但我更喜欢正常睡眠,一般睡着之后就脱离了。

至于晨尿到女人嘴里?哦,这种小事就不用解释了吧!

小便结束,我的鸡巴继续被温热口腔包裹着,飞快膨胀起来。

“尿完了吧?”王冰阿姨温柔地问了一声,不等我回答就翻身而上,柔软大屁股挤走我胯下的女人,把那已经润滑好的骚屄齐根套住我的大肉棒,轻柔地缓慢耸动起来。

佳怡的声音适时响起在耳边道:“你们俩注意啊,人刚睡醒的时候反应迟缓,就算硬了也不能马上肏……需要这样先主动套上去给他润一润,找找感觉。还有一点,虽然咱们不肏嘴,但尽量还是一个人喝尿,另一个负责润鸡巴……防止口气太大,熏着人。”

一个清脆的女声应道:“嗯嗯,谢谢佳怡姐姐……还有吗?”

“啊?像小伟这样的不用,换成普通的圈里男人你得发发骚……比如先肏着你妈妈的屄提提神,等会好用你发泄什么的……”

另一个成熟的女声问道:“那……小伟为什么不用啊?”

“呵,他天天早上肏母女花,十多年,早就习惯了。”佳怡摇头无奈道:“你们以为我和我妈跟你们抢位置啊……关键是要是没有我们娘俩伺候,小伟根本都懒得肏你们。”

“那倒不至于……”王冰阿姨直起上身露出浑圆挺翘的双乳,开始加快动作套弄着笑道:“人家小伟毕竟是炮王,哪有肏不了的时候?行了,佳怡过来吧,我给你们准备早饭去……”

“哗啦”一声,丈母娘那骚水四溢的美屄从我身上凌空拔起,而佳怡已经高高撅起屁股跪在我翻身就能插入的位置等待着。床尾那边,两个容貌相似的大小骚货、母女花正瞪大眼睛,羡慕地盯着我朝天耸立的大鸡巴。

我一骨碌来到佳怡身后,熟门熟路地挺枪便刺,大鸡巴齐根见底,毫不迟疑地进入冲刺节奏,同时扭头打量着那对母女花,准备完成每日任务——圈子里骚货太多,很多新手和预备队成员无法得到有效锻炼,只能强制要求有条件的男成员每天至少带一个回家调教。

像我这样条件优渥的甚至需要调教两拨,每天回家临睡前是肉玩具调教,主要就是插着送上门的骚货运动运动,碰上感觉好的也可能骑着睡一觉;早上醒来之前,另一波骚货就会完成替换,作为我睡醒后的肉便器。

说白了就是让新手尽快习惯送屄上门、给陌生人肏玩的感觉。

通常情况下这些送屄上门的骚货仅限自己圈子内部调教,这是为了避免某些新手和预备队成员“三观不正”、泄漏圈子的秘密,而我刚刚和本地圈子建立联系就能享受到“内部待遇”,可谓牌面十足。

也不知是哪个被肏服了的骚货给我安排的?难得周末不用住校,本想和佳怡与她妈好好玩玩,现在却要强迫营业……唉。

好在像这对母女花能兴致勃勃地等着我临幸,说明已经完成了母女俩分别被陌生人单肏、轮奸、双插的调教,并肩挨肏也有过经历,其实已经可以出师了。

就当忆苦思甜吧,反正对我来说也就是多换几次姿势的事儿。

果然,这骚货小萝莉颇有佳怡当年的风范,在她妈面前被我肏得直接爽到飞起,小屁股摇得比母狗都欢快。反倒是成年大姐中规中矩,老老实实地努力配合着我抽插,高潮了三次后就不好意思再要了。

“老弟啊,你还是用佳怡冲吧……这一大早的,别太耽误你时间了……”

“懂事。”

我顺口夸奖一声,压到佳怡身上开始按照正常的频率抽插活动,粗长炮管顿时抽出一阵腥风浪雨,肏得佳怡胯间雾气腾腾,母女俩看到眼睛发直……普通水平的圈里骚货对我而言虽然也能用,但主要还是日常娱乐和运动锻炼,真正需要发泄的时候还得是极品骚货才够爽快。

当然,佳怡和她妈王冰也一样,普通强度的群交轮奸对这娘俩而言也是娱乐,唯有我这种炮王才能做到棋逢对手。

我在抽插的同时忍不住问道:“大姐,看你和闺女这样也不像新手啊,怎么安排到我这儿来了?”

