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隔天早上,季重乐开始参与到装修进程里,布置机房、架设网线、搭建服务器……常娜就好像跟屁虫一样帮着他跑前跑后,虽然手脚有点笨,但态度很是认真仔细。只要是季重乐教育过的错误,基本不会犯第二次。

10点左右,旅店大叔一如既往地带了个新骚货过来,让他和常娜、陌生女人一起双飞的时候,常娜表现的莫名平静,而季重乐也发现自己丝毫都不激动,好像在短短时间里就习惯了这事一样。

就这样波澜不惊地和陌生女人与常娜双飞,打了一炮。而后第二天换成和旅店大叔配合双插又干了一个,依旧感觉平平淡淡,没什么激动可言。等第三天季重乐自己单独肏过一个陌生女人后,莫名就生出一些感慨来。

难怪旅店大叔要把这些骚货丢给自己,因为女人都一样,两个奶子三个洞,除非活儿好成王小燕那样,剩下只要放得开,肏起来区别真心不大……还不如没事调戏常娜有意思、偷偷玩五分钟的感觉新鲜呢!

陌生女人就算再放得开,也不如同样能放开的陈媛、常娜之间配合默契。

想到陈媛,才发现已经有几天没见这妹子!

季重乐打开微信,点到陈媛的头像开始打字“就算你不想我,好歹也想想老二啊”,编辑完信息暂时没发送,心里琢磨大家挺多就算个炮友,还是别主动嘘寒问暖了。

顺手翻开她的朋友圈一看,这妹子昨天发的动态写着“下辈子死也要当个男人!”配图是个仰天长啸、咬牙切齿、痛不欲生的土拨鼠……

常娜坐在旁边倚着季重乐看他屏幕,不由道:“你不是刚双飞完,又想要啦?不过我建议你最好别发这条信息!”

季重乐奇道:“为什么?”

常娜淡淡道:“正常女人是不会想变成男人的……除非身体不舒服。”

季重乐恍然,赶紧删掉信息……好吧,痛经期间的女人惹不得,幸亏没有发出去!

常娜沉默片刻,问道:“要不,我让你肏五分钟?”

“别!”季重乐想起旅店大叔的安排,连忙摆手道:“不用——就五分钟还不让射,干完火更大,还不如不肏呢!”

常娜白了他一眼,就不说话了。

又过五分钟,季重乐抓耳挠腮,忽然拉起常娜的手讪讪道:“呃,还是肏五分钟吧……呆着太无聊了……”

***********************************

之前季重乐能在房间里躺上两天是心情使然——离婚这事对正常人而言怎么也算重创,如果不是旅店大叔叫他帮忙看店以及后面发生了一系列事情,他怎么也要躺上五六天才能收拾心情,重新开始生活。

季重乐自问不是圣人,现在心情既然恢复过来,身边还有个乖巧的巨乳萝莉任君采撷……这谁忍得住!那怕不让射,玩玩总是好的。

常娜果然没拒绝,乖乖随着季重乐回房脱光,露出一对挺翘巨乳,劈开粉嫩的小屄让他插上。然后一边挨肏一边拿起手机,按了个秒表放在枕头边上……

“我操,不用这么认真吧!”季重乐一时哭笑不得,赶紧加速抽插,狠狠挺着鸡巴问道:“我要超时了,你还能把我掀下去啊?”

常娜点点头道:“我力气很大的……你不要小看我!”

“我操……”五分钟满,季重乐悻悻停下动作,保持插入的姿势问道:“那这样你不难受吗?”

“还行,我能忍住。”

“操!”

季重乐觉得自己非要继续的话,常娜也未必会顽抗到底,只不过这事强扭的瓜不甜,也没必要如此。

忽然敲门声响起,旅店大叔敲了两下,径自开门走了进来。

季重乐一惊,下意识拉过床单盖住自己和常娜,抱怨道:“老板,咱俩是挺熟了,可你也不能说进门就进啊!”

“呦,肏屄怕看的话,下次我可不带你玩啦!”旅店大叔笑眯眯地坐到桌旁,晒道:“好歹咱俩也是一眼连桥的交情,至于嘛?”

