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章

人妖穿泳装,究竟怎么隐藏鸡巴呢?

可惜众人还是没看到宋晓乐穿泳装的样子——倒不是他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而是被孙长胜给“不小心”肏翻了。

孙长胜考虑既然肏都肏上了,冤家宜解不宜结,索性就卖个牛儿,给宋家“姐妹”留下点好印象……没想到不知怎么就用力过猛了。

宋晓乐叫嚣的厉害,结果却是个柳弱花娇的柔弱体质,被美国大鸡巴灌溉出来的屁眼除了直来直往的大力狠顶外啥也受不了。

孙长胜只是按照圈里常玩的方式搞了几下,顺便说几句圈里的段子,就弄得宋晓乐兴奋莫名、然后犹如杀猪一般嗷嗷叫唤,让人错以为这就是他的叫床风格呢。结果等孙长胜射精时,宋晓乐已经气若游丝,软的像一滩水,胯下淌出来的精液比孙长胜还多,那精液里都带血丝了。

幸亏酒店里设施齐全,也有常驻医师,总算没搞出什么大事。医生对这种情况也算经验丰富,找了个房间给宋晓乐挂水,嘱咐他好好休息。

孙长胜很是心虚地连连道歉,没想到宋晓乐不但不以为意,还兴致勃勃地约他有空再战……大概意思是“玩”的很开心,觉得和孙长胜肏屄特别有意思。

甚至几个工作性质陪肏的白人美妞也一改常态,打着照顾宋晓乐的旗号跟进房间,主动操起半生不熟的中文和孙长胜搭讪,问他为什么可以在性交时想起那么让人兴奋的话题来?

言外之意——大有撅起腚来也让孙长胜肏着臊一臊的兴趣。

季重乐有些啼笑皆非地朝着宋念蕾问道:“你不是说国内圈子那套在美国行不通吗!怎么我看这帮洋妞都很有兴趣的样子?”

宋念蕾耸耸肩道:“我说的是玩不起来,没说行不通……语言有国界,骚货又不分国界。”

“这有什么区别?”

“你的字面理解能力有问题吧!”宋念蕾无奈解释道:“欧美国家没有什么性文化,所谓性刺激无非就是人数、各种姿势和快感的叠加……但总有些人在追求快感以外的东西,关键是她们听不懂中文或者理解不了某些华人的禁忌而已。”

季重乐指着一群洋妞愕然道:“听懂的就这样了?”

宋念蕾摇头失笑道:“毕竟是华人开的酒店,这里起码有一半人都能听懂中文……不过对你们感兴趣的没有那么多。”

季重乐扭头看去,就见宋晓乐已经强撑身体“带病工作”着指导一干洋妞排着队给孙长胜肏,兴致勃勃地帮忙讲解孙长胜段子里的含义……时不时就引发洋妞们恍然大悟的羞涩娇嗔或娇笑声。

圈子大多是排外的,以“性”为主题的圈子自然也不例外。

因此华裔在美国只有性娱乐,没有性文化。

在美国的亚裔人士本身就容易受到排挤,所以充满了“汉文化”色彩的肏屄圈子在美国基本玩不转……比如“母女连床”就只是人家体会性爱乐趣的一种方式,约等于某个充满魅力的男性实现一次高难度双飞,再比如人家在婚前和男性发生关系本身就是正常行为,让老美们体会不到打破禁忌的心理快感。

大多数华裔也就入乡随俗,反正单纯追求生理快感也一样过日子。但圈子里的玩法,却对这些海外的性开放亚裔有着非同寻常的吸引力!一经接触,犹如唤醒了沉睡的猛兽,令人难以抗拒、欲罢不能。

至于本土洋妞对圈子性文化的认可,就只能归结为“骚货不分国界”了。这样看来其实宋念蕾才是对圈中玩法没兴趣的那个人……人各有志,季重乐当然不会勉强每个骚货都喜欢圈里人的性交方式,但对调教新人、尤其大洋马还是极有兴趣的,于是笑吟吟地拉起常娜过去加入了战斗。

*****************************************

日上三竿,季重乐从一堆奶子屁股大长腿中钻出来,回头看看玉体陈横的大洋马们,白花花一片……半晌才猛然想起和赌神师傅还有个约会!