美妇一愣,眯起眼睛哀怨问道:“小伟你没认出姐姐?我是琳琳啊!”

“哪个琳琳?”我反问一声,不等美妇回答就继续道:“大姐你也知道咱圈里啥样,就你这昵称咱不说每天肏一个那两三天也肯定能碰上……谁能记住那么多琳琳呐!”

“说的也对,那就不难为你了。”美妇琳琳拉过女儿,母女俩并肩跪在床边,笑盈如花看着我说道:“从老家过来的骚货琳琳带着女儿晴晴,找你报到啦!”

“从老家过来的!”我和佳怡同时叫了起来,我干脆停下动作问道:“谁叫你们来到啊?”

“还能是谁,你爸呗……”琳琳吃吃笑道:“你上次通电话,不是抱怨学校这边的小萝莉少,不够素质吗?这不,家里现在就数晴晴最有潜力,一听你要用,赶紧就给你送来了。”

晴晴竖起拇指自豪道:“爷爷专门给我做了培训,说我已经有佳怡姐当年八成的水准呢!”

“你拉倒吧,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让他们爷俩夹着肏了……”佳怡立刻不屑地道:“等他俩都爽够了,要射精的时候我还能应付一阵呢。”

“人家才不信呢!”晴晴哼了一声,皱皱小鼻子道:“再说小伟叔叔那时候年纪也小,肯定不如现在厉害!”

“哎,小丫头挺聪明呐!”

说说笑笑间,我让佳怡翻身撅起屁股,按着她充满弹性的丰臀继续肏干起来,扭头笑道:“那你们在这边住两天就回去吧,别耽误晴晴学习……”

“没事,等会我就去给她办转学,今年我们娘俩就住这里了。”琳琳轻声解释道:“我是自由职业,在哪儿都能工作……你爸选我,就是为了因为我能带着晴晴常驻在这边。”

我不禁一愣道:“这怎么好意思……”

“嗨,咱们圈里的骚货全国送屄时候还少啊?”琳琳抿嘴笑道:“主要小女孩还是知根知底的用起来放心,不用花太多时间调教嘛。”

我不由点点头……上了大学身在他乡,我和佳怡虽然也结识不少圈友,但毕竟环境受限、一直无法形成规模。尤其这边骚货虽多,水平竟是差的可怜,能达到外围程度都属罕见,全靠绣阿姨和林雨涵从老家赶过来支援,再加上佳怡和她妈凑成两对母女花,才够我们几个大学生日常淫乐用。

圈子里除了我和佳怡外,还有刘嘉、小武和几个骚货也考上了这所大学。昨天周末,刘嘉他爸过来看望儿子,大家当然要狠肏群交一波,完事就让绣阿姨和林雨涵留下陪睡……这娘俩现在或者还没起床,或者正让刘家父子和小武夹着做早间运动。

言归正传。

本来我早上也是只打算运动运动,没想射精。但琳琳大姐和晴晴小丫头远来是客,千里迢迢送屄上门,这不射一发就说不过去了。

于是我在佳怡身上又冲了一会,看这娘俩恢复差不多了便重新压到琳琳身上,噗哧噗哧肏弄着她的美屄,一边叫晴晴过来参观我肏她妈,一边问道:“大姐,我还是没想起来你究竟是哪个琳琳……”

“嗨,想不起来也正常,毕竟我这身材相貌和活儿都挺普通的。”琳琳劈开双腿迎合着我的动作,笑道:“你还记得你家附近有个舞蹈学校不?我当年就是在那里上学时候加入的圈子,当时找肏也跟你们爷俩肏过好几次呢……可惜活儿始终没练好……”

“啊,那难怪我没印象。”

“后来我让大家轮大了肚子,不小心被我爸发现……为了生下晴晴差点被我爸打死,呵,然后我就不怎么混圈子了。”

“啊?!”