季重乐讪讪起身,坐到床边道:“是,不至于……但主要我这不是还没习惯么……哪像您老见多识广啊!天天有骚屄送货上门,您都不稀罕肏了!”

“呵呵,我过来就是说这事的……哎,娜娜你别起来,正好让叔干几下玩玩……”旅店大叔见季重乐起身,便掏出鸡巴上床压在常娜身上挺了进去肏弄起来,若无其事地继续道:“我这边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咱要开网吧,人手好像不太够,你有什么想法?”

季重乐想了想道:“咱大概一百台机器,起码需要两个网管、两个收银和一个保洁。我和小娜暂时能顶几天,但时间长了肯定受不了——那就招人呗!”

“问题就在这!”旅店大叔笑道:“招人可以,但有一条要求,必须是能肏的!也就是你和娜娜这种。”

“啊?!”季重乐想了想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愕然道:“老板,你确定咱开的是旅店和网吧,真不是什么歌厅会所洗脚城?”

“当然不是,你说的这些地方都需要花钱,我这儿可是免费的!”旅店大叔笑道:“不过,仅限自己人免费。其他人来的话,房费还是得交。”

季重乐恍然道:“难怪我总觉得你这旅店不对劲!就算靠着大学城,来打炮的人也未免太多了些……原来都是你们那个圈子里的什么爱好者?”

旅店大叔点点头道:“我也不瞒你,其实店里一半客源都是圈里人……性爱好这事毕竟没法在大庭广众下进行,大家也需要个方便聚集的地方,所以就有了这家双福旅店。”

“我靠!”季重乐愣了半晌,猛然道:“不对,你每次让我帮忙看店,不都是出去打炮吗?”

“其实就是绕一圈,从后门进来而已。那时咱俩还没合作呢,我哪能告诉你这些啊?”旅店大叔道:“总之要招人,女人进来我这就得准备随时随地挨肏,男人进了我这就得随时都能肏屄。”

季重乐皱眉道:“也不难吧?这么多骚货,随便找几个合适的呗!”

“人家愿意让你肏屄,这叫个人爱好!和愿意给你打工是两回事……”旅店大叔起身拍了拍常娜示意她穿上衣服,顺手将鸡巴塞回裤裆里无奈苦笑道:“算了,带你去见识见识,看你能不能应付吧。”

*****************************

旅店大叔带着季重乐、常娜,三人来到后端的一间大房。

打开门,季重乐顿时就被屋子里的一群莺莺燕燕、丰乳肥臀给镇住了,常娜也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仔细数数,人其实不多,只有九个。

各种夜场里排队待选的小姐姐虽然比这多,但起码还是着装的,运气不好的话其中还会夹杂几张死人脸,好像你欠她钱一样。

而这么多身材脸蛋都在水准之上的美女赤身裸体聚在一起,个个美目流盼、巧笑倩兮,全都露出那种期盼着你去干她的样子,这就震撼了——那怕放在毛片里也算大制作,何况还是真人现场!

“行了,招聘开始!都排好队点名……”

旅店大叔习以为常地一挥手,美女们立刻两侧分开,肩并着肩躺倒床上劈开双腿,脸上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哎?不整齐啊!娜娜你去那边躺好,凑个数。”旅店大叔若无其事地掏出鸡巴就压到最外面的美女身上,一边插入一边吩咐道:“重乐,开工,咱俩先把她们都透一圈……”

“好咧!”季重乐的鸡巴早就硬了,赶紧兴致勃勃地来到另一侧,趴在头一位小姐姐身上肏干起来。

旅店大叔一边抽插一边说道:“重乐啊,你先说说这边的用工要求吧。”

“啊?现在?就这么说?”

季重乐疑问三连,好在收银、保洁、网管都不算高级工种,大概岗位职责还是清楚的,便按照自己的理解说了出来。不外是需要具备哪些技能,怎么倒班休息等等,至于工资和福利待遇就得和旅店大叔商量着来了。

“工资待遇和其他地方一样,至于福利,就不用我说了吧?我这旅店是怎么回事,你们也都知道……来我这上班,只要不耽误工作,都随便。”

旅店大叔耸着腰杆笑道:“你们谁愿意干?”

