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又名《佳怡怕谁》,主要收录huiasd构思的相对重口系列内容,含兽交。

为了区分读者,防止引起阅读不适,本文采用收费阅读方式,请大家理解,感谢大家支持。

文章定价10发,尽量先充值再用余额支付。

付款发生问题,请看这里的说明——点这个链接

发生支付错误、未到账问题请留言、提供支付时间及帐号,因系统问题错一补二、个人操作问题错一补一。

 

二十章 疫情谁怕谁

这几年新冠爆发,疫情令圈里人闻风色变。

密闭空间、近距离甚至负距离的长时间接触,恰好是传播疫情的重要途径——所谓一场群交,全员感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问题在于“群交”早就成为了圈里人生活的一部分,几乎等同于吃饭睡觉。

这事对我们女性骚货可能还好说一点,毕竟圈子里僧多粥少,普通骚货经常好几天也轮不上一波饱的,早就习惯了。而男性狼友们比如小伟和他爸这些年都已经被我们惯坏,日常消遣也要双飞起步,随便玩玩也得有个观战伺候局的,不热闹根本连精都射不出来……

幸亏圈里人每日运动、身体健康,尤其“安全防护”的经验极为丰富,稍有不对就抢先自我隔离起来免得连累大家,所以几次疫情都躲了过去,始终没发生大规模感染。

好巧不巧,前几天我们学校又出了俩阳性,周边区域该管控的管控、该封闭的封闭……于是我和我妈圈子、小区圈子和学校圈子守望相助的疫情隔离生活再次开始了。

***********************************

首先要说明下基础配置,当发现疫情后,圈里的骚货会立刻向有条件的男性家里集中,例如江天心就找个借口搬来了我家,起码保证在隔离期间也能有男人偶尔肏肏她。而家里不具备必要条件的男性,例如楼下杨哥则会申请成为志愿者,就可以在工作期间碰见圈里骚货的时候抽空肏屄了。

至于我和我妈,那当然都是志愿者咯——白衣天使,疫情送温暖嘛!

哦,对了,还有小伟和他爸也不情不愿地当了志愿者,至于原因,你们马上就会知道。

清晨时分,每天正是孩子上学、家人上班的时候,小区里却依旧静悄悄的。一群穿着防护服的大白在广场集合,然后开始分头行动,迈开脚步走入千家万户。

我们这一队有我和我妈、李婉黛和韩阿姨、林雨涵和绣阿姨,六名极品骚货母女花率领小伟和他爸两名炮王,圈子里的绝对豪华阵容,其他还有马秋月与江天心等小区骚货尾随着队伍,开始爬楼入户。

马秋月、江天心等人是从一楼开始,而我们几名豪华大白则直接上到三楼,敲响一户人家的房门。

“开门,开门。疫情送温暖!”

“来了!”刘嘉笑嘻嘻地打开家门,撇了我们一眼笑着招呼道:“阿姨们好,佳怡好,骚货们好!”

“我靠!干什么只有佳怡好啊?”林雨涵立刻不干了,进门叫道:“敢情我们没有名字呗!”

“怎么没有,你不就是阿姨嘛……”刘嘉毫不客气地隔着防护服在林雨涵屁股上拍了一记,笑道:“谁在乎你叫啥名啊,反正不都是肏你妈的赠品么。”

“哎呀,刘嘉就是会说话!”林雨涵一边解开特制防护服的下身,一边眉开眼笑地道:“这话说的太对了,别管啥时候,只要肏完我妈觉得还不够,随时欢迎好爸爸们用我继续爽。”

刘嘉的母亲何阿姨从里屋探出头看了看,发现是我们后立刻打开房门,露出白花花的肉身,笑道:“王冰来啦,今天外面咋样?”

我妈顺口应道:“还那样,好在没出新确诊。”

“那就好,那就好,有盼头了……”

透过敞开的房门,我们看见刘叔叔正躺在床上,身边右侧空着应该是何阿姨刚才的位置,床左侧和脚下还分别委着两条赤裸裸的美妙酮体——这是疫情期间跑来住家挨肏的小骚货。

这时房门再开,刘嘉卧室里又钻出一对母女花来,同样光着屁股。

“快点快点,时间紧,还有好几家呢!”小伟和他爸早就解开了防护服,满脸不耐烦地拽过母女花,直接把娘俩并肩按在沙发上,挺起驴一样的大鸡巴就狠狠插入进去,肏弄起来,同时朝刘叔叔的房间招手道:“你俩也赶紧过来,活跃活跃气氛……”