“咋说呢,晴晴这孩子不愧是咱圈里人的种……也没用我带,偷偷摸摸就自己进了圈子,还惦记着要把她妈献祭出来给大家开心呢!结果你猜怎么着?”

这时伏在母亲小腹上的晴晴咯咯笑起来,抢着叫道:“小伟叔叔,我加入的就是咱们圈子!结果引荐我妈的时候,正好被她老同学认出来了……哈哈,本来你爸就懒得演戏调教我妈,然后一听是熟人,当场就把我们娘俩轮了。”

琳琳叹了口气道:“我也是……好几年的坚持,看见你爸那大鸡巴就破功了。不过也算值得,起码你爸他们可比我当年的圈子会玩多了……”

“那当然,圈里这些老炮我谁也不服,就服小伟他爸!”佳怡在旁骄傲地笑了笑,提醒道:“大姐你注意点……咱自家人来了,小伟可得射一发。”

晴晴闻言立刻叫道:“射我!射我!叔叔射给我!”

“不用这么客气,以后日子还长着呢……”琳琳闻言连忙夹紧双腿盘住我的后腰,媚然叫道:“再说我送晴晴过来也就是个添头,主要为了给女儿打个样……好让小伟能沾着我屄里的骚水放心大胆狠肏这小丫头……”

晴晴连忙叫道:“对对对,小伟叔叔你放心……你爸替你试过了,就把我当成年人用就行……轮奸、双插、狠肏都没问题啊!”

我呵呵笑道:“这么说你可不比佳怡差,而是比她还强啊——她当年可没你这么能吹!”

晴晴小脸绯红,嗔道:“哎呀,哪儿吹啦?我说的成年人又不是圈里人!”

小萝莉在圈子里属于稀缺资源,主要因为受身体状况限制,没法调教。发育到可以肏的程度后稍加锻炼,基本都能媲美成年女性的承受力……但除非天赋异禀,要像圈里成年骚货那么抗肏就不现实了。

“乖女儿你看……小伟叔叔这鸡巴可不是一般尺寸!”琳琳指指胯下被我狠狠肏弄着的、骚水横流的美屄浪叫道:“要不是像咱们这样天天挨肏锻炼,很多成年女性也受不了的……”

“那还是我帮忙铺垫了半天呢!”佳怡扶着晴晴的头笑道:“放心吧,你小伟叔叔心里有数,等把你妈肏到半死,就能射给你了。”

晴晴吐了吐小粉舌头,道:“晴晴明白——肏过妈妈的大鸡鸡干进来才有乐趣,可以鼓励晴晴把活儿练好。”

王冰阿姨的声音适时传来道:“小伟啊,还没玩够吗?早饭好了。”

“马上!”我应了一声,加快动作道:“小丫头,看好叔叔怎么肏你妈……”

“叔叔放心,人家一直瞪大眼睛看着呢!”晴晴甜甜一笑,熟练地开始念段子道:“叔叔的大鸡巴又粗又硬,就插在妈妈当初生我的地方,给我表演造小孩的过程呐。”

琳琳紧跟着叫道:“对对对,好女儿仔细看,叔叔和妈妈这叫预演……马上就要像肏妈妈一样,把这根大鸡鸡抽出来再插进你身体里啦。”

晴晴拍手欢呼道:“好呀,人家一定能给叔叔生个好漂亮好可爱的小宝宝!”

“哎呀,这事不着急……别忘了咱娘俩为啥来的!”琳琳连忙叫道:“小伟叔叔身边暂时没有肏起来满意的小女孩,所以才让妈妈带着你来千里送屄嘛!如果你要给叔叔生孩子,他不就没有小萝莉可用了?”