季重乐胯下的女生立刻道:“叔,钱多少倒无所谓……关键您这接待的都是固定圈子,就算我们随便,人家也不带我们啊!”

旁边一个小姐姐也道:“就是啊,除非碰见熟人,否则也就是干看着呗!”

旅店大叔无奈道:“那你们说说你们的要求吧,一个一个说。”

季重乐胯下的女生就说道:“起码每天得轮一圈吧?多了不要求,是不是也得有三五个男人都肏我一顿!”

第二个女生笑嘻嘻道:“我也是……就算不肏一顿,起码也得玩玩啊!”

第三个女生赶紧道:“叔,我要求低!你俩每天都夹着我肏一顿,有一个人射进我屄里就行。”

第四个。

第五个……

季重乐听了一圈,才发现这些“性行为爱好者”果然只关心“性”的问题。

对工资基本不看重,上岗要求一律都是“挨肏!挨肏!挨肏!”具体点就是人数上、次数上、形式上以及有没有内射……要求最低的妹子是第三个,也就是每天至少要双插加内射。

问题是,这事自己也做不了旅店大叔的主哇!

就算再退一步,旅店大叔也答应。然后俩收银、俩保洁、俩网管,加起来整整六个妞!去掉常娜兼个收银、自己再兼个网管也还剩四个——按照每人每天射一发的最低标准,估计用不上仨月自己就精尽人亡了!

难怪旅店大叔会觉得这是个难题,原来关键不是“能肏”而是“不能不肏”!

*******************************************

“好了,面试结束……你们等通知,让我和老弟商量一下。”

旅店大叔把九位美女的骚屄和屁眼挨个肏弄几十下,听完她们的要求便径自拉起常娜走出房间。

季重乐赶紧跟上。

就见旅店大叔已经打开隔壁的房门走进去,重重往床上一躺,指指根本没收起的鸡巴道:“娜娜,你坐上来,自己动……让叔叔歇会!哎呦,我的老腰啊!”

“不是吧?老板,前几天你不挺厉害的吗!”

“你不懂!肏她们和肏娜娜不一样……”旅店大叔懒洋洋地道:“说说吧,现在你对招人有啥新想法?”

季重乐奇道:“老板,这事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非得找这样的啊?咱就不能招几个正常人吗?”

旅店大叔摇摇头,正色道:“老弟……这么说吧,我这家旅店也好、网吧也好,都是为了圈里人开的!所以工作人员必须是知根知底的自己人!如果你觉得干不了,我也不勉强,再找别人就是……”

“别啊!”季重乐笑嘻嘻地上了床,挺起鸡巴插进常娜的小屁眼里肏弄起来,笑道:“我可没有半途而废的性格,您给我几天时间想想办法……”

旅店大叔问道:“那隔壁这些?”

“用不起!用不起啊……别人要钱,她们简直是要命!”季重乐连连摇头道:“就算我受得了,您这身板也够呛啊!”

“呦,都知道关心老板的身体啦!”旅店大叔笑道:“不错不错,看来应该给你加点担子了……以后每天这些送上门来找肏的骚货就交给你处理吧。”

“啊?!”季重乐顿时苦了脸,道:“老板……这一个两个还行,大家又没啥感情,天天这样就没劲了吧!再说我都射给她们,陈媛和常娜怎么办?”

“傻老弟,谁让你都射啦!”旅店大叔抬起常娜的细腰,主动冲顶起来,解释道:“这种骚货在我们圈子里叫准新人,和娜娜一样,不属于正式成员。必须让圈里的男人肏过几次,觉得满意之后才能接受下一步调教……”

季重乐有点摸不着头脑,问道:“所以呢?”

旅店大叔笑道:“所以咱主要就是帮她们适应适应被陌生男人肏的感觉或者双飞的感觉、双插的感觉,视不同情况而定,然后顺便评价下她们能不能放得开……干就完了,射不射得根本无所谓。”

季重乐恍然道:“这事你不早说!还有吗?”