赶紧叫醒孙长胜和常娜,打算去找宋念蕾带路。

不料孙长胜却死活不肯起床,还非得拽着常娜一起睡。

无奈之下,季重乐只得自己去找宋念蕾。

他前脚出门,常娜立刻迟疑着问道:“胜哥,你为什么非得拉着我,还一个劲朝我使眼色,不让我陪乐哥?”

孙长胜叹了口气,道:“昨天没注意,现在我想起来了,乐子这个师傅很可能跟乐子他妈有一腿……你说你跟着去,不是让乐子尴尬吗?”

常娜一愣,眨眼道:“乐哥她妈,阿姨她……很,骚?”

“咋说呢,乐子他妈也不是圈里那种骚法,你就当是交际花吧……反正我记得小时候邻居们对他妈的风言风语不少。”

孙长胜无奈道:“你以为乐子为什么千里迢迢的离开家这么远?还不是想躲着他妈……虽然咱圈子里母女母子也不少,但毕竟都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而乐子心里这道坎,却已经十来年了……我也不知道他究竟能不能过去。”

常娜点点头,圈子里的骚妈确实不少,其中母子、母女等关系也不罕见。但正因为见得多,所以圈里人对这种情况理解的也更深,知道要接受一个骚妈需要经历怎样的心路历程,迈过多少道难关。

“难怪乐哥碰上母子的时候总有些怪怪的……”常娜忽然惊呼道:“啊,那个王师傅长得和乐哥还有点像!他们不会是?”

孙长胜耸耸肩道:“你也看出来了?所以我说不让你过去呢……人家赌神起码也身家过亿吧?非亲非故,大老远跑到境内教乐子赌术,难道是学雷锋么?”

“雷锋是谁?”

“哦……你不用学,你们都是活雷锋。”

**************************

另一边,季重乐在宋念蕾指引下来到师傅家里,静静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王佐益危襟正坐在他对面,始终保持着严肃的表情看过来。

“师傅啊,你还是这么不爱说话!”

良久,季重乐放下茶杯苦笑道:“当年你一声不吭就走了,很多事情也没说清楚……既然这次见到,那就都告诉我吧。”

王佐益点点头,依旧不语。

季重乐无奈道:“说话啊——就算你说你是我爹我也认了!”

“我不是你爹。”王佐益摇头道:“要算关系的话,我应该是你舅舅。”

“靠!”季重乐下意识骂了一句,绷紧的身体骤然放松不少,忽然又是一懔,皱眉道:“你是我舅舅?可你姓王,我妈姓苏啊!”

王佐益淡淡道:“我们同父异母……”

季重乐“哦”了一声,猛然又反应过来,抓狂道:“师傅你逗我呢!就算不是一个妈生的,那也应该是一个姓啊!”

王佐益皱眉道:“你总纠结这些干什么?非得让我明说你姥爷被我爹绿了才行吗?”

“靠——”季重乐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哑口无言。

“老一辈的事跟你没关系,不用多想。”王佐益想了想,继续道:“不过看你昨天那样子,有些东西还是得说说——咱们家有点遗传病,嗯,就是成年以后性欲特别强,挺不好克制的……你,应该也感受到了吧?”

季重乐蓦然想到很多事情,也听懂了师傅的言外之意,忍不住皱眉道:“不好克制,又不是克制不住。”

王佐益冷冷道:“那你怎么没克制克制?”

“我……”季重乐想说自己离婚后正经八百地“克制”了几天,却又发现这事实在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只好苦笑一声道:“您不用拐弯抹角的劝我原谅我妈,其实……我本来也没恨过她,只是对她当年的生活方式不太认可罢了。”

王佐益似笑非笑道:“结果你就活成了你自己不喜欢的样子?”

季重乐再次哑口无言。

王佐益叹了口气,继续道:“大多数王家人都觉得欲望是一种本能,就像渴了喝水、饿了吃饭一样,没必要克制……结果就是男人布种天下、女人四处留情,私生子数都数不过来。”

季重乐连忙岔开话题道:“师傅,咱们还是换个话题吧……当年你到底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了?”

王佐益脸色顿时一沉,却是不肯回答这个问题,但架不住季重乐一直追问,这才无奈气呼呼地道:“因为我发现自己做的事情没意义啊!”

“什么意义?”