“嗨,暂时没有又不是一直没有!”晴晴审时度势,骑到母亲身上对着我摇晃起小屁股等待插入,笑道:“我不也只调教两个多月就能用了嘛……哦哦,有咱娘俩做榜样……等我肚子大起来,叔叔这边的新萝莉应该也可以用了啊啊啊!”

我挺腰冲刺,看着胯下完全吞没了我那驴一样大鸡巴的娇小身躯不断颤抖、痉挛,却体现出惊人的韧性,粉嫩的小骚屄不断分泌出骚水爱液,润滑着我的大鸡巴,辅助我完成冲锋。

琳琳自觉抬高小腹托起女儿的身体,为我助兴浪叫道:“哎呀,小伟老弟,让我这当垫子的都感受到了,大鸡巴干我闺女干得得真有劲……真不愧让我们娘俩千里迢迢送过来让你肏,太值了!”

晴晴胯下那两瓣小阴唇被我反复撞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犹自声嘶力竭叫道:“啊啊啊,我就知道叔叔一定比爷爷厉害!哦哦,大鸡巴涨了、输精管鼓起来了……叔叔好棒……射,咳咳!噗!”

因为是后入,所以我看不见精子喷涌而出的同时,小丫头已经翻着白眼晕倒过去,软趴趴地伏在母亲身上——这时就能看出我爹在家时候对琳琳母女的调教成果了。

只见琳琳眼看着女儿趴在自己身上被肏晕也丝毫不乱,反而立刻拱起小腹带动晴晴的小嫩屄抬起降下,首先伺候我完成收精。同时有条不紊地观察着女儿的状态,伸手帮她清理口鼻、稳定呼吸。

对圈里的骚货来说,正式成员(预备队以上)被肏到昏迷、抽搐、进医院其实属于很丢人的事情,但同时也司空见惯、习以为常——这是因为很多群交玩法都是以此为标准的。骚货们彼此交流的时候,相对于“被多少人干了多久”这种描述,还是“又被干到进医院挂水”更加具体准确。

其实“在骚妈面前内射小萝莉”这种玩法已经不会让我产生什么爽感和成就感了,比较起来还不如射进佳怡或者王冰阿姨的屄里舒服……但自从佳怡二次发育后,很多小女生才能用的体位与姿势都用不了,现在有了家里调教好的晴晴和她妈琳琳,确实能让我舒服不少。

*********************************

餐桌上,简约而精致的营养早餐彰显着王冰阿姨的精湛厨艺,当我上桌时候恰好绣阿姨和林雨涵娘俩也春风满面地回来了,大家一起开饭。

快吃完早饭时,苏醒过来的晴晴才和她妈一起走出卧室。小萝莉看见我们五人都坐在桌前,不禁讶然问道:“小伟叔叔,你们吃饭的时候怎么不肏屄呢?”

“这不等你们呢么。”我哑然失笑,招手示意琳琳钻进桌下撅起肥美的大屁股,让晴晴看着我把鸡巴捅进她妈的美屄里,这才开始教育孩子道:“咱们圈里虽然主张日常肏,但也是有前题的……”

“我知道,叔叔现在用大鸡巴插着妈妈不是肏屄,而是和妈妈玩呢……解闷和打发时间嘛!人家学过的……”晴晴抢答道:“陪男人肏屄这活是个女人就能干,但真正的圈里骚货不但能随便肏,还能忍住快感随便玩。”

“小晴晴你没说全……”王冰阿姨笑道:“咱们骚货被男人插着当玩具虽然身体不太爽,但心理是要开心和害臊的。因为男人随时可能上来兴致,狠狠肏你一顿……就算不肏的话,那也是一直在用鸡巴帮你强调自己的骚货身份。”

“对对对,王奶奶说的真好!人家就是这样,只要被妈妈看着、被大鸡鸡插着,就算不肏也觉得好害羞!好开心!”晴晴指指自己还红肿着的小骚屄,骄傲地道:“现在也是,就算叔叔没肏我,只要一想到他刚刚射进来,还在玩我妈,就觉得好爽啊!”