旅店大叔继续道:“还有就是干得不舒服要给差评啊!像那些扭扭捏捏的、夹屄装紧的、姿势都不会摆的、肏几下就升天的……那就不适合进圈子。能改的告诉她改,屡教不改的赶紧滚蛋!”

季重乐喜道:“老板霸气!这活儿我接了!”

被二人夹在中间的常娜忽然悠悠问道:“叔……老板,那我也是准新人吗?”

旅店大叔笑道:“对,等你准备好了,过几天我带你参加一次群交……能通过的话,就算正式的新人了,圈里也叫预备队成员。”

季重乐道:“这么严格?那啥样表现才算通过啊?”

“新手主要看潜力和心性,只要大家轮你的时候,你好好配合就可以了。”

“那老手呢?”

“老手就看技术了,被轮上两个小时还能夹得住就算合格。”

“这么厉害?哎,老板,男人是不是也有评级啊?我现在算什么?”

“你?你不算圈里人!”旅店大叔看了季重乐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怎么,想加入?”

“呃……”季重乐冲口就想答应,但话到嘴边不知怎么又咽了回去,迟疑道:“让我再想想……”

旅店大叔笑了笑,放开常娜,起身边整理衣服出门边道:“想明白了再告诉我,不加入也没事……我老付的朋友,帮忙肏几个屄,没人唧唧歪歪!”

*********************************

圈里人、性行为爱好者、性行为表演爱好者。

通过这些天的经历,季重乐已经不怀疑圈子的真实性了。没有人会花费这样高的成本去找人演戏,只为了骗自己一个愣头青、傻小子。

王小燕、思浓思雨、常娜乃至这些天来根本叫不上名字却发生过一夕之欢的女人老的少的、形形色色、环肥燕瘦,这么多女人总不是假的!

但圈里人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如果只看旅店大叔的日常,似乎和普通人并无什么不同——除了性生活频繁且淫乱了些。

但如果换到常娜的角度,所谓圈子似乎是个规则缜密、等级森严的地方,甚至要通过层层考核、付出巨大代价才能一窥究竟。

肏屄,是为了交朋友?!

这理由实在太强大,季重乐能理解,但无法接受——至少他以前肏过的女性最后都不是朋友!就像现在的陈媛、常娜一样,顶多算是炮友。

“好兄弟、讲义气”,季重乐对“朋友”二字的要求很高,不说义薄云天,起码也能雪中送炭、能两肋插刀……就像自己离家千里,固然是为了爱情,其实不也因为最好的兄弟在这里吗!

想到这里,季重乐赶紧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翻到一个孙悟空头像,按住语音就道:“大圣,这么多天都没动静,忙啥呢?”

片刻之后,爽朗的笑声传回:“我操,还以为你小子起码得消沉半个月,咋这么快就想通啦!哥哥我正忙着给你选妃呐,惊喜不惊喜?”

“选什么妃?”

“哥哥知道你这些天没女人,肯定憋的够呛,特意让人把大学城附近最好的楼凤信息都找出来啦……哥哥挨个登门帮你看看货,回头按你口味选个最和心意的给你送过去!”

“我操……”

“咋样,够意思不?要是一个不够的话,双飞也行哈!”

“……”

“怎么?双飞都不够?你还想4P5P啊!这钱我可出不起,你自己拿!”

季重乐长吸一口气,无奈道:“兄弟,我不缺女人……就是想你了,问问你干啥呢。”

“吹!接着吹!可别把你那点棺材本都用来打炮,好歹留点请哥们喝酒啊!”

“行,你在哪呢?我请你喝酒。”

“来吧,正好刚才看的这妞不错,肤白貌美大长腿,价钱我都帮你谈好了。你请我吃饭,我请你打炮……吃饱喝足,你直接上楼干她一炮!”

季重乐看着手机上的坐标定位失笑无语,起身穿好衣服,看着床上同样在整理仪容的常娜忽然心中一动,问道:“常娜,你能不能……”

“不能!”