“老子本来想替家族赎赎罪,照顾照顾流落在外的王家血脉。”王佐益的脸色越发难看,说道:“结果前面几个过得都比我好,唯独到了你妈这里……”

季重乐回想了一下,迟疑道:“那时我家的条件还还行吧?”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王佐益评价了一句,淡淡道:“但是你就不太争气了,所以你妈很怕你将来败光家产后活活饿死!”

季重乐惭愧道:“所以是我妈请你教我赌术?”

“她是想让你有个一技之长,偏偏我擅长的东西是赌而已……”王佐益耸耸肩道:“结果你妈觉得这玩意不是正道,所以很不满意,严禁你下赌场。”

季重乐愕然道:“这条规矩是我妈定的?!”

“是。”

“所以你就生气走了?”

“那倒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什么?”

“因为你亲姥爷知道我做的事后,直接给你妈转了一百万。”

“呃……”

“我再仔细一查,才知道家里早就有人专门管这个事,凡是过得不如意的王家血脉,一直都有人偷偷照顾……”王佐益脸色铁青,怒道:“他们都知道这个事,只有我不知道!亏我还像个圣母一样到处去赎罪!”

季重乐奇道:“那你为什么不知道?”

王佐益板着脸道:“因为我克制住了,他们没克制住。”

季重乐再次无语,良久才回过神来道:“师傅……我在国内惹了个麻烦……”

“我昨天派人查了,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王佐益不等他说完就打断,摆手道:“不就是合同诈骗么,你回去自首,蹲上几个月一分钱也不用赔——师傅会找人把你运作出来。十赌九诈,骗人是咱们赌徒看家的本事,你居然还被人拆穿了……这次让你长个教训,以后少给我丢脸。”

“师傅!你根本也没仔细调查吧!?”季重乐无奈道:“第一,这事不是我骗人,而是别人把我坑了!”

王佐益顿时来了兴趣道:“哦?哪里的高手,说出来看我认不认识?”

“小角色,人已经死了,是被甲方杀的。”季重乐继续道,“第二,现在也不是合同纠纷,而是人家想弄死我!”顿了顿,季重乐又把和辛氏集团的过节说了一遍,道:“如果我就这么回去,那估计就只会死在牢房里。”

王佐益皱眉问道:“那你怎么打算?”

季重乐道:“我需要收购几家资质高、手里有技术专利的建筑公司,以开发商的名义回到项目中去……我要在第二轮比赛中获胜,把辛氏集团彻底踩在脚下!我要盖一座全省最大的酒店,就用我的名字命名!”

王佐益看着越来越兴奋的徒弟,淡淡道:“理想很丰满,但现实是你不可能在拉斯维加斯赢走这么多钱……我这赌神的身家也不过一亿,你凭什么?”

季重乐不禁默然。

电影里的赌神能大杀四方,但现实里的赌术高手其实并不好赚钱——被多数赌场列入黑名单,所以只能参加比赛赚奖金、彼此对赌或者受雇于某些财团赚点出场费。养家糊口问题不大,想要暴富就得看运气了。

比赛这东西不是每天都有,而且高手云集,谁也不敢说包赢。至于和职业赌徒之间对赌,大多互有输赢,就算技高一筹也很难在各种玩法、各种对手面前都常胜不败,运气被的时候没准还会输回去。

除非赌场掮客马克能给季重乐攒出几桌大肥羊,个个身家巨富、赌术稀烂又都不介意和陌生人对赌,否则按照昨晚的效率很难在短期内达到目标……而这已经算是赌徒之间的“顶级赌局”了。

王佐益也默然半晌才缓缓道:“找个好掮客帮帮忙,也不是没有希望……”

季重乐连忙道:“我昨天认识了个叫马克的,路子还可以。”

“三流货色,不用他,听都没听说过!”王佐益判了马克死刑,随即沉吟自语道:“楠姐手里应该还有几个凯子……算起来你也是半个王家人,她应该能帮你吧?”

季重乐问道:“师傅,楠姐是谁?”

王佐益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电话发出条信息,咬牙道:“一会你就知道了。”

**********************************

片刻过后,一道慵懒却又充满磁性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老王,前几天不是刚给你一百万么,这么快就花完了?我跟你说,这次你要不交公粮可别想拿到钱……”高跟鞋踩踏楼梯的声音响起,一位身材火爆、容貌秀丽,堪称人间尤物的丰满妇人身披轻纱,娇躯若隐若现着从楼上行来,目光扫过季重乐顿时一怔,停下脚步微微侧身遮挡住要害,问道:“怎么有外人?”