普通骚货面对小伟和他爸这样的火力基本等于屠杀,只见那小萝莉和她妈刚被插入就剧烈颤抖起来,胯下的声响几乎三声一变,“噗、噗、噗……噗嗤、噗嗤、噗哧……哗……”总共肏七下就尿了。

另外一边,绣阿姨和林雨涵也开始她们娘俩的送温暖服务。

“刘嘉这一宿可憋坏了吧?快来阿姨这儿发泄发泄,让我闺女看看男人早上起来有没有劲儿……”绣阿姨撅起雪白的大屁股,轻轻摇晃着迎接刘嘉插入,猛然一甩头娇吟道:“哎呀好孩子,这大鸡巴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让阿姨失望……入我入的就是轻松,都不用我放松就能抽起来。”

林雨涵伏在母亲屁股上方咯咯笑道:“妈你可别废话了,不就是因为咱们娘俩好肏才被派来打头阵么!时间虽然紧,但流程可不能少,你可要坚持到刘叔叔过来啊……”

绣阿姨吃吃笑道:“我才不坚持呢……啊啊,你看刘嘉这大鸡巴这么重,肏得妈屁股都飞了……嗷嗷,我恨不得赶紧罢工,在旁边看着沾满我骚水的大鸡巴肏翻好闺女……那样多幸福哇!”

林雨涵惊呼道:“哎呀,那可不行!妈你不能光顾刘嘉不顾刘叔啊!咱都上门送温暖了,那还不得让他们父子俩轮流用过之后再一起夹着干,把咱娘俩玩到半死……这样挨肏猜圆满嘛!”

绣阿姨耸着丰臀浪叫道:“傻孩子……你这记性真差,怎么才隔一天就忘记你刘叔和刘嘉的实力了!妈可算过了……你刘叔和刘嘉把咱们娘俩肏到翻白眼之后,正好还得在佳怡她们身上折腾五分钟,然后回来再肏一轮!”

“阿秀这主意不错!”刚刚起床,正伏在李婉黛身上养鸡巴的刘叔叔闻言笑道:“我就说昨天射进婉黛屄里感觉差点意思呢……”

“啊?叔,人家差啥呀!”李婉黛顿时委屈地幽幽道:“都是沾着我妈屄里的骚水肏我,射精的时候也都有我妈鼓掌叫好……你要是喜欢射的人家高潮翻白眼、吐白沫,人家也可以做到嘛。”

“你那是装的,人家雨涵和阿秀可是真的。”刘叔叔挺着腰逐渐加快速度,呵呵笑道:“其实要说活儿,你们几个都差不多,射精冲刺时候夹得紧、收得住,也都能射爽……但现在不是时间不够么,还是射她们娘俩多点成就感。”

刘嘉这时把绣阿姨肏得大腿抽筋,正换到林雨涵身上继续冲刺,闻言也笑道:“都是强制授精玩法闹得,习惯成自然吧,现在每次射精都想追求点意义……”

此言一出,我们几个都闭上了嘴——身为极品骚货,我们是大家性福生活的保证,想怀孕是需要好几个前置条件的,不能参加强制授精玩法。所以我们每次被内射的主要优势不包括怀孕,只能是冲的爽、射的净,偶尔可以算上把极品骚货肏翻的成就感。

当然也不要小看这几条,多数预备队骚货是做不到的!平时玩玩无所谓,在男性冲锋期间能够稳住架子、保持住受力点、控制好腔道里的松紧干湿,让男性能够以顺滑的姿态达到终点……这些都是对精力、体力、经验的多重考验。

言归正传。

小伟父子很快肏翻了四个住家骚货,也加入到刘家父子对我们的奸淫过程。

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我们的玩法是绣阿姨和林雨涵母女作为主力肏,让刘叔叔和刘嘉爷俩各种猛干。剩下我和我妈、李婉黛和韩阿姨,还有刘叔叔的老婆何阿姨以及那四个半死不活的骚货则围着他们助攻,被小伟父子猛肏。

一旦我们之中有骚货快要被肏翻了,立刻就会改成搭炮台姿势,让刘叔叔或者刘嘉过来双插“收秋”,轻松几下就干得屋里骚水狂喷、浪叫冲天。

绣阿姨和林雨涵这娘俩虽然都有极品骚货的技术,但全是不耐肏的体质,尤其现在情况特殊,还会主动配合刘家爷俩肏翻自己。只见这对模特母女汗出如浆、尿崩如雨,平均不到一分钟就会把修长大腿绷直着发出尖叫,两对秀目很快就直勾勾地迷离起来,开始呼吸失速了。