“呃……我还没问呢。”

常娜定定看着他道:“大叔说,和陌生人肏屄,必须经过他允许才行。”

季重乐被猜中心思,顿觉很没面子,赶紧哈哈笑道:“什么啊——我就是问你能不能陪我出去吃顿饭而言,你想到哪儿去了?”

常娜抬起头,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注视他,一言不发。

季重乐挠挠头,讪讪道:“那,你同意的话……我就去问问老板?”

常娜淡淡道:“我不同意。”

“唔……”

*********************************

季重乐走出房间,和旅店大叔打声招呼,就要出门。后者见他有些闷闷不乐,便询问缘由,于是季重乐就把常娜拒绝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晒道:“是我鲁莽了,不知道你们圈子里还有这规矩。”

“哦,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旅店大叔看着季重乐问道:“你想带常娜去给你的朋友肏,是觉得好东西需要和好朋友一起分享呢?还是单纯想炫耀自己有个随时能肏又听话的妞?”

季重乐愕然道:“常娜是人又不是东西,哪能我说分享就分享呢……不是你说的她需要多适应陌生人吗!”

旅店大叔笑了笑,招手让常娜过来,柔声道:“以后你的调教功课主要都跟重乐做,所以他带你见陌生人也是可以的……有任何问题,叫他负责!”

季重乐连连点头道:“没问题哈,出了事我兜着!”

旅店大叔忽然冷冷问道:“那你说说,都可能出什么事?”

季重乐一时语塞,挠挠头道:“这个……民警查房?高潮过度?”

“这些都是小事,罚点钱、花点钱就摆平了。”旅店大叔摇摇头道:“假设你朋友有性病,传染给娜娜,之后你和我,还有我圈子里的几十人都跑不了;再假设你朋友喜欢上娜娜,纠缠不清,把她的事情到处宣扬;又假如娜娜被肏大了肚子,需要找人负责……”

“停停停!”季重乐头大如斗,摆手道:“老板,你说的这些概率太低,不过可真够吓人的……我还是别带娜娜去了。”

旅店大叔笑眯眯道:“刚才谁说自己做事有始有终,不喜欢半途而废的?”

季重乐拉起常娜转身就走,咬着牙道:“自己的兄弟,我心里有数!出事我兜着就是!”

**********************************

季重乐和常娜两人来到一家烤肉店,就见有个身材高大、白白胖胖的家伙正独据一桌,面前空着的烤盘起码堆了三尺高,手舞足蹈吃得满嘴流油。

这胖子正是季重乐从小玩到大的损友、生死之交。

孙长胜,绰号孙大圣!

“啪嗒!”

孙长胜看见季重乐身后跟着的常娜,手中的烤鸡翅顿时掉在桌上,瞪圆眼睛苦着脸道:“乐子,你这就是坑人了——原来你真的不缺女人呐!”

季重乐拉着常娜坐下,奇道:“我怎么坑你了?”

孙长胜眼角撇着常娜摇摇头,重新拿起一盘烤肉哈哈强笑道:“没事,没事……哎呀,这妹子真水灵!乐子,快给哥哥介绍介绍我新弟妹!”

季重乐想了想,恍然道:“我操!你真打算请我啊?”

孙长胜一扬手里的烤肉道:“没见我正努力吃回本呢吗!”

“多少钱?能退不?”

“3000……反正我是不好意思去退,要不你去?”

“这么贵?你还真给我找了个头牌啊!”

“我操,当年咱哥们三万的不也干过……”孙长胜戛然而止,看着常娜讪讪道:“哎,弟妹怎么不吃东西呢?想吃啥,随便点!”

常娜淡淡道:“我不是你弟妹。”

孙长胜连忙陪笑道:“哎,弟妹你这是……生气了?哥哥不是不知道你们在一起嘛!”

“大圣,你不用管她……这妹子叫常娜,有点面瘫,看谁都板着脸。”季重乐无奈解释道:“而且我俩也没处对象,哦,就算是炮友吧。”

“嗨,你不早说!”孙长胜立刻竖起拇指笑道:“美女,和我们重乐交朋友就放心,器大活好,包你舒服!”