季重乐听到“交公粮”三字就明白了妇人的身份,连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弯腰鞠了个躬叫道:“师母好!”

“师母?!”

被称为楠姐的美妇人明显一愣,随即乐不可支地咯咯娇笑起来道:“师母这个身份好啊!人家当过妈、当过老婆、当过女儿、当过儿媳、当过弟妹、当过婶婶,就是没当过师母……这可怎么办,第一次,没经验呐。”

季重乐不由一愣,只觉得这个腔调似曾相识,却又不知该怎么接话。起身望去,恰好见那妇人艳红的舌尖在嘴角轻轻一舔,朝他抛过来一个媚眼勾魂动魄。好在他被圈子里的各种骚货们日月锤炼,早就对这种诱惑近乎免疫,只是不动声色地微笑而立。

美妇楠姐见状又是一愣,没有继续说话,却把美目朝着王佐益撇去。

王佐益咳了一声道:“楠姐,我这徒弟急需一笔巨款,想请你帮个忙……哎,你别骂,他也算王家人!”

“王——佐——益!老娘攒的都是哪种局你又不是不知道!帮你弄点钱也就算了,竟然还得帮你徒弟!以为我欠你们王家的……”楠姐根本不等王佐益说完就勃然大怒,瞪起眼睛怒骂起来,直到听见王家人三字才戛然而止,脸色瞬间一变,整个人忽然又妩媚又温柔,看着季重乐眉开眼笑道:“哎呀,难怪这孩子看着这么顺眼,原来是一家人呐!”

季重乐愕然道:“一家人?”

楠姐快步走下楼梯,站到他面前使劲挺了挺胸,原本就很壮观的两颗圆球几乎要跳出纱衣般,嫣然道:“对啊!我是你异父异母的亲姑姑嘛……你是谁的孩子?快告诉姑姑!”

“异父异母的……亲姑姑?”季重乐扭头朝师傅望去,心说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刚多出个同父异母的舅舅转身又来个异父异母的姑姑——只是这又是怎么论出来的辈分?

好在楠姐已经迫不及待的解释起来道:“人家陪你们老王家的男人睡了20来年,不是你姑姑是什么?”

季重乐顿时凌乱道:“大姐,你搞错了!我不姓王……就算姓王,你也应该是我婶婶,不是姑姑!”

楠姐变脸比翻书还快,听见“不姓王”三字立刻神色转冷,再次朝着王佐益瞪眼。后者连忙把季重乐的身世说了出来,楠姐神色稍缓,十分遗憾地道:“只有她妈是王家人呐,啧……”

季重乐这时已经明白怎么回事,忍不住道:“大姐……就算你喜欢乱伦,那也不能不注意遗传病啊!肏就算了,还要生!?”

楠姐“咦”了一声,脸色再次转暖,乐呵呵地看着季重乐道:“这么内行!果然是王家的种……那,你快掏出鸡巴来给姑姑看看!”

季重乐已经隐隐确定所谓“王家”应该就是个以家族成员为核心的肏屄圈子,对楠姐的身份也有所猜测,不外就是圈子里的早期成员或者核心成员——既然面对圈里人,那就没什么顾虑了。

扭头看了眼师傅,发现王佐益满脸无奈却并没有阻止的意思,于是季重乐也不废话,淡然自若地拉开拉链,就把裤裆里的鸡巴掏了出来。

“哇!果然是王家……”

楠姐的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噗通”跪在季重乐胯下,鲜红的嘴唇好像黑洞一样把他的大鸡巴迫不及待吞入口中,直接就是一个深喉到底,竟然没有被噎住、呛住。

季重乐也是一震,见面就含鸡巴的骚货碰到过不少,但初次就可以把他这种尺寸深喉的好像只有王小燕——阿秀和林雨涵也能,但却是在高潮过后。

当然自己现在没有完全勃起,深喉的难点不同,难度可能稍低,但危险性却更高。一旦发生呕吐窒息,那可是会死人的!