“行啊,这段时间让叔叔插着解闷的任务就交给你和你妈了。”佳怡放下筷子,很大气地一挥手道:“我们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提醒自己是个骚货。”

“啊?那叔叔需要解闷的时候怎么办?”

“嗨,我说不需要又不是不能肏!”佳怡笑道:“再说这边只是缺萝莉,又不缺骚货,你小伟叔叔有的是人解闷。”

林雨涵递给小萝莉几块点心,笑道:“肏屄解闷,虽然是咱们的日常生活,但吃饭睡觉也一样是呀!可不能为了挨臊,连身体都不顾了。”

我见小萝莉似懂非懂,继续解释道:“因为插着解闷这活儿要求不高,所以机会尽量留给普通骚货……这边的新人也需要锻炼嘛。”

“明白了……哎呀,一说新人我想起来了!”晴晴忽然惊呼道:“爷爷说,他这边还有个老相好,估计女儿也能用了……要你去调教接受呢。”

“呃……”

***************************

说到圈里的“老炮儿”,我是谁也不服,就服我爸!

老爷子当年玩得时候根本没接触过圈子却能无师自通,天天做新郎、夜夜换新娘,群交轮奸一样没漏,硬生生把一群大闺女小媳妇都调教成了不折不扣的圈中骚货。

反正从我记事开始印象里老家伙的女人就没断过,只不过在我小时候还收敛点,知道背着我玩。后来等我有了佳怡,肏屄这事就变成了父子间的共同爱好。

现在回想起来,我爸对佳怡算是屌下留情,没把儿子的肉玩具玩成他的专属形状……以我现在的经验回想当年虽说也常常肏得佳怡合不拢腿、下不了床,但还是示范为主、开发为辅,没留下太多痕迹。

人家老头当年玩过的女人别管多少年没联系,像绣阿姨、萱萱阿姨,陆陆续续这些只要再见面还能乖乖撅起腚来让他玩儿,而且要变本加厉——已经生了女儿的二话不说就得母女花连床伺候我爸,并且还得加上我。

比如绣阿姨当年被我爸和朋友们轮大了肚子,最后只能找个老实人嫁了远走他乡……结果等把女儿养大重回故乡没多久就碰上我,上演了一出儿子把老子当年女人介绍给老子的戏码。

极品模特母女花诶,人家绣阿姨本来已经答应加入其他圈子了,然后重逢遇见我爸被肏了一顿后,立刻乖乖买下我家隔壁的房子。

再比如现在,听说我缺萝莉马上就能派过来一个这事不能全算我爸的功劳,毕竟我们老家圈子经营的相当厉害——但立刻就能在当地找出个“带女儿的老相好”来,就让我不能不服了。

“妈,你出来说说那个新人……该我给叔叔当肉玩具了!”晴晴吃了几口饭,兴致勃勃地替下母亲。

“刚才不都说过了吗?小伟他爸也没啥别的交代啊!”少妇琳琳汗汲汲地从桌下钻出来,模仿我爹的语气道:“哎!我记得那个谁搬去c市了,她女儿多大来着……嗯,肯定十多岁了,回头你们和小伟说一声,让他收了吧。”

我一拍脑门,无奈道:“名字没记住、联系方式也没给……还真是我爹的风格。”

桌下的晴晴惊道:“真的耶,爷爷忘记把阿姨的微信给我了!真马虎!”

“他不了忘了——是根本就没记!”绣阿姨没好气地娇哼一声,扶额道:“等吃完饭我找找……”

我们几人恍然大悟。

这几年随着绣阿姨和宣萱阿姨的回归,让我从片言只语中大致了解到他当年的风格——放养式调教。

具体流程就是骚货们保持着高频的送屄上门节奏,让我爸他们淫乐,来去自由,一旦超过两个月没有主动上门挨肏,默认就算终止联系了;确切的说是我爸那段时间工作变化频繁,动不动就搬家……