常娜无奈点点头。

季重乐就和孙长胜推杯换盏,大吃特吃起来。常娜虽然不怎么说话,但也帮着传菜倒酒,偶尔听见二人说起荤段子也不着恼,看得孙长胜大为佩服。

孙长胜家的条件本来不错,只是前几年吃了官司,不得不举家搬迁到这座城市躲债。而季重乐所以肯来到这里娶妻生活,也有部分原因是想和兄弟在一起创业打拼——结果事业尚未开始,就被前妻当头一棒打得晕头转向。

酒足饭饱,季重乐喊服务员结账,却被孙长胜拉住,道:“我来我来,既然打炮没请上,吃饭怎么能让你花钱呢!”

季重乐奇道:“你打算退钱了?”

孙长胜嘿嘿淫笑道:“你小子才离婚就有妹子陪,纯属饱汉不知饿汉饥!哥哥我可还是单身呢,自己享受享受不行吗?”

季重乐晒道:“拉倒吧!三千块是你一个月工资了,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这样,你留微信没?问她能不能双飞加4P!她要不肯就退钱!”

孙长胜愕然道:“她要答应呢?”

季重乐朝常娜一努嘴,笑道:“那就P呗……咱哥俩也有段日子没比赛了!”

“好好好!”孙长胜见常娜没反对,顿时眉开眼笑跑到一边去发微信,半晌之后苦着脸回来骂骂咧咧道:“操,现在这女人怎么回事!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他妈的加钱都不肯!换成当年,老子非用钱砸死她不可!”

“退钱了?”

“退了。”

“走,开房去。”

“别急!”孙长胜叫住二人,朝常娜笑道:“哥哥白捡了3000块钱,咱得花出去点啊!先唱会歌去,正好让我和娜娜交流交流感情呗!”

季重乐耸耸肩,心知按常娜的性格,恐怕在ktv里也交流不出什么感情来。不过让他俩熟悉熟悉也好,等会3P时候不至于太尴尬。

***************************************

季重乐、孙长胜、常娜三人就近找了家KTV,钻进包房点上一桌零食果盘和啤酒,继续畅饮。

果不其然,常娜对唱歌这种娱乐根本没兴趣,接连几首歌都不参与,至于其他那些酒桌游戏更不用提,最后耐不住孙长胜反复邀请才接过麦克风唱了半曲,歌声平平无奇,勉强算在调上。

以常娜的年龄和出身环境,估计也没进过几次歌厅,会唱歌就算不错了。季重乐心知肚明,也不会强人所难,就一边陪孙长胜喝酒一边教她玩几个简单的小游戏打发时间。

孙长胜见状只好化身麦霸,搂着麦克风鬼哭狼嚎起来。

季重乐教常娜玩了会游戏,发现这妞没有什么胜负心,顿时索然无味。干脆掀开她的裙子,掏出鸡巴让她坐上,就在歌厅包房顶起她的小嫩屄来。

孙长胜唱着歌偶尔回头看看,起初还没发现,过了会就从常娜的娇躯起伏间发现问题,不由震惊地竖起拇指道:“乐子,娜娜,你俩也太牛了!这么一会都忍不了啊?”

季重乐不以为意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事插着玩呗……忘了跟你说,我这妞就好这个!”

常娜顿时俏脸一红。

孙长胜色心大动,赶紧道:“那可别闲着了,咱赶紧开房去吧!”

“噗哧”一声,常娜起身松开季重乐的大鸡巴,按住裙子,红着脸道:“我先去下洗手间。”说完匆匆推门出去了。

孙长胜等她出了门,不由乐道:“乐子你真会欺负人!把妹子整脸红了,当心人家恼羞成怒,不陪咱玩了……”

话音刚落,忽听门外传来常娜的惊呼声!