好在楠姐只是含住季重乐的鸡巴让它在口腔中勃起,没有继续深喉吞吐,而是立刻左手牵住鸡巴娴熟地撸动套弄,右手则开始给自己宽衣解带,等她站起来时候已经只剩内裤在身。

王佐益见状忍不住咳了一声,道:“楠姐……”

“滚!”楠姐干脆利索地吼了一声,手牵着季重乐的鸡巴就朝沙发走去,转身劈腿一气呵成,另一只手顺势拨开内裤露出嫣红的骚屄,其间已经水色潋滟、曲径洞开,握着鸡巴的手始终没有松开,直接拉到自己闭口,双眼迷离地大声叫道:“王!肏——我!”

季重乐低头扫了眼楠姐的艳屄,感觉没什么问题,便无所谓地顺势一挺。

“哗!”

“嗷嗷啊……”

楠姐娇躯剧颤,几乎在鸡巴插到齐根的同时就喷了出来。

*************************************

好爽!

季重乐肏弄几下,发现楠姐的阴道水润十足、紧致通透,肏起来快感连连,却是她这个年纪不可多得的好屄。只是洞口旁边的蕾丝内裤有些耽误事,于是抽出鸡巴打算帮她脱下来,伸手一摸才发现这内裤竟然是侧开的,根本不需要拔出就能脱下。

楠姐体内一空才发现他在看自己的内裤,不由老脸微红,“刚才太急,都忘了我这裤衩能侧开了……”说着伸手解开暗扣,让内裤挂在一条大腿根处,看着季重乐有些紧张地道:“你再试试,看这回活动起来方便不?”

季重乐重新插入,看见楠姐立刻露出满足的表情,不由笑道:“大姐,你好歹也是圈里人,至于憋成这样吗!”

“谁说我是圈里人?我是王家的女人!”楠姐劈开腿放松娇躯,轻轻咬着嘴唇道:“再说就算是,美国这边也没有圈子啊……唯一和王家有关系的就是王佐益,他妈的木头一块,也就比按摩棒强点。”

季重乐这时也知道楠姐并非自己的“师母”,但又住在王佐益家里,不禁有些好奇地问道:“楠姐,你和我师傅?”

“我是他的经纪人……也算半个保姆吧。”楠姐咬牙切齿地道:“王佐益这块木头除了赌什么也不会,要不是我照顾他早就被人砍死在拉斯维加斯了!”

“呃……”

“哎呀,这些丢人事他肯定没跟你说过吧?正好咱俩边肏边聊……”楠姐顿时来了精神,笑道:“姑姑最喜欢这样聊天了,只要你给力,你师傅的糗事要听多少有多少哈!”

季重乐回头一看,王佐益已经不知在何时悄悄离开了,于是俯身狠狠一顶,也笑道:“不急不急,您慢慢说,我慢慢给力……我倒是更想知道,您为什么偏偏要给我当姑姑啊?”

“哦哦哦,给力哦!”楠姐娇躯一颤,又被顶得喷出股水箭来,两条雪白大腿绷得笔直,眯眼浪叫道:“哎呀,你不喜欢叫姑姑,那就叫舅妈也行啊……反正人家被你压着,你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哎呦,只要这驴一样的大鸡巴肏进来,你叫什么我都答应……”

季重乐好奇问道:“王家人……都是我这个尺寸吗?”

楠姐连连点头,叫道:“可不!也不知你家这遗传基因咋回事……你看这大鸡巴,一个个的又大又粗又硬……啊,啊,啊……干进来真的好爽啊……关键全都肏屄没够……哎呦,干起炮来没完没了……”

“我也今天才知道,身上还有这种家族遗传……姓王的出人才哈!”季重乐耸耸肩,笑道:“确实挺巧,唯一碰上过我这尺寸的……前些天认识个王尧二哥,还也姓王。”

“王尧!”楠姐猛然尖叫一声,连肏屄都不顾了,抬起上身抓住季重乐的胳膊急忙问道:“他在哪?”

“啊?在国内……”季重乐看着楠姐的脸色迅速黯淡下去,无奈道:“楠姐和王尧哥认识啊?也可能是重名……”

“不可能!这种尺寸,还是老二的,除了他还有谁?”楠姐摇头问道:“他是不是还有个哥哥叫王五?他爹叫王佐林?”