刘叔叔和小伟、刘嘉和小伟他爸娴熟地夹起李婉黛和我继续冲刺,把那青筋暴涨的大鸡巴插进我们的小嫩屄和屁眼里狠狠抽插。在我妈和韩阿姨注视下肏得我俩嗷嗷大叫,屄口和屁眼朝外翻起,娇小身躯尤其怒浪中的小船一样剧烈摇晃。

其实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可以开始冲刺射精了,不过我们圈里没这么草率。

我妈卖力推着刘嘉的后背,用女声朗诵腔叫道:“爱心大舞台,有你更精彩。瘟疫无情人有情,社区温暖送到家……挺起你温暖的鸡巴,肏开我关爱的阴唇,大屌肏小屄,爱心永相伴。”

韩阿姨微羞着继续道:“爱心你我她,真情靠大家。人间自有真情在,射进屄里才是爱,万水千山总是情,射到屄里行不行……请让爱的抽插,传递下去,用你火热的精液,温暖骚货的心扉……”

阿秀母女软的快,恢复也很快,不一会就重新爬起来示意刘叔叔和刘嘉可以来冲锋了。娘俩摆成六九姿势美屄洞开迎接刘叔叔和刘嘉在射精前的最后冲刺,嘴里嗷嗷浪叫着鸡巴赞段子,恰好在精液射尽那一刻同时高潮,四条大长腿轻轻颤抖着喷出骚水……这娘俩对自身状态的把握已经炉火纯青了。

说来话长,其实整个送温暖活动也就持续了十多分钟。

虽然和正常的群交时长没法比,但特殊时期特殊处理,我们的活动流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乱伦、群交、轮奸、双插、主力、助攻、母女花,各种要素齐备,起码刘叔叔和刘嘉都很顺利地交了货,比肏快炮要强。

时间紧、任务重,收尾工作就留给居家隔离的骚货们了,我们几人匆匆整理好防护服,赶紧奔赴下一位等待“温暖”的圈友家里。

********************************

忙了一上午,封控区里没法出门的男性圈友全都得到了爱心与温暖,我们这些骚货也都脚软到像面条似得,汗流浃背,站都站不直——别误会,纯属爬楼累的。虽说挨肏也算高强度体力活动,但是和爬楼梯比起来真心不算什么!

可疫情如军情,容不得我们偷懒放松!

好在脚虽软,屄没事,换个岗位还可以继续战斗。我们飞快来到了核酸采样区,这里等待做检测的居民们井然有序,排起长长的队伍。

“天心,天心!”江天心的老妈遥遥看见我们,立刻兴奋地举起手里的保温壶叫道:“你累不累啊,我给你带了咖啡……大家一起喝点热咖啡提提神。”

“谢谢老妈,人家正、渴、着、呢!”江天心连忙上前接过保温壶,大声说道:“可惜咱们小区里有医护资格的人太少,不然人家真舍不得离开你……”

“没事没事,舍小家保大家嘛……你快趁热喝,我看着你喝。”社区大妈也朝我招手道:“佳怡啊,你们也辛苦了,来喝咖啡。”

“哎呀妈,这是外面,不能暴露!”江天心跺脚嗔道:“等会人家去休息室喝……嗯,我尽量露出头来让你看到。”

江天心是跑过去,同时排队核酸人群中葛先生(马秋月的老公)则快步跑过来,压低声音道:“秋月啊,你有空带几个朋友回趟家呗,老公想你了……”

马姐立刻听懂了对话关键,似笑非笑道:“你是想我,还是想我的朋友啊?”

“都想,都想,你朋友也都不是外人嘛……”葛先生已经看清周围都是熟人,笑着指指小伟和他爸道:“人进了咱家,挺起鸡巴干你可比我都方便。”

马姐吃吃笑道:“人家那不叫方便,叫随便!反正是别人老婆,干坏了不心疼,干大了肚子还不用负责……最主要还能当着你的面干,因为你喜欢戴绿帽子。”

说笑间杨哥等几位圈里志愿者也看见我们,于是笑嘻嘻地凑了过来。

马姐见状赶紧道:“哎呀,机会来了!老公你看我这些朋友们都辛苦一上午了,正好趁着换岗机会玩玩你老婆……一边休息一边当着你的面把大鸡巴插进我屄里去去火、解解闷!没问题吧?”

葛先生两眼放光,连声道:“没问题没问题!我给你们把风站岗!”

“嗨,把风不用你!主要得让你看着你老婆挨肏,给大家助助兴……”

我们这些换岗的志愿者说说笑笑进入休息室,杨哥已经抢先解开裤子躺到窗口的平板床上,狰狞的大鸡巴1秒进入状态。

“我先来!”马秋月连忙冲上前去,顺路就把防护服的裤裆打开了,一屁股坐进杨哥的大鸡巴上,娇吟着把头探出窗外道:“老公快看,你老婆才进屋,裤子都没脱就让人干上了……哎呀这大鸡巴一点前戏都没有,直接就被我坐到底儿,屄都捅穿了!”