二人对视一眼,孙长胜已经拎起桌上的酒瓶就冲了出去,季重乐也赶紧整理好衣裤跟到外面。

*******************************

包房外的过道上,孙长胜正和三个男人对持着。

其中一个男人满头大汗地捂着裤裆蹲在地上,看情形估计是被常娜踢了一脚;第二个男人嘴里叼着根烟,正用手指着孙长胜骂骂咧咧地让他把酒瓶放下;剩下的男人抓着常娜的手腕,脸色阴沉地朝这边望来,只看气势,却是三人里最不好惹的一个。

季重乐瞬间就脑补出了大概过程,应该是有人调戏常娜结果被袭了命根子,两个朋友就想找回场子,动手抓了她。

果然,地上蹲着的男人大声骂道:“妈屄的骚货……老子隔着三米就闻着你屄里刚让人肏过的骚味了!我肏你妈……陪老子玩玩怎么得?就算你不答应,至于一言不发就动手么!”

季重乐一把拽住就要抡酒瓶的孙长胜,皮笑肉不笑地道:“兄弟,打人是我们不对……能不能先把我朋友放开,咱们再谈?”

蹲在地上的男人怒道:“放你妈逼,今天谁也不许走……呃,辛哥你?!”话音未落,却见抓着常娜的男人辛哥手一松,把她跌跌撞撞地推出去,已经被孙长胜一把抱住护在身后。

季重乐见状心里一紧。

辛哥沉着脸道:“人还你了,现在谈谈吧。”

“辛哥,够讲究!”季重乐赶紧先夸一声,这才道:“三位朋友今天的开销,我包了!地上这位……过后如果还有不适,我再负责医药费,如何?”

辛哥冷笑一声,道:“就这些?”

季重乐皱眉道:“辛哥,这件事也是您朋友先挑起来的……”

辛哥狞笑道:“那又怎么样?”

季重乐耸耸肩道:“那辛哥您划个道,我看能不能接住。”

“她留下,陪到我朋友消气为止。”辛哥一指常娜,随后继续道:“你们俩,再出五万块钱给我朋友压压惊,这事就算了。”

季重乐把手藏到身后做个手势,满脸赞赏地道:“辛哥好仗义啊!五万块都给他?您自己不留点?”

辛哥刚要摇头,忽听风声骤响,却是孙长胜已经把手里的酒瓶抡了过来!

“啪!”地一声!

当酒瓶在辛哥脸上炸开之际,季重乐也干脆利落地一脚踹开和孙长胜对持的男人,二人拉着常娜夺路而逃……

*********************************

打了架,三人不敢继续在附近开房,索性拦了辆出租直接回到双福旅店。

进到房间,孙长胜才松了口气,笑道:“乐子,还是你小子能装,居然还知道先稳住他们再偷袭!换成是我,早在他阴阳怪气那时候就干他了……”

“如果那个辛哥不过分的话,其实我就答应他了。”季重乐摇摇头,一边查看常娜的手腕一边道:“咱们毕竟是外来户,根基不稳,不宜和他们起冲突。”

眼见常娜只是手腕红了一块并无大碍,季重乐便岔开话题笑道:“还好娜娜没事,快脱光衣服让哥哥们帮你检查检查,看身上受没受伤?”

常娜便乖乖起身脱了衣物,丰满的少女身躯弹性十足,一对巨乳又白又翘,两扇屁股蛋浑圆无暇,顿时让孙长胜看直了眼,连忙咽下口水道:“娜娜这身材可真不错……乐子你快点,完事好换我!”

“换啥呀,一起干不就得了!”季重乐坐在床边示意常娜过来撅着屁股给自己口交,笑道:“我们娜娜可是前后上下全面发展的三通选手,对不对?”

常娜口含着鸡巴无法做声,却也没有反驳。

“哎呀,那我就不客气啦!”孙长胜大喜,赶紧来到常娜身后按住她的翘臀抽插起来,惊道:“哎呦,娜娜这屄可真嫩啊!好紧!水好多!干起来真舒服!”

季重乐嘿嘿笑道:“那当然,人家娜娜这可是名器——春水玉壶!”