季重乐想起听胡惠惠说过王尧的大哥确实叫王五,于是点头笑道:“那确实是他了,原来楠姐是王尧哥的老相好啊!”

“什么老相好?我是他半个妈!”

楠姐啐了一声,随即红着脸道:“不过说是老相好也没错,反正那小子从十几岁就开始玩我了……让我想想,他第一次是在我身上还是我妈身上来着?对,好像是佐林教他一起上的……”

即便季重乐已经见惯了圈子里的各种淫乱,还是忍不住吹了声口哨道:“大姐,让你说的我都忍不住要嫉妒王哥了。”

楠姐抚媚地翻了个白眼,吃吃笑道:“这算啥,圈里父子玩母女的时候多了……我就不信你没玩过!”

季重乐老老实实道:“母女玩过,不过我爹不是圈里人,父子就没希望了。”

“男人嘛,哪有不偷腥的?”楠姐挺起丰乳,咯咯笑道:“你要想试试,等姑姑帮你安排几个国内的骚货去勾搭勾搭你爹,最后就算不能一起上,当个一眼连桥肯定没问题!”

季重乐摇头道:“别说这个了……楠姐还是说说我师傅吧。”

楠姐晒道:“呵呵,你师傅就是个不偷腥的奇葩……要不是长了根王家的鸡巴,我都怀疑他根本不是王家人!”

“他不偷腥,那你俩?”

“夫妻呀!人家和你师傅可是领了证的,受美国法律保护的合法夫妻!”

季重乐再次凌乱了。

*********************************

楠姐全名潘亚楠,和母亲高清蕊、女儿潘颖祖孙三女都是王家王佐林这一支系的通家之好/多年炮友/胯下之臣/公用干货。

潘宇楠从20多岁开始就与母亲高清蕊一起撅着腚陪王佐林、王佐洋兄弟俩日夜淫乐,后来等王佐林的儿子王五、王尧长大成人又第一时间变成了父子两代人的胯下之臣。

潘宇楠的女儿潘颖青出于蓝,从小舔着王家人的精液长大,1x岁就开始与母亲和姥姥一起承受王家大鸡巴的灌溉。

后来潘宇楠一家遭遇变故,不得不离开国内,潘颖更是不顾危险在临别前受孕,到了美国为王家诞下一名群交所出、不知父亲是谁的女婴,取名王清宇(详见《淫生外传之幼香迷情》)。

时光荏苒,潘宇楠一家在美国发展转瞬十来年,凭借不错的商业头脑也算有所建树,积累了不错的人脉。只是性生活方面就再也找不到国内时被王家人轮奸齐肏的满足感,交往几个炮友还不如鸭子给力,日子过得索然无味。

突然有天,王佐林在越洋电话里拜托潘宇楠件事情——有个远房堂弟王佐益想去美国发展,问她能不能帮忙照顾一下?

久违王家大鸡巴的潘宇楠闻言欣喜若狂,忙不迭拍着奶子满口答应,才放下电话就湿了一地……没想到见面不如闻名,王佐益虽然也是王家人,却是王家的一朵奇葩!

“我知道我师傅不太爱说话,不擅长和人交流……这也算不上奇葩吧?”

“哦,不说话无所谓,为了那根大鸡巴,就算他是个哑巴我也忍了!”

“那……他?”

“你不知道?!亏他长着根那么好的大鸡巴,王家人的脸简直都让他丢尽了!”潘宇楠满脸悲愤,一字一顿地道:“王佐益这混蛋玩意儿,他是个——禁!欲!派!”

“我操?”

凡事都有两面性,纵欲派和禁欲派也是自古对立的两种态度,并不一定非得分出谁对谁错。但对王家人的体质而言,选择禁欲无疑要比纵欲困难许多——因为王佐益需要克制的不仅仅是欲望,还有生理上的折磨。

至少季重乐自问做不到禁欲,除非“割以永治”。

潘宇楠咬牙切齿地骂道:“这个王八蛋到了美国,吃我的、住我的,老娘在赌场里护住他的小命就几十次,结果就想打个炮他竟然不肯!说什么要给王家积点福,不要走王家人的老路……”

“那他是怎么忍住的?”