葛先生站在窗外也探头看了看,急道:“老婆,你这挡得太严了,我根本看不见你挨肏……你再往后点。”

“不行啊,这屋还有其他志愿者也要用呢,床的位置是固定的。”马秋月无奈道:“你把窗户挡住了,我劈开腿给你看……看见没?我刚才太着急,也没注意躺着的是谁……哎呦,反正我们圈里不管是谁都能肏你老婆,而且还不用戴套……”

葛先生舔着嘴角道:“那是,那是……戴套多不舒服哇。”

“这可不是舒服不舒服的事!”马秋月正色道:“妓女让客人戴套,那是怕得病、怕怀孕……我们骚货可不一样,人家这些圈里的朋友乐意拿大鸡巴肏我,和大家一起轮我,那就是对我骚劲的认可!必须得到比我老公还高的待遇……哎呦,不戴套算啥呀,只要他们高兴,随时可以肏大我的肚子呢!”

同一时间,我和我妈、绣阿姨和林雨涵、韩阿姨与李婉黛也露出屁股摆好姿势供休息室中的狼友们淫戏解闷,让那些长短粗细各不相同的大鸡巴得到释放。

江天心没有抢到窗口正中的位置,但她毕竟也有“家属在场”,属于肏起来具备特殊意义的情况,所以很快就被推到窗边左侧摆出个喝咖啡的姿势露出头,其实下身跪在床沿高高撅起屁股被双后入猛肏起来。

我发现最近圈子里的风向有些变化,男人们对肏屄的意义和娱乐性要求不断提升,我们这些极品骚货当然还是首选,但如果是在日常解闷、不为射精的环境下,他们似乎更喜欢马姐、江天心这种肏起来有故事背景的……

大家先把鸡巴插进我和我妈的屄里,让我们放松、出水,调节到十分润滑温暖的感觉,然后开始飞快肏弄,那大鸡巴毫无阻碍地直进直出,迅速变得愈发坚硬膨胀,等快感积蓄到一定程度、必须加重力道狠狠抽插一番的时候,他们就会立刻和江天心身后的两男换位。

暴涨的龟头不急着插入,先抵住江天心的屄口和屁眼,两双大手牢牢掐住她的细腰和屁股蛋固定身体,然后才是深吸一口气,使出吃奶的劲儿狠狠怼进去!

“嗷——”

江天心被干得直接撞在窗框上,嘴里咖啡散花一样喷了出去,好像吐血一样。吓得远处社区大妈急忙跑过来询问情况,但她却进不来休息室,只好隔着窗户抱怨女儿喝咖啡不小心。

这就是男人们的快乐时间了,那两根鸡巴兴奋地好像恨不得把江天心捅穿一样,就在社区大妈身边一墙之隔的地方玩命蹂躏她女儿的骚屄和屁眼……当然江天心这方面也是身经百战,只要屁股能固定住,别肏的她前仰后合,剩下的表情管理绝对到位。

管控期间,抗疫当先。我们很自觉地不长时间占用休息室,大概玩了半小时,放松放松后就重新开工,进入新的工作岗位——核酸采集。

韩阿姨、江天心等几个有医护资质的骚货负责拿棉签捅嗓子眼,我和我妈等人没有资质,只能帮忙扫码登记,其他人负责维持秩序。

经过几轮疫情积累出的经验,我们也早早对采集室进行了改造,可以让杨哥他们闲着没事就进来站到我们身后或者钻到我们身下玩一玩。采样室毕竟没有太大空间,我们又都是久经考验的合格骚货,应付这种程度的淫戏完全小意思。主要圈子里现在能出来走动的男人也不多,所以不管轻插慢送还是猛干狂肏,都能若无其事地接下来,完全不耽误工作。

*********************************

结束采样,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多。我们这才顾得上匆匆吃掉盒饭,然后连忙开始下一项任务——圈子里女多男少,条件允许的骚货大多搬到了男成员家里或成为志愿者,但还有不少骚货被困在家里。

她们身为骚货,就算不能每天都挨肏,但绝不能忍受一天不被大鸡巴玩!现在特殊时期,预备队以上的骚货我们也顾不过来,新手关怀尽量满足吧……

哐!哐!哐!

“谁呀?”