“哎呀我操!”孙长胜猛然一颤,挺着腰杆静止下来,惭愧道:“光顾着舒服了,没注意节奏……娜娜,射里面没事吧?”

常娜耸耸屁股,依旧无语。

“没事,她吃着药呢。来,换位置……”季重乐起身来到她身后,挺枪便刺,粗大的鸡巴顿时将股股浊白精液从常娜阴道里挤出来,笑道:“我再帮她顶出来点,更安全哈!向猴子猴孙们战死的地方致敬!”

“滚!”孙长胜美滋滋地坐到床边让常娜含住鸡巴,喜道:“娜娜这嘴巴也厉害,我马上就能硬起来,咱们再玩玩上下……”

“不行!”常娜难得发声,吐出鸡巴抬头道:“你俩这尺寸不行,一起插我受不了!”

季重乐不以为意道:“先试试,等你受不了再说。”

常娜便不在言语,一边承受季重乐的冲击一边帮孙长胜舔着鸡巴,片刻后就将他刚射完的鸡巴重新舔硬,被两人上下夹住同时肏干起嫩屄和屁眼。

孙长胜人高马大,鸡巴的尺寸也仅仅稍逊季重乐,远超普通男性。两人的大鸡巴同时插入常娜体内,顿时将她的小屄口和小屁眼都撑圆了,好像两根细线一样紧紧箍住鸡巴根,随时可能被崩断似的。

“不行不行,你们轻点!”常娜躺在季重乐身上,被孙长胜压住,一边肏一边抓住奶子捏圆拍扁,胯间骚水泊泊流淌,顿时不悦道:“季重乐,我都让你超过五分钟了,你不能这么欺负我…… 啊啊,轻点,我都高潮了……啊,哦,等会我就告诉付叔叔!以后不跟你玩了!”

季重乐狠狠一挺腰,将鸡巴埋进常娜的屁眼里,停住抽插笑道:“看在老板的面子上放你一马,我插着不动总行了吧!”

孙长胜顿时奇道:“哪个老板?乐子你找的这是啥工作!”

“这可说来话长了……而且你还不一定信……”

季重乐把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苦笑道:“总之这事虽说奇幻了点,但这位大叔不像坏人,所以我打算跟他先干一段时间。”

“我操!还有这好事,怎么不带我一个?”孙长胜目瞪口呆半晌,连鸡巴都软了,才猛然痛心疾首地道:“这网管我能当,肏陌生的骚屄就更没问题了!乐子,兄弟!一世人两兄弟,这事你怎么能把我给忘了!”

季重乐皱眉道:“如果只是当网管我早喊你了——关键他们这性爱好者的圈子迷雾重重,不知道有多少坑……”

孙长胜打断道:“大哥!你真是我亲哥!不就是肏个屄么?你情我愿,能有啥坑?强奸够不上吧?性病咱可以戴套吧?难道还有未成年?”

“她就未成年。”

“你说娜娜?操……兄弟,你这玩笑是不是有点大了?”

“真的!要不让她给你看看身份证?”

“我操……”

片刻之后。

“季重乐你吓死老子了!人家娜娜这不过14了嘛!”孙长胜把一张身份证丢在床上,松了口气,扛起常娜的大腿继续肏干起来,道:“还好还好,翻脸也就三年的事儿……”

季重乐提醒道:“咱俩这样算轮奸,从严从重,顶格是十年。”

孙长胜笑嘻嘻地道:“好歹哥哥也是刚刚救了她,娜娜妹子无以为报就以身相许一次,对不对?”

季重乐无奈道:“你又忘了,是因为咱俩带她去唱歌才遇到危险的……”

“你给老子闭嘴!再说我就不过来帮你了!”

“我本来也没叫你啊!”

******************************************

待续

huiasd书友圈 灰灰小说作品
huiasd(恢恢)书友圈_灰灰小说作品集 » 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第四章

2 评论

  1. 这周没有更新了吗,我还挺期待这篇的后续,感觉算是渐入佳境了,还挺有意思的,就是角色不够立体

    1. 卡文了,尽快恢复

发表评论