这事换到现在也一样,骚货如果莫名其妙失踪两三个月,再想回来八成已经没有她的位置了。有条件的可以换个新圈子加入,没条件的就成了各种社会怪谈、野鸡楼凤、苦寂人妻。

总之就是我爸忽然想起当年虽然有些骚货是主动离开的,但估计也有不少是因为他搬家导致和组织断了联系,于是就让绣阿姨和萱萱阿姨试着找一找,别说还真有几个……

骚货就是骚货,即便已经为人贤妻、为人良母,但还是不能抗拒大鸡巴的召唤,她们得到我爸的消息后或羞答答地、或迫不及待地、或欣喜若狂地做出响应,然后无一例外成为我们圈子里的新成员。

婊子可以从良,那是因为她的观念还是普通人。但骚货首先就要改变观念才能加入圈子,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远的不说,就像我身边的琳琳大姐,看见女儿被大鸡巴肏干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要疯狂制止——但是当这根鸡巴来自圈里,可以一边若无其事狠肏着晴晴一边叫她过去伺候的时候,琳琳大姐的第一反应就变成欣喜若狂、终于找回了组织。

吃完饭,绣阿姨翻翻通讯录,讶然笑道:“哎呀,这次你爸记性不错,c市果然有他以前的老相好,而且还是俩呢!不过……”

“不过什么?”

“这个叫霍煌煌的我没印象,应该是后来才跟你爸认识的……至于这个戴玉倒是当年和我一起挨过肏,也是我联系上的,但聊过两次她也没啥积极反应……可能,可能是不想重新回到圈子吧?”

“有女儿是哪个?”

“应该就是戴玉吧,霍煌煌好像年纪不大。”

“那霍煌煌是怎么进你通讯录的?”

“嗨,你爸那些老相好提供的呗。”绣阿姨耸耸肩,撇了王冰眼道:“我就负责做做统计而已,我又不擅长这个……”

王冰阿姨捂嘴笑道:“其实我是不介意啦,但你爸说这些女人没有重新加入圈子的话就相当于前妻……哪有让现任老婆管着前任老婆的道理?”

晴晴难以置信地道:“让爷爷干过的骚货,还有不肯回到圈子的?!”

“不见棺材不落泪嘛!”琳琳在女儿屁股蛋上弹了一记,笑道:“妈妈要不是因为你,可能也回不来呢……其实圈里的生活关键在氛围,没有现场感受能忍住也正常。”

“这还不简单?要现场就给她现场呗……”林雨涵顺势起身,并拢修长的大腿高高撅起翘臀摇晃着咯咯笑道:“欢迎老情人们欣赏模仿秀——这孩子的爸爸当年就是这样肏我的!”

“对对对!”

众人齐声大笑起来,绣阿姨在旁指挥道:“屁股再高点!妈当年可没像你这么懒,能直接进来的绝对不用男人瞄准……”

林雨涵懒洋洋地道:“我这不是给您留点表现空间么,好让你加句骚磕——这孩子等会还要像他爸爸一样肏我啊。”

绣阿姨莞尔道:“行,等会我就这么说。”

佳怡她妈看看时间道:“正好周末,咱赶紧把这事办了吧……扩充扩充本地资源,把这边的圈子搭建起来,我也放心了。”

绣阿姨点点头,拿起电话开始联系她通讯录上的女人——毕竟属于“已经失联”的骚货,所以这事不能直接说“老朋友的儿子来了,要像他爸一样干你”,而是由绣阿姨代表圈子发起慰问,“当年大家一起玩得不错,好久不见,需不需要什么帮助?想不想重新聚一聚?”

如果对方答应“聚一聚”就分别报个餐厅和酒店让她选……选了酒店的基本不用废话,而选择餐厅的可能就需要“调教”一番了。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炮王小伟 第一章

2 评论

  1. 佳怡系列印象是初中阶段吧,这现在的时间线又是至少四五年已经了。不过小伟这种炮王的故事感觉跟王家兄弟差不多呀,人家炮神

    1. 是啊,从骚货佳怡到现在已经10年了,感谢支持。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