“叔叔,我是社区志愿者、冯竹悦的学姐,来给她送补习作业的。”

“哎,是你呀!进来吧……”

暂无优惠 永久核心狼友免费

已有33人支付

等走出炮房,小区里已经夜色朦胧,多数居民都进入了梦乡,我们几个还有余力的极品骚货搀扶着马秋月众女朝家里走去。

“嘻嘻,好饱!”施采文摸着小肚子,仰望月空问道:“妈妈,这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啊……人家好想还像以前那样,天天陪着叔叔们肏。”

“快了……就快了!”

我们齐声回答道。

世上没有过不去的疫情,只有写不完的淫生……

因为疫情在世间,心中有淫生。

***************************************

待续

祝狼友们远离疫情,幸福淫生!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重口佳怡 二十章 疫情谁怕谁

6 评论

  1. 恢大终于更新了,喜大普奔,恢大的重乐酒店太好了,希望恢大可以把里面的房家姐妹这种比较戏份少的拿到佳怡系列客串一下,塑造的挺好的人物,名字也好听,不用浪费了

    1. ZUK001感谢支持,话说房家姐妹是谁啊?
      huiasd自己都不记得了……印象里很少用这个姓给角色起名。

      1. 房思浓和房思雨啊,就是重乐酒店的姐妹花大学生

        1. 啊?我给她俩设定是姓房吗?真忘了……
          而且思浓思雨早在《佳怡的一天》里就客串过啦,以后有时间也会让重乐里的人物继续客串的。

  2. 哈哈,写得好,写得好。这一章淫戏够爽,又多了些新的味道,有了点绿帽戏,有了点露出戏,又有些恋物play,我都非常喜欢。场面玩法,生理过程能写尽,但不同的骚货们,带着不同的故事,有着各自的动机,会出现无穷无尽的新的情节,有了淫生的人物,感觉虽然都是“那点事”,但次次都有新感觉,回回都有新爽点。

    今年贺岁短篇时,我就考虑提议一个疫情主题的小故事来着。但当时我没想出太好的点子。而且我想的是老王家的事。林冰因为医生的身份,碰见这种情况,肯定是对老王家,老林家都一丝不苟的严要求。对家里人严,对外人来更严,在辐射到她能接触的几个圈子,恨不得每个门挂十把锁,再层层医学监护和监测。少不了跟家里,跟圈子产生各种有意思的冲突。

    小美和张月妍最把老王家放在第一位,既要保证安全,又得四处救火,安抚大家被封闭以后焦躁的情绪。

    铭铭浑不吝,啥情况都天不怕地不怕的,少不了跟林冰又戗上,但是社区、圈子里碰见的物资、性欲、活动等困难,她也是一副大姐头,啥都能给你搞定的姿态。

    王翠花识大体,有担当,这时候四处斡旋,坐镇家里和圈子核心,特殊情况下,也能让大家都基本保持生活水平。

    至于各种Play,我是真没想好,可能线上的会增加,多出点直播,遥控假鸡巴、跳蛋等戏码。能玩的太少,所以我当时就没提这个提案。

    我一直觉得从“心、体、技”三个层面来说,王家和佳怡两边,在“体”上都没得说,长期训练,下过苦功夫,再加上天赋异禀,两边都是顶尖的了。但是佳怡这边比较偏“技”,感觉更明快一些。场面层出不穷。但这一章我觉得有所突破了,就是人物更带故事了,动机更明确,这样一下爽感就提升了,同样的Play,一有了情绪,有了追求,玩起来感觉就更加爽了。

    而王家这边更偏向“心”,我看王家这,最爽的玩法就是“感情肏”,可能场面没有佳怡那边花花,但是一带上情感,立马爽感就上来了。最初是看[小美的周六],一说小美的愿望是让王家男的能爽透,都不用多少淫戏,就这一句就特别爽。新近高清蕊、潘宇楠回归也是,虽然高清蕊、王佐林岁数大了,不能那么超人了,但是简单淫戏里有感情,也是很有滋味的故事。

    这一年相信大家都经历了很多,有好有不好的,一定都有很多情感。所以这一章我觉得也很特别,不光是故事好,还很有意义。结尾也唤起了我的共鸣,不只是爽,还有非常隽永的回味。可以说有诗意了。

    1. 感谢allon55支持。
      疫情这话题太敏感也太沉重,之前一直不想写。
      时至今日,大家对疫情的态度与认识都有变化,心理层面和社会面应对都从容不少,总算感觉能看到一丝曙光,让我们翻越新冠这座大山……
      所以就让佳怡为大家体验一番淫生中的疫情生活。
      至于王家,按照设定本来就很“封闭”,王家是圈里的另类、圈中之圈,所以面对疫情冲击可能变化很小……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