“没忍啊……他先后处了几个正经八百的女朋友、谈婚论嫁那种,当然可以上床咯。”潘宇楠咯咯笑道:“其中一个被我偷偷搅黄了,两个被他活活肏跑了。剩下几个有意思,一个个简直都是圈里骚货的美国预备队,争先恐后地给老王戴绿帽子,搞得他差点看破红尘哈!”

季重乐汗下道:“那后来呢?”

潘宇楠的脸色拉下来,委屈道:“后来有次他又犯事,必须拿到绿卡才能过关,我就嫁给他了……也不算亏,起码他肯肏我了。”

“啊?那你……这个……”

“无所谓,嫁谁不是嫁?好歹是个王家人!”

“不是,我是问绿帽子……”

“哦,你师傅感激我照顾他这么多年,不和我计较……我俩算是挂名夫妻,主要还是合作关系。”潘宇楠眨眨眼,微笑道:“而且我也玩腻了,欧美人种就只有鸡巴大,肏起来一点感觉也没有。这几年除了跟佐益,再就是陪他参加淫乱赌局的时候偶尔挨顿肏……”

“我师傅也参加那种赌局?”

“哼!他这辈子没别的爱好……只要是赌,就没有他不玩的!”

“不是吧,我听说师傅只参加正规比赛啊!”

“那是后来……”潘宇楠晒道:“再说什么叫正规?按老王的说法,只要不赌手赌脚不见血,不赌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他就都能赌。”

季重乐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师傅胆小,只参加比脑力计算、比手法的局儿,一涉及心理层面他就麻了……难怪他当初教我德州扑克的时候那么古怪,只说算法不说战术!”

“放屁!老子的德州排名现在还是全美前三呢!”

******************************

刚才已经消失的王佐益怒气冲冲地从前面大踏步走回来,他身后跟着一位清秀俏丽的年轻少妇,眉宇间和潘宇楠有几分相似,正是潘颖。

潘颖手拉着一位十分可爱的小萝莉便是王清宇,她把身体藏在她身后半探出脑袋看着沙发上的姥姥潘宇楠和僵在原地的季重乐,伸手拉动眼皮吐出舌头做着鬼脸,叫道:“姥姥羞羞,又在家里给姥爷戴绿帽子了!”

潘宇楠闻言大喜,招手叫道:“清宇快来,认识认识你舅老爷!看你舅老爷这鸡巴大不大?粗不粗?”

“你们慢慢认亲,我先上楼了……”王佐益边走边皱眉自语道:“明明是表哥,怎么算出来的舅老爷?”

“哎,老王你别走!难得家里来人,陪我们一块玩玩嘛……双插?要不你俩各玩各的也行……唉,真是的!”

潘宇楠连忙大声挽留,结果王佐益还是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季重乐有些心虚地道:“姐,你还说师傅不计较,我看他刚才好像在瞪我啊!”

“他是害羞!”潘颖走过来笑眯眯地道:“老头死撅,连肏我都得先喝醉了才敢上,第二天还假装啥都不记得……其实他心里知道我们惦记家里人,一看见你来就赶紧去找我献宝呢……咱们玩得大声点,等会他憋不住就自己下来了。”

季重乐愕然道:“师傅叫,叫你们来的……”

潘颖低头看着季重乐和母亲结合的位置,幽怨叹道:“哎,我这便宜老爹都知道有好东西和女儿分享……再看我这骚妈,光顾着自己享受!”

潘宇楠咯咯笑道:“乖女儿,你那便宜老爹不靠谱,他介绍的人妈不得先试试成色嘛!”

潘颖一边宽衣解带一边扬眉问道:“那妈你试的怎么样啊?”

“哎呀,这还用问?咱娘俩有多久没碰见当着女儿和孙女的面肏妈面不改色的啦!”潘宇楠高抬双腿盘住季重乐的后腰,主动朝前耸着屁股,大声赞道:“绝对自家人,正品大鸡巴呀!噗噗的,这么会都把妈肏尿三回了!”

“那你还不赶紧让我也享受享受!”

潘颖顿时尖叫起来,一屁股坐在母亲旁边劈开美腿亮出嫣红的美屄,大声叫道:“老弟快来,沾着我妈屄里的骚水狠狠肏进来……哎呀,真乖!好厉害……对对对,就是这样的大鸡巴,就是这么肏……让我也试试你的成色,今天你要表现好的话,可以给我闺女开苞哦!”

“我操!”季重乐看着旁边笑眯眯的小萝莉王清宇吓了一跳,怒道:“大姐你别跟我开玩笑,这么小的孩子旁边看看就算了,谁忍心真肏啊!还是人吗!”

“看把你吓的,我当年破处时候也没比她大多少……”潘颖叹了口气,转头望着女儿无奈道:“让你好好吃饭你不吃,长得像个鸡崽子似的,没人肏了吧!”

“妈你骗人!姥姥说了,你1x岁的时候连毛都没有,还不如我现在呢……起码我早就来例假了,肯定比你当年强!”王清宇趴在沙发边上瞪眼看着母亲挨肏,也脱掉上衣露出微微隆起的小胸脯,笑嘻嘻道:“而是还不是你说让我留着回国给爸爸和爷爷的吗?不然我早就找个变态鬼佬帮忙破苞了!”

“千万别!”

季重乐和潘宇楠、潘颖三人同时叫了起来,喊完互相望了一眼,不禁相视会心而笑。

“清宇别急……你现在还没长开呢!破处太早,以后活儿就没法练了。”潘宇楠笑道:“你妈说让舅老爷给你破苞那是玩笑,肏屄时候的骚嗑,让他有点干劲……不用当真。”

王清宇撅嘴道:“是是是,走猫步、蹲坛子、学体操……练好基本功,活到老、骚到老,争取骚到90岁哈!”

“是啊,可别像你太姥姥,才60多岁就没人肏了,以后的日子多难受。”

季重乐愕然道:“还有太姥姥?”

潘宇楠笑道:“对啊,刚才不跟你说过,我和我妈都是王家人的炮友嘛……到潘颖是第三代,等到清宇已经是第四代啦!”

季重乐竖起拇指,良久才道:“牛逼!”

潘颖叹了口气道:“就是不知姥姥能不能等到回国那一天了……”

*************************************

待续

这章信息量很大,写完直接就发了,大家帮忙捉虫。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十八章

8 评论

  1. 大bug哦,王清宇2013年回归,“酒店”发生在2014年。
    类似的年龄问题还很多,铭铭在淫生出场是18,后来说喜欢上王尧是16啦。

    1. 感谢allon55捉虫。
      王清宇问题修正起来相对简单,毕竟淫声时间线只是个初始设定,huiasd设计剧情的时候只是心算了一下大概时间段,没有细致到翻找核对,抱歉。好在幼香里并没有写具体时间,在时间线设定中把她回国的时间改为2015就行。
      铭铭问题是这样的,按照huiasd构思,在正传出场的时候应该是16周岁、马上17,然后王翠花则是按照女儿虚岁(生日小)报的年龄。而铭铭自己说起来的时候,肯定是按照自己周岁的实际年龄算啦。

  2. 我想投稿,开通一下通道呗

    1. zy139426狼友,已经为你开通作者权限,欢迎投稿

  3. 其实我觉得外国篇差不多该结束了,就像文中说的,文化圈不一样很多东西互相就觉得没意思,毕竟理解不了,还是比较期待回国的剧情,话说季重乐这一跑路之前组的圈子怕不是刚起步就夭折了吧……回去又要重头再来,不过也是,之前组的是网咖的圈子,这次回去要开酒店主题变了圈子也确实该重新搞一个了。期待回去后的剧情发展了。

    1. 唔,打算让重乐再去日韩和周边转一圈的。
      写着看吧。

  4. 姓王的话应该算是堂弟吧,就像王超和王氏兄弟二人一样,父辈是兄弟。表亲一般不会是同姓,除非女方嫁的人同样是姓王,而且这设定和王勃很像啊,都是表亲,照着这设定这怕不是王勃的爷爷……要是这样倒是能解释王勃在少年的烦恼外传开始时还是个萌新而不是像王五兄弟二人一样从小玩到大,毕竟有个禁欲派爷爷。整篇下来倒是没发现什么大的bug,毕竟几篇外传都没有详细日期时间描写,王清宇一家子回国的时间也不确定。

    1. 确实应该是堂弟,已修正,感谢捉虫。
      本文目前的时间线在王清宇回国前,打算让重乐把她带回去,也算把幼香里的一些坑填上。
      至于王勃,还真没这么设计,关键王佐益还没儿子呢。哪来孙子,写写